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其穆

台北榮民總醫院婦女醫學部 科主任
婦癌
婦科癌症基因檢測:談卵巢癌
在所有婦科惡性腫瘤中,卵巢癌的致死率是最高的。全世界每年約有20萬例卵巢癌新病患,其中12.5萬人面臨死亡的風險。根據美國統計,約每80位女性在終其一生中,就會有一位女性會得到卵巢癌。而在台灣,則每年約有1100位卵巢癌新病患,其中約650例會面臨死亡風險。 根據國民健康署的資料,1990年全台灣的新個案為334例,1995年為514例,2000年為791例,2005年為935例,2010年則為1113例。可以看出台灣的卵巢癌發生率持續在上升中。卵巢癌目前被認為與女性的排卵具有相關性。排卵次數愈多,則卵巢癌風險愈高。生育愈多胎的婦女,由於卵巢有較多時間休息,則患有卵巢癌的機會愈低。 而根據國外統計,平均每位女性終身罹患卵巢癌的機率為1.4%。但是如果其有一位一等親罹患卵巢癌,則該女性罹患卵巢癌的機率增為5%;如果其有二位一等親罹患卵巢癌,則該女性罹患卵巢癌的機率則增為7%。(註一) 隨著基因檢測技術的進步,近年發現到其實約25%的卵巢癌與遺傳性基因功能異常有相關性,高於傳統認為的10%(註二) 遺傳性卵巢癌常見有三大種類:第一是遺傳性乳癌暨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而第二是林奇氏症候群(Lynch syndrome , 遺傳性非息肉症大腸直腸癌),第三則是屬於少數基因病變。以下分別詳述: 一·遺傳性乳癌暨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 此疾病主要歸因腫瘤抑制基因 BRCA1/BRCA2 的功能異常。正常人口中約有 0.1∼0.2% 帶有 BRCA1/BRCA2 異常,但是卵巢癌患者中有高達15%左右呈現 BRCA1/BRCA2 基因異常。研究顯示也顯示若 BRCA1 異常,則終生罹患卵巢癌機率為40% ; 而若 BRCA2 異常,則終生罹患卵巢癌機率為20%。註三) 因為 BRCA1/BRCA2 異常所發生的卵巢癌與一般散在性卵巢癌(也就是與遺傳沒有相關)的特徵不一樣。與BRCA1/BRCA2 異常相關的卵巢癌較易發生於年輕女性(比散在性卵巢癌約年輕5∼10歲),病理型態偏向上皮性卵巢癌 (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尤其是漿液性病理形態(serous subtype)。此外這類癌細胞一般分化程度也必較差,p53染色一般是正常的。(註四) 但是令人驚訝的是 BRCA1/BRCA2 異常所發生的卵巢癌,存活率要比散在性卵巢癌較好:就5年存活率而言,BRCA1 異常的存活率52%,BRCA2 異常的存活率44%,相對的在散在性卵巢癌卻只有36%。 如果有人被檢測出 BRCA1/BRCA2 陽性,那她下一步如何做選擇?美國國家網路癌症協會(NCCN)為這類民眾做以下建議: .當介於35∼40歲之間,而且生育計劃已經完成(已經生下想要生的小孩數目),則接受預防性雙側輸卵管卵巢切除(risk-reducing bilateral salpingo-oophoectomy,簡稱RRSO)。RRSO 顯示可以減少卵巢癌90%發生的風險,也可以減少乳癌50%的發生風險。(見附註二,三)。 .如果不想接受手術:則自30歲開始,每6個月接受 CA125 以及陰道超音波檢查。 .由於 BRCA1/BRCA2 基因檢測陽性的女性,約有5∼10%的機會已經在卵巢或是輸卵管存在有顯微腫瘤(occult tumor),因此建議接受手術會是比較安全的選擇。 至於哪些人適合接受 BRCA1/BRCA2 基因檢測?這是很重要的問題,美國國家網路癌症協會(NCCN)也建議:有以下情況,應接受 BRCA1/BRCA2 基因檢測: .女性本身罹患乳癌(年齡小於50歲),而且其一等親、二等親,或三等親有一位以上也罹患卵巢癌。