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歡迎您投稿「康健名家觀點」,分享您的專業知識與觀點想法。
長照
誰擁有解開長照枷鎖的鑰匙?患者心態最關鍵
我是跑居家醫療的醫師,因為長年累月的到宅看診,對病患家庭的認識自然深多了。 那天到訪的阿嬤是我熟悉的老病患之一。她一輩子都是家庭中的主軸人物,就像管理公司般,管控家中所有人的生活起居大小事,是家庭的重心,發號施令讓她忙得團團轉;但從另一方面來說,也讓她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 幾十年過去,小孩會長大、父母親會變老,這個家庭的孩子們開始成家立業、各組小家庭,當初被稱為「媽媽」的家中司令官,開始變成大家口中的「阿嬤」,同時孫子們一個接一個出生,下一代開始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 阿嬤年紀大了,身體健康走下坡,逐漸展開看病和養病輪替的老年生活,她的先生和兒女們非常關心,總陪她在不同醫院間奔波。但阿嬤每回看完病後就要來齣苦情戲,叨念著自己「身體好虛弱」、「大家都不關心我」之類的話語。 寧願插上鼻胃管 只盼獲得家人關注 我是在跑居家醫療服務過程中認識阿嬤的,一開始我看見阿嬤臉上掛了條鼻胃管,理論上是需協助進食的病患才需要這樣的處置,可是在我家訪過程中,我發現阿嬤說起話來滔滔不絕、聲氣十足,我評估後認為應該可以移除鼻胃管、讓她自行由口進食才是,畢竟插上鼻胃管和灌食都不是多讓人舒服的事。 沒想到我的提議被拒絕了,阿嬤搖頭說:「這樣插著,可以的。」她的舉動完全顛覆我的經驗,過往我只經歷過被強制插上鼻胃管後急著要拔除的患者(甚至還不得不出動約束),眼前的阿嬤卻是第一個聽到要拔除鼻胃管卻滿心不樂意的患者……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是怎麼一回事?一頭霧水的我轉頭看看家屬,家屬技巧地將我帶到一旁,悄聲對我說:「陳醫師,我媽媽覺得插上這條管子後,大家都會來關心她,所以怎樣都不願意被拔掉鼻胃管,她就是希望我們照三餐來看她。」 聽到這樣的話,再回想阿嬤的過往人生,我恍然大悟眼前這個老人家是在「討愛」了啊! 那麼能不能直接讓阿嬤感受到「被愛」,而不是掛著鼻胃管來討愛呢?面對我的提議,家屬還是搖頭:「媽媽覺得鼻胃管就是她最好的護身符,因為身上有明顯的管路,就證明她需要被大家照顧和呵護。」聽到這樣的回答,本想為阿嬤安排做吞嚥訓練及語言治療的我,只好默默將想法吞進肚子裡。 於是阿嬤繼續掛著鼻胃管,我持續每隔一段時間透過居家醫療去家中看她。但近來卻發現狀況有異,阿嬤講話愈來愈不清楚,本來口齒清晰的老人家,現在講起話來就像有口水卡在喉嚨裡。 我問家屬這是怎麼了,家屬無奈地嘆口氣:「媽媽發現只要她口齒不清,我們就會在她身旁邊耐心地重複問,直到終於弄清楚她的意思為止,如此一來,待在她身旁的時間就會久一點,所以她就開始含著口水說話了。」 我又訝異又擔心:「真的不是因為吞嚥困難嗎?」家屬要我安心:「陳醫師,我們試過了,只要我們放話說『妳說的我聽不懂,妳再不把口水吞下去、把話說清楚,我就要走了』,聽到這樣的最後通牒,我媽媽馬上就回復到口齒清晰的狀態了。」(推薦閱讀:失智長輩不想吃飯、吞嚥困難?中醫4穴位來幫忙) 看著眼前的家屬因為照顧阿嬤而疲倦萬分,阿嬤卻有意無意地讓自己持續衰退下去,我也心急了。此時我想起家中另一位長輩的狀況:「你爸爸還好嗎?」 家屬回答:「陳醫師你真是問對了!有一陣子媽媽總是要求爸爸待在家裡,哪邊都不能去,就像被她牢牢綁在身邊一樣,我們發現爸爸開始有憂鬱和失眠的跡象,與人的互動反應也變差了,嚇得趕緊送他去社區據點跟其他老人家一起活動。我們告訴爸爸『不能家中的兩個老人都倒下來』。還好這樣安排後,爸爸的身心狀況改善了不少,只是當白天據點活動結束,爸爸晚上回家看到媽媽的狀況後,還是忍不住頻頻嘆氣。」 家屬的話讓我放心了一點,心想至少阿公的狀況穩定下來了,所以我們可以專心處理阿嬤的問題。於是我好言好語提出建議:「阿嬤,你不用每天只是躺在床上,其實你可以坐輪椅、出門曬太陽,要不然去客廳坐坐看電視也很好啊。」 對我的建議阿嬤只是搖頭。我再換個角度勸說:「現在你只是整天躺在床上透過廣播聽上人說話,不然裝台電視在床邊,讓你看看大愛台,好不好?」我期望順水推舟,讓她至少看看電視、接收一些外來訊息,或許電視劇會在某個時刻刺激阿嬤改變想法,讓她體悟到自己要努力照顧自己。 自己才是最能幫助自己好起來的人 我最希望阿嬤理解,別人的語言跟陪伴再怎麼好,都沒辦法幫助她保持健康的。 可惜我又遭到拒絕了,頑固的阿嬤很堅決地搖頭:「不用!我躺在床上等大家來看我就好。」我只好摸摸鼻子打了退堂鼓。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走出阿嬤的房間後,家屬苦笑地說:「這也是一種情緒勒索,對吧?」(推薦閱讀:龍應台:藉愛勒索,是勒索,不是愛) 我也只能嘆氣:「老人家討家人的關愛也是有的,但一般都是嘴上說說而已,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弄假成真、還讓自己越來越退化的長輩。」 此時我看見站在一旁的外籍移工,想到阿嬤這樣折騰自己,一定也讓移工辛苦了,於是問她:「你還好嗎?」移工坦白說:「阿嬤就是一直要人扶下床再躺上去、再下床後又上去,還要一直帶去廁所,就這些比較辛苦而已。至於阿嬤會含著口水講話……反正我也聽不懂啊。」 家屬忍不住說:「我們盡我們最大的努力來對媽媽好,可是媽媽這樣折磨人,受苦的不只是我們做家屬的,也有自國外來當看護的她。」家屬語氣中帶有對外籍移工的心疼,但很快地話鋒一轉和我分享祕密:「你現在看她乖乖的,其實啊,她的乖只是在我們面前而已。我們知道,背著大家的時候,她會朝媽媽偷偷吐口水,還有幾次做出刺激媽媽的舉動,例如,故意在老人家旁邊唱歌跳舞,表示自己很快樂,這就讓媽媽更不快樂了。」 