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很不舒服,西醫卻診斷不出來?談自律神經失調

瀏覽數25,524
2019/02/14 · 作者 / 方志男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圖片來源:方志男中醫師提供)

很多病人都有過這樣的經驗,明明身體很不舒服,甚至感覺自己快掛了,可是到醫院急診或門診,因為檢查結果是正常或輕微超過標準,最後醫生只說「多休息、放輕鬆」。

其實這些症狀的呈現是一種亞健康,在中醫是屬於「氣病」,意即是身體功能性異常,而非器質性異常的範圍。有時候醫生也會告訴你,這是「自律神經失調」。

這方面問題的治療是中醫獨特的強項。傳統中醫對於致病原因大致分為3個方向:外因(風寒暑濕燥火),內因(喜怒憂思悲恐驚),不內外因(意外傷害,房事飲食勞傷)。七情分屬五臟(心肝脾肺腎),因此七情失調也相當於五臟的功能失調。

自律神經失調是現代人的通病。生活步調太快,競爭性強,講求績效及效率,生活壓迫性大,常常會讓人有一種喘不氣的感覺,情緒因此容易極端化,身體的機能活動也會因此而被扭曲操作,例如一天只吃一餐,一天喝三杯以上咖啡提神,吃安眠藥才能睡等等。時間一久,偏頭痛、呼吸困難、腸躁症、圓禿症、免疫性疾病、肌纖維肌痛症、顏面神經異常、神經性皮膚炎等自律神經失調的現象就伴隨而來。

就中醫來說精神壓力(情緒失控)造成自律神經失調,大致可歸納幾種類型:鬱怒傷肝型、陰虛火旺型、心脾兩虛型、心腎不交型、心膽氣虛型等等。經過診察找出病人是哪種原因的自律神經失調,就可給予相對應的針灸、方藥、經絡刮痧按摩等等治療,得到很好的治療效果。

例如針對交感神經亢奮造成頸肩背肌肉僵硬痠痛,在病人的背部膀胱經經絡的部位,施予刮痧拔罐或按摩;因自律神經失調造成頻尿或排尿困難,可在腰椎(交感神經)或薦椎(副交感神經)兩側肌肉刮痧按摩或溫灸,都有不錯的療效。

還有記得時時觀照內心,我們老是眼睛看外面,耳朵聽外面,鼻子聞外面,口吃外面,五官沒有一個是用來觀照自己。自我覺察不夠,甚至視而不見,每天都在爆發的情緒中過日子,您覺得會有得到健康的福份嗎?

中醫從望、聞、問、切中找出病之問題所在,並運用中醫的理、法、方藥,藉由針灸、服中藥、放血、推拿、刮痧、拔罐等方法,排除身體運轉的障害(如痰濕、血瘀、氣滯),提升身體的自我自癒力及恢復力,對於亞健康的症狀有很好的改善作用。

所謂「中醫看人、西醫看病」,分享一位從美國到台北求醫的病人文章,她因為對顧小孩及家務的精神壓力,喜吃餅乾、甜食的失控,造成嚴重皮膚及黏膜過敏發炎,睡眠品質不佳。我借重醫書針灸、方劑、呼吸法、耳穴放血,提供適當有效的治療,解決病痛,印證古代中醫對於情緒致病的重視與智慧。

---

我的神奇台北中醫之旅

作者:明月前身

我對中醫從小就信服。主要是初中時親眼見證了同學因為經痛,滿頭大汗、渾身抽搐著從樓梯上滾下,被送到校醫那裡,幾根針一扎下去,劇烈痛楚在2、3秒之後消失無蹤,讓我對那位女中醫師崇拜得無以復加。

不過,多年下來,我也深切地意識到中醫固然博大精深,但是醫師個人素質與水平也至關重要。幾年前,住在美國的我經歷了一趟神奇中醫之旅,與諸位分享,一則提供中醫有效的實證;二則若有人出現類似病症,或可參考,希望可以對他人有幫助。

2014年是我多災多病的一年,從3月份開始就沒斷過求醫問藥。最早的症狀類似感冒:先是不停地流青黃的膿鼻涕,接著咽喉腫痛,咳嗽劇烈到嘔吐。一般我對待感冒就是休息、喝水,讓身體自然好轉。不料2周過去,狀況愈演愈烈,咽喉腫痛至連水都無法下嚥。恰逢周末,只好去當地的Priority care(基層診所)就醫,因家裏有小小孩,醫師先懷疑是百日咳(whooping cough), 但後來開出的是治療流感藥物—7天的抗生素外加類固醇。