則該女性應該接受基因檢測。 .女性本身罹患乳癌(不限年齡),而且其一等親、二等親,或三等親有兩位以上也罹患卵巢癌。則該女性應該接受基因檢測。 .女性本身罹患卵巢癌、輸卵管癌,或腹膜癌時。則病患本身應該接受基因檢測。 .女性本身罹患胰臟癌,而且其一等親、二等親,或三等親有兩位以上也罹患卵巢癌/乳癌/胰臟癌。 .健康女性,但是其一等親或是二等親有符合上述1∼4項時。則該女性應該接受基因檢測。 二·林奇氏症候群(Lynch syndrome,遺傳性非息肉症大腸直腸癌) 大約2∼4%的卵巢癌與林奇氏症候群具有相關性。此症候群為體染色體顯性遺傳,特徵為終生罹癌風險高:大腸直腸癌(機率 30∼70%),子宮癌(28∼60%),胃癌(6∼9%),膀胱癌(3∼8%),中樞神經腫瘤(4%),膽道癌(1%),皮膚癌(1∼9%)。 林奇氏症候群致病主因為體內負責DNA配對錯誤修復的基因(Germline mismatch-repair gene,包括MLH1、MSH2、MSH6、PMS2)出現殖源異常(germline mutation)所導致。以上四種基因異常所造成林奇氏症候群的比例依次為36%、38%、14%、15%。此外 EPCAM 基因功能異常,會導致 MSH2 異常,是造成發生林奇氏症候群的少數原因。 目前林奇氏症候群的診斷是根據 Amsterdam 標準,請參閱下表: Amsterdam I 1. 家族內有三人被診斷有大腸直腸癌,其中兩人互為一等親 2. 連續兩個世代有大腸直腸癌 3. 患者至少有一人年齡< 50 歲 4. 排除家族性結直腸瘜肉綜合症(Familial adematous polyposis FAP)診斷 Amsterdam II 1. 家族內有三人被診斷有林奇氏症候群相關癌(大腸直腸癌、子宮癌、小腸癌、膀胱癌、腎臟癌),其中兩人互為一等親 2. 連續兩個世代有發生癌症 3. 患者至少有一人年齡< 50 歲 4. 排除家族性結直腸瘜肉綜合症(Familial adematous polyposis FAP)診斷 林奇氏症侯群家族如果患有卵巢癌,則病理型態幾乎都是上皮性卵巢癌,並且21.5% 機會同時患有子宮癌。 林奇氏症候群目前有以下診斷方向 1.腫瘤基因檢查:通常懷疑病患為林奇氏症候群時,建議先作腫瘤檢查。卵巢癌約有 12.5% 的機會屬於高頻率微星體不穩定(High-frequency 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見附註五)。 A.腫瘤微星體不穩定檢查(Microsatellite testing),多半利用Capillary electrophoresis 方式診斷。 B.免疫染色(IHC) 2.殖源基因檢查(Germline testing) A.基因定序 目前對於林奇氏症候群的女性而言,為了預防卵巢癌的發生,美國國家網路癌症協會(NCCN)建議女性可以考慮接受預防性的子宮合併雙側卵巢切除。(註六) 三·少數基因病變 RAD51C 以及 RAD51D 這兩種基因曾經在乳癌或卵巢癌的家族中,BRCA1/BRCA2 檢測陰性,被發現到此兩種基因出現功能異常。但是RAD51C 基因異常率僅有2.9%,而RAD51D 則僅有0.9%,因此兩種基因僅有在 BRCA1/BRCA2 功能正常時,才考慮作此兩種基因檢查。 結論 遺傳性卵巢癌傳統上被認為僅與 BRCA1/BRCA2 有相關性,但是隨著基因逐步解碼,林奇氏症候群的負責DNA配對錯誤修復的基因(MMR gene)功能異常,或是 RAD51C/D 基因異常,也都發現與遺傳性卵巢癌有相關性。 總之,卵巢癌約有25%與遺傳相關,目前建議卵巢癌病患本身,或是病患的一等親或是二等親,應該考慮接受基因檢測。另外女性本身若本身罹患乳癌(且年齡小於50歲),而且其一等親、二等親,或三等親有一位以上也罹患卵巢癌時,則該女性也應該考慮接受基因檢測。 台灣目前在 BRCA 基因檢測,已經建構非常完整的檢測平台。 