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歡迎您投稿「康健名家觀點」,分享您的專業知識與觀點想法。
中醫養生
上交叉症候群害你肩頸痠痛 簡單2招強肌鬆筋
35歲的王小姐是位行政人員,天天對著電腦處理文書,下班後也常在床上滑手機。近兩個月脖子跟上背處隱隱地痠痛,朋友跟她說「那是『膏肓痛』,病入膏肓會致命的」,讓她急急忙忙來求診。 經檢查評估才知道那是「上交叉症候群」,只是痛處在中醫「膏肓穴」的位置。 什麼是上交叉症候群? 「上交叉症候群」是現代人常見的肩頸痠痛問題,是由捷克的Vladimir Janda醫師所提出的概念。這疾病的概念是:若在我們脖子前後各劃一條線,會形成一個交叉的圖案,其中一條線上的肌肉是被拉緊而較強的;相較下,另一條線上的肌肉則是被強迫伸長而較軟弱無力,這兩條線顯示不同方向上的肌肉張力不平衡。(推薦閱讀:時常落枕?偏頭痛?有駝背?可能是交叉症候群困擾你)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成因 當我們用電腦、手機、或是開車時,頭和肩膀會向前傾、脖子向前彎、手臂稍稍往內轉。在脖子的前後各劃一條線,會發現同條線的上斜方肌、提肩胛肌、胸大肌、胸小肌、胸鎖乳突肌是被拉緊而較強的;相較下另條線上的菱形肌、中下斜方肌、前鋸肌、深層頸屈肌則是被強迫伸長而較軟弱無力,兩個方向的肌肉張力不平衡。(推薦閱讀:慢性肩頸疼痛引起「膏肓痛」 3族群要當心) 然而,這樣的強弱關係並非永恆不變,當原先拉扯的肌肉過強時,另一側被拉扯的肌肉也會出力來抵抗。長期肌肉過度收縮會導致肌肉束緊繃,產生肌緊繃帶、肌痛點,骨骼排列出問題;嚴重的時候甚至會壓迫到神經,產生手麻的情況。 中醫治療 .針對較緊繃的肌肉側,使用針灸處理,配合放鬆運動,放鬆肌肉,改善局部循環 .針對較弱的肌肉側,搭配養血、活血中藥、強化肌力運動增加肌肉強度。 (圖片來源:洪國峯醫師提供) 頸部放鬆運動 1.放鬆肩胛骨聳肩,像畫圓般轉動肩膀。 2.手臂向上平舉,再將手臂往後下方拉動,呈現出W型的姿勢。 (圖片來源:洪國峯醫師提供) 頸部肌肉強化運動 1. 將手擺至圖片所示姿勢,將手與頭部互推,紫色箭頭表示頭部出力方向 2. 持續約10秒後放鬆,4個動作為一組,一天3組。 (本文作者為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醫科主治醫師洪國峯)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2 萬
中醫養生
心臟衰竭易累又水腫 中醫幫忙強心補腎
根據2019中華民國心臟學會最新公布的「心臟衰竭治療指引」,心臟衰竭患者若由多科別組成團隊介入照護(Multidisciplinary disease management programs,MDP),能有效降低整體再住院率達24%。經診斷心臟衰竭後,此類患者常在反覆惡化住院之間更加損失心臟功能。因此,多科別介入治療與協助維持生活品質、降低再住院率,已經是目前的醫療趨勢。(推薦閱讀:心臟衰竭死亡率比癌症還高!需要治療、控制喝水與少鹽) 人體的心臟負責供應血液給所有器官,當打出的血液不足以提供全身器官使用,稱為心臟衰竭。常見造成的原因有肥胖、老化、心肌梗塞、狹心症、高血壓、糖尿病等。 心臟衰竭導致循環血量不足,造成身體機能整體降低,腸胃道蠕動緩慢,造成腹脹、食慾降低、便秘或腹瀉;腎臟水分代謝功能異常,小便量少、水腫(包含肺水腫,所以會有咳嗽、喘、端坐呼吸等症狀);肝鬱血、肝功能異常;腦部血液供應不足,產生昏昏欲睡、健忘。 中醫介入 如何幫助心臟衰竭患者?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中醫處理心臟衰竭時,除了治療心臟本身之外,還同時處理共同支配血液循環的肝、脾,與水分代謝的肺、脾、腎等臟腑。心臟衰竭時,人體的陰、陽、氣、血都有所虛損而失衡,因循環障礙造成的病理產物—痰、水、瘀都已經交雜,在中藥的使用上,「清」與「補」都需要並行,不是單一方劑、單味藥物、單一治則就可以涵括處理,需借重中醫師的專業處方,隨時調整變動。 心臟衰竭常見會導致喘、腫、累,水分蓄積問題有時仍反覆發生,可以借重多元的中醫用藥改善水分代謝的特長,從宣肺、強心、健脾、補腎來達到增進水分代謝的能力。 心臟衰竭患者在持續接受西醫常規治療下,中醫介入能更快獲得症狀上的緩解,維持良好的生活品質,不再總是感到疲勞無力,對於生活保有探索的動機與熱情。(推薦閱讀:心臟手術後 生活型態一定要改) (本文作者為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中醫內科主治醫師陳暐棣)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9623
牙齒
想要一口美牙 強化「健康識能」大有幫助
健康識能是指個體有能力獲得、溝通、處理與理解相關的基本健康訊息和健康服務,並能做出有利健康的決定(IOM, 2004)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改善健康識能 是提升公共衛生預防重要的關鍵策略 美國近期關於口腔健康識能相關建議的地標文件是美國醫學研究院報告(IOM reports)和健康國民報告(Healthy People 2010, 2020)。這兩份報告都將口腔健康識能定義為:「口腔健康識能是指個體有能力獲得、溝通、處理與理解相關的基本健康訊息和健康服務,並能做出有利口腔衛生與健康的決定。」,另外在病人保護與實惠照護法案(The 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 2010)以及2010年美國牙醫學會(ADA)同樣也都一致採用上述對於口腔健康識能的定義,美國牙醫學會並強調改善口腔健康識能,病人可獲得較好的健康狀態;以及改善健康識能可以建立更好的溝通和教育,是提升初級和二級口腔公共衛生預防重要的關鍵策略。(推薦閱讀:細嚼慢嚥、刷牙10分鐘 保持口腔健康) 在美國,口腔健康識能領域的發展相較健康識能晚些,2012年3月29日美國醫學研究院舉辦第一次口腔健康識能專家圓桌會議,該會議用意主要透過系列主題演講,來探查歷年來相關研究發現,並討論如何將研究成果應用在口腔衛生保健策略面。