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秀枝

台北榮民總醫院神經醫學中心一般神經內科科主任及國立陽明大學神經學科教授
乳癌
「乳癌復發了嗎?!」摸到硬塊當下 我看了我的清單.....
★當家人罹癌,你該怎麼辦?5/27 吳若權教你用愛化解擔憂恐懼>> 離乳癌手術和化療已三年多,自覺情況良好,開始偷懶不想去追蹤(我不是個好病人哦)。但最近一個月來,沒病的乳房時常脹痛,偶爾抽痛。最初懷疑是帶狀泡疹的前兆,但過了一星期,並沒長出水泡。排除了帶狀泡疹後,就面臨一個嚴重的問題,會不會是乳癌復發?畢竟我的乳癌細胞有Her2的過度表現,比較容易轉移,存活率較低。 既然有復發的可能,就自我檢查乳房,除了有點痠痛外,好像在1點鐘位置觸摸到一個小於1公分的硬塊,且連續7天都摸得到。想起當初乳癌的硬塊也是自己摸到的,技巧應不錯,那麼乳癌復發大概是八、九不離十了。 實在不願意再經歷化療的痛苦,本想假使復發就讓它自生自滅吧。可又想到如不處理,它到處轉移,一旦侵蝕到脊椎是會很痛的。萬一轉移到腦部,即使不偏癱,恐怕也無法正常思考或寫作,還是決定去找我的醫師看病。 因一個月後要出國旅遊,於是打電話給主辦的好友,告知如果到時要接受治療而無法參加,會因少了我一人,使得大家無法採用團體機票,每人的旅費要增加幾千元,先說聲「抱歉了」。朋友在電話那頭聲音低落地回答:「真不曉得說什麼好,妳還是趕快去檢查吧!」 我坐在休閒椅上,面對著窗外的觀音山。當初定居在這個小坪數的高樓層,就是為了欣賞觀音夕照。一位好友特別替我找了這個符合人體工學的智慧型休閒椅,以便舒適的看書之餘,抬頭望望觀音雲彩。然而搬來將近一年了,恐怕這是第二次真的坐下來吧。 小說散文雜誌幾乎都是在坐車時看的,觀音山也都是俯首案前審計劃、讀文獻或從電腦銀幕前抬頭張望一下而已。何時真的專注欣賞了?以後會不會躺在這椅子上打化療呢?思緒至此,我的膝蓋退化性疼痛就顯得微不足道,慢性牙痛也不急著整頓,新居地板多次漏水更不用再敲打整修了,誰知道還能活多久呢?也許剩餘的時間都用在抗癌吧? 活在當下了無遺憾 兩年多前退休時,曾為自己開立清單,要好好欣賞人生、享受生活,並發掘潛力,我做到了嗎?很高興建立的部落格人氣一直不錯;持續每週的KTV課,總令我心情舒暢;每星期六的幼獅寫作課,激盪腦力;一星期走一次陽明山,心曠神怡;接受陽明山志工訓練,拓展視野;上美術課遇良師,證實自己終究沒繪畫才能,但學會了欣賞;坐公車搭捷運趴趴走,喜歡不塞車的台北;常與朋友結伴出國旅遊,不用費心籌劃。看來清單上的事都做到了,應該了無遺憾。 看病那天,醫師神情凝重,告知1點鐘和11點鐘的位置都摸到了小小的硬塊,於是安排超音波檢查。但探頭在乳房上掃來掃去都找不到腫瘤,醫師說這兩個可疑的小硬塊應該是脂肪吧。我猛然一想,最近胖了幾公斤,內衣相對變緊,壓迫比較豐滿的胸部而產生疼痛,導致我仔細觸摸而過度臆斷,幸好醫師解除我的疑懼。真相一明,我如釋重負,但覺得好像小題大作了,很不好意思。不過,我可沒有浪費醫療資源,也是該追蹤的時候了。 回到家,打電話給主辦旅遊的好友,她笑說:「治療之道應該是去買新的內衣,而不是減肥,效果太慢了。」 雖然這次沒事,但並不表示以後不會復發,也不能保證不會得其他癌症或其他疾病,要不然先人都去哪裡了。此次經歷讓我除了感恩,更體會到應該要活在當下,享受人生,做好隨時可離開的準備。 人生有限,縱使健康活到百歲也無法享盡人間美食或看遍名山大川,不如以柔軟心、開放的胸懷和活躍的頭腦,來欣賞身邊的風景、人物,並悠遊於網路。欣賞就不需擁有,更沒有負擔。所以今後不論如何,每天一定要找個時刻坐在休閒椅上欣賞觀音山的天光雲影了。 (*作者為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內科主任、國立陽明大學神經學科教授/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28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劉秀枝:癌病送給我的禮物 參加測驗抽好禮》乳房有硬塊,是癌嗎?>>
人氣 3.3 萬
家庭關係
劉秀枝:愛管閒事的阿姨們
