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祖蔚

不管工作如何異動,對電影的熱情依舊在文字和聲音的工作中持續著。
情緒紓解
藍祖蔚:《我的少女時代》青春祭
商業電影的必要前提包含了:了解市場特性,設定觀眾族群,創造共鳴。陳玉珊主導的《我的少女時代》,在創意設定上,除了微醺的90年代鄉愁,更多的是對校園電影的致敬與顛覆,也因為她在戲劇重點的拿捏上,精準掌握住幾個必要元素,節奏處理又有行雲流水的快意,娛樂性極濃。 首先,醜的必要。 主角林真心(宋芸樺)是一個平凡至極的高中女生。不,不只是平凡,很多時候是蓬頭垢面的邋遢,直接明白地說:她不是校花,而是壁花。校花,高高在上,走過,必然吸睛;壁花,則是隨處可見,走過,渾然不覺。選擇壁花做主角,未必是冒險,反而可以創造更多「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的迴響。畢竟,校花只有一人,壁花到處皆是,因此,對號入座的空間大了,感同身受的共鳴就更容易積累了。 裝美,不難,都是長髮飄飄,都要柔焦特寫,還要脫塵不俗,同質性太高,新鮮度太低;扮醜,要有勇氣(克服明星障礙),還要有力氣(不再拘泥偶像包袱,因而得能生龍活虎),宋芸樺得到這個劇本,算是她福氣,但是她的豪邁演出,也說明了她的星光燦爛,一點都不是運氣。 畢竟,周星馳的美女搞怪,只想搏君一粲,《我的少女時代》的林真心從掃把頭、眼睛鼻子和嘴吧都揪在一起的醜臉、外八字的誇張肢體,到不時滑落的大框眼鏡,這種從造型到的糗與拙,原本就具備了討喜能量,關鍵在於演員能夠放得多開,宋芸樺的豪放表演,讓她得以耍脫偶像的花瓶框架,掙得一位演員的尊嚴。 至於林真心第一次約會時的「熟女」裝扮,「俗」到極點(讓人爆笑),卻也「真」到極點(讓人同情),編導的策略,成功將全片基調,從校園的青春鬧劇,轉換到赤子情深的青春祈願了。 其次,改造的必要。 王大陸飾演的徐太宇是耍酷小霸王,逞兇鬥狠,讓他耀武揚威做糾察隊長,確有顛覆體制的「幽默」,也提供了「教育目的」的省思空間,最重要的是讓不愛讀書的人都能重拾書本,甚至拚進前十名,壞小子的蛻變,固然是老梗了,卻始終符合人心期待,能夠有效產生感動能量,但是《我的少女時代》不忘再安排兩段向下沉淪的扯力:幫派尋仇是他難以迴避的宿命,卻因沾上愛情的香氣,得著了反彈的動力;訓導主任的偏見與挑釁,同樣也要得力於友情的背書,才有了一吐冤屈的活力。 徐太宇的改造與蛻變是個「神話」,只因裹著厚厚糖衣,入口即可甜味。 第三,偶像的必要。 陳玉珊的偶像計畫,兵分兩路,一則紅塵,一則天際,都有精算。 紅塵偶像泛指的就是校園中的風雲人物,男的歐陽非凡(李玉璽飾演)與女的陶敏敏(簡廷芮飾演),其實都是刻板印象的複製重生,缺一就沒趣,但是他們的關鍵功能卻在於提供一個夢幻煙霧,那是人云亦云的青春衝動,當下或許有血衝腦門的囈語,卻未必是內心的真正吶喊。陳玉珊只給了他們流言飛絮的幻影,沒有多往內心深處挖掘,因為唯有如此,才真的能夠帶出兩位魯蛇主角「愛在心裡口難說」的曖昧心情。 天際偶像,交給劉德華,但是也少不了「劉的華」,劉德華代表「mission  impossible」,劉的華代表kuso,兩人皆是台灣孩子1990年代的共同記憶。陳玉珊最犀利的一著當然就是真的請出了劉德華客串。