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佳奇

為了照護失智症的父親:曾在台灣、美國及丹麥哥本哈根生活實驗室參加上百場失智症、老人醫學、老人福祉科技及長期照護等,在醫學上、護理上、職能治療等相關領域的訓練、研討會等活動。
失智
失智老爸也可出國旅遊
暑假即將到來,許多家屬在支持團體活動中提出,是否可帶家中失智症長者一同出遊?於是大家都很興奮說出,過去暑假全家如何出國旅遊的趣事,也有人提到,自從家中有了失智症長者後,好像被綁住了,那裡都不能去,小孩都在抱怨。 有位家屬突然說出,伊老師在「趁你還記得」書中有介紹懷舊療法時,曾提及帶伊爸爸返鄉探親,到中國有幾趟,當時是如何做到了?是否代表即使是失智症長者,仍然可以搭飛機出國? 我說,這是因人而異必須考量:長者目前失智症的類型、病程、生理狀況、下肢能力與平衡感、體能、心理、家人的準備、旅遊的目的、家庭的共識等方面。 首先,失智症會有不同的類型與病程,代表著長者腦神經受損的位置與程度有差異,這非但影響照護的重點與方式,更影響著我們評估是否適合去旅遊,或去那裡旅遊等,譬如:阿茲海默症長者是記憶區先開始受損,肢體部分則未受到影響,如果是巴金森氏合併失智症或是路易氏體失智症長者,則需考量他們肢體部分的狀況,旅遊行程中是否有需要步行的安排,是否需要相當的體能等需求。 接著是旅遊的目的,與家庭的共識形成或凝聚。如果能將家庭旅遊與失智症長者懷舊之旅相互結合,會使得旅遊更有意義及正面的效益。可以先瞭解長者生命史中,有那些地方是對他生命具有意義的地方,身為家庭照護經理人可以先收集資料並提議,經由家庭會議形成共識,讓這旅遊既可是家庭旅遊,也可是長者懷舊之旅,更能達成家庭文化的傳承。 長者的生理狀況是影響到是否可成行的重要關鍵。建議家庭可提前進行有關長者的健康狀況審視,先將旅遊初步計畫規劃好,無論是行程、天數、當地溫度、氣候、經緯度、高度、濕度、交通工具的使用、體力的需求、食宿、病歷、用藥記錄、過敏情況、疫苗接種記錄等資訊收集好,在與長者主治醫師門診時,向醫師請教,如果可行,除平時服用藥物,是否需要事先準備相關藥物,譬如:防止高山症、暈車、暈機、暈船、腸胃等藥品。 事前的準備與規劃十分重要,長者除藥物要備全,衣物、盥洗用品、簡易量血壓計、老花眼鏡、望眼鏡、眼罩等,無論是夏天或是經常在室外,必須帶一件外套,避免室內或交通工具內冷氣太強。 在旅遊行程中,搭乘長途交通工具時,如是飛機應該多起身走動,如是車輛要定時能下車走動,一方面有助於血液循環,另一方面則減少血栓靜脈炎的風險。並安排家人經常與他們互動,多聽他們對過去的敘述,隨時注意他們情緒與身體狀況,如有不適,可考慮暫緩行程,以長者的健康為優先考量。國際機場內都備有輪椅及行動不便者使用的交通工具,必要時,都可向航空公司要求。 住宿部分,盡可能安排長者最親近與信任的家人與他同房,透過熟悉的家人在旁,以減少因環境陌生產生的焦慮或不安全感,要留意夜間如廁的路徑與燈光,避免長者因不熟悉環境而跌倒,旅館房間內的溫度與濕度都是可隨時調整,為避免因空調造成房間過乾燥,可以先將浴室臉盆放滿水,以增加室內濕度,及在長者床邊的桌子準備一杯水,避免因口渴下床找水喝。 在外旅遊的飲食也需特別留意長者腸胃的適應,避免刺激性食物,飲食應該清淡,多吃新鮮的蔬果,少吃油膩、辛辣和生冷的食物,注意當地可飲用水的狀況,避免飲用生水或路邊食物,維持適當的飲水量。 失智症長者也應有出門旅遊的權利,重點是家人要做好周全的規劃與準備,以長者的健康安全及情緒穩定為優先考量。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放寬標準放慢腳步 失智者才能生活有品質
人氣 4099
失智
失智長者為何從十一樓窗戶「走出去」掛在半空中?
