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原來如此

發起人陳豐偉醫師,邀集台灣精神醫學會專科醫師,為一般網友或科普讀者撰寫文章,與《康健》網站合作「每月專題」,深入探討精神科相關議題。
情緒紓解
八仙塵爆後/揮不去的惡夢 意外發生後的創傷症候群心理問題
「我夢到我到不同的地方玩,每當我玩得正開心的時候,忽然之間我身上都是火在燒。我嚇得趕快跑,卻怎麼也跑不開,然後就嚇醒了。醒來只看到我滿身的紗布,與這一大堆機器在我旁邊。」   「每個人都告訴我,我沒有被殺死就很幸運了,要感恩!可是他每天晚上都會跑進我的夢裡,我就眼睜睜地看著他的臉、他的眼睛,看著他揮刀砍在我的身上。那天我只有被他砍了一次,但是現在我每天都要被他砍好幾次。」   「車禍以後我走在路上,只要有車子快一點對著我開過來,我就會看到那一天那一輛車直直衝過來撞我的畫面。我整個人會像是在做白日夢一樣呆在當場,不過那個畫面像是電影慢動作重播一樣真實。好幾次我就這樣站在馬路中央,被這個畫面驚嚇到不知所措。」   「九二一地震的時候我本來是英雄,開著怪手進入災區救人,周圍的人都稱讚我、感謝我。九二一以後我變成狗熊,我沒有辦法再靠近怪手,我沒有辦法工作賺錢,只能整天喝酒。如果沒有喝到爛醉就去睡覺,我就會夢到那天我跟我的怪手被餘震震落的土石埋了三十分鐘,當我覺得快死掉的時候才被挖出來。現在肝都喝壞了也沒辦法,我早就是個廢人了。其實我早就死了,這幾年只是個行屍走肉。」   八仙粉塵爆炸,一下子造成了五百名的燒傷患者,除了身體的燒傷,心裡又會有什麼樣的傷痛呢?捷運砍人事件不斷,被砍傷的人,把傷口縫合了就都好了嗎?車禍以後變了個人似的,都不想出門是怎麼回事?九二一地震、八八風災的倖存者,為什麼還會在暗夜裡哭泣。讓我們來看看,意外發生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心理疾患。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意外隨時都會發生在我們身上,這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意外之後的心理狀態,也常常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   在嚴重的意外之後所發生的持續緊張害怕,一般稱作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以下簡稱PTSD)。   PTSD包含許多的症狀,這些症狀裡面,最特別的便是重複出現的惡夢、白日夢、回憶與影像。我們的身體只被創傷蹂躪過一次,但是我們的心理層面卻是持續不斷地重複受到蹂躪。這樣一再重新經歷創傷,常常讓受害者崩潰到憂鬱,甚至於想要靠自殺解脫,或者透過酗酒等其他方法進行慢性自殺。PTSD高得嚇人的自殺率、藥酒癮比率,讓我們必須要正視這個問題,盡力去預防與處理。   為什麼會有PTSD呢?   這就要從腦子裡面的杏仁核(amygdala)說起。杏仁核是主管緊張焦慮的地方,當有需要提醒我們應該要小心面對的時候,杏仁核會不受控制自動主導指揮腦袋進入焦慮害怕的模式。   這樣的設計有它演化上的道理,如果我們在某個地方遇過毒蛇,杏仁核便會在類似的地方讓我們不自主進入緊張的模式,來避免我們再次陷入險境,增加存活的機率。   如果我們曾經走過一個懸崖知道它的危險,下次經過這個懸崖,杏仁核可以不用等我們回憶起來,直接提醒我們要小心害怕,及時減低我們從懸崖掉下去的危險。   如果是個小小的危險,杏仁核只會有淡淡的記憶,造成小小的敏感。如果是個很大的危險,杏仁核便可能留下強烈的記億,造成過度的敏感。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就是這樣的狀況。因為對蛇的害怕太強烈了,所以非常敏感,只要類似蛇的東西都會造成強烈的反應,即使是無害的草繩也是。如果這樣的人再有不自主回憶到當初被蛇咬的狀況,或是揮之不去與蛇相關的惡夢,那他就是患了PTSD。   受到PTSD困擾的人,因為實在太過敏感了,整個人會緊張到很難過的地步,所以會冷漠下來好冷卻情緒的強度。這種冷漠會讓人對事情都缺乏動機,不想理人。   但是再怎麼冷漠,過度敏感還是會讓情緒被一些小事情所點燃引爆,讓整個人情緒在極端中擺盪,非常不穩定。下一篇談到,這些狀況要怎麼處理。 下篇/八仙塵爆後:意外發生後,五句最不該說的話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5932
情緒紓解
八仙塵爆後/意外發生後,五句最不該說的話
我們常說預防勝於治療,因為治療非常辛苦,而預防則容易得多了。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也不例外,在意外發生之後就開始預防,會比得到PTSD之後再治療來得簡單省事。PTSD發生的原因在於我們過度壓抑這個意外事件,逃避、不去面對處理,創傷事件的壓力被壓抑後不僅不會不見,還可能會更增強,最後就從各種不同的地方冒出來。因此預防PTSD的基本概念,就是減少壓抑,逐步面對事件,擴大我們的覺察。   在意外發生之後愈是能夠面對事情,便愈是不會得到PTSD。所以預防PTSD的原則,是在意外發生之後,在受傷者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盡量去回顧這個意外。   在一次又一次重複面對之中,給予這個意外事件一個合理的詮釋與解讀,把理智帶進來,讓我們的理智好好評估這個事件,讓理智與情緒融合而諧調。   如果從腦神經科學的角度來說,我們的杏仁核是自主的,但是還是會與腦中其他地方協調共同運作。   當你壓抑的時候,從腦中其他地方來的協調就沒有了,只有杏仁核自己獨立運作不斷提醒我們要緊張、要恐懼、要害怕。