就算只有一場戲,只要真的現身了,「mission  completed」,格局和意義截然不同。製片人能夠把這個遠在天涯的夢想拉回到咫尺人間,就為電影強化了超級震波。 第四,trivia的必要。 Trivia tiny little things指的就是雞毛蒜皮小事,青春男女誰不是終日糾纏著一堆碎碎閒事?因此大驚小怪,因此大呼小叫,來得快,卻也去得快。陳玉珊揀拾了多數人都曾遇過的「幸運信」(沒能在限期內把幸運信轉寄出去,就會有噩運降臨)經歷,發展成牽動劇情的紅線:你選中的人,就是你想報復的人,因此會有情緒反應,卻也因此可以窺見人心貴賤,更可以落實相關角色的德性嘴臉。 小小一封信就這樣拉拉雜雜扯出無窮盡的是非恩怨,這說明了陳玉珊很會掰,天下的說書人,都要有口沫橫飛,小題大作的本事,乍看老梗的「幸運信」,能夠舞得如此虎虎生風,坦白說,真是本事了。 <作者為藍祖蔚,本文刊登於藍色電影院,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更多資訊:藍祖蔚-藍色電影院 粉絲專頁>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6305
情緒紓解
藍祖蔚:《百日告別》蕭邦練習曲
唐朝詩人白居易曾經寫過:「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也曾寫過:「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內心的糾結塊壘,很多時候無人能訴,無人能享,靜,成了最好的醫方,因為傷心的痛,往往只能放在心頭獨自咀嚼神傷。 但是林書宇導演在《百日告別》中,選擇了蕭邦的練習曲,用行雲流水的指間流動呼喚著記憶和相思,看完《百日告別》,你會更迷蕭邦,你會佩服林書宇的音樂感性。 《百日告別》探討的人生的失去,兩位主角石頭和林嘉欣都遇上車禍,都失去了摯愛。如何面對傷痛?如何接受生命的最愛剎那成泡影?成了電影的主題。 柯佳嬿飾演石頭的妻子,她是位鋼琴教師,每天都有琴韻迴蕩在生活空間中,琴響人在,原本是石頭最幸福的時光,但也只有到了妻子過世之後,石頭才明白自己其實並不像他自己想像的那樣了解妻子。 驟失摯愛,石頭只想獨處,偏偏有太多的好友、教友怕他走不出來,想給他溫暖,想告訴他:「你並不孤單。」是的,你很難抗拒人家的善心好意,但是人越多,思念越濃,越想獨自面對。寂寞,雖然是噬心怪獸,卻也是壓制憤怒,療治不平的唯一特效藥。 首先,他得把妻子的鋼琴藏起來。一來,睹琴思人,太苦;二來,不許陌生的手、粗糙的手,觸碰妻子遺物,命運之神已經奪走了妻子的生命,僅存的靈魂記憶,不鎖起來,更苦。看著左臂綁著石膏的石頭,奮力用單臂完成意志,他的相思,已無需任何言語。(斷臂是《百日告別》饒富深意的意像:既是車禍後遺症,亦是生命重創後的失衡人生)。 其次,他得把妻子的音樂找回來。妻子驟逝,所有的音樂課程都不能繼續了,石頭得抽空一一去返還學費。就在他走過學生住家的巷弄時,練琴聲聲聲入耳,尤其是聽見妻子生前最常彈奏的樂章時,他癡了,他迷了,聞樂思人,音樂的記憶功能,就這樣悄悄穿心入腦來了。 還學費,其實是告知與告別。 