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為民

朱為民 部落格

台中榮民總醫院嘉義分院家庭醫學科醫師

死亡,究竟有什麼意義?我看「與神同行」

作者:朱為民(台中榮民總醫院嘉義分院家庭醫學科醫師)2018-08-09 00:00:00.0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與神同行」是父親逝世後,我進電影院看的第一部電影。

還沒看之前就聽說是一部會讓人流淚的電影,只是我沒想到情感會這麼濃烈。

劇情描述一位正直的消防員金自鴻,在火場中意外身亡後,被陰間使者帶領到地獄,一關一關接受七大審判的故事。只有通過七大審判,才能夠順利轉世。

這七大審判,分別是:謀殺、怠惰、欺騙、不公正、背叛、暴力、不孝。

在電影院裡,幾乎每一關都有觀眾掉淚,一直聽到吸鼻子和啜泣的聲音交替傳過來。而我自己,前面六關頂多只是淚水在眼眶打轉,但到了最後「不孝」那一幕,幾乎整張臉都是濕的。

(以下有雷。編按:作者交代部分電影劇情後,接續正文)

電影中一直有一個伏筆,就是主角金自鴻在很年輕的時候就離家出走,離開媽媽和弟弟到外地獨自打拚,努力賺錢再寄錢回去給媽媽。我心中一直覺得怪怪的,但整部電影都沒有說明,直到最後才給答案。

原來是主角在高中的時候,家裡非常窮,媽媽得了不知名怪病持續昏迷,弟弟吃不飽營養不良。所以,有一天晚上,主角決定要先用枕頭悶死昏迷的母親,再跟弟弟吃安眠藥自殺。

但高舉枕頭的雙手終究放不下,羞愧的主角憤而離家出走,始終對媽媽抱著悔恨。一直到死後,這份悔恨仍然包圍著他,讓他甚至不想通過轉世的考驗,寧願投身地獄。

只是,他沒有完全看清事實。

片尾,透過閻王的回顧,我們和主角一同得知,原來他高舉枕頭準備悶死母親的那一刻,母親緩緩睜開了雙眼,並且懂得兒子要做什麼。

她明白之後,沒有尖叫、沒有掙扎,欣然準備接受兒子的選擇。

看到這裡,我與男主角的眼淚幾乎是同時落下。

我想起了父親。
--
2017年底,父親因為肺炎合併菌血症住院治療。患有失智症的他,儘管說過的話馬上就忘了,日常生活也需要別人幫忙,但是在過去的4年間,媽很認真地帶他做復健,訓練他的肌力與耐力,因此,在攙扶之下,他一直可以走上4層樓的樓梯,走上我在嘉義、沒有電梯的4樓宿舍。

但住院躺了2周之後,事情不同了。他的肌力快速的下降,從原本可以爬樓梯到連站著都有困難,不過是短短的2周。年輕的我們很難想像只要躺在床上2周,肌肉的萎縮會如此快速,快到我們幾乎來不及反應。

最直接而煩惱的問題就是環境。連站都有困難,怎麼爬樓梯?快要出院了,要怎麼辦?

12月,天氣變冷了,我和媽媽一邊照顧父親,一邊在網路上搜尋租屋的資訊,然後盡可能地一間一間看房子、詢問、再搜尋。

那2周,父親不僅是腳失去力量,連吞嚥的功能也下降很多,一直嗆到。單人房裡,我跟媽每天討論著不是租屋,就是鼻胃管要不要放的問題,氣壓非常低迷。

而爸虛弱地躺在旁邊,連眼睛張開的力氣都沒有。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間還算ok的屋子,有電梯,距離醫院不遠,生活機能可以。連價錢也不想多談,就準備簽約,讓父親至少出院的時候有個住處,不然可能就必須去長照機構。

正討論簽約時間的時候,爸就走了。接到電話的時候,我跟媽都措手不及。

幾小時之後,我坐在已經沒有氣息的爸的床邊,不斷想著:「為什麼?怎麼可能?不是快要出院了嗎?」

母親流著淚,握著爸的手,轉過頭來對我說了一句:「是不是你爸知道我們要租房子,不想讓我們這麼煩惱?」

我眼眶含著淚,沒有答話。

心裡想著:「是這樣嗎?爸,是這樣嗎?」

直到看完了「與神同行」中,母親睜開眼睛的那一幕,我才更了解了些什麼。
--
即使我是安寧醫師,在醫院裡目睹了很多死亡,但爸的離開依然教了我很多很多事情。

死亡本身其實是沒有意義的,是我們這些「生者」賦予了死亡意義。

而那是什麼樣的意義?端看生前,家人之間的關係和相處,說了什麼話、做了什麼事情。


面對親人的離開,有些人會覺得是一種老天爺的懲罰,有些人覺得是無止盡的內心折磨;但也有些人感受,親人的離開讓家人更能夠凝聚在一起,或是一種啟示,讓留下來的人們有前進的力量。

為什麼有那麼不同?根據我的經驗,如果在親人離去之前,充滿了爭吵、兄弟失和、爭奪家產、對於急救或不急救間的自責、怨懟、認為親人生病是一種累贅……等到親人走後,遺留下來的意義多半是負面的,像一隻看不見的黑暗的手,不時地就會在背後刺你一下。

相反的,如果在離開之前,家人們的關係是和諧的,或是做好了準備、自在地談心,即使有恐懼依然陪伴在親人身邊…….那死亡留下的意義多半是正面的,在悲傷之後,也比較能夠有勇氣前進到下一站。

善終,不是理所當然的,是需要準備的。
--
「與神同行」的結局,主角金自鴻終於和自己和解,他終於明白,媽媽對他的愛有多深。

我也明白,我的父親在生病的這4年,即便是他失智,但他一直很認真在聽我們說話,明白我們的煩惱與不捨。他知道,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爸走後的這幾個禮拜,我努力回想他生病的模樣,都想不起來。腦中浮現的,只記得他對我伸出的大手,還有他的笑容好燦爛,像是在對我說:「兒子,不用擔心我,把家人照顧好,好好過你的人生。」

<本文載於《朱為民醫師熟齡人生部落格》,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生最後期末考」 你會想知道自己的病情嗎?

如果有一天嘴巴無法進食,你會放置鼻胃管嗎?

在家善終,很難嗎?出院回家前,你需要考慮的三件事情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