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軒

醫學博士,現為重症醫學專科醫師、胸腔內科專科醫師,榮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第12屆(2012)大學傑出校友。以最大同理心、積極的專業與熱情,兼具謙卑與柔軟,面對病患與家屬。著有《肺癌診治照護指南》、《生命在呼吸之間:胸腔科病房的真情故事》、《因為愛,讓他好好走》,最新作品為《還有心跳怎會死?:重症醫師揭開死前N種徵兆》。
健康新知
手術前問清楚這5項,避免麻醉風暴再起
最近發生做抽脂美容手術而麻醉死人的新聞。我想先以一般民眾的觀點,想想一些麻醉前的安全思考,也許在許多醫療情況未獲得改善之前,民眾去麻醉時,可以如何自保的簡單『麻麻五問』: 1、術前有無得到麻醉醫師的詢問和評估? 需要全身麻醉的手術,一般都會由麻醉專科醫師在術前給你詢問和詳細評估你的麻醉風險,像本院的術前麻醉門診特區,就設在開刀房旁,也是給病患本身和家人詳細說明,這是非常重要,因為有人以為全身麻醉,只是睡一覺,其他我的不管。但是生命無常,而不是你以為不會發生,不幸事件就不會發生。 當然有一種特殊情況不用術前慢慢詢問,那就是如果遇到緊急醫療情況,例如病患窒息,又呼吸管插入困難,受訓過的重症專科醫師和麻醉專科醫師,都會依緊急醫療法,即刻使用麻醉藥、鎮定劑,甚至肌肉鬆弛劑。 2、有無麻醉醫師全程手術陪同? 你的麻醉同意書上,若簽名的醫師和執行醫師同一個人,那很可能你在全身麻醉下,不會有麻醉專科醫師在現場了。 你可以在未麻醉前確定一下自己的安全,因為當全身麻醉之下,你的生理反應是瞬間變化,而開刀醫師正在專注開刀,他很難分神應付這些嚴峻複雜的變化。 每個人對藥物敏感度不同,麻醉醫師除了術前評估你的年齡、體重、健康狀況、心肺肝腎功能等因素之外,再以臨床經驗評估代謝時間,決定給予的劑量;也得依你正在麻醉下的一些細微生理變化,隨時調整藥物濃度,以得到個人的最佳效果,也同時在盡量排除副作用。 在你麻醉睡著後,若是沒有麻醉醫師全程陪同,你的體內產生過量或過敏現象,未被重症或麻醉的醫護人員看出來,往往可能來不及阻止悲劇發生! 3、身邊有無生命徵像監測儀器? 剛剛有提到,當你正在麻醉下,會有一些細微生理變化,這些得靠設備儀器,協助你的麻醉醫師,很快速的做決策。記得所謂的完整的生命徵象儀器,可是要包括了這4項(呼吸、心跳、血壓、血氧飽和度),對全身麻醉下才更安全。例如有些變化如心跳開始變化不規則,但血氧濃度尚有變化,受過訓的重症和麻醉醫師,都會搶得先機處理,而不是等病人沒有心跳或氧氣不足了才處理。 醫美診所最常用的麻醉藥俗稱「牛奶針」Propofol-Lipuro 1% (10 mg/ml) ,其坊單都已經清楚寫著:此藥「須在醫院或有足夠設備的治療單位,持續監測病患的心臟及呼吸功能(例如:ECG, 脈搏-氧氣測定)。 4、診所有無急救設備和急救合格証照? 我剛剛上面有提醒生命是無常的,而不是你以為不會發生,這些不幸事件就不會發生。這在一般民眾是難理解和感受的無常,但是在第一線的醫療人員會有強烈感受到的無常。我們大部分醫療人員每三年都要急救訓練考核的,因為就是要確保病人萬一發生急救的時候,我們都可以懂得急救,更何況麻醉彷單,都會標註警語「須隨時有維持呼吸道暢通、人工換氣及其他復甦設備」,這些急救「復甦設備」訓練和設備完善,就是確保那些少見的麻醉併症萬一發生了,醫生仍然可以有妥善的處理。 5、你有完整說出你的病史和過敏記錄嗎? 我曾經遇到一位年輕甲狀腺疾病患者,去了醫美,竟然隱瞞自己的原本疾病,因擔心醫生不肯替她手術,而就在她被麻醉後,悲劇發生了,她出現危險生命的甲狀腺風暴。 這種病人若選擇手術治療,是必須先服用抗甲狀腺藥物幾個星期後,待功能確定正常後,才能開刀。家屬質疑醫療人員醫療人員不知道病人過去病史,殊不知病人若不自願說出真實,醫療人員無法強制抓人去徵信的呀!所以,如果你隱瞞了自己病史或過敏紀錄,不告知醫療人員,那是引發生命危險的契子。民眾愛美,也得愛誠實好嗎? 麻醉真的危險嗎? 麻醉固然有風險,套一句大家很熟悉的話:「好的老師,送你進套房、不好的老師,送你去天堂」,問題是在麻醉下,誰是好的老師?其實就是那些合格的專業麻醉醫師! 如果一般的醫生,很多不熟悉或未受過相關麻醉訓練,施用麻醉藥物容易導致因藥物引起生理反應之危險,再次以我們坊間俗稱牛奶針(propofol)麻醉藥物為例,其藥品仿單中亦有註明,使用者須「接受過重症或麻醉醫療專業訓練」,此藥仿單在一般說明中就更已具體註明:此藥Propofol-Lipuro 1% (10 mg/ml) 「不應由執行手術或診斷的人給藥」。顯示麻醉或相關鎮靜是需要另一個非常專業人員例如麻醉專科醫師,密切注意其麻醉風險,而不是正在替你執行醫美手術的醫師。訓練有素的麻醉專業醫師共需要四年訓練嚴格受訓,會懂得化解風險。 以上簡要提出「麻麻五問」給民眾,【多一次的自問,生命會少了一份悔恨】,因為生命在任何時候都是無常,希望大家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從長庚「子宮鏡」、「非主刀」事件,談醫生「行善、不傷害」原則
人氣 1.3 萬
治療歷程與心得