服藥7天,症狀緩解很多,只是停藥後2天內又復發。幾周下來換了2、3種抗生素,對癥狀的改善沒有任何幫助,而且夜間不停流虛汗,白日體弱嗜睡。

接下來自行買了西瓜霜噴劑、涼茶、連印度薑黃粉都服上了。按照以往,1周內也能緩解咽喉腫痛,奇怪的是這次完全起不了作用。

萬般無奈,只好約了一個口碑不錯的家庭醫生再求診,此時已是5月底了。這位醫師認為我的狀況像是過敏引起鼻腔膿液倒流引起咽喉腫痛、咳嗽。至於是對什麼過敏?他說:「Anything is possible.(萬物皆有可能。)他開了抗過敏的鼻腔噴劑、針對咽喉的吸入式類固醇噴劑以及7天的類固醇藥片。」

這次治療7天下來,所有症狀都消失,我鬆了一口氣,以為長達2個月的噩夢終於結束。

眼科醫師說是體內發炎,風濕免疫科醫師說「我無法診斷你的病情」

不料真正的噩夢才剛剛開始,停藥3天後,各種不同的病徵像井噴一樣大爆發。在吃了一把龍眼後的2個小時內,眼睛忽然腫起來,眼白轉赤紅,畏光流淚。之後幾天全身肌肉像被汽車碾過一樣劇烈疼痛,左膝關節疼痛行走艱難;幾天後左膝莫名好轉,疼痛轉向左肩胛處,無法擡手穿衣,更令人驚懼不安的是,右手無名指根部關節附近忽然出現紫斑疼痛。

回到家庭醫生處,他做檢查並且立即將我轉診眼科和風濕免疫科。眼科醫師詳盡檢查,直接了當地說:「眼部腫脹是體內發炎造成,我可以開類固醇眼藥水緩解,但是不能根治,要盡快找出發炎的原因。」抽血檢查也驗證了這一點,紅血球沈降率(ESR)超高,這也是體內發炎的實證。

風濕免疫科大夫處,則做了更多自體免疫疾病如紅斑性狼瘡、愛滋病、甲狀腺亢進以及肝、腎功能檢查等,也做X-ray、超音波和切片,結果均無異常。最後這位大夫面無表情地說:「我無法診斷你的病情。(I can not diagnosis.)」這大概是我平生第一次就醫得到這樣的答案,心中的疑惑驚懼:「怎麼可能無法診斷呢?病癥明明在那兒啊!」

他只能再次給我類固醇藥片,而且是長期服用,每2周回診。服藥期間所有的炎癥都被壓制下去,生活起居如常。但一來這是典型的治標不治本,一旦斷藥,復發可能性極高;二來類固醇類藥物的副作用也不小,比如夜夜失眠、食欲暴增、體重暴增以及情緒失控等等。常常大半夜睡不著,起來暴飲暴食,短時間內體重整整增加了15磅,用一句話形容就是「剛出虎口,又入狼穴」。

3個月後,我向醫師提出停藥。因為類固醇藥物需要一點一點慢慢減下來,所以停藥又是一個漫長過程。停藥後,懷著忐忑的心態等了2個星期,癥狀沒有復發,喜得我差點高呼「哈利路亞」。

停用類固醇,鼻涕、咽喉腫、劇咳大爆發

不料歡喜過早,感恩節3天大假幾個Party,忍不住誘惑吃了不少我最愛的辣川菜,又恰好忘了噴抗過敏的噴鼻劑,症狀全回來了,不停地流青綠色膿鼻涕、咽喉腫痛和咳嗽不止。

這次回診連和藹可親的老醫師也猶豫著不敢下藥了,只叮囑我繼續噴鼻。問題是繼續噴鼻,不能解決我體內發炎啊,天天食不下咽、睡不成眠。

求醫問診不見效果,我只有上網廣泛搜尋相關信息,親友們也貼心地把他們向各種專家諮詢的意見轉達給我。雖然鬧得雞飛狗跳,但是對困難時環繞在身邊的親情和友情頗為感動。

聖誕節原本就計劃去台灣掃墓會親,台灣的親長推薦了一位中醫師,他的高血壓、心臟病就是在這位方醫師的治療下得到控制和緩解,年近八旬的他目前起居生活如常。

說實話,治療前我沒有抱太大希望。以前曾因為胃炎、失眠焦慮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掛過不同的中醫師專家門診,可能是因為慢性病的緣故,也可能是因為治療時間不夠長,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示意圖,非文中個案。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驚訝,第一次講述病情沒有被醫生打斷

