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俊義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和信學治癌中心醫院宗教師暨倫理委員、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倫理委員
家庭關係
為親人做最後一件美好的事
不論是在教會牧會,或是在醫院當宗教師,經常會遇到會友或病人去世,要幫忙料理後事,這時,我每每都會被問到這種問題:「牧師,再來要怎麼辦?」 親人剛過世時,家屬都難免會陷入悲傷情緒。而長久在教會牧會或是在醫院工作,在幫助這些哀傷的家屬料理親人後事時,我發現有件事確實能夠幫助家屬減低傷痛,就是由家屬自己來為過世的親人做最後的一件美事,那就是親自為親人整理他(她)的身體。 這種方式就是當醫生宣布親人離開的時間後,就表示可以開始來整理親人的身體了,一般人大多會請葬儀社來處理。但除非是意外而需要經過法醫檢驗,否則由家裡親人來做這件事,比假他人之手會更溫馨。因此,對即將臨終的親人,家屬應該要事先準備好要替親人換穿的衣服,當醫生宣布生命結束的那一刻,在體溫尚存時,就可以在病房替親人進行這項工作。  首先,要確定親人是否插管急救?若是,醫生宣布後就會拔管。這時要特別注意,先請護理人員替親人把鼻孔、咽喉裡的穢物抽出來,這樣才不會在換穿衣服因為動搖親人身體而出現血水從鼻孔或口中流出來的現象。抽完之後,最好先用棉花塞入鼻孔,也用紗布塊塞在咽喉,這樣都可防止血水繼續流出來,接著才把親人身上的衣服卸下來。這時先用毛巾沾溫水從頭擦拭到腳底,然後再用乳液從頭到腳底擦拭一次,這樣就會有芬芳的味道,之後從內衣褲開始換穿起。 一般說法是當人去世之後,聽覺能力還在,因此,當在擦拭身體和換穿衣服時,可以一面做,一面對著剛去世的親人說明現在正替他做什麼事。也可播放親人喜歡聽的音樂、歌曲。換好衣服後,當兒女的人,也可以為自己的父母清淡化妝。家屬圍繞在他身邊唱詩歌,也可輪流在親人的耳邊說些想要說的話。最後才請護理站聯絡太平間的工作人員接去。 這樣做,不僅可讓自己和去世的至親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密,同時也是一種表達感恩的方式。在我的經驗中也發現當家屬做完這些事後,都會有減輕很多心理負擔的感受,因為這是親自為過世的至親完成生命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而過世的人若事先得知自己的孩子或至親好友會幫忙處理,而不是由一個陌生人來觸碰他的身體(特別是女性),一定會感到安慰。我認為能做這些遠比舉行繁文縟節的告別儀式更有意義。 可是一般醫院護理人員,或是太平間的工作者(幾乎都是由葬儀社包攬)都會這樣告訴喪家說:「先給親人穿上乾淨的衣服就可以了,另外準備一套比較好的或全新的,改天要入殮之前送到殯儀館,他們會做更換。」 其實這樣的做法,是把自己原本有機會對親人可做的最美好一件事,改由殯儀館的人包攬了下來,非常可惜。 另一種說法是:若是先換好衣服,然後放進殯儀館或是在醫院太平間的冰櫃裡,直到要入殮前兩天(通常是三十六個小時)從冰櫃移送出來後,冰退時,身上的衣服都會濕了,這樣不好。 其實是可以不用在意這種說法,因為若是要火化,任何宗教的入殮禮儀最多不會超過兩個小時,而火化場的爐溫至少會超過八百度以上,連金屬都會溶化,何況是身上濕了的衣服,火化後,都是只剩下骨頭而已,對親人的身體一點影響也沒有。若是要土葬,也不用擔心,棺材店或是葬儀社的人都會跟著去墓園,因為他們知道棺木要入土之前的那時刻,必須先在棺木的前或後鑽個孔,好讓裡面的氣體、屍水流出來。 