幾年前,加入一個只有四、五位女性成員的健行背包客,每星期幾乎風雨無阻的固定半天到郊外健行,最常去的是陽明山。   夥伴們都在60歲上下,已過中年未到老年,搭台北公車刷悠遊卡時只嗶的一聲,而不是嗶嗶嗶連續三聲,於是自稱為「後中年兒女」,人稱「阿姨」。   我們這一群,已從職場退下,見過風浪,經濟獨立,不求名利(大概也求不到),家中暫無牽掛,身子骨還算硬朗,耳聰目尚明,腦袋也還靈光,既沒有了年輕時的矜持,也不到垂垂老矣的體態,處在這人生的黃金時刻,總想為社會回饋點什麼。除了當志工,因為常常趴趴走,有人很自然的成為環保人士或正義人士。   出外用餐,吃不完的,她會要你打包,不准浪費。陽明山上,有人亂丟紙屑、採摘花葉或烹煮東西,她會上前勸阻,曉以維護生態環境之重要。   公車上,小學生把車頂的握桿當單槓懸空跳躍遊戲,她會加以喝止,告知要愛惜公物。捷運上,有人用手機大聲聊天,講久了,她會前去請他小聲點。有人在捷運上吵架動手,她會去按車廂的緊急鈴。   可以耐著性子,冷眼旁觀年輕小姐在捷運上化妝,熟練的由乳液、面霜、粉底、彩妝、到眼影、眼線、睫毛、口紅,一氣呵成,但會忍不住請鄰座穿短褲的小姐不要繼續當眾在腿上塗抹油了。   有次搭捷運,一位年長者剛好和我們同一站上車卻沒有空位,看到博愛座上端坐著一位年輕小姐,朋友對她說:「妹妹,這是博愛座,請妳把位子讓給這位老先生吧。」萬分委屈的「妹妹」慢慢站起來,赫然是一位懷孕的年輕少婦。   朋友大吃一驚,連聲道歉,一面稱讚妹妹長得真年輕漂亮,一面把她按下去坐。幸好有其他乘客讓座給老先生,氣氛才不會太尷尬。事後這位朋友還告誡我們:「以後,看人要從頭看到腳喔。」   珍惜每一次的相聚   然而,這四年多來,我們這群背包客雖一直維持四、五位,但成員進進出出,不斷變更。有的因為髖關節開刀,從此不方便健行;有的為讓兒女能在職場上無後顧之憂,自願在家帶孫子,且一帶就是連續兩個;有的因為需照顧年邁的至親而無暇外出,歇息了一陣子,至親往生後,再回來歸隊。成員來來去去,不曉得哪一天,會輪到自己也不能健行,因此更加珍惜每一次的相聚。   幾天前,在陽明大學聆聽嚴長壽先生的精彩演講,他感慨的說人的一生就是個輪迴,0∼30歲,由出生到成長,一路讀到碩、博士,都在受人照顧;30∼60歲,開始結婚生子、工作養家、照顧雙親,扮演著照顧者的角色;60歲之後,也許身上哪裡長了一顆瘤,或是背部不行了,又慢慢回到被人照顧的情境。因此他在60歲之後,還不需別人照顧時,珍惜這黃金歲月,秉持著他一貫無可救藥的熱忱,到台東的偏遠地區推動教育,達到為人類付出的成就感。   在台灣,相信像我們一樣愛管閒事的人為數不少。   或許我們沒有嚴先生的財力、能力、毅力和人脈,但我們也有責無旁貸的社會正義感,也許可以在環境生活上、在日常小節上,發揮我們小小的影響力,積少成多,讓我們的生活更有品質。   (*作者為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內科主任、國立陽明大學神經學科教授/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56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5235
家庭關係
劉秀枝:總有一天,父母會變成你的小孩
那天搭朋友的車,同是乘客的一位朋友手機響了,是個業務員在推銷搭配電視的網路,講了一堆好處,朋友不太了解,回答說:「要等回到家問女兒後才能決定」,對方可能覺得是藉口推辭仍繼續推銷,朋友只好不斷的重複這句話。一旁的我們聽了不禁莞爾,心有戚戚焉。   記得當年考上醫學院,新生訓練時教官諄諄的勸大家入黨,並發下申請表,一位女同學對教官說要回家問母親才能決定就離開了教室,我們幾位女生也如法炮製。但曾幾何時變成要問女兒了?   我們這群60歲上下的朋友,大多是戰後嬰兒潮最前段的職業婦女,自認還上進,即使退休也學習電腦的文書處理、網際網路,平常也用電子郵件溝通聯絡。   然而,科技日新月異,電子功能不斷推陳出新,實在很難跟得上。有問題,當然最好是問家中的年輕人,但住在外面的兒女好不容易才回家一次,全家歡聚,實在不想拿電腦問題來煩他們。而住在一起的兒女,每天下班後疲憊萬分,也不忍打擾他們。有時問了,兒女一副「這麼簡單都不會」的表情,面子還真有點掛不住。   有位朋友家中網路不通,打電話到電話公司求救,電話那頭的客服人員非常有耐性,講了許久,但還是無法解決問題,最後忍不住了,問「可不可以請妳家小孩來接電話?」想想小時候,有時搶著接電話,那一頭會說:「請家裡的大人來聽電話。」朋友的挫折感可想而知。   父母、兒女角色互換   我們從小被教導要孝順父母,長大要懂得反哺以回饋雙親,但沒告知有朝一日角色互換之後該如何因應。戰後嬰兒潮這一代,適逢戰爭結束,經濟起飛,教育普及,女性大都事業家庭一肩挑,不僅拉拔孩子,還照顧年邁的雙親。當雙親得了慢性病,尤其是阿茲海默症等失智症時,照顧雙親就像在照顧老小孩般,不只辛苦,對於父母子女角色的互換一時也難以調適。   沒想到我們這一代還沒到真正的老年,但在科技應用上父母與子女的角色對換已提早到來。