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嘉士基金會

名稱取自於「屏東基督教醫院」創辦人之一、曾來台行醫30年的挪威籍醫師畢嘉士。希望繼承他「永不放棄」的信念與解決問題的決心,盡其所能去看顧每一個生命的尊嚴。除了在屏東偏鄉開展多項長期照顧服務,包含日照服務、居家照顧服務、到宅沐浴車、長輩臨時住宿等,亦在非洲馬拉威從事教育及社區發展工作。
官網:bjorgaas.org.tw/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bjorgaas.org.tw/
長照
長輩的記憶寶盒 統整生命、找到往下走的動力
72歲的范義士身為一名牧師,日復一日都在為牧養生命忙碌,聽教友訴苦、替他們解惑。當了一輩子客觀第三方,他卻從沒想過,用不同眼光審視自己心裡的「結」。 直到參加畢嘉士基金會舉辦的樂齡課程,製作記憶寶盒、分享自己與父親的成長故事,才讓他第一次有機會從「脈絡」重新理解父親,「換位思考」體會父親成長的辛酸與不堪,而終於在遲暮之年,踏上與父親和解之路。從「結」到「解」,范牧師感覺心靈被治癒。他如釋重負地說:「以前看不清問題的全貌,醜化父親並非我的本意。」 美的療癒力,留下生命印記 (成果照片。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提供) 人若沒有其他的助力,很難跳脫自己固著的想法。說故事,是檢視過去經驗的途徑。然而,要年長者公開說自己談何容易,於是,藝術成了最柔軟的轉換方式。畢嘉士基金會的生命故事課程:透過分享照片,讓長輩製作自己的故事板;透過一人一故事當基底,勞作、拼貼做媒介,讓長輩製作自己的記憶寶盒。宛如被施以魔法,課程結束後,每個人都學會用新的眼光,重新定義自己。(推薦閱讀:當長輩圖變成平輩圖:自信體驗創作的美好) 生命故事課程指導老師孫華瑛說:「團體活動具備某種治癒力,從分享的互動中,長輩會感覺被高度同理,因為感受到自己是重要的人、有價值的人,他會變得更有自信去面對過去的遺憾,當他參透卡住人生的點,心靈得到釋放,創造力也就源源不絕地冒出。」 范牧師就是最棒的例子。他拿起畫筆,畫起媽媽的故事「阿母的尖擔」、「桶年往事」。把小時候跟在母親後面,看著母親挑甘蔗葉、挑水桶,透過圖畫訴說思念與感謝,「母親用肩膀挑起養家的擔子,也挑了一擔一擔的愛給我們,」范牧師說,打開記憶寶盒,想法疏通了,腦子好像也突然變靈光,寫書法、剪紙、畫畫,創意大爆發。 秀琴也是,每回上課帶來的作品都讓大家驚豔不已。她形容自己像個小婦人,一輩子都在煮飯,所以呈現的主題也和吃有關。秀琴笑著說:「老師把我的潛力激發出來,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有美術天分。」做出自信的美琴,不斷將作品進化,有天欲罷不能一路做到天亮,甚至還幫同學用黏土捏一個老公。 (成果照片。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提供) 重構記憶,重新定義自己 孫華瑛老師說,年長者透過自我揭露,他會進入重新整理的狀態,「分享的過程中,事件會被解構、然後重新建構,當他看懂問題的長相,進而挪移視角,心境也會隨之變化,生命統整後,就有機會找到人生繼續往下走的力量。」(推薦閱讀:中年夢想家│飛官的華麗轉身,皮雕藝術找到人生的最初) 在指導老師、志工、學員的陪伴下,寶猜道出撫養多重障礙兒、經歷嚴重車禍、罹患乳癌的往事。說完之後,她用黏土捏了數顆藥丸,在故事板上排成一朵花。藥丸變成一朵花,藉由藝術的轉譯,她發現生命裡的風風雨雨,自己其實是充滿韌性去面對的。 也有長輩因為課程分享體悟到,是過去的每一段經歷,成就了現在的自己。美惠找出許多她與先生的黑白相片,回想起當年自由戀愛被旁人訕笑的往事,美惠肯定自己的勇氣,因為這個決定,才讓她嚐到幸福的滋味。 美鳳把瓊麻放進故事板裡,緬懷自己刻苦的一生。7歲開始做家事、15歲外出工作割瓊麻養家、婚後以夫為天,她挖苦自己從沒當過小姐。透過整理自己的生命故事,美鳳把卑微的自我形象拿掉,正向看待自己的能力與付出。心境轉換也讓美鳳下定決心,接下來的人生要好好享受,當一個快樂的「小姐」。 透過說自己故事的過程,這些長輩看見喜悅,也找到快樂發展關係的方式,人生下半場因此變得不同。 ●支持畢嘉士有盼望的老年:https://reurl.cc/rlMjy4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038
情緒紓解
日照服務提供多元學習 躲角落的中風失智翁變開朗叔