理智是屬於額葉(frontal lobe)的功能,如果我們增進面對,在包容情緒的狀況下,同時讓理智近來合作面對處理這個事件,額葉便可以告訴我們的杏仁核,這個事情的嚴重性如何、該有多大的敏感度,便可以減少減少杏仁核自主發生的過度敏感。   當然,杏仁核還可能會是自己主導運作出陣陣的焦慮,只能在一次次重複的練習當中,讓理智與情緒可以整合在一起幫助杏仁核減低敏感。只有當我們對於這個意外事件有了一個跟我們的身體協調一致而合理的評估,杏仁核才會跟整個腦袋和諧地運作。   只要掌握好這些基本的原則,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受創傷者的心理關懷者來預防PTSD。尤其是原本就跟受傷者維持有良好正向關係的人,更可以帶來許多的支持與幫助。但是一定要注意,只要你自己對這個事件也有情緒,或是你跟受傷者還有情緒的糾結,那你就不適合作為他的心理關懷者,絕對要退出這樣的角色。以下是心理關懷者在進行創傷後心理支持與鼓勵時的基本原則:   可以說些什麼?   1.可以先告訴受創傷者,哭是創傷反應當中很正常的事情,想哭就哭出來。害怕也是很正常的,哭或害怕都不代表懦弱。把害怕都講出來,有什麼難過不舒服,也都請立刻說出來。敢哭、敢說出害怕的人才是勇敢的。   2.把浮現腦海的細節都說出來,不要管有沒有相關、會不會太瑣碎,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我們都會持續陪伴與傾聽。   3.請受創傷者不要怪自己,沒有人喜歡受傷,不需要責備自己,重要的是從受傷的過程中學習。   4.重點是傾聽,聽完之後用同理心給予支持,然後肯定他可以勇敢說出來,永遠不要忘記多稱讚。   5.不要急著有什麼結論,時間到了還是要停止並且休息。讓各種想法有時間沈澱、醞釀。   不應該說些什麼   1.不要哭。   2.不要去想就好了。   3.當初叫你不要去你還去。   4.說那麼多沒有用!去找些事情做!去運動就忘掉了!   5.你已經很幸運了,要知足。   即使經過創傷後急性期的心理支持,還是會有許多人落入創傷後壓力的狀態。當噩夢揮之不去、創傷的回憶抵擋不住地冒出來、情緒變得不穩定、過度敏感但是整個人卻又冷漠等等這些的狀況持續,就需要尋求專業的支持。   如果已經符合PTSD的狀況,還是需要抗憂鬱藥物的治療。同時再考慮到合併自殺與藥酒癮的危險性,PTSD都需要一位病人信賴的精神科醫師主導整個治療。治療PTSD是個長期抗戰,即使症狀改善,藥物也不能立即停止。   心理的支持,也需要持續一段時間。我們可以說PTSD是正常的創傷後反應走偏了,但絕不表示它是一個正常的事情。瘋狂的杏仁核雖然不會讓一個人發瘋,卻是會過得比發瘋還要痛苦。罹患PTSD知後,請務必請配合精神科醫師的指示,慢慢一步步走出創傷後壓力的陰影。 上篇/八仙塵爆後...揮不去的惡夢 意外發生後的創傷症候群心理問題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4 萬
情緒紓解
面對隨機殺人,除了恐懼你還能做什麼?
近年陸續發生幾起隨機傷人、殺人事件,每次見諸報導後,總會引發持續一段時間的集體恐懼,並且帶來民眾行為上的改變:諸如少搭捷運、接送小孩上學等。適當的預防(不論是個人、社會、國家)固然有其必要性,然而除了這些事後的亡羊補牢與消極作為,我們是否還能做些什麼? 美國心理學界研究發現,90%的人一生至少會遭遇一次「重大創傷事件」,如:暴力事件受害、天災受災、摯愛驟逝、重大車禍、嚴重意外導致身體傷殘等,只是沒有人知道會發生在什麼時候。 有人在遭遇創傷之後,可以自我調適並且恢復正常,卻也有人因而產生嚴重心理失調,造成生活大亂、功能受損,甚至就此一蹶不振。其間的差異,最關鍵的就是一個人的「彈性」(resilience)──它影響了一個人在遭遇負面事件時,是否能順利從低潮「反彈」、恢復常態。 即使你是那幸運的、一生未曾遭遇重大創傷事件的少數10%,在充滿不確定的人生中,也必然會面臨許多負面、創傷事件(只是不到「重大」的程度),更別提每個人都得面臨的「老、病、死」。因此,擁有較佳的彈性顯然會讓你過得較平順。 壞消息是,一個人的彈性受到先天基因、成長過程中的家庭、學校的教育很大影響。好消息則是,即使已經成年,還是能透過適當的學習、鍛鍊,來強化自己的彈性。以下就為大家說明幾個加強彈性的訣竅。 身體健康的維持 雖說是老生常談,卻也是最重要、最容易執行的第一步。 首先,維持身體健康可以至少讓你立於「不敗之地」,不需要在遭遇負面事件時落入身、心「兩面作戰」的不利窘境。 其次,運動可以透過調節腦內神經傳導物的分泌,發揮抒解壓力、穩定情緒的效果。最後,陸續已有研究發現,運動不但對已經產生的壓力(「既成」事實)有抒解效果,甚至還能先「儲存」,用以應付日後壓力(「預防」的功效)。 靈活、變通的想法 透過持續接觸、嘗試新事物,讓大腦接受不同類型的刺激,有助於心智靈活度的鍛鍊,進而學會調整自己的想法,特別是面對負面事件時的心態。關於這方面的相關資料,可以上網搜尋「舒適區」這個關鍵字。 足夠的社會支持 毫無疑問的,足夠且豐富的人際支持網絡,能在我們遭遇負面事件時,發揮心理支持與情緒穩定的效果。 向典範人物學習 不分古今中外,有許多曾遭遇重大創傷事件並加以克服的人。透過閱讀、瞭解他們的經歷,以及努力恢復的過程,有助於我們加以模仿、學習,發揮「典範」的效果,進而增加彈性。 宗教、靈性概念的薰陶 接觸宗教或靈性觀念,可以協助我們建立一套「看世界」的架構,對內心發揮潛移默化的影響。尤其在面對人生的不確定性與無常之際,不至於落入絕望、無奈、放棄的惡性循環。 追尋人生意義與目的 如果你難以接受宗教、靈性概念,至少要花時間思考自己的人生意義,以及追尋人生目標。因為當一個人懷抱這些處於更高位階的想法時,較不會使自己「困」在相對處於較低位階的負面「事件」本身,因而能夠減少所受的衝擊。 面對恐懼 練習過前面幾項訣竅之後,還得將其運用到實際人生中。