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佳璇

遠東聯合診所精神科醫師、台大醫院腫瘤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
名醫
悼一代仁醫巨人辭世 葉英堃教授與我
(作者吳佳璇醫師(左)所著《葉英堃傳記》新書發表會現場與葉教授。圖片來源:吳佳璇醫師提供) 台灣精神醫學先驅葉英堃教授於上個月(12月)28日辭世,享年94歲。葉英堃醫師70及80年代任職台北市立療養院擔任創院院長20年,秉持以人為本的信念,主張精神醫療不該脫離社會,開創醫院、衛生所與社區密切合作的精神醫療模式,備受國際醫療界推崇。為葉英堃作書立傳的精神科醫師吳佳璇,特撰此文,向一代仁醫葉教授致敬。 --- 1999年7月,我在新光醫院披上簇新的長袍,成為主治醫師。那時,醫院才成立七年,為了拚升格醫學中心,各科都有一位大老級顧問,精神科是葉英堃教授。 我來自台大醫院,當然認識這位大前輩,也略聞早年位於城市邊陲的台北市療(後改制為台北市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在他領導下,成為全台最先進、最有影響力的精神醫療機構。 不過,每週二來新光督導的葉教授,很少提他市療院長任內(1969~1990)當年勇,總是實事求是地討論每位醫師提出的會診個案。教授重視治療過程任何有關知情同意(inform consent)與醫病溝通的細節,以及病人和家屬面對疾病時心理如何調適。 葉教授最鍾情的主題,非器官移植莫屬。他告訴後輩,1968年台灣首例腎臟移植成功後,由於當年器官來源全靠親屬捐贈,衍生許多心理調適與倫理議題,他受邀進入移植五人小組,就每一對捐贈與受贈者,進行術前術後的心理評估。 葉教授發現,父母,尤其是母親,比較願意捐給子女,但兒子比女兒更有機會獲得捐贈。除非受贈子女強烈反對,父母親幾乎都能完成心願。倘若預定捐贈者是已婚的姊妹,一旦婆家反對多會放棄。這些視移植為親人最後救贖的捐贈者,有人拼命「說服」評估小組,希望盡快動手術,還有人壓根不想知道太多事實真相,包括自己要冒的風險,以免影響決心。從這些經驗,教授認為術前心理評估,並不是篩選誰適合或不適合捐贈,而是協助他們瞭解捐贈的深層心理動機,以及各種可能的術後結果,善盡知情同意義務,協助病家做萬全的準備。 聽教授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住院醫師時期就為器官移植議題吸引的我,點頭如搗蒜。 (葉英堃教授與精神藥理學家張文和教授。圖片來源:吳佳璇醫師提供) 2005年8月8日下午,近百名精神醫療、心理衛生學界代表,還有葉家親友齊聚台大醫學院二號館,慶賀《台灣精神醫療的開拓者:葉英堃傳記》[1]新書發表。 及今思之,仍覺自己大膽又幸運。先是自告奮勇(不自量力)為葉教授作傳,拖拖拉拉4年才付梓,口碑還是未定之天,就喜孜孜以為自己值得這等場面… 至於幸運,則來自教授與家人的信任,以及愛戴他的同事後輩無私的協助。更神奇的是,出書後,傳主與作者不僅未發生漸行漸遠(反目成仇)的傳記魔咒,甚至從師生關係,進展至宛如家人的忘年文友。 十多年來,除了逢年過節、新書面世必親自拜訪,平日遇到一些事想聽教授意見,或讀了某本有趣的書想和兩老分享,甚至只是騎自行車經過、和朋友遊行路過,葉家大門總是為我敞開。我熟門熟路,坐上起居間的大餐桌(出書前的接待場所是客廳),待兩老陸續入座,從SARS和平封院[2]談到卡謬的瘟疫;從電影海角七號,聊到精神醫學也有海角七號[3]—主角新福尚隆,如何從灣生變成享譽國際、友好台灣的災難心理學專家。 隨著教授師母年歲漸高,我的葉家點心時間,健康醫療話題越來越多。有一陣子,教授熱衷用非慣用手刷牙、吃飯,「這叫做NeuroBiz,國外正流行,可以預防失智」;又一陣子,他一邊捧讀「肌少症」的日文科普書,一邊增加跑步機自主訓練時間。只不過,再怎麼正面迎戰老化,也難掩力不從心之時。 (2005年母親節,作者(左三)帶著全家人和葉教授夫婦共進晚餐。圖片來源:吳佳璇醫師提供) 2012年,《實驗與臨床醫學雜誌》(Journal of Experimental and Clinical Medicine)登出一篇探討台灣活體腎臟移植捐贈者心理狀態[4]的論文,我定睛一看,第一作者竟是高齡八十八的葉教授,另兩位作者則是胡海國與吳就君。 