阿得哥中風後,依舊渴望接觸人群。他每天都會去畢嘉士基金會經營的「永大多元照顧中心」報到,上午來、下午也來,有課統統上,是永大的全勤王。 來永大這3年,阿得哥每天都在收集笑臉。被接納的經驗,讓原本害羞的阿得哥逐漸敞開心扉,開始敢主動跟人攀談,座位也從最後面、最邊角,自己挪到最前排,想要跟同學、老師有更多互動。 今年,阿得哥的生活出現一點點變化,診斷出失智症後,他改去永大「日照中心」上課。除了舊同學,現在他又多了10幾位新同學。不過,阿得哥還是跟以前一樣,每天都有收集不完的笑臉…… (阿得哥參與爺奶時代劇團計劃演出。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提供) 家人細心發現失智徵兆 日照服務減緩惡化 發現阿得哥異狀的人,是阿得哥的三姊。「那天大概中午11點多,他回來吃飯,才坐一下又走出去。問他:『你要做什麼?』他就說:『要點名啦!教室那裡要點名啦!』我怕誤會他,就打電話去中心確認,」三姊說。 4年前阿得哥中風肢體功能退化,不得不退休,回到屏東與三姊及姊夫同住。本來以為只是參加多個課程才會搞混,但曾經晚上散步迷路、一次半夜遊走到公園的驚魂,讓三姊提高警覺。「他半夜走出去,我跟著去。我在後面說你要去哪?默默地跟著他。」一改溫和性情,阿得哥大聲表示:要去屏東啦!混淆時間、地點,是失智徵兆之一。在社工建議下,三姊趕緊帶他到醫院檢查,確診是中風後引發的血管型失智症。 接著,阿得哥開始接受日照服務。一樣天天到中心,只是「主要教室」換了。這一換,換走些許三姊日夜守護的憂傷、壓力。不用再日夜守著弟弟關緊水龍頭、關電器、張羅三餐,「聽到還有臨時住宿,真的很高興。」三姊終於能安排久違的小旅行,好好喘息;而阿得哥也展開「熟悉的新生活」。(推薦閱讀:鼓勵長輩「要活就要動」,「減法照護」動手又動腳) 保持接觸社會 失智失能者也能有好心情 這天用餐完,阿得哥緩慢走出日照中心,站在連接兩棟建築物的走廊,看向樂齡空間,「我想去前面。」拉張椅子坐下,阿得哥沒有忘記,要參加他最喜歡的木雕課程。 好比大學的自由選課,就算來到日照,不等於全天「被照顧」;失能、失智長輩在照服員的安全看視下,能自行選擇日常工作,整理餐盤、澆花,並根據喜好、肢體能力,報名開設給所有社區長輩的樂齡課程。 「漂流木雕刻」是阿得哥最喜愛的課程,可能是因為班上有他的好朋友胡大哥。兩人國中同校同屆,如今邁入熟齡,在中心相遇再度成為同學。擔任志工的胡大哥很喜歡和奶奶們、及像阿得哥的害羞成員擊掌。胡大哥說,喜歡這個動作,讓他們笑開懷。 (阿得哥與好朋友胡大哥,一起上漂流木課程。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提供) 如同從小到大的課堂上,安靜的人總是比較少舉手、開玩笑。不過歷經演戲、刻木雕,中風後行動較緩慢的阿得哥,也慢慢地不斷成功挑戰自己,褪去羞澀開始交朋友。 「現在我比較晚來,他還會跟我說你遲到揑,」胡大哥大笑分享,因為看見好朋友在這裡的明顯進步,所以被「噹」得很開心。我們相視而笑,就在3年前,誰能想得到默默躲在角落的阿得哥,現在竟然也會活潑到會噹人呢。(推薦閱讀:科技、活動還有愛,豐富失智生活) (阿得哥在日照與新同學互動。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提供) 現在到日照的阿得哥,從被好朋友守護,開始守護新朋友。照服組長萱萱說:「他適應得很好,積極參加活動,幫忙搬桌椅、協助其他長輩。」從阿得哥和80多歲阿嬤擊掌時的微笑看見,加入日照班的他,變成守護同學的人。 好比擊掌手心碰手心的動作,長輩們在社區裡的第二個家,陪伴守護著彼此,就是在地安老最好的模樣。 ■ 支持畢嘉士有盼望的老年>>https://reurl.cc/k5NqZG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3 萬
失智
在照護的日常裡練習善待自己 才接得住和母親在一起的幸福
單身的治瓊,在母親漸漸失智後,選擇返家陪伴獨居的母親。然而,照顧失智長輩是一件勞心勞力的事,面對母親形同枷鎖的愛,治瓊時常處在失控邊緣。 誠實面對照顧的心情與壓力,她決定放過自己,承認不足但不責怪自己。「因為這樣,才接得住和母親在一起的幸福,」治瓊說。 傍晚時分,楊媽媽的兒女們輪流打電話回家。電話的那頭問:「今天屏東有沒有下雨?」楊媽媽回答:「沒有,天氣很好。」那天確實下了雨,一旁的治瓊笑而不語,現在的她已經可以坦然接受母親記憶的流失,「她並不是說謊,她只是不記得了。」 旁人看治瓊和楊媽媽的互動,都會覺得這對母女相處和諧,事實上,治瓊能如此從容應對,是經過衝突掙扎磨合而來的。 「比如,不斷重複問同樣的問題,一直嚷嚷要去做某件事,任何事都很容易讓我抓狂。」治瓊說,每一天都是反覆的磨難,對失智症患者而言,這些提問都是新的、沒有重複,「但聽在我耳裡,就是跳針、而且跳了好幾次。」 治瓊嘆道:「其實是我沒有跟上母親的病程。」於是,她開始要求母親,「你怎麼不想想?」、「你怎麼又忘記了?」楊媽媽聽不懂,治瓊更加痛苦,忍不住大聲說話。直到她發現楊媽媽可能因為承受太多壓力,開始嗜睡、行為失序,治瓊才頓悟,「問題出在我自己身上,我太想『改變』母親了。」 她下定決心先改變自己。「母親問,我就回答,我不考她、也不怪她,提供母親要的資訊,順著她,她就會安心,身心狀況就會穩定。」治瓊說,大聲無法解決問題,那是她過去笨的地方。 話鋒一轉,她有些懊悔地說:「對於我的大小聲,母親沒動過怒氣,她就是接納,因為我是她的孩子,這是母親對我的愛!」 (圖為示意,與真人無涉。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接納母親也接納自己 有困難一定要求救 撐不下去的時候,治瓊會問自己:回家的初衷。 她的初衷是陪伴媽媽。楊爸爸過世後,治瓊規定自己每個月至少回家1次,陪伴獨居的母親。「我才發現母親的生活非常封閉,每天都會下樓坐在社區庭院等人來聊天,也不一定會有人來。」那一幕的心疼,深深烙印在治瓊心中,種下返家的因子。 