該會議相關討論整理於《 口腔健康識能工作坊摘要手冊(Oral Health Literacy, Workshop Summary, IOM, 2013)》。 該圓桌會議也有興趣探討在健康識能和口腔健康識能兩者交會的發現,如:較低健康識能者和不正確口腔保健知識有相關性,這些知識層面包括含氟飲用水防齲、牙科醫療服務就醫、齲齒嚴重度以及口腔衛生相關生活品質。 會議報告指出擁有較差基本健康識能的受訪者中只有44%在過去一年有使用牙科醫療服務紀錄,相較下擁有較純熟健康識能技能者高達77%在過去一年有使用牙科醫療服務紀錄。 另外在大眾和健康照護提供者部分,也發現受訪者有高比例不清楚許多口腔疾病的風險因子和預防方法,例如:齲齒是傳染性疾病且可預防的這個事實就不見得廣為人知;口腔衛生和整體良好健康的相關性也尚未被清楚認識。 涉及牙齒治療的口腔疾病通常是耗時昂貴的,且常會帶來疼痛、影響外表、減少上學和工作天數、不治療甚至有死亡風險。會議報告進一步指出弱勢族群(如貧窮、低教育程度、少數民族或種族、有識字障礙以及老年人),在口腔疾病方面的罹病率或死亡率常被觀察到和大眾有較大的差距。這些族群通常有相同的特點就是:他們擁有較低的健康識能。因此更顯得需要加強上述族群的口腔健康識能,施以口腔預防保健教育介入,以促進大眾口腔衛生平等。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需針對病人教育和文化背景,提供合適的健康照護訊息 2004年IOM提出的健康識能架構同時也適用於口腔健康識能:口腔健康識能存在於個體與文化社會、教育系統、和健康體系的互動關係中,會影響口腔健康結果與醫療成本。健康識能提到的這些知識、技能面向是存在於病人、健康照護提供者和醫療體系之間的一種互動關係,健康識能的挑戰就在於如何去連接這三者之間的關係,使它們更緊密。(推薦閱讀:全球趨勢:健康是投資、不是負擔) 為了克服這種挑戰,病人需要學習靈活運用保健知識以達到: 有效利用健康照護資源(包括看對科、找對醫師、獲得到院交通方式與順利填寫醫療和付費表格)。 容易地和牙醫師主述個人的健康訊息。 清楚解讀牙醫師的治療說明和獲得這些健康服務。 信任醫師和清楚提問。 針對健康新聞或公告採取行動(如:疾病預防建議)。 以上結果皆會影響病人後續口腔健康結果表現、口腔醫療照護成本,以及口腔照護品質與生活品質。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口腔健康識能 健康照護提供者的建議與挑戰 雖然許多口腔疾病可被預防,但仍有多數大眾不清楚這個訊息,和即時採取適當正確口腔衛生保健行動;相似情形也發生在部分醫療保健提供者,他們多專注在提供治療服務,部分未察覺到所提供的服務也需致力於預防或改善口腔衛生。口腔衛生的改善需透過教育大眾、醫療服務提供者和政策擬定者,藉由提供以科學實證為基礎的介入,以有效提升口腔衛生,預防口腔疾病的發生。(推薦閱讀:磨牙、清晨嘴乾… 口腔小毛病能發現奪命病癥) 口腔健康識能評估的範圍除了大眾,也包括健康體系決策成員和醫療照護提供者。在健康照護者口腔健康識能的評估部分,可請口腔衛生人員回答口腔預防保健相關的知識和實際上的執行內容,以及請他們自評是否確實有做到健康國民報告(Healthy People 2020)提到的溝通技巧行動項目,及使用AHRQ 健康識能全面防護工作指引 (Health Literacy Universal Precautions toolkit by Agency for Healthcare Research and Quality)評估社區診所環境是否符合健康識能親善條件,並進行檢視改善。 健康國民報告(Healthy People 2020)建議的指標與行動綱領內容,可被用來檢視口腔健康識能的程度或介入成效,一旦口腔健康識能介入後,會有以下預期成效目標: 民眾口腔健康識能獲得改善。 民眾報導健康照護提供者溝通技能的滿意度增加。 民眾參與自己健康照護的決策比例增加。 醫師能夠協助提供民眾個別化照護訊息,並培養民眾自我疾病照護的比例增加。 健康國民報告行動綱領對於上述第二項健康照護提供者的溝通技巧也有以下建議: 跟病人溝通時,同一時間傳達的訊息最好不要超過3個訊息。 溝通醫病決策時最好有家人在旁參與討論。 說明時使用簡單語言,要說慢說清楚,讓民眾聽得懂。 跟操作項目有關的自我照護,最好請病人回覆試教,或者請他們重複說一次,來掌握  他們實際了解的程度。 有必要的時候,須使用決策輔助工具,如:健康識能友善衛教教材(單張、小冊子或是影片網路)來充分地提供病人和醫療有關的訊息。 多年來,美國數個州致力於倡議口腔健康識能的提升,成效良好,這個倡議立基在口腔衛生與整體健康息息相關。然而,並非全部美國人都享有相同良好程度的口腔衛生,面對這樣的困難與挑戰,美國衛生單位部門進一步與相關牙醫、口腔衛生組織團體提出具體改變的行動方向包括:建立科學實證基礎,將科學實證結果轉移在實務面,並增加口腔健康識能團隊組成人員的多樣性、促進人員的能力與靈活度,建立平台加強合作,並將成功預防介入計畫重複複製,持續推廣和不斷努力執行來克服障礙,上述經驗都值得借鏡學習。(推薦閱讀:期盼口腔衛生師的立法來提升國民生活品質,減少醫療負擔) 在台灣,口腔健康識能尚處於新興發展的新領域,以往的預防保健衛生教育多重視知識態度行為的改變,但由於有越多疾病跟生活型態有關,因此更需擁有自我照護技能,以達到疾病自我管理,甚至是預防的效果,因此發展國民健康識能就顯得更為重要。 健康識能是存在病人、健康照護提供者與健康體系三者的互動關係所呈現出技能與知識運用的成果表現,因此同步執行大眾、健康照護提供者、健康體系(衛生機構和政策制定者)的健康識能促進方案,才是有效根本提升醫療照護品質、降低成本和減少國人健康差距的關鍵公共衛生預防策略。 參考資料 1.Alice M. Horowitz, Dushanka V. Kleinman, Oral health literacy: a pathway to reducing oral health disparities in Maryland, 72:s26-s30, 2012 2.Darien J. Weatherspoon, Alice M. Horowitz, Dushanka V. Kleinman, Min Qi Wang, The Use of Recommended Communication Techniques by Maryland Family Physiciansand Pediatricians, PLOS ONE, 10 (4) e0119855, 2015. 3.Institute of Medicine, Oral Health Literacy: Workshop Summary. Washington, DC: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01 (作者為台灣口腔衛生學會理事長、台灣健康識能與傳播學會理事張進順教授,及台北醫學大學口腔衛生學系助理教授、台灣健康識能與傳播學會會員何容君博士)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8489