關鍵是:不要等到發生90%重大創傷事件時才開始運用,那鐵定就太慢了(難度太高)!在平日遭遇輕度負面及創傷事件時(難度較低),就應該學習運用。 至於該如何面對恐懼,則有兩個重點: 一、「意識」到恐懼的產生,「承認」自己處於恐懼中。不要只是沈浸在恐懼的感受、氣氛中,必須說出來、寫下來自己的恐懼,因為接受永遠是改變的第一步。 二、「調整」對恐懼的看法,不再只將它連結到「負面」的概念。恐懼不但是個自我提醒、自我覺察的機會,更是鍛鍊、成長的機會。 或許有讀者會問,為什麼非得在這個時間點討論上述概念?我要在此和大家分享身心科門診中屢見不鮮的實況: 當個案遭遇負面事件,引發嚴重焦慮、憂鬱等症狀而就醫,總會有感而發的告訴醫師:如果我不要那麼______就好了。空格中可填入負面悲觀、胡思亂想、膽小懦弱、缺乏彈性等形容詞,總之都是自認有待改善的個性或人格特質。 只是,處在心理狀態不穩定的時刻,顯然不可能奢求自己立刻著手加以調整。 問題來了!等到心理症狀消除,恢復昔日的正常生活,當醫師提醒「現在你的狀態已經好到可以開始進行調整了」,絕大多數個案的反應卻是:反正我已經好了,不用那麼麻煩,生活中還有很多事要忙呢!然後,等到下次同樣的狀況再度發生,同樣的場景與對話重演一次。 希望看完這篇文章的你,不致於如此!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 萬
健康新知
關於安眠藥與腦癌,你一定要知道的兩個重要觀念
四月底一篇關於安眠藥與腦癌關連性的報導,引起軒然大波,身心精神科門診中,幾乎每天都會有病患憂心忡忡的詢問,更造成廣大民眾的恐慌。本報導的最大問題,用最精簡的一句話來說就是:「研究結論與報導標題都是錯的」,詳細原因已有多位專家學者撰文說明,在此不再贅述,有興趣進一步探究的讀者可參考以下兩篇: 。「安眠藥增98%腦癌風險」是錯的(蘇冠賓博士) 。吃安眠藥會得腦癌?如何看懂這類誇大的新聞(陳豐偉院長) 至於我想藉這次事件和大家討論的,則是讀到這類醫學研究或報導時,所該具備最基本的「常識」與「心態」。 因為唯有如此,你才能避免錯誤解讀,以及隨之而來的不必要恐慌。 首先讓我們假設:幾年後經過更加嚴謹、詳細的研究後,發現安眠藥「確定會增加腦癌發生率98%」(為了說明方便,以下直接以「增加100%發生率」做說明,也就是機率提高為原本的「兩倍」)。 我將從兩方面討論:「相對風險」與「絕對風險」的差異,「人生抉擇」的評估。更重要的是,以下我所提到、引用的資料,都是各位讀者可以自己上網搜尋到,完全不需要具備專業醫學知識,甚至連不懂英文都沒關係。 「相對風險」與「絕對風險」 腦癌發生率在世界各地大約都是「十萬分之5」左右,萬一服用安眠藥真的會造成腦癌發生率提高為(未服用安眠藥者的)兩倍,那就表示發生率成為「十萬分之10」。這樣的數字有些抽象,換算為大家較熟悉的「百分比」:一般人得到腦癌的機會大約是百分之0.005,服用安眠藥者則會提高為百分之0.01。 再從另一個角度解釋:一般人「不會」得到腦癌的機會是99.995%,服用安眠藥者雖然腦癌發生率提高為兩倍,但是「不會」得到腦癌的機會卻是99.99%,「會」得到腦癌的機會則只有0.01%!就算數字是更可怕的「十倍」,服用安眠藥者的腦癌發生率還是只有0.1%,「不會」得到腦癌的機會仍然高達99.9%! 但是,假使有另一份研究發現,服用安眠藥會造成某種A癌症(或A疾病)發生率提高十倍(和前段的假設完全相同),但是A癌症(或A疾病)在一般人的發生率是5%,那我們看待這篇研究的態度(擔心程度)就要完全不同了!因為這表示,雖然數字看起來同樣是提高「十倍」,但服用安眠藥讓我們得到A癌症(或A疾病)的機會將成為50%,也就是每兩個服用者就會有一個得到這種癌症(或疾病)! 「增加98%腦癌發生率」、「增加為十倍」這些數字就是所謂的「相對」風險,顧名思義是透過「比較」所得到、「相對而言」的罹病風險,意義其實遠遠不及「絕對風險」來得重要──罹患腦癌的機會是0.1%,罹患A病的機會是50%,兩者的差異一目了然。 想要得到這些數字,只要上網搜尋「某某疾病」與「發生率」、「某某疾病」與「盛行率」這些關鍵字,不需任何專業背景,只要有最基本的數學能力,就能估算出「相對風險」與「絕對風險」。 「人生抉擇」的評估 同樣以安眠藥與腦癌為例,如果讀過上一段內容以後,你還是覺得很不放心,還是認為自己一定會是那倒楣的(會得到腦癌的)0.01%,而不會是那(不會得到腦癌的)99.99%,因此決定從此不再服用安眠藥,進而陷入長期失眠的狀況,這麼一來會有什麼結果?請上網搜尋「失眠」、「死亡」這個關鍵字組合,你就能讀到很多以中文撰寫的研究結果與討論。 我替大家節省時間,整理出來的結論就是:長期失眠會造成心血管問題、體內發炎反應增加等狀況(更別提因為失眠造成精神不濟,跌倒、出車禍等意外的發生機會也將提高許多),進而造成死亡率增加,說得更清楚就是「早死」。所以當你出現持續失眠,問題似乎就變成: 一、吃安眠藥改善睡眠,但是日後可能得到腦癌(再次提醒:0.01%)。 二、不吃安眠藥因而持續處於失眠,雖然比較不會得到腦癌,但是會比較早死。 其實不只是這次的事件,醫學領域中、甚至人生過程中,類似這樣的兩難總是層出不窮,更可說是常態的一部份,很少有簡單、明確的「最佳解決方案」(「維他命」與「癌症」的關連,「止痛藥」與「胃潰瘍」的關連,「中草藥」、「健康食品」與「洗腎」的關連,都可以找到相關研究資料)。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聽到某專家說某些食物、健康食品對健康有益,某些食物則不利於健康,結果每日生活為了準備有益的食物、購買健康食品而花費大量時間金錢,甚至造成與家人朋友聚餐、相處時的不愉快(這種情形很常見),結果對身心健康的好處與傷害加減之後是「作白功」!還不如拿出其中「一部份」時間金錢從事休閒、旅遊等紓壓活動,減少自己的龜毛、機車造成人際相處上的不愉快,整體而言對身心健康反而更有益處! 