治瓊的父親晚年得了失智症,最後因肺炎,插管昏迷10個月後離世。「父親走後,我對他的懷念很多,如果今天我的陪伴,對母親而言是福氣的話,其實是因為父親的犧牲,因為父親生病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懂。」 為了照顧生病母親,放棄很好的工作、捨棄享樂,治瓊並不後悔,「我希望讓母親的生命圓滿,我的生命也得到圓滿。」治瓊曾利用工作之餘從事志願服務20餘年,「如果我現在不陪伴母親,而在其他的角色上獲得成就感,對我而言,一切都是假的。」 聊起母親病後的記憶像沙漏一樣,一點一點地流失,有時分不清黑夜、白天,作息錯亂;有時對於季節變化不敏感,天氣變熱仍堅持穿厚衣服出門,治瓊難掩失落之情。「沒辦法用難過來形容,因為難過也沒有用。」治瓊停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說:「因為是家人,沒有辦法算了,我得自己找出口。」 看書、上網找資料、甚至去念社工學位,治瓊選擇用知識對抗無力感。首先,治瓊知道遇到困難要求救。「照顧者擔心做不好會被責難,壓力全放在自己身上,我覺得這些焦慮都是多餘的。」 治瓊認為,家人一定要一起學習、討論、面對。比如,她會買失智症的書籍,送給兄弟姊妹,請他們一定要讀,「我希望他們跟我同步。」母女關係緊張的時候,治瓊會向手足求救,建議兄弟姊妹每月輪流回家探親,「他們回來是有功能的,母親開心,我也得到支持。」 善用外部資源對治瓊的幫助也很大。她讓楊媽媽平日白天去畢嘉士基金會經營的「永大多元照顧中心」,參加不同活動,接受新的刺激,活化大腦。這段空檔就是治瓊的放鬆時間,可以把注意力從母親身上轉開,做自己想做的事:打工、參加社團、學新技能,不讓自己和社會斷掉連結。 不過,楊媽媽也有不願意配合上課的時候。「傍晚回到家,她會說明天不去了,等到吃晚餐就忘了,又會說,我明天還是要去上課喔!大腦真的很神奇!變成習慣,母親就會去執行,她是一個將自律刻在骨子裡的人,」治瓊調侃自己:「她去日照中心,換回我的自由,24小時綁在一起,我可能會提早發瘋。」 治瓊很清楚照顧者是失智患者生活中最重要的人,因此,照顧者更要善待自己。「照顧過程有情緒難免,當然會自責,但我不希望譴責自己太久;我承認我有做不到、做不足的地方,但我不預備用我不足的地方責備我自己,因為這樣不能持久。」她用修練比喻自己的生活,「每一天我都在練習,如何與母親有更好的互動,假如有一天,我火氣不會上來,我就是更好的人了。」(推薦閱讀:照顧失智母親20年 溫柔背後的殘酷)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躲廁所讓心平靜再出發 86歲的楊媽媽仍保有自理能力,除了不煮飯,生活大小事都能自己來。手洗衣、洗碗這些楊媽媽還會做的事,治瓊都讓母親幫忙分擔,她認為放手很重要,「支持母親做她想做的事、過正常人般的生活,『用進廢退』,真的是這樣。」(推薦閱讀:利用年節活動,幫助失智長者找回曾經會做事的自己) 如今母親的身心狀況穩定,總是面帶微笑,還是一樣容易滿足,治瓊說,「這樣就夠了。」但她還是會有精力耗竭的時候,治瓊會在廁所待很久,廁所是她的「靜心室」。辦法是人想的,即使想不出來,至少還可以喘口氣。 回想返家照顧母親的決定,治瓊不覺得犧牲,「母親值得我投入,我們很親密,我抱她、親她,她都會笑;我可以感受到母親對我全然的依賴,她喜歡和我待在一塊,那樣讓她覺得很幸福。」 語畢,治瓊想了想,又補了一句,維持她一貫的誠實,「我一個人自由慣了,有時候還是會想把黏人的母親甩掉。」然後尷尬地笑了笑。 這席話,旁人聽起來殘忍,卻是許多照顧者真實的心情寫照。走過徬徨,治瓊不強求自己做好做滿,取得適當的平衡,才能支撐她面對失智,而不失志,堅定地走在照顧的道路上,守護年老的母親。(推薦閱讀:照顧悲歌/別讓照顧與被照顧雙方失去聲音) ◎支持畢嘉士有盼望的老年https://reurl.cc/9zopdd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4 萬
人際交往
相信知識就是力量 童年住糞土屋的她成為居服員 更翻轉貧童命運
在畢嘉士擔任居家服務員2年多的美玲,個性開朗、做事迅速精準,是長輩口中那個真「骨力」(勤勞)的女性。除了居服員的身分,她同時也是基金會的捐款人,支持馬拉威貧困學童助學金計畫。 這樣的兩個角色,雖不衝突,卻也引發好奇,「工作那麼辛苦,攢下來的錢,怎麼還想給出去?」 糞土屋裡的貧窮小女孩 到國中才知道什麼是「參考書 」 在美玲工作的空檔,和她約在鄰近服務長輩家的咖啡廳碰頭,把握緊湊的空檔,和這位「捐款人」 聊天,聊生命的轉折,也聊對於關懷他人的看法。問起是什麼起心動念,讓她想支持遠方孩童上學去,她毫不猶豫地說:「我一直都覺得,能幫就幫,少買一件衣服就有了嘛!」 細聊之後才明白,其實,馬拉威女孩無法上學的境遇,讓她想起童年的辛苦。一次看同事轉貼文章,有張馬拉威孩童居住的破舊瓦屋照,美玲說:「那跟我小時候住得差不多啊,以前最苦的時候,住的還是乾牛糞蓋的房子。」 想起小時候,美玲感嘆地說:「我相信知識,真的可以給一個人力量。」生在務農家庭,作為長姊的她,自小協助家務、半工半讀養弟妹。回想童年,最難忘的一件趣事,竟然是因為「太想去學校」。以前念不起幼兒園,當時才3歲的她竟然自己披上一件毛巾,模仿幼稚園的圍兜兜,走出家門想到村裡的托兒所,好險到巷口就被鄰居認出,趕緊帶她回家。