一位住在中部的朋友只會用簡單的上網和電子郵件功能,他住在北部的兒子為雙方的電腦安裝了可遠端搖控的軟體,只要電腦出了問題,他兒子晚上下班回家,就可在自己的電腦上操作,立刻解決問題,也不用花太多時間向父母詳細解釋問題的所在,真是個好方法。他們一家並且常在電腦上以skype視訊談話,一起享受不用付費的科技好處。   有個「辣媽辣妹(FreakyFriday)」的喜劇電影,敘述當心理醫師的母親和青春叛逆期的女兒時常爭吵,一早起床驚駭地發現兩人身體交換了,必須過對方的生活,母親才知道到學校上課不是那麼輕鬆,而女兒才曉得上班也是很辛苦的。因為角色的互換而使母女將心比心,更能互相體諒。   由小到大,我們的角色和位置不停的變換,如果心理有準備,就比較容易適應。子女的心懷感恩,父母則心中有愛,當父母有機會向兒女學習時,還要身段柔軟,而子女們在指導父母時,更要有耐心。人生的角色有時不是一條直線,而是一個圓,不是嗎?   (*作者為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內科主任、國立陽明大學神經學科教授/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48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8553
家庭關係
劉秀枝:父親沒說出的話
父親84歲時發現罹患阿茲海默症(老年失智症),一直到89歲那年因慢性阻塞性肺病住院時仍只是輕度失智,保有高度幽默感和流暢的書寫能力。   住院後因慢性阻塞性肺病的病情加重,做氣切並接上呼吸器,轉到中部一家呼吸照護中心,一住兩年半。這期間,我嫂嫂和兩位姊姊輪流每天早上到照護中心陪伴父親直至黃昏。高齡的母親約一個星期探望一次,母親要離開時,父親有時會張大嘴巴無聲的哭著,母親也跟著落淚,走出病房說:「看他插管,那麼難過,我心肝艱苦。」   呼吸照護中心的照護良好,父親偶有肺炎等情況,也都處理得很好。   父親92歲那年,因敗血症轉入加護病房。護士小姐晚上為父親翻身時,小腿的脛骨應聲折斷,第二天早上我們接到通知趕到加護病房,接受了醫療人員的道歉。   想到接著呼吸器的父親連這種刺骨的痛都無法大聲叫出來,我們心如刀割,但也知道父親情況不適宜開刀、無法牽引或打石膏固定,只能求工作人員手腳輕一點,並且在為其翻身時先打止痛針罷了。   92歲的父親往生前15小時,血壓降到六、七十,我輕聲呼喚「多桑」,他微弱的睜開眼睛,目光由我臉上移向哥哥,好像在告別,又似乎在說:「嘿,你們兩個醫師兒,還有什麼法子嗎?」   母親為自己做了最好的決定   母親與父親同一年出生,今年98歲,多年來有高血壓和慢性心臟衰竭,按時服藥,病情穩定。但在91歲那年也被診斷有阿茲海默症,7年之內,由輕度逐漸變為重度,歷經了常常找東西、疑心、坐輪椅遊走、不會自己服藥、無法處理財務、以為家不是家、不認得家人,不曉得自己的年齡和說不出自己的名字等階段,在三年前生活已完全需仰賴他人。   這三年來,母親除了有哥哥和嫂嫂的全力照顧,白天和晚上都還請了幫手24小時看護,即便如此,母親免不了偶爾跌倒,造成臉上淤青。   最近3個月,情況明顯變壞,需由哥哥抱著,另一人從旁協助,才能從輪椅移動到馬桶上。本來可以享受一天三餐和兩頓小點心的母親,食慾逐漸變差,嫂嫂想盡辦法,如熬粥、配營養品等,並且耐心的一匙一匙的餵母親吃,但母親仍然吃得很少,因而要不要插鼻胃管以維持營養的念頭不時浮上心頭。   看著母親逐漸消瘦的樣子,我突然明白了,父親當年臨終前,微弱的睜開眼睛看看哥哥、看看我,其實是在交代「傻孩子,以後千萬不要讓你們的母親受我這種苦!」   而父親往生後,我們作子女的也曾痛定思痛,想到母親對父親插管的不忍,仔細商討後,一致決定將來不會對高齡的母親施予心肺復甦和插管急救,而且除了定期門診追蹤外,要保護母親,能不住院就不住院。   然而,不插氣管與不插鼻胃管是兩回事,可以真的看著母親不吃不喝嗎?   健保局已於2009年9月把失智症的安寧療護納入健保給付,但還沒有具體的居家安寧療護措施。剛好2010年6月有個重度失智優質緩和療護培訓研討會,我特別為了母親去上這兩天的課程。雖然此課程與醫學文獻都指出插鼻胃管並不會延長重度失智病人的生命,而不建議置放鼻胃管,但我心裡仍有掙扎。   最近一星期,母親吃得更少了,嘴巴常不會張開,或張開了也不會把食物吞下。嫂嫂非常擔心,忍不住帶母親到醫院插鼻胃管,之後灌些流質食物。但當天晚上,母親一陣咳嗽,把鼻胃管咳了出來,並且開始喘起來,心跳加速。哥哥讓母親的頭躺高一點,約一個小時後,母親喘息逐漸平靜並且入睡。但半夜時,卻發現母親已在自己的床上安然往生了,有福報的母親為自己做了一個最好的決定。   一般人雖然忌談死亡,但古人不見得都如此,如《尚書》洪範篇的五福:壽、富、康寧、攸好德、考終命。考終命即是老壽而死。   生命本來就是一段過程,生時愉快,死時平靜,智慧的考驗就在於如何做一個平和、自然、順利的生死轉換。   (*作者為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內科主任、國立陽明大學神經學科教授/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41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2 萬