中醫養生
更年期症候群 中醫教你2穴道紓緩妙招
黃媽媽是位50歲的公司主管,近幾個月一直心情不好,不但時常抱怨下屬難帶,也看不慣老公的行為,晚上睡覺也常因一陣陣的熱感醒來好幾次,影響睡眠,讓她隔天上班沒有精神。經醫師診斷才知道自己有「更年期症候群」,而失眠、易怒、疲倦更是常見的症狀。(推薦閱讀:中年婦女,憤怒有理!更年期的身心調適)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什麼是更年期症候群? 更年期指的是女性在45~55歲的這段期間,因荷爾蒙分泌不足及卵巢功能退化,使得月經次數減少、逐漸不規則,最後停經。 更年期症候群是指這段期間內,因荷爾蒙分泌不足而產生的身體或心理症狀,常見有:潮熱、盜汗、心悸、情緒變化大、失眠,嚴重的病人甚至會出現骨質疏鬆、尿失禁。根據統計,在台灣有8成的婦女在更年期間會出現更年期症狀。 中醫觀點與治療 《素問.上古天真論》中提到:「女子七歲,腎氣盛,齒更髮長;二七(14歲)而天癸至,任脈通,太衝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子……七七(49歲),任脈虛,太衝脈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而無子也。」這段文字描述女生在14歲附近開始有月經,在49歲附近開始停經。 其中,「肝」、「腎」兩個臟腑和衝任二脈的功能、以及天癸量的變化均會影響女性的生殖功能。在更年期婦女中,肝腎陰虛、肝鬱氣滯是常見的證型表現,可依照不同證型給予中藥治療。(推薦閱讀:輕鬆安度更年期,中醫有解方) 生活飲食4重點 適當攝取山藥或黃豆等含有植物性雌激素的食物。 避免辛燥刺激性食物,如:辣椒、胡椒、咖哩等。 攝取牛奶等高鈣質食品。 規律運動,每週3次,每次30分鐘。 穴位按壓 睡前按壓內關、神門,以每分鐘30下的和緩速度,深層按壓每個穴道1分鐘。 內關:手心側,腕橫紋下3根手指頭,兩條筋的中間。 (圖片來源:洪國峯醫師提供) 神門:手心側、小拇指側的掌臂交接處可摸到小骨頭突起(豆狀骨),在小骨頭突起的下方的腕橫紋處。 (圖片來源:洪國峯醫師提供) (本文作者為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醫科主治醫師洪國峯)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4 萬
兩性關係
我的先生是同志?30年無性夫妻心路歷程
一位50多歲的婦女進入診間,面帶愁苦,言談情緒激動,對婆家有諸多怨懟。大概聆聽了10幾分鐘個案對「婆家」的怨念後,心想不對,「先生怎不見了?」隨口一問個案與先生相處狀況,一開始個案顯得支支吾吾,很平淡地說覺得先生退休在家很煩、吃飯各走各的。我心理暗想不對,細問個案平日與先生的互動,後來得知原來個案與先生已經快30年未有性生活,太太曾多次主動要和先生肢體碰觸,但先生回應讓個案很受傷。 結婚第一年後,性生活大多是個案主動,因當時兩人想生小孩,但未能順利懷孕,後來個案也對此乏力。先生過去因工作需值班常不在家,生活經濟也無慮,個案過自己的生活還算愜意。先生退休後,反而讓個案自覺和先生相處模式就像員工和老闆,連外出都一前一後走路、在外用餐也是丈夫快速吃完跑去外面等,兩人在家很少聊天,更不會有肢體碰觸。(推薦閱讀:檢視婚姻的親密指數) 30年未有性生活 「30年沒有性生活!」實在讓我大驚,隨口回應,「你先生該不會是……」,個案未等我說完就搶著說:「我覺得他是同性戀者,這件事憋在心裡很久,可是又不能跟家人說,也不能跟朋友說,這叫我怎說得出口!……心理師,你也覺得他是同志嗎?我要不要回去問先生?」 我其實很想回應她:「對,你先生就是同性戀者,你醒醒吧!在他身上你永遠無法感受親密關係。」但專業讓我無法說出口,只能告訴她:「不管他是不是Gay,只有他自己知道。縱使是,他也不一定會說。澄清是不是同志,對你並無重大意義。但你跟先生長期缺乏親密感,你期待他陪伴及依賴卻常常落空,並且缺乏家的歸屬感,這是你長期情緒困擾的來源。」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個案長期缺乏親密、滿意的家庭生活,以及有未能成為母親的遺憾。個案渴望先生的愛與性,長期需求未被滿足,衍生出對先生的怨懟,但因為先生在經濟上提供很大滿足,只好將怨念轉移到婆家。先生似乎對太太也心生愧疚,被迫與永遠不會愛的異性結婚,意識上欺騙自己與配偶,但又無法壓抑潛意識性本能,只好在經濟上提供太太無限滿足,卻無法滿足自己與配偶長期親密的匱乏。這對夫妻兩人都有苦,這苦卻很難得說得出來……。 基因對性認同的影響 1980年代心理學教授麥可.貝利(J. Micheal Bailey)的一項關於雙胞胎研究發現,在56對同卵雙胞胎兄弟中,有52%比率倆人都為同性戀。54對異卵雙胞胎中,雙雙皆是同性戀比率為22%,低於同卵雙胞胎,但仍明顯高於非雙胞胎兄弟都是同性戀的10%。這個雙胞胎研究提供強大證據,證明遺傳對同性戀影響扮演重要角色,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分離出影響性認同的實際基因位置。(推薦閱讀:你有離婚基因嗎?) 同性戀不是一種病 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是全世界最常用於診斷精神疾病的指導手冊。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在1973年公開發表正式決議,將同性戀自精神疾病診斷中刪除。