談起這個年幼的烏龍事,說明她很能理解馬拉威女孩想去上學,卻不能去的情境。 (推薦閱讀:一個27歲居服員的真情告白:我希望也能做個提供溫暖的人) 最懂「知識就是力量 」 再辛苦也不忘捐錢助童 這份渴求學習的心,在少女時期更加茁壯。國中時,一次和同學在庭院玩,看著對方手上拿著不是課本的讀物,才「第一次知道」有自修這種東西,終於明白為什麼同學上課都能輕鬆理解老師的說明。不服輸的她,幫家人跑腿送貨時,就把親戚給的零錢,一點一滴存下,為自己添購學習的裝備。 認真的她,高職畢業後打工唸到專科,年輕時做過代書助理、工廠會計、原物料採購。這一路走來辛苦,卻從未忘記分享自己的能量,一直都有捐款支持國內外兒童服務的習慣。 「又不多,少買一件衣服就有啦!」美玲重複著這句招牌台詞。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兩個孩子拉拔大了,想的不是享福,而是想分享力量,讓遠方和自己童年生活處境相似的孩童,能有受教育機會,讓人感佩。 看見需要就不想放下 決心踏入新的職涯 過去工作多是文書相關,是個俗稱OL的上班族,什麼因緣際會成為居家服務員?美玲說中年離開職場時,就聽朋友分享過居服員的工作內容,覺得很有意思,但最初提起時,先生不太贊成。過了一年,因為照顧生病的家人時常進出醫院,看到許多長輩面對老年的模樣,再次驗證心中想法:有好多需要等著被照顧。於是下定決心行動,報名居服員訓練。 (推薦閱讀:長期照護人力不足?你請不到人,也許是你看不起他) 原本反對的老公,在考照的時候卻成為最佳模特兒,原來當初的不贊同,只是出於捨不得。「就把他當那個假人,練習從床移位到旁邊梳妝台……被移的人,還會指導我要怎麼做!」說這段話的時候,美玲笑瞇的眼中看得見甜蜜。 現在,每次擔任客運司機的先生長途出勤返家,美玲總和他分享照顧長輩的趣事,小女兒更是她「取經」的對象。原來,小女兒就讀職能治療科系,三不五時美玲會找女兒討論如何幫長輩訓練肌力,「像她有教我運用寶特瓶,陪中風長輩練手部肌肉」,邊說邊拿起水瓶,展示女兒分享的撇步。 工作回家還抓著女兒討論照顧技巧,能看出美玲對學習和進步的渴望。問她為什麼停不下腳步?她說以前曾邊工作邊讀空大進修,但總覺得還不夠,年輕時機會沒有那麼多,所以到中年還是要持續努力。「現在還想去唸個長照相關的碩士耶」,她爽朗地大笑表示。 聽到這段話的同時,彷彿看見,童年那個騎著腳踏車跑腿的小美玲,是如何把零錢一點一滴存下來買參考書,為了充實更多知識。那時候的小美玲或許沒想到,長大後的自己,也是這樣把零錢存下來,讓地球另一端同樣年紀的女孩,有機會走進學校,有機會翻轉自己的命運。 點擊連結>>支持馬拉威女孩走進學校,走出貧窮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9 萬
退休生活
女兒大學畢業,她卸下媽媽的責任卻失眠、抑鬱 熟年生活要學會的事
人生的蛻變往往需要媒介,對秀緹和惠珠而言,這個媒介是製作自己的生命故事書。指導老師孫華瑛說:「過程中的學習和看見,像一把鑰匙,她們開始疼惜自己。」在整理未癒傷口、未乾眼淚的同時,也獲得面對熟年生活的重要力量。 學會放下  喜歡現在自在的自己 栽培女兒長大,是秀緹過去20年唯一的目標。然而隨著責任終了,在女兒大學畢業那一年,秀緹的世界瞬間崩解,失眠、抑鬱越發嚴重;心理影響生理,時常半夜掛急診。直到接觸生命故事書,她說,這堂課很像在剝洋蔥,剝完了,「我變得更健康、更坦然。」 (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提供) 秀緹出生在重男輕女的家庭,很小的時候就知道父母不會為她的將來打算,不服輸的她靠著半工半讀念完大學,從印刷廠的打雜小妹一路做到副廠長。以前不流行單身主義,她在38歲時決定放棄事業,接受母親的安排相親結婚,婚姻只維持3年,幾年後又被朋友倒了畢生積蓄,萬念俱灰時,女兒是支撐她活下去的勇氣。 「快要不用養女兒了,我突然變得很焦慮。」於是在朋友的推薦下,她走進「樂林居」。翻閱秀緹的故事書,發現她用許多篇幅紀錄女兒的成長,她直言:「我的觀念是家人最重要,」所以她的遺憾也與家庭有關,破碎婚姻的陰影一直揮之不去。 爬梳過去,秀緹察覺自己習慣成全別人,與在家中排行老二及女性角色有很大關聯。她調侃自己:「我看書很快,可是《其實你沒有學會愛自己》這本書卻始終讀不完,我看不完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做不到。」 秀緹透過整理生命故事重新認識自己,而讓她真正學會放下的是「一桶泡菜」。她解釋,老師無意間發現她會做泡菜,慫恿她做給大家吃,結果「我得到好多讚美,整個人的自信就出來了,因為上這堂課,我才想起原來我會做泡菜、會做拼布、還會畫畫,我發覺有自己真好,」秀緹指著故事書上的字,「所以我在這裡寫了一句『樂林居讓我重生』。」 (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提供) 採訪最後,問秀緹喜歡現在的自己嗎? 她點點頭說:「如果再有能力一點,我希望自己更好,但我不強求,人生『自在』就好。」 重新定義傷口  我還要付出更多 惠珠是家中長女,高三那年母親驟逝,一天之內她從大姊變成媽媽,一肩扛起家務、經濟。