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醫生退休後

瀏覽數5,809
2012/05/14 · 作者 / 吳佳璇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不只一次被人問起:「醫師不用退休嗎?
 

頭一回被問是當實習醫生時,在醫院餐廳裡。為圖優惠,當天雖沒實習課,我仍刻意套上白短袍偕友人用餐。「是嘛?」一臉青澀的我抬頭張望,四下果真盡是白袍映華髮的翩翩身影。
 

「咦,真是這樣耶!」我定睛細看,一口氣認出好幾位榮譽教授,那頭銜是超過公務員退休年限的教授專用。

「他們是內科還是外科的教授啊?」朋友打破沙鍋問到底。
 

「都有,」我據實以答,「還有基礎學科,像是病理、藥理、生化……」
 

「那麼老開刀還行嗎?」
 

「會有住院總醫師當助手一起開」,不久前的痛苦回憶突然被喚起:「只要教授別太堅持……」
 

都是頭燈惹的禍?
 

那時我剛結束外科實習,遇上一位將作七十大壽的榮譽教授,仍不時接受老病人委託動些小刀。有回開痔瘡,他卻囑咐總醫師預先準備耳鼻喉科開刀用的頭燈,大夥兒一臉狐疑。
 

麻醉完成後,護士幫刷手消毒過的主刀者拉上手術無菌衣,套上並打開頭燈。
 

手術檯上方的無影燈和教授戴的頭燈一起投射在手術部位,也就是病人的肛門,視線格外明亮。但手術開始後可慘了,主刀者不僅雙手巍巍顫顫,頭燈還隨著肢體晃動,亮晃晃一片叫助手們頭暈眼花配合不來,手術節奏凌亂,開刀房空氣幾乎凝結。
 

擔任第一助手的總醫師急中生智:「先生(日文),剩下縫傷口這種小事教給我就好」。教授順勢下手術檯,少了那盞壞事的頭燈,終能睜大眼睛趕緊檢查傷口是否按肌理逐層縫合。
 

儘管大部份外科醫師自覺體力走下坡就不再上台拚搏,但這事兒還是沒個準,過去我就親耳聽聞一位年近八旬的婦產科醫師,驕傲地說自己直到兩三年前,雙膝再也承受不住接生時的蹲踞姿才停止接生。
 

會過生活的醫生
 

除了體力限制,資深醫師在知識與經驗至上的醫療專業確有其優勢。但醫師「老驥伏櫪」有時並不全為自己,而是放不下照顧多年的老病人。
 

我在住院醫師階段曾有段時間很難接受這套說詞,「都是醫師全知全能的心態作祟!」精神科專業訓練第一課是培養同理心,第二堂就是認清治療者不是上帝!
 

但隨著年歲與經驗增長,我逐漸意識到醫療專業浸潤個人生命的深度與廣度,才是決定醫師幾時退休的關鍵因素。以醫學修行者與傳道人自詡者,地獄不空豈有成佛之理?
 

有時道理也沒那麼深,也有位長輩向我坦白:交棒後資源驟減、不再動見觀瞻,花了好一段時間心態才調適過來。也怪社會從來嘉獎醫生(同理其他專業人士)出賣所有青春予學業與事業,卻從沒學過生活,一旦退休在家日子太難過,看診年齡既無上限,助人又利己何樂不為!
 

這肯定不是對生活應有多種面向、多樣可能有所意識者的選擇。舉目四望,華髮白袍者眾,盛年下台優雅身影難尋。
 

但我何其幸運,能和退休後的劉秀枝教授一起吃喝玩樂。
 

二十多年前學成歸國,以失智症為研究與服務重心的劉教授如何取得專業重大成就的歷程我無緣親炙,但她年過五十定下退休時間表,事先擘劃並「按表操課」以探索專業之外的生活新面向,驚人的效率與成就,絕不在學術工作之下。
 

「吃喝玩樂有啥困難?」一定有人不解。
 

我以為難就難在聽自己的心跳照自己的步伐,怡然欣賞路邊的花草和遠處的山嵐。學校與社會不但從沒教過,甚至抹煞、戕害這方面的本能與天賦。
 

我曾好奇劉教授可是女性主義身體力行的信徒?既能悠然在男性主導的醫界競逐,更能在最好的時刻瀟灑走出一條風景全然不同的路徑。
 

但我料她將一笑置之:「沒那麼多理論,我只想給自己一個『理想的老後』」。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專題企劃:沒有子女的老後 一個人也能幸福終老
 

【幸福部落格.愛情習題】不管你是男孩或女孩,已婚或未婚,如果你正為兩性情愛、婚姻關係或人際問題所苦,不知如何是好,歡迎來信給小編:chadmin@cw.com.tw。小編將邀請康健網友、粉絲及駐站專家吳佳璇醫師一同交流分享!立即前往>>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飲食新知
為避免吃下農藥,第一泡茶倒掉比較安全?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