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快樂 閱讀原來好有效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19,646
2019/03/04 · 作者 / 陳鳳馨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追求快樂和閱讀,表面上看是兩件相互衝突的事情,其實兩者高度正相關。閱讀會讓人腦製造腦內啡,說到底其實是件挺划算的事。

小時候,閱讀對我而言,是一件最自然的事。那個時代沒有電動玩具,電視節目不是整天播放,南部鄉下陽光酷烈時,我們就會被關在家裡,哪兒也不准去。這時候,所有的文字,都成為打發時間最好的玩具,任何紙本都可以,漫畫書、伊索寓言、中國民間故事、偵探推理小說、瓊瑤小說、武俠小俠,都可以讓我躲在家中的一個角落,磨過漫長的暑日。只要不吵鬧、不搗蛋,家裡大人都覺得好。

我常常想,如果我生在21世紀,還能不能如此開心地享受打發時間的閱讀之樂?我對自己一點信心都沒有,所以對孩子們不肯讀書,總是寬容,只是遺憾。

上了中學之後,閱讀增添了功利的意義,閱讀和考試成績、未來前途畫上等號。這段期間的閱讀是責任、是義務,是不辯自明的理所當然。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理解,這種功利的閱讀,其實一點一點磨損了閱讀的樂趣。所以孩子們不肯為考試成績而閱讀時,我竟無語反駁。

終於擺脫了成績,擺脫了功利,離開了學校,我們為什麼要閱讀呢?

我們這一代很幸運,空餘時間,沒有iphone、沒有平板電腦、沒有臉書、沒有YouTube,除了閱讀,百無聊賴地閱讀,能做的事很有限,點點滴滴也看了一些書;工作上困而求知,沒有維基百科、沒有Google、沒有網友可以請教,也只能老老實實地讀書。既消磨時間又有增益,外人看來也自覺高尚(下巴不自覺地拉高)。

可是科技討好人性,幾乎摧毀了閱讀習慣。

智慧型手機改變人類生活處處可見,面對面吃飯的家人朋友,人手一機,兩眼不離手機,卻吝於與最親近的人眼神交會;夜晚追劇、聊天,壞了睡眠、毀了眼睛也不捨放棄。該呼籲的應對預防太多了,還有誰能談談科技如何摧毀了閱讀?

時間分配當然是關鍵問題,如果一天盯著螢幕3小時,至少剝奪的是1個小時以上的閱讀時間;但智慧型手機的叮咚聲刻刻催逼人,心自此無靜下來的時刻,更是閱讀的最大殺手。

我們常以為我們可以一心二用,其實心理學的實驗早已證明,我們只是在玩注意力快速轉移的遊戲,注意東2秒,轉移注意西2秒,跳躍來去的注意力,自以為可以串接2件事的串接,其實處處破綻疏忽,真遇上需要反覆咀嚼、深思慢想的事,就只能在外圍打轉,永遠無所得。

閱讀如果真希望能有所穫,需要的正是反覆咀嚼、深思慢想,進入了書中的世界,與作者對話、辯證,最終能形成自己知識底蘊的一環。

因為科技而跳躍的心,需要為閱讀登記一個專屬的時程,不是閒暇即可,需要專屬、專心。

因此,人們為什麼要閱讀?就變成一個急於解答的話題。否則又如何能為閱讀專闢時間呢?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剛開始我很功利地想到了「修女研究」。這是美國678位聖母學校修女會的修女們自願參與完成的偉大研究,她們在生前每年接受各種身體檢查與心智評估,死後捐出大腦,供解剖研究。

因為修女們的日常生活嚴謹規律且單純,這些研究對了解阿茲海默症等認知功能缺乏症是最好的方式。歷經20年的時間,678位修女的貢獻,讓我們更進一步了解阿茲海默症。

有一位蘿絲修女活到100歲,生前沒有任何認知功能障礙,死後大腦解剖也沒有阿茲海默或中風的病理徵兆,所以失智不能和老年劃上等號。

最鼓舞人的是,有68位修女死後的大腦解剖呈現中到重度的阿茲海默症病理徵兆,可是其中1/5,生前沒有絲毫認知功能障礙,直白的說,就是完全看不出罹患失智症。

回頭研究他們生前的日常生活,閱讀、大量閱讀是關鍵原因。閱讀可以防失智,這該是最好的理由了吧?

可是,這理由太消極了。

近來閱讀《放空的科學》一書,其中談到了大腦中有一個區塊叫「黑質」,是輸送多巴胺的神經遞質中心。這個區塊對人類進步幫助極大,原本消極因應生存與繁衍單純需求的人類,突然演化成積極對外冒險探索的新生物,這才讓人類可以遍布世界且克服各種大自然殘酷考驗,成為今日的地球之王,依賴的就是這個區塊對人類探索成就的獎勵。

探索、冒險、完成,不需要諾貝爾獎的獎勵,我們腦中的多巴胺,就是給我們最大的獎勵。

我又回到了童年時的閱讀,純粹玩樂但極為專注的閱讀,原來閱讀是不必冒險的探索,我開始理解閱讀時有所得或恍然大悟時的喜悅,是大腦給我獎勵。

給自己排定專屬的時間,去享受閱讀的多巴胺吧。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近百歲仍腿腳有力、無老態的養壽秘訣 60歲開始做都不算晚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