但在佛教界對去世者的身體就有不同的看法: 佛教淨土宗的理論是:臨終與死後八小時內,逝者神識尚存,有知覺的作用,因此,此時妄動死者的身體,將會給亡者帶來極大的痛苦。因而會強調說:「剛死的八小時內,不要移動死者的身體,以免去世的親人因痛生瞋,失去正念,而構成往生西方淨土的障礙,甚至墮入惡趣,生起無量罪業。」 佛教因為有這樣的看法,也影響到民間宗教對人死後生命的看法。於是有些人往往會在醫院或住家,在親人去世之前先給予潔身後,就換好衣服等著醫師來宣佈去世的時間,卻疏忽了當人去世的那時候,身上的擴約肌才會鬆弛,體內的排泄物此時會滲出,結果並沒有真正的潔身,除非是已經長久不再進食者,才不會有排泄物出現。但若要等到八個小時後才潔身,身體已經僵硬、冰冷了,進行這項工作就比較困難,這也是為什麼一般葬儀社的工作人員都會建議說:讓在殯儀館專門做這種事的人來做之因。 這也許是因為宗教信仰不同,對生命的看法和態度也會差異吧。怎樣做才是最能讓親屬得到安慰,這也是大家都在努力的事。我總是這樣告訴會友:想想自己有一天走了的時候,最希望誰替我擦拭身體、換穿衣服?用這種想法來想自己的至親就對了。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5 萬
情緒紓解
穩定內心的力量
每當談到宗教信仰,有些機構馬上就會表示不要有宗教的事進入其中,例如校園就是個例子。原因是很怕引起不同宗教信仰團體的紛爭,因為會要求「公平」對待,這時候就很麻煩。 這樣的掛慮是可以理解的。但若是大家可以平心靜氣和地想一下,真確的宗教信仰其實有助人格的養成,特別是用在教育上更是如此。當然這會牽涉到宗教信仰的內涵,而不是只在於那些繁文縟節的宗教儀式上。因此,將宗教信仰放在家庭教育中,就會在子女的身上顯明出來。 宗教信仰對人的生命價值觀念有很大的影響,這種事在醫療行為上確實是歷歷可見。舉「耶和華見證人會」這個宗教團體為例來說,他們堅信聖經的教導說:「動物的生命在於血,因此上主命令要把所有的血倒在祭壇上,為人民贖罪。血就生命,能夠贖罪。」(舊約利未記十七:11)他們從這經文延伸出不可以流別人的血,因為流人的血,等於殘害別人的生命一樣,將會被上帝懲罰。因此,他們的青年堅拒服兵役,寧願被以妨礙兵役法或被當作「逃兵」抓去關,就算判刑被關超過兵役年限,他們也也堅持不要去當兵。 還好,現在已有「替代役」解決了他們的青年過去一再被當作囚犯關入監牢的困境,對他們來說,替代役確實是一大釋放。但同樣對血的信仰認知,他們也會嚴厲禁止信徒輸血,不論是病重需要開刀醫治,或是因為意外事故需要緊急輸血才能救治,這時當事人或他們的家屬都會清楚表白寧願死,也不許因為要活下去而輸別人的血來救活自己。 無論你跟他說甚麼,他們都會這樣堅持,這就是信仰。 有人會說信仰需要理性的認識,可是信仰往往是感性的體驗,跟愛情很相似。 台灣民間宗教的乩童在法會時會拿刺球、刺針棒、刀刃等法器往自己身上扎打下去,鮮血滴滴不停地從身上傷痕流出來。同樣的場景也出現在菲律賓這個天主教國家,每年耶穌受難日,總是會有青年學習兩千年前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方式,讓宗教師把他們活生生地釘在十字架上,然後在慶典活動結束時再把他們從十字架上解下來,只是沒有像耶穌那樣死在十字架上而已。 早期外國宣教師到台灣來投入醫療傳道的工作,包括像最出名的彰化基督教醫院創辦者蘭大衛醫師(David Landsborough,M.D.)、創辦花蓮門諾醫院的薄柔纜醫師(Roland P. Brwon)、台東基督教醫院的譚維義醫師(Frank D. Dennis)等,他們都是專長外科,每當他們在手術房要為病人開刀之前,都會帶手術房的病人、助理醫師、護理人員一起祈禱,用語非常簡單,就是這樣的句子:「慈悲的上帝,懇求祢牽著我的手,使這項手術能夠順利進行。