連忙下載全文,發現教授鍥而不捨,將當年的臨床經驗,以論文形式完整呈現。 「蒐集資料沒寫成論文,怎麼對得起病人?」教授坐在起居室餐桌對面認真說道,「你的文章給我啟發,要寫成故事才有人看。接下來我想找幾個年輕人,合寫身心醫學和精神科照會的case book(案例彙編)…」,前來祝賀文章發表的我豎直背脊,靜靜聽著。 數週後,教授親自邀來幾位中壯年精神科醫師,在葉家附近牛排館餐敘。席間,教授簡述方才正式發表的論文發現,並再次強調case book與質性研究的重要,在座學生們微微頷首。 離開醫學中心,自許浪人醫師多年的我,感覺得出昔日同門師兄弟,因敬重教授赴宴,但要他們從被教學研究服務層層綑綁,幾無餘裕的狀態中擠出時間寫case book,究竟有多少可能? 教授辭世後,我想起那頓晚餐,又想起他在大學時代和同學黃伯超,林憲等人參加話劇公演,其中一齣是倉田百三的《出家及其弟子》[5]。故事講述淨土真宗創始人親鸞和尚之子善鸞,和父親最疼愛的弟子唯圓一起徘徊妓院,行徑荒唐。不過,親鸞並未責怪唯圓,還讓他和相戀的藝妓結婚。至於善鸞,在趕回來見臨終父親最後一面時仍表示「沒辦法下決心信佛」。親鸞初聞難掩沮喪,不旋踵即轉念肯定善鸞,對他抱持期待:「這也不錯,大家都得救了......這是友善而和諧的世界。啊,和平!那是最遠的,也是最內在的,南無阿彌陀佛!」 (葉英堃(右一)葉夫人(左一)與台大醫學院前院長黃伯超,兩對相交70年的夫婦。圖片來源:吳佳璇醫師提供) 雖然再也無法向教授求證,但我猜想他在生命盡頭,也是這麼想著。 [1] 吳佳璇(2005):台灣精神醫療的開拓者:葉英堃傳記。心靈工坊出版。 [2] 葉英堃(2004):非常狀況下誰照顧第一線醫護人員?從醫學倫理、災難精神醫學的原則論「和平」封院」慘事。台灣醫學人文學刊 第五卷,第一、二期。 [3] 吳佳璇(2008):精神醫學的海角七號。康健雜誌第120期。 [4] Yeh EK, Hwu HG, Wu Agnes CC(2012): Donating a Kidney: A Study of 90 Relative Living Donors. J Exp Clin Med 4(2) 125-9.  [5] 倉田百三著,毛丹青譯(2013):出家及其弟子。大牌出版/遠足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推薦閱讀: 【浪人醫師】在半夢半醒間的相聚時光 診間的暗門、清晨的翅膀 精神科診間和你想的不一樣!
人氣 5801
名人
即使狂風暴雨好害怕 卻毅然登機後送 蘭嶼守護天使蔡邑敏的故事
     (圖片來源:取自蘭嶼守護天使粉絲頁) 編按:內政部空勤總隊編號NA-706黑鷹直升機,2月5日深夜於蘭嶼執行病患後送失聯墜海,機上6人包括正駕駛康萬福、副駕駛唐文彥、機工長陳冠宏、蘭嶼鄉病患張榮明、張妻黃英蘭,以及蘭嶼衛生所年僅28歲的護理師蔡邑敏。為了不要讓這位被當地民眾暱稱「蘭嶼情人」的年輕護理師,因為被遺忘而白白犧牲,曾經擔任離島醫生,並且進出蘭嶼、綠島等外島百餘次的醫師吳佳璇,特別訪問了蔡邑敏的父母及衛生所人員,希望在她生日這一天,讓大家再次認識這位甫獲「南丁格爾獎」的人間天使。 以下為吳佳璇醫師《蘭嶼守護天使蔡邑敏的故事》全文:     民國79年國慶日前夕,東北季風從寒冷的北方大陸南下,為台灣帶來可觀的風雨,孤懸於本島東南海域的蘭嶼,對外聯繫交通也暫時中斷。     大腹便便的楊秀菁,原本打算搭機回台東待產,由於交通中斷且陣痛提早發生,緊急向衛生所求助。醫師檢查發現,楊秀菁肚子裡的胎兒頭上腳下,胎位不正恐怕難產,然而,島上醫療設備不足,無法施行剖腹產,醫師、護士只能守著產婦,經歷17小時陣痛,終於迎來第一個孩子。     23年後,那個生於蘭嶼,跟著任教蘭嶼國小的爸媽,在島上度過無憂童年的女孩回來了。民國102年,屏東慈惠醫專畢業,任職台南新樓醫院的蔡邑敏護理師,受到母親楊秀菁鼓勵,加入蘭嶼衛生所醫療團隊,守護島上五千居民的健康。     不同於醫院診所林立的城鎮,偏遠離島地區的衛生所,除了辦理打疫苗、消滅病媒蚊等公共衛生業務,還得肩負在地醫療照顧。與本島隔海相望,沒有任何診所的蘭嶼,居民健康大小事,尤其是急症,也只能求助衛生所。     