目前幾乎沒有一位專業的精神科醫師或心理學家公開支持同性戀是一種心理疾病或變態的說法,只是人類眾多自然性傾向之一而已。目前已知、可信的證據,都顯示性傾向是天生或生物演化中一部分,不是模仿或被帶壞,更無法選擇。這些都是正常、無法改變的情欲流動。在診間遇到更多的同志者,在面對社會上眼光,選擇要不要出櫃,被迫壓抑自己的真實情慾,不敢公開自己的慾望,選擇、強迫自己接納異性的配偶,卻仍然無法真正的喜歡另一半,常因此衍生更多情緒困擾。 我們會要求,素食主義者要吃葷食嗎? 我們會強迫,伊斯蘭教教徒要吃豬肉嗎? 那我們何必勉強同性戀者去改變自己的性傾向呢? 愛不愛,其實自己就知道 這讓我又想起多年前的一位陽光男孩的個案,父親陪同到診間做性認同評估。個案從國中開始發現自己喜歡同性,例如會注意男生、喜歡看男生,當時就開始懷疑自己的性取向。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高二時,他喜歡一位同性別同學,上課會和對方傳紙條,會偷看他,也喜歡和對方談話。覺察到自己對男性裸體會興奮,但對女性裸體完全沒感覺。自己會欣賞漂亮的異性,但就是無性興奮或欲望。男孩向父母親出櫃後,卻擔心父母無法接受,或讓他們失望。 父親表示,最初自己與太太都無法接受,懷疑是個案同儕影響,因此要求個案來醫院鑑定且禁止接觸同性相關資訊。父親表示自己目前雖已釋懷且接納,但母親還不大能接受,案父也擔心自己的「禁令(接觸同志訊息)」是否反而讓男孩會過於壓抑自己情慾。 2019年5月24日同婚專法實施,讓台灣正式成為亞洲第一個讓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相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並為結婚登記。藉由立法讓大家知道,同性兩人跟大家一樣,擁有一樣共組家庭權利,當我們學會彼此包容與同理後,更可以接納彼此差異。(推薦閱讀:這些大事,同性配偶終於可發聲) 愛本身不會傷人。愛字怎麼寫?是受中有心,這個「心」是給予的時候看到對方的心意。當沒有「心」時,對方只會覺得自己被迫接受,感受不到愛,變成受苦、受難、受折磨。先生壓抑自己的心,雖然讓太太衣食無虞且給予很大金錢支配,卻非太太心中想要。父親對兒子的愛,所以接受、接納兒子性傾向;母親雖然一時間無法接受,但我相信最後也會因為愛而接納。 同性專法的實施,是讓更多的愛被平等看待,不需要一輩子在櫃子裡躲藏。很高興,我們國家的柔軟與包容,讓這個法案可以順利實施。 (本文作者為台北慈濟醫院臨床心理師許雅惠)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3 萬
健康新知
當媽咪就是焦慮的開始?給新手媽媽的3個建議
小雯在家中排行老三,前面兩個哥哥,從小被當寶貝寵愛,什麼事都由別人代勞;雖然舒適,但小雯總想有一天可以自己做決定、負責任。學校畢業後,找到一個離家遠的地方工作,得以如願獨自生活,卻處處碰壁,過得不是很自在。氣餒之餘,就與剛認識沒幾個月的男友結婚;本想有人可以依靠,重整自己的生活,卻意外懷孕,跟先生商量後,決定生下孩子,但也打算繼續工作。只是當上媽媽後,才發覺根本沒準備好扮演新的角色,一時身心俱疲、想不開,趁先生不留意,吞下一把安眠藥想結束自己的煩惱;還好被先生發現,送到急診處理後,聽從醫師建議,終於至精神科求助。 (推薦閱讀:吃喝拉撒睡都在床上,蕭彤雯113天安胎記) 妳不孤單!八成產婦都會情緒低落 經過十月懷胎,突然間的一個重大改變,雖然減輕身體負擔,但是生理、心理上卻也需要即刻的調整,才能順利邁向人生下一階段。然而,有時因生理因素,如內分泌系統無法一下子調整過來;有時候因心理因素,如小雯一般,心態上並未準備好要扮演母親的角色;有時因家庭因素,如未獲得配偶或家人充分支持,或必須馬上復職等,難免也有新手媽媽適應不良,嚴重的更罹患各種疾病,對個人、新生兒、家庭都帶來相當大的影響。 研究發現,有15%~80%的產婦,剛生產完兩周內會被注意有暫時性情緒低落的情況,稱之後產婦不悅(maternity blues)。還好,大多數有這種現象的產婦很快就能回復,就能夠扮演稱職的母親。 (推薦閱讀:4招,產婦當生產的主角) 有3.5%~22%的產婦,情緒低落持續太久,或在產後3、4周才出現嚴重憂鬱症狀,像生理上有頭痛、失眠、食欲不振、身體麻木等;心理上有絕望、無力感、無助感、對嬰兒過度關心或沒有感覺、感到羞恥等;行為上則有偏激行為、易怒、對周遭充滿敵意,或行為失控等等。這就是出現明顯的產後憂鬱症了。 (圖片來源:pixabay) 沒有人天生是好媽媽 允許自己不完美  以下是提供給新手媽媽的一些建議: 一、要記得夫妻之愛與父母之愛雖不同但並非互斥,在這兩者之間應取得一個平衡,孩子則是那個支點。 二、沒有一個人天生就可以當好媽媽,在小家庭盛行的現代,能夠隨時討教的對象也減少了;所幸,取而代之的是充足的資訊與專業化的指導,自己實在做不來就要求助,尋求過來人或專業的指導。 三、如果因為實在適應不來,而出現一些嚴重的身心問題或疾病,千萬別忽視或諱疾忌醫,要趕快接受必要的專業協助,趕快讓自己再恢復健康,將不良影響降到最低。 家庭和個人一樣,都是會逐漸成長的,孩子的出生代表家庭成長到達另一個里程碑,信心十足、充滿精力,當然就繼續快樂向前行;若是疲累了,需要的是短暫休息,等再加足油、打足氣,一樣還是可以順利向前行的!​​​​ (本文作者為鈺璽診所身心科醫師周勵志)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4 萬
身心症
每次復發都是不可逆的傷害!精神醫療助患者回歸「有意義的生活」