我們也懇求祢幫助這個病人,有能力可以早日康復起來。」 說來奇怪,每個接受手術的病人都因為這樣而不再害怕,反而是心裡上感到相當平靜,更多病人也因此學會怎樣祈禱,有很多人因而學習成為基督信徒。 在醫院工作會發現有些重症病人的床頭會掛著「平安符」,也有的貼上神像,甚至床頭邊擺著CD播音器放著佛經,而清醒的病人往往手上拿著念珠,頻頻默唸著,祈求神明庇護。同樣的,也會看見信耶穌的病人,病床邊的桌櫃上放著一本聖經,有的人會拿ipad或iphone讀聖經,也有音樂頻頻播出聖樂。也有病人身上除了衣服外,什麼都可卸下來,就是十字架的項鍊一定要掛著,除非是要去照放射線時,才會拿下來。 有好多次到醫院去服務,有人看見我是牧師,就會過來拜託說:「牧師,有一位病人明天要開刀,心裡很害怕,甚至還吵著說不要開刀,要回家去。是不是可以請你去替他禱告?」我就去探望這病人,這時候會有很多家屬圍繞在病人床邊,和病人聊天說些笑話,希望用這種方式能減緩病人緊張的情緒。 但當這些親友離開之後,我問病人心裡是否害怕?他們幾乎都是說:「牧師,說不怕,都是騙人的。我真的好害怕喔。」於是我開始教導他們怎樣透過祈禱來幫助自己心靈獲得安穩。而且我特別強調說:最好在晚上九點以後,就不要再會客了,要讓自己安靜下來,用祈禱來向自己所信的神祈禱,不論自己所信的是什麼神,就跟這位神說,你需要神伸手來牽引醫生的手,使手術過程都可以順利完成,並且幫助你不會害怕,有平安的心靈。特別重要的一句話是要向神說:「神啊,我把我的生命放在祢的手中,懇求祢與我同在。謝謝祢。」從護士小姐推你進入開刀房開始,口中就默默地唸這句話不停。 結果,我發現這些病人開完刀之後,都會對我說:「牧師,很有效耶,我真的不再害怕了。」 不要小看宗教信仰所帶來的力量,當我們的生命遇到危急時,宗教信仰可說是穩定內心最大的一股看不見之力道。善用它,會讓自己對生命更具有信心,也會活得更有活力。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706
情緒紓解
寫給未來的信
在醫院,通常都會看見入院的病人目不轉睛地看牆上電視節目,有的人看連續劇,有的人看新聞報導。但也有醫院會製作該院特有的衛教節目,讓入院的病人也可藉此機會懂得一些基本醫藥常識。有些宗教財團法人設立的醫院,會依照該院宗教性質而製作與該宗教信仰相關的節目,雖然不會說是在傳教,但至少是有這樣的用意吧。 我常常告訴入院的病人,不要把時間用來看電視,可以將入院當作一種心靈的修行時刻,這種修行就是安靜、省思,可以用閉目不語,放宗教音樂,但注意聲音開到最低,最好是戴上耳機,只讓自己可以聽見,這樣才不會妨礙到同病房的病人。也可在單人病房時,先告訴護理站的人員,說在靜修的這段時間中,除了醫護人員外,不想要讓訪客進入病房(當然這是住在單人房才可以),可以一天有早、中、晚三次時段,每次約四十分鐘至一小時,一定會給自己帶來從未有過的生命感受,這也是我個人的經歷。 另一方面,我也會告訴入院的病人,利用入院期間寫下自己心裡想到,或是看到的事,把這些寫下來,將來一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例如,回想一下自己過去的日子,有哪些事是自己覺得最得意的,或是感到最甜蜜的?而有哪些事是讓自己感到相當難過、挫折,難忘的經歷?把這些想到的都逐一地寫下來,不一定要按照時間的順序寫,想到就寫,以後有時間才慢慢依照時序整理即可。 也可以寫下住院期間的經歷,例如哪位護理人員比較親切;哪位住院醫師很糟糕,連抽血經常都要經過三、五次針的進出血管才成功;醫院提供的餐點如何;又例如主治醫師和跟隨的醫護人員進來多久、問哪些話,說了哪些事?