惠珠說:「我從不認為那叫犧牲,反而覺得自己比弟弟妹妹幸福,因為我得到母愛的時間比他們多,成為弟妹的依靠是我給自己的任務。」 只是惠珠始終不解,母親走了那麼多年,但一提及媽媽,眼淚還是不聽使喚掉個不停。在製作生命故事書的過程中,她第一次有機會問自己:為什麼? 惠珠察覺:原來,我忘記悲傷了。「為了照顧弟妹,我把悲傷的情緒藏起來,但忽略不代表忘記,」打開傷口,惠珠開始跟自己對話: 「我發現我那麼傷心,是因為我有好多遺憾,來不及孝順母親、沒有好好道別,也沒說過我愛你,身為長女,我連跟母親撒嬌的權利也一併被剝奪了。」 (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提供) 理解傷在哪裡,惠珠接著清理傷口,「我想給當年那個遭逢變故、一夕之間被迫長大的小惠珠『膚膚ㄟ(台語)』」惠珠說,這是她為傷口上藥的方式,「我想『秀秀』小惠珠,正確一點應該說,我欠的是什麼?我欠人家『秀』。」 惠珠在生命故事書上寫著「膚慰」,不是寫錯字,而是她想強調「膚慰」與撫慰層次上的不同,「只有這個『膚』才是真的,」邁向熟年,惠珠覺得偶爾撒撒嬌的感覺很不錯。 反芻過往傷痛,惠珠重新定義傷口:痛,使我變得柔軟,「我發現當內在溫暖的時候,更有能量去幫助別人,因為我更能感同身受。」利他胸懷是惠珠身上很棒的特質,從事志願服務20多年的她,如今也是「樂林居」的志工,「我的內在小孩已經被療癒,所以我想把這樣的愛傳出去。」 「利益他人,無形中你也在利益自己。」惠珠說,她是因為視力退化才退休,但是她還是可以去做利益他人的事,能這樣想,就沒有什麼事能困擾自己,「我希望很老的時候,依舊是那個可以去『膚慰』人家、抱抱人家的惠珠。」 支持畢嘉士有盼望的老年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6 萬
長照
「脆弱不會是女人的名字」  昔日百貨櫃姐化身照服員
(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 走進畢嘉士日照中心,總是聽見照服員海燕熱情、帶點腔調的嗓音,這個下午,她陪著80歲的爺爺做肢體訓練,避免身體退化。 「來,阿公左腳抬起來5下,不是右邊,是靠近我這邊喔!」 「阿公,還有一下,再一下,加油!」 海燕的腔調讓人忍不住好奇她的背景。「我以前在香港百貨公司當櫃姐,專門賣日本品牌的包包,業績不錯,常得到公司獎品,有好幾個包包呢!」言談中流露出對銷售功力的自信。 結束在香港的婚姻,海燕當時心想「繼續留在那裡,20、30年過去,可能還是做同樣的工作、過同樣的生活,換個環境,人生或許會不一樣。」如今,她用著一貫地嗓門、大笑說:「哈哈,結果現在還真的超級不一樣!」 (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 離婚後,沒有讓海燕的生活停滯,反而帶來轉彎的契機。海燕來台依親,一開始靠姊姊照顧,後來能合法就業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台南當房屋仲介,「那時候不會說、也聽不懂台語,怎麼賣房子啊?」這一段生活的辛酸,從她口中說出來,卻帶有幾分冒險和大無畏的自信。 或許是性格使然,海燕不僅堅強地面對離婚,甚至遠離熟悉的香港、來到台灣,投入新的工作領域,成為照顧老人的照顧服務員。 當初接受照服員訓練,海燕只想著「有張證照應該對工作有加分」,沒想到竟然還要處理老人的大小便;不過,海燕照顧的第一位長輩和子女對她感謝萬分,讓她克服恐懼,並獲得難以言喻的成就感。 擔任照服員至今將近3年,海燕說:「現在哪裡還會怕啊,還擔心爺爺奶奶排不出來呢!」每當有長輩不小心尿濕褲子,無論是不是屬於海燕的分案,她都主動幫長輩換褲子,不讓他們感到困窘。 (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 照服組長萱萱說,只要海燕帶領大家做運動,她的熱情嗓音和動作,總能使場面相當熱鬧,連原本想偷懶的長輩也會被氛圍感染,無法不跟著運動,像是不喜歡動腦的小鳳奶奶(化名),就因為海燕邀她下棋,讓她從不會跳棋,到現在還會自己找人來比賽。 令人敬佩的是,每位照服員不論性別、專長,在陪伴長輩的過程中,都樂於與他們一起學習新事物,就像本來聽不懂台語的海燕,現在每天早上都用台語向爺爺、奶奶噓寒問暖。我們問她,以前當房仲時怎麼不學,現在反而願意學了呢?她說:「哎唷,和長輩互動,不會台語要怎麼溝通呢!」 海燕認為,與其他居服員彼此學習、合作,是這份工作最有成就感之處。即使離鄉背井來台灣,依舊抱持積極的態度面對一切,莎士比亞的經典台詞「脆弱,你的名字是女人」恐怕不適用在她身上。 <本文刊登於畢嘉士基金會,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這門學分不好修!「照顧者」該學習的事
人氣 1.4 萬
長照
這門學分不好修!「照顧者」該學習的事