我聽得瞠目結舌,但也不能說移工妹妹完全是錯誤的一方,我了解這些行為是她宣洩壓力的方式,可見得阿嬤討愛的行為帶給身旁的人多大的壓力,認真說起來,這其中受苦的人可不是只有家屬和移工而已,我相信連阿嬤自己都身受其苦,只是她不自覺,也絲毫不想改變現狀。 這一切的癥結都來自阿嬤,她也是唯一能破解這個困局的人,但如果她自己不願意想通,不但她不快樂,連周圍的人也只能跟著一起痛苦。 那天離開阿嬤家前,我再次安慰家屬的辛苦。我祈禱阿嬤有天能終於想通,幫助她自己、也幫助照顧者們,在等待的同時,或許我們可以一起從中學習。 畢竟長期照顧就像一堂全家共同參與、一起成長的課程,當見識到阿嬤造成的困境,我們更要健全自己的心態,時時警惕自己的健康和快樂都不能仰賴他人供給,唯有靠自己為自己努力。 眼前我們可能都無法改變上一代的想法,但因為我們深愛著父母,所以我們願意盡力陪伴,可是將來我們終有老去的一天,所以我們要提早為自己的晚年預作準備,避免自己為下一代製造困擾,坦白說,屆時下一代可能沒辦法、也沒有意願如此忍受我們的討愛行為呢。 (本文作者為《因為愛所以看見》作者、高雄長庚紀念醫院神經內科系智能與老化中心主任陳乃菁) <本文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454
健康新知
別讓保險黃牛有機可乘 醫師教你正確申請保險給付
王伯伯一踏入檢查室,我就發現他神情中帶著一絲緊張,對於擔任復健科醫師多年的我來說,患者就診時擔驚受怕可以體會,但我還是隱約覺得王伯伯的故事似乎不只如此,而我也很快地發現原因了。 原來王伯伯是為了申請勞保失能給付而來,特別是針對吞嚥功能喪失提出申請。既然要申請保險給付,當然就需要由醫師開出的失能診斷書,還要有復健科醫師安排吞嚥攝影檢查後提出證明。這就是王伯伯來到吞嚥攝影室的原因。(推薦閱讀:當我年老,可能領到哪些錢?) 於是我按照正常流程先了解王伯伯的罹病經過:他因長期吃檳榔導致口腔癌,後來經過手術、化學治療與放射療法等步驟將病情穩定下來,於是想來開失能診斷書好申請勞保失能給付。 其實想申請給付是情理中的事,但怪的是當天陪在他身旁的人。起先我看這位年輕人一同進檢查室,自然以為是家屬,就在我跟王伯伯核對完基本資料、準備開始為他做檢查時,隨口一問:「陪你來的這位是?」我下一句話「要先在外面等喔」還沒說完,王伯伯就神色慌張地說:「這是我姪兒啦!」更怪的是,他口中的「姪兒」在我的眼光下出現驚惶失措的表情。 原來如此!我在心中暗自好笑。我覺得當下若直接拆穿他們實在有失厚道,於是若無其事地請「姪兒」到診間外等候。 果然,當年輕人不在身旁,王伯伯接下來的檢查項目就慌了手腳,包括進行吞嚥攝影時他的配合度極差,全程擺出要吞不吞的笨拙樣子,顯然是想蒙騙但裝病功夫根本不到位,所以就我的診斷來看當然是屬於功能正常的範圍。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於是當王伯伯勉強做完檢查,我淡淡地跟他和所謂的「姪兒」說:「王伯伯之後先回診追蹤看看,我會請安排檢查的醫師再跟你們詳細討論,不過關於你們想要有足以能申請失能給付的醫師診斷書,我想應該是有困難。」聽到這樣的答案,「姪兒」原先鎮定的表情立刻崩解,先是出現不敢相信的神情、再到驚訝和苦苦哀求,甚至到歇斯底里的地步,直到最後還是在我堅持不徇私、不違法的規勸後離開了。看著年輕人的背影我深深嘆了口氣,很想跟他說:你哪是什麼「姪兒」?!你其實就是大家常提到的「保險黃牛」啊! 當然,黃牛絕不會在臉上寫著「我是黃牛」,他們會拐個彎自稱「理賠代辦」,常要求患者或家屬寫下委任契約書,然後要求高額(約30~40%)的代辦費!(推薦閱讀:《病後人生》一站式服務網,助病友擊退恐懼) 在醫師眼中看來,保險黃牛也是一種「乘人之危」的頭痛人物。其實就醫療觀點來看,若病情真的達到給付標準,醫師也不會故意在開診斷書這件事上為難患者與家屬,失能評估會過的就是會過。倘若患者與家屬聽信黃牛的話,起了貪念、想走旁門左道,那麼到頭來所謂的代辦費還是白花的,根本沒必要。 所以我常在演講時勸告民眾:要申請勞保失能給付,直接問勞保局最好!而在醫院內,我也見過在診間外面盯梢的保險黃牛,一等患者和家屬踏出診間,就急忙上前質問是否已取得給付,口氣不善地要求佣金。也曾有患者被黃牛嚇得手足無措,為了解除黃牛的緊迫盯人,我還配合著演了齣戲:先假意拒絕開立失能診斷書,好讓黃牛自動放棄,這招可是替患者省下一筆多餘支出呢!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當然,黃牛的出現也不是完全沒道理,因為有這樣的市場存在,就代表大家面對勞保申請與要求醫師開立失能診斷書時,往往因為不熟悉相關業務而有無頭蒼蠅般的無力感。坦白說,也不是所有醫師都對開立失能給付這項業務有十足的把握,有些科別對這領域也較為陌生,所以我就以復健科醫師的身分在這邊提供大家一些合法門路: 到勞工保險局的Facebook粉絲團「勞工保險局」發問,或直接Facebook線上諮詢小編 可撥打勞保局免付費語音答詢服務電話:0800-078-777,或撥(02)2396-1266 轉2250 若是職業傷害,可諮詢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免付費電話:0800-085151 或請洽各醫院職業醫學科,例如我任職的高雄長庚就是:07-7317123 #8372 總之,在媒體平台多元、溝通管道暢通的今天,我們應該有信心可透過直接詢問找出答案,當然更不要相信裝神弄鬼就可騙取不該拿的補助,畢竟醫師們也是秉持良心看診,希望我們共同努力、一起守住該守的界線,讓保險黃牛找不到見縫插針的機會。 (本文作者為高雄長庚紀念醫院復健科主治醫師李炎諭)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902
保健
陽光維生素D預防骨鬆益處多 足量攝取這樣做
