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延齡

從郵差變中醫師的戲劇化人生,下藥如神,有國醫美稱。現為董延齡診所院長。
中醫養生
抗生素能治病卻會傷身?中醫怎麼看抗生素
近年來討論抗生素的文章很多,如美國的醫學博士曼代爾松(Robert Mendelsohn)、中國的留美藥學博士張緒通及台灣的中西醫師林燦城等人,都對抗生素治療感冒提出質疑。抗生素究竟是什麼?如何正確使用才不會傷身? 百變抗生素對抗多樣菌種 抗生素其實就是黴菌,像饅頭發霉表面長出那層青褐色的毛,就是最原始的抗生素。 至於抗生素有紅黴素、金黴素、綠黴素、青黴素等多種名稱,則是因為發霉的東西所組成的基因及適合寄生的菌種不同,顏色互異,黴菌生成的基原與環境不一,功用也不一樣。 1928年英國科學家弗來明(Alexander Fleming)在培養細菌時,發現培養器具被黴菌汙染,黴菌附近的細菌都無法生長,由此推想黴菌可能有殺滅細菌的功效。 經過多次試驗,終於發明了第一種抗生素--盤尼西林,之後將一些原始抗生素的化學結構加以改變,以人工合成或半合成的方式,製造出許多不同結構的抗生素,現今可用來治療人類細菌感染的抗生素已有一百多種。 抗生素的初期發現,的確為人類健康帶來很大的貢獻,但時至今日,由於致病微生物種受環境或抗藥性的影響,經常發生突變,以致藥物學家必須絞盡腦汁,研發新藥來對付突變的細菌。 不過令人傷腦筋的是,這些新研發的抗菌新藥,因為沒有藥性(寒、熱、溫、平)的觀念,臨床治療時,經常把「病」和「人」分開來治,病原體相同者,一體適用,導致發生用到這個人身上有效,用到另一個人身上卻無效的窘況。 更由於患者的體質(寒、熱、虛、實)不同,經常治好了這裡,卻又傷到他處,使原來「治病」的藥變成「製病」的毒藥,甚至有中國大陸的學者說:「抗生素毀了一代中國人。」 抗生素不能一體適用,須考量藥性和個人體質 其實抗生素並沒有所謂功與過,問題在於使用抗生素的人只了解抗生素的功用,並不了解抗生素的藥性,如果只一味責怪抗生素傷身,那是不公平的。 我從事臨床醫療近50年,和西醫共事30多年,觀察到抗生素也是有藥性的,只是西方醫學缺少藥性和氣味的藥理,西藥藥典裡沒有「寒、熱、溫、平、升、降、浮、沉」等性味的具體功用,以致在用藥治病時,無法對證治療。 舉例來說,大部份的抗生素具有苦寒的藥性,站在中醫觀點,苦寒傷胃,凡寒性藥物多會抑制生物的生發之氣,因此臨床上經常看見,小孩原本發育正常,但經過一次感冒服西藥後,卻開始腹脹、腹瀉,甚至沒有體力和食慾;抗生素吃久了,還會面色青黃,增加感冒頻率,引發其他症狀如過敏性鼻炎、慢性咳嗽、氣喘、腹瀉、長期胃痛、頭痛等。 這樣說來,抗生素難道不能用了嗎?我的建議是,一般病人只可暫用,體質虛寒者必須慎用,老人和小孩最好少用。使用抗生素治病類似中醫裡「以毒攻毒」的作法,是不得已的手段,必須視病人體質、病位、病性與藥性,採取攻補兼施、一攻一補或一攻兩補等方法,這樣病患的身體才不會承受太大的傷害。 我是一個傳統臨床醫師,只在我的臨床實際體認提供一些意見,希望醫界同仁能共同重視這個問題,認清醫藥的本質,使救人濟世的醫藥發揮它正面的功用,盡可能減少它負面的作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 萬
中醫養生
中醫師該如何看病?中醫辨證新思維