告知妻子的死訊,告別這些曾來家裡學琴的孩子,卻因為再度聽聞這首他曾經日夜聆聽的音樂,甜美往事,歷歷入目,這時石頭才發覺自己竟然叫不出樂曲的名字,妻子曾經深濃繫情的音樂,他竟然毫無概念,不知其名,不知其美,「人在福中不知福」的感歎與愧歉,讓他終於從學生口中問到了:「蕭邦的練習曲。」 這首不知名的曲子,不是一直迴盪在記憶空間中嗎?終日陪伴你的,你卻叫不出它的名字,你感覺得到石頭的心中淌汗嗎? 音樂回來了,讓石頭頓時明白自己的盲與淺,就算人兒回來不了,思念卻可以踏著音符,得著人生力度,重新陪伴你。音樂曾經註記著生命最美好的時光,走過百日,傷情至極的石頭會不會再把鋼琴推出來?會不會自己開始也彈起蕭邦的練習曲?成為《百日告別》最讓人想念的餘韻。 《百日告別》採用的蕭邦練習曲為作品25第1號,維基百科,曾經引用蕭邦的話語說:「此曲像一名在石洞中躲避風雨的牧童在吹笛。」是的,人生風雨,得有此曲陪伴,你會感念林書宇導演的用情之深,用樂之專。 <作者為藍祖蔚,本文刊登於藍色電影院,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更多資訊:藍祖蔚-藍色電影院 粉絲專頁>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5949
情緒紓解
藍祖蔚:《愛琳娜》硬氣豪氣帥氣
林靖傑導演的《愛琳娜》是2015年最有質量的庶民電影。因為,視野不凡;因為,觸感動人。 林靖傑在《愛琳娜》中灌進了兩股氣流,上下拉扯奔竄,每一回的碰撞都撞出火花,每一回的拉扯,都抖出好戲,流動的氣韻見證了庶民即使跌撞,即使失落,亦要繼續追尋的硬氣。 《愛琳娜》是林靖傑的第二部劇情長片,相對於《最遙遠的距離》的濃濃文青氣息,《愛琳娜》選擇從勞工出發,從最基礎的追求幸福概念出發,以女主角陳怡蓉為核心的愛琳家族成員(老爸龍劭華,及戴立忍、柯叔元、黃鐙輝三位兄長,再到她愛的莫子儀及愛她的莊凱勛,六個男人各有所思,亦各有所失。從奮鬥到憤怒,從掙扎到抗爭,生命的絕望與出口,看似極其平凡通俗的紅塵小調,卻隱然成就了台灣的國族寓言了。 電影中的陳愛琳是工廠女工,屬於中下層社會的勞工,每天騎著機車,奔波在不同的工廠中,賺著微薄的薪資,但是她有夢,一個往上攀爬的夢。夢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林靖傑如何何說她的夢? 首先,她被車子撞了,唯一的賠償是到肇事車主的音樂班,免費教妳小提琴。 不接受,就拉倒,不然,妳要怎樣? 你耍賴,我更皮。陳愛琳去了,而且還真拉得有樣有樣,甚至還能兼任起基礎班老師。不是音樂教室爛竽充數,誤人子弟,而是她有私心,想藉機彈跳,掙脫既定的宿命。 此刻林靖傑玩的是階級辯證:拉小提琴要有天份,女工拉琴同樣也是文化美容,琴門一躍,從此成為公主,身份變了,地位高了,王子應該不遠了。 但是,沒有,夢想難圓,她還是只能在婚友室裡覓找良伴。飛上雲端的夢,就這樣被現實給拉回紅塵。 同樣地,陳愛琳的覓偶條件非常簡單:「高、富、帥。」真要有這種條件,還需要到婚友社來應試嗎?透過這一場不切實際的春夢,林靖傑同樣還是玩階級辯證:她遇到是魯蛇一族,三教九流的刻版印象逐一列印在觀眾眼前,不是君子,同樣慕少艾,同樣有好逑情思,雖皆無緣,卻已完成癡男曠女的浮世繪了。是的,她想飛上枝頭,觸目盡是雞犬,入耳卻盡是呱鳴。 而且,若非紅塵曾經如此嘈雜,莫子儀的猛然現身,磁吸能量就不會強猛,再加上吉他調情,河邊盪舟,夢幻儼然已在手邊。