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罪惡,歹命是美德?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25,693
2019/03/12 · 作者 / 吳映蓉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看著我媽脊椎側彎一邊很嚴重,想起我小時候看到的種種......。

以前,我母親想睡覺時,絕對不敢躺在床上小瞇一下,都坐在椅子上,側一邊身子打盹。因為婆婆會隨時叫她做事,她必須待命,更怕婆婆說她偷懶。婆婆(我奶奶)活到97歲,一輩子戰戰兢兢的母親,因為長期側身坐著睡,造成現在脊椎歪斜彎一邊。

此外,母親年輕時,只要和我父親出去吃飯、看電影,都必須偷偷摸摸,絕不能在婆婆面前表現出她幸福的一面。我最常聽到奶奶講一句話:「哇歹命!」守寡的奶奶一輩子不快樂,年輕的夫妻怎麼能在婆婆面前曬幸福?當個歹命的媳婦才是美德。

其實,母親脊椎這一彎,不只烙在她身體,這個彎也印在我們家的生活模式……。

無形中,在我們家這種「不能太幸福」的氛圍一直在發酵,植入我母親的腦袋。年輕時聽婆婆叨念,如今母親年紀大了,變成她自己常喊:「哇歹命。」

因為我與父母同住,他們對我依賴極強,只要我一出門,媽媽所有疼痛都會變得更嚴重;只要我在家,她所有疼痛就會減少。因此,我開始減少出外工作的邀約,盡量把工作移到家裡,陪伴母親讓她有安全感。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隱瞞我的歡樂行程,減少媽媽的疼痛發作

因為我是女兒不是媳婦,以前總認為可以和母親分享我的「歡樂行程」,例如與朋友聚餐、與先生吃飯等等,母親應該會無限祝福。但我後來發現,只要知道我有幸福時刻,母親的疼痛會變嚴重,逐漸造成我把歡樂、幸福感覺,轉化成深深的罪惡感。我的閨密也說,她自己的母親唯有和朋友約吃飯、打麻將時,才會覺得自己享受人生時,沒有罪惡感!

最近我才深刻領悟到,無論你是處於什麼角色,「自己快樂時,才有能力祝福他人的快樂,當自己快樂不多時,是無法真正的祝福他人的快樂」。

我母親現在眼睛看不清楚,因為脊椎側彎嚴重,常常身體這裡痛、那裡痛,牙齒又不好無法享受美食,她的快樂不多,真的能因為女兒快樂,她自己也真心感到快樂嗎?

我相信母親是愛我的,她也希望我快樂。但是這是人性,當自己無法像下一代一樣歡樂時,會害怕自己被忽略,因此,會放大自己的痛苦來提醒晚輩「注意她、照顧她」。

現在我也走到人生半百,我沒有把握這種「幸福是罪惡」的價值觀,是否會從奶奶、母親植入我的腦袋。說真的,心裡相當害怕!但我深深知道,我實在不想陷入這種一代一代的制約模式。我努力往上爬,爬出這種漩渦,不要用自己好可憐來勒索、綑綁孩子!

唯一方法,讓自己快樂,才有辦法應付照顧父母的壓力。如果深陷負能量情緒透不過氣,恐怕自己也會憂鬱,很難有健全的身心照顧長輩。

提醒三明治世代的我們,要運用智慧讓自己快樂,盡量不要在已經沒有快樂能力的長輩面前太歡樂,保持低調,要讓長輩覺得我們隨時跟他們一樣苦他們所苦。

另一方面,我不想讓孩子複製「幸福是罪惡」,所以我必須延長自己的「快樂賞味期限」,好好運動、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培養自得其樂的興趣(最近迷上畫畫),和另一半偷時間約會,還要有快樂的社交生活,如此,我才有能力祝福我孩子的快樂與幸福,希望所有悲、苦情緒的傳遞,從我這代reset。

母親的脊椎這一彎,提醒我太多事,也讓我領悟太多,讓我思考練習幸福不再罪惡!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