雅菁在家屬支持團體中疑惑問到,為什麼高雄鳳山失智症長者會將窗戶當大門,從窗戶跨越出去,以致懸掛在11樓窗外,最後靠消防隊員從10樓窗戶抓住老婦人,才將老婦救回。 我回答,這已不是第一起住在高樓層的失智症長者直接從窗戶出「門」的事件了。2013年5月,一位78歲失智症婦人被民眾發現,站在桃園大園鄉一間民宅的一樓屋簷上,被人誤以為她要自殺,還好報警救下。老婦不良於行,如何爬到鄰居住處的屋簷上,還從凌晨淋雨站到天亮,警方及家屬都百思不解。 2014年1月,新北市五股一位81歲失智婦人,在住處7樓嘗試往窗外爬,一樓住戶見她一腳跨出後陽台窗戶急忙通報警衛和社區管理委員,大家趕到現場,幸好家門未關,大家趕緊將婦人拉進屋內,隨後由救護車送醫檢查。 醫院後來瞭解,這位失智的老婦是獨居,她女兒住在隔壁棟七樓,母女兩戶後陽台相對而居,她認為女兒上班但沒關瓦斯,所以要爬窗進屋關瓦斯,但消防檢查未有此事,認為是老婦的幻覺,通知女兒趕往醫院照顧,並建議不宜將母親一人獨自留在家中。 2014年10月,一位71歲失智症老翁蹲坐鏽蝕嚴重的鐵皮屋頂,看來險象環生,鄰居看到後報警,經警員及他兒子奮勇跨出窗,將老翁慢慢帶回屋內,才解除驚魂。事後警方詢問他為何蹲坐在屋頂,他早已忘得一乾二淨。 2015年6月,桃園龜山一位90多歲失智症老翁,被發現白天跨越住家陽台欄杆,站在公寓三樓遮陽板上,家人緊急向警方求助,最後由消防隊人員身綁繩索走到遮陽板上,由家屬在家中透過欄杆向外抱住長者,合力將長者拉進屋內,才結束危機。 這些是媒體曾報導的事件,媒體沒報導的還不知有多少,重點是:長者如被確診為失智症患者,認知功能缺損後,家屬及照護者不能再以過去尚未罹病前的狀況來對待,他們的記憶、判斷、辨識、空間感、現實導向、語言等功能逐漸退化,我們必須多留意他們的行為,如有發生過危險事件,不宜再讓他們獨自在家。 往往家屬或照護者認為,他們會遊走,走出去找不到回家的路,乾脆不讓他們出門,而將大門鎖上,結果反而更造成他們選擇其他方式出去。可是此刻,他們無法判斷哪裡是安全,或危險的,在他們心中,只有非常單純的想法,「要出去」。 照護失智症長者雖很辛苦,但不是沒有方法。如能安排長者生活中有活動,無論是在家中,或是去日照中心、社區據點等,使他注意力專注於有興趣的活動,降低遊走或發生其他危險的可能,倘若不安排任何活動,任由他們決定要做什麼,風險自然出現。 參考資料:失智老婦把窗當門?懸掛11樓窗外警消急救援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老爸半夜到鄰居院子晒臘肉
人氣 3297
失智
阿茲海默症阿嬤可以開畫展?
寧瑛在這次家庭支持團體活動中提出,一位已經罹患失智症十一年的長者還可以學畫畫嗎?或者說,他還可以畫畫嗎?她接著舉出媒體所報導:「老天奪走記憶,補償阿嬤藝術!」91歲阿嬤十一年前被確診罹患阿茲海默症,病重時一度走路困難、生活無法自理,幾年前在媳婦陪伴下,開始畫畫,從不會畫到精準描繪花鳥、風景,不只病情明顯穩定,甚至舉辦首場畫展! 對於失智症患者,無論是那一類型,在那一病程,或是年齡多大,還是可以學習及表現,差別是在:他們認知功能受損的部位是那一部分,影響他們記憶、視覺、空間感、辨識、判斷等能力有多少,與一般人相較是有差異,重點是:只要他們願意做,或是家屬願意華時間去引導,他們還是可學習及表現,家屬要懂得鼓勵與肯定。 我特別強調,罹患這疾病,不代表他們是無能、無用、無感的人,他們還是一個人,只是生活上無法像過去可以獨立生活,需要他人協助與鼓勵,我們在生活照護上,是規劃出讓他們能「做自己」,「做自己可以做的」,「做自己願意做的」,從生活基本能力到日常生活中各種活動,這就是自立生活的概念。 藝術療法(Art Therapy)是提供心理精神疾病方面的患者一種心理療法,運用繪畫、拼貼、彫塑、物品等美術手法,因其主要是依賴美術裡的繪畫和造形手法,繪畫治療其實是可再細分出三大類:娛樂性繪畫治療、指導性繪畫治療、精神性繪畫治療。其中咸認為精神性繪畫治療最具治療意義,目前台灣這方面專業人才不多。 