近幾年來特別受到關注的維生素D,有「陽光維生素」之稱,常聽到許多年長者除了補充鈣質外,也會額外補充維生素D,到底維生素D有哪些功效呢? 除了促進腸道增加鈣質吸收、及強化骨質密度減少骨折外,還有增強免疫力、抗發炎及維持血中鈣磷濃度平衡的功效,有研究顯示,維生素D也會降低癌症的發生率。 人體可以從皮膚接收陽光獲取維生素D,皮膚只要接觸足夠的陽光(UVB),就能合成足夠的維生素D供身體所需;台灣是個陽光充足的地方,只要是晴天就會有紫外線(UVB),但是這樣我們的維生素D就足夠了嗎?(推薦閱讀:快出去曬太陽!包太緊、過度防曬讓你缺乏維生素D) 女性、都會區民眾 較缺乏維生素D 台灣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及台灣中老年人研究顯示,國人維生素D平均攝取量不足,女性缺乏比男性高,可能是因為女性出門都會做好充足的防曬措施;而在台灣地區,北部缺乏機率比南部高,因北部高樓大廈較多,南部或離島曬到太陽的機率比較高。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維生素D缺乏會有什麼風險呢?除了會增加佝僂症、骨軟化症及骨質疏鬆的發生率外,也被認為跟糖尿病及憂鬱症有關。 食補+日曬優先 避免過量反中毒 飲食上要如何補充維生素D呢?雖然可以從天然食物的菇類及多脂魚類中獲取,但要注意,菇類在栽培過程中要有經過紫外線照射(UVB)才會有較高的維生素D,並且烹調時要搭配油脂一起食用才易被人體吸收,因為維生素D是脂溶性的。(推薦閱讀:缺乏維生素D 小心愈來愈胖) 至於乳品類,目前國內外都有額外添加維生素D於牛奶及奶粉中,像美國及加拿大因緯度高、冬季長,有添加強化維生素D於牛奶中的國家政策,台灣現在市售上也有添加維生素D的強化奶。 最重要的還是要接觸足夠的陽光,其實每天曬10~15分鐘就足夠了,但前提是不要塗抹過多的防曬乳;如果仍不足,再考慮購買維生素D保健食品補充,並避免補充過量而造成維生素D中毒唷! 參考資料: 1.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 2.Grant, W. B., & Holick, M. F. (2005). Benefits and requirements of vitamin D for optimal health: a review. Altern Med Rev, 10(2), 94-111. 3.Chuang, S. C., Chen, H. L., Tseng, W. T., Wu, I. C., Hsu, C. C., Chang, H. Y., Hsiung, C. A. (2016). Circulating 25-hydroxyvitamin D and physical performance in older adults: a nationwide study in Taiwan. Am J Clin Nutr, 104(5), 1334-1344. 4.Autier, P., Boniol, M., Pizot, C., & Mullie, P. (2014). Vitamin D status and ill health: a systematic review.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1), 76-89. 5.Penckofer, S., Kouba, J., Byrn, M., & Ferrans, C. E. (2010). Vitamin D and depression: where is all the sunshine? Issues Ment Health Nurs, 31(6), 385-393. <本文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營養碩士、醫院營養師陳怡婷>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7503
失智
中度失智的母親狀況變好了 照顧據點的真實故事
母親今年84歲,2年前被診斷為中度失智,近1年來更經常懷疑鄰居偷她的長板凳、一再重複向代耕的阿木叔索取農田租金,甚至情緒激動地說家人偷了她的錢、存摺,肢體動作不協調常跌倒,健康狀況每況愈下。 今年5月在朋友的鼓勵下,帶母親來到古亭社區照顧據點,希望對她的健康狀況有所幫助。經過6個月後,非常慶幸母親健康狀況改善很多,懷疑偷竊的妄想情況減少、身體協調性改善,實在是讓為人子女的我們既歡欣又鬆了一口氣。(推薦閱讀:社區關懷照顧據點 幫退休族找到生活重心防失智) (當時母親行動不便兩腿無力,需要坐輪椅。圖片來源:林文好提供) 社區照顧據點 活動課程熱鬧滿檔 今年5月初第一次到古亭社區照顧據點,許多長者三兩成群在活動中心閒聊,有的在打牌,也有的在打盹。 經過劉坤科理事長熱心介紹,並且歡迎我們的到來,他說社區有30餘位義工,經常到社區的長者在30餘位。週一到週五,每天早上都有不同課程安排(氣功、擊鼓、歌唱、手遊、土風舞……);加上麗觀小姐大致幫我們介紹裡面的長者,大都面帶微笑歡迎我們,加上隔壁竹圍的阿奇叔夫婦、阿賢嫂也在這個據點裡,使母親不至於對這裡太陌生。我心想這個社區真不容易,這麼多義工的幫忙,這麼豐富的課程,要維持這樣的規模與運作實在不簡單。 (圖片來源:林文好提供) 鼓勵長輩多出門報到 貼心小動作奏效 剛開始1個星期,我自己接送她到照顧據點,車程不遠、約莫5分鐘,據點有提供午餐,費用低廉,我就在那裡陪母親用餐,直到下午3點左右載她回家,讓她和據點的人比較熟悉,1週後以為可以慢慢放手。 但事實上,老人家並不如想像那樣容易適應。母親是一位客氣的人,不想麻煩大家太多,又節儉怕花錢,有時候萌生退意、不想到據點。我一直安慰她這是政府的補助,不用擔心。 我左思右想,母親年輕時經濟困頓,非常喜歡賺錢貼補家用。於是我和據點的劉理事長夫人玉枝大姊商量,只要母親有來據點,就請她幫忙每天發100元的獎金,但千萬不要告訴母親:這是她兒子出的錢。因為100元的獎金,讓她更有動力每天到社區參與活動。 (圖片來源:林文好提供) 接近人群走出封閉 長者生活變得多采多姿 常常出入社區據點,也解決了母親的中餐問題,再者許多的左右鄰舍、隔壁村落的長者齊聚一堂,大夥過去幾十年的環境背景、成長經驗相近,彼此聊天較有共同主題引起共鳴;母親也因為可以每天領100元的獎金,覺得自己還有賺錢能力、是有用的人,好像上班族一樣,開心極了。