因此,絕對不要只因為「單一」研究、說法,就影響、推翻了你的一切(人生抉擇、生活方式、飲食習慣等)。最妥善的作法是:盡可能蒐集不同資訊,除了學習判斷可信度高低以外,也要依照人、時、地等因素,考量「適合自己」當下現實狀況的決定與作法。 其實,你並不是只有兩個選擇 反應快的讀者應該會發現,上一段中的「問題」並不是只有一、二這兩種看起來都很無奈的選擇,其實你還有其他選擇:不吃安眠藥也能改善睡眠的方法。這方面資訊已經很多,我就不浪費篇幅重複,有興趣的讀者請搜尋「睡眠衛生」這個關鍵字。 話雖如此,緊接而來的問題卻是:這些「非藥物」治療方式,並不見得適合每個人的狀況,甚至可以說,對現代人而言,做不到的機會其實很大! 比方:睡眠時間最好能固定,但是對常要加班、輪班的朋友來說,卻很難做到。再比方:睡前最好不要接觸3C產品,以免影響睡眠品質,但如果老闆是柯P,這個小小的期待對你來說恐怕也很奢侈。 在此要特別提醒:這些睡眠衛生原則並不一定得「全部」做到才會有效,而是在現實條件許可下「盡可能」執行,做到越多則效果會越顯著,就算只能做到一兩項,也絕對比完全放棄不做來得好。 另一個重要的原則是:對於失眠這類原因廣泛的身心問題(諸如憂鬱、焦慮、肥胖也屬此類),絕對沒有既快、又有效、又沒副作用的捷徑。有恆心的規律運動,練習瑜珈、靜坐、氣功等放鬆技巧,才是最根本的解決之道。 綜上所述,最完整而全盤的作法應該是:如果失眠是因為短期外在因素造成的,先設法加以排除,不見得要立即服藥。但如果外在因素難以立即排除,非藥物調整也已經嘗試過但無效,則可以考慮以藥物處理,先將身心狀況穩定下來,同時積極進行睡眠衛生、放鬆技巧等努力,等一段時間發揮效果後,再逐步減低藥物劑量、最後停藥。 至於最糟的狀況則是:已經嚴重失眠了,但是既不願意好好遵守睡眠衛生,又找盡理由不練習放鬆技巧,說到吃藥卻又是一堆(如前文所述)過度的擔心。這麼一來別說是醫師,連老天爺恐怕都幫不了你,也只能請你自求多福了!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4 萬
家庭關係
我們盡最大努力 做到最好的平凡女人
心理治療中,常會處理與討論到女兒與母親之間的種種糾葛與心結。 媒體上常見很多人得獎致辭或有成就時,會提到與感謝自己的母親,父親總是較少被提到。 各種藝術與詩歌,呈現與歌頌好母親形象者比比皆是,但若孩子生命中出了什麼差錯,罪也總是怪到母親頭上。好與壞的兩極,好母親與壞母親,常被討論著;因之發生了矛盾衝突甚或種種創傷。 其實母親與女兒都在各種面向中經驗「自已」。 母女關係中,親密或摧毀這兩個面向都會出現,何強何弱,取決於母親個人的人生經歷和人格特質、所處的社會環境、及身為母親得到多少支持等因素。也取決於她對自已的生命歷程和婚姻關係的滿意度。還取決於女兒本身的氣質個性與情感表達形態。 原則上,每一位母親都想要愛自已的孩子。不幸的是,有時候生活的情況或自已過去會阻礙這份愛。看到女兒是自已的鏡像,不只帶來快樂的童年回憶,也會使痛苦的經驗和舊時的情結再次浮現,這些都會阻礙一位女性當母親的感覺。但女兒想要的不是別的,而是被母親所愛------這如何或能否達成,則取決於母親的能力。 心理學家說著:「沒有任何一位母親是永遠善良完美的女神。我們每一個人都只是一個盡最大努力做到最好的平凡女人。」足夠好的媽媽 (Good Enough Mother)就好了。 對女兒而言亦是如此:女兒不是上天派來永遠美麗的天使,而是一個有其個人特質與個性的人,這是一位母親必須要面對的。無論母女兩人如何互動,其行為都隱含著對愛、肯定和尊動的深切渴望。其實母親和女兒這兩個女性是一直互相連結的,即使她們行為上的表現不一樣。 若母女能誠實地承認這份深切的需求,就能夠重新調整對待彼此的態度。不管母女之間的關係是冷漠或溫暖,作為成年的女性,可以因著這份共同的渴望去決定,是否使母女有機會重生成重要並有價值的新(心)關係。 認識母親這位「女性」 有太多種不同的母親類型:無微不至的母親、挫折的母親、愛批評的母親、朋友型的母親、憂鬱的母親、過度焦慮的母親、缺席的母親和自私的母親等等。 有些母親知道自己可能的型態,單一或混合;但是多數,不一定有自覺。每一個女人、每一位母親都可能以某種方試扮演著這些類型中的某一部分。這是沒有對錯的。但如果某些特質過與不及,都會導致愛的匱乏。 我們無法在責怪和抱怨中找到答案,但是可以練習重新去看這個「女人」。如果我們搭一座橋連到母親的個人生命成長史,是什麼促使她成為這樣的一位母親? 她對自己的生命懷有什麼樣的夢想?她又為什麼認為自己是受害者?或是她是怎樣不知不覺成為了一個「加害者」? 我們對母親的期望真的公平嗎?真的實際嗎?我們對父親與母親的期望是一樣公平的嗎?當年她在做媽媽時,是否有女兒今天能享有的權利與選擇?或者由於她的母親角色,她失去了部分的自我? 母親有時候是會嫉妒女兒的。 認識母親並不是要評判她,而是更深地去正視她,並學著去明白她的立場,完全不要有任何美化她的做法。這麼做,我們會重新認識她,並重新重視她的價值。 母親與女兒,都是「女人」,都是「人」。如果能夠審視種種行為背後的真實感受並認真看待,誠實態度能使母女關係較容易經營,希望困難的關係重新有些改變契機,或至少,不憎怨的相處。 接受痛苦與創傷,未來不再以這些成長中痛苦的記憶來定義自己,是自我療癒的第一步。為了不再陷自己於舊有的怨恨憤怒哀傷,學著去原諒,是女兒能夠送自己的一份禮物。 和好,是我們能為自己做的事,是一種清除內在毒素的過程。同時也給母親一個做她自己的機會;或許殘忍歲月也剝奪了這些機會,但是我們原諒的意義在,不再對她,母親,這個女人,有任何要求了。 母親是否會透過我們的話語或內心原諒的過程有所改變,我們不知道,但是也不抱期待,因為這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 我們放過自己,放過這個我們又愛又恨的女人。期待,或許永遠沒有說出口,但母女在內心深處一起是笑著哭著的。 我們在內心進行的這個原諒過程中,釋放了自己!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9572