六十多歲的婁姊,笑起來眼睛總瞇成一條線。和母親一模一樣。 喜歡唱歌的她,每周二固定到畢嘉士經營的永大中心熟齡歌唱活動報到,身旁總帶上高齡九十多歲的母親張奶奶,形影不離參與各種活動。要不是倆人笑容神情相似,外人總以為她們是一對忘年之交的好閨蜜。 「第一次要來上課,媽媽清晨四點就起床說要準備出門」,婁姊憶起初次要帶母親到永大中心參與活動,那時張奶奶興奮的可愛模樣。不過,帶「老閨蜜」走出家門,其實費上一番工夫。 朋友知道婁姊喜歡唱歌,和她分享永大的課程活動。第一次走入中心,看到「這群大哥大姊熱情又活潑,熱衷參與活動,還能交新朋友」。當時心想,這樣適合老大人的地方,一定要帶母親來。 但下一秒,煩惱先浮上心頭,害羞又不愛社交的媽媽,是否願意嘗試? 婁姊先和家人分享永大的課程資訊,並找來小弟一起當「說客」,陪著媽媽踏入新空間,認識生活新的可能;同時也是為彼此母女的關係找「出口」。為什麼需要出口?這是當初婁姊決定返鄉照顧母親時,萬萬沒有想過的。 原來照顧者這堂課的學分,不好修。 丈夫過世,小孩陸續上大學、工作,退休後的婁姊閒暇之餘參加合唱團、旅遊。然而,每次返鄉發現母親鮮少出門和人互動,不捨也不願年邁母親日復一日如此。去年毅然決然回到屏東,陪伴年邁的母親。 不過回去後,彷彿自己選擇讓日子開始過得灰頭土臉。 「這個東西不夠熱」好,去幫你加熱。 「吃不下了」。 急著張羅午餐,買菜回來都還沒擺好桌,母親卻只吃了三口就放下碗筷。倆人關係在日常作息相處中逐漸緊張。這不是婁姊當初想像的情景,母女相處怎會有問題呢? 終於,來到了第一次參加樂齡活動那天。張奶奶興奮地踏出家門,但到了現場看到人群,卻像孩子第一天上學一樣,躲到角落。難道,就連參加活動,也得母女拉鋸一翻? 「那時,倩倩社工貼心地上前,陪我媽媽聊了一會」,也順勢介紹新的「老朋友」,母親才慢慢卸下心防,加入活動。 婁姊第一次發現,原來懂得適時找「外人」來拉一把,這麼有效。 這一拉,拉走了自己日夜守護的愁,也把媽媽拉出了封閉的生活。 作為子女,常常覺得自己盡心盡力照顧父母,卻聽到父母抱怨、不滿意,已經不只是沮喪而已,甚或有點心痛?有的時候,只能選擇躲起來流淚。這是很多照顧者共同的感受。 婁姊說從帶著媽媽來永大後,開始找到倆人關係的平衡點。現在,行動吃力的高齡母親一早會搭乘長照接送車到中心參與活動,自己騎車到中心確認她的狀況。有時一起上課,有時她能抽空辦事;更重要的是,倆人一同重新展開新的學習旅程。 在中心內認識另一對母女,她從和自己年齡相仿的新朋友身上,看到和母親溝通的不同方法。 參與照顧者支持課程,「老師要我們剪掉自己畫的圖,然後再共同創作新的圖。讓我突然想通,雖然原本想畫的圖和其他人不一樣,但透過討論,大家仍然可以拼出一幅彼此都滿意的圖樣。那和媽媽相處其實也一樣,不就是該說出來、彼此溝通?」婁姊笑笑地說:人生啊,就是不斷地學習。 小學畢業的張奶奶,年幼時沒有繼續受教育的機會,現在好喜歡「上課」。音樂律動課程是她的最愛,儘管坐在輪椅上,音樂一放,活動上半身也能滿身汗;上完手作課程,總開心帶成品回家分享。笑容多了,更重要的是這些嶄新的學習,讓張奶奶有自信「長大」,看著其他老人不會再感到自卑。這些轉變女兒都看在眼裡。 「也許還有希望、也許還有夢想,我想我看見,盼望能在母親暮年歲月裡,珍惜這一份幸福」。婁姊寫給永大中心工作人員感謝信裡這樣寫到。 照顧壓力一直都會在,但婁姊想和其他同是照顧者的人分享,「無論如何,找件自己喜歡的事情做」。別再只告訴自己要堅強,試著往外走、尋求協助,敞開心胸去嘗試新事物,是讓自己和被照顧者,都能看見生活不同樣貌的可能。 這世界上,原來深刻、浪漫的,可以不只是愛情。陪伴彼此一起快樂變老的母女親情,也可以很浪漫。 <本文刊登於畢嘉士基金會,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天天都是好日!每天第一件事,是和長輩打招呼
人氣 8053
長照
天天都是好日!每天第一件事,是和長輩打招呼
一早走進永大日照中心,總是可以看見一個溫柔又矯捷的身影,穿梭在長輩間噓寒問暖;她是同事口中的萱萱,畢嘉士永大日照的照服組長,與4位照服員「團體作戰」,一起和24位失能/失智長輩度過平實、豐富的每一天。 「長輩會隨時發生不同情況,這裡的大家會立即補位彼此支援。」萱萱分享團體戰的做法,這是團隊運作最主要的原則。日照中心裡面,雖然長輩有「分案」給照服員們;但無論如何是大家一起照顧的,這是夥伴們的共識,她說明因為這樣也能讓每天各種長輩眼中的「大事」有效率處理完。 「許多我們覺得是生活中的小事,卻可能是長輩眼中的大事。最大原則就是長輩的事情不能拖。」萱萱溫柔堅定地說著。例如,有次司機早上接到患有失智症的阿麗奶奶(化名),路途中她發現鑰匙忘了帶,非常焦慮不安。 一到中心內,安撫奶奶情緒後,同仁各自討論分工,有人負責聯絡家屬,有人主動和家屬約拿鑰匙。或許我們可以選擇和長輩說,不用擔心晚上等家人開門。但,那就是從服務者角度出發,而不是同理被照顧者。了解失智症長輩躁動的原因,大家分工合作處理,擔子不會永遠在同個照服員身上。只要大家一起「團體作戰」,能把長輩照護好,工作效率和品質也能兼顧。 為了讓長輩在永大中心生活有變化,萱萱和同事們討論,安排每周一次長輩自己烹煮午餐活動,「從出外買菜」開始。用分組輪流的方式,兩~三位長輩當採購小組,同仁一對一陪同;長輩開心的眼神不會騙人,正如這個活動用意是自立,讓長輩如常地生活,沒有因為老而萬事不能,長輩也因此找回自信,這才是照護的起點。家屬們也慢慢可以理解,不是不幫長輩「做予便」,重點是幫助長輩延緩失能,這樣的觀念很重要。 中心每天早上,有個例行工作是「長輩簽到」,拿筆寫字對多數長輩有困難,那就用貼紙替代。每天對照日期和姓名,貼上圓點貼紙簽到。這是日照督導阿惠訪視其他單位後,和萱萱提的點子。