病患或是家屬僅須接受抽血(約10cc),經過3∼4週後,報告即可發出。目前就卵巢癌而言,已經有不少病患接受過 BRCA 基因檢測,提供給病患重要的生物資訊信息。此項檢測也適用於乳癌病患。 附註: 1. Kerlikowske K, Brown JS, Grady DG: Should women with familial ovarian cancer undergo prophylactic oophorectomy? Obstet Gynecol 80:700-7, 1992 2. Walsh T, Casadei S, Lee MK, et al: Mutations in 12 genes for inherited ovarian, fallopian tube, and peritoneal carcinoma identified by massively parallel sequencing.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08:18032-7, 2011 3. Chen S, Parmigiani G: Meta-analysis of BRCA1 and BRCA2 penetrance. J Clin Oncol 25:1329-33, 2007 4. Bolton KL, Chenevix-Trench G, Goh C,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BRCA1 and BRCA2 mutations and survival in women with invasive 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 JAMA 307:382-90, 2012 5. Watson P, Butzow R, Lynch HT, et al: The clinical features of ovarian cancer in hereditary nonpolyposis colorectal cancer. Gynecol Oncol 82:223-8, 2001 6. 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NCCN Guidelines\).Colorectal Cancer Screening. Version 1.2013. Available at: http://www.nccn.org/professionals/physician_gls/pdf/colorectal_screening.pdf.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2 萬
婦癌
10個關鍵思考,幫你決定該不該動婦科腫瘤手術
常有女病人拿著報告來門診找我諮詢,因為她看過的醫生診斷出她有骨盆腔腫瘤且需接受手術治療,因此失眠好幾天不知如何決定。 到底什麼情況該開刀?什麼情況不用開?我列出10項婦產科醫師較難說出口的秘密,提供參考: 1. 腫瘤大小,絕非手術的關鍵因素 腫瘤很大,例如大於10公分以上,則手術機會高,但並不是一定需要。 例如子宮肌瘤,即使長到10?15 公分,但如果沒有痛經或經量過多等症狀,經過醫師審慎評估,其實是可以不必手術的。 又如卵巢長水瘤,這類腫瘤一般在3?4 個月內逐漸縮小的機會很高,多數是可以不必手術的,追蹤即可。但有很多醫師會說:「腫瘤已經超過 5 公分,必須手術處理。」 又如有些卵巢腫瘤在超音波下呈現良性狀況,而且已經知道在體內存在超過一年,腫瘤並無明顯快速生長,如果病患沒有腹痛或膀胱壓迫等症狀,也不一定要進行手術。 但每位病患的情況不同,是否需要手術,仍需由有經驗的醫師做綜合判斷。 2. 症狀也非絕對因素 例如子宮肌瘤常會合併異常出血,但如果患者已經接近更年期,其實是可以只接受藥物治療即可。