身心症
機器人老師,抓住自閉症兒童的心
台北市長柯文哲描述過自己兩件事,一個是亞斯柏格症,一個是智商157。亞斯柏格症屬於自閉症疾病光譜的一段,此類疾病最大的特徵是「溝通困難」。許多自閉症小孩,心裡其實仍然想要和別人互動,但對他人表情、社交常規的理解能力不足,卻一直是橫亙眼前的巨大障礙。 智商高,就算講話白目、和人溝通困難,也可以用其他優秀表現來彌補、或是去上課學會說話得體。而智商平平的自閉症小孩,若要學習溝通則會面對更大的困難。對這些小朋友,有沒有什麼好的學習途徑呢? 機器人教互動 在一個簡單的面對面溝通當中,除了言語內容外,「真人」還會附加手勢、臉部表情、音調變化。自閉症孩童,或許可以理解單一手勢的訊息,但全部一起來的話,就會把他們壓垮。不過沒關係,「機器人」的特性,正好適合擔任這堂課的老師。 在教導自閉症小孩溝通互動時,需要拆解複雜的動作組合,一塊一塊地教會小朋友。哪有人可以精準控制肌肉,每次都示範同樣的動作表情呢?機器人卻能輕鬆做到,每次表情完全相同,避免變化。對自閉症小孩而言,就會覺得很安心。 這些機器人老師,需要看起來很像人類嗎?不需要,看起來像個機器人就行。事實上,許多自閉症小孩,還更偏愛機械的東西。有時候,小朋友是先愛上跟機器人擁抱,之後才願意跟真人擁抱呢。 法國Aldebaran公司研發出Nao這台機器人,它可以說話、做各種動作,甚至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表演一場舞蹈!高雄科學工藝館可以看到Nao機器人。Nao可以教什麼? 模仿貓(copycat)遊戲 2014年學者報告,運用職能治療當中的「分級提示(graded cueing)」,可以讓Nao機器人教會自閉症小孩,用「模仿貓遊戲」,來學會25種機器人動作。分兩組小孩來玩,第一組若沒有成功,機器人只會重覆給予聲音提示;第二組若失敗,機器人則是漸進式給予聲音提示、細節指令、再加上動作示範。做對的時候,兩組都有回饋:機器人眼睛亮綠燈、點頭、稱讚「做得好」! 可想而知,分級提示的那組,更正確地學到這些動作。這也證實機器人可以提供「差異化的迴饋」。想想,孔子的「因材施教」精神,竟然由機器人做到了! 延伸課程當中,也把小朋友常玩的遊戲例如「紅綠燈(Red light/Green light)」納入訓練。以後自閉症小朋友看到別人玩,就可以說:「這個我也會玩,我要一起玩!」。 訓練共同注意力(joint attention) 「共同注意力」是自閉症早期溝通與社交發展的要素,包含了眼神注視、眼神交替、跟隨指示、主動指示等。例如,「跟隨指示」就是大人用手指一個東西要求自閉症小朋友看,這時他可能會不理人、看一眼、或是盯著大人的手。 要教「共同注意力」,機器人就必須讀懂自閉症小朋友的動作,然後自我調整、給予適當的迴饋訊息。怎麼做到?需要週邊的一些設備。 Vanderbilt大學的專家設計出一個「智能房間」,來讓機器人教導Aiden這位3歲大的自閉症男孩。Nao機器人站在桌上,小朋友坐在椅子上,面向機器人,牆上裝有數台網路攝影機對著椅子。讓小朋友戴上黏有一非LED燈的棒球帽,幫助偵測小朋友「往哪個方向看」。再加上電腦系統,就是「智能房間」的全部設備。 開始教學時,機器人說出一系列指令,像是「往那邊看」、同時機器人手臂指向一個定點。這就像,真人老師在教導自閉症孩童「共同注意力」的過程。真人、機器人老師,都用口語提示、轉頭示範、手指目標、在目標點播放影片,來增強小朋友的行為;當好不容易小朋友終於看向目標時,一定會給他一個讚! 這又幫機器人拉了票。因為結果顯示,自閉症小孩,真的比較受「機器人老師」吸引,願意花更多的時間去上課。 許多臨床工作者、機械工程專家團隊正在努力,希望未來替自閉症兒童,打造出個人化的機器人教育課程;這並不是用來完全取代真人老師,而是做為加速孩童學習的科技工具。雖然Nao這台機器人目前並不平價(家用版目前大約是7-8000美金),但相信未來價格能夠降低、造福更多人。希望在不久的未來,每位自閉症小朋友,都能擁有一位專屬的機器人老師! Greczek, J.; Kaszubski, E.; Atrash, A.; Mataric, M., "Graded cueing feedback in robot-mediated imitation practice for children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Robot and Human Interactive Communication, 2014 RO-MAN: The 23rd IEEE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 vol., no., pp.561,566, 25-29 Aug. 2014 Bekele, E. T., Lahiri, U., Swanson, A. R., Crittendon, J. A., Warren, Z. E., & Sarkar, N. (2013). A step towards developing adaptive robot-mediated intervention architecture (ARIA) for children with autism. Neural Systems and Rehabilitation Engineering, IEEE Transactions on, 21(2), 289-299. 【系列專題】 。認識自閉症/星星的孩子 。自閉症成因/自閉兒愈來愈多?戴奧辛毒害你的大腦! 。自閉症情緒問題/如何與自閉症患者相處?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7005
身心症
如何與自閉症患者相處?