進入衛生所後,待過大醫院加護病房的蔡邑敏,遇到急重症病人,總能沉著應對,在醫師指示下,迅速為病人打上救命的靜脈注射管路。但是衛生所設備人力不足,部分病人必須轉送台灣的醫院。特別是病況危急,即使遇上民航機與交通船停駛的壞天氣,只要直升機能起降,便會啟動空中緊急後送。     台灣各離島一年約有200次空中緊急後送,蔡邑敏的個人紀錄是一週三次。當病人順利交棒台東醫療團隊,楊秀菁就會接到電話,「媽媽來載我!我後送。」一旦任務完成,勇敢冷靜的護理師,瞬間變回撒嬌的女兒,返家途中,母女總是聊個不停。 (圖片來源:取自蔡邑敏FB)     緊急後送不喊苦的蔡邑敏,曾一度為公共衛生業務苦惱。無論是癌症篩檢或是保健宣導,都得和機關學校合作,少不了公文往返和行政協調。但是,學校沒教過公文撰寫,更別提活動企畫,蔡邑敏邊做邊學,以最大熱情完成任務,受到感動的社區居民,便以「蘭嶼情人」暱稱回饋。     蔡邑敏到職隔年,又一位護理師報到,但在這個物質生活條件匱乏的海島,外地來的醫護人員,很少能堅持過3年。生性雞婆的蔡邑敏,主動協助新來的張婉柔,一起將無菸環境、癌症篩檢等概念,透過各種活動帶進各部落。兩個同年紀、接受同樣養成教育的年輕護理人員同工共炊,下班後除了上網,唯二的休閒活動,就是結伴到海邊,遙望台灣燈火散步談心,有時聊工作,有時談未來,要是想起香噴噴的炸雞或冰涼的手搖飲料,當下只能嚥嚥口水。不過,「畫餅充飢」不是蔡邑敏的風格,暗暗記下同事們聊過的零食點心,請住台東友人購買,再交民航機託運,將這些生活小確幸送進蘭嶼,為平淡的生活帶來驚喜。     民國107年2月5日深夜,編號706的黑鷹直升機執行緊急醫療後送,從蘭嶼機場起飛不到3分鐘,便消失在強風大雨中。蔡邑敏出勤前,發了一則「風超大,又下雨,我很怕」的簡訊給母親;但目送直升機離開的工作人員渾然不知,只記得個頭嬌小的她忙進忙出的身影,還有溫暖堅毅的眼神。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延伸閱讀: 幕後》黑鷹墜機殉職護理師蔡邑敏 不可思議巧合藏人間大愛
人氣 4467
其他疾病
請問福爾摩斯探案的華生醫生在這裡服務嗎?
2016年三月,人工智慧阿法狗(AlphaGo)連敗南韓九段棋士的新聞,引發全球熱議將有哪些工作會被機器人取代。記得當時的討論是,醫師算是相對「安全」的職業。不料,八月四日就傳出,日本東京大學醫科學研究所附設病院和美國IBM公司合作開發了一台名為「華生」(Watson)的超級電腦。「華生」消化吸收了兩千萬篇癌症研究論文內容,用來協助診斷罕見白血病,並提出治療建議。 現年六十六歲的山下女士,就是第一位被「華生」救回來的病人。去年一月,醫師診斷山下罹患「急性骨髄性白血病」,並按照治療準則,為她施打常規化學治療。幾個月後,山下病情突然惡化,意識不清,醫師連忙將一千五百筆關於她的遺傳基因變化檢驗資料輸入電腦,「華生」只花了十分鐘,就斷定山下在治療過程中,誘發「二次性白血病」,醫師旋即改變化療配方,現已進入完全緩解階段。 山下之後,另有兩名患者,因「華生」協助作出診斷;「華生」還為四十一名病人提出治療建議。研究主持人宮野悟教授認為,一個醫師能掌握的資料有限,透過人工智慧輔助,醫療將發生革命性變化。的確,再怎麼認真的醫師,窮其一生,不可能讀完兩千萬篇論文,記住一千五百萬條藥物適應症,要是每個癌症治療團隊都有「華生」參與,才能落實個人化醫療,擬出更周全的治療計畫。將來,「華生」家族若添了專攻不同疾病的成員,還不知能造福多少病人。 維持重度心肺衰竭病人循環功能的「葉克膜」引進台灣,搶救垂危病人的消息經媒體曝光後,不時有家屬到醫院指名要「葉」醫師看診。只不過,風水輪流轉,不久的將來,大家準備搶掛「華生」醫師的號吧。而素以博聞強記著稱的正牌醫師,則須重回醫療照顧(caring)的核心,和「華生」們作出「市場區隔」,才不會被淘汰。 引用外電:人工知能 病名突き止め患者の命救う国内初か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蘋果日報》人氣專欄作家、金鼎獎得主 資深精神科醫師吳佳璇最新力作!一段段身歷其境的診間奇談《為什麼開藥簡單,開心難?-精神科診間的人情絆》
人氣 1156
情緒紓解
一位精神科醫師的不安:自殺新聞再一次鋪天蓋地