如果老師是壞人
再次看到小妮(化名),我好高興啊!想起認識那一年,小妮才16歲,正值青春年華,是我加護病房那時候的病人。 「急症通報,有位高中生昏迷」,因為血糖過高引起,要求入加護病房,我前往急症室會診,得知這是一位第一型糖尿病的少女,通常遇到這種因血糖控制不好,我們醫生會想要去瞭解,為什麼會控制不好,有哪些誘因導致這次的併發症發生,更何況我發現了我的急診醫師竟然有記錄,她因為同樣的嚴重併發症,在半年內已經在別的醫院進出三次。 意思就是每兩個月就昏迷進入加護病房一次,這頻率未免太高了吧!我的急診醫師告訴我,這可能是一個叛逆青春期,貪吃又不打胰島素的結果吧!但我狐疑了,我常常說如果我自己是病人,在正常邏輯合理下,一個人怎麼會使自己,每兩月昏迷一次,進去加護病房呢?我帶著疑問,直接要找少女的父母問,想要尋求解答。 可是我發現,父母似乎沒有像其他青少年,因自己子女入加護病房,而該有非常緊張焦慮情緒。 那麼鎮定的父母,又再使我更狐疑了,但我還是問問看平常用胰島素的情形,只見媽媽忽轉頭,眼神盯著小角落,有點落寞說:「我們都有固定帶她去看醫生拿藥呀!她的胰島素都是她拿去學校或在房內自己注射,只是似乎胰島素都控制不住了,才常常入醫院治療。我們也會擔心啊!也許這是她的身體,也只有能這樣處理而已⋯⋯」。 在身邊的父親,似乎有點沒耐性了:「醫生,不要給她住加護病房好不好?」「為什麼?」「因為她等一下,就會醒過來了,我們經歷過很多次了,不要擔心」。 噢!No!我開始才要擔心呢!因為我總覺得很多細節似乎不是很清楚,我決定等少女醒來再認真詢問,所以我還是堅持送入加護病房接受治療。 隔天早上,我的隨身護理師告訴我小妮清醒了,時值夏天,落窗外,陽光明亮,我遠遠看到小妮正在加護病房往窗外看。 我就站在床邊了,靜靜的,不打擾她,我的護士輕拍她肩膀,明亮的眼神,淺淺酒窩,羞嬾雙頰,那麼艶明的少女,誰會看出來,她昨晚才病危過呢?小妮看我:「醫生,我可以出院了嗎?」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我笑著問說:「妳在看什麼呢?」「我?」只見她頭又看落地窗外面,又回頭看我,「我...爸爸媽媽會擔心,如果我沒有早點出院...」我依舊笑不回應,拉著椅子,靜靜的坐下來在她床邊,開始陪她凝視著窗外不放,她看似是凝望,但她的眼神是一直在飄移,我知道了,她不是真的看窗外景色,她的思考在晃動,包括了如何對我撒謊⋯ 時間過一會,她終於忍不住,輕聲問了:「醫生,你不用去別的地方查房?」我搖頭:「我不知道妳的真實病情變化,我無法到下一床查房!」小妮低頭眼睛閃爍:「醫生,不要這樣,拜託給我出院,好嗎?」我依舊不回答這個問題,默默看著遠方⋯,我就這樣的堅持凝望,使得她荒亂且不定的眼神,逐漸沾濕了淚水,我知道,我的堅定對了,真實的變化藏在淚水後面。 我開始問她了:「妳並沒有照時間打胰島素用藥,對吧?」,小妮睜大眼睛看我:「不可能,我爸爸媽媽不知道,你怎麼能知道?」此時我心底裡想,我抓到了,她真的沒有打過胰島素,我輕輕拍肩膀:「因為我是來真心協助你解決問題的醫師,而我,不只會看病而已喔⋯⋯」小妮早已淚流滿面了,我遞上紙巾,靜靜守候她的回應,她呑了口水:「醫生,如果老師是壞人,怎麼辦?」 我非常輕聲:「嗯!老師怎麼的壞呢?」只見她涰泣:「他⋯他⋯會⋯⋯侵犯我的身體⋯⋯我覺得,我覺得我的身體很髒⋯,怎麼可以告訴爸爸媽媽呢?⋯我好想要告訴爸爸媽媽,我都很生氣的把胰島素都打入馬桶沖掉⋯,我好好告訴老師,不要再⋯碰我了⋯嗚嗚⋯⋯可是我都,說不出口,我該怎麼辦?」小妮雙肩聳動著,眼神憤怒,淚水狂滴在床被上。 我低頭默默不說話,陪伴她,等她情緒激動穩定,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個少女,如此悲憤⋯,我指示我身邊眼眶泛紅的護理師抱著她,只見倆人一起一起流淚⋯「放心,交給醫生我處理,老師、爸爸媽媽,包括妳,我都會妥善處理的⋯相信我!」小妮泣聲點頭!「護士姐姐會照顧妳在現場,叔叔先去打個電話⋯」 當時我的心是也有點生氣的,老師怎麼可以欺負小女生呢?我只有自己深吸一下口氣,拿起電話直撥到社工室:「我這裡是加護病房,我這裡可能有刑事責任通報,可否有人協助呢?」隔天,小妮由於病情改善,已經轉到普通病房去,給一般病房醫師繼續照顧,及其後續的發展了,而我逐漸也淡忘了這件事了! 二十年後,我有幸再遇到小妮,哇!她已經是人妻與兩個健康寶寶的媽咪呢!看到她由一個青少女到輕熟女,我也很開心,她嬌羞的說:「謝謝黃醫生,當初和我一起凝望窗外的陽光時間」,我也笑:「也很感恩妳,十足的信任我這醫生呀」,二十年後我們同樣接觸當時情節,我們一起歡笑的肯定,當時彼此是如此認真和勇氣呀,不是嗎? 其實,從小妮事件,我才恍然大悟:如果老師是壞人,是會令人血糖控制不好,學生會成昏迷狀態、使人常進加護病房,;而如果身為醫者,也只是一味處理疾病,而不去了解疾病背後的真實,那是多麼可惜啊! 而如果老師,真的是壞人,各位,不要懷疑,立即求助或報警,也不要壞掉了自己身體,這樣對自己,是非常不值得的!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對不起,我沒抓住妳的靈魂
人氣 9833
其他疾病
好好健康的人,怎麼會猝死?