可是,還是沒有,夢想還是缺了一角,把她從雲端硬拉回到水泥地的,同樣還是階級。 林靖傑的精明與犀利在於他選用了一個最通俗的形式,來完成他的台灣人塑像,他就像一個善打水漂的玩家,同樣一個手勢彈石掠水,就有水花片片,每個人物就這樣栩栩如生,活力四射。 例如,龍劭華自詡家中做宗師,即見畢卡索,才知三腳貓; 例如,戴立忍全靠那張嘴唬爛,遇見強中手,頓時矮三分。 例如,柯叔元是怎麼也升不了官的小警察; 例如,黃鐙輝是永遠缺工補工的工廠老闆。 例如,莊凱勛可以是會血暈的警察,又是愛在心裡口難開,只能開車送女友去約會的悶咖。 例如,莊凱勛可以在如夢似幻的河邊拍廣告,等到天明日出,才知。 例如,莫子儀縱有兄弟無數,也得聽命老爹。 挫敗的人生,疲軟的經濟,困頓的腳步,都如無所不在的地心引力,緊緊吸繫著這群凡大俗子想飛的心,才展翅,就墜地,才彈跳,就仆街,無情的現實讓大夥只能在紅塵翻滾。這不,就是芸芸眾生,擾孃半生的共同感歎? 林靖傑這種精準的寫生術,一方面給予眾生明確定位,完成他的立體雕刻,另一方面則是透過他們的跌撞,餵養著觀眾喜樂養份,從共鳴與同情中,展開他絕不放棄的主題論述。 例如,誰規定高手只能在國家音樂廳拉琴?從捷運車廂到抗爭現場,蒙面女俠絕非不敢見人,而是以凸出的造型,完成她的驚世之夢。 例如,誰規定小黃運將只能枯噪通報路況?都市遊俠的關鍵存乎一心。那麼狹小的車廂空間中,同樣可以用抑揚頓挫的說書講古,馳騁想像,縱橫古今...就算是若中作樂,也是自得其樂,就算是知音有限,也同樣可以顧盼自雄。 更核心的是,這一家人總愛閒談泡茶,喳呼歸喳呼,嘴賤歸嘴賤,卻無損骨肉情,全家合唱ktv的那一場戲,最是道地,預告著縱使巨浪來襲,縱使得典當家產,卻也依舊緊密相挺的同根真情,現實可以綑手綁腳,親情總可以找到出口,林靖傑的《愛琳娜》就用著這麼俗豔的一隻彩筆,細細描繪出台灣人的真性情,真硬氣,看到《愛琳娜》,聽見陳愛琳那一聲有如一籟的小提琴聲,你就會通體舒暢,宛如接上了讓人唇角上揚,抬頭挺胸的地氣,要再鼓勇闖天關,那正是《愛琳娜》最後以高雄氣爆前的街景,要把全片獻給高雄的動人豪情。 <作者為藍祖蔚,本文刊登於藍色電影院,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更多資訊:藍祖蔚-藍色電影院 粉絲專頁>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4675
情緒紓解
藍祖蔚:《滿月酒》廿年一覺同志夢
1992年,李安就拍過的題材,鄭伯昱到了2015年再度碰觸相似的題材,為什麼? 唯一的答案是,這23年時光中,民智日開,同志議題不再像那些年那般禁忌,然而,就算年年都有同志遊行,多元成家的籲求,也成了國會的熱議話題,但是同志處境有明顯改善嗎?有多少母親願意接納孩子的同志傾向?只有事到臨頭,你的進退兩難,才是最真實的聲音。 鄭伯昱並不諱言自己的同志身份,《滿月酒》反映的就是他曾經有過的感受,不論是:家庭vs.個人;母親vs.兒子;愛人vs.工具,都再次檢視著同志的心路歷程。 《滿月酒》面對最大的挑戰:前輩作品如此多元,你有何新意?鄭伯昱的選擇是先回到傳統,做一次傳統困境的大閱兵,最後才來思考「代理孕母」議題。 要檢視傳統,就很難避免陳腔,《滿月酒》的主要命題有三: 01.