24歲女藝人自殺的消息,從她又恨又依賴的網路開始蔓延,伴隨著她對虛擬世界匿名又猛爆的霸凌最後控訴。我闔上電腦,心中微微不安,又是春夏之交的自殺高峰,今年似乎來勢洶洶。 一早醒來,發行量最大的日報網站果然把這條新聞放在頭版頭,搭配亡者的沙龍照、家庭生活照,文字詳細描述其自殺方式、遺言,以及前官員父親伴愛女最後一程的種種。打了個抖索,我又開了三個視窗,確定全台四大報,有三家選擇將女孩的痛毫不留情地攤開! 出門看診前,我含怒在自己臉書網頁轉貼台灣自殺防治中心網站發布,2000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媒體報導自殺新聞的「六要」與「六不」。去年此時,南韓世越號沈船事件系列報導鋪天蓋地,包括英雄化、細節化獲救教師的自殺行為,我便投書呼籲媒體朋友別忘了 「你以為你是誰?幹嘛一有事就狗吠火車!」望著捷運上一個個把玩著智慧型手機的上班族(自己也常為之),突然覺得自己很矛盾----精神科醫師總愛叫人別過度簡化自殺成因,避免將自殺過度精神醫療化,私下卻成天盯著新聞,看哪裡有人溺水、跳捷運、抱瓦斯桶、站頂樓徘徊。一旦發現媒體報太多,又嚷嚷叫叫…… 這「症頭」,姑且稱作精神科醫師的職業病,不少同行都有。除了暗暗擔心自己的病人不告而別,更怕和我一樣盯著媒體的病人在診間、在病榻談起,不知如何應對,而他們個個都在我的自殺防治責任區內。 儘管人類學家認為,自殺是遠遠超出社會與精神疾病預防機制,且無法消弭的人類行為特質,並不表示我們的努力無效。「六要」與「六不」,就是為了降低自殺模仿效應。而這現象,早在18 世紀歌德的《少年維特的煩惱》熱賣,或同時期日本近松右衛門創作的《心中天網島》人形淨瑠璃大叫座,不約而同引發自殺/殉情潮,已有識者言之諤諤。時至21世紀,則有鄭泰安教授實證研究指出,媒體過當報導之危害。 上午門診結束,我看到自殺女藝人哥哥被逼上火線,忍痛在鏡頭前為自己妹妹的行為致歉,並呼籲正視網路霸凌……。且容我再吠一次火車:哀慟之路漫漫,請留給家人充分的療傷空間,並祈禱失去所愛的悲傷人們,終將因愛復原。 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媒體「六要」與「六不」 「六不」: 。不要刊登出照片或自殺遺書。 。不要報導自殺方式的細節。 。不要簡化自殺的原因。 。不要將自殺光榮化或聳動化。 。不要使用宗教或文化的刻板印象來解讀。 。不要過度責備。 「六要」: 。當報導事件時,與醫療衛生專家密切討論。 。提到自殺時,用「自殺身亡」而不要用「自殺成功」這樣的字眼。 。只報導相關的資訊,且刊登在內頁而非頭版。 。凸顯不用自殺的其他解決方法。 。提供與自殺防治有關的求助專線與社區資源。 。報導危險指標以及可能的警訊徵兆。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相關主題/ 。三個關鍵 截斷自殺意念 。當孩子遇到網路霸凌,我們可以怎麼辦? 。孩子被欺負 父母能做什麼 。面對想自殺的親友,哪些話不該說? ►《蘋果日報》人氣專欄作家、金鼎獎得主 資深精神科醫師吳佳璇最新力作!一段段身歷其境的診間奇談《為什麼開藥簡單,開心難?-精神科診間的人情絆》
人氣 5 萬
迷思破解
增進醫病溝通,有比病歷全面中文化更迫切的工作
中文是我的母語,我寫的病歷一直雜有大量中文,但碰到藥物,處置及診斷,為方便書寫,並供其他專業人員瀏覽(目前中文譯名不是不統一,就是不流通),便改用英文和健保代碼註記。 但為了強化溝通,我總是提醒病人,隨時可以發電郵詢問用藥---按醫療法,不能取代正式就診,但試行多年,病人與家屬大歡迎,更不用說影印病歷,申請診斷書或病歷摘要,百分之一百有求必應。個人以為,醫病溝通最大障礙,在於無法為就醫民眾提供友善溝通環境。 按輕重緩急,現階段與其力推病歷全面中文化,不如先推友善就醫,為數十萬新住民廣設通譯協助就醫(美國便是);並將各類中文說明書、同意書、病歷摘要和藥物說明大字化、口語化,簡明化。之後再徵召各種語言專才,將上述文書英文化、越南文化,印尼文化,泰文化.....這些措施會讓多數就醫民眾立刻有感!! 若為降低醫療爭議,歡迎立法諸公修法,我願意像警察執法時,錄影錄音存檔,病人可以申請帶回去重複看(我也可以)。說不定當病人跳針式重覆詢問時,我還可以建議他,不妨調出某年某月某日門診的影音檔複習一下。當然,必要時還可以還原,病人或醫師,究竟是誰少說了,或多說了什麼。 