昨天很冷,全台灣已經傳出大約50幾位病人猝死,擔心再這麼冰凍下去,也許會有破百人猝死。 大家一定很好奇,好好健康的人,為什麼會突然就走了呢?尤其是無心血疾病史,乖乖按時服藥,也沒有抽煙,沒有熬夜,沒有喝酒,猝死前沒有什麼不舒服啊? 這些問題很常在臨床上被問到,對呀,明明穿厚厚衣服保暖了,為什麼還會猝死? 我在急重症診間處理這些病人,發現其實危機藏在個人的生活習慣中,而不是穿了多少件厚重衣物: 1.馬上起床 冬季起床,應該賴床一會兒再慢慢起床,而不是一腳踢開溫暖被窩。沒有人和你比賽下床速度啊,你要知道,被窩裏的溫暖是救命的,不要忽然馬上拿掉保暖措施,毫無防禦下接觸到冷空氣,你的皮膚反應,就是趕緊收縮,你體內血管當然也會收縮。請確認在去除被毯之前,先加穿一件暖身外套,保住四肢和身體的溫暖。 2.洗臉刷牙的時候 起床後,大家都會入浴室,請先打開熱水和冷水交和為溫水,才進行洗臉刷牙,避免整個臉和血管被冷水急凍收縮。不要以為洗臉刷牙是局部冰冷一下子而已,浴室濕氣重,又陰冷,最需要小心。 3.脫衣服的時候 冬天泡湯、洗熱水洗澡是很舒服的,但不要忘了離開熱水源時,身體光溜溜,皮膚上的熱水珠突然接觸到急凍空氣,身體會瞬間抖顫不已。請記得把毛巾放在順手可拿到的地方,馬上拿到毛巾擦掉水珠,馬上穿上衣服,冬天真的不宜脫衣服太久呀! 4.忽略耳根、脖子 我看過很多猝死病人,死前完全沒有保護耳根和脖子。請不要以為四肢身體有穿好就算保暖到了。我們的耳朵和脖子任風寒穿襲,2片薄薄耳朵缺乏身體內脂肪可供增暖,脖子又集中了腦袋和身體許多細小的交感神經和血管,多圍個圍巾和耳罩可以保護你。 5.衣服層次穿錯 我有次急救一個心臟猝死病人,護理人員剪開衣服急救時才發現,他穿著2層T恤加外套,T恤外面竟然沒有穿毛衣!其實,「三明治」穿著才正確,最裡面是棉衣吸汗,中間是毛衣維持身體溫度,外面才是防風防水的外套。如果穿錯了,不能保留自己的身體溫度,容易心血管緊縮猝死。 6.運動猝死 運動是好事,但是要認識自己的生理,最常見的運動猝死發生在:沒有暖身突然運動、運動激烈後急停下、高山峻嶺處於缺氧環境,或是正在做不熟悉的運動。平常我們在無運動的狀態下,血液回流至心房,只靠「靜脈收縮」就足够了。但是在劇烈運動時,心臟每分鐘要輸出無運動時的6-17倍,你的肌肉血流量,也是要增加超過25倍。 遇到外面環境冰冷,你的血管會抵制,持續收縮,這時打回心臟的血流必定不足,就可能產生猝死之危險。 猝死好發於深夜和清晨,除了晨運的人,大部分人猝死在家裡。遇到冬季寒流籠罩時,我們要改變起居習慣,不要以為有穿保暖衣物就夠,也不要仗勢年輕就不在意預防。 台灣猝死的發生率呈逐年上升趨勢,而且發病年齡呈下降趨勢,還常發生在健康的青年、中年人身上,令家人傷痛無比。請小心生活起居的保暖措施,避免憾事再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颱風天裡的急救聲
人氣 18.0 萬
治療歷程與心得
空污下的香菸
最近我遇到才50歲的肺癌患者,他很生氣,因為這麼年輕就倒霉得了晚期肺癌,一定是受他住處附近工廠長期的影響,一定是空污長期才讓他得到的,他問我是不是呢? 我仍然聞到他身上的菸味,顯然他還在抽菸呀!他能對自己身體憤怒,一下子就推到都是别人引起的,是人類的心理防衛機制,猶如弗洛依徳所說:為了避免精神上的痛苦、緊張焦慮、尷尬、罪惡感等心理,人們會有意無意間使用各種否認心理的調整。 其實,大家早已知道,我們也一直在宣傳「抽菸有害健康」,相信這病人打從心底也知道才對,但當悲劇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又不會說是自己引發肺癌的,空污就成為很好的推托之詞了,殊不知當你手指頭拿著菸,菸已完全比沒有抽菸菸者有20-30倍機會得肺癌!你不能把所有得癌,都歸咎於pm2.5,而不檢視自己抽菸對呼吸系統的傷害,其實就是一種慢性自殺的空污事件。 我只抽一支香菸而已 我在門診觀察發現,為了降低自己的抽菸不良行為,癮君子通常還會少報抽菸支數,甚至説,我一天才抽一支菸而已。美國國家癌症中心,去年就曾經對於那些一天抽菸少於一支香菸(因為不一定每天抽菸)的人,做了大型的研究發現,這些人比完全沒有沒有抽菸者,多出64%會早死,也就是說,你只要動了任何菸頭,你就會比別人早死,而那些每天只抽一根,到十根的人,就提高到87%會早死;甚至有12倍機會得到肺癌、所以,還在姑息地、逃避地說「我只抽一根香菸而已」,其實早都來不及了!  空污和香菸數量換算 CNN報導,印度新德里的空污相當於一天抽了44根香菸!我好奇他們怎麼會用香菸計算,循線查到了一個叫Beckerly Earth組織,原來他們做了全世界很多地方的空污大數據,發現用空污致病,一般民眾還不會有感覺,認知會有落差,於是他們就計算一個國家一年裡因為抽菸而死亡的人有多少、一個國家一年裡共賣出了多少香菸、一個國家一年裡平均pm2.5濃度有多少,這些大數據分析,就分出當pm2.5濃度約22μg/m3 ,相當於一根菸釋放出的污染,所以我的科學證據告訴我當pm2.5在紫爆時,例如202μg/m3左右:我一天就是抽了9.36支香菸,一周相當於65.5根香菸,而一年就是3405.51支香菸了。 我們還可以怎麼辦呢? 我們每日都在看濃縮污染空氣在上頭飄揚,我們仍無知的,以為毎日呼呼順暢,我們就有健康身體。大家打開一大堆空污計算app吧,看看今天你住的地方pm2.5多少濃度,就可以知道被迫於無知下,我們強制的又被吸了幾根香菸? 你今天肉眼能看到的空污景色,絕不會是十小時前才發生的,那已經是好幾十年早就發生了,就像我患者的晚期肺癌,當看得到腫瘤,也不會是今天才開始,當發現時,這一切也是太遲,太嚴重了。 打開人類歷史,早在人類開始用菸草大量抽吸時,空污致病事件早就已存在,但人類真的是無知,且有逃避心態(人類,還會澎漲的自稱為萬物之靈呢!你有看到哪種別的生物體,會大量人工式產生不停止的空污嗎?),或如我的那個患者,明明知道抽菸是要命的,平常不理會,要等到真的威脅自己生命了,才開始生氣了,於是見到社會大家相互指責,聲音愈來愈大,要求解決空污,但大家真的一時找不出好辦法,把污染馬上變不見,此時心理防衛機制又出現了,大家推來推去,忘了要心平氣和溝通,以免今天我們的決策,變成明日人類的存亡......... 只是我目前,或許也如我的病患,正處在迷惑中,因為,我每天也都得出門上班,順便吸一下pm2.5,當各國政府和衛生組織,也都一再提醒「抽菸,有害健康」,這在高空污底下的香菸,儼然是一件很諷刺的事了,不是嗎?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抽菸,會讓流感併發症更嚴重