你去喝別人滿月酒(喜酒亦然),親朋好友不會問你何時該你啊? 02.你鼓足勇氣,想要公開出櫃,卻總被老媽插嘴打斷,長輩的面子讓你很難暢快做自己; 03.傳承香火,完成家族使命,再做自己,如何? 第一道命題其實是老套到不能再老套的戲劇招式,但卻持續在各個角落上演著,一定有三姑六婆,一定有談笑宴宴,再搭配一張撲克臉。 第二道命題其實也不新,就算代溝比海深,家人終究還是得面對面,年少輕狂可以任意妄為,略為懂事,就能體諒長輩心情,多方隱忍,屈從長輩,雖然無奈,卻還可以換來孝名,只是所有的應對情節,太可預期。少了意外,戲就難免悶了。 第三道命題才是關鍵。 好看的戲劇都懂得要先製造危機或矛盾情境,然後再找出突圍及轉圜手段,危機讓人焦慮,突圍就能紓壓,就有感人及動人能量。 《喜宴》要解除父母到訪壓力的方式是:假結婚。正確的說法是男主角確實完成了結婚手續,但他愛的不是新娘,而是伴郎(就像海報上的那句廣告詞一般),只不過,新娘受孕卻是真的,這個意外轉折,既解除了香火危機,更讓全片有了峰迴路轉的新視野;《滿月酒》的思考則是同志亦能做爹娘,找到代理孕母,一方面交代了家族壓力(母親不是嚷著要抱孫嗎),另一方面則是圓了自己想做爹娘的平凡之夢。 有人受孕,香火危機就解除了,點子不是不妙,只是點子衍生的議題太龐雜,《喜宴》沒有解決的問題(懷孕後的金素梅該如何面對老公只愛男人的現實?她又如何給孩子一個美滿的家),《滿月酒》同樣也是輕輕一觸就閃開了,火候拿捏不夠狠準,這杯滿月酒就略嫌清淡了。 代理孕母是《滿月酒》勾出來的新議題,前半段走喜趣風格,強調孕母狂想曲,先描述歸亞蕾飾演媽媽被迫接受現實,卻也繼續挑三揀四的母親本色,過問孕母的點點滴滴,鬧出很多文化隔閔的笑話,讓電影有了苦中作樂的輕喜劇效應;但是後半段找出越南出生的金鐘獎最佳女主角莫愛芳以「外勞」身分成了代理孕母,而且還真的受孕成功時,《滿月酒》就陷入進退兩難的困難。 首先,莫愛芳是「自願」當孕母,但是動機不夠明朗,不夠動人,亦即過程不明,只見結果,只解決了歸亞蕾母子的難題,卻未能解答她得經過多少矛盾掙扎才能面對孕母現實?《滿月酒》解決了「資方」疑難,卻未能凸顯「勞方」委屈,明顯失衡了。 其次,外勞不為名不為利卻成了孕母,她未得到該有的「地位」或「名份」,因為她只是解決問題的工具;甚至有親友來訪,同樣要遮掩她的懷孕真相,不就成了「黑人」、「黑戶」與「黑母」了嗎?甚至滿月酒上,做為「生母」,她又如何看待自己的寶貝呢?莫愛芳的心理世界其實才是《滿月酒》最新、最好看的戲劇高潮,只可惜,鄭伯昱忙著照顧同志情人,卻沒有把焦點與熱情,加諸莫愛芳身上,更別說她懷孕後中的「身心」景況與在傳承香火後,在家中的「地位」了。 導演鄭伯昱自兼男主角,戲份多,不意外,但他忽略了莫愛芳這個人物與這條戲劇線的重要性,真的能夠開發視野,新創格局的孕母關係,未能進一步深挖,真是一大損失。畢竟,同志情誼已有太多舊片框架,新意有限,一直重複著他與同志戀人Michael Hamilton的互動戲上,難免讓人看了疲乏,殊為可惜,因為這對同志看到的不應該只是一位寶貝的誕生,如果他們對這位孕母有更多互動,愛也好,妒也好,《滿月酒》的勁頭都會更有餘韻。 <作者為藍祖蔚,本文刊登於藍色電影院,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更多資訊:藍祖蔚-藍色電影院 粉絲專頁>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820