從精神分析的角度看,是以透過繪畫將患者無意識的部分意識化(利用回饋、外化、聯想等作用)為目的,但其他精神分析方面也有人試圖運用現存分析、心象分析、催眠分析、行為主義等途徑。但對失智症長者能發揮「娛樂性繪畫治療」,也極有價值與意義。 過去擅長花鳥水墨的國畫家鄧雪峰,原本畫風是風格細膩,栩栩如生,罹患失智症後,仍可繼續作畫,但畫風隨著他認知功能退化開始改變,不再有立體感,畫作不再留白及沒有深景,用色也從鮮艷豐富轉為單調暗沉,書法也不再那麼有力,像是一位初學者。 值得重視的是視覺及空間感的改變影響到他作畫的立體感表現,對我們照護上是非常有意義的訊息,失智症長者認知功能退化程度,除簡短智能測驗(MMSE),照護者必須非常仔細從日常生活中,長者的行為及表現來察覺。 如果能從長者的繪畫表現發現已從原本的立體作畫變成單調的平面或線條,需要開始注意長者走路的安全。此刻,他們空間感與視覺明顯已退化,使得他們走路容易跌倒,甚至看到顏色有不同的路面,會畏懼不敢前進或跨越。 只要長者被引導進入繪畫世界,他們能「醉心」在繪畫上,無論對情緒、認知等都有助益,如果家屬或機構能將繪畫當做日常生活活動之一,長期下來,可為長者舉辦畫展,讓他們開心是最重要,不要像一般日照或據點,將畫畫當做失智症長者消磨時間的活動,忽視繪畫對長者生理及心理的重要性,雖然他們可能記不得,展出的作品是他們自己畫的。 參考資料:記憶被奪走 91歲超人阿嬤楊王美首辦畫展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會上錯菜的料理店」? 失智症友善環境是行動
人氣 2915
失智
「會上錯菜的料理店」? 失智症友善環境是行動
什麼是「會上錯菜的料理店」?有位家屬在這次支持團體中問起,她說,看到伊老師臉書中分享這家餐廳的故事,希望能瞭解這與失智症照護有什麼關係?如果這家餐廳會上錯菜,客人怎麼會接受與再度上門?餐廳如何能夠繼續經營? 我說,這家「會上錯菜的料理店」是在今年六月二日到四日在日本東京展開快閃營業,是配合九月二十一日世界認知症日的活動,希望喚起民眾對認知症的瞭解與支持,因為兼職的服務人員全是輕度阿茲海默症的老奶奶,她們服務是十分親切,但速度很慢,常會上錯客人所點的飲料或餐點,也因為出錯率不斷激增,所以餐廳名稱就叫「會上錯菜的料理店」“The Restaurant of Order Mistakes” (注文をまちがえる料理店),。 我進一步解釋,「會上錯菜的料理店」是日本認知症友善環境最具體表現,也是日本長期在認知症社會宣導上的成績,日本先是從2004年提出「理解失智症之社區建構10年計畫」,同年,將這疾病名稱改為「認知症」,2005年4月開始執行「理解認知症的一年」,2009年全日本學習認知症相關知識的居民達百萬人左右,並成為社區認知症支援者。 2015年日本在國家政策方案中,為了充實認知症對策,提出推進「認知症初期集中支援小組」的設置——醫療、照護人員以小組方式拜訪、支援認知症患者。於2017年底前培養800萬名「認知症支援者」,他們對認知症有正確的知識和理解,在當地幫助認知症患者及其家屬。我們所看到這家名為「會上錯菜的料理店」,正是在東京地區,認知症支援者的活動。 由於阿茲海默症患者大多是短期記憶會先逐漸喪失,如果我們擔心他們記不住事情,會做錯事,就不讓他們做,一方面會加速他們的退化,另一方面,也可能影響他們的自尊心、自信心。為了讓他們能活出自己,覺得自己還有「用」,還能有尊嚴,於是東京地區有群瞭解任期症的支援者設立這家餐廳,聘請還有行動能力的阿茲海默症患者成為服務生。 「會上錯菜的料理店」要光靠店中其他成員瞭解認知症是不夠的,因為餐廳是否能持續經營下去,是要靠有客人願意上門,客人也能瞭解認知症,能夠接受這群老奶奶的「出錯」、「慢條斯理」的親切服務,這家餐廳才能繼續幫助這群阿茲海默症的老奶奶「做自己」,不再是一無用的人。 所以,當客人點的是咖啡,老奶奶送上來的卻是烏龍茶時,客人還能很高興的一面喝茶,一面讚許老奶奶,謝謝老奶奶泡的茶,好好喝啊。 