人氣 3488
治療歷程與心得
不要傷害我腦麻的孩子
最近一則社會新聞:「台北市一名父親,因照顧腦性麻痺的兒子21年,不堪負荷,最後親手將腦麻孩子掐死」。這肯定不會只是家庭人倫悲劇,而是社會倫理悲劇,使我想起多年前: 20歲的小華一身惡臭躺在床上,尿道感染和褥瘡化膿引發敗血症休克,被送進加護病房,我依當時的世界醫療公認最佳的「敗血症指引」,以最好的抗生素,又良好的清創褥瘡傷口手術使小華快速好起來,當告知其父親可以轉到普通病房,父親只是默然無語,點頭示意謝謝。 有一天,我查房經過,我聽到了: 《「菩薩是「覺有情」的意思,菩薩是覺悟的有情,並且能覺悟眾生的痛苦。「不是叫人情感氾濫、情緒混亂,而是同理。加護病房簡稱『ICU』,聽起來像『I see you』,醫護人員要看到病人的苦,幫他們減輕這份苦。」》黃醫生,就把你又救回來了⋯⋯ 我嚇一跳,那是我的文章呀。我轉到隔床,看到小華的父親戴著老花眼鏡,拿著《生命在呼吸之間》那本書,對小華說我的病房真情故事,伯伯知道我來,把書放下,拿下老花眼鏡,轉頭跟我微笑:「這孩子從小就怕進醫院,我唸給他知道醫院也有溫暖,也有人情的...…希望他不要害怕..…」 我看見小華眼角流淚,其實我的心也快流淚,因為我知道小華是伯伯和婆婆家裡的老來獨生子,但一出生,小華就是腦麻小孩,伯伯和婆婆對這個孩子疼愛有加,從小到大不敢加強任何復健運動,甚至都說在自己復健,父母在手上抱來去,小華漸漸長大,伯伯和婆婆才知道,慘了,他們抱不動小華了,又不願假他人手照顧,最終小華才會躺到生褥瘡且感染。 我會想要流眼淚,是因為覺得伯伯好辛苦呀!我單獨想到未來,一個68歲的人,要持續照顧一個20歲的腦麻孩子…..我頓時心酸酸了⋯⋯小華應該青春活潑亂跳的,但眼前伯伯,是無奈又無奈⋯ 腦麻小時候的認知決策 小時候,父母決定了孩子的復健治療,因為小孩很小。復健專科醫師、小兒神經科醫師都告訴伯伯:小華該如何做復健治療。但家裡的大人們總是意見很多,一會兒怕小朋友受苦,一會兒亂餵一堆補品,一直到小華不再是小孩子,從3kg到30kg、再從30kg到50kg,體重一直長大,雙手雙腳愈來愈緊縮,家裡也只剩下伯伯一人而已,婆婆也在有一次背著小華,不小心撞到頭而腦袋大量出血傷亡。 伯伯拿著手帕,懊悔的搖搖頭:「那些當初覺得小朋友好可愛的家人,一個又一個不敢再回來我們的家了,更無法抱起小華,因為長大,體重太重了⋯⋯我帶小華的醫生看看,大家都搖頭嘆息說錯過黃金時段了⋯…原來,原來復健一個這樣的孩子,要從小時就依醫療專業開始治療,但是我們大人太多的「自以為是」,而沒有依照治療,結果不只拖累了自己身體,也使得小華母親撞傷身亡,如今,只剩下我一把年紀,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呢?⋯唉!」那淚水跨了許多伯伯皺紋滑落下⋯⋯ 唉!有多少父母以無知的慈悲,決定了小孩的預後呢?國內外的研究一再證實腦性麻痺小孩的照護需求和進步的程度,跟父母的認知、家庭情緒調控、社會鄰居互動、現實生活感有關,而不是光有傳統的醫療復健治療就可以了。 腦麻復健應是全面性的 我知道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家庭影響了小孩的復健,但我還是拿起了電話,趁小華這次需要長久住院治療時間,我想除了復健、神經協助,他應也需要輔助工具或晶片植入協助;當然,還有伯伯的家庭和心理的狀態,我也請我們的社工師和心理治療師輔導他們,因為我始終認為,那種長年累月的復健,不只該復健小華,連伯伯的心理也得復健治療才能恢復的⋯ 當他們回來門診複診時,我看到伯伯帶小華來,伯伯咪咪笑眼,小華也如此,而我呢?我想也是如此咪笑的吧,因為我看到躺在床上近20年的小華,今天是用手操控自己的輪椅,陪著伯伯一起進來的,他含糊但仍然清晰明確地說:「黃醫生,謝謝你!」我忍不住蹲在他的輪椅旁抱著小華,那瞬間我也偷偷在他背後掉淚了,當然他們不知道,身為醫者,當我看到病人和家屬,受苦20年後,大大的進步,那個父子眼睛的眯眯笑,我至今仍然印象深刻呢! 照顧腦麻小孩要用心 父母親心疼腦麻孩子的肢體障礙,但是否有依醫療專業給予有效的復健,決定了孩子十年、二十年後是否有進步。這些都需要很多次的溝通,不是在於孩子看了多少次的醫生、進出了多少間福利機構,而只是建立在一個人性的最基礎面…「信任」,就如孩子一出生,我們就完全信任了,這是我的小孩,我要他立起來走。 對於那些長期需要復健的患者,個人認為應該加強父母和家庭的心裡輔導,而不是只有在醫院或機構裡的常規復健而已,全面啟動,事不宜遲,以免悲劇重演!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遺失的17年
人氣 4474
家庭關係
愛你在一萬個日子:當老婆分不到財產時