藥物種類主要是以賀爾蒙製劑為主,用來止血以及調理月經週期。除非有些症狀已經影響到生活品質,才考慮接受手術,例如腫瘤壓迫膀胱,造成夜尿次數頻繁(每晚2次以上);或腫瘤壓迫輸尿管,造成腎水腫,影響腎臟功能;或腫瘤壓迫後腹腔神經,造成嚴重背痛,這些狀況都應手術。 3. 位置也非絕對因素 有些醫師可能會說:「卵巢長腫瘤,會影響荷爾蒙功能,讓妳提早老化。」這句話不一定正確,因為多數卵巢癌腫瘤僅影響單側卵巢,即使手術,也僅需摘除有異常的部分,好的卵巢組織仍可被保留,卵巢功能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 4. 建議可再找第二位醫師確認 有些病是屬於一定要手術,才能解決問題,有些病則是絕對不必手術。但麻煩的是,偏偏就有一些疾病介於可以用手術或藥物處理的情況,這時,就要看病患遇到哪種醫師。有些醫師很喜歡手術,他就會建議手術處理;如果遇到不喜歡手術的醫師,他就會建議使用藥物治療。當病患如果遇到一位醫師建議手術,而第二位醫師建議藥物治療時,這時可能要找一位學養醫德皆優的醫師來協助判斷了。 5. 手術器械不是愈新就愈好 很多媒體報導手術新器械進展,例如機器人手臂。病人大概不知,其實機器人手臂的功能和傳統腹腔鏡是相同的,但是自費價格貴了10倍。我遇過幾位家境並不好的患者,被外院醫師告知要接受機器人手臂手術,我仔細評估後發現,其實一般的腹腔鏡就可處理,甚至有幾例是可以不必手術,只需藥物治療即可。因此病患一定要有某個程度的判斷力,不要任意隨醫師起舞。 6. 相同的耗材,不是愈貴就愈好 有些手術專用耗材是屬於同類性質,即使性質和功能相同,但不同的廠商就會有不同價格。要注意價格並非愈貴就愈好,必須依照病患狀況來決定使用合適的耗材。很多醫師常會說:「這類耗材因為功能較好,所以比一般的耗材貴。」當你遇到這樣的解說,而價格又超過你所能負荷的狀況時,建議應該誠實告知你的醫師,價格已超過你的負擔能力。這時,醫師其實應該要為你想辦法解決的。 7. 不是所有的手術都可以用「微創手術」解決 很多腫瘤不宜用微創手術治療,例如擴散性卵巢癌、擴散性胃癌、擴散性大腸癌。由於微創手術必須打入二氧化碳氣體到腹腔內,腹壓會升高,而升高的腹壓有可能加重癌細胞擴散。我常會遇到卵巢癌病患,手術前就已經有明顯腹腔擴散,甚至已經轉移到肝臟或脾臟,手術前患者還要求說要開「微創手術」,真是令人苦笑。 8. 癌症手術前,一定要經過必要檢查 一些比較大的手術,例如婦科癌症手術,手術前一定要接受必要檢查,像是胃鏡或大腸鏡、電腦斷層、心肺功能檢查等。以卵巢癌來說,約有15﹪屬於轉移性癌症,也就是已經罹患胃癌、大腸癌,甚至是胰臟癌、肺癌, 都有可能轉移到卵巢,如果手術前沒有經過審慎評估就貿然進行手術,很有可能會損害到病患權益。 9. 不是年齡大,就不能手術 如果有機會藉由手術減輕疾病的痛苦,即便年齡大(80歲以上),其實是可以考慮接受手術。我多年的手術經驗中,年紀最長的是102歲,因為患了第一期卵巢癌,腫瘤有20公分,手術後追蹤一切正常,後續病患還活到106歲才自然離開人世,非因病死亡。但有些患者已經患有嚴重內科疾病,例如中風多次、有嚴重狹心症,或有嚴重靜脈栓塞疾病,雖只有50?60歲,遇到這種狀況,通常手術不能輕易進行。 10.  手術後要有足夠的休息 很多醫師都對自己的手術功力很有把握,常會對病患說:「開完刀後,你隔天就可以上班。」其實手術的過程只占整個手術的一部分,病患的身體狀況、體力復原能力,在手術前是很難精準評估的。因此,一旦決定接受手術,病患應該準備額外可以調控的時間,以備萬一體力尚恢復不足時,可以多再請假休養。 以上10項醫生不說之密,都出自我的肺腑之言。期待女性讀完後,能更成熟、更胸有成竹地面對手術的問題。 ↑圖一:卵巢腫瘤是最常見的骨盆腔腫瘤,但絕大多數屬於良性。(莊其穆醫師提供)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2.9 萬
婦癌
吃不下,腹部好脹,如何幫助卵巢癌病患提升生活品質?
