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依瑩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執行長。從事老人社會服務工作近15年,不但把台灣銀髮長輩帶入嶄新的生活視野與世界舞台,也改寫了自己的人生。
退休生活
開啟老後的精彩人生
每年的5月是不老夢想聯招月,因此,下半年就是一系列不老夢想的開展,全國不老棒球積分賽已開打,今年的觀眾群愈來愈熱烈,在高雄球場上,屏東林邊陽光隊對上臺中東興龍隊時,因加油團太high,還引起環保局來關切我們的音量是否超標!不老球員們在球場上的熱力,完全不輸職棒選手。 在花蓮挑戰的橫度清水斷崖8公里的16位不老水手,其中2位高齡八旬,無人中場退出,全部全程划完,跌破教練們的眼鏡,挑戰成功!緊接著10月又有不老騎士續章登場、11月台北小巨蛋的全國老人大匯演-仙角百老匯年度大秀令人引頸期盼,好不熱鬧。 每次在各種場合分享著這些長者圓夢的動人故事,台下的聽眾總是為之動容。座談Q&A時,總是會被一個問題:「看著這些老人勇於逐夢,但我們家的長輩總是很難溝通,不願意走出家門,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們打開心房,願意走出來呢?」關於這一點,我大致有幾個建議: 一、不要只是口說,要親自陪伴參與: 我們常會跟長輩說起,不要整天待在家裏,附近有長青學苑、老人會等,有空多去參加,有時因多次勸說,長輩總是不動如山,子女們易口氣不耐煩,長輩更倍感壓力,換來的是更為固執。其實,面對很少對外參與的長輩們,要鼓勵他們走出來,就如同我們陪伴小小孩上幼稚園般,他們需要陪伴及適應期,許多子女往往忽略陪伴,以為長輩是成人,自己可以行動自如,只要告知,他們就可以自行前往。 長輩在參與活動的初期,其實非常需要他人陪伴參與,有熟人一起到活動點,一起認識環境、一起結識他人,當長輩遇到初期的不知所措、不太感興趣時,熟人可以即時發揮催化及融入的引導力,協助他參與,將大大提升長輩打開心房的成功度。而「熟人」可以是子女、老朋友、街坊鄰居、志工等,若是能平常與長輩談的來的熟人更佳。 曾經弘道在社區辦理復健運動班時,有位阿公中風多年,早已意志消沈,抗拒任何參與。為了鼓勵他走出來,貼心的女兒,留職停薪一個月,慢慢陪伴他走出家門。在有次課堂上,老師帶領大家跳華爾姿,當天女兒與輪椅阿公的溫馨舞姿感動了無數的人。雖然,之後女兒回去上班了,但也因這一個月的陪伴,阿公開啟他的新的人生,後續也樂於參與社區各項活動。 二、創造自然情境: 當我們多次跟長輩溝通鼓勵他多參與社區活動時,但長輩仍固執無意願,可以藉由拜訪他人,請長輩順便路過跟你一起進去,讓長輩直接有機會看到長者們聚會或活動狀況,甚至可以請志工們直接邀約長輩即興參與,讓長輩有真實的接觸,降低對社會參與的負面或困難的想像。 三、耐心、耐心、再耐心 長輩們拒絕社會參與的原因,主要是身體因素、心理因素、經濟因素。當身體行動不便,因外出容易有階梯、舉步維艱、無法行走太久,甚而有漏尿,擔心無法隨時找到廁所,就會大大影響長輩外出意願。也因為身體不便,需靠拐杖、輪椅時,就失去當年帥氣英風或美麗倩影,往往不希望外人看見他現在的「醜模樣」。 許多長輩看見晚輩每天忙碌於工作、家庭之間,談到外出,就怕麻煩晚輩,希望不要造成晚輩的負擔而拒絕。 另外,許多長輩都有經濟不安全感,不知自己會活多久?病了會花費多少?所以若是對外參與需要費用,也易降低他們參與的意願。因此,當長輩走不出家門時,請不要馬上歸因老人就是固執、孤僻,試著多同理他們內心深處的許多難處,自然就會讓自己多一些耐心,對長輩多一些和顏悅色,良好的溝通關係,會大大提升長輩社會參與的成功率。 四、盤點居家附近可參與的服務據點 盤點長輩可以參與的服務據點有哪些?是鼓勵長輩社會參與的基本功課。服務據點的尋找以離家近為主,村里社區的範圍尤佳。交通遠近常是影響長輩是否能常態型參與的一大關鍵。若交通過遠,長輩的參與易成為偶一為之,無法經常。目前常見的老人參與組織為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樂齡學習中心、銀髮族協會、長青活力站、長青學苑、社區大學、老人會、日間照顧中心等。另外,亦可以找尋良善的宗教組織,鼓勵長輩參與,如教會、寺廟、慈濟、佛光山、法鼓山等。 今年4月在一個演講會後,有位大哥就跟我分享,他之前長年在大陸工作,但他一直立下一個心願,當他父親80歲時,他一定要回台灣來陪爸爸。果真,如他自己的承諾,放掉大陸的工作,回台全心陪父親,但發現雖然父親有他陪伴,仍然生活沒重心,反而父子間緊密相處易有口角。 因此,他很努力地抓緊機會,幫父親報名了今年不老騎士,如願錄取後,他開始陪伴著父親來參加不老騎士的培訓,展開他們家全新的生活。大哥的孝心深深的感動我心,能幫助到他的孝心,讓父親再展笑顏與活力,也非常開心。 真心期盼,各位家中的老人,都可以在子女適當的陪伴後,倘開心胸、再創老後的精彩人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5015