林先生,肝硬化惡化併全身水腫,進來加護病房時已昏迷不醒、全身黃膽、身體到處瘀血、水腫脫皮、鼻胃管都是鮮血直流而下,如此慘狀,我看了也不忍心。 找他太太來解釋。太太進來了,很冷靜跟我說病情:「妳先生現在凝血功能不佳、到處瘀青出血,若再經我們急救,在胸腔壓迫勢必七孔流血,我不忍看他最後一刻生命如此慘狀,他若已到時間離開,我們來協助他有尊嚴離開,好嗎?」 這位太太沒有任何悲傷,但以不屑眼神看我,才把DNR拿去簽了。一般人對家人不捨情緒,或多或少會有不安眼神,例如焦慮、傷心等等,而她沒有!這舉動太怪了? 到了下午血壓下降、心跳快停止了,再次和他太太見面告知要準備後事,他太太連一點悲傷感受也沒有,只顧著一直重覆問: 確定他今天往生了? 不久,社工師打來說病患太太正在她那兒要我去協助。我走入關懷室,見那太太淚流成河泣訴:「我和他結婚35年,沒有子女,一生青春生命就奉獻在這個家。年輕時我們一起打拚,生意失敗了,一起熬過,好不容易有了積蓄,我們也有了好幾棟房子和土地,這傢伙上週給我看他的遺囑,他竟把所有不動產都給了他的父母,我一筆都沒有,我不服、我很不服氣呀……」 太太整個人趴向社工師身上,啜泣了好久,並不時搥打桌子,我現場真的可以強烈感受那股不服氣,弱女子的拳頭都破皮流血了還不叫痛,可知當下不是不服氣而已,而是深深的氣憤。只見她續說:「前天我好不容易說服他,他有心動,要修改遺囑,誰知來不及了,我好心痛,好心痛……」 原來當相處35年後愛人才知因分不到財產,情感產生了變質。那之前結婚的青春歲月,又算什麼呢? 我的護理師說:「主任,當沒有生存危機出現時,所有人都無法給出選擇麵包或愛情的理由。」我反問了她:「即使當生存危機出現時,愛情和麵包是否依然可以做出很好的選擇?」她呆住了:「就像這對夫妻嗎?難道沒有方法解決這樣處境嗎?」。 我說:「當然有呀,這是要生前好好溝通預立遺囑。然而我們不習慣寫遺囑或立遺囑的,因為:第一、大家都認為自己不是大官大富人家,沒有啥財產留給子孫,幹嘛要寫遺囑!第二、寫遺囑好似預言自己快死了,這是很不吉利的!第三、大家都以為自己子孫應該很乖、孝順,不至於為了財產而鬩牆吧!」 護理師說:「他先生不也是早有預立遺囑?」我微笑說:「這牽涉我要說的第四:若有立遺囑,也會偷偷一人預立,不想給其他家人知道,殊不知這種不經過溝通,祕密做出的遺囑,在意識清楚當下,總以為已把自己身後事交待妥當了,卻往往在身後依然讓家人發生糾紛。既然是親人,還是需要生前溝通好的,不然一旦往生,就產生『法律生效,人情失效』的情況了。」 護理師:「所以我們經常會在新聞裡聽到或看到,許多人為了遺產,家人鬧翻情誼,甚且對簿公堂!若死者有知,想必除了感嘆,也應後悔沒有在生前好好溝通立下遺囑,及早把身後事交待清楚吧!」 我回家在日記本寫:再深的感情也不可能永遠架構在空靈之上,終有跌落塵埃的一天;再怎麼美味麵包,終有味淡酸變的時刻。每個人都有獨特各自經歷、環境、個性及命運決定了他(她)的選擇,也許我們不庸置疑任何人堅守的愛情,也不用找理由苛責任何人選擇自己的麵包,我相信只要能找到相對的幸福,每一種選擇都有其存在的理由。 寫到此筆尖也軟了,因為我相信婚姻是兩人用淚水和汗水揉製而成的愛情和麵包,然而在一萬個日子以後,愛情驟變、麵包驟逝;剩下了還有什麼呢?也許像這位太太,只剩下那流了停、停了又流的淚水;或者她不會再相信男人汗水是值得的。又或許他們應早點好好溝通,或許可以改變這些遺憾吧! 啊!我可以感受腦中的理性和感性正交錯著,這世俗紅塵紛紛擾擾中……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專輯報導】面臨未來百萬失能人口,長照之路必須改變>>
人氣 7.5 萬
善終
在台灣,如何安樂而死
在臺灣,最近民眾都在紛紛說「安樂死」,好像現存的醫療,是不能使人安樂而死的? 殊不知,現在台灣,早已經修法多次的安寧緩和醫療條例,都是使痛苦的末期病人,可以安樂而得死,然而在臺灣,要能安樂得死,可能還是得澄清和執行以下事實和行動吧: 1.請媒體和民眾,不要誤用「安樂死」一詞了 首先,就先正名一下,「安樂死」,大家太容易混淆了,太樂觀了吧!也許我們中文翻譯太普民化了,才會叫「安樂死」,真實的「安樂死」,英文叫Euthanasia;取自希臘文,Eu 表示「好」!thanatos表示「死」,整體表示就是「好死」,也就是我們常常說的「善終」呀! 在國外也是擔心如此「善終」和「安樂死」太亂了,目前也就出現了「協助自殺」一詞,英文叫「Assissted Suicide」,這樣更清楚分辨出來了,我們真正醫療上的「安樂死」,就是叫他人,特地用人工方式,幫助您自殺,而是在你自己意識清楚之下,在你的家人很清楚看著你,執行的死亡方式,這就是「協助自殺」的死亡方式,這只是一種無痛苦的死亡方式之一,然而最困難的部分,不會是在於要用什麼藥,要用什麼方式協助病人無痛苦的「加工提前結束生命」,而是病人和家屬部分:在意識清楚下,你的家人,會眼睜睜看著你死去,你你也會眼睜睜,看著家人恐懼,不願你死去的。其實,在亞洲文化下,即使你同意了,你的家人,打從心底也會反對的⋯⋯(因為讓一個家人:意識清楚,可以說話,可以走動,可以吃吃喝喝,叫一個不認識的人,讓自己至愛家人,「協助自殺」提早去死?)。接下來,好好了解一下,那些真的有所謂「協助自殺」的執行,真實情況吧! 2.了解真正有人工「協助自殺」的執行率多少? 其實,任何有「協助自殺」的國家或機構,他們的目的地,並不是叫每個末期病人,走向人工「協助自殺」,而是要確保有這種執行的人,知道生命很珍貴,你會愛家人,家人也很愛你,國外那些有允許「協助自殺」的國家,都會花很多時間,這些在生命末期痛苦的人,了解在可「協助自殺」這種死亡的方式外,是否仍有安寧緩和醫療服務或其他比較不得不的方式呢?不只是給病人了解,也會給予參與所有的家人清楚,那些除了「協助自殺」,要考慮到的,家人真情及關係呢! 所以例如傅達仁就是仍然會考慮不捨的親情關係,而擁抱回來台灣了。像傅達仁去的瑞士那個機構,其實真正在執行「協助死亡」,這種提前結束生命的執行率,也只有3%:就是說100個去了那裡,想像自己要「協助自殺」,僅有三個人,可以執行,那其他97個末期的人呢?其實,大部分都會回到各自國家,各自家裡,陪伴至愛家人渡過生命中美好的善終。 3.把握好死機會 在台灣,目前我們一生中,都會有三次「好死」的決定機會,前兩次,是可以自己掌握,自己決定,最後一次則是要靠他人決定了。 