每一個媽媽心底最難以言說的恐懼:「我不是一個好媽媽,我沒把兒子教好。」身為精神科醫師,我們想說的是,我們了解您深沉的恐懼,也願意陪伴您與孩子共同面對思覺失調症。 無差別殺人案件的犯罪情境中,具有身心障礙或精神疾患約佔5%,為什麼社會會恐懼這5%的存在?因為我們始終無法理解,無差別殺人案件的發生原因及犯罪者的動機,正如精神病症狀令人難以捉摸。 比例微不足道,我們似乎不需過度擔心精神病患的無差別殺人犯罪;但是過去的研究顯示,未經治療的初次精神病發作者,殺人風險是接受治療者的15倍,這告訴我們,精神疾病的無差別殺人是可以治療、也必須治療的。 內外煎熬的家屬 「我不要看精神科,我沒有精神病。」大部分病患對罹患精神疾病缺乏病識感,更別提會想要接受治療。 曾看過某報章雜誌的評論「家屬未盡照顧之責,讓病患未服藥導致慘劇發生」,我們該去指責家屬沒有規則讓病患服藥嗎? 這是盛行率1%的疾病,老天很公平、也很殘酷!對病患家屬而言,是什麼驅動著我們對家人的愛?當家人生病了,而且是見不得人的病,還犯下滔天大罪,我們該如何面對家人、面對自己的人生? 大部分的家屬會優先選擇民俗或宗教治療,而不是正統的精神醫療。 身為精神科醫師,在陪伴每位病患與家庭的過程,看到了人們心境的變化。如同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的「悲傷五階段」理論,病患與家屬往往將度過的歷程:否定、憤怒、討價還價、沮喪與接受。 我們看見病患的無助,也看見渴望幫助的家屬。家屬往往在還沒有處理好自身深沉的痛苦前,就必須要與病患的精神症狀與干擾行為奮戰,日復一日,在一顆顆藥物的僵持下,埋藏著病患與家屬的摩擦、衝突,等待著爆發的一天。 (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每次的復發都是不可逆的傷害 一位病患曾說:「早知道就應該好好接受藥物治療,這幾年就不會這樣空白了!」 一位家屬曾說:「是不是沒有早點給他治療,所以腦功能已經沒有辦法恢復了!」 研究指出,疾病發病前3~5年是治療關鍵期,若能規則穩定接受治療,就能避免病患的腦功能受損,未來也比較不會造成疾病復發。 藥物該進入病患的腦中,然而近6成藥物不知去向 精神治療的一則笑話:「某天護理人員尾隨病患繳費、領藥,赫然發現病患轉頭就把藥物丟棄在垃圾桶。而病患在診間才對醫師說,我有好好吃藥。」 現代醫學已經驗證,思覺失調症是腦功能失調的生理疾病,所謂「心病心藥醫」,生理疾病需要正確的藥物治療。 根據國際的疾病治療準則,持續性治療對病患有幫助;研究也發現,停藥1年,77%病患會復發,停藥2年,90%病患會復發,數據怵目驚心。然而經過統計,居然有高達6成藥物未被病患遵照醫囑服用。 既然藥物這麼好,為什麼病患不要? 「我不要被藥物控制、藥物讓我變了一個人。」 根據研究,病患不吃藥主要有2個原因:藥物副作用和疾病污名化。 「疾病污名化」來自社會文化對異端的恐懼,以及媒體的推波助瀾。而社會大眾對西藥的負面觀感,加上對於抗精神病藥物的既定印象,認定藥物一定會有副作用,也會影響日常生活、工作、社交等。事實上,這樣的印象,脫離了數十年來醫藥科技的發達,醫師的考量不再只是療效、副作用的平衡,似乎還看見了回應病患需求的曙光──一個有意義的人生。 研究顯示,早期治療對病患的幫助,包括藥物反應較佳、不容易復發、較能達到症狀緩解,也比較能夠達到復元的階段;相對的,多次復發將導致藥物反應較差、容易多次復發、症狀不容易緩解,以及更困難達到復元的階段。 (圖片來源:pixabay) 來自家屬的呼喚與治癒的期盼 「給我最好的藥,自費也沒有關係。」 更佳的療效、更少的副作用,只是我們對藥物的基本要求。在精神科過往的治療歷程,我們看見病患與應有的治療擦身而過,帶來許多遺憾。長效針劑協助病患能更方便使用藥物、增加藥物順從性,也減少家屬在給藥上的負擔。 此外,理想的藥物必須要能預防復發、增加病患生活品質、改善生活功能,更讓病患看見「治癒」的可能,而長效針劑給了我們這樣的夢想。 越長越好 新的治療模式 家屬或病患對長效針劑並不陌生,由過去的每周1劑、兩周1劑,到現在的每個月施打1針,許多家屬與病患仍不可置信,怎麼會有這麼方便的治療方式。不僅如此,現在更有3個月1劑的長效針,等於「1年4劑」。 長效針劑除了便利性、提升病患的順從性之外,也減少藥物副作用,改善療效,避免病患再入院,提升病患的生活品質與功能。 未來將上市的6個月長效針劑,給了病患更接近治癒的想像。如同抗癌藥、抗愛滋藥物,也許思覺失調症不再是難治之症。 「有意義的生活」是新的醫病共識 在現代醫學進步下,研究顯示,僅有1/7病患能真正達到康復的程度,復元之路依然遙遠。未接受早期且持續性藥物治療恐怕是2大主因,儘管我們有許多劑型,包括口服藥、滴劑、短效針劑、長效針劑,但多數病患其實仍缺乏真正「到位」的治療。 「不再與疾病糾纏,回復有意義人生」是病患的期待,也應是我們身為醫療人員、家屬,甚至社會大眾的共同目標。 (本文作者為彰化基督教醫院精神科病房主任、中山醫學大學心理系犯罪心理學兼任講師張庭綱)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7 萬
身心症
「我們」與正常的距離 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創傷與擔憂
公視戲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熱播,我卻越來越不敢問康復者朋友們有沒有在追這部劇。聽到劇中的應爸爸說「生了這個病,這輩子就廢了」,頭彷彿被重重打了一棍,一語道出刻板印象,即便我執業已經20多年,聽起來還是相當沉重。應姊姊接著說:「他才26歲,應該對他有希望,他這麼有才華。」這在科學證據上是站得住腳的,急性發病帶有明顯的情緒症狀,病前功能良好、家人關懷支持都是復元要素。 回到日常的診間,一位康復者已經和我一起度過4個新年了,第1個新年在急性病房,第2個新年在日間病房,第3個新年在社區復健中心,第4年我們在晚上的門診見面。 他的年紀和劇中的應思聰一樣,也罹患思覺失調症,他很認真吃藥,穩定了3年,都不敢減輕劑量,他說:「我害怕再發病,害怕那個會因為強烈的懼怕感而想攻擊人的自己再出現。」 我沒有堅持減藥,畢竟,研究發現,對於二代抗精神病藥物,穩定後逐漸減輕劑量或維持原來劑量的效果相當;而且他要努力調適的事情夠多了,工作時常需要找路、認路,與人應對,還要做照顧服務員的工作,實在沒必要為了減少藥物,加重他情緒緊張,以及重新用「新腦袋」適應工作的風險。 這天,他很不安地述說惡夢:他在晚上睡覺中醒過來,感覺自己很憤怒,於是去喝水消消氣;有個小孩蹲在房間轉角擋了路,他就重重地踹過去,沒顧及小孩有什麼反應。然後,他被自己的怒氣嚇醒,趕緊走出房門找家人,沒看到小孩的蹤影,家人也沒聽到任何聲響,「但那個夢好像真的一樣,」他顯得很擔心。 一直以來,他害怕生氣、生病的自己,「本質上我不是暴力的人,當年發病的時候,我也不知道哪來的莫名力量控制了我,去做威脅別人的事。」