兩個人就像棒球投手和捕手,球投出來就會被穩穩接住,彼此釐清行動目標,再由萱萱和夥伴規劃執行。貼紙報到的用意是要透過辨認時間和姓名,幫助失智症長輩維持認知功能,特別是減少躁動。有奶奶想不起來昨天自己有沒有來,就會去翻簽到簿,有時候午覺起來也要確認;幫助他們回想時空位置,安撫可能引發焦慮的因素。 日照督導阿惠說,除了會和萱萱互拋點子嘗試外,更有共識地建立起整個團隊的「作戰」默契;從一開始仰賴固定一人規劃全部的活動,到現在每個照服員都能是各項活動的領袖,一起戰勝照顧長輩時的挑戰,一個能互相補位、不斷學習的團隊,才能伴爺爺奶奶天天是好日。 服務長輩的日子,用每天上戰場形容也不為過。大大小小的情況,都需要精準判斷,絲毫不能鬆懈馬虎。問到怎麼調適心情,萱萱給了個幽默的答案:需要想事情的時候,覺得阿雜的時候,就去院子拔雜草啊!看到落葉就會想要拿起掃把掃。久了,同仁們還會開玩笑說,萱萱是「落葉組長」唷。 原來,需要淨空心情時,外頭草地就是現成紓壓工具。她謙虛地說,除了拔草弄花紓壓,其實也是園藝輔療課程訓練後,開始思考如何打造一塊花園,對長輩心靈和健康都有幫助。「從吃的開始,種蔥種薄荷,上次包水餃就帶長輩們去菜園拔蔥。」慢慢地長輩們覺得有趣,也會主動照顧花草,開始自發性活動四肢了。 每天在照顧現場,工作人員總會面臨許多挑戰,但也持續從長輩身上得到學習,「其實和長輩相處,在他們身上能學到如何『思考』,檢視自己也許事情沒有想得周全;以及溝通可以有很多不同形式」。萱萱說很難用一兩個形容詞、名詞來描述從中獲得的成就感。 例如,原本很抗拒參與活動的小鳳奶奶(化名),因為擔心自己不再能回家住。她便和同仁們有默契每天提醒奶奶「別忘了四點要送妳回家喔,東西要準備好」,安定了當時是永大中心新生的奶奶的心。到現在奶奶不再擔心不能回家,還會在萱萱帶活動拿出假鈔票時,搖搖頭地說:「老師這樣不行,快收起來喔!」當你發現長輩已經進步,分得清楚自己在哪裡、做些什麼,也安定許多的那刻,或許就是所謂的成就感吧。 改變不會每天發生,而是靠循序的累積,也就是這份要讓長輩「天天是好日」的盼望,讓畢嘉士第一線照服夥伴每天並肩同行。 <本文刊登於畢嘉士基金會,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每天騎鐵馬上工的居服員:總是想能為長輩再多做些什麼
人氣 2624
長照
與失智公公相伴,我們全家上了新的一課
和麗如(化名)談話時,是溫煦的春天,她說非常想念原本溫文好脾氣的公公,以及他中風前全家的和樂與秩序。 失智症長者容易性情變化、記憶失序,對於家人來說有些時候彷彿不再是過往熟知的親人。但從麗如的口中,卻發現儘管想念失智以前的模樣,卻也因著照料公公小溫爺爺(化名),全家人團結面對挑戰,一起學習從未想過的一堂課;更從陪著公公來到畢嘉士基金會的日照中心後,了解到如何「懂得使用長照服務,不要單打獨鬥。」 小溫爺爺在兩年前突然中風,接著出現血管性失智症狀,也因此家人們開始承擔極大的照顧壓力,包括:一不開心就隨地大小便、晚上不睡覺,繞室遊走。 「人生都是註定的,」身為媳婦,麗如是這樣對自己解釋:「這是上天給我們的考驗。既然遇到了,就要承擔。」他和大嫂、婆婆齊力照顧失智的公公,在婆婆也累倒後,她更要承接照顧兩人的責任。考驗從未停止,因為她自己的母親也病了,但主要照顧的哥哥決定出錢,將媽媽送到安養機構照顧。兩個家庭有不同的選擇,身為女兒,雖然遺憾,她必須尊重主要照顧者的決定。 在照顧的路上,她和丈夫相互支持:公公不講理發怒時,丈夫為她的委屈對父親生氣,是她打圓場;每兩周,丈夫開車數小時,陪她返鄉探望在安養院的媽媽。 照顧的路很長,有伴,很重要 麗如不禁回憶起,在「公公病倒之前,我們家真的是很幸福的。」公公一直都很健康,但兩年多前腦出血開刀後,開始出現「血管型失智」症狀,頓時全家風雲變色。 當時雖然小溫爺爺失語、插著鼻胃管,卻有力氣拔掉管子,就連去看中醫針灸,也會躁動拔針。在住院一個月後,雖然開始可以走路、講話,但很多事情都忘了。 連湯匙要怎麼用,也都忘了。不僅無法理解自己的改變。看到家裡落地窗裡自己的倒影,不認得自己,卻拿起拖鞋要打玻璃窗上的人。麗如回想說:我們趕緊擋下來,拿膠帶把他視線高度的玻鏡、鏡子都貼起來,看不見就好了。 思緒混亂也是症狀之一,今天二十歲,明天五十歲,小溫爺爺也有失智常見的「黃昏症候群」,可以在客廳走上兩小時,然後彷彿回到年輕時種田的場景,做施肥的手勢。當時一旁的婆婆說,看了眼都花了。 小溫爺爺很躁動,很憂傷,一直哭。最大的難題是什麼都不要,吃東西,不要;洗澡,不要,看醫生,不要。每一件事都要花很大的力氣,連換件褲子,都要很久。「我們的生活都亂了,」麗如回想當時全家人共同的感受。 但是從公公婆婆的互動,麗如也看見公婆仍努力「彼此相伴」。即使公公性情變了,唯一不變的是仍然非常依賴婆婆,只聽婆婆的話。但當然對麗如的婆婆來說,這一切也非常辛苦,原本很好的丈夫不見了,變成難搞的小孩,她也有她的失落,但是她沒有時間傷心,要時時刻刻看著丈夫。 麗如回想,有時候婆婆也會氣到假裝不要公公了,跑到門口,假裝發動機車,喊著:「我要走了!」後來,婆婆也病倒了。住院一個星期,一回到家,公公就急著問她:「你是去叨位?」 「公公到日照中心,實在是讓我們能夠喘一口氣。」麗如分享從公公失智後兩年來,全家的視線都在他身上。如今,在日照中心公公可以聽音樂、交朋友,就算是跟其他老人吵架,也是好的,他語彙變多了,回家也比較不會亂發脾氣。 