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人出生就是一個人生活…」陪伴失智症的丈夫直到離世 她用堅強體現溫柔

瀏覽數18,591
2018/11/16 · 作者 / 翁嘉瑩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力學(化名)擔任過會計,也曾從事護理工作。現在的她,過著充實的退休生活,照料花草、閱讀報刊、收看影劇,談起最近追的陸劇,興奮得像個少女。每周一次去教會練歌,也到社區參加二胡課程;平時常與親友相約出遊聚會,前陣子才剛結束歐洲自由行。

「我覺得我好快樂喔,這2年多我好快樂!」
2年多,是距離她罹患失智症的先生去世至今的日子。

先生退休後的某天,駕車與力學一同外出,眼前亮起紅燈,平素溫和寡言的先生說什麼都要硬闖通過,這是力學心裡第一次覺得不對勁;日常生活中,也漸漸發現他講話邏輯不太對,猶豫是否該帶先生去醫院檢查?無奈先生素來身強體健,拒絕求醫。力學只好連哄帶騙以健檢名義帶他去醫院,檢查後轉診榮總,MRI(核磁共振)一照之下,發現具記憶功能的海馬迴萎縮,確診早發性失智症,是第二常見的「路易氏體失智症」,僅次於阿茲海默症。

失智是一場與時間的拉鋸戰

醫生預告,先生有8~10年的時間,從此力學開始一場漫長的告別。

先生就讀軍校,長年服役,軍旅生涯極苦,有時派駐外島,半年才返家1、2次,假期也不長。退休後,好不容易迎來夫妻寶貴的朝夕相處,醫生宣告的8年,對力學來說實在太短。

力學一肩扛起所有照顧責任,從初期的復健、運動,到後期身體清潔、鼻胃管進食,直到進入中重度病程,才申請政府補助的居家照護服務。除了固定時間回診,也嘗試尋求中醫、按摩等民俗療法,「可是沒有用,我認清是真的沒辦法,所以能陪多久就陪多久。」這不是放棄,而是生命教給她的坦然。

兩人習慣早上一起運動,教練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先生漸漸跟不上,接著,步行也成了考驗,明顯有感體力消退,生活隨之失去掌控,本來會使用的手機也不會用了,連家裡電話、地址都背不出來。過往喝先生沏的茶是力學最大的享受,後來他燒乾了水都毫無知覺。

先生寫得一手好書法,力學鼓勵他提筆練字,卻被拒絕。「我知道那時候手的力量已經使不出來,所以他不願意握筆來寫。等到後來你強迫他寫,他寫出來的字就是螞蟻字,結成一團,那些我都把它留下來。」力學的神情有點得意,像是在說:「沒關係,所有你忘記的,我都會幫你牢牢記著。」

最令人傷感的是記憶與互動的流失

一開始先生還會聊天,之後無論如何與他接觸,他都不能理解,也無法反應。到後來,就連摯愛的力學也不認得,只能靠著觀察他的眼睛猜測情緒。

先生長期不在家,獨立慣了的力學,總是自己一個人把所有事情安排妥當,在他生前如此,走後也是如此。雖然傷感,但她始終理解這並非先生所願,長路伴行,對得起先生,也對得起自己,這便足夠。本來一個人出生就是一個人生活,有緣就在一起,沒緣就是你自己要走自己的路了。

8年點滴,濃縮在至今身體不時痠麻的大椎與手臂,現在的她,依舊在與時間賽跑,把握每一分每一秒,活出最燦爛的自己。

「辛苦了。」採訪的最後我對她說。

「不會,我覺得還好,就是多花一點時間在他身上而已。」活動一下手臂,力學挺直腰背向午後的陽光走去。

。更多資訊,請前往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

財團法人天主教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粉絲專頁

【康泰免費安寧病友靈性關懷和家屬哀傷撫慰服務】

諮詢專線:(02)2365-7780分機20

諮詢信箱:kt071601@kungtai.org.tw

<放輕鬆工作坊:助人與臨床工作者的舒壓療癒,邀請您來回歸自我、傾聽自己!  >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如何預防失智? 腦科學博士:及早改善「腦霧」、儲存腦本

別把「失智」當成一般老化 2分鐘自我檢測

「不退步就是進步」對抗失智症,讓個性差異大的母女從爭吵到學會放下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飲食新知
14種超級食物,改變你的一生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