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書森

台大公共衛生學院健康行為與社區科學研究所與公共衛生學系助理教授
身心症
改善憂鬱有助降低自殺風險!
憂鬱和自殺兩者皆是全球最重要的健康議題之一。 根據最新的「全球疾病負擔研究」,在2010年,如果依據不同疾病對生活功能造成障礙的程度來排名,則重鬱症(嚴重程度已達需要臨床治療的憂鬱症)排名第二,僅次於「下背痛」。如果是單看疾病造成死亡所導致的全球生命損失,則自我傷害(導致自殺身亡)排名第十三,但在15-49歲的年輕族群當中,自殺則在男女分別排名第五和第六,是最重要的死因之一。 憂鬱症和自殺兩者經常被連結起來,然而,這樣的連結或許是被過度簡化了。 為了瞭解自殺者生前的狀態,學者進行「心理解剖」,藉由訪談家屬或分析生前就醫記錄,來發掘促發自殺的可能因素。結果各國研究一致發現精神疾病是重要因素之一,高達六到九成的自殺身亡者,生前的心理和行為表現都達到可以被診斷有精神疾病的程度,其中以重鬱症最常見。根據台灣在90年代初期的一項研究,自殺者生前高達97%有精神疾病,87%症狀可達重鬱症的程度。 然而,重鬱症經常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多重因素,包括生活中的壓力事件、長期的經濟人際或健康問題、濫用酒精或非法藥物、個人性格和因應壓力的方式,以及這些因素的交互影響,都可能造成或誘發憂鬱,而自殺想法或意圖往往又在極度憂鬱下發生。如果把憂鬱當成自殺的唯一因素,就忽略了這個逐步演進、交互影響的歷程,過度簡化了憂鬱與自殺的關聯。 自殺防治不完全等同於防治憂鬱症。 早點確認和治療憂鬱症,可以避免惡化和自殺行為,但是即使在憂鬱症者當中,自殺死亡也是罕見的現象,即使假設自殺風險在重鬱症患者當中提高50倍,而一般人群的年自殺率約是每十萬人當中15人(台灣在2013年的自殺率),那麼這表示重鬱症患者當中的年自殺率是每十萬人當中750人,或是每百人當中僅僅0.75人,也就是百分之99.25的患者在一年內是不會自殺的。因此,要藉由防治憂鬱症來防治自殺,必須幾乎做到「滴水不漏」,才能預防平均百名重鬱症病人當中少於一人的自殺,這並非易事。 然而,憂鬱經常是可以治療的,憂鬱的改善意味自殺風險的下降,可惜憂鬱症在台灣的就醫、確認,和治療(藥物或非藥物)情形都不足,剛好與大眾媒體對憂鬱症的關注形成強烈反差。 我們曾經分析台灣民眾對精神疾病的態度,發現即使在2000年,仍有五分之一的人同意「發瘋是因為沖犯鬼神或死者的靈魂所引起的」,將近四分之一的人同意「嚴重的慢性精神病患適合住在寺廟接受治療」,顯示對精神疾病與心理健康的認識明顯不足。而認為憂鬱和焦慮症狀是身體或精神(心理)疾病的人,相對於認為這些症狀「不是生病,只是心情不好」的人,比較願意在有這些情況時向醫療相關人員求助。因此,推廣正確的精神疾病知識,或許可以讓更多身受困擾的人,適時求助,得到充分的治療。同時,醫護人員應提高對精神症狀的敏感度,並考量到病人對精神疾病的概念與信念,提供全人的照護。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5002
身心症
以開放、誠懇的態度聆聽自殺想法,伸出援手
9月10日是「世界自殺防治日」,提醒我們每年全世界有將近80萬人死於自殺,超過所有因為戰爭或謀殺死亡人數的總和。自殺是一個重要的公共衛生議題,因為有許多自殺是可以預防的。 台灣去年有3546人死於自殺,與前年的自殺人數相近。台灣自殺率從20年前的低點開始逐年升高,於2006年達到高峰,去年則下降到與2001年相近的水平,校正年齡結構後的標準自殺率是每十萬人11.8人,仍略高於全世界的平均值(每十萬人11.4人),顯示自殺防治仍有努力的空間。 今年「世界自殺防治日」的主題是「伸出援手,拯救生命」:對於身陷危機、情緒低潮,甚至已經透漏自殺想法和計畫的人,如果有人適時探問,以不帶成見的方式聆聽他們的想法,讓他們知道有人關心,或者能夠化危機為轉機。 社交孤立會增加自殺風險,而充分的社會支持有助於化解危機。這雙援手並非是試圖阻擾有自殺想法的人表達絕望或悲觀,而是以開放的態度提供關懷,正視自殺的風險,在有需要時協助尋求專業的精神或心理照護。 自殺死亡的數字,只是冰山一角,因為每一個因自殺而失去生命的背後,約有20-40人嚐試自殺;每一個意圖自殺背後,約有10個人曾有想要結束自己生命的念頭,但所幸沒有付諸行動。 家人、朋友與同儕更是因為自殺而深受影響,承受深重的悲傷,更因為自殺往往被貼上負面標籤,親友們可能承受自責、憤怒,與罪惡感等複雜感受,是我們必須特別關懷、伸出援手的族群。然而,在台灣僅有少數機構有提供家屬服務,將來值得發展針對協助自殺或自我傷害者家屬的互助團體、專業服務,與資訊指南。 有許多因素讓我們對伸出援手有所遲疑。 自殺防治中心的調查顯示,雖然台灣有將近七成的人覺得自殺是一個嚴重的議題,但也有超過六成的人,覺得「揚言想自殺並非想死,只是發洩而已」,這事實上違背研究的發現:表達自殺想法的人多是身處於極度情緒困擾當中,並非只是一時情緒發洩,我們應嚴肅看待這些求援訊號。 同時,有超過五成的台灣民眾覺得「自殺身亡的人在生前不會說出想自殺」,反應出一般人仍然覺得自殺是一件難以啟齒、無法討論的事。研究顯示,自殺者生前仍有不少會直接或間接表達出自殺想法或計畫,雖然某些因素會讓人試圖隱藏自殺想法,例如極度的無助無望感,或是羞於啟齒,或是不知道可以從何處得到幫忙。 我們應當以開放、誠懇的態度聆聽自殺想法,以及相關的情緒困擾,研究一再證實,以開誠佈公的態度探詢自殺想法,並不會鼓勵人自殺。 澄清這些「自殺迷思」,需要不斷地提醒和大眾教育,以編織出一張由全民雙手彼此相連、化解自殺危機的安全網。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4684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肺癌
無懼晚期肺癌 母女登南美最高峰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