第一次機會好死: 當我們心智健康時,超過法定20歲以上就已經可以認真考慮簽署「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以確保日後走到生命盡頭,或無常生命快結束或疾病末期時,不會被無效醫療折磨,自己才能得以有尊嚴善終。 第二次機會好死: 一般人平常都一直迴避談自己如何好死,還好仍有第二次機會,那就是罹患重病時,這時候應該認真思考,如何面對自己身體的下一步?通常這也是簽署「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最好的時機了。例如傅達仁得病後就已經簽署好了 第三次機會好死: 當你忽然昏迷陷入病危,要避免無效醫療,是要靠法定代理人或家人來終止或撤除已施予的心肺復甦術。給予自己「好死」的機會了 4.好死機會,在自己執行手上,而不在網路上 也許網路太方便了吧,很多人或幾乎每個人都想要安樂的好好結束自己病苦病痛,但就是不去下戴「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即使下戴後,也不去行動去簽署,但是只在網路,表達自己不想痛苦而死,不要身上插滿了管子,不要急救,我要安樂死!其實在網路上說一百次,也比不上只要簽署一次「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就更落實,更有效! 問題來了,你要安安樂樂得以善終,也不能全家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啊! 5.平常病人和家屬,要多體恤溝通 如果平常都不想,如何使自己每個家人,在萬一病倒或末期,能夠好死,在忽然無常發生,你會發現身邊的人驚慌失措,不知所措之下,就時間緊迫下去荒亂做決定,我想想必那是很痛心,很傷心的決定吧(其實我很多病人家屬都在家人死亡後,而後悔自己所做下的任何決定)! 甚至都會覺得醫生怎麼搞的,已經是末期了,還在危急下還做了這個,做了那個(殊不知緊急醫療法,醫生在病人危急(不管是不是末期),不得不去執行的緊急醫療任務啊!)。相信我在臺灣,平常大家不會有意見的,但是重大的無常,大家兄弟姊妹,近親或遠親,什至朋友,大家會特別多自己想像的意見,所以,各位病人家人,親朋好友,大家平常的,好好體恤溝通,大家終將一死,大家也才能安樂一死啊。 看到結尾了,你知道在台灣,要如何讓自己生命安樂得死了?就是:大家快點提早,去落實執行簽署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並和所有認識的人分享你的執行成果吧!再不行,即使有一千個「安樂死」法規若通過,想必也很難讓自己,得以安樂的走完自己生命呢! 最後祝福大家,「安居樂業」,對自己的生命,『安寧於居,樂消於業』,這也許就是我常常說「從一開始,行善至終,就是善終」!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你有三次機會好死
人氣 1.4 萬
治療歷程與心得
請不要辱罵我的護理師
一個情緒失控的兒子,在我們所有醫護人員面前咆哮辱駡:「xxx,妳是怎麼搞的,我爸爸都被妳搞快死了⋯⋯妳以為妳是護士,欺負我們不懂⋯我告訴妳最好妳自己父親不要病危..我操xxx.」我開始制止這個兒子向我的護理師咆哮:「請不要辱罵我的護理師,我是黃醫生,你父親的主治醫師」。 豈知他一邊離開,一邊回頭又指著我的護理師:「妳最好給我小心一點!」我的所有護理師都圍過來,安撫那個已經驚嚇恐懼的護理師學妹,早已淚流滿面了。原來是他父親腸阻塞的問題,已經被我禁食,我的護理師執行我下的禁食醫令,但是引起了兒子的不滿。 當我走出加護病房,看到那兒子對著落地窗遙望,淚流而下,我看了知道,又是一個太愛父親,自己情緒管理失控的家屬了,我輕輕拍他,他回頭懺悔望我:「對不起...剛才我...」我再輕輕拍他肩膀:「辛苦你了,我們一起協助父親...」他低頭的泣訴:「我...不應該情緒…失控⋯發洩護理人員那裡..我爸知道一定不會原諒我…對不起。」 儘管如此,我還是堅定仗義直言,告訴他:「即使情緒失控,也請你不要辱罵我的護理師,她只是執行我的醫令...她也只是想你的爸爸快點好起來呀!」 我們常常以為:「家屬不是病人本身,所以情緒壓力會很低!」這是非常大的誤解。文獻研究面臨重病或慢性病或癌症病患的家屬,他們所呈現的焦慮指數是很高的,有時候還超過了病人本身,且會隨著時間的拉長愈來愈嚴重,尤其當病人從失能階段轉入病危階段,家屬往往感受到一切都反覆盡力搶救,一切都反覆治療了,但眼前看到的效果是不彰,這些經歷和預期得不到好的效果,會轉變成家屬的負荷累積,就會出現照顧失能或重病者愈久,家屬情緒壓力愈昇高的情形,家庭內又得不到好好溝通管道,此時情緒失控容易發生的。 大家一定以為我們社會進步了,科技進步了,殊不知現代人最脆弱,最沒有進步的,就是個人情緒管理,尤其在虛擬空間盛行的時代,網路的匿名特性,使得使用者往往不用表明身分,僅靠一個名稱,即通行整個網路,毫無顧忌地針對個人或群眾進行惡意的網路霸凌,使他人受到傷害。 前晚開始流傳的謾罵護理人員的影片,那名男子想必忘了情緒管理,以為在虛擬世界內,不構成犯罪?真的大錯特錯了,這公然侮辱,公然挑釁全台灣的護理人員,這已經不是我情緒失控,而是毀㓕謢理專業人員的尊嚴的行為。 我不是護理師,我是醫師,公然侮辱任何護理師,我於情,於理,於法也都會很憤慨説:「請不要辱罵我的護理師!你羞辱我的護理師,也就是說在羞辱我這醫師,我們是一起搶救生命的,也請尊重我們搶救你家人生命的可貴!」也許你有情緒不滿或失序,我們可以相互了解,相互溝通,相互體恤,但千萬不可人身攻擊,公然侮辱我醫護人員的辛勞,此風,必不可長!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謝謝多年和我一起奮鬥的護理師 一例一休效應/醫生和死神無法休! 防範急診暴力,只靠立法是不夠的
人氣 2.6 萬
治療歷程與心得
醫生會死,甚至也會怕死!