甚至有幾次,她會把多年前自己在鰻魚工廠工作的經驗,和社區據點連在一起,跟我說道:「我今天要去上班。」令人莞爾。每次玉枝姐把錢塞在母親口袋裡時,阿母總是笑得特別燦爛。(推薦閱讀:日照服務提供多元學習 躲角落的中風失智翁變開朗叔) 據點課程豐富,尤其是週一早上的擊鼓課程,老師雖年輕,但很能和長者互動,有時候長者不小心睡著了,老師也會開玩笑,叫醒她:「不要啄龜(打瞌睡)!」週一下午也有預防失智課程(繪畫治療),對長者都有許多幫助。 (圖片來源:林文好提供) 醫療保健上,每天早上有義工幫忙量血壓、心跳並且做紀錄,以監控每位長者的基本健康資訊。週二有仁愛醫院義診,週三是陳志超牙科看診,週四有羅東仁濟中醫到據點看診,免去長者舟車勞頓到診所排隊就醫,實在令人感動與感謝。我也加入社區志工,幫忙每個星期擦兩次地板,或是支援一點臨時工作。 6個月來,母親的精神狀況變好,妄想與懷疑的情況減少很多,情緒也比以前穩定,走路步行的身體協調性好轉,能有這樣的進步,真要歸功於社區工作人員的辛勞付出、志工的協助,讓母親在社區據點,能有同伴聊著共同話題,還有社區活動生動活潑的課程帶動。最重要的是家人的陪伴。 社區據點有許多值得讚美、感謝的事,但是沒有社區據點是完美的,人與人的相處難免有齟齬之處,但大家都能互相包容,實在可貴。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8239
失智
面對排斥洗澡的失智患者 聰明家屬這樣做
拒絕洗澡是失智患者常見問題行為之一,許多照護者會誤以為這是患者故意找麻煩、寧願讓自己髒臭造成大家的困擾。其實從照護觀點來看,患者不是故意的,而是腦部功能退化影響了他的感官能力,所以即使旁人都認為他發出異味,但患者本身可能覺得自己還乾淨、沒必要洗。 另一個可能性是,患者真的已經忘記如何洗澡了!他可能走入浴室後又若無其事地走出來,連衣服都沒換,卻堅持自己已經洗過;也可能因為怕被訕笑,會盡可能掩飾,不讓大家發現他的能力已退化到無法辨識沐浴用品和記起洗澡步驟的狀態。(推薦閱讀:老爸不洗澡了!怎麼辦!)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找出讓患者想洗澡的動機 替代責罵 當照顧者不理解患者的困擾和心理時,「洗澡」就變成患者和家屬都痛苦的事情,照顧者容易以更嚴厲的聲音和表情責罵患者;患者可能無法理解家屬想表達的意思,但腦中一定會把「洗澡」和「被罵」兩件事連結起來。久而久之,洗澡就和強烈的負面印象產生連結,失智患者就更不想洗澡了。(推薦閱讀:為什麼老爸老媽不喜歡洗澡?) 要克服這個困難,首先讓我們保持和顏悅色、盡可能放輕鬆。如果現在沒辦法說動患者洗澡,那麼等下再試試看;若無法洗澡,那麼試試看擦澡;若擦澡也被拒絕,至少做到換衣服也很好。長輩的活動量沒有為生計忙碌的青壯年人來得多,有時候一、兩天沒洗也不需要大驚小怪。 更重要的是,我們要為依循長輩的生命經驗,找出促使他洗澡的動機。讓我來分享兩個例子。 第一位是已經退化到中度的80歲爺爺,他的主要照顧者是同住的二兒子,但大兒子還是會常來看他。爺爺一輩子都是軍人,很重視服裝儀容整潔,出個門總要上下打理清楚才願意見人。但是,當失智症讓曾經講求整潔的老人家退化到排斥洗澡,每回來到門診時,兒子總是愁眉苦臉抱怨。 我先請苦惱的兒子不要因為這件事和爺爺爭執,避免爺爺更加排斥洗澡。再來可以想一下爺爺的喜好,看是不是能找出什麼辦法鼓動爺爺洗澡的意願。 一段時日後,爺爺在兒子的帶領下又回到我的門診,但這次爺爺身上沒有異味,兒子的表情也輕鬆多了。我好奇地問起,這才發現家屬找到了個很妙的解決方法。原來爺爺辨認事物的能力雖然不好了,但他仍然是那個深愛大兒子的老爸爸,也還保有要把自己打理乾淨才能見人的想法。 所以照顧他的二兒子去買了蒸熟的地瓜,趁父親不注意時,很有技巧地將黃色的地瓜泥塗抹在他的身上或衣服上,然後告訴老爸爸說:「哥哥等一下要來看你啊,可是你看身上沾到大便了,去洗一下、換個衣服,乾乾淨淨的,哥哥見了你也開心。」 失智的爺爺一看身上有髒污,分辨不出這是地瓜泥,又想著要見到大兒子,於是很主動地進浴室洗澡了。沐浴後的爺爺隔了幾小時就忘了早先說的大兒子來訪這個藉口,但弄乾淨的他可能又會兩、三天不洗澡,這時家屬就會再買地瓜、重複上述的過程,用這樣的方式解決爺爺不洗澡的問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另一位老奶奶她一生愛漂亮,我每回見到她時都是口紅擦得好好的,衣著優雅。奶奶本來久居美國,在確診輕度失智症後回到台灣來與弟弟家人同住。但她隨著病情的進展開始排斥洗澡。我依然先勸家屬不要慌張,再想想是不是有好方法可以不著痕跡地達到洗澡目的。 順著奶奶愛美的個性,又找到了好方法。我們準備了「促進腦循環」藥水(清水加入1滴藍墨水),讓我在門診的時候對她說:「這瓶藥水每天洗澡的時候加入5cc稀釋,可以促進腦部循環,提升反應力跟注意力,皮膚也會變白變年輕。」老奶奶聽進去了,洗澡不再成問題,順利完成清洗身體、換洗衣物的目的。我也大力配合家屬的努力,每回見到奶奶時就會不停地稱讚她容光煥發,透過大家的共同努力,保持奶奶每天泡澡的動力。 這兩個例子都是很標準「認知悠能蒙特梭利失智症照護模式」中的「以個人為中心」的概念,透過對患者過往生命的了解來順勢而為,於是洗澡這件事情就可以順利解決了。 期望社會上的照顧者,可以理解到:不需要硬碰硬,有時候退一步,一起來幫助失智症患者找出動機,可能才是更省力的好方法呢! (本文作者為台灣認知功能促進協會理事長甄瑞興醫師)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2 萬
長照
老幼相處畫面美好 但真正的代間交流活動需要更多思考和準備
