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子不多福的急救人生

瀏覽數33,105
2015/10/06 · 作者 / 黃軒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當伯伯用盡力氣握住我的手,喘不成聲地說出:「別再救我了!好嗎?」,我凝視他,那焦慮又空洞的眼神,那一直發抖的全身、冷汗在伯伯額頭上,流下眼眶、再隨那眼眶一角的淚珠流下,我心想是什麼情況會使這伯伯如此恐懼、那麼的不安。身為醫者我仍輕輕拍他握住的手:「伯伯,放心,我們團隊會協助你的!」因為我要了解伯伯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70歲的伯伯,是個老菸槍、這一年就受到慢性阻塞性肺病所苦,日夜一直喘。他有4個兒子,老大住桃園、老二住台北市、老三住高雄、老四住台中市。

伯伯第一次呼吸衰竭插管是在桃園,幸運的拔管成功出院。就交給二兒子和三兒子照顧,那段時間伯伯有一次因為心律不整被電擊救回來、再一次因為尿道感染引起敗血症,幸運又被救回來,前後住過加護病房3次,普通病房4次。這是我們臨床上常常看到的老人家,因為原本疾病持續惡化而反覆住院的情況。

他們兄弟為了盡孝道,大家就輪流照顧伯伯。伯伯幾乎每三個月左右就得「換家」了,原來伯伯除了要面對自己病情反覆發生、也得如此南北奔波換床位,真的辛苦了兒子們、也辛苦了伯伯,他這次輪到台中市小兒子接棒照顧,他上週才從高雄市轉到台中市來,不到3天就已經送到急診。

由於呼吸衰竭、肺炎又肺積水,低血壓又尿變少,入加護病房緊急處置,用盡了所有藥物,病情仍沒有改善,我想找兒子來討論伯伯病情,我的護理師回報只要向小兒子報告病情就可以,其他3位哥哥已經完全授權給他了;由於伯伯心律不整太嚴重了,除了小兒子,我仍舊希望其他3個兒子見面,了解父親的嚴重後果。但社工師、護理師和我都一直努力,這些外縣市的兒子,都以「沒有空」回絕了一切。

然而伯伯病情真的不能等,他已經開始意識不清了,小兒子及時趕到了,告知父親預後非常不好,他焦慮一直反覆問:「怎麼會這樣快?怎麼會這樣快?」啊!這是我們臨床醫師最怕聽到的一句話,因為這代表家人不了解病情、或和家人預期有落差,或情緒失控與不安,小兒子才開始陪伴父親3天而已,只見他悲傷的哭訴:「之前的十個月都不是我照顧,我不知他病情如此嚴重,無論如何,醫師你一定要搶救我父親!」

唉!可以想像他父親一定是被我醫療團隊很殘酷的急救了,只因為有善終決定權的小兒子不知病情嚴重、不接受病情快速惡化,其他3個兒子呢?他們依然表達他們正在上班,不方便請假,而且請假會扣薪水,拒絕馬上到。

社工師進一步了解才知道,這3位哥哥是跟小兒子關係不好的,因為伯伯比較疼小兒子,在這段時間生病當中,就把財產分較多給最小兒子,故他們不會來台中市處理這件事。

現實是很殘酷的,病人不會因為小兒子不能接受事實,病情就有所改善的。可憐的伯伯呀,很快又被插管又電擊,一切全力依緊急SOP繼續進行,只因為小兒子情緒尚未穩定下來。

想到伯伯剛剛對我的訴求,我開始有了懺悔:伯伯,我要救的,除了你的病情、還有你家4個兒子的溝通不良,只因為你財產分配不均,還有你自己沒有簽署DNR呀!就這樣忙碌急救,給小兒子看看伯伯,血從鼻胃管流出、糞便一直流出、全身和四肢經過急救到瘀青,看心跳呈現一直線,代表沒有心跳,團隊為了保護自己,在病患家人未能接受事實時,是會傾全力急救伯伯的;終於小兒子願意接受事實,帶伯伯回家了,天呀,這已經是8小時候後的事了,而伯伯的身體早已受盡折磨。

病人要好好走完這人生,面對多個子女,切記財產要分配好、子女們溝通要弄好,更別忘了,最後生命關頭,能否善終了結此生,掌握權是在這群子女手上,除非你事已經自己先簽署好「放棄心肺復甦術意願書」,不然這種複雜又多子女的意見、關係和情緒不安,當下通常是沒有子女會替你簽署「放棄心肺復甦術同意書」的,而醫療人員也只好,依SOP到最後關頭,讓家人看懂了、完全心跳停止、及急救後的殘缺身驅為止。只是這些家人永遠不知道,其實病患不能善終,醫者可是比你們更心疼、更沉重…

兩星期後,有封投訴書到院長室、原來是那3位哥哥連署:「之前十個月父親再怎麼危急病重都可搶救回來,懷疑黃醫師處置不妥、醫術不佳、急救不當,才讓他當天就往生了……」而我呢,只能苦笑,我想這就是現代第一急重症醫者的心聲,要反覆學習和謙卑、和諒解,一起共存吧!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為何敗血症的死亡率很高?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