兒少權法修法後,真能保障兒童安全?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9,051
2019/04/03 · 作者 / 葉國偉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兒童節前夕,「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 」三讀通過部分修正條文,立法真能留住孩子天真可愛的笑容?

孩童因照顧疏忽被悶死或受傷,連串虐兒事件令人心碎,在民間團體疾呼奔走下,立委逐條討論審查,立法院日前終於三讀通過「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兒少權法)部分修正條文。雖然自民國100年此法修正公布後,隨著社會及環境的變遷已歷經7次修正補強,身為致力兒童保護的兒科醫生,我相信多一次修法,對兒少福利權益就更多一分保障。

對兒少權益的重視,是進步國家的表徵。然而立法過了,接下來就是監督與落實,兒少權益是否因此得到更多保障、實際執行是否比之前流暢,更重要的是,受虐兒少能因此減少發生,且受保護的個案及家庭都能得到最佳扶助。

舉例來說,2012年兒少權法修法之後,修訂第54條之1,要求檢警、法官在偵辦、審理毒品案時,必須主動查訪煙毒犯是否有12歲以下的孩子,並追訪其被照顧狀況,若發現有受虐或未獲適當照顧情形,需通報當地主管機關。立意頗佳,但實際執行時,卻因牽涉不同部門及跨部會合作,如多頭馬車,責任不清且無主責單位,最終無法開展。

院級指導單位,才有機會做到跨部門整合

因此,要落實新版兒少權法,我認為需要政府更高的院級單位,直接指導與整合跨部會的職責,才能了解新版兒少權法在實際執行面上需突破的盲點,並及時修正改善。  

此次兒少權法共計修正21條、增訂8條,以解決目前的困境,如司法及早介入兒少保護案件調查程序,以協助第一線的社工師服務時深受威脅,或在面對無助兒少但無公權力的無力感,值得嘉許。另外,修法後也提高了罰則,以示儆效。但恐怕加重刑罰還不夠,更應從源頭管理,避免施虐及犯罪行為再發生。

對於施虐者暴行,大眾無氣憤難平,更常看到最後輕判而導致群眾激憤。然而,理解法官判決的原因,而不是用民粹指責,都需更多的溝通與理解。

施虐者固然令人髮指,必須接受制裁,然而對其精神、勞動、經濟層面,也應有適當且主動的輔導機制。

根據衛福部統計資料,施虐者的原因以經濟因素佔了將近1成,情緒因素佔了1成5,而施虐者可能因勞動力不佳而經濟受影響,甚至酗酒而導致情緒管理失序,眾多因素環環相扣,不同因素又對應著不同解決方法及主責單位,這些需由更高層級的主責跨部會協調訂定因應策略,而不只有加重刑責來懲罰暴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兒童死因回溯,減少遺憾再發生

這次兒少權法修法亮點之一,便是責成主管機關應進行6歲以下兒童死亡原因回溯分析,並定期公布分析結果。死因回溯分析在許多先進國家行之有年,甚至規定必需解剖相驗,來釐清真正原因,長庚醫院也行之有年。死因回溯的真諦是在發現造成兒童死亡的可能原因,發現後可藉由系統性機制的檢討改善,來預防下一次憾事的發生。

重要的不只是定期公告數據及統計結果,或發一紙公文糾舉或處罰可能肇因的機構或人員,而是分析後的改善對策及實際行動。

這個概念相當於過去發現未戴安全帽騎機車,造成眾多車禍腦傷及死亡,然而自法律規定騎機車必須戴安全帽後,每個月頭部外傷的發生率減少3成3,死亡率減少4成5。再如調查發現嬰兒猝死症可能跟趴睡有關,因此利用各種衛教或警語教育父母避免嬰幼兒趴睡,以免悲劇重複發生。積極提出行動策略及改善制度,才是兒童死因複審的價值。

此次修法也建立加害人裁罰紀錄資料庫,來防堵不適任人員在不同體系流竄。除本國人之外,甚至需包括外籍老師在台授課必須證明其過往無犯罪或傷害紀錄並列入登錄資料;另外,過去受虐兒少若被通報,施虐者基於怕被受罰或種種因素,便搬家或跨縣市居住,以至於當地的社工師無法繼續追蹤,甚至不知其去向。因此建立受虐兒少的資料庫至成年,讓其在跨縣市就醫時醫護人員能知悉而提高警覺,注意有無再被虐的可能性,也檢視其家庭成員的互動,或就學時老師也能多加關注,即使在不同縣市之間也能無縫的網絡聯繫支援。

知名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曾說:「這個世界不會被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毀滅,而是冷眼旁觀、選擇保持緘默的人。」法律制定本是保障人的安全尊嚴與權利,而保護孩童的權益,我們責無旁貸,更不能袖手旁觀,很高興這次修法,讓台灣的兒少保障與健康向前再邁進一步。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迷思破解
標靶藥真的是治癌萬靈丹?建立7個正確觀念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