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照顧3個 堅強的走過

瀏覽數23,281
2015/04/10 · 作者 / 巫瑩慧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阿妹上有多位哥哥,她是么女,哥哥都已成家,自立門戶。父親早逝,她與母親相伴,卻沒想到會在15年中照顧了母親、哥哥和姪子。

1998年媽媽一直疑心嫂子要害阿妹,還有幻覺、半夜起來遊走、暴力傾向等問題。阿妹白天工作,晚上照顧。幾個月下來,不但傷痕累累,睡眠嚴重不足,壓力指數也到極限。帶媽媽就診後,醫生宣布是中度失智症,也同時主動診療阿妹,並提供可以連結的社會資源和醫療教育。

她仔細記錄媽媽特殊體質和病程的變化,提供給醫師參考,大大減少了藥物的不適和脫序行為的發生;從居家服務和家屬支持團體,獲得喘息和照顧知能。也開始每天帶媽媽走路至少1小時,持續13年後,媽媽才逐漸失去行動的能力。為了防止褥瘡的發生,電動床、氣墊、居家護理、居家物理治療等陸續上場。

即使調藥,但媽媽還是有躁動,每天只睡4、5個小時。只要醒著,就會不斷發出干擾的聲音。另外,習慣性下顎脫臼緊急送醫時會失控,與醫護人員演出全武行。在後期,泌尿道感染發燒經常住院,這些都讓白天工作非常忙碌的她,晚上也很難好好休息。媽媽的難照顧也導致屢屢發生外傭逃跑或要求更換雇主,這些都是一次次的挑戰。

考驗好像沒有斷過,2003年,對母親和這個家比較盡心的哥哥Kuo,總以SARS期間不便出門為由,不再三天兩頭回家探視。經過幾番詢問,阿妹陪同口腔潰爛的Kuo就診後確定為癌症。因兄嫂已離異,小孩都在就業中,為了日後照顧上的方便,將哥哥和他的小女兒一起接回家住。術後哥哥開始在醫院診療,期間也因狀況不理想,多次住院。阿妹和姪女除了注重飲食的鬆軟和營養外,更列表作藥物庫存,寫身體異常狀況日誌。哥哥經歷多次電療和輔助療法,最終還是復發轉移。幸好安寧居家護理人員每週來家裡補充管控藥品和處理傷口,同時耐心教導口腔照顧,讓家人掌握了減少病人痛苦的方法。

2006年哥哥走後,備受他寵愛的兒子,仍未改酗酒鬧事的毛病,也經常性失業。所以阿妹只好採取每個月定額支付姪子健保、卡債和生活費,並持續關懷和陪伴就醫。可惜,他終因酒精中毒於2009年離世。

媽媽反而活到2013年才安詳的離開。記憶中最鮮明的一幕是,哥哥彌留時,重度失智失語的媽媽竟然脫口而出:「兒子,你不舒服,我帶你去看醫師!」讓阿妹淚奔,見證了母愛的神奇。阿妹說,在這段漫長的歲月中,醫護人員和這3位親人都是她的貴人。讓她從會計領域,拓展關注到醫療與照顧,而後學習、成長,堅強走過,現在更樂在回饋與分享。

<本文作者:巫瑩慧/高雄市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專家群、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失智關懷員>

關於【社團法人高雄市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妥瑞兒合併鼻過敏比例高 中藥+針灸可緩解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