人際交往
劉秀枝:社交網絡大,失智機會小
朋友的母親今年70歲,老伴幾年前去世,因身體硬朗且一向獨立,便獨居在鬧市,生活也方便。但朋友最近注意到母親雖然日常生活沒問題,記性已不若以往靈光,擔心母親將來會不會得到阿茲海默症,問我是不是應該請母親來同住,至少到了晚上,一家子上班的、上課的都回來了,大夥兒說說話、聊聊天,讓母親多點講話的機會,大腦是不是比較不會退化?   朋友說的沒錯。預防阿茲海默症最好的方法雖是多動腦、多從事益智的休閒活動,但也可從其他日常生活方式著手,多與人相處以增加社交活動就是其中之一。   2008年7月的《美國公共健康雜誌》(AmJPublicHealth2008;98:1221-7)有篇對加州2249位無失智症的年長女性(平均年齡80歲)的追蹤研究。在基礎點時,除了認知功能等評估外,還對參加者的社交生活作兩項問卷。一項是其社交網路的大小,包括每個月至少接觸一次的、需要時會提供幫助的,以及可談心分享祕密的親友的數目;另一項是評估親友來訪、來電或來信的次數。   為中老年人結隊出遊而喝彩   4年後共有268位發生失智症。因為年齡、認知功能、教育程度、身體疾病等都會影響失智症的發生率,把這些因子以統計方式加以控制後發現,社交網路較大者比較小者得到失智症的機會少了26%;而每天都有與人接觸者,比一個星期少於一次者得到失智症的機會少了43%。可見多與人相處對認知功能有保護作用。   但哪些社交活動對認知功能有保護作用?   芝加哥Rush大學醫院的一個研究可做為參考(ExpAgingRes2009;35:45-60)。838位無失智症的老年人(平均年齡80歲、教育年限14年,其中75%是女性)接受詳細的認知功能評估,以與其社交情況作相關比較。社交情況分三方面評估:   一、社交活動的多寡   是指參加者在過去一年所從事的6種常見活動的情況:1.在飯店用餐、看運動比賽、玩賓果;2.旅遊;3.做志工;4.訪問親友;5.參加團體活動;6.上教堂或其他宗教活動。每一項活動又根據其發生次數的頻率分為1∼5,例如5是每天發生,1是每年一次或少於一次,因此可得到一個6項活動的平均分數,分數愈高表示社交活動愈活躍。   二、社交支持度   是指需要時有朋友會幫忙。   三、社交網路的大小   是指參加者1個月至少會見面一次的親友和孩子的人數和次數。   因為社交行為會受到各種因素的影響,如年齡、性別、教育程度、體能活動、益智活動、憂鬱症狀及身體疾病等,把這些因子以統計方法控制後發現,社交活動的多寡、社會支持度與認知功能有正相關;而社交網路的大小卻與認知功能沒有相關,表示社交活動以及對社交支持度的滿意度,比社交網路的大小來得重要。   這兩個報告都是觀察性的相關性研究,因果關係的說服力不如直接的介入性研究來得強,但對人類的研究很難如實驗室研究一般能控制其因果關係。不過多年前就有學者發現,關在生活環境豐富的大籠子裡的老鼠,比關在一般籠子裡老鼠的認知功能較好,其海馬區的再生神經細胞的數目也較多。那是因為大籠子裡除了食物和水外,還有轉輪、滑梯等各種玩具,老鼠可以做體能、益智活動和社交活動之故。   因此,我不僅對朋友邀請母親同住的想法大表贊同,而且每次在山水間看到三、五成群的中老年人結隊出遊時,心底總為他們高興不已。   (*作者為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內科主任、國立陽明大學神經學科教授/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38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4699
其他疾病
劉秀枝:疾病只是病,不要負面標記