近來常見中醫界同仁把西方醫學的診斷結果,作為中醫處方的準則,以致形成西化的中醫,往好處說,是使中醫現代化、科學化,往壞處說,是中不中,西不西,偏離了中醫辨證論治的基本精神,致使中醫的治療效果大打折扣。 中醫和西醫不論在病因、病理、診斷和用藥,都是兩種邏輯不同的醫學。中醫講辨證論治,西醫講對病治療,我們對西醫的檢查數據只可做為治療進展的參考,但不可作立法處方的依據。 辨證新思維是結合外在固有的四診,再加上內在的四項思維運作,合成辨證新八綱。 中醫四診望聞問切,透過視覺、對話、觸覺、嗅覺等蒐集病人所以致病的種種原因即現有症狀,中醫已延用了數千年,又稱四診辨證,然而此四種感官和語言的基本功夫,只是醫者外表的行為動作、基本能力,我認為最能影響診斷結果的,應是醫生內在的思、辨、分、合四項意念的運用。 思,就是思考,古人說:「醫者意也。」當醫生面對一個病人時,透過視覺所得的第一印象有三:膚色(皮膚的色澤,有主色、客色之別)、氣色(氣:皮膚有無亮光;尤其是臉部)、神色(眼睛有無神采、生命有無活力)。 辨,就是辨別病的屬性、病位、病程、易治、難治思考辨別等思想運作。 分,就是分析,也就是科學上的演繹法,醫生臨床辨證首先分析病人的病是陰證還是陽證,再來分析病在何經、何臟、何腑、在氣分、在血分,有無兼證?種種可能的病情加以個別分析,訂出治療應循的方向和法則。 合,就是綜合所有病情所下的結論,也就是科學上的歸納法;通過以上外在的四診與內在的思維過程,所得到的一個治療焦點,就是醫生立法用藥的標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推理求因」:就是以現在病人既有的可見症狀,推斷所以染患此病的原因。此病可用在預防保健上,也可用於疾病治療上。臨床上很多疾病都有因果關係,且大多有其必然性,用「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來形容它很貼切。 假如我們在視覺上(望診)或觸覺上(切診),已經看得見、摸得著的病灶,就是病之果。借重現代的物理或生化科技能檢查出來的有形「病體」,不論在體內會體外,都是病之果。 真正能夠知道病人發病原因的方法,要賴病人的自述或醫生的推理。 我們歸納出來的病因共有八大類別:遺傳性疾病、生活環境病、生活習慣病、外來壓力病、自然衰老病、醫源性疾病、藥源性疾病、情緒性疾病,以上概括了絕大多數疾病的發病原因,而絕非病之因。 脈診更是重要。 臨床看診,中醫師把脈時三指下壓病人手腕,調勻氣息,凝神指下,推敲患者可能觸犯了上述那類病因,才造成現在危害身體的結果。外在的動作看似指在觸按病人的腕後動脈,其實此刻在醫生腦中的思維作業,才是思辨分合的具體運作,以求得最正確的診斷結果。 《內經.邪氣臟腑病形篇》說: 「善調尺者,不待於寸,善調脈者,不待於色,能參合而行之者,可為上工。」意思是說擅於診察脈象的人,不必等待觀察氣色,能將察色、診脈、觀尺膚三者結合起來診斷的,就是高明的醫生。 望、聞、問、切、思ˋ辨、分、合-新八綱的提出,強調邏輯推理及正確判斷的重要。希望中醫同仁臨床審病問疾,不要忽視脈診的重要性,才能切實掌握辨證論治的根本精神。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4989
中醫養生
以仁愛為基礎,中西醫共同為病人而努力