記得剛開始做心理治療,督導曾要求我做錄音逐字稿,方便事後分析、檢討雙方的反應。病人很好奇,說他回去也想聽,我跟督導報備後,便拷貝一份給他(其實,我更希望他提議,和我一起抄逐字稿啊)。病人的回饋是,真的很有幫助。 醫生畢竟不像法官,開庭有書記官做逐字記錄。法院文書雖是全中文,卻充滿專門術語和邏輯,自認中文不差的我,常常反覆推敲,也不敢確定完全了解。為了充分掌握健康權,與其自己參詳不知所云的專業名詞(無論是哪國文字),還不如找位值得信賴的家庭醫師做健康顧問,協助您研判病歷,並提供建議。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蘋果日報》人氣專欄作家、金鼎獎得主 資深精神科醫師吳佳璇最新力作!一段段身歷其境的診間奇談《為什麼開藥簡單,開心難?-精神科診間的人情絆》
人氣 4083
情緒紓解
當台灣被殺人恐慌綁架時,一位精神科醫師的承諾
今年入梅以來,台灣社會很不平靜。先有專業與人氣俱佳的新聞主播頭套塑膠袋陳屍家中,接著是全台首起捷運隨機殺人事件,造成4死24傷。鋪天蓋地的新聞報導中,不時有精神科醫師的身影。 憑著有限資訊,願意在第一時間以專家身分上鏡「大膽假設」的同行最是吸睛。於是,猝逝的主播,被推定為個性求全且不容失敗的憂鬱症患者。連續殺人的男大生鄭捷,雖不曾就診精神科,國內外群醫仍引經據典,爭相為他按上反社會人格違常等多種診斷,和一般大眾作區隔。 為此,台灣精神醫學會於北捷事件隔日發出聲明,呼籲傾聽《每個悲劇後面,都有著求援的聲音》。懇請大家別掉入「精神疾病標籤化」的陷阱,誤以為沒病的人就無需注意心理健康,讓精神疾病患者背負莫須有罪名,更糟糕的是,阻卻了人們心理健康出狀況時的求助路。換言之,以「疾病」為觀點看待一個人是否健康,其實是最不健康的方式。 承載著恐懼能量的媒體與網路,快速轉向聚焦鄭捷的成長環境與身邊的人,尤其是父母,一言一行皆遭放大解讀。「專家」又開金口,說他們愛自己勝過子女;鄉民敲鑼打鼓,逼他們出面謝罪…… 事態演變至此,別說是精神科醫師與相關心理衛生專業人員,就連諸多民眾也覺大大不妥,活脫脫是21世紀獵巫,無助於撫平每個人心頭深淺不一的傷口。 第二波專家意見再度登場,要大家別只顧著築自我防禦工事,才不會在保護自己時排擠別人,逼得不夠正常、不夠主流的人更走投無路。專家還憂心,被恐懼綁架的社會,將不自覺排擠出更多暴力。 因此,當我們在知性上理解罕見的隨機殺人事件,現階段並無準確預測潛在危險的標籤後,是要繼續害怕、懷疑身旁的人會不會是另一個鄭捷?甚或過度依賴權力,讓帶著以暴制暴象徵意味的荷槍員警巡邏、押車?還是喚醒每個人心中都藏有的愛,共同修補被暴力崩解的信任,好讓這類無可預防的危機一旦再度降臨,能彼此保護、相互撫慰? 世上有這樣的例子嗎?舉目四望,歷經2011年7月22日極右派份子大屠殺的挪威,還有2013年4月15日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的美國,他們先發起以「如果一個人可以製造那麼多的仇恨,可以想像,當我們所有人聚在一起時能產生多少愛」相互勉勵。挪威人接著高唱「安然無恙並不比遺憾好(It’s no better to be safe than sorry)」。歷史悠久的波士頓馬拉松,豈止一如以往,2014更是盛大開跑。 反觀台灣,無論是別亂貼疾病標籤,或是用愛修補社會互信之類的專業意見,並不受覆蓋率最廣的電子媒體青睞,只能藉由網路與平面媒體露出。 其實,許多精神科醫師,都曾秉持提升社會精神健康意識 (mental health literacy )的專業使命入鏡受訪,可惜後製播出的,卻常是斷章取義、甚至移花接木的內容,讓他們從此敬謝不敏。 長久以往,螢光幕前只剩下深諳媒體節奏、口味且互動良好的聲音。然而,這些一再以專業之名、乃至於名嘴之姿發出的訊息,能否恰如其分增進全民精神健康意識,進而發揮安定人心、活化民眾與社會遭逢重大事件後自我復原的心理機轉,則待檢驗。 我還記得醫學院七年級精神科實習期間,一位剛完成專科訓練,即將成為主治醫師的學長分享:精神科和其他專科最大不同在於,你所習得的專業技能不只是幫助病人,還能讓自己安然迎向變動不居的世界。20年後,我不但完全認同學長當年的鼓勵,甚至覺得,精神科醫師的責任從來不止於診間,當你諦聽每個求助聲音,將不知不覺興起更入世的承諾與使命。 下個20年,謹以此自我惕勵。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蘋果日報》人氣專欄作家、金鼎獎得主 資深精神科醫師吳佳璇最新力作!一段段身歷其境的診間奇談《為什麼開藥簡單,開心難?-精神科診間的人情絆》