隨著高齡人口的增加,政府與民間力量紛紛投入長照環境的設立與改善,其中不乏有心人士參考國外範例積極引進創新照護方式,近來被熱烈討論與模仿的照護方式之一,就是將兒童與長輩放在一起做代間交流活動。 我們還沒進展到國外老幼雙方一整天在相同環境內照顧的模式,但不少日照中心、失智據點和社區據點已積極嘗試與鄰近的幼兒園合作,在幼保老師的帶領下,兒童來到照護長輩的場所,社工或照服員協助老幼雙方進行互動性的課程。(推薦閱讀:4歲娃把養老院當遊樂場 讓憂鬱爺奶甘願跑步、下沙灘玩) 這樣的活動說來容易,其實在規劃上仍有許多困難需要克服,目前多以單次性活動規劃為主,若能進展到每週或每月1次的長時間形式,當然可以獲得更大的效益,讓互動過程更有深度和廣度。可是要達到這般目標,就需要更多人力和心力上的配合,往往還需要許多可遇不可求的好運才可能實現。 時下社會大眾或許對長照界流行談論的代間活動稍有認識,問起來的印象都是一幅幅老人家跟孩童一起玩遊戲的照片,剎那時光所凝固的氣氛當然讓觀看者感覺好溫暖,保有這樣美好的印象後,自然會期望更多照護單位推廣代間活動,卻忽略了老幼互動畫面背後更深刻的思考。事實是,若要真正達到代間互動的成效,一路上需要克服的困難和所需的助力,遠超乎我們的想像。 代間交流 讓孩童為少子化的將來及早學習 首先,照護單位想舉辦代間活動,往往需要一個勇敢又有遠見的幼保單位積極配合,因為幼兒的家長可能會反對代間活動的進行。在少子化的社會中,家長保護孩子的心態可能會無限上綱,因而忽略了對懵懂的兒童來說,參與代間活動不只是付出關愛,更是為自己的將來而學習的重要機會。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舉例來說,有一回我的家屬李小姐來到面前,邊哭邊描述照護過程中的兩難,她婚後生了一個兒子並另組小家庭,但掛心老家中失智的老母親,於是常帶著兒子回娘家看望與陪伴,讓罹患失智症的母親有更多講話和思考的機會,於是漸漸忘卻許多人事的老母親還能記得女兒與孫子。此舉卻引起丈夫極大的不滿:「孩子要升學,請你讓他在家讀書,你也要多點時間在家裡,而不是一直回娘家去看你母親!」 丈夫的指責讓同時擔起女兒和妻子身分的她深感無助,來到我面前崩潰大哭。我安慰她深陷兩難的煎熬,然後這樣問:「你有沒有問過你先生,『日後當你媽媽年老退化也需要長照了,你打算怎麼樣照顧呢?』」 還帶著淚痕的李小姐問:「難道出嫁的女兒就不能照顧自己的母親嗎?」 「當然要照顧!」我說:「所以我問題不是爭執需要被照顧的是誰的父母,因為每個人的父母都會漸漸老去,在你的家庭中,你只是比你先生提早面臨長輩需要照顧的狀況,他遲早也會遭遇到。」 「所以今天你帶孩子回娘家陪伴長輩,絕不是只有長輩獲益,孩子也在不知不覺中學習。他看見逐漸老去的年長者真實的模樣、知道失智症患者會有的行為困擾和情緒變化,更看見照顧者該如何因應並與之互動。對孩子來說,這是他的阿嬤和母親用生命所演繹的珍貴課程,從中而來的珍貴的知識是課本上學不到的。」 我進一步解釋:「對你兒子這一代來說,高齡化將是常態,他們進入社會時,近半人口都是年長者,更不要說他是你唯一的孩子,沒有兄弟姊妹,也缺少過往大家庭中的同年親友,但將來的他終究要面對你和先生的老後照顧問題,那麼他要從哪裡學習、預做準備呢?」 「所以,請你告訴你先生,」我帶著鼓勵的口吻說:「你的母親衰老了,失智了,但她就是活生生的課本,你的孩子不只是提供陪伴功能而已,更重要的是他親眼看見父母如何照顧長輩,知道老是怎麼一回事,以及如何正確與長輩相處。有這樣的經驗,將來他在家中照顧老去的長輩,出社會後與年長者互動,一定更能得心應手。讓孩子看見今天我們如何照顧長輩,讓他不排斥老人、對變老一事不感到恐懼,這就是生命教育中很重要的部分。」 我希望李小姐能把我的勸說好好講給先生聽,幫助他理解我們今天如何照顧父母,孩子都看在眼裡,他們正默默學習將來如何照顧我們,所以我們都應該和我們的孩子一起照護、一起思考,在照顧上一代的過程中,共同討論我們將如何面對我們的老化,以及期望得到什麼樣的老年照護生活。 其實這就是最好的代間交流,要達到真正的目標,絕不只是將上一代和下一代放在同一個房間內而已,更重要的關鍵是要創造跨世代的交流。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例如時下社會常鼓勵讓阿公或阿嬤顧小孩,以為這是給忙於職場的中生代省下保姆費用,又能讓退休後的長輩有事可做,但現實狀況並非如此美好。 中生代往往只做到「把孩子丟給阿公、阿嬤」,而忘了要「一起討論和互動」,所以長輩不時覺得委屈:「我照顧孫子累得半死,還要被嫌棄只有寵孫而已。」中生代也不開心:「因為請不起保姆,只好把孩子給爸媽來帶,我還能要求什麼呢?」於是雙方都覺得自己是不得已的,都覺得自己在忍耐對方。 創造溫暖的跨世代交流 需要更細緻全面的規劃 任何形式的代間交流活動,都不是喊開始就行動的,在真正執行前,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進行更細緻的規劃。參與活動的各方人馬都需要好好思考目標和做法,透過共同討論,循序漸進、不疾不徐的執行步調,反而可以幫助我們更快達到多方共贏得理想目標。 我就有個成功的代間交流經驗,幾年前我有機會與中山大學的教師和鄰近校區的里長一起合作,透過一學期的服務學習課程,我們帶領一群大學生為長輩製作生命故事書。(推薦閱讀:2019年失智友善城市大調查》老幼共學 阿嬤開心到不想放暑假) 那時我們並沒有草率地一開始就進入生命故事的寫作,相反的,課程正式開始的幾個月前,代表院方的我、代表地方的里長,以及代表校方的葉教授與洪老師開了數次會議,反覆確認計劃執行的方式,為求完善,甚至將一度把即將參與課程協助的學生代表也拉進來討論。 (高雄市鼓山區興宗里代間交流活動,學生透過訪談為長輩製作生命故事書。圖片來源:陳乃菁醫師提供) 所以我們的思考角度非常多元,透過課程的進展養成大學生們與年長者互動的正確心態和行為,而後透過一次次小活動帶起長輩的興趣、拉近距離、在不知不覺中讓長輩也做好了說生命故事的準備,這樣的努力為的是避免年少的孩子無意中在長輩面前做出魯莽的行為,即使是微小的舉動都可能對帶長輩來心理上隱形的傷害。 後來,我們順利執行完一學期的課程,也獲得一本本美麗的生命故事書,更為年輕人和老年人創造了美好記憶,彼此間產生更多的學習和未來據此更進一步發展的可能。