這就是日本所建構的認知症友善社區環境,要先讓社區民眾認識與瞭解這疾病,同時,也理解因高齡化發展,每個人或家庭都可能出現這一疾病,唯有大家接受這疾病,去支援患者與家屬,才能讓患者持續生活在社區中,值得我們學習,但要理解的是:日本政府是長期努力才看到一點成果,絕非一朝一夕可出現的。 日本無法學荷蘭,花費近新台幣八億去蓋一間失智村,卻可在社區中,建立各種支援認知症患者的友善環境,是更值得我們去思考。 失智症友善環境不是口號,是具體可行的行動。 參考資料: “點了杯茶,卻來了杯咖啡,沒關係啊!“,日本這家一直下錯單的餐廳,卻得到了顧客們的溫柔對待... ‘The Restaurant of Order Mistakes’ Employs Waiters With Dementia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瞎子摸象,是無法讓我們走出「誤解失智」
人氣 3601
失智
瞎子摸象,是無法讓我們走出「誤解失智」
莫琳在這次失智症家屬支持團體活動中問起,媒體報導中有一篇有關失智症的文章提及,他曾看到台灣失智症患者拿自己的糞便塗牆壁,這讓他覺得失智會有異常行為,是恐怖的,但他又看到國外有失智症患者談吐與正常人無異,使得他對失智症有著不同看法,也才瞭解失智症有不同的類型。 莫琳問,伊老師這是否就是你常說的,「瞎子摸象」。 我說明,由於失智症代表著是腦退化性疾病,是一種綜合症狀的表現,腦神經掌管著我們身體所有功能,腦神經不同部位負責不同功能,每一位失智症患者腦部開始退化或受損的部分不同,所呈現出功能影響的情況及症狀,又受環境、照護方式、生命史、興趣、個性等息息相關,所以每一位失智症患者均有其特殊性。 我進一步陳述,一般民眾對失智症的認識,往往受限於所接觸的訊息或有限的經驗,譬如:因阿茲海默症患者在所有失智症類型中,佔有50-65%的比重,一般民眾接觸機率也相對高,所以當醫師診斷平鑫濤先生為失智症時,瓊瑤女士誤以為就是阿茲海默症,因為她曾有長輩是罹患阿茲海默症。 一般阿茲海默症患者是海馬迴部位先受損,這部位是主管記憶,因為新的訊息無法儲存,也因無法儲存,自然再也提取不到,但患者罹病初期並未損及遠期記憶時,他們仍然可記得以前所發生的事,甚至,對於某些他們特別在意的事,他們有可能持續記得住,所以千萬不能認為:所有阿茲海默症患者都記不住所有事情,更不可認為:所有失智症患者記憶功能都受損。 同時,根據臨床研究,不同類型失智症患者退化到末期,因腦神經主要部位都已退化,所以絕大部分功能都呈現退化狀況,譬如:記憶、失語、吞嚥、肢體等功能都逐漸失去,甚至主管呼吸與心跳功能的神經如果也退化,將無法自主呼吸與心跳,生命將受到影響。 於是有家屬問到,如何能避免「瞎子摸象」? 我指出,最好是對腦神經有全面性認識,對於腦部不同部位所主管的功能有一周全性瞭解,由醫師透過鑑別診斷出家人的失智症類型與病程後,或者鑑別診斷中的影像醫學、神經學檢驗、心智功能測驗等,得知家人是那一部位受損,就可判斷會在生活上影響那些功能,就可降低「瞎子摸象」的現象。 至於,患者的精神行為症狀的產生又與生活環境、照護方式等息息相關,過去,我一再強調,若能給予失智症家人一個安全性、支持性的生活環境,經由愛、關懷與鼓勵,配合著他們所熟悉的生活內容與活動,是可降低他們的精神行為症狀,無法靠藥物來避免,且臨床研究也證實,精神性藥物是有副作用,家屬是可在充分的資訊下進行選擇。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失智症照護走錯路 拖垮全家
人氣 2194
失智
失智老爸又能報稅了