在我當醫學生見習時,我遇到了陳醫師,一個認真教學的學長,在實習時,我又和學長一起值班,他教導我如何開醫囑,甚至有次值班,我和他急救了好多個病患,學長忽嘆了口氣:「學弟,被急救的比較怕死,還是醫生比較怕死?」「學長,已經沒有心跳的病人,不會怕死,,只有醫生是怕病人死,即使明明心跳已停止,我們被訓練毫不猶豫去急救那病人...」學長直接插說:「然後,醫生卻忘了自己也會心跳停止,也會怕死...」 畢業多年之後,我的學長,不再只是我的學長,也同時是我的癌症病人,由於我們都是腫瘤專家,我不用太說詳細內容,學長都很清楚每一種處置的存活率,併發症和副作用。(推薦閱讀:最了解中風的優秀醫師,自己也在40歲中風...) 學長有次跟我說他後悔當醫生,尤其是腫瘤醫生:「我太了解整個療程,用什麼藥,做什麼治療?然後我在你還沒有告訴我有沒有效,我自己身體已經知道,又該換另一種藥物了...」「學長,你要跟太太和母親討論?」學長揮手拒絕:「我越清楚自己的病情細節,就越不想跟我家人說⋯」 學長紅了眼眶,我握緊學長手:「為什麼呢?」學長已淚滿眼眶:「因為...因為...我⋯我...好...怕...死...我又要,我不要...嗚嗚⋯⋯」我那天,默默陪著他...我們搭肩膀一起走向咖啡館,然後,我們又一起說笑了:「學弟,記得到時嗎啡要夠,如果不夠要加入麻醉用的笑氣...」「什麼,笑氣?」「對呀,我要一路笑到死⋯不然我會怕呀⋯⋯」我跟他握手:「有我在,學長不要怕...」 只是,只是我的腫瘤醫生學長,我每次要向你太太和母親告知時,你都阻止我,說你自己會說明,哪裡知道,當你昏迷了,你的母親白髮蒼蒼,淚水不停流出問我:「我只有一個兒子,為什麼你治療成這樣子啊?」你的太太也眼眶泛淚置疑問我:「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麼快啊?」我才恍然大悟,我的腫瘤專家醫生,怕死怕到幾乎沒有向家人實情說明自己的腫瘤情況,且又阻止我說! 我記得學長在彌留狀態的那三天,我一直反覆對家人說明也許學長太愛大家了,沒有實情說明,但目前人不醒,血壓開始下降,也只有善終是他生命最好的選擇,終於太太和母親也都接受了,記得學長那天要回家時,我親自在旁一起陪學長走最後一程,心中對他說:「學長,你終於可以安心回家了,不用怕死了⋯⋯因為已經沒有心跳的病人,是不會怕死的⋯⋯你說的。對嗎?以前我當醫學生就告訴過你了,你記得嗎?」(推薦閱讀:台大醫院小兒外科主任:我很幸運,走著進急診) 我那天心裡的話,也酸紅了自己的眼,因為想到學長,是一個優秀的腫瘤專家,最後死於腫瘤,學長是我的先輩醫生,卻又對自己家人隱瞞病情⋯⋯這一切,一切,使得同為專家的我懺悔無比啊,也許我一時也忘了,其實醫生隨時會死,而醫生自己也會怕死,也更易隱瞞自己真的相呢,不是嗎?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5.2 萬
迷思破解
從長庚「子宮鏡」、「非主刀」事件,談醫生「行善、不傷害」原則
這真是連環爆! 臺灣長庚醫院一會兒「子宮鏡」事件,一會兒「非主刀」事件,其實,都是令人省思的醫療倫理道德問題。 之前真的發生過一件事實。病患家屬在開刀房外等待,知道病人已經躺在手術台上被麻醉且正在接受開刀,主刀者應是某大牌醫生。家屬卻看到主刀醫生走出走進開刀房。病患兒子忍不住,只有勇敢上前去問問:「咦!我老爸不是正在裡面被你開刀嗎?」你們猜猜,那大牌醫生怎麼回應呢?醫生竟然冷冷的問:「你爸爸是哪位?」兒子開始焦慮說:「我爸爸叫xxx」。名醫竟然回答:「噢!我進去看看一下…….」就快速走入開刀房,留下一臉茫然的兒子⋯⋯繼續疑惑又焦慮等待下去⋯⋯ 1.「非主刀」事件 也由這次長庚對比醫療病歷紀錄,發現手術確實非大醫生本人主刀,而是由合格醫生代為執行,所以,長庚這次「非主刀」事件,只認為醫生是因為「未請假」違反院內規定而已,而不是因為非本人主刀而違法;因為在教學醫院裡,年資深的醫生,教學給合格資淺的醫師開刀完全是合法的。 「但不是也得在手術台上,一起教學嗎?怎麼可以一邊滑手機,一邊緩緩走進走出開刀房,這不違法嗎?」我之前病人兒子,也曾疑惑問過我這句話了! 正確來說,其實這些醫生都違反醫療倫理了! 2.「非主刀事件」違反醫療倫理「行善原則」 開刀時,醫生不在手術台上執刀,其實違反了醫療倫理道德規範中的「行善原則Beneficence」:也就是醫者在臨床工作上本該為病人在各種不同的治療方式中,選取成功率較高的治療方式、以病人之利益為依歸,包括將沒有把握的案例轉介給適當的同業,或是自己實際操作教學予同業,都是行善原則的表現。 所以,「非主刀」醫生違反了醫療倫理行善原則,就是沒有自己實際操作教學同仁,而任其所謂合格醫生悶悶一個人練刀,枉顧開得好不好。 3.子宮鏡事件 另一個「子宮鏡」事件,報導長庚婦科醫師涉嫌為求業績,偽造病況,過度醫療,叫患者接受不必要的醫療,將子宮鏡當成牟利的行銷工具,有自己院內女性員工因此早產;該名醫師已遭停職停權處分,因為聽了病人主訴有服避孕藥,致未依程序在子宮鏡檢查前先驗孕,以致發生死胎事件。醫師確有疏失。 4.「子宮鏡事件」違反醫學倫理「不傷害原則」 醫生從做醫學生開始就都學習到「不傷害(no harm)原則」,就是不論作什麼處置,絕對不能讓病人比原來的情況更糟糕。