有位朋友非常懷念她已過世的先生,問她先生是什麼病往生,她支吾了半天,說好像是跟「狂牛病」有關。細問之後才了解原來是「庫賈氏病」,並非狂牛病。   這兩者都是普利昂蛋白所引起的海綿樣腦病變,發生在人身上是庫賈氏病,在牛身上是牛海綿樣腦病變(俗稱狂牛病),但這兩種致病的普利昂蛋白質在組成結構上稍有不同,兩者不會互相傳染,庫賈氏病與吃牛肉也沒有關聯。   與狂牛病的牛肉有關聯的是「新型庫賈氏病」,並不是朋友先生所罹患的的病。既然如此,為何朋友不太願意直接說出病名呢?也許是記不住「庫賈氏症」的名字,但更可能是誤解與狂牛病有關,而不願提及。   其實,即便是罹患了新型庫賈氏病,也不是什麼不名譽的事,就好像得到任何一種病如消化性潰瘍一樣,只是「狂牛」兩個字會令人聯想到獸性吧?   疾病或病名常有其象徵或比喻,有時用明喻,有時是暗喻。這些比喻不一定正確,但因生動且聳動,反而容易記住,甚至用來做為罵人的名詞,例如癲癇曾被稱為「羊癲癇」或「豬母癲」。如此的負面標記對病人和其家屬造成的傷害和貶低可能比疾病本身還嚴重。   蘇珊.桑塔格(SusanSontag)在其1977年出版的《疾病的隱喻》中就注意到這個問題。她指出,在結核菌及治療藥物尚未發現之前的19世紀,結核病常被認為是「浪漫文人的病」。病人咳嗽、發燒、逐漸消瘦,常戲劇化地咳出一口血在手帕上。它消解了肉體,卻靈化了人格,讓死亡美化。   癌則被賦於無情、噬人的意義,是惡性的、具侵略性、會到處轉移。因此被用來形容邪惡,如「四人幫是中國之癌」。   在台灣,曾有些醫療人員對難纏或有很多不合理要求的病人,會私下稱之為「惡性病人」(malignantpatient),但後來因醫學倫理的提升以及病人英文水準的提高,這個名詞早已消失了。   不要拿疾病當形容詞   古希臘羅馬時代,疾病常被認為是天譴,因個人犯錯、集體犯禁、祖先犯罪而產生。   而在中國,當伯牛生病,孔子前往探視,不也說「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嗎?今天,也常會聽到「這個人積了許多功德,怎麼會得癌?」其實得癌與好人、壞人無關,否則醫院的病房、診間豈不是充滿了壞人?   不論古今中外,癌症常被認為是精神壓力、感情壓抑所造成,其實壓力、沮喪或許影響免疫功能,但癌症並非情緒造成的疾病。近代更有人視疾病為內在自我的呈現,而認為病是病人自己造成的,因之治療主要靠病人的自愛與自癒能力,導致有些人不尋求正規治療。其實,大部份癌症的致病原因不明,只有少數癌症與生活習慣(如抽菸之於肺癌)有關,因此要病人擔起致病的責任是不公平的。如蘇珊.桑塔格所說,每個來到這世界的人都握有雙重公民身分──既是健康王國的公民,也是疾病王國的公民。儘管我們都希望僅使用健康護照,遲早我們每個人都會成為疾病王國的公民。   因此讓我們把疾病回歸疾病本身,疾病不論輕重,都只是病;致病的原因可能已知,也可能尚未找出;同樣的,疾病也許能治療,甚至根治,但也可能還在探索中。   疾病不是詛咒、不是懲罰、更不是個羞辱。疾病有了名人的代言,更可以破除其負面標記,例如當年美國雷根總統給美國民眾的公開信,告知他得了阿茲海默症;福特總統夫人讓大眾知道她在接受乳癌的治療等等。   不要拿疾病來當形容詞,如以癌症形容惡性,以癡呆症形容一個人愚笨。疾病的取名要慎重,不要給人負面的聯想,例如狂牛症、狂犬症。   然而,疾病無法完全拋開比喻,病名取得好,不僅與病情貼切,且令人有同理心,如運動神經元疾病稱為「漸凍人」、小腦萎縮症稱為「企鵝病」、癡呆症正名為「失智症」等。還有醫護人員對疾病的說明和處理態度會產生有形無形的影響,所以由醫護人員帶頭來去除疾病的負面標記是最合適不過了。   (*作者為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內科主任、國立陽明大學神經學科教授/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36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4458
其他疾病
劉秀枝:腦壓太低,也會頭痛
有次在火車上,我的手機響了,一位好友在電話中說他的親戚被醫生告知有「腦水不足」,問我這是什麼病?   這個名詞新鮮,我說:「腦水不足?聽起來好像是奶水不足?」朋友說:「是啊,我上Google搜尋,相關名詞就有奶水不足這一項哩!」   我發現車廂內突然變得非常安靜,不知同車乘客是對腦水還是奶水不足有興趣?不能讓大家失望,我靈光一現,問:「他是不是有頭痛?一坐起來就痛,躺下去就好?」朋友說:「對對,聽說他還抱個枕頭去上班,一有機會就躺在沙發上休息呢。」   我回答:「你上網打『低腦壓頭痛』這幾個字,資訊就出來了。」低腦壓頭痛,又名自發性顱內低壓頭痛或腦脊髓液低容量頭痛,所以那位醫師用「腦水不足」也沒錯,指的是腦脊髓液容量不足。   一般人都知道腦壓太高會引發頭痛和各種神經症狀,甚至昏迷。