拖家帶口的長途飛行讓我的身體狀況達到最低點,且機艙內乾燥,我的臉部皮膚起了紅疹,兩頰紅通通,又腫又痛。

抵達台北的第2天,我就上門求診。這間診所離捷運古亭站不遠,面積不大卻布置得井然有序,候診處有書報、花草茶和熱開水。候診的人很多,即使事先掛號,也仍然等了超過2個小時。一開始我等得很著急,但是輪到自己進去看病,才知道為什麼需要等這麼久,在之後每天候診的時候也等得心平氣和。

方醫師為人淡定從容,非常耐心,在我講述病情的時候一次也沒有打斷,仿佛可以給患者無盡的時間從容地講述病情,表達自己的擔憂和無奈,光憑這一點就讓我很驚訝。過去大部分就醫經歷裡,我總覺得就診時間有限,陳述病情時總急急忙忙,想要在有限時間把所有相關症狀都講清楚,我並不確定大夫是不是在傾聽。之前就診的風濕免疫科大夫全程在低頭翻看各種化驗報告,讓我猶豫是繼續講下去,還是就此打住。

更讓我驚訝的是,方醫師的治療確實是立竿見影。他判斷我是因為壓力、焦慮的心理以及不平衡的飲食等綜合因素引起的「自律神經失調」。他通過針灸、耳部放血配合中藥來治療,針灸部位除了手腳,臉部以外,特別集中在耳部,非常密集,下針後,我即時感覺到咽喉部位的腫痛減輕,鼻塞開始暢通,同時腹部有明顯的排氣感。

當時我默默地想,不可能這麼快就起作用,這應該是心理作用吧?結果等我針灸完,旁邊候診的病友忽然說:「誒,你臉上的紅疹減輕了很多!」我照照鏡子,確實神奇,原來通紅的臉頰,一邊的紅疹幾不可見,另一邊也淡了很多。

因為神奇效果,我決定改變旅行計劃,原本大家族親友從各地匯聚台北,向旅行社包租了21人座巴士,預訂旅館,準備在掃墓完去環島遊,我缺席了。搬到診所附近的旅館,在剩下的10天,每天到診所接受針灸和耳部放血的治療,把環島徹底地變成中醫之旅。

治療3天以後,喉嚨不痛了,鼻腔膿液轉清,咳嗽雖然還頻繁,但不再劇烈。治療10天以後,我的鼻腔暢通,咽喉不再痛癢,咳嗽止住,臉部皮膚不再起疹子,還變得比以前更細膩、有光澤。

我感覺方醫師把中醫精髓發揮得淋漓盡致,其一,在望聞問切四診法上做得很到位,傾聽患者,放鬆聊天,有些老病人舉止之間和醫師有一種老朋友的感覺,這不是所有醫者都能做到的。

其二,方醫師體現了「西醫治病,中醫治未病」,除了用針灸、放血以及中藥配合治療,他還教了一種平和心態的呼吸法,並且多次給我心理疏導以及飲食建議。說來奇怪,和方醫師暢談以後,有一段時間,我有種不急不躁、生不起氣的感覺,和平時的急性子比起來,簡直是判若兩人。這種神奇感,若非親身體驗,自己都不敢相信,這些變化,除了心理疏導起作用,飲食調整、針灸疏通以及藥物調理使體內系統回歸平衡也大有關係。

其三,治療過程中,我深切體會到醫師的責任心和對病人的關切。因為治病,我自己避諱,不願意住親友家裡,方醫師熱心推薦旅館;煎藥不方便,他請動方媽媽幫忙煎藥;為了將中藥帶上回程飛機,方醫師還安排藥廠把中藥做特殊包裝,盡量壓縮體積;最後一次診療中,還在我耳部打上密集磁珠,以便在未來1、2星期內有效按摩刺激耳部穴道,種種細微處的關切,感懷萬分。

這趟旅行最大收獲當然是身體狀況的大幅度改善,其次是生活態度。缺席了家族環島旅行,我沒有太多遺憾;到了美食之都無法大快朵頤,我也不抱怨。留在記憶裏的台北,有每天早上旅館裏豐盛的清粥小菜,有乾淨整潔的街頭巷尾,有幽默風趣的小店店主,最難忘的是,有一位頗具古風的中醫大夫以及每天照顧我的可愛活潑的護理師。

(本文作者為國興中醫診所中醫師方志男)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A型性格」是自律神經失調的高危險群 14要點快check

調好自律神經,中醫「這療法」能改善憂鬱、焦慮

鍛練自律神經可提高自癒能力 日本名醫建議養成9個習慣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用眼過度致黃斑部病變 4招自救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