莉雅帶著些許興奮的心情,在家屬支持團體中敘述她如何依照我們上課所強調:失智症照護是提供失智症長者在生活上的支持、鼓勵、協助,運用他們現存能力,去做自己。她上週安排輕度阿茲海默症的父親自己出門去處理報稅事宜,雖然過程中,有點狀況,因事先已與國稅局朋友打好招呼,總算順利完成報稅程序,父親也非常有成就感及開心。 莉雃說,過去都是父親整理家庭成員的收入與支出單據,每逢報稅季節,就由他負責填寫所得稅申報書。去年,都快到報稅最後一天,父親遲遲未能完成申報書,她覺得不對勁,問父親申報了沒,父親卻說,不要她管,還好現在除了書面申報,有網路申報及二維條碼申報等方式,她趁父親沒注意時,趕緊以自然人憑證及時在最後一天以網路申報。 莉雃接著說,也因如此,她們才發覺父親有退化現象,找到一個機會帶父親去醫院檢查。經醫師確診父親已是阿茲海默症初期階段,她也因此參加家屬教育課程及支持團體活動,謝謝伊老師所教,如何以非藥物療法方式,研究長者生命史、個性、現存能力等,利用長者過去生活所熟悉的事務,鼓勵他重拾這些活動,所以家人早在報稅前一個月就開始規劃,如何來鼓勵及幫助父親今年能繼續填寫所得稅申報書。 莉雃說,首先,她先將所有家人的收入扣繳憑單、支出單據等文件依序整理好,接著將過去父親所填寫的申報書影本都整理出來,供父親參考。每個人開始在父親面前「表演」,如果沒有父親向過去一樣幫忙填寫所得稅申報書,家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可能因延遲申報而被罰款,大家一起來拜託父親幫大家的忙,來救救大家,更動員他最喜愛的孫子一起來拜託,父親終於在「不情願」又「勉強」的情境下,戴上老花眼鏡,拿起筆及計算機開始填寫。 同時,找到在國稅局擔任主管的大學同學,請她休假那一天「上班」,到她辦公室幫忙,一起配合「表演」接受父親申報書,多花點時間協助父親核對每一項目,當然也因為已與她事先溝通,讓她懂得如何一直肯定父親做的很棒,讓父親有面子與恢復信心。 莉雅最後說,其實這就是伊老師在上課時,所舉出荷蘭失智村,照服員如何為失智症長者規劃活動的方式,雖然第一次規劃有點辛苦,經過一次再一次的規劃後,家人都變的很有默契,無論溝通、演練、修改角本、正式演出都知道如何配合父親,最重要的是:家庭變得好溫暖、氣氛好好。 我謝謝莉雅能與大家分享她的心得,並說明:由於失智症患者認知功能逐漸受損,會讓長者感受到:他已經不行了,難免心理產生保守、行為出現退縮等現象,一方面,可能深怕別人看到或知道他的弱點,另一方面,也有可能真因認知功能缺損產生短期記憶消失,他真的忘記該如何做。 「用進退廢」雖早已是老生常談,但對認知功能缺損的失智症長者更為重要,一旦越不做,越退化更快,且不做了,不但會忘記如何做,將來要想再做,可能都無法做出來。如何讓心理畏怯的失智症長者願意去「做」,則是照護者一大挑戰與難題。 許多家屬常會問:「伊老師,我們要他去做,他就是不肯做!」 此刻,如何鼓勵心理會害怕的長者,能在一有安全感與支持的環境中,放下心防,願意嚐試去做,是所有失智症照護者該學與努力的方向,唯有讓失智症長者願意去做,才能減緩退化、降低精神行為症狀(BPSD)、維持家庭生活品質,最重要的是:經由自己做當中,讓長者恢復自信心,產生尊嚴,這也是能讓家庭共同成長的歷程。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327
失智
如何幫失智症長者導入正面的「觸景生情」
就在莉雅介紹她與家人如何協助輕度阿茲海默症的父親重拾自己報稅的工作後,寧茵也在家屬支持團體中說明,這次端午節,家人如何鼓勵輕度失智症的祖母教大家包粽子。她特別強調,這次經驗讓家人感受到非但學到阿嬤包粽子的功夫,更讓阿嬤開心了好多天,兒孫輩更開玩笑的說,要為阿嬤開一間粽子店。 寧茵還沒開始細說她們的做法,沒想到薇欣卻掉下眼淚,有人遞上紙巾,也有與她比較熟的家屬過去拍拍她的肩。薇欣說,因為媽媽去年剛過世,以往每年都是媽媽包爸爸最喜歡吃的粽子。今年端午節,已罹患中度阿茲海默症的爸爸看到電視新聞播出划龍舟的畫面,問起妳媽媽今年包粽子了沒有?他雖然不記得媽媽已經走了,卻還記得媽媽會包他喜歡吃的粽子。 我趕緊說,對阿茲海默症長者而言,「觸景生情」既可能喚醒長期記憶,也可能因失去短期記憶、判斷能力及現實導向,無法做出吻合現實生活,或說是適當的行為,這就必須依靠照護者從旁引導、轉移長者的注意力。當然,照護者的情緒千萬別受到影響,但涉及到想念已離世的家人,照護者還是得學習控制自己情緒,如果無法控制時,影響到長者心情,那應不是我們樂於見到的發展,因為他們也可能失去控制情緒的能力。 