60% 的卵巢癌病患在初次診斷時就已經有腹部轉移,縱使經過首次開刀和化療,仍有70% 面臨腫瘤復發,形成腹水,有些腫瘤甚至是直接附著於腸道。當這些腫瘤長到一定程度時,就會影響腸道蠕動,造成了腸道互相沾黏,接著造成排便困難,也影響進食。終極症狀就是食慾不振,腹部鼓脹。由於腸道脹氣嚴重,病患常會出現腸道絞痛,生活品質大受影響。 幾乎無可避免的,卵巢癌病患一旦復發了,終究要面臨腸阻塞的問題。這個問題很大,但多數婦產科醫師,實在為能為力,因為腸阻塞的照顧很花功夫,也充滿高危險,因此多數醫師選擇保守治療,也就是幫病患裝上鼻胃管,然後病患就一路鼻子上掛了管路,一直擺到人生終點。  我多年來專注於卵巢癌治療及研究,深感女性飽受婦科疾病折磨,還因此引發腸道不通、糞遺排出困難。到底卵巢癌腸阻塞可以及早診斷嗎?該做哪些重要的檢查與治療? 卵巢癌侵犯腸道可以分為僅表面性附著、侵犯至表淺腸道組織和侵犯至腸道空腔內等三大類。第一類或第二類較常見,第三類則很少見。 腫瘤會影響蠕動功能,也會形成沾黏,造成一段腸子不通暢、飯後腹部感覺飽脹、容易解稀便、食慾不振、體重降低等症狀。一旦腫瘤將整個腸道腔室完全阻塞時,病患將完全無法進食,且嘔吐嚴重,完全無法排便。 常見的檢查項目 腹部X 光片檢查,是最基本的檢查,可以分為無吞食對比劑以及有吞食對比劑,兩大種類。有吞食對比劑的檢查,比較容易確認實際阻塞的位置。但是並非所有病患都能接受吞食對比劑的檢查 (圖一)。   ↑ 圖一:腸阻塞病患的腹部 X 光檢查,可以看見如火車軌道狀的橫紋 (valvulae conniventes)。這種特殊橫紋僅見於小腸。 第二常見的檢查則是電腦斷層,有經驗的醫生可以從電腦檢查斷出阻塞的位置,可以提供是否手術的參考。電腦斷層也額外提供豐富資訊,例如腫瘤位置、腹水分布、是否有腸沾黏、胃、肝、胰、脾的狀況一覽無遺,是醫師心目中最重要的檢查。 處理卵巢癌腸阻塞患者時,除了最基本問診之外,還要做內診檢查以確定骨盆腔腫瘤狀況,並安排X 光檢查約略看阻塞位置,以及腸氣液體的分佈,以及電腦斷層以細看腫瘤分佈,以及阻塞位置。另外營養狀況,電解質,是否有血管內瀰散性阻塞 (DIC, 一種腫瘤末期的病症),也都是必要檢查的項目。此外也會視情況,安排胃鏡及大腸鏡檢查。 而對於已經有明顯上腹腔轉移的病患,我也安排胸腔電腦斷層檢查,因為目前在國外的先進醫院慢慢有一個共識,那就是胸腔的肺臟或是縱膈,也是卵巢癌潛在轉移的位置,這些位置的檢查,對於腫瘤的治療也很重要,絕不能忽略 (圖二)。   ↑ 圖二:腸阻塞病患的腹部電腦斷層 (CT)檢查,可以看見多個腫脹的小腸,小腸內含有空氣 (黑色)以及液體 (灰色)。從腫脹的腸道以及被壓扁的腸道可以判斷出腸阻塞的位置。 