而這般豐碩的成果,若沒有事前的詳細規劃和深度討論,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 (高雄市鼓山區興宗里舉辦服務學習課程。圖片來源:陳乃菁醫師提供) 所以,我想鼓勵企圖舉辦代間活動的長照單位夥伴們先想一想:在互動發生之前,孩子們知道他們到照護現場將見到的長輩有誰、背後又有什麼樣的人生故事嗎?而當活動開始後,我們計劃如何幫助長輩與孩子們拉近距離?更關鍵的情感交流該如何發生和延續? 想一想,我們想透過活動教導孩子們什麼道理?只留下一張張看似溫馨的表面文章照片是沒有用的。 同時,我們也要把長輩準備好,畢竟時下小家庭多、人情淡薄,長輩們也不見得在日常生活中有多少機會與小孩子互動,所以代間活動的執行者也該讓長輩理解到孩子們何時來一起互動、他們是怎麼樣的孩子、期望學習到什麼等等。 代間交流不是一種下對上的施捨,更該是跨老中青三代的平等交流,大家抱持的對所有參與者的敬重與愛護的心意,過程中貢獻出自己所能,以開闊的心胸接納對方的給予,彼此共享,一同學習。 如此一來,代間交流就不會只停留在結案報告似的活動照片、甚至不經意間產生的無形傷害,相反的,老中青三代將共享更有品質的快樂時光,透過交流活動來實現更有深度的學習與更豐富的生命,而這才是代間交流真正的意義與價值所在。 (本文作者為《因為愛所以看見》作者、高雄長庚紀念醫院神經內科系智能與老化中心主任陳乃菁)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 萬
失智
失智親人抓糞塗牆怎麼辦?第一線醫師解方實錄
我長期接觸失智症患者與家屬,這幾年經驗累積下來,感覺人生忙碌事情百百種,但每日就是吃喝拉撒睡。這些看來再平常不過的小事,放在我的失智患者身上,卻往往成為難以處理的大事,讓照顧他們的家屬傷透腦筋,日前就有幾位家屬為了失智家屬排便的問題來找我商量。 第一位是趙先生,他知道母親的失智已走到中重度階段,仍然忍不住抱怨。原來母親解便完後總不願把糞便沖下馬桶,甚至手拿起糞便,他必須跟母親搶糞便。我細問趙奶奶解便的過程,發現她不是不習慣、也不是不會用沖水馬桶,她用一種分享祕密的神情告訴我:她是在生孩子。 原來如此啊。我恍然明白這正是古早時生孩子的姿勢,在她的生命歷程中生孩子這件事對她來說必然相當重要,以至於即使她已是失智患者也無法輕易忘懷。 無論原因是否正如我的推測,但我們至少有個嘗試解決的方向,所以我建議趙先生這樣做:「下次你媽媽解便完,不要再急著跟她搶大便,也不要責罵她,就順著她的話講,安慰她生完孩子辛苦了,請她到一旁去休息,等你把新生兒清洗好再抱給她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趙先生不但照做還舉一反三,他在廁所準備一個小玩偶,一看母親解便完就順手把玩偶遞給她,告訴她這就是剛生下來的新生兒,母親便會抱著到旁邊哄騙,剛好方便趙先生收拾廁所。如此一來,患者安心,照顧者也輕鬆多了。 另一個因母親解便問題而來的是錢先生,他帶著母親走入診間,不好意思地為臭味向我道歉,原來錢奶奶手提包中是一包包乾掉的大便,怎麼都不肯讓家人拿去丟掉。奶奶帶著慎重的神情說:「醫生,我跟你說,這是不好的東西,都是小鬼,我要看好,千萬不可以讓鬼跑掉了。」 「這樣啊。」我對奶奶表示理解,一轉頭就建議錢先生去拿一張符貼在垃圾桶上,下回再看見患者把大便包好就跟她說:「這張符咒可是我專程去請回來的喔,你把小鬼放這個桶子裡面,小鬼就不會跑出來了。」 很幸運的這些方法都奏效了,困擾家屬許久的問題能被解決,家屬可以暫時安穩一陣子,直到患者病程往下進展,可能到大小便無法自己來的程度,也可能還保有行動能力,因此再有新的問題行為發生,若真如此,屆時我們再想新的辦法去應對。(推薦閱讀:失智症照護之路) 我的另一名患者黃爺爺就是認知能力更加退化的例子,他出現的行為也是大家對失智患者常有的誤解:誤認患者會愛玩自己的排泄物,還會隨意塗抹造成環境的髒亂,往往把照顧者嚇得驚慌失措。但在我看來,這樣的故事其實可以換個角度來討論,就讓我從我與黃爺爺的兒子之間的對話開始說起吧。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黃先生因為老父親罹患失智症,在我的診間出入好一段時日了,那天又到了回診日期,他的兒子一看到我就憂心忡忡地說:「爸爸的狀況又退步了,他最近大便都不使用馬桶,而是直接褲子脫了、拉在地上,結束後卻彷彿這件事根本沒發生過,更像看不見地上的糞便,站起來後直接踩過大便到處走動,於是滿地都是沾上大便的腳印,我父親還會直接踩到床上,靜靜地翹腳看著門口,再用他的手抹起腳上的大便就往床頭的牆壁上開始塗鴉。」(推薦閱讀:爸爸又隨地小便) 我訝異他怎麼這麼清楚整個過程,黃先生苦笑著為我說明:「陳醫師啊,我爸爸生病後,我就裝了家用監視器來錄影,起初是為了確保他的安全,沒想到意外拍到這件事,我才能描述得這樣清楚啊。」 於是我問仔細看過錄影內容的黃先生:「你爸爸沒使用馬桶,但是還會走到接近廁所的地方嗎?」 他想了一下回答:「有喔,他有走到廁所的門口。」 我暗自思量:所以,他其實是知道要去廁所的,那麼拉在地上是不是單純時間來不及的問題? 於是我問黃先生:「 你觀察爸爸的糞便狀況,看起來是不是像腹瀉那樣稀、而不是固體的樣子嗎?」 黃先生點點頭後補充:「這樣說來,他也不是每天都把大便拉在地上,或許拉在地上的時候,真的是因為腹瀉而來不及了。」 我安慰他:「可能是喔,我那上小學的兒子也曾經發生過來不及上廁所就拉在褲子上的意外,還打電話來要求我帶衣服去學校給他換呢!你父親罹患失智症,行為上像小孩子,所以發生這種狀況也是難免的。」 黃先生表情看來放鬆了一點 ,於是我們接著討論弄髒環境的問題。 我問:「你爸爸現在還能分辨液體和固體嗎?比如解尿後會出現液體、大便形狀是固體的或是軟泥狀的。還是說,現在的他看到排泄物都已經無法分辨,頂多只是覺得家裡地板髒了點呢?」 黃先生愣住了,瞪大眼睛說:「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他停頓了一下,自言自語般地說:「如果是這樣,那的確是有可能一腳踩過去的。」 