情緒紓解
藍祖蔚:《聶隱娘》林強音樂達陣
恭喜林強以《聶隱娘》的配樂,獲得了2015 Cannes Soundtrack獎,這是十六位記者組成的音樂小組選出來的獎,重視的是音樂與電影的相遇。 我曾訪問過林強,談了一些他與侯孝賢,他與電影的相遇遺程,接下來,容我來分享部份文章: 問:怎麼認識侯導的? 答:我是在馬祖當兵時看到《風櫃來的人》,自己心裡就在想說如果退伍以後我找不到音樂的工作我就要去拍電影,因為我深受侯導的啟發,覺得他對這塊土地格外有情感,我即使只是跟著他去拍電影去打雜都願意。 後來出了唱片,有一首歌叫做「黑輪伯」,請到了李天祿來拍MTV,是在基隆拍的。侯導就來現場探班,我們也沒有說什麼話,就是簡單握個手,後來唱片公司老闆倪重華跑來跟我說:「侯導要找你在《戲夢人生》裡軋一角,好不好?」當然好啊!多有趣的開場,是不是?我就覺得自己和侯導有緣,但是又不想特意去結識,心裡總想著總有一天會見到他,沒想到初相逢乍見面就是要去拍戲了。 問:侯導怎麼來看你呢?為什麼第一眼就找你演戲,而是作曲或唱歌? 答:他是看到我在舞台上的演出,覺得我有一種能量,如果能夠釋放出來演戲應該會很好。後來拍戲的時候,他還一直提醒我說;「不要唱了,不要再唱了!」一直要我到他公司工作,也許將來還會有一個班底可以去拍一些短片或電影。 可是我覺得音樂已經是我的本能,我也是因為音樂才認識侯導,我應該把自己的本份先做好,將來有機會再去做電影。 問:最初是演戲,後來怎麼又變成侯導電影裡的音樂執行人呢? 答:後來去拍《南國,再見南國》時,我演了其中一個角色「阿扁」,侯導就直接告訴我要我去負責音樂,侯導跟人結緣之後,就會提供一個空間,讓那個人的力量能更發揮,他知道我最愛的是音樂,最想做的也是音樂,所以才會要我去做電影音樂。 但是我並沒有做過電影配樂,所以我就說我試試看,不行就算了,不要勉強。因為我又不是科班出身,既不會編曲,又不懂和弦,所以我就用「不會」的方式來做配樂,我先聲明自己不會做很通俗的主題歌曲,而是要做更另類的音樂,侯導也知道我不像陳揚和張弘毅這些前輩作曲家,我直接告訴他:「我要做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就是那種以前的電影主題曲一定要有歌的形式,那是我最不想要做的事,那種音樂我完全沒有興趣。 所以我就找了一群在做不一樣音樂的朋友:雷光夏、趙一豪、彼得與狼、濁水溪公社等人,我告訴大家這部電影的背景是一群南部黑道兄弟每天瞎混的故事,然後大家各自發展音樂,拍戲的時候,也請他們到現場來看看,感受一下氣氛,反正最後的決定權在侯導身上,因為事前我不知道誰的音樂要用在那裡,而是由侯導自己拿音樂去配。 侯導說過他對我的音樂沒有想像,我們對他的電影也沒有想像,可是把這兩個東西放在一起的時候就會有一些化學的東西出現了,看電影的角度也起了新的變化。例如雷光夏的音樂放進《南國,再見南國》中兩對年輕人在山間騎車行進的畫面裡,不但改變了歌曲的內涵,也豐富了電影的空間,這應該就是電影音樂最神秘有趣的地方了。 問:所以,你們的作曲家都是看了電影之後,才知道自己交出去的作品變成什麼樣子?放進了什麼地方? 答:對,完全沒錯。