但是腦壓太低也會造成頭痛。最明顯的例子是少數人在接受腰椎穿刺檢查或脊髓半身麻醉後的幾天內發生頭痛,而且是坐起來就痛,躺下去就好,經補充水分後,一、兩星期會好。   為何腦脊髓液容量減少會造成頭痛呢?因為受到頭蓋骨的保護和限制,人類顱內腔的容量是固定的,包含了腦組織、腦脊髓液和顱內血流。當腦脊髓液減少時,腦組織不變,而顱內血流量相對增加,造成硬腦膜靜脈充血,引發頭痛。   這些硬腦膜靜脈的充血在腦部磁振造影檢查時會顯現出特殊的變化,即硬腦膜看起來較厚,打顯影劑時整個大腦表面的腦膜明顯的亮起來。   典型的低腦壓頭痛是坐起來後15分鐘之內開始頭痛,通常是整個頭都痛,也可以是兩側頭痛或後腦痛,而且愈來愈痛,吃止痛藥效果不佳,直到躺下來休息後約15分鐘才不痛。常伴隨有後頸部疼痛、頭暈、噁心、耳鳴、聽力異常等。如作腰椎穿刺,其腦脊髓壓力低於60毫米水柱。其腦部磁振造影除了顯示出被顯影劑顯亮的腦膜外,有時可見到兩側硬腦膜下腔小量積水、出血或顱內的腦幹下移的現象。   一般認為是患者的脊髓硬膜的某處有小裂隙,使腦脊髓液往外滲漏,而造成低腦壓頭痛。這滲漏處可用特殊的磁振脊髓攝影、電腦斷層脊髓攝影或是核醫的動力學檢查,把滲漏處找出來,但不一定找得到。   自發性低腦壓頭痛的患者在發生頭痛之前不但沒有做過腰椎穿刺,也沒有接受腦脊髓手術,更沒有嚴重的腦脊髓外傷,那麼是什麼原因造成腦脊髓液的滲漏呢?可能有被忽略的小外傷,或咳嗽太用力、舉重物等,有少數人可能有結締組織異常的疾病,造成先天性的硬腦膜脆弱之故,但大部份的案例都找不到原因,所以才稱為自發性低腦壓頭痛。   大部份的低腦壓頭痛經保守治療在1∼3個星期會消失,即臥床休息、多喝水、多喝咖啡、打點滴、服用止痛藥等。我朋友的親戚在住院一星期後,病情明顯改善。我記得將近20年前,一位低腦壓頭痛的病人住院,整天臥床,她的同事把公事拿來讓她躺在床上做,又買了一箱箱的咖啡來給她喝。當她出院時,頭痛雖沒了,體重卻增加了,因為喝了不少高熱量的三合一咖啡。   如果保守治療無效,那就要找出脊髓的滲漏處(頸、胸、腰椎均有可能),由硬腦膜打入病人自己的血液約10∼20毫升,以期把滲漏處補上,稱為「硬膜外血液貼片」。效果不錯,通常頭痛在72小時內消失,如果復發或有必要,還可重複注射。   自發性低腦壓頭痛的好發年齡為30∼40歲,但任何年齡均可發生,女性較多,男女比例為1:2。   低腦壓頭痛一向被認為是少見的頭痛,根據國外的估計,每年每10萬人口約有5人罹患此病,但可能低估,因為有些人被當作是緊縮型頭痛、偏頭痛或是其他的每日頭痛。因此,如有新出現的頭痛或頭痛型態改變時,就需要就醫。醫療一直在進步,說不定會有新的治療或觀念呢!   (*作者為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內科主任、國立陽明大學神經學科教授/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32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9 萬
情緒紓解
劉秀枝:接受慢慢老的自己
最近一星期,左眼前常出現許多浮動的黑點,大小方向不一,來來去去,速度很快,尤其是在明亮的窗前看書時,這些小黑點不請自來,揮之不去,困擾得很。自己猜測是飛蚊症,眼睛開始老化了?   但因有深度近視,擔心會不會是視網膜剝離的前兆?老化與視網膜剝離的治療和預後不同,不能掉以輕心。如果是視網膜剝離,那麼愛看書、愛看風景的我將如何因應?還是乖乖就醫吧!   幸好眼科醫師把我眼睛散瞳,用眼底鏡仔細檢查後,確定是玻璃體老化所造成的飛蚊症,我才鬆了一口氣。   不過,飛蚊症沒有特殊治療,主要是避免陽光直射,不要盯著夕陽看(醫師知道我愛看圓圓火紅的落日)。   幸好是老化!會老化,表示至少已活到了有資格老化的年紀。不管這一路是跌跌撞撞還是平平順順地走來,總算到了開始老化的階段。   每個人老化的速度、程度和老化的器官有很大的差異,都受到基因、家族傾向、環境、疾病與生活形態等因素的影響。例如有人視茫茫(老花眼、白內障、飛蚊症)、髮蒼蒼、齒牙動搖;有人膝關節、髖關節或腰椎退化;有人體態臃腫、走路緩慢;有人記憶減退、丟三落四。   老化或老化所帶來的疾病有些是可處理或治療的,如老花眼可用眼鏡矯正,白內障可開刀治療,有些是要與之和平共處的,如飛蚊症。   老漸漸發生讓人逐漸適應   幸好老化是漸漸發生,讓人逐漸適應,而接受事實。例如白髮拔了又長,堅果開始咬不動,蹲下時無法很快的站起來等等。   而且這些退化的跡象開始時很輕微,時而出現,後來愈來愈頻繁,有點像將要壞掉的日光燈般一閃一閃的,終至停頓不亮,膝關節的疼痛與退化就是個例子。