譬如,寧茵安排阿嬤在端午節包粽子,是「觸景生情」正面的規劃,讓阿嬤經由包粽子的過程,喚起她記憶中,從小每逢端午節與粽子的連結,一方面,讓阿嬤看到粽子或包粽子,能說出過去生活中,如何過端午節,或是與粽子有關的事情,促使她整理記憶、表達思緒;另一方面讓阿嬤經由包粽子的過程,產生自信心、成就感,使她覺得自己還是在家人心目中是有用的人,進而覺得生命有意義。 此刻,寧茵立即說,這次包粽子不但對阿嬤有幫助,也對家庭中所有成員都有幫助。譬如,大家對家庭的向心力、凝聚力,甚至是家庭文化的傳承等都有很大幫助。她兒子在學校的演講比賽,以「阿嬤包粽子」為題,向同學說明三代同堂的生活樂趣,還介紹台灣各地粽子口味有何不同。 「觸景生情」到了薇欣家中則是因為阿茲海默症的父親忘記媽媽已往生,看到划龍舟,引起還存留的遠期記憶,龍舟與粽子間的關係連結,以及媽媽過去都會包他所喜歡的粽子。此刻,當然會勾起薇欣想念媽媽的情緒,也可能也反映出薇欣在照護父親生活的壓力。 對薇欣,這是一種自我提升的機會,我們都會有情緒,因為我們都是凡人,但我們同時需要想到,我們認知功能正常,我們要學習控制自己情緒,並要幫助長者轉移注意力與話題,萬一我們控制不住情緒時,可以考慮在長者安全無虞,或有人可在場接手時,自己離開長者的視線,先去處理自己的情緒。 也有家屬忘記長者認知功能已經欠缺,會去提醒長者,媽媽已經世,倘若長者堅信自己太太還在,那可能會引起長者情緒的波動,甚至是精神行為症狀(BPSD),或者產生爭辯與衝突,這是可避免,也是不必要的,完全存乎於照護者對疾病的認識。 所以,對疾病正確的認識、照護技巧的成熟度都影響到長者的心情,或是精神行為症狀,這就是為什麼:失智症精神行為症狀大多是照護者所引發的原因。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失智老爸不肯出門怎麼辦?
人氣 1527
失智
美國研究:每天喝代糖汽水 罹患失智與中風機率提高3倍
有位家屬看到我臉書中,再次提及糖與失智症間的關係,於是在家屬支持團體中問起,這與上次我所發表的文章「糖尿病患者是失智症的高風險群?」有何關係?是否糖及代糖都不能吃? 我說,這些都是科學家研究的結果,實驗都有其假設及進行的方式,我們最好對研究內容完整的瞭解清楚,這次所談代糖與失智症、中風間關係是來自美國CNN的報導,美國心臟協會(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所發行的期刊《Stroke》於2017年4月20日刊載了一篇研究報告,與每周飲酒次數少於一次的對象相比,每天飲用代糖汽水將導致罹患失智症與中風的機率提高3倍。 這研究是由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所進行,研究團隊選出4,372名45歲以上的對象,觀察和紀錄他們的飲食習慣長達10年。發現每天喝至少一罐代糖飲料的人,比完全不喝的人,中風風險高出兩倍,患失智症則是1.9倍。 同時這項研究也發現,食用一般汽水與果汁不會提高罹患中風與失智症的風險,但這也不並表示能盡情的暢飲這些含糖飲料,因為根據《哈佛公報》(Harvard Gazetta)指出,哈佛大學研究員在研究中發現飲用含糖飲料將有罹患第二型糖尿病(Diabetes mellitus type 2, T2DM)與心臟病的風險。 事實上,自從人工甜味劑問世後,學術界從未中斷過對它的研究,2013年美國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研究發現,食用人工甜味劑並不能幫助人們更有效的體管理體重,相反的,因為熱量過低可能引發暴飲暴食的後果;另外在2007年的研究也顯示,與食用正常汽水的群體相比,選擇代糖汽水並不會因此降低罹患心臟病的風險。 研究人員就「Framingham 心臟研究大型計劃」的志願者們進行分析,這項計畫針對2,888名45歲以上的案例藉此分析他們的飲食習慣與中風症狀的關聯性,另外失智症則針對1,484位60歲以上對象展開飲食的調查。 