人氣 5.4 萬
善終
生命的關鍵決定
一位憂鬱症病人因乳癌復發,拚老命又做了一次化療。雖然治療反應良好,癌細胞迅速偃兵息鼓,她卻斬釘截體告訴我:「這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化療。要再復發,老娘不玩了!」 待化療藥紫杉醇引發的末梢神經麻痺副作用稍退,單身的她獨自出了一趟遠門。病人帶著旅行後的清爽氣息回診,竟問起要怎麼聲明「拒絕急救」。 「你要簽的是《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規定的不施行心肺復甦術、不施行維生醫療、還是委任醫療代理人?」我一面求證,一面連結衛福部網站,印出各式表單。 「啥?這麼複雜啊!」見病人咋舌,我建議她不妨趁腫瘤科複診,請醫師安排她與安寧團隊碰面;若不想驚動太多人,也可以打安寧照護基金會的諮詢專線。「弄清楚再決定要簽哪幾項;萬一改變心意,隨時都能撤銷,」我特意補充。 不單單是癌症過來人,曾照顧過癱瘓多年丈夫的寡婦、成年子女不在身邊的夫妻、甚至卸下侍奉父母重擔的健康單身女子,都問過我如何進行預立醫療指示(advance directives)。 有人以為,家人都了解她的心意,「簽不簽沒關係」;我說:「既然如此,為何不預先簽好『意願書』?免得到時要家人簽『同意書』,萬一有人捨不得,三心二意會讓你多折騰!」 不過,即使簽了「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或是最近親屬已立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與「不施行維生醫療同意書」,若是醫療團隊未深切體認「最大的醫療」不等於「最理想的照護」,加上維生醫療定義不明確,仍不能保證當事者善終。 美國作家凱蒂·巴特勒(Katy Butler)在《偽善的醫療(Knocking on Heaven’s Door)》書中,剴切陳述其親身經歷。凱蒂的父親在他人生最後六年,因多次中風摧殘嚴重失智,雖有盡心的妻子與女兒照料,生命仍一步步陷入痛苦且毫無尊嚴的深淵。 父親在世最後一年(2007),凱蒂與母親以他預立的「醫療委任代理人委託書」,經家庭醫師認定簽署「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可是當她們進一步想讓五年前植入的心律調節器「停機」,卻四處碰壁直到他去世。 凱蒂父親去世後一個月,美國心臟協會等相關單位組成聯合會,發表了一項共識聲明,宣告只要合乎末期病患意願,關閉心律調節器與心臟整流去顫器(cardioverter defibrillator)是合法的,「停機」並非協助自殺,也不是安樂死。 但我相信,即便是美國的家屬或醫師,仍有人強力排拒末期病患有關掉心律調節器的選項,更遑論奉「葉醫師」(葉克膜)如神明的台灣…… 在科技當道的現代醫療場域,每個人都應重新學習順應生命自然節律,並及時思考預立醫療指示,才能活得自在、有尊嚴。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蘋果日報》人氣專欄作家、金鼎獎得主 資深精神科醫師吳佳璇最新力作!一段段身歷其境的診間奇談《為什麼開藥簡單,開心難?-精神科診間的人情絆》
人氣 4460
情緒紓解
反服貿現場/精神科醫師開出身心安適處方箋