知道日照中心開始了喘息服務,可以讓公公在中心過一夜。但麗如也坦誠,第一次嘗試,全家都是備戰狀態,擔心公公不適應,大家要隨時出動接他回來。 結果,一切平安。或許,全家又可以出去吃頓好吃的,去小旅行。 麗如回想這兩年多來的歷程,分享自己的經驗就是:照顧者家屬要積極使用資源,可以減輕照顧負擔。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哪些資源可以用。醫院在病人要出院時,「出院準備」就會告訴你,接下來可以怎麼照顧,可以找哪些單位;網路上也有「病後人生」,告訴你什麼情況要跑哪些機關,領什麼證件,準備什麼資料。 不要自己單打獨鬥,照顧老人真的很辛苦,也很孤單。 聊到最後,麗如說,有朋友的媽媽臥床三十年,我們不知道照顧失智者更困難,看老公那麼痛苦,捨不得爸爸變這樣,老公哭了。我要支持他,我們都不能倒下去,要互相團結,面對挑戰。 原來,失智公公讓全家學會換個角度,學會運用資源,因為明白懂得喘息才能繼續與他相伴。 或許,小溫爺爺也沒料想到,因為他全家人上了新的一課。 <本文刊登於畢嘉士基金會,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陪家人一起進步!復健的場域應回歸家裡
人氣 3677
長照
每天騎鐵馬上工的居服員:總是想能為長輩再多做些什麼
阿德是畢嘉士基金會在屏東長照服務的居家服務人員。 身材很瘦,有著日曬後的黝黑,看來精實,大概是天天騎單車的成果。由屏東市到萬丹鄉服務個案,捨棄開車,寧可一匹鐵馬衝刺。 「練身體啊,要先照顧好自己,才有辦法照顧老人家。」阿德帶著一貫開朗的笑容說自己50歲了。不過他的雙手仍非常有力,能夠讓嬴弱的老人緊抓,撐起身體試著小站,慢慢找回流失肌力。 此時,小松阿公(化名)拄著四腳助行器從暗黑的小室中慢慢挪移出來,舉手招呼。眼睛似乎不太適應中庭的明亮,微皺著眉。中過風,語言不多。 秋陽灑下,老人行來,坐在陽光裡,眉頭也舒展開來。鄰居大嬸走出來,熟稔地跟阿德打招呼:「你來啦?阿公看到你就攏『回春』了啦!」阿公也笑了。 老人也是需要自尊的。能自己來,他們不會想要依賴別人 阿德說:「我非常喜歡老人家,以前做業務的時候,就喜歡跟老人家聊天。如果你覺得老人有種老人味、嫌棄把屎把尿,那你最好想想自己是不是適合這份工作。你覺得痛苦,老人家也不會好。我現在照顧的老人,除了這位中風過的小松阿公,還有洗腎、截肢的病友。啊,我不接阿嬤,她們會害羞,我也麻煩。」 回憶起小松阿公剛從安養院回家時,不僅插著鼻胃管,背上有好幾個褥瘡,很久沒翻身,看了很不忍心,又加上居住環境不是很理想。阿德當時只有一個想法:要想辦法讓他舒服一點,阿公應該很久沒能洗澡了。 他向鄰居先借個水桶,買毛巾、肥皂,幫阿公擦澡,清洗會陰,沖一沖。顯然阿公就舒爽多了。之後,褥瘡好了體力也逐漸提升,就開始扶阿公下床,讓阿公的腳踩在自己的腳掌上,就能知道雙腳是不是能用力,再坐輪椅面向牆壁,讓他推牆壁,練手的力道。手有力量,才能抓助行器,讓自己站起來!維持身體功能後,接著就是訓練腳肌力,做些大關節運動。 能夠自己下床走路太重要了,人生開如轉彩色 轉眼才一個多月,阿公就能自己下床走路了!為何要花力氣做這些?阿德說:老人如果可以自己行動了,我多輕鬆!他不用包尿布了,可以自己上廁所,自己吃飯不用人家餵。 老人也是需要自尊的。能自己來,他們不會想要依賴別人。 阿德說,過年期間就算是沒排班的日子,也會抽一天過來幫阿公洗澡,看看情況怎麼樣,有沒有好好過年。一個禮拜會幫阿公拿床墊出去曬個三四次。 給長輩有生活意義的人生風景 阿德說,對自己任務的定位是:不只是餵飯、洗澡,協助老人「活著」而已;還要更進一步,協助老人家恢復肌力、給予社會刺激,這些與協助進食、生活自理、陪同就醫等等,一樣重要。儘管,這些並不都全在居服員工作項目中。 言談中可以看出阿德對工作的熱誠,更令人佩服的是,他「總是想可以為老人再往前多做些什麼」。臥床了,有沒有可能不包尿布;能不能再站起來,甚至靠助行器走路?走出家、走出村頭,那老人的人生風景就從此不可同日而語。 讓老人越來越好,甚至從失能狀態,可以找回失去能力;能自主行動之後,尊嚴及自我控制的成就感也跟著回來。能自主決定怎麼過日子,吃什麼、做什麼。這才是老人要活下來的意義。 鐵馬騎士同時也是長照工作者的阿德,讓人看到一位有使命感的居服員,能如何改變一個衰老生命。居服人力不只是去補家庭人力的不足,而是減少失能對生活的衝擊。 阿德回顧過去到現在有感而發地說,小松阿公是我第一個case,當然會有特別的感情。老人家是很寂寞的,我們來照顧他們,也是他們心靈很大的安慰。要回去的時候,我會這樣抱他一下,讓他知道,有人在乎他的。看他現在不用鼻胃管了,沒有褥瘡了,還能拄著四腳助行器自己走到村頭廟埕,聽人家開講。看阿公的變化,我很高興,很有成就感。 做這行,照顧的是很脆弱的生命,面對生老病死,你要有心理準備,不要嫌棄老人才能來。 <本文刊登於畢嘉士基金會,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556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失智
小感冒怎麼會變肺炎?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