7年多來,研究人員向研究對象展開飲食狀況的調查,目的是為接下來的10年內失智症與中風症狀罹患的比率做分析。在定期複查的期間結束時,研究結果出現97個中風案例,占總數的3%,罹患失智症的患者則多達81例,占總數5%。 依照結果分析顯示,每天至少攝取一杯代糖飲料與每周不到一天攝取量的對象比起來,每天攝取一杯代糖飲料的對象引發缺血性中風機率高出別人2.96倍,罹患失智症的可能性高出2.89倍。而研究結果也隨年齡、性別、攝取量、飲食習慣、運動習慣與菸酒習慣有所變動。 該研究只追蹤人工甜味劑與失智症、中風症狀的數據變化,重點是:尚未有結果能證實飲用人工甜味劑飲料是直接導致這些症狀的原因。 此外,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神經學系教授佩斯博士(Matthew Pase)解釋,雖然目前沒有研究指出含糖飲料的消費習慣與中風症狀及失智症有直接關聯,但這並不意味著含糖飲料是健康的選擇。在研究中發現飲用含糖飲料將有罹患第二型糖尿病與心臟病的風險。 美國CNN於4月20日報導「每天喝減糖汽水 罹患失智症與中風機率提高3倍」,各自顯示的是「代糖」與「中風」及「失智症」間的關係,「糖」與「糖尿病」及「失智症」間的關係,研究中特別提及健康飲食與生活習慣,配合規律的運動習慣等都影響這研究的結果,這才是值得重視的部分。 Diet sodas may be tied to stroke, dementia risk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無糖可樂增高代謝症候群風險?
人氣 1798
失智
「聲音巨人」李季準教我們的事
廣播主持人李季準四年前罹患阿茲海默症,2017年4月22日離世,享年74歲。他富有磁性、低沉渾厚的聲音永留在許多五、六年級生的記憶中迴盪著,更重要的是:他教我們,阿茲海默症患者雖逐漸失去記憶,但並未抹去所有的記憶、人生智慧、情緒與感情,我們應該及早給失智症去汙名,正名為「認知症」或「腦退化症」。 在失智症所有疾病種類中,阿茲海默症佔六成以上。日本、香港與台灣等地區過去曾稱為癡呆症,如今,許多國家紛紛正名為「認知症」、「認知障礙症」,避免過去所用的癡呆症、失智症,避免患者與家屬不接受或誤解這個腦神經退化的慢性疾病。 日本厚生勞動省在2005年就正式改稱「認知症」,2012年香港正名為「認知障礙症」,2013年美國精神醫學會所出版的DSM-5則稱為「認知障礙症」(Major Neurocognitive Disorders),均是希望以中性的名稱,對患者與家屬尊重,以增進大家願意面對這疾病的意願。 「歡迎收聽李季準的感性時間」是曾陪伴著許多五、六年級生深夜準備功課的聲音,阿茲海默症大部份患者是退化性因素罹病,李季準在70歲時,被確診罹患這疾病,根據衛福部失智症盛行率研究,年齡愈長盛行率愈高,每5歲即倍增,台灣長者每五歲的失智症盛行率為:65~69歲3.40%、70~74歲3.46%、75~79歲7.19%、80~84歲13.03%、85~89歲21.92%、90歲以上36.88%。 換言之,在高齡化社會發展下,年長者都有機會罹患這疾病,80歲以上長者每五位就有一位是這疾病的患者,平均一位患者會影響到三個家庭的成員,影響面會從個人、家庭、社會、甚至是國家經濟層面,我們該應正確認識,及早將這一疾病正名。 兩年前,金鐘獎晚會上,評審頒發特別貢獻獎給李季準,他上台領獎時雖沒有說話,但他眼眶激動泛淚,舉起奬座與現場來賓致意,氣氛相當感人。女兒李芳宜曾言:「雖然他有很多事都記不得了,但每個聽眾能記得他,對他來說,就是最重要的。」 這證明:阿茲海默症患者不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阿茲海默症並未奪去他全部的記憶、智慧與感覺,他還是位「有感情的人」、需要一般人更多一些的關懷與愛心,進一步的支持與鼓勵,讓失智症患者持續做自己,繼續能發揮現存能力,去實現自己的目標與人生。 那晚李季準教我們的是:「失」「智」症患者,不是失去記憶、失去智慧的人,僅因退化性因素,致使腦部不同區域先後開始退化,影響過去原有的能力,包括:記憶、決策、辨識、言語、空間感、現實導向等,這退化區域是會逐漸更大,我們應尊重他的人權,瞭解他退化的區塊,鼓勵他現存的能力,唯有靠家人愛的照護與支持,陪他們走完有意義的人生的最後旅程。 請政府早日將這疾病去汙名化,給予正名吧。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5540