他們怎樣跟隔壁床的病人說話,而鄰床病人是怎樣跟醫護人員說話等等,可以將護理人員的名字、表情、語言等都記錄下來。也就是把在醫院的所見、所聞、所思等,能記下來的全部都寫下來。但要注意,這並不是要用來投訴、告狀用的,而且要誠實的心記錄這些,因為這也一種生命的告白。 這種記錄下來下來的生命告白,很可能有一天都會成為醫護工作者學習的寶貴資產,除了可幫助他們知道病人是怎樣在反映著他們的工作,也會幫助他們知道醫院和外面不一樣的另一種生態,而這也是相對的在幫助醫療工作者進步,也是間接地為後代子孫獲得更好的醫療照護留下功德。  我曾這樣告訴一位癌末的病人,這個病人非常年輕,她和先生都是國中老師,女兒才只有四歲,每天先生下課後就開車載著這小女兒來看她。她也很清楚自己所剩的日子不多。因此,我建議她不要把時間一直盯著手上的平版電腦看各種消息、資訊。可以利用這段剩餘的生命時間寫下想要告訴女兒的話,就好像寫給女兒的生日卡片一樣,一張張地寫,然後每逢女兒生日時,請先生將為那年生日所寫的印出信來貼在生日卡片上給女兒,這樣除了有賀生日外,也是對女兒說些想說的話,且要依照她年齡的增長來寫不一樣的內容,包括她六歲入學後,然後學習課程的經過一定有許多甘苦酸澀之經歷,以及到五、六年級時,可能會開始出現生理週期的現象,也許會有因男女同學間互動所帶來的特別感覺,以及上國中後會有青春期現象等等,這些都是她當老師在學校所見所聞,甚至是親身經歷過的事,用來和女兒分享,這樣可以寫到她二十歲時。 我也建議她寫信給先生,但要他遵守約定,必須等到辦完後事才可打開來看,內容像是說建議先生再婚的事,或是對他想再婚的事有甚麼建議,當然也可以表達不希望丈夫再續弦,或甚至建議先生娶自己未婚的好友等等,這些都可以寫下來。 為要鼓勵她寫,我分享了自己的經歷給這位女老師病人,說自己在1986年四十歲生日時,就寫下遺書清楚表示「請太太再嫁,把幼小的兩個孩子交託給我弟弟扶養」。 當我在告訴這位女老師這些事時,她的先生也在旁邊,一面聽著,一面流眼淚,他緊握著妻子的手,沒有說任何一句話,而這位女老師則是一臉微笑的表情時而望著她先生。聽了我說過去的往事之後,她對我說:「牧師,我一定會寫。然後仰頭望著她的先生說:「你有聽到牧師這樣講了,我只求你一點,不要在我昏迷不省事的時候看這些信,要在我去世之後,你才打開電腦來看,這點你一定要答應我。我會把所想到的事,想說的話全都寫在電腦裡。」她先生用很堅定的語氣跟她說:「你放心,我一定會遵照妳的意思。」 過了些日子,她的狀況是越來越差,已開始用氧氣罩幫助呼吸,昏迷的時間也比以往要長。有一天我進入她的病房,她剛好醒過來,看見我,就趕緊勉強地打開眼睛撐著並直眼望著我,用喘得有點上氣接不下氣的語句說:「牧師,我要給女兒的信,和給先生的信都寫好了。我也有告訴我先生檔案的密碼,當我走了之後,他就可以打開來看。謝謝你讓我知道怎樣準備這些事情。」 此時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牽著她的手,為她祈禱,懇求上帝賞賜給她有平安的心靈,也賞賜給她的先生有聰明的智慧和信心,賜給她的女兒有健康的身體和喜樂的心靈。 幾天後,我接到醫院的通知,說她很平安地走了。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1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抗老
越玩越年輕!數獨讓腦齡少10歲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