該做哪些治療 卵巢癌腸阻塞的治療,非常倚重醫師的經驗和決心。因為有些醫生很不願意照顧這些患者,因此不是保守治療 ,每天查房對著病患苦笑,要不然就是不去看病患,因為很難有作為;或是丟給一般外科醫師,但一般外科醫師也很忙,很少一般外科醫師會願意細心照顧這類病患,因為沒甚麼好的獲利,更何況卵巢癌不是他們該負責的病。照顧這類病患還是應該回歸到婦癌醫師。 2010年,英國著名的實證醫學資料庫 (Cochrane database)針對卵巢癌病患的腸阻塞問題作了系統性的文獻回顧,有篇論文有20位病患接受保守治療,有27位病患接受手術治療,其中有21位 (77%)接受腸道手術,2位 (7%)接受胃引流手術,而4位 (14%)則無法做任何手術;而20位接受保守治療的病患則僅接受Octreotide注射 ,減緩腸胃分泌液及腸阻塞不適。 研究結果發現,接受手術治療的這組病患的存活率是優於保守治療的。但要注意的是,接受手術的這組病患有6位 (22%)在手術後的30天內因併發症而死亡。 這篇文章雖無法提供確切證據說明腸阻塞病患接受手術時,會有比較好的存活率,但這篇論文提供另個思考:當腸阻塞很痛苦而病患的重要器官功能尚良好時,營養狀況也不錯時,也許可以考慮接受手術;但是當器官功能不好或是營養狀況很差時,由於手術的併發症的機會提高許多,也許保守治療會是較好的選擇。 2003年,美國紐約著名的史隆凱特紀念醫院所也發表一篇關於卵巢癌病患腸阻塞的研究發現:腸阻塞病患接受腸道手術成功的機會可達71%,但有22﹪出現嚴重併發症,手術如果成功,平均存活11.6個月,而保守治療或是手術無法施行者則平均僅存活3.9個月。 我通常的治療方式是,多以腸道造口為主要手術,造口的位置包含大腸 (約 30%)、小腸 (約70%)。有不少病患雖然滿肚子腫瘤,但是手術成功,病患還可以多存活一段時間。我有位73歲的祖母級病患,腸阻塞手術成功之後,還可以接孫子放學,令人欣慰。 總之,婦癌病患面臨腸阻塞是很辛苦的,如果僅接受保守治療,則意味著其存活僅剩約2?3個月,而且生活品質極差,度日如年。如果能接受腸道手術且成功,則平均存活機會可提升至近一年,這個數據其實已經不輸給很多腫瘤的標靶治療 (標靶治療平均只能增加4?6個月的存活期),因此只要病患的重要器官功能良好,營養狀況正常,當面臨腸阻塞問題時,如果願意承擔手術併發症風險,可以考慮接受手術治療。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5 萬
治癌趨勢
卵巢癌復發了,也可以接受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嗎?