音樂最神秘的地方就在於如果交到導演手上,讓他來配,整個氣氛和狀態就會變得不一樣。 問:這種合作模式是想開創一個合作的先例?還是偶然的巧合? 答: 基本上侯導是一位很自由的人,當然,你更不可能去控制他,但是我們的合作方式又很難用到其他導演身上,這種方式只適用於我和侯導合作。最近,我自己主演的電視劇《一個住飯店的男人》也是由我來配樂,我先寫好了音樂,再拿給林正盛導演聽,他再告訴我那裡最好再修一下,至於他同意的音樂究竟會放到那裡,我也要到最後作品完成,看到作品之後才明白,其實,這就是一般的影視音樂合作模式。 問:侯導事前會不會就音樂效果和要求來和你做溝通? 答:侯導比較不是會把話說得很清楚,很直接的人,他在乎的只是一種味道和氣氛,你只要捉得住那種味道和氣氛,把它們都黏在一起就好了,他不會過問你的音樂細節要如何。但是他常常會用一種非常特別的比喻,要你從裡面找到他要的味道。 例如他對我說《千禧曼波》只有一個重點:你有沒有看過秋天的落葉?一片片落下鋪了滿地,你只要釘住一片落葉,你就會發現落葉上有光影變化,有各種不同的姿態,有自己的生命,就會發現這片「落葉」的意義。 夠玄妙了吧?侯導說他拍台北年輕人的故事,就像釘住這片落葉的角落,大家都在墜落,可是他又不能做什麼,只能釘住一個人紀錄她墜落的過程,她不是特例,大家都是這樣,他的《千禧曼波》就是這樣一部電影。然後我就要從落葉的概念去構想音樂。 問:這不就是作文比賽嗎?給個抽象極了的落葉題目,然後要你自行發揮? 答:(大笑)是啊,真的就像作文比賽。其實這樣比較好,因為這種方式給了你空間,他不會用自己的想法把你給綁死鎖死了,否則你就是工匠而已,就像你規定裁縫師傅衣領袖口要怎麼模樣,師傅只能照做,就沒有設計了。 其實我們除了要手藝之外,還要創意,導演不能把人家的空間都佔滿了,強迫別人只是來做工匠,侯導給出的空間和自由度對創作者是非常重要的,我完全受不了只能規規矩矩照導演要求做音樂的環境,你如果只需要執行者,就找懂音樂的人來,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就好了,做音樂的樂趣就是作曲家能夠把自己的想法和感覺也都溶進作品之中,有互動也有自我,產生一種獨特的生命。 問:片名叫做《千禧曼波》」,曼波自然就是精華重點? 答:侯導這回在做音樂之前確實先告訴我這次拍《千禧曼波》的重點和氣氛是什麼。有一幕,舒淇走在基隆的一座天橋上,四周環境有很多的霓虹燈,流瀉出來的音樂應當是古巴風情的曼波音樂和節奏。就是這樣幾句話而已,不過,因為有了清楚的影像描述,我就有了些想像,不像以前隨便我去做,而是事先就有了一個比較明確的感覺和氛圍。 接下來我要問的問題就是:什麼是曼波?侯導要的曼波到底是什麼樣感覺的曼波?他就請助理燒了一張他聽過的曼波音樂給我,要我從裡面去找靈感,進入曼波的音樂世界裡面去。問題是他讓我聽的曼波音樂都是老樂師的作品,帶有jazz, swing的風格,曲風變化極大,不再是單純的曼波音樂,這對我們在電腦上做音樂的人而言是相當困難的挑戰,除非你找樂師來演奏,否則真的很難表現出這種複雜的音樂風貌,可是台灣有幾位樂師知道什麼叫曼波?而且是這種隨心所欲,自由自在變化的曼波,不可能的事嘛! 於是我只好自己先把曼波音樂吸收消化,再轉成幾段我自己的曼波音樂,然後拿給候導聽,他ok了,就交差了。 <作者為藍祖蔚,本文刊登於藍色電影院,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更多資訊: 藍祖蔚-藍色電影院 粉絲專頁>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226