他擔心莫名的力量又控制自己,於是接受精神醫學的說法──「莫名的力量」就是思覺失調症造成的混亂,所以一直認真吃藥控制疾病。但是做了這個夢,表示「疾病沒有撲殺完全」,因此喚起了他的憂慮,擔心自己再度被疾病掌控。 聽著他的焦慮不安,我的腦袋浮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圖像:他常說擔心自己發病、夜間的惡夢、不太想待在社交場合、怕別人問他還沒想好答案的問題(例如:病好了沒?或者是要不要揭露自己生病了?),以及表達與感受情緒上的遲鈍。 劇中的宋喬安也有相同症狀,差別在於宋喬安沒有病識感,長時間用喝酒來麻痺因為失去和自責而產生的強烈痛苦。 (示意圖,非文中個案。圖片來源:pixabay) 科學數據難以降低恐懼 高達35~65%的思覺失調症患者,會有創傷症候群症狀,而遭受疾病衝擊的家庭成員,各自用不同方式面對精神疾病帶來的挑戰。 劇中即將結婚的應思悅問到遺傳的可能性,的確是實務上常見的問題,卻很難用科學數據降低恐懼(應思悅會有思覺失調症的機會是8%。若應思悅沒有,夫婿也沒有,孩子有的機率是1%);即便有50~68%思覺失調症患者會大幅改善或康復,這個數據也很難改變應爸爸對疾病的刻板印象。 既然用科學數據做衛教,不能安慰深層的情緒,那只能繼續陪伴,跟他一起盤點發病這些年來,他因為學習去面對疾病而得到的資源,除了藥物,他還多了知識、辨識另一個自己的經驗,以及家人的諒解和支持,多了朋友、專業人員陪伴…等,要和病魔奮戰,就多了一點勝算。 「病人」的標籤仍然存在 盤點完之後,他走出診間,仍然困惑、不確定。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病人」這個標籤只要存在,就帶著隱喻。例如,劇中關於陳昌藥物治療的對話:「若是治療好到有現實感,而感到這世界的痛苦,真的是好嗎?」(事實上,在症狀中的痛苦,可能比在現實中的痛苦還難受!)在這句話中,沒有現實感等同精神異常、等同嚴重。 在精神醫療過程中令人難受的必要之惡,是在治療過程中複製、甚至深化、加寬了「他者」與「我輩」的界線。 在診間康復者常自語:「我這樣做算是正常嗎?」也讓我不知道如何回應,因為走進了精神醫療體系,必然又貼上「我是病人」的標籤;有時這個標籤從「我是病人=我對疾病無能為力」,演變成「我是病人=我無能」。 走向復元的過程 劇中的應思聰出現不想治療的想法,也是精神醫療的日常,因為有時回到醫院就像「溫習」創傷經驗,自我否定與創傷帶來的沉重壓力令人喘不過氣,以致於想要逃離精神醫療體系。 多項研究顯示,從被精神疾病打趴,到重新整軍再戰,到能駕馭疾病,前幾年會特別辛苦。用「復元」,而不用「復原」這個字,也暗示這是重生與蛻變的過程。 將精神分裂症改名為思覺失調症的重要推手之一,是公開揭露自己患有思覺失調症的美國精神科醫師Dan Fisher,他說,目前創傷知情治療(trauma-informed therapy)是以復元為導向的治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就是說,在生病之後,因精神疾病與治療而帶來的創傷,需要被正視和被處理。 第6集中的應思聰已經開始學習如何應付疾病症狀,會向幻聽說「那是假的」,雖然有藥物副作用,但這樣的進展顯示他的病情好得很快,也有機會走上康復之路。但願「創傷」的議題,會在後面康復之路提早被重視。 (本文作者為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社區精神科主任、台灣社會與社區精神醫學會常務理事、台灣社會心理復健協會理事徐淑婷)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5 萬
其他疾病
為什麼我很不舒服,西醫卻診斷不出來?談自律神經失調
(圖片來源:方志男中醫師提供) 很多病人都有過這樣的經驗,明明身體很不舒服,甚至感覺自己快掛了,可是到醫院急診或門診,因為檢查結果是正常或輕微超過標準,最後醫生只說「多休息、放輕鬆」。 其實這些症狀的呈現是一種亞健康,在中醫是屬於「氣病」,意即是身體功能性異常,而非器質性異常的範圍。有時候醫生也會告訴你,這是「自律神經失調」。 這方面問題的治療是中醫獨特的強項。傳統中醫對於致病原因大致分為3個方向:外因(風寒暑濕燥火),內因(喜怒憂思悲恐驚),不內外因(意外傷害,房事飲食勞傷)。七情分屬五臟(心肝脾肺腎),因此七情失調也相當於五臟的功能失調。 自律神經失調是現代人的通病。生活步調太快,競爭性強,講求績效及效率,生活壓迫性大,常常會讓人有一種喘不氣的感覺,情緒因此容易極端化,身體的機能活動也會因此而被扭曲操作,例如一天只吃一餐,一天喝三杯以上咖啡提神,吃安眠藥才能睡等等。時間一久,偏頭痛、呼吸困難、腸躁症、圓禿症、免疫性疾病、肌纖維肌痛症、顏面神經異常、神經性皮膚炎等自律神經失調的現象就伴隨而來。 就中醫來說精神壓力(情緒失控)造成自律神經失調,大致可歸納幾種類型:鬱怒傷肝型、陰虛火旺型、心脾兩虛型、心腎不交型、心膽氣虛型等等。經過診察找出病人是哪種原因的自律神經失調,就可給予相對應的針灸、方藥、經絡刮痧按摩等等治療,得到很好的治療效果。 例如針對交感神經亢奮造成頸肩背肌肉僵硬痠痛,在病人的背部膀胱經經絡的部位,施予刮痧拔罐或按摩;因自律神經失調造成頻尿或排尿困難,可在腰椎(交感神經)或薦椎(副交感神經)兩側肌肉刮痧按摩或溫灸,都有不錯的療效。 還有記得時時觀照內心,我們老是眼睛看外面,耳朵聽外面,鼻子聞外面,口吃外面,五官沒有一個是用來觀照自己。自我覺察不夠,甚至視而不見,每天都在爆發的情緒中過日子,您覺得會有得到健康的福份嗎? 中醫從望、聞、問、切中找出病之問題所在,並運用中醫的理、法、方藥,藉由針灸、服中藥、放血、推拿、刮痧、拔罐等方法,排除身體運轉的障害(如痰濕、血瘀、氣滯),提升身體的自我自癒力及恢復力,對於亞健康的症狀有很好的改善作用。 所謂「中醫看人、西醫看病」,分享一位從美國到台北求醫的病人文章,她因為對顧小孩及家務的精神壓力,喜吃餅乾、甜食的失控,造成嚴重皮膚及黏膜過敏發炎,睡眠品質不佳。我借重醫書針灸、方劑、呼吸法、耳穴放血,提供適當有效的治療,解決病痛,印證古代中醫對於情緒致病的重視與智慧。 --- 我的神奇台北中醫之旅 作者:明月前身 我對中醫從小就信服。