是的,目前在世界上,有不少的醫學中心提出以下觀念:卵巢癌復發,如果二線靜脈注射藥物無效,則使用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仍可以達到有效的抗腫瘤效果。 一般來說,卵巢癌的治療是手術合併化學治療為主。透過“減積手術 (debulking surgery)”,也就是盡可能的將所有卵巢的腫瘤或是已經擴散的腫瘤,以手術方式切除乾淨,再輔佐以化學治療。目前化學治療是以太平洋紫杉醇合併鉑金類藥物為主流。 但因為卵巢癌屬於很棘手難治的疾病,素有「女性殺手」之稱,發現時經常是晚期了,因此,當卵巢癌病患覺得已經沒有希望了,所有的藥物都沒有反應時,這時給予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還可以帶來一些希望。做法是:在手術後的第10-14 天,病患傷口檢視後,確定癒合完整,就會進行化學灌注治療,(見圖一)第一天先進行靜脈注射紫杉醇,之後進行腹膜腔鉑金藥物腹膜腔灌注;第二天將腹膜液放流至體外;第三天管路清理,出院。每三周循環一次,總共6次。   ·圖一:腹膜腔灌注化學治療示意圖。在卵巢癌病患的腹部裝置兩條管路,右邊自腹部下緣置入,管路的尾端置於肝臟下緣空腔; 左邊管路自腹部上緣置入,尾端置於骨盆腔深處。(圖來源:莊其穆婦癌實驗室 : 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介紹)   為何要作腹膜腔灌注化療? 太平洋紫杉醇和鉑金在一般的情況下是以靜脈注射進入體內。但是由於卵巢癌發生於腹腔內,即使是轉移,也幾乎都是轉移到腹腔的臟器內。因此如果能夠將化療灌注到腹腔,則化療藥物可以較有效的治療腫瘤,同時副作用也比較少。   從1980年代就陸續有臨床醫師從事卵巢癌的腹膜腔化學治療灌注研究,美國國家癌症研究院發表聲明,鼓勵婦癌臨床醫針對卵巢癌進行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   既然存活率較佳,為何不強迫進行腹膜腔灌注化療?   主要的原因是灌注化療需要藉由管路才能將化療藥物送入腹膜腔內,管路常會遇見感染,或是阻塞的問題。而且管路的置放通常需要婦癌醫師 (或外科醫師)執行,因此腫瘤內科醫師通常不願意進行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管路如果有感染問題,病患會呈現出發燒,腹痛等症狀,抗生素治療通常效果不好,最後常需進行管路拔除手術,以解決發燒的問題。而阻塞也是個常見問題,如果疏通無效,最終命運也是手術拔除管路。   台灣其實早在1990年代就陸續有醫院從事卵巢癌的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其中以台北榮總婦產部著力最深。和傳統靜脈注射相比,總存活多出 8.5 個月,約6成的病患可以接受完6次腹膜腔灌注化療。治療成績不亞於世界其他醫學中心。圖二是以小鼠為例,讓讀者清楚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的效果。     ·圖二:腹膜腔灌注化學治療的效果較優異。左側圖為傳統的靜脈注射,可以看到小鼠的腹腔疾駛接受靜脈注射化療,在第14天,腫瘤仍然明顯。相對的,接受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的小鼠,在第14天,腫瘤的含量相對較少。(圖來源:莊其穆婦癌實驗室 : 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藥物開發研究論文)   卵巢癌的首次治療最重要   目前全世界的婦癌醫師一致公認卵巢癌在首次治療時,對於疾病的命運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因為卵巢癌患者通常發現時已經有晚期了,而第三期或第四期的卵巢癌復發率又高,約為70-80%,一旦復發,幾乎就意味著死亡。   第一次的手術,務必要盡全力清除腫瘤,也因此卵巢癌手術應該交給婦癌專科醫師執行,而在術後一個月內,應開始進行化學治療。化學治療的配方目前是以太平洋紫杉醇合併鉑金為主流。由於之前說明傳統的治療方式是靜脈注射兩種藥物; 而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則是將鉑金類藥物介由腹膜腔管路灌注到腹膜腔內直接與腫瘤面對面接觸,藉由直接的藥物接觸,卵巢癌細胞將會表現如剝洋蔥狀,從腫瘤表面逐步潰爛,而達到腫瘤縮小,甚至達到腫瘤全面性消失的成果。   目前北榮醫院婦產部正積極朝向「第二代的腹膜腔化學灌注治療」,所開發的藥物是以台灣自主研發的微脂體紫杉醇藥物,動物驗證已經成功,發現比第一代的腹膜腔灌注治療有更優越的抗腫瘤效果,正積極尋找藥廠技轉,期待能早日運用於病患身上。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3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中醫養生
排便不順好困擾 5個通便穴位能促進腸胃蠕動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