老師要求小光將營養午餐吃光,但小光抗拒芭樂的味道於是對老師大發脾氣,將餐盤掃落,因此被老師罰站,小光堅持自己沒有錯,認為老師找自己麻煩,兩人就此槓上…。 *** 小鐵在玩著一大箱積木,同學也在旁邊用積木疊起自己的東西,小鐵決定要蓋一個藍色的鐵道,因此需要所有的藍色積木,而這時候同學正從箱子裡拿出一塊藍色積木,當下就被小鐵搶走說:「這是我的!」同學哇哇大叫搶回來,小鐵氣到把同學的積木弄倒…。 *** 自閉症類群障礙(包含亞斯柏格症、高功能自閉症等)傾向的孩子,往往讓師長一個頭兩個大,他們的特質是堅持己、較自我中心、較難以理解約定俗成的社會互動、較不擅長掌握抽象情緒,因此他們與學校同儕互動容易情緒失控。 面對此類的孩子,我們需要瞭解他們的特性,才不至於因為誤會而讓孩子的情緒過度反應,使小事變得更加複雜,惡化孩子們的人際經驗,他們往往有以下特性: 自我中心: 他們多半會從自己的立場為出發點,如同案例二的小鐵一般,僅能注意到自己的需要,較難想像他人的需要。 固執: 如同案例一的小光,對某種特定食物的印象不佳,就會一直堅持這個看法,缺乏彈性調整。 對社會情境理解力弱: 他們多半較難理解社會情境,分不出來別人是善意還是惡意,多半依照他從前的經驗判斷當下的情境。如果孩子常面對不友善的同儕環境,就會對於同儕的任何行為顯得過度防衛,而更容易產生爭執或誤會;相反的,如果孩子總是遇到友善的同儕環境,也會較同齡者更容易相信他人,顯得過度的單純。 對抽象情緒理解力及表達力差: 他們並非感受不到情緒,而是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抽象的情緒,遇到正面的情緒容易過度興奮,遇到負面的情緒則容易過度反應,表現出暴怒或是大哭。如案例一的小光,對於老師的要求難以表達自己的限度,情緒不斷積累,最後就失控。 以上的特質,往往讓自閉類群障礙傾向的孩子與人發生衝突時,情緒張力更大,讓師長難以調解,因此就我多年的實務經驗,建議參考以下原則與步驟來處理此類孩子的情緒: 一、理解: 在處理事情之前,必須先知道發生什麼事,孩子們通常很害怕被評論對錯,因此,用不帶褒貶的字眼,中性地描述事情的發生,有助處理事情。 以案例一為例,我會對小鐵這樣說,「原來你想要蓋一個藍色的鐵路,但沒有想到同學拿了藍色的積木,所以你就好擔心藍色的積木會用完,所以不想要他拿走藍色的積木,你就想把他手中的藍色積木給拿回來。但是,他認為這箱積木是大家都可以拿的,所以他也很生氣。你覺得跟他講不通,所以你也生氣了,就拿積木丟他了。」 當中性的描述事件時,因為不帶褒貶等詞彙,自閉類群障礙傾向的孩子,往往可以接受,覺得自己被理解,而使得情緒平穩下來。有時候,若孩子們情緒還是很激動,我會提醒他們,「我知道你好生氣(或好難過),但是我這樣不知道要怎麼幫忙,可不可以慢慢講,我聽懂了,再一起想辦法?」 二、討論 當孩子們被理解時,這時候我們再提出討論,孩子們往往是願意停下來思考的。我會這樣對小鐵說,「你好想要蓋藍色的積木,但藍色的積木是學校的,大家必須一起玩。你也想玩、同學也想玩,那麼該怎麼辦呢?」 孩子們通常這時候會願意停下來,表達自己的意見,這時也是個好機會,引導自閉類群傾向的孩子,轉移自己的立場,思考他人的感受。例如:「小鐵想要蓋藍色鐵道的時候,就不想要同學玩,那麼這樣的話,同學想要蓋藍色大樓的話,是不是也可以不要小鐵玩呢?」 三、處理 當孩子們被理解了,情境也經過充分的討論之後,再回頭討論剛才衝突的事件時,此類孩子往往可以接受。如:「小鐵,這樣我知道你為什麼會想要拿積木丟同學了,但拿積木丟同學是不對的耶,因為會好痛,所以你必須跟同學說對不起!」 四、嘗試與鼓勵 當孩子們願意作出不同的嘗試時,我們需要記得肯定他們這樣的行為,因為做出與原本認知不同的一步,其實都需他們很努力的跨越。即使在案例中,小鐵拿積木丟同學不對,但我們也必須理解,孩子知錯能改也是跨越了一大步,需要肯定與鼓勵。 「小鐵,我知道今天這樣處理你不舒服,但我真的覺得你願意跟同學說對不起、也願意與同學分享積木是很好的一件事!」 在我的實務經驗中,很難避免自閉兒因為與同儕互動而產生的情緒與衝突,但每一次與他人的衝突經驗,都對這些孩子來說,都是很好的機會教育,隨著一次一次的演練,這些經驗都仿佛會輸入「資料庫」一般,他們才會越來越懂該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與人際的衝突。 【系列專題】 。認識自閉症/星星的孩子 。自閉症成因/自閉兒愈來愈多?戴奧辛毒害你的大腦! 。機器人老師,抓住自閉症兒童的心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9 萬
身心症
為什麼自閉兒愈來愈多?戴奧辛毒害你的大腦!