我繼續引導他想像:「如果你包著尿布,裡面又有大便,感覺黏黏的,你會不會想用手去抓?」 黃先生回答:「可能會喔。」 於是我說:「所以囉,你爸爸也是這樣的,他或許無法理解自己已經解便了,但身體還是有感覺,覺得屁股或腳上不舒服,很自然就會伸手去抓。抓完了,身體舒服了,這下換手上感覺沾黏了東西,那麼抹在身邊的牆壁上不正是最順手的嗎?這一連串動作就是動物本能的表現啊!」 我再度提醒黃先生他的父親已是失智症中度患者,這樣的行為並沒有辦法靠吃一顆藥丸就解決,而是要透過照顧方式來處理,更何況家屬看來的問題行為,換個方向從患者的角度想就合乎邏輯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其實失智照護的核心精神不脫「將心比心」四個字。想想年幼孩童有時玩瘋了、忘記去廁所,等到不得不往廁所衝時,很可能在半路上就忍不住尿出來或者將大便拉在褲子上,而今類似的狀況也在失智症患者身上發生,因為失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一個返老還童的過程。 我知道照顧者們都辛苦了,但也希望照顧者們理解失智症並不是能用藥物來解決問題的疾病,相反的,我們要倚靠對患者當下身處的情境和思考方式的了解,才能提出更適切的照顧方式減少問題行為的發生。 照顧失智患者沒有一套劇本走天下的方法,只能且戰且走、臨機應變,這也是家屬在照顧上頗多困擾的原因之一。但在上面所說兩位阿嬤的案例上,我希望家屬能看見患者不是故意製造麻煩,如果我們看懂她們的「問題」,我們就知道如何應對,甚至我們可以多想一下這兩位老媽媽心中對家人的愛,她們的行為不也是愛著孩子和家人的一種表現嗎? 進一步說,眼前的失智患者可能已被尊稱為阿公或阿嬤,但他們也曾是養兒育女的年輕父母親,我們都是從牙牙學語階段受父母照護長成,曾經我們也不懂得如何控制排泄,多少次尿床和便溺在身上,是父母親不嫌髒臭親手為年幼的我們洗滌與清潔。今天父母親老了,失去自我控制的能力,我們難道不能懷抱當年他們愛護我們那樣的心情,以回饋的姿態來照護年老的他們嗎? 也讓我們更進一步提醒自己:每個人將來都有罹患失智症的可能,若是如此,那時即使我們身為患者,也定然期望著旁人將我們視為一個完整的人來照顧吧!所以讓我們現在照顧失智患者時能多一點包容,莫忘了患者既生而為人便會擁有生物本能,所以我們要順著生物本能行為來做出反應,在這樣的理解和包容之上,我們一定能提供更妥適的失智照護。 (本文作者為《因為愛所以看見》作者、高雄長庚紀念醫院神經內科系智能與老化中心主任陳乃菁)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7 萬
肝臟疾病
台灣每3人就有1人脂肪肝 中醫師的9個護肝大法
56歲的張先生一直是胖胖的身材,這半年他發現腳容易水腫。門診抽血顯示:腎功能正常,肝指數稍高,回顧病歷有脂肪肝病史,轉介到肝膽腸胃科,這次的腹部超音波發現有肝硬化。張先生這才後悔沒有好好控制體重,連定期的肝臟檢查也疏忽了。 什麼是脂肪肝? 肝臟脂肪量佔肝重量5%以上,或組織學呈現30%以上的肝細胞發生脂肪變性。常見因肥胖、代謝症候群、基因、過量飲酒產生。(推薦閱讀:人胖,肝也會胖嗎?)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多少人有脂肪肝? 脂肪肝在台灣成人的盛行率約3成,也就是3個人裡面就有1個人有脂肪肝,男性的比率大於女性。 但是,並非只有體重較重的人才會得: BMI在25以下的人,約20%的人會有。 BMI在25到30的人,約50%的人會有。 BMI在30以上的人,約85%的人會有。 脂肪肝會不會肝硬化? 若是因過度飲酒所導致的脂肪肝,較有可能進展成肝硬化,甚至肝癌。(推薦閱讀預防肝炎、肝硬化) 沒有飲酒習慣的非酒精性脂肪肝,一般來說不大會進展成肝硬化,但有10%的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會轉變成脂肪肝炎,這時候就有可能進展成肝硬化,甚至肝癌。 如何治療? 目前,西醫缺乏安全、有效的藥物治療脂肪肝,全球三大肝病學會(亞太地區、美國、與歐洲肝病學會)的指引仍以運動、減重為主。 中醫認為脂肪肝屬於積聚、痞症的範圍。患者常因飲食油膩、過度肥胖,或是生活作息異常、長期飲酒應酬,以致肝失疏泄、脾失健運、濕熱內蘊,病久者甚至出現瘀血阻滯的症狀,常見的中醫證型有痰濕、濕熱、肝鬱、瘀血等。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生活及飲食保健 定期至門診追蹤治療。 減10%的體重。 每週至少運動5次、每次至少10分鐘、每週累積運動時間超過150分鐘。 減少攝取不必要的糖分,如:手搖杯、汽水、巧克力、蛋糕、洋芋片、餅乾、薯條。 以糙米、胚芽米、燕麥來取代精緻澱粉,如:白飯、麵、麵包、饅頭。 食用豆腐、腰果、杏仁、番茄。 適當攝取肉類並避免加工肉品,如:香腸、熱狗、火腿。 多食用十字花科植物,如:高麗菜、花椰菜、綠花椰菜、胡蘿蔔、白蘿蔔。 均衡飲食,攝取中醫平性食物,忌大量溫補之品。 (本文作者為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醫科主治醫師洪國峯)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0 萬
長照
巴氏量表好難拿?復健科醫師來解惑