情緒紓解
藍祖蔚:《聶隱娘》杜篤之觀點
 (圖片來源:天下雜誌) 人沒去坎城,迄今也沒看過《聶隱娘》,每天只能透過網路報導,想像《聶隱娘》在坎城的風光,今天報社要做《聶隱娘》文化出擊的報導,找到人在花蓮的音效大師杜篤之,請他講述他所看到的《聶隱娘》,小杜很會說,聽著聽著似乎都有了畫面,在此先饗影迷。 「好久沒有看這麼有電影感的作品了。」國家文藝獎得主杜篤之推崇侯孝賢執導的《聶隱娘》簡直美呆了,「每一格的畫面都美得像畫,美到讓你想要哇地大叫一聲,《聶隱娘》絕對是台灣的驕傲!」   「《聶隱娘》的特色在於重現了唐朝生活的質感,從衣服的質料到用色,從布景到道具,從古畫冊中可以看到與想像到的唐朝風貌,侯孝賢都做了翔實考據。」與侯孝賢合作了快卅年,杜篤之舉例說:「看《聶隱娘》,你一定會注意到很多細節,而且從細節上才看到導演的用心,例如一間老木屋有鐵鍋煮湯及取暖,你可以看見周遭木板都有煙熏過的痕跡,侯孝賢就是要創造一種真的有人在那個空間生活過的感覺,那種質感不是靠做舊來唬人的。」   「鼓聲是唐朝人重要的生活號令,早上敲了晨鼓才能開城門,暮鼓則是要關門,發現刺客時則是靠快鼓通報。」杜篤之解釋:「光是要在環境中放進這些有點遙遠的時代聲音,侯孝賢在日本和台灣都不知找了多少鼓者來敲打,一直換一直換,但是最後你只要聽見了,你就會相信自己好像進到唐朝的那個氛圍裡。」   「看到侯孝賢剪掉的畫面,有時候真是讓人心疼。」杜篤之說,「有一場戲是侍女服侍聶隱娘穿衣裳,就從竹籃裡挑衣服,一件一件替她穿上,那個籃子別有玄機,都得先經香薰過,才能給主人穿,光是這種考據與再現,你就可以看到文化的厚度。」   《聶隱娘》在坎城亮相以來,不管看得懂看不懂的人,都不否認畫面絕美,攝影李屏賓和美術黃文英的功力備受肯定,「看起來,鏡頭似乎沉緩不動,對白亦不多,卻深得精簡之美,創造了台灣電影很少見的大河氛圍,靜靜流動的大河,包藏著極厚實的情節與韻味,因為密度高,所以內涵節奏非常快。」   舒淇的表演呢?「過去,你有沒聽過舒淇的聲音表演?」杜篤之笑著說:「電影中有一場哭戲,她用手捧著臉在啜泣,你完全看不見她的臉,但是光從哭聲的變化,你就聽見了人在戲中的七情起伏,好戲,就要在這種細節之中滲透蔓延。」 杜篤之還推崇師徒告別時的最後一幕,「鏡頭轉向山,山嵐霧氣緩緩湧上,山水畫的意境就這樣躍然銀幕,你會感謝侯孝賢和李屏賓用鏡頭寫下了最動人的山水詩。」 <作者為藍祖蔚,本文刊登於藍色電影院,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更多資訊: 藍祖蔚-藍色電影院 粉絲專頁>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298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險
失能險熱銷後 你買對了嗎?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