研究顯示,自1980年代起,自閉症的盛行率逐漸上升。如果將症狀不一的各種自閉症類群(Autistic spectrum)全部納入統計,整體盛行率將可高達1%。以現在國小平均每班人數約20多人來計算,四個班級裡頭,便有一個孩子是星星的孩子。 隨著媒體的報導與學界的宣導,近年來社會大眾對於自閉症的熟悉度提高,因此增加了就診評估的比率,而學界對自閉症的重視也提高了診斷的敏感度,這些或許都是造成盛行率上升的原因。但除此之外,許多學者也開始懷疑,在這個環境急遽變遷的時代,環境因素是否也參與了自閉症發生率的改變? 2014年3月日本與越南學者合作,在著名的醫學期刊上發表了一篇探討戴奧辛(Dioxin)污染與自閉症關聯性的研究。研究團隊以居住在越南峴港(Da Nang)空軍基地附近Thanh Khe 與Son Tra 區域的孕婦為研究對象,收集了母親產後一個月後的母乳,並檢測母乳中環境毒素戴奧辛的濃度。另一方面,追蹤孩童出生後的各項神經生理與認知功能發展。 研究結果發現,母乳中所含的整體戴奧辛毒當量愈高,男孩的認知、語言及運動發展就愈慢,但這關聯性在女孩身上並不顯著。另一個讓人覺得有趣卻也擔憂的發現是,若將戴奧辛毒中的2,3,7,8-TCDD(註一)成分抽離出來獨立分析,會發現母乳中TCDD濃度愈高,男孩的自閉行為也會愈顯著(註二)。然而,TCDD濃度對於一般認知、運動等發展卻沒有顯著影響。 學者因此認為,戴奧辛中TCDD對於大腦的傷害,主要在於相對高階的腦功能,像是社交能力、同理心、情緒調節等等,而這些功能的缺損,正是自閉症孩子與其他孩子最明顯的差異所在。這種特別且局限性的影響,不禁讓人聯想到一些高功能自閉症的孩子,缺乏同理心與社交能力,卻能在學科或運動上保有優秀的表現。 戴奧辛(Dioxin)為一群化合物簡稱(註三),2,3,7,8-TCDD是戴奧辛中毒性最強的。急性大量的TCDD暴露會造成肝功能異常及皮膚上的氯瘡症(Cloracne),此外,TCDD亦被國際組織(註四)歸類為「已知人類致癌物」。 越南的TCDD主要來自於越戰期間美軍噴灑的橙劑(Agent Orange)。美軍於1962至1971年間噴灑大量除草劑橙劑,希望造成樹林落葉(因此也有人稱之為落葉劑)的效果,破壞北越軍利用濃密叢林當掩護的游擊戰。橙劑的名稱來自於儲存它的55加侖橙色條紋鐵桶,成分由戴奧辛中的 2,4-二氯苯氧乙酸和 2,4,5-三氯苯氧乙酸各半混合而成。這兩種成分本身毒性並不高,但生產的過程中卻會被毒性最強的2,3,7,8-TCDD所污染。 戴奧辛是脂溶性,會積存於脂肪中。它也容易與泥土、葉子、草地或其他顆粒物形成化學鍵結,而難以清除。因此,當戴奧辛無聲無息地進入生物鏈累積循環後,影響將會一代一代地被迫繼承下去。近年研究發現,即使在40餘年後,居住在橙劑污染區域的母親,她們母乳中戴奧辛濃度仍是居住在未噴灑橙劑區域母親的3到4倍。 胎兒及嬰幼兒的腦部發育對於脂溶性神經毒素特別敏感,過去已有許多關於戴奧辛暴露對神經發展影響的研究。荷蘭與日本都曾發表研究報告,指出母親血中戴奧辛濃度與小孩神經發展遲緩間的相關性。而此篇2014年3月針對越南橙劑暴露的研究,特別指出了TCDD與自閉症狀之間的關聯性,這個值得重視的嶄新發現,也為自閉症盛行率逐年攀升的問題,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考方向。 現代環境中,多數戴奧辛來自於廢棄物燃燒及金屬冶鍊過程,如焚化爐便是目前各國戴奧辛最大的製造禍首,其餘像是焚燒紙錢、燃放鞭炮等民俗活動也會產生戴奧辛。 回顧歷史,台灣人民與土地也屢次遭受戴奧辛的戕害與威脅,如廢五金燃燒、米糠油、毒鴨蛋以及中石化安順場污染事件等。而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藉由台灣本身的工安與環保品質提升來減少戴奧辛污染外,我們也要考慮到外來戴奧辛「偷渡」的可能性。 焚化爐所排放的戴奧辛中,TCDD的含量是相對低的,因此,TCDD污染應是具有特殊性與地域性的。然而,近年來因全球化經濟活動,外國殘留的TCDD污染(如越南)便可能因此進口至台灣。過去就曾發生在越南生產進口的蚊香遭受戴奧辛污染的案例,而近期的越南茶葉及油品等也讓人產生種種疑慮,雖然檢驗結果證實為虛驚一場,但未來更應持續積極把關,防範於未然,避免無辜的台灣土地與人民,也成為橙劑的受害者。 地球是一個生命共同體,越南叢林間的落葉,與台灣教室裡的星星孩子,或許在我們的想像之外,有著某種穿越時空的連結。 註一:TCDD(tetrachlorodibenzo-p-dioxin) 註二:母乳中TCDD濃度對女孩自閉行為也有影響,但較不顯著 註三:約210種不同化合物,75種多氯二聯苯戴奧辛(Polychlorinated dibenzo-p-dioxins)及135種多氯二聯苯呋喃(Polychlorinated dibenzofurans) 註四:IARC(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f Cancer) 參考資料: 1.Nishijo M. et al.  2,3,7,8-Tetrachlorodibenzo-p-dioxin in breast milk increases autistic traits of 3-year-old children in Vietnam. Mol Psychiatry. 2014 Nov;19(11):1220-6.  2.Ellen T. Chang et al.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epidemiology of Agent Orange/TCDD and prostate cancer. Eur J Epidemiol. 2014 Oct;29(10):667-723. 3.蔡政賢、王琳麒,戴奧辛 【系列專題】 。認識自閉症_星星的孩子 。自閉症情緒問題_如何與自閉症患者相處? 。機器人老師,抓住自閉症兒童的心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2 萬
身心症
星星的孩子