身為復健科的主治醫師,近年來,有越來越多機會面對「病症暨失能診斷證明書」,也就是俗稱的「巴氏量表」。這個名詞大家多少都聽過,但要說清楚到底是怎樣一張量表,可就沒幾人說得明白,想取得就更難了。 前幾天前才有家屬來到診間,與她一同前來的是中風的先生。高太太進入診間第一句話就是:「醫師啊,你能不能幫我開巴氏量表?」 我看一眼高先生的狀態,再轉頭面對她滿臉的困惑及深藏無奈的語調,我說:「你是不是已經被多位醫師拒絕了?」當下高太太立刻哭出來:「醫生你怎麼知道?」 後來,我為高先生進行一連串評估,花了一段時間,最終開立了巴氏量表,讓高太太能據此申請外籍看護到家中照顧先生,分擔她獨自扛了好久的辛勞。 其實像高太太這樣的例子並不少見,特別是隨著近來社會高齡化趨勢的增長,身為復健科醫師,常見到許多家屬在申請巴氏量表的過程中有巨大的無力感,有時還誤以為是醫師故意刁難,但我相信每個醫師都希望能提供患者與家屬最適切的照顧上的支援,只是很多人面臨長照需求時,直覺想到請外籍移工來家中工作,卻在心急之下忽略了:這是一連串的過程,需要大家花點時間了解、與醫師互相合作,才能加速整個流程的進行。(推薦閱讀:長輩中風了?「外籍看護聘僱」3步驟)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申請外籍看護工的流程與常見的困難 首先,想申請外籍看護工,家屬的第一步就是要拿到醫療機構所開出的60日內有效「病症暨失能診斷證明書」,或者是當地主管機關所開具的身心障礙證明(必須是重度)。 接下來就是找醫師開立巴氏量表,特別要注意是醫師針對患者狀況評估後的結果必須符合分數的標準(也就是有全日照護的需要),一般來說,80歲以下患者要在35分以下、80歲以上患者在60分以下,才可以申請外籍看護。如果這個流程順利,整份評估表由醫院寄到長照管理中心。約5~6天後,長期照護中心會聯繫家屬,先推介國內看護員來照顧;若推介不成再將申請資料轉送勞委會,由勞委會核發招募許可函,同時將醫院郵寄給家屬的診斷書委託給仲介公司辦理。這整個引進流程,從申請到看護工入境照顧病患,通常需要2個月左右的時間。 有需求的家屬遭遇到的困難是:「醫師直接拒絕,根本不幫忙評估」,或者「醫師說分數太高、沒辦法開立」,這時候該怎麼辦? 首先我們要了解,有醫師執照的醫師就可以開巴氏量表,並沒有特定限制哪一科別的醫師才開立,但是說起來較熟悉這些評估過程的的醫師,還是以復健科、神經內科、家醫科或神經外科為主。所以如果你的醫師拒絕開立,可以委婉地請他轉介到比較熟悉評估過程的醫師那邊,或是自己帶著患者到上面提到的幾個科別,換個醫師評估看看,或許會有不同的結果。 我要坦白地提醒大家,初次見面就讓醫師開出巴氏量表的機會真的不大,畢竟門診中能進行評估的時間很短,所以建議患者與家屬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需要多幾次的回診觀察,才能幫助醫師開立巴氏量表。 這個過程的確舟車勞頓,對患者與家屬來說都很辛苦,所以如果患者是全癱的病人,家屬可以申請醫師到宅評估,省去奔波勞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另外,如果你的醫師表示評估後分數太高、無法開立巴氏量表,也不要太難過,換個角度想,這暗示患者是有機會接受長照2.0的服務的,例如居家復能、輔具服務、喘息服務等等,這些項目都會改善患者的狀況與減輕家屬的負擔。(推薦閱讀:從家家有本長照經,到「社區大家庭整體照顧服務」) 另外,可考慮搭配接送服務安排健保的復健治療,讓病患有機會獨立自主、遠離失能,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當面臨長照需求時,停下來多想一下,避免直覺跳到申請外籍看護工的結論,會發現:其實我們還有更多選項可用。 (本文作者為高雄長庚紀念醫院復健科主治醫師李炎諭)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4 萬
中醫養生
上交叉症候群害你肩頸痠痛 簡單2招強肌鬆筋
35歲的王小姐是位行政人員,天天對著電腦處理文書,下班後也常在床上滑手機。近兩個月脖子跟上背處隱隱地痠痛,朋友跟她說「那是『膏肓痛』,病入膏肓會致命的」,讓她急急忙忙來求診。 經檢查評估才知道那是「上交叉症候群」,只是痛處在中醫「膏肓穴」的位置。 什麼是上交叉症候群? 「上交叉症候群」是現代人常見的肩頸痠痛問題,是由捷克的Vladimir Janda醫師所提出的概念。這疾病的概念是:若在我們脖子前後各劃一條線,會形成一個交叉的圖案,其中一條線上的肌肉是被拉緊而較強的;相較下,另一條線上的肌肉則是被強迫伸長而較軟弱無力,這兩條線顯示不同方向上的肌肉張力不平衡。(推薦閱讀:時常落枕?偏頭痛?有駝背?可能是交叉症候群困擾你)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成因 當我們用電腦、手機、或是開車時,頭和肩膀會向前傾、脖子向前彎、手臂稍稍往內轉。在脖子的前後各劃一條線,會發現同條線的上斜方肌、提肩胛肌、胸大肌、胸小肌、胸鎖乳突肌是被拉緊而較強的;相較下另條線上的菱形肌、中下斜方肌、前鋸肌、深層頸屈肌則是被強迫伸長而較軟弱無力,兩個方向的肌肉張力不平衡。(推薦閱讀:慢性肩頸疼痛引起「膏肓痛」 3族群要當心) 然而,這樣的強弱關係並非永恆不變,當原先拉扯的肌肉過強時,另一側被拉扯的肌肉也會出力來抵抗。長期肌肉過度收縮會導致肌肉束緊繃,產生肌緊繃帶、肌痛點,骨骼排列出問題;嚴重的時候甚至會壓迫到神經,產生手麻的情況。 中醫治療 .針對較緊繃的肌肉側,使用針灸處理,配合放鬆運動,放鬆肌肉,改善局部循環 .針對較弱的肌肉側,搭配養血、活血中藥、強化肌力運動增加肌肉強度。 (圖片來源:洪國峯醫師提供) 頸部放鬆運動 1.放鬆肩胛骨聳肩,像畫圓般轉動肩膀。 2.手臂向上平舉,再將手臂往後下方拉動,呈現出W型的姿勢。 (圖片來源:洪國峯醫師提供) 頸部肌肉強化運動 1. 將手擺至圖片所示姿勢,將手與頭部互推,紫色箭頭表示頭部出力方向 2. 持續約10秒後放鬆,4個動作為一組,一天3組。 (本文作者為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醫科主治醫師洪國峯)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6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女性下腹痛的五種警訊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