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妺淘の感情觀

姊妺淘の感情觀 部落格

傅踢踢

結婚後遇見今生摯愛,要不要離婚?

作者:姊妺淘の感情觀(傅踢踢 )2018-06-06 00:00:00.0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寫兩性文章,不僅針對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也會有結婚生子的讀者拋來問題。對後者來說,一個普遍的困擾是:婚後遇見今生摯愛,要不要離婚?

原諒我這一生放縱不羈愛自由,仍然想旗幟鮮明地說一句:不要。

我們先來看,什麼叫摯愛。

不知道你身邊有沒有這樣的朋友:對每個戀人都無比熱愛,對每段感情都無比投入,可能別人燃燒一輩子的光和熱,放到他或她身上,就是一、兩年,甚至幾個月。

牽手之初,純純的愛或者天雷地火,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沒過幾個月,「男人久不見蓮花,開始覺得牡丹美」。

在這些「快熱」的人身上,真愛的時間計量單位不是一輩子,而是一年、一月;真愛的數量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排、一個連。

「快熱」的愛情觀非常不環保、不可持續,每次都覺得遇見了此生摯愛。如果還去鼓動他們為了「真愛」離婚,跑到戶政事務所裡,工作人員說的就不是「恭喜恭喜」,而是「how old are you」——怎麼老是你!況且,你叫那些勤勤儉儉、縫縫補補、「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還一生房貸,套一世A股」的慢性子、老實人怎麼活?

大多數人就算花心,也不會愛人如衣服想換就換。很多時候,是懵懵懂懂走進婚姻,最終的確發現有更愛的人。這種情況要不要離婚?

答案依然是謹慎為好。這麼說不是因為「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的老思想作祟,而是從愛情和婚姻的本質出發。

什麼是愛情?愛情是動態的,是感性和理性共同維繫的幻覺。一時一刻的愛情,是感性佔據上風,荷爾蒙加速分泌,心跳、臉紅、口渴、目不轉睛。一生一世的愛情,是理性更勝一籌,盡可能從無所不在的生活瑣碎裡,蹚出一條生路,彼此適應、彼此磨合、彼此扶持。

起初,愛情的美好,在於整個世界什麼都看不見、聽不見,只剩兩個人的歡快愉悅,「甜過初戀」。可慢慢地,愛情的美好,變成了信任,變成了依靠,變成了天地再喧嘩,我也能看到你,我也知道你在那裡。

一開始我們都希望他或她永遠陪在身邊,黏在一塊。後來我們懂得,真愛是在一起,哪怕不說話,就十分美好;哪怕愛人不在身邊,也會有淡淡的思念、穩穩的幸福。

第一種美好是動物本能,不難觸發。但第二種美好需要後天習得,需要體力和腦力的付出。就像佛洛姆所說,愛不僅是一種願望,也是一種能力。

而婚姻是什麼?婚姻就是在通常情況下,兩個相愛的人決定按照一部基於公序良俗和先人智慧的提綱,一同修煉愛的能力。

既然選擇了婚姻這門課,一起上課的人,總是有過判斷、下過決心的。可臨了,人心思變,其中一個人提出,跟你共學沒意思,我要換一個此生摯愛一起學。

相信我,學霸一早能看出苗頭,學渣跟誰一起學都渣。

我不講空泛的道德,也不是咬死不能離婚。我只是在說,因為「此生摯愛」這種理由退出自主選擇的婚姻,一定不是結束,只是開始。他或者她會繼續不加節制地放任第一種美好,會繼續遇到「此生摯愛」,會不斷地循環往復。

很多人熟悉陳可辛導演的電影《甜蜜蜜》。它的英文名字也很有意思,Almost A Love Story。

李翹和黎小軍,兩個赴港打拚的內地人邂逅於異鄉,燃情於雨夜,當然是愛情使然。但第二天醒來,餘溫散盡,李翹還有致富的夢,黎小軍家裡還有小婷。和小婷通話時,黎小軍該說新年祝福,卻來了句「我愛你」,背後沒出口的那層意思,是對不起。

之後,李翹和黎小軍在流逝的光陰裡分分合合,李翹跟著豹哥跑路去美國。黎小軍赴美之前,給小婷留下一封信說:「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勇敢的男人。我不敢要你原諒我,我只是想,我們一起這麼多年,走過的路這麼長,小婷,我也難過的。」

此地的圓滿,常常意味著遠方的破碎。李翹和黎小軍的命運錯進錯出,每每離此生摯愛很近,卻終究擦肩而過。

不能說這不是愛情,但要說是完完全全的愛情,似乎又有些弔詭。至少,很多人鍾情的並不是怯懦糾結的黎小軍,而是有情有義的豹哥。

 關於這部電影,陳可辛自己說得最好:「李翹永遠屬於豹哥,但她在人生的各個階段會遇到不同的黎小軍。」

現實也是如此。

願意和豹哥過一生的人,一輩子都會跟著同一個豹哥。而等待黎小軍的人,一輩子都會遇到不同的黎小軍。

本文出自《成大事者,都敢對自己下狠手》遠流出版,【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延伸閱讀

你以為自己老是被劈腿,只是因為情路坎坷嗎?
堅強,其實是一種假戲真做
被辜負的總會被償還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姊妹淘Babyou

※本文由姊妹淘Babyou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