主要是初中時親眼見證了同學因為經痛,滿頭大汗、渾身抽搐著從樓梯上滾下,被送到校醫那裡,幾根針一扎下去,劇烈痛楚在2、3秒之後消失無蹤,讓我對那位女中醫師崇拜得無以復加。 不過,多年下來,我也深切地意識到中醫固然博大精深,但是醫師個人素質與水平也至關重要。幾年前,住在美國的我經歷了一趟神奇中醫之旅,與諸位分享,一則提供中醫有效的實證;二則若有人出現類似病症,或可參考,希望可以對他人有幫助。 2014年是我多災多病的一年,從3月份開始就沒斷過求醫問藥。最早的症狀類似感冒:先是不停地流青黃的膿鼻涕,接著咽喉腫痛,咳嗽劇烈到嘔吐。一般我對待感冒就是休息、喝水,讓身體自然好轉。不料2周過去,狀況愈演愈烈,咽喉腫痛至連水都無法下嚥。恰逢周末,只好去當地的Priority care(基層診所)就醫,因家裏有小小孩,醫師先懷疑是百日咳(whooping cough), 但後來開出的是治療流感藥物—7天的抗生素外加類固醇。 服藥7天,症狀緩解很多,只是停藥後2天內又復發。幾周下來換了2、3種抗生素,對癥狀的改善沒有任何幫助,而且夜間不停流虛汗,白日體弱嗜睡。 接下來自行買了西瓜霜噴劑、涼茶、連印度薑黃粉都服上了。按照以往,1周內也能緩解咽喉腫痛,奇怪的是這次完全起不了作用。 萬般無奈,只好約了一個口碑不錯的家庭醫生再求診,此時已是5月底了。這位醫師認為我的狀況像是過敏引起鼻腔膿液倒流引起咽喉腫痛、咳嗽。至於是對什麼過敏?他說:「Anything is possible.(萬物皆有可能。)他開了抗過敏的鼻腔噴劑、針對咽喉的吸入式類固醇噴劑以及7天的類固醇藥片。」 這次治療7天下來,所有症狀都消失,我鬆了一口氣,以為長達2個月的噩夢終於結束。 眼科醫師說是體內發炎,風濕免疫科醫師說「我無法診斷你的病情」 不料真正的噩夢才剛剛開始,停藥3天後,各種不同的病徵像井噴一樣大爆發。在吃了一把龍眼後的2個小時內,眼睛忽然腫起來,眼白轉赤紅,畏光流淚。之後幾天全身肌肉像被汽車碾過一樣劇烈疼痛,左膝關節疼痛行走艱難;幾天後左膝莫名好轉,疼痛轉向左肩胛處,無法擡手穿衣,更令人驚懼不安的是,右手無名指根部關節附近忽然出現紫斑疼痛。 回到家庭醫生處,他做檢查並且立即將我轉診眼科和風濕免疫科。眼科醫師詳盡檢查,直接了當地說:「眼部腫脹是體內發炎造成,我可以開類固醇眼藥水緩解,但是不能根治,要盡快找出發炎的原因。」抽血檢查也驗證了這一點,紅血球沈降率(ESR)超高,這也是體內發炎的實證。 風濕免疫科大夫處,則做了更多自體免疫疾病如紅斑性狼瘡、愛滋病、甲狀腺亢進以及肝、腎功能檢查等,也做X-ray、超音波和切片,結果均無異常。最後這位大夫面無表情地說:「我無法診斷你的病情。(I can not diagnosis.)」這大概是我平生第一次就醫得到這樣的答案,心中的疑惑驚懼:「怎麼可能無法診斷呢?病癥明明在那兒啊!」 他只能再次給我類固醇藥片,而且是長期服用,每2周回診。服藥期間所有的炎癥都被壓制下去,生活起居如常。但一來這是典型的治標不治本,一旦斷藥,復發可能性極高;二來類固醇類藥物的副作用也不小,比如夜夜失眠、食欲暴增、體重暴增以及情緒失控等等。常常大半夜睡不著,起來暴飲暴食,短時間內體重整整增加了15磅,用一句話形容就是「剛出虎口,又入狼穴」。 3個月後,我向醫師提出停藥。因為類固醇藥物需要一點一點慢慢減下來,所以停藥又是一個漫長過程。停藥後,懷著忐忑的心態等了2個星期,癥狀沒有復發,喜得我差點高呼「哈利路亞」。 停用類固醇,鼻涕、咽喉腫、劇咳大爆發 不料歡喜過早,感恩節3天大假幾個Party,忍不住誘惑吃了不少我最愛的辣川菜,又恰好忘了噴抗過敏的噴鼻劑,症狀全回來了,不停地流青綠色膿鼻涕、咽喉腫痛和咳嗽不止。 這次回診連和藹可親的老醫師也猶豫著不敢下藥了,只叮囑我繼續噴鼻。問題是繼續噴鼻,不能解決我體內發炎啊,天天食不下咽、睡不成眠。 求醫問診不見效果,我只有上網廣泛搜尋相關信息,親友們也貼心地把他們向各種專家諮詢的意見轉達給我。雖然鬧得雞飛狗跳,但是對困難時環繞在身邊的親情和友情頗為感動。 聖誕節原本就計劃去台灣掃墓會親,台灣的親長推薦了一位中醫師,他的高血壓、心臟病就是在這位方醫師的治療下得到控制和緩解,年近八旬的他目前起居生活如常。 說實話,治療前我沒有抱太大希望。以前曾因為胃炎、失眠焦慮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掛過不同的中醫師專家門診,可能是因為慢性病的緣故,也可能是因為治療時間不夠長,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示意圖,非文中個案。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驚訝,第一次講述病情沒有被醫生打斷 拖家帶口的長途飛行讓我的身體狀況達到最低點,且機艙內乾燥,我的臉部皮膚起了紅疹,兩頰紅通通,又腫又痛。 抵達台北的第2天,我就上門求診。這間診所離捷運古亭站不遠,面積不大卻布置得井然有序,候診處有書報、花草茶和熱開水。候診的人很多,即使事先掛號,也仍然等了超過2個小時。一開始我等得很著急,但是輪到自己進去看病,才知道為什麼需要等這麼久,在之後每天候診的時候也等得心平氣和。 方醫師為人淡定從容,非常耐心,在我講述病情的時候一次也沒有打斷,仿佛可以給患者無盡的時間從容地講述病情,表達自己的擔憂和無奈,光憑這一點就讓我很驚訝。過去大部分就醫經歷裡,我總覺得就診時間有限,陳述病情時總急急忙忙,想要在有限時間把所有相關症狀都講清楚,我並不確定大夫是不是在傾聽。之前就診的風濕免疫科大夫全程在低頭翻看各種化驗報告,讓我猶豫是繼續講下去,還是就此打住。 更讓我驚訝的是,方醫師的治療確實是立竿見影。他判斷我是因為壓力、焦慮的心理以及不平衡的飲食等綜合因素引起的「自律神經失調」。他通過針灸、耳部放血配合中藥來治療,針灸部位除了手腳,臉部以外,特別集中在耳部,非常密集,下針後,我即時感覺到咽喉部位的腫痛減輕,鼻塞開始暢通,同時腹部有明顯的排氣感。 當時我默默地想,不可能這麼快就起作用,這應該是心理作用吧?結果等我針灸完,旁邊候診的病友忽然說:「誒,你臉上的紅疹減輕了很多!」我照照鏡子,確實神奇,原來通紅的臉頰,一邊的紅疹幾不可見,另一邊也淡了很多。 因為神奇效果,我決定改變旅行計劃,原本大家族親友從各地匯聚台北,向旅行社包租了21人座巴士,預訂旅館,準備在掃墓完去環島遊,我缺席了。搬到診所附近的旅館,在剩下的10天,每天到診所接受針灸和耳部放血的治療,把環島徹底地變成中醫之旅。 