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遲到了」不是每個明天都會來到

瀏覽數21,230
2015/05/18 · 作者 / 黃軒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有一天夜診結束,我拖著疲累身軀在地下室正要往回家路上,看到他獨自坐在角落,好奇驅使我向前靠近他,原本低頭的他,抬頭看我,瞬間那眼淚閃一下,掉入那黑暗地板,似乎不著淚珠痕跡,我坐下他身邊,拍拍肩膀:「怎麼了?」

他雙眼淚盈框說:「疾病又變不好了,今天下午看到母親流淚,我不知如何安慰他;這兩個月,我自己可以感受到身體每況愈下,不知向誰說生死的感受,要向家人說,怕家人擔憂;而我不說出來,又會鬱悶在心裡,好難過!」

我心想:唉!這年輕人説出許多重病病患心聲,因為我們平常生活不喜歡討論生死,大家表面上都活得很快樂,一但真的要面對生死,也選擇了各自難過、各自猜想、各自廻避、也各自想了一串謊言,陪伴渡這些生死議題。我說:「我來協助你!」

我知道一個病患治療好或不好,不會是一個主治醫師就可以完成,而是需要經過許多人的手,直接或間接的協助才可以成功;尤其當病患和家人對於重症和生死徬徨猶豫時,我就會讓醫療人員願意暫時放下眼前臨床工作,而専注和所有病患及家人開會,以期望達成全心、全人、全團隊照顧的精神,更希望在病悲病苦的人人能緩解恐懼感,進而提供心理支持。

那天我和他們具體分析眼前的真實疾病和生死預測,他忽然舉手:「可以安排我好好死去嗎?」啊!這句話在當下是需要多大勇氣,我團隊中的安寧緩和醫師不只向病患說明、也針對家人疑惑一一回答,這就是我為這家庭建立一個生死溝通平台,平常這些人,對生死,各自想法和隱瞞,都一一澄清、一一具體說明。

隔天早上七點我出現在病房,走向他病床,我心馬上冷了,因為眼前是一張舖上完整白白冰冷床單枕頭的空床,人呢?我的疑惑馬上被附近護理師點醒:「醫師,你來看那年輕人嗎?他昨晚半夜在睡夢往生了!對了,他留一本書給你…」我接過那冰冷封面的我自己著作《生命在呼吸之間》,我竟然第一次感受,簽名是如此酸苦的: 唉!只是一般簽名,我竟遲到了; 應證了是無常先到、不是每個明天都會來到;身為醫者,只有謙卑接受這脆弱生命的展現。

我低頭懺悔,默默看著自己的書,忽急速轉身離開那護理師,因為我不願讓她看到,醫師也會悲傷流淚,只是在䡛身瞬間,我感受自己一滴淚水,竟落在白袍上,望那滴落淚珠濕印,似乎暈開了,藏在心中多年,醫者的真實聲音:其實醫療和疾病是一段很長、很苦、充滿無常的旅程,謝謝今生伴過我的患者和家人,你們又讓我在人世間,成長了許多,感恩盡入心底…… 唯有用心,和大家一起共同悲憫前進,好嗎?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兩性關係
先生跟女同事要好,卻跟我吵架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