三月十八日晚間,抗議服貿協議黑箱審查,聚集立法院前的大學生,突然衝進議事廳,並自各地引來學生民眾,輪流靜坐周邊聲援。七天來,歷經三月二十三日晚間攻占行政院,與翌晨警察驅離爆發流血衝突的不幸轉折,至今仍未落幕。 全國上下,不分男女老幼,莫不盯著電視、報紙等傳媒,或是網路等新興媒體(包含抗議現場學生),關心最新進展。反應人體壓力程度的腎上腺素,則不知不覺隨著各種情境飆升。 最最不該棄守的是自己的生理時鐘 身為穿梭現場醫療站、工作場所與住家的精神科醫師,腎上腺素想必不低。 儘管情境不盡相同,筆者與數位專業友人,基於參與九二一地震與SARS隔離期間心理衛生工作經驗,想呼籲無論是為了抗議、維安、或救護工作在現場的人員,最最不該棄守的,就是自己的生理時鐘,換言之,必須規律休息、飲食與睡眠。 因此,議場內的孩子,如因身處24小時不關燈環境難以入眠,不妨跟醫療站索取眼罩或耳塞,定期補充睡眠。 如果發現自己或身邊的人話講個不停、易怒、甚或完全不說話,最好找人換班離開現場,回家或回宿舍好好休息。 若對自己的狀況不放心,或是不願離開,請務必跟醫療站的精神科醫師或心理師聯絡,他們會進行完整的評估與建議。同樣道理適用場外行動自由的聲援群眾,以及維持秩序的員警。至於電視、電腦前關心的民眾,懇請您發揮自制力,至少睡前要留足夠時間,讓腦子冷靜下來,好好睡一覺。因為這場爭端,短期似無落幕跡象。 極端壓力測試人類心智與體能的底線 至於目睹或經歷三月二十四日凌晨推撞、打鬥、或被強力水柱驅離的民眾(包括警察與記者),部分可能出現嚴重焦慮、坐立不安、過度警戒、恍神、反應麻木、或失眠等疑似急性壓力反應(acute stress reaction)症狀,請及早尋求專業協助,降低演變成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的機會。 過去的心理創傷也可能再度觸發。 一位九十多歲、已輕微失智的婆婆回診,我關心她日常作息,她回說「看電視報三三八事件」。我還在狐疑,她已兀自說起二二八事件的親身經歷。另一位八十歲爺爺,也是看電視看到失眠。他憂心忡忡,說當年就是中國共產黨滲透校園發動學潮,才奪走大好江山。隨國民黨政府來台六十多年,他害怕暮年再度失去自己安身立命的家。 極端壓力測試人類心智與體能的底線,我衷心希望無論是學生決策小組,還有府院高層,都能善自珍重,才能發揮智慧,化解危機,藉此衝突重新凝聚全民共識,讓台灣的未來,有如迎向朝陽的向日葵。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010
迷思破解
在醫療寒冬看到希望的新苗
每年春天,全台高中師生及學生家長的心情,莫不隨著大學甄選入學時程,起伏跌宕。從學科能力測驗舉行、成績發布、報名甄選、公布錄取到登記完成(或七月再戰指考),各大媒體除評比各校整體表現,更追著滿級分與特殊考生,問他們想申請哪家學校哪個系所。 家無考生者,則關注自己母校、或從事行業相關科系「行情」。 近年,不少醫師感嘆,牙醫系錄取分數已和醫學系並駕齊驅。對前景極度悲觀者甚至預言,年輕時沒日沒夜地念書、行醫,可當自己老病纏身,台灣醫療恐已崩壞至沒有醫生救命的境地。 我沒那麼悲觀。醫學系仍是眾多滿級分、或趨近滿級分優秀學子的選項。且因不再是唯一選項,反更能確信申請者行醫的決心。今年夏天即將從羅東高中畢業的邱建豪同學,便是一例。 邱同學習醫動機單純而堅定。他有個雙胞胎姊姊,幼時險因腦膜炎喪命,留下癲癇、心智成長停滯等諸多腦傷後遺症,直到現在,仍每日往返聖母醫院日間復健中心治療。弟弟從而立下成為精神科醫師的志願,希望醫好姊姊,讓她不再受到無情的嘲弄(2014/2/14自由時報)。 邱同學的故事,讓我想起多年前曾濫竽充數,當過一次醫學系甄選口試委員的經驗。短短半天,不知聽了幾次向史懷哲看齊的勵志演講。我料想,委員們聽到如此深刻、特殊的成長經驗,一定會讓他好好抒發自己的抱負。 從事精神醫療近20年,我見過不少身心障礙患者家庭,父母親因一心照顧生病的孩子,而疏忽了健康子女;也有父母將所有期望(包括自己百年後照顧生病手足的責任),壓在健康孩子身上,讓他(們)承受太多壓力,以致成長過程不是充滿叛逆,就是淡漠疏離,成年後如斷線風箏遠走高飛。 我從不覺得自己有權評論任何家庭或個人的反應,但我看到邱同學的父母,在不怎麼寬裕的物質環境中,除了醫治女兒,還教導兒子走出因姊姊被嘲笑、歧視的心理陰霾,用優美的歌聲和同學交流,盡情享受校園生活,不禁為這個家庭所有成員擊掌叫好。 我衷心期待邱同學能通過甄選,順利修畢醫學系課程,早早來申請精神科。從「我要治好姊姊!」的初心,到破除大眾對精神疾病歧視的大志,能有這樣的年輕人投身精神醫療,不單單是精神醫學界的榮幸,更是全國病友的福氣。 我還相信,只要抱持正念的優秀學子持續投身醫界,齊心改造大環境,台灣的醫療照顧系統一定有救。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414
運動新知
運動這回事,還是換種心態玩玩兒吧!