豐子愷的散文「漸」闡釋得最好,他說使人生圓滑進行的微妙的要素,莫如「漸」…人之能堪受境遇的變衰,也全靠這「漸」的助力。   那麼,為什麼會有人覺得父母一下子變老或一下子記性變得如此差?其實變化早就悄悄發生,逐漸嚴重,只是作兒女的太忙或沒去注意,有一天卻突然發現罷了。   也有些四、五十歲的中年人會在一夜之間發現自己不再是個活蹦亂跳的青年人而驚慌,其實體力也是慢慢減退的,只是他們沒有察覺,或是不肯承認而已。當然,如果拿出自己10多年前的相片,與現在的容貌相比,那種感覺可就沒有「漸」的滋味了。幸好器官的老化是一個一個來的,讓你有時間一一處理,而不會措手不及。例如先是膝蓋痠痛,看骨科,接著出現飛蚊症,找眼科醫師。有點像是車子,不管是名貴或陽春的,不管是否有按時保養,時間到了,零件會一一磨損,輕的如車燈不亮,重的像煞車不靈或電池耗盡。   認知功能比其他功能老得慢   幸好認知功能的老化比其他身體功能為慢,而且歲月的磨練會使智慧更加圓熟。人的腦力在30歲左右時達到高峰,之後雖然逐漸下降,且以思考敏銳速度的減退最為明顯,但都不到影響工作或生活的程度。有趣的是語言表達與算數能力的減退有限,所以年長者的演講與著作仍可以很精彩。   幸好人的大腦有可塑性。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研究顯示,當老年人所動用腦細胞的範圍與年輕人相同時,其記憶力的表現較差。但當老年人動用更多的腦細胞時,其記憶力與年輕人相同,可見人的大腦是有補償作用的。   幸好老化是可以預見的。看到小孩長大成人,難道不會想到自己會成熟變老?本來就沒有人許我們一個青春永駐的未來!當看到同輩髮蒼背僂,難道不會聯想「我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看我應如是」?看到父母長輩的衰老,也應當隱約看到自己將來的影像。   對於無可避免的老化,除了接受,趁著老化的徵象尚未或剛浮現時,盡情地享受目前還能做的事,活在當下,才是明智之舉啊。   (*作者為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內科主任、國立陽明大學神經學科教授/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31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6030
治療歷程與心得
劉秀枝:藏在病人背後的故事
例行的每週出院病歷討論會中,住院醫師報告:   一位50歲的家庭主婦與家人吵架後,憤而服毒,雖然被搶救回來,但因曾休克及呼吸衰竭造成腦缺氧,智力受損,且行動僵硬、緩慢,需人照顧。   另一位患有高血壓的53歲的男士突然倒下、昏迷,腦部電腦斷層顯示小腦大片出血。如果開刀取出血塊,只有微小機會能保住生命,卻會留下嚴重的殘障,甚至變為植物人。家人商討後,決定讓病人平靜地走完人生旅途。   第三位是70歲的老太太因中風導致左側偏癱,病情穩定,準備出院,病人及家屬對病後生活上的不便已逐漸調適,沒想到老太太卻突然心臟病發作而去世。   我問報告第一個病例的醫生,病人因何事與家人吵架?何處拿到毒藥?醒來後是否還記得吵架的事?以後家事何人做?照顧的費用是否會影響生計?她的小孩還在上學或是就業?家人的想法如何?   我再問報告小腦出血病例的醫師,為何這位先生有高血壓卻不接受治療?與他的工作背景有關嗎?是否以為只要多運動就可以不用吃藥?家人決定不開刀的心路歷程如何?   我又請問第三位醫師,因心臟病去世的老太太本來出院後要由誰照顧?是媳婦、女兒、外傭或是送到安養院?住院醫師們的回答不是「不知道」,就是「不方便問」。   我有點失望,因為每個病例都是寶貴的生命,背後都有一個故事。生病不只自己受苦,也影響身邊的親友,說不定改變了他們的人生觀,甚至具有教育意涵。比如第一位病患的家人也許因此了解一時氣憤的代價有多大;第二位病人的親友會曉得高血壓治療的重要性,且平時就要珍惜親情;第三位病患的家人會覺得任何病痛都不能掉以輕心,人生無常啊!   不過也難怪,醫療的第一任務是救人,保住生命,行有餘力,才想到生活、經濟、社會及後續照顧問題。醫生常常因為忙碌,這些問題就交給社工人員處理。   想想自己多年前當住院醫師時,同時照顧十多位中風患者,忙得只記得這位是右側偏癱、那位是左側無力、該做的檢查是否都完成、報告是否都出來、病情是否穩定可出院,其餘就無暇他顧了。況且為了維持專業形象,有時還刻意與病人及家屬保持距離,就更少聊其生活或話家常。   而今,醫療生態大為改變,人際關係愈來愈複雜,醫師更怕多說多錯,無意中一句善意的批評或感嘆的話,可能都會引起家屬間的不和或猜忌,就更三緘其口了。   