在我們的印象裡,每位新生兒呱呱墜地後,帶著他與生俱來的能力,很自然地學著和這個世界產生連結的各種方式,例如嚎啕大哭表示他餓了,引來爸媽的關注而餵養他。當吃飽喝足,嬰兒露出天使般可愛的微笑,惹得父母滿心疼愛,忍不住把孩子抱在懷裡細細端詳。他也盯着父母的雙眼,雖然還不會講話,但在眼神交會之間,彷彿他和爸媽有暖暖情感的流動。 這是大多數人所熟悉的母嬰互動一景,然而,在某些孩子身上,不一定是如此發展。 越來越多人聽過自閉症,但對於這個無法用三言兩語說清楚、卻有點流行的醫學名詞,「星星的孩子」似乎更能被大眾意會:他好像來自外星球,因為他的溝通互動方式,以及某些重複、固執的行為,跟許多地球人不太一樣。 在美國精神醫學會出版的最新診斷標準(DSM-5)裡,自閉症類群障礙症(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的各項描述也是洋洋灑灑,連醫療人員都要費一番功夫才懂。但在社交互動的非語言溝通方面,則提到這些孩子在眼神接觸、臉部表情、肢體語言、運用手勢溝通等部分的異常。 跟地球人「不一樣」就會是種障礙嗎?當然不見得,這世上不會只有單單幾種價值觀。但如果這個不一樣的程度給孩子帶來困擾(例如常常情緒不佳、甚至無法自己照顧自己),或造成別人跟他相處的困難(例如猜不透他想表達什麼,無法跟他互動、很難跟他同處在一個空間下),而需要額外的協助時,這個「不一樣」就需要更多的關注與介入。 許多年來學者們努力尋找各種蛛絲馬跡,期待能盡早發現星星孩童,甚至是星星嬰幼兒。如果有必要,及早提供早期療育,協助他們往後能更順利。 知名的國際學術期刊Nature,在2013年11月份刊出了一篇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所贊助、關於早期發現自閉症兒童的研究報告(註1): 一般正常發展的嬰兒在出生後幾小時內,就會開始去注意人臉(人的表情),而且小嬰兒會透過看別人的眼睛,去慢慢學習社交暗示(social cues,例如臉部表情、講話語調、身體姿勢與動作等)。自閉症孩童則不太能「讀懂」這類的社交暗示,同時他們也對看別人的眼睛顯得很沒興趣。 為了更了解一般嬰兒和自閉症嬰兒在看別人眼睛方面的差異,國衛院的學者們追蹤一些出生後零歲到三歲的嬰兒。他們把嬰兒分兩個族群:一群是對照組,另一群是有哥哥或姐姐已被確診為自閉症兒童的嬰兒(即自閉症高為險群)。研究者讓這些嬰兒們看照顧者(通常是媽媽)的影片,並且分析嬰兒們眼睛注視的部位(例如媽媽的眼睛、嘴巴、手等,還有畫面中非人體的部份),在這些嬰兒兩個月大到滿兩歲期間,每位嬰兒被追蹤了十次。到這些嬰兒滿三歲時,高危險群裡的嬰兒有很多後來也被診斷是自閉症兒童。學者們再將兩個族群的視覺路徑相互比對,得到最終研究結果。 他們發現,後來被診斷為自閉症的兒童,在他們2個月到6個月大的嬰兒時期,就會越來越少看媽媽的眼睛!而且隨著年紀漸長,看著媽媽眼睛的時間會越來越短。差不多到兩歲時,跟一般正常發展的孩童相比,自閉症孩童看人的時間約只有一半。 此外,還有一些早期指標,暗示孩子有可能是自閉兒童或是其他發展障礙:(註2) 1.在一歲前沒有咿咿呀呀牙牙學語、指物品、或其他有表達意義的姿勢出現(例如不曾出現指著奶瓶要喝、或揮手掰掰等動作) 2.在16個月大之前,沒出現任何有意義的單字(例如爸爸、媽媽、ㄋㄟㄋㄟ等,而不是只發ㄛㄛㄚㄚ的音) 3.在兩歲以前,不會結合兩個字(例如不會說「媽媽抱」) 4.別人叫他名字時不回應 5.過去曾出現的語言或溝通方式,後來就消失了 6.很少眼睛注視看人、很少理人,有時候充耳不聞、好像聽不見似的 7.很少笑、很少對人笑 8.不太知道怎麼「玩」玩具(例如不停地轉動玩具汽車車輪,而不是讓汽車往前往後跑、競速,甚至不會玩其他想像遊戲、辦家家酒等) 9.過度地排列物品(例如總是重複將玩具汽車排列整齊,而不會「玩」它) 10.只固著於少數一兩樣玩具或物品(例如整天只拿著一樣物品不肯放手,非常堅持固執,無法取代或轉移注意力,甚至會情緒失控) 當然,爸媽也不用過度緊張,不是孩子有上述任一情形就表示他是星星兒或是發展有異常。許多細微的觀察與評估要藉助有經驗的團隊,花時間和孩子互動,甚至需要一段時間追蹤才能有最佳判斷。 不管是地球人或外星人,都有自己獨特的特質與能力。地球人也會想效仿、學習外星人,外星人其實也想和地球人當朋友。早期偵測、早期療育不是為了讓地球人和外星人壁壘分明,而是為了更瞭解彼此,拉近彼此距離。 系列專題/ 。為什麼自閉兒愈來愈多?戴奧辛毒害你的大腦! 。自閉症情緒問題_如何與自閉症患者相處? 。機器人老師,抓住自閉症兒童的心 附註: 1.Nature. 2013 Dec 19;504(7480):427-31. Epub 2013 Nov 6. Attention to eyes is present but in decline in 2-6-month-old infants later diagnosed with autism. Jones W, Klin A 2.http://psychcentral.com/lib/autism-spectrum-disorders-in-depth/0005703 3.更多參考例子 <黃惠琪醫師部落格│黃惠琪醫師粉絲專頁>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 萬
健保
(二)自費心理治療,90%以上家庭負擔不起!
許多知名的精神科醫師,若請他提供自費心理治療,一小時五千起跳。有名的心理師,漸漸開出一小時兩千、三千的價碼。不要說苗栗的單親失業家庭付不起,台灣90%以上家庭都負擔不起。 理論上,健保給付醫療取向的心理治療。醫院精神科、或精神科診所,可以申報心理治療費用。但如果你到精神科門診,說想進行像電影上演的,一星期一次,一次五十分鐘的心理治療,通常醫師會面有難色,或開始解釋為什麼無法這麼做。 最根本的原因,台灣現行大家習慣的看診模式,跟「正式的心理治療」有衝突。以診所來說,通常會有一位藥師、一至兩位護理與診所助理,一診平均有二、三十位病人。如果醫師跟病人一次談了四十分鐘,不只診所人力閒置,在外等候的病人也會失去耐性。 如果排特定的時段,一診三小時只約三位心理治療病人,然後只需要一位助理在外接待呢?問題是,台灣的病人常常爽約。在國外,屢屢爽約的病人,家庭醫師會有一段時間拒絕幫他轉診,病人得自求多福。台灣健保一向不得罪病人、無法約束病人,一個特別門診約三位病人,一位不來,診所醫師就會虧錢。 心理治療支付金額太低,讓健保制度底下願意進行「深度心理治療」的醫師像在做善事。一次「深度心理治療」支付1203點,看診一次診察費318點,在健保台北分區(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宜蘭縣),「一點」只剩下0.82元。然後,在外等候的助理要付薪水,看個診的房租成本也要好幾百元。辛苦地談完三個「深度心理治療」,一位資深專科醫師的實質收入,遠遠不如剛畢業的醫生到醫美診所打雷射。 願意不計微薄酬勞、花時間跟病人長談的精神科醫師還是存在。 但他們的犧牲付出,很少台灣人知道。 延伸》(三)拒絕成為只看有錢人的醫師!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3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人際交往
四種狀況告訴你,「他已讀不回是什麼意思?」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