失智
「聰明」的失智婆婆沒上當
「奶奶嗎?我是你最喜歡的孫子!快來救我!」澄梅在家屬支持團體中敘說,她罹患輕度阿茲海默症的婆婆前兩天面對電話詐騙的事。 澄梅說,伊老師告訴我們,要支持與鼓勵失智症長者「生活自立」、「做自己」,所以家中電話鈴聲響時,家人都會鼓勵82歲的婆婆去接電話,每天還會固定讓婆婆自己打電話給親友,這些親友都是事先與他們溝通過,拜託他們與婆婆通電話,除聊聊以前共同的往事,同時,也順道說出當天的時間、氣溫、季節等訊息,也會有家人在旁陪伴。在美國唸博士班的孫子,則是固定每周日晚上,以電腦經由視訊方式,與婆婆聊天。 電話都是我們鼓勵婆婆去撥打,讓親友能經由電話與婆婆互動,分別可進行認知、懷舊、現實導向等活動,以維持婆婆能持續打電話這項工具性基本生活功能(IADL),並且讓婆婆可感受到,大家還是一樣關心她,讓她不覺得與以前有何不同,但我們還是可感受到她還是會有退縮的心態。 澄梅說明,前兩天,有通電話響起,我們就請婆婆幫忙接聽,我們聽到電話那一端喊出:「奶奶嗎?我是你最喜歡的孫子!快來救我!」。我們心裡有數,猜可能是詐騙集團的電話,我們就看看媽媽如何處理。 未料,婆婆竟然說:「我孫子都叫我阿嬤!你不是我孫子!」。 家人在一旁,都紛紛豎起大姆指,稱讚婆婆好棒!晚餐時,說給其他剛回家的家人聽,大家笑成一團,婆婆則在旁,冷冷的說:「我還知道誰是我孫子!」。此刻,全家安靜下來,彼此眼神看來看去,深怕觸碰到哪一根不該碰的神經,婆婆又說一句:「我雖然失智了,但我還沒有笨到失去智慧!」 澄梅說到這,所有家屬都為她鼓掌,但也看到澄梅正準備擦拭眼角的淚水,因為大家都知道,澄梅能夠做到今天這地步是非常不容易。因為剛開始她照護失智症的婆婆,也是十分辛苦,家人都不清楚這疾病是怎麼一回事,經過澄梅來參加家屬教育課程及支持團體活動後,學習到如何照護阿茲海默症長者的方式,還說服先生及其他家人一起來上課,現在一家人已經成為一個非常有默契及相互支援的照護團隊。 我們在照護失智症長者的生活中,是希望長者能維持生活自立,另一方面,我們還得防範長者的安危,類似詐騙案件屢見不鮮,尤其是針對單獨在家的年長者、特別是患有程度不一的失智症,成為犯罪者眼中的肥羊。 像是上街購物、外出活動、食物烹調、家務維持、洗衣機、使用電話能力、服用藥物、處理財務能力等工具性基本生活功能,正如同是馬其諾防線,我們必須盡量維持失智症長者在這些項目的能力,可避免快速退化到連基本生活功能(ADL)都喪失,所以我們一方面,鼓勵他們自己做,我們提供事先的規劃與安排,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做好危機管理與預防,避免適得其反,造成長者受傷或嚴重挫折。 在美國曾統計,每年老年人受騙金額超過400億元,這不只是經濟損失,對年長者更代表著喪失經濟安全與獨立,更容易造成如憂鬱症、自尊心受損甚至有自殺傾向等。 失智症長者努力做自己,家人則是努力在幕後同心協力做好規劃與安排,讓長者仍有尊嚴、自信心。家人背後的付出是值得的,因為長者自然會降低精神行為症狀(BPSD)及減緩退化,及為家庭能維持良好的生活品質。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830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長照
父罹癌母中風 他照顧兩老十多年 這樣做讓生死兩相安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