近幾十年來,醫界頻頻喊出中西醫結合,但時至今日似乎沒人有能力來徹底評估中西醫結合成效如何,也不知怎樣去評估。 以往雖在醫學院裡或有學者著書大談中西醫結合,但結合來結合去,結合了近兩百年(自清代唐溶川的《中西醫匯通》起),迄今臨床上,中醫還是用中藥治病,西醫還是用西藥治病,沒什麼地方可以看得出中西醫已經結合在一起成為一家人,或大家已經觀念的結合、互相尊重了。 依我淺見看來,因為中西醫的核心問題,尤其臨床診斷治療上,有難以消除的矛盾點,這就如同兩種宗教,目的都是勸人為善,教人做好人,都自稱自己信奉的是世上唯一的真主(神),但因兩種宗教產生的背景不同,所尊崇的對象不同、教義不同,很難使祂結合為一種宗教。 我認為中西醫的差異處如下: 1.產生背景不同 中醫的核心理論源自天人合一、陰陽五行、五運六氣,是長期觀察宇宙自然與人的相互關係,所推演出來的一套天、地、人的理論。 西醫則是從實驗室裡研究出來的一種學問,如1863年法國人巴斯德發明滅菌法,西方醫學一直循此方向前進,後來抗生素的發明使得細菌性疾病得到很大的治療。但對於黴菌性的病或病毒仍無有效的治療方式。 因此,人稱中醫是至廣大的宏觀醫學,西醫是盡精微的微觀醫學,原因在此。 2.診斷方法不同 中醫靠醫師的察知、聽知、感知、味覺、推理診病,也就是所謂的四診──望聞問切。 西醫有賴物理檢查、生化檢驗診病,找出病原體,不論外感的細菌、病毒或內發的腫瘤、血液、淋巴病變等,要找出一個或多個有形的型體來才算是真正有病。 3.治療方法不同 中醫用的多是天然植物或不具侵入性的推拿、按摩、點穴、導引、薰蒸、藥浴,即使廣為歐美醫療使用的針灸,雖為侵入性治療,但也講究循經取穴,非不得已,才採取以毒攻毒的辦法。即便如此也會顧及病人體質的寒、熱、虛、實,採用攻補兼施的方法,即所謂祛邪而不傷正。 西醫治病多以化學合成藥物,或利用儀器改變電的形勢及能量用之於人體(放療),或用外科手術切除病體,此三者都需要高度的科學技術,但也都是破壞性的治療。 4.處方思考邏輯不同 中醫處方講的是團隊精神,不論治什麼病,用什麼方、開什麼藥,都會先考慮患者的體質及病性(寒、熱、虛、實),一個處方就是一個為患者量身打造的「藥隊」,這也是中藥副作用較少的緣故。其實中藥不是沒有副作用,如果搞不清楚病性、分不清藥性,副作用很大。 西藥多是化學合成劑,藥性單純而性烈、收效快。 5.治療原則不同 中醫治療有法有方,法是治病的大原則、大方向;方是治病使用的處方、工具。譬如從台北到高雄,一定要向南走,至於搭高鐵、坐飛機、火車或汽車,甚至騎腳踏車都可以到達。向南走就是法,所搭乘的交通工具就是方。 西醫的方有三大類,藥物(包括化療)、放療、開刀,每類多達上千種,但好像沒聽到有什麼法的論述。 6.外科內治不同。 中醫對於很多外科疾病,常以內科治療,比如通氣活血的藥物及方劑用來治療組織變性、增生,包括纖維瘤、血管瘤、脂肪瘤、子宮肌瘤等。至於細菌性的腫瘤,或無菌性的化膿症,中醫清涼解毒的藥物及方劑更多。我個人的經驗,中醫對惡性腫瘤仍無突破性的良方。 西醫多用對抗療法割之而後快,可收暫時之效,但常聽病人訴說治療後遺留的痛苦。 7.中西醫偏重不同 其他如中醫重病因,西醫重病果;中醫重氣(能量、訊息)、西醫重質(物質、實證);中醫重視整體醫療、西醫針對器官治療……,種種差異,不勝枚舉。 我建議,現階段中西醫各自放棄本位主義,多多交流,相互學習,個人在自己的專業上,愛其所同(共同為人類的健康服務),敬其所異(因其原理不同,治病方法不同),在以仁愛為基礎的立足點上,共同為人類的健康長壽而努力,這才是病人之福。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202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險
失能險熱銷後 你買對了嗎?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