治療3天以後,喉嚨不痛了,鼻腔膿液轉清,咳嗽雖然還頻繁,但不再劇烈。治療10天以後,我的鼻腔暢通,咽喉不再痛癢,咳嗽止住,臉部皮膚不再起疹子,還變得比以前更細膩、有光澤。 我感覺方醫師把中醫精髓發揮得淋漓盡致,其一,在望聞問切四診法上做得很到位,傾聽患者,放鬆聊天,有些老病人舉止之間和醫師有一種老朋友的感覺,這不是所有醫者都能做到的。 其二,方醫師體現了「西醫治病,中醫治未病」,除了用針灸、放血以及中藥配合治療,他還教了一種平和心態的呼吸法,並且多次給我心理疏導以及飲食建議。說來奇怪,和方醫師暢談以後,有一段時間,我有種不急不躁、生不起氣的感覺,和平時的急性子比起來,簡直是判若兩人。這種神奇感,若非親身體驗,自己都不敢相信,這些變化,除了心理疏導起作用,飲食調整、針灸疏通以及藥物調理使體內系統回歸平衡也大有關係。 其三,治療過程中,我深切體會到醫師的責任心和對病人的關切。因為治病,我自己避諱,不願意住親友家裡,方醫師熱心推薦旅館;煎藥不方便,他請動方媽媽幫忙煎藥;為了將中藥帶上回程飛機,方醫師還安排藥廠把中藥做特殊包裝,盡量壓縮體積;最後一次診療中,還在我耳部打上密集磁珠,以便在未來1、2星期內有效按摩刺激耳部穴道,種種細微處的關切,感懷萬分。 這趟旅行最大收獲當然是身體狀況的大幅度改善,其次是生活態度。缺席了家族環島旅行,我沒有太多遺憾;到了美食之都無法大快朵頤,我也不抱怨。留在記憶裏的台北,有每天早上旅館裏豐盛的清粥小菜,有乾淨整潔的街頭巷尾,有幽默風趣的小店店主,最難忘的是,有一位頗具古風的中醫大夫以及每天照顧我的可愛活潑的護理師。 (本文作者為國興中醫診所中醫師方志男)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A型性格」是自律神經失調的高危險群 14要點快check 調好自律神經,中醫「這療法」能改善憂鬱、焦慮 鍛練自律神經可提高自癒能力 日本名醫建議養成9個習慣
人氣 4.4 萬
其他疾病
下床踩地時痛到寸步難行!預防「足底筋膜炎」4方法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一位17歲的高中田徑運動員,此時應該正在田徑場上,為即將到來的大賽積極備戰,但他卻愁眉苦臉、一跛一跛走進復健科診間,語帶哀怨地訴說:「醫生,我最近為了即將到來的比賽,加強訓練強度,結果腳底偏腳跟的地方在這兩天開始痛起來,尤其是坐比較久、站起來那一剎那,痛到眼淚都要飆出來了,也嚴重影響訓練和比賽表現。」 另一位40多歲的家庭主婦,同樣為腳底疼痛所苦,尤其早上起床踩地的時候,更是痛到寸步難行,因此造成很多家務延宕,還被先生誤會懶惰不做家事,不僅身體苦,心裡更苦。 這2位病人的年齡層、日常生活型態不同,卻有同樣的問題—─足底筋膜炎(plantar fasciitis)。 什麼是足底筋膜呢? 顧名思義,是一層位於腳底的筋膜組織,由腳跟開始,扇形往前延伸到5個腳趾頭,作用為提供我們走路或跑步時於足跟產生的張力。 足底筋膜發炎的原因 通常是平時不自覺對足底筋膜造成細微損傷,經過長時間累積、過度使用,產生發炎症狀,即所謂的「足底筋膜炎」。若有先天腳型的異常,如扁平足或高弓足,以及運動員的訓練強度突然改變,也較容易產生足底筋膜炎。 足底筋膜炎的症狀 最常見的症狀是足底偏足跟內側的地方疼痛,尤其是早上起床踩地的剎那,或者久坐突然站起踩地的瞬間最疼痛,之後疼痛會慢慢減緩,但仍有隱隱作痛的感覺。 此外,腳底疼痛,除了足底筋膜炎之外,還有很多其它常見病症,像是由足底筋膜長出來的小腫塊,稱為「足底纖維瘤(Plantar fibroma)」;偏前腳掌疼痛的「蹠骨疼痛(metatarsalgia)」等,都需要做鑑別診斷。因此,若出現腳底疼痛的症狀,建議至醫療院所評估,不要自行買成藥服用。 足底筋膜炎的診斷 除了臨床症狀和理學檢查外,還可以使用快速、非侵入性的超音波檢查,在超音波檢查影像下,發炎的足底筋膜看起來會較腫脹,也可能有血流量增加的情形,可以幫助醫師快速做出診斷。若要排除其它可能潛在的骨折或骨頭疾患,則會進行X光檢查。 足底筋膜炎的治療方法 1.藥物治療:可以使用抗發炎的藥物或藥膏,配合在家中熱敷達到療效。若在急性期熱敷,可能造成疼痛加劇,急性期建議冰敷治療。 2.運動復健治療:可至醫療院所復健科進行治療。儀器方面,可以使用治療性的超音波及電療,以利消炎止痛,並配合足底筋膜伸展運動及加強肌力的運動,達到治療效果。 另外,訂做特製鞋墊或使用貼紮的方式,也可以改善足底筋膜炎。 3.注射治療:傳統上,針對足底筋膜炎會進行類固醇注射治療,但最近有較新的注射治療方式──增生治療,原理在於用高濃度的溶液(較常使用為高濃度葡萄糖水或PRP),先破壞掉不好的發炎,再建立好的發炎環境,進而使受傷的組織修補。 4.震波治療:是近幾年較為廣泛使用的治療方式,原理近似增生療法,可以加強血液循環來促進修補。好處為不需要做侵入性的打針,直接用震波的探頭在受損處塗抹即可;不過,此療法健保目前仍不給付,需要自費使用。 5.手術治療:若經保守治療6個月仍無效,則會轉介骨科,考慮手術治療。 而上述2個案例,年輕運動員選擇自費進行震波治療,配合漸進式加強訓練強度,後來順利回到運動場上,並且在比賽時大放異彩,獲得良好成績。家庭主婦選擇的是增生注射治療,症狀也明顯改善,生活步入正軌,不再與先生發生衝突,重新找回幸福的家庭生活。 除了出現足底筋膜炎症狀時需早期就醫治療,更重要的是事前預防: 1.平時要注意體重控制,避免過重對足底產生過大負擔。 2.避免選擇足底太硬的鞋子,以免一直對足底筋膜施加壓力,造成發炎。 3.若已經知道有扁平足或高弓足,宜及早使用鞋墊矯正,以免造成其它結構損傷。 4.平時有空可以用弓箭步方式伸展足底筋膜,亦可使用彈力帶或毛巾做足底伸展操,均可以有效預防足底筋膜炎。 健康生活要從平日做起,與大家共勉之!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足底筋膜炎一下床就痛!做到這些事 九成患者可好轉 告別足底筋膜炎、拇趾外翻等問題 專家提供3訣竅 【圖解】這6種人容易發生足底筋膜炎
人氣 3.3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藥物知識
為什麼戒不掉!?追求快感和戒除成癮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