我自己就是「多年媳婦熬成婆」,成為主治醫師,不像住院醫師駐紮在病房第一線照顧病患之後,才行有餘力地想到這些切身的生活層面的問題。就像目前流行的「慢活」,不也是先要「快活」,累積一定的財富,基本生活沒有問題,且覺得身心有點疲累時,才感到也才能「享受慢活」的重要?   如今台灣的醫師人數逐年增加,各種制度也讓醫師由原來的高所得變為中高收入者。能否讓年輕醫師不要那麼忙碌,不需要同時照顧那麼多病人,因而加強對每位病人的背景、生活的了解,不但不影響醫療專業,說不定還有助於醫病關係的改善呢!   (*作者為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內科主任、國立陽明大學神經學科教授/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98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555
情緒紓解
劉秀枝:無所不在的手機
手機為現代人帶來許多方便,整天在外面打拚的人要靠它聯絡,平常約會見面、開車出遊,甚至氣喘病患的病況,也靠手機追蹤。用慣了,不免懷疑「以前沒有手機時是怎麼活的?」然而,手機也造成許多干擾,尤其是有些人旁若無人的在公車、捷運等公共場所大聲講話,火車常得坐上兩、三個小時,受到的困擾也多。   例如一位男士顯然是與大陸的商家打電話,大聲的講價、殺價、套交情、論貨色,硬是讓大家聽了半個多小時,只有火車過山洞時收訊不佳才有幾秒鐘的清靜。想到生意那麼難做,心情可能也不會好,我也就沒去請他放低音量。   還有次我旁邊坐了一位可能是小主管,他在手機裡一再地交代事情,買貨、進貨、報價等等,儼然把車廂當成他的辦公室。想到人家是有正經事要做,我只好不作聲。幸好他一個小時後匆匆下車,讓我得以享受這得來不易的安靜。   把私事播放給大家聽   奇怪的是,大家要求隱私,卻在手機裡對自己的私事大聲宣揚,也不管別人有沒有興趣聽。曾遇到有位小姐一面就座,一面大聲講手機說:「我看媽媽有停經的問題。」我只能跟著聽了半天,其實很想告訴她:「那些症狀好像與停經沒多大關係啊!」   但還是有例外的情況,有次火車因平交道事故而誤點,車廂內的乘客紛紛撥手機,通知正在等待或關心自己的家人或朋友,洋溢著一片幸福之聲,也就不覺得吵雜。   記得多年前醫院送員工手機作為年終禮物,我在電梯內聽到有人說:「手機很漂亮,可是我沒人可打。」這是多麼強烈的對比啊。   看電影、聽音樂會大家一定會關手機或改成振動式的,學術研討會當然也應如此。但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許多人(尤其是醫生)開始接手機,而且講話聲音大到附近幾排都聽得到,內容大都是一些日常生活之事。   更奇特的是,坐在附近的醫生好像習以為常,沒人對他側目,似乎都練就了一副心無旁鶩,有聽沒有到的功夫。   但是國外來的演講者就沒有如此的本事了。聽到各種的手機聲響,演講者通常會不自覺地停頓一下,等明白過來後,心裡多少有點不快,演講要一陣子後才會恢復原來的順暢。比較幽默的演講者聽到鈴聲,在回神過來後會說:「演講時間到了嗎?」算是給足了面子。   有次醫學研討會,坐我旁邊的一位醫生接了好幾次手機(是響鈴而不是振動式),內容與病患的病情有關。我看著他,他無視於我。   真想告訴他,病人的情況這麼需要與他商量,他應該離開會場,出去在電話中交代個清楚;或許他根本不應該來開會,應該去看病人。   最近在幾次醫學研討會上,演講者竟然也開始在台上接手機,大部份是拿起來說:「我正在演講」,就掛斷了。而且,有人在50分鐘的演講中接了兩次類似的電話,很明顯的這些事情都是可以等待或事先交代好的。不曉得這些電話是否會打斷演講者的思緒,卻讓坐在台下的我覺得不被尊重。   最後當演講者問大家有什麼問題時,我很想問的是:「請問剛剛打來的電話是什麼事?」   (*作者為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內科主任、國立陽明大學神經學科教授/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23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4262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險
失能險熱銷後 你買對了嗎?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