例如,一個對病人明明沒有實際好處的檢查、藥物或是手術,絕對不能因為醫師自己的喜好、方便或利益,就將它執行在病人身上。換句話說,一個醫師絕對不能夠故意讓病人暴露在不必要的危險裡面。 這次的子宮鏡檢查疑案,就是醫師讓病人暴露在不必要(子宮鏡檢查)的危險裡面,而傷及胎兒早產。 其實醫療倫理規範共有四個大原則,而我為什麼只挑選「行善原則」和「不傷害原則」?因為在此文字有限,只能簡單舉出例證相符這次長庚醫院醫生的明顯違反倫理原則而已。再加上,其實行善原則與不傷害原則是一體之兩面,也就是說此兩者非常有積極與消極上的差別,一般人較易看出來: 在行善原則,就是正面要求醫生自己的行為、強調主動(例如主刀醫生必要在)但不必然能全面遵守(有同等合格醫生進行診治是可以的),所以當行為無法達到預期時,也很少以法律來處罰。 你看懂了嗎?長庚只處理醫生個人的「請假」程序問題,和個別醫生的健保資料身分申報的錯誤而已!這是為什麼長庚院方認為該醫師並非惡意違法,而決定不公布其姓名。 而不傷害原則呢?這是一個反面,且禁止的行為、是消極且必須全面遵守的、也是要很嚴肅看待的,因為本來就是「禁止傷害」的,若醫生故意去違反此不傷害原則,此行為會使病患受到傷害,例如這次長庚醫師為求業績,偽造病況、過度醫療,叫患者接受不必要的檢查,導致流產,長庚醫院馬上就處分該名醫師停職停權,可以看出兩者的差異了嗎? 子宮鏡事件是較嚴重的,甚至犯法的行為,必要時需以法律來制止,甚至醫院或醫生都要負起賠償責任的。這兩者在倫理層次上有不同的意義。 好了,有人一定會問:這些大醫生為什麼犯倫理、道德、良心的錯誤,難道沒有人當下告知這些大醫生呢?我問問你,你如果是資淺的醫生,會告訴大牌醫師說他犯了良心道德的錯嗎?他的學生會說:「老師,你不在手術台上一起開刀,就是違反了醫療倫理的行善原則..」嗎?資淺醫生的分數和升等,都要靠這些資歷很深的大醫生打考績呢!可以想像此醫療倫理的行善原則,其實沒有常常落實,久久也成了習慣,同樣的,主管單位的醫生為了業績表現,大家也都把檢查拉大,拉寬了,要不然,醫院會有人管你,盯你這科的業務量,也許就這樣,一切的一切就被默認,持續進行了。 長庚醫院倫理事件,提醒了我:我們現在處於高科技,多物資,經濟過度充沛的時代,唯一缺的,不是沒有手機,沒有物質,沒有金融交流,而是「少了一片良心」,大家各行各業都在各自工作崗位上,依制度,依SOP,依醫院評鑑的文書做好,或是硬改一堆流程或體制,持續做好外型體面,場面好看。有誰知道,良心在此工作上,也逐漸消耗磨損,早已磨了很薄,很薄了,只要輕輕一挑小引子,例如業務不好、升等壓力,就很輕易穿破那「良心」的薄膜,更慘的,更慘的,還有很多人往往不自知,至到事件大爆發了,才發現自己的「良心」早已千瘡百孔了! 啊!真是要大改造良心才對。我們應該可以一起來關心的,因為我們都還相信人性本善的,不是嗎?如何共同處理醫療倫理道德事件?也許可以分為「醫療端」和「病人端」 醫療端 1.設立警示燈號 由於目前在臺灣的健保制度是「論件計酬」的,也就是說檢查愈多,拿到的錢也愈多,同一項健保給付項目在某個醫院或某個科別,業務量忽然爆增,這就是一項警示燈!警示當局,注意了,怎麼會全國醫學中心大部分都做不起來的業務量,怎麼只有少數幾做出來呢?是技術真的太好?是服務流程太優?還是只是為了衝業績呢?你應該由申報項目,現電腦化,可以輕易抓出來。 2.人不在國內的醫療行為 其實,這早在幾年前早已發生的事,就是醫生明明不在國內,而繼續申報健保費,如今再發生,代表即使已經發生,久了大家又再合理化自己的行為了。審查制度或許不是怎麼嚴謹。 可以由移民局出入境配合,就會知道該醫師有沒有真的在國內,而醫院本身對自己院內請假規定,本有自己醫院的義務責任,去監督自己院內員工的行為,若不在國內,而醫院仍然替刻名醫生申報健保給付,豈是以由於申報申請作業疏忽而了事呢?這可是偽詐騙的行為,也使醫院聲譽受損,豈不是重大事件呢? 3.隨機實地抽查 人已經出國了,或非主刀醫生到處逛逛,這都是很明顯的院內官官相護的情節。若是在教學,不在同手術臺或在同一個檢查室,這可以立刻取消教學醫院資格,因為身為老師都在欺騙了,怎可以有良好教學給同仁,而放棄了病人自身安全不顧。其實都可以用電腦或電視閉錄機制,就可以監督這些大醫生,有沒有真的在教學呢! 病人端 4.病人要有尋求第二專家意見 病人本身對任何有侵入性檢查的風險都也要有警覺性。對於,類似風險檢查評估,病人有權利請求醫師,對醫療行為善盡告知說明責任,而不是「醫師說什麼,病患就配合什麼」,必要時,最好尋求醫療第二意見,或最好有第二意見備書簽名後,才能執行。 5.病人要部份負擔 由於都是由醫生很主觀的判斷,病人完全不用付錢,而任醫生決定,反正都有健保費給付,未來也許能落實病患端,有合理部分負擔的機制,也就是各項檢驗檢查、處方,病患都必須負擔少量的金錢,如果沒有經過類似第二專家學者意見的確定等等程序。 長庚急診風暴,告訴我五大管理定律陷阱 臺灣重症醫師的「慌與荒」
人氣 1.5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中醫養生
排便不順好困擾 5個通便穴位能促進腸胃蠕動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