精神科醫師常叨念病人要規律運動。運動能改善憂鬱情緒、預防復發;紓緩焦慮、幫助睡眠;還能幫助服用某些抗精神病藥或抗鬱藥,身材因神經內分泌改變大上一號的病人控制體重……說起運動功效,我口沫橫飛。 可當我聽到,「醫生,你做什麼運動?」立刻被點住死穴---過去是一曝十寒,近年則是身材沒有說服力(幸好我不是專治三高的新陳代謝科醫師)。 2008年,我離開工時無上限的大醫院,到東部當浪人醫師。工作形態改變助我養成新習慣,只要天不落雨,每天出門騎一段自行車。台北台東兩地跑時,若遇北部天候不佳,隔週到台東,一定「加倍奉還」補騎回來。兩年前搬回台北,才感受到被雨困在室內晾「小摺」(摺疊自行車)的日子,多到叫人發愁。 無意走進隱身住家對街公寓二樓的女性專用健身中心,竟尋得併行運動方案。 健身房空間不大,內裝很家常;年輕小姐運動不稀罕,上年紀還有點水桶腰的歐巴桑才吸睛,完全顛覆我對健身房的既定印象。我總以為,在那大量運用折射鏡營造的氣派大空間裡,淨是對身材極度挑剔自戀的都會青年男女,穿插著Gaydar(同志雷達)全開、尋找邂逅機會的(男)同志……接待教練還沒解說完,我已決心加入,全因這樣的運動環境不會給我太多壓力。 一年半過去了,讀者想必好奇我參加的成效。且容我將秤斤秤兩的「實質」成果和其他面向分開報告。 雖維持每週至少上三次健身房,外加晴天騎車的運動頻率,遺憾的是,我的體重絲毫未減。理由很簡單,嗜美食的我管不住嘴巴。可當我抓抓手臂微微隆起的「小老鼠」(二頭肌),再甩甩「翅膀」越來越小的掰掰袖,就想跨上小摺、或下樓走進對街的健身房。有如幼稚園孩童想起老師發的「星星」,立刻乖乖吃飯刷牙。 行為心理學家說,養成新習慣,訣竅在善用「正增強」(positive reinforcement)。我因運動獲得哪些正增強物(positive reinforcer)?肌肉日益緊實只是小case,我更享受的是,河濱自行車道旁的花樹,帶來四時變化的季節感。看身著五顏六色車衣的公路車騎士風馳電掣呼嘯而過,或從踩踏淑女車、三兩成群邊聊邊騎的遊人身旁超車,則帶給我或昂揚或悠然的生氣。社區型健身房裡,無論是利用接送孫兒上下學和買菜空檔的奶奶、午休或下班匆匆來去的粉領族,還有腰身或臀部在年節過後會出現小肉肉、不時嚷著忌口,宛如鄰家女孩的健身教練,共同營造出溫暖、健康的運動日常,也是我喜歡的氛圍。 講究績效的現代人,或許會對我的運動前景搖頭,我卻想繼續抱持,與其急功近利斤斤計較體重、體脂肪、肌肉量等數值,不如珍惜輕鬆愉快參與的心情。過去四十年,功利導向的體制將我馴服成考試/工作機器,即便性能優越,並未帶給我實際的知識與真正的快樂。運動這回事,還是換種心態玩玩兒吧!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6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簡單3招乳癌術後運動,幫助傷口不沾黏,胸廓打開不駝背|康健陪你練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