遇見新高齡
老一輩的質樸、勤奮是新世代的創造力來源
今年年初因著遠見雜誌頒發的平民英雄,識得各界喻為台灣最美麗的民宿──「天空的院子」的創辦人何培鈞先生。有趣的是,從此之後,我們就開始很有緣,數度在不同的座談場合碰面。   培鈞大二因著攝影的愛好,發現竹山一座荒廢的百年古厝,讓他很感觸,儘管時代一再進步,人們卻忽略百年文化的古厝,於是他異想天開,下定決心整修,他突破萬重困難,一步步地實踐,夢想成真。   除此之外,他更創了小鎮文創公司,帶動竹山鎮的整體發展,活化長年落沒的小鎮。每次聽他細數他的投入,如國內外青年來竹山打工換宿、竹山QR Code、公共論壇、竹山夜跑等,事事項項都令人敬佩不已。   這一夜,我們又一起同台論壇,結束後都要回中部,一起坐車回家,沿路盡情地聊。我很好奇,他為何有如此大的毅力?他說,其實我們知道的這些過程並不是最苦的,後面還有一段心路歷程,才是最考驗他。   當「天空的院子」修到一半時,他的父親生病引發敗血症緊急送醫,當夜醫生立即宣判若再強行治療,即使救回,也可能是植物人。全家人束手無策,身為獨子的他,完全沒想到父親已與他接近生離死別,下定決心,請醫生盡力拯救。   但救回後,真如醫生所說如同植物人一般。於是他放下院子的修建,日夜在醫院照顧,三個多月後,可住院的天數已近,需返家照顧,醫生很慎重地跟他說,辛苦的日子才要開始。   當下的他,25歲,身上背著1,500萬的銀行貸款、古厝才修一半、重度失能的父親需要照顧,吃飯、如廁、洗澡凡事需人照料、每個星期還要下山兩次洗腎,老天爺對他的試煉,苦上加苦,實非常人所能承擔。   但,培鈞還是咬著牙,走過這一切,雖然父親目前仍是重度失能,但這些年在他的悉心照顧下,身上的管子全拔除了,也無需洗腎,甚而可以與人談笑風生。   醫生不敢置信父親的復原,還跟培鈞致歉他原先的診斷。我想,這應不是醫生診斷有誤,而是是培鈞孝感動天,創下這個奇蹟!   聽完後,我更是好奇他為何有如此大的毅力?培鈞不疾不徐地說,老一輩的人,以前都沒什麼機會,只要有機會,就盡全力、勤奮的努力著。   他阿公是如此,他爸爸也是如此。培鈞的媽媽都一再告訴他,從天空的院子開始修建起,他們就一直受到大家的幫助,凡事都要感恩,所以他並不覺得有什麼苦的。   現在的培鈞每天都會幫爸爸起床梳洗,給他一個大擁抱,告訴父親:「我愛你」。不管他工作再忙,每週都會撥出半天,載著爸爸出遊。   聽過培鈞的院子的故事,無人不動容;但聽他說起父親的故事,更令人敬佩不已。但培鈞依然是培鈞,黝黑的皮膚,充滿人情味的笑容。   我想,他今天所有的創造力,都來自於他完全傳承老一輩的質樸、勤奮與知足,相信年輕的培鈞在接下的日子裡,會持續為台灣帶來一股源源不絕的新力量。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136
退休生活
家,最好、最溫馨、可以終老的地方
現在的我,正坐在從新加坡飛往台灣的天空。剛結束新加坡的第五屆的亞洲養老投資論壇,要回溫暖的家。窗外的藍天白雲在我的眼下,盡可全收眼簾,不禁令人讚嘆世間萬物之美。雖然常有機會搭飛機,但還是對於人類發明飛機,總是覺得神奇,可以讓沒有翅膀的人類,遨遊在一望無際地的高空中! 亞洲養老論壇的創辦人Janice是媒體出身,因為與高齡奶奶感情甚佳,覺得這社會應給老人最好的發展,所以在她年紀僅30歲時,即創辦了這個論壇,希望可以將全世界最好的高齡發展,帶到新加坡,也透過論壇創造全球的發展機會。 論壇五年了,Janice也才35歲,但她穿梭會場的豪情壯氣,令人深深敬佩。此次論壇來自南北半球的各界菁英,芬蘭、荷蘭、美國、日本、澳洲、紐西蘭、印尼等13國,在新加坡最繁華的金沙國際會議廳(Marina Bay Sands Convention Center)盛大舉辦,吸引了全球三百多人參加。 這幾天大家聚精會神的聆聽各國的老人推動方案,因為是以銀髮產業投資為主軸,所以可以聽到各式各樣老人住宅、護理之家的方案發展。 除了各種先進的硬體建設與設備設施外,所有的經營管理都一再強調要「像家」。其中來自荷蘭的失智症護理之家,就像一個城堡園區,都是一棟棟的房子,還有購物中心、電影院,就像真實世界的楚門世界。 入住園區的失智老人家,不但可以自由購物,還要付錢、找錢。但等他忘了,一切就歸為原位。分享者,一再強調,你在家是如何生活的,在他們的園區也是如此生活,沒有二樣。荷蘭對老人的照顧如此用心,令人敬佩!但要複製成第二個、第三個城堡,困難度是多麼高!因為光硬體經費、營運費用,都可能是天價。當然,若沒有政府支持,使用者付費大概是金字塔尖端的人才有能力承擔。 看到世界各國無不費盡心思,要讓這些老人住宅、護理之家如家一般的人性化與?暖,不禁讓我想到,為何我們不就將資源、人力投入在在自己真實的家中、社區,讓我們現在住的家及社區是有能力照顧老人們。而不是大費周張地在虛擬的家中,費盡心思。 這幾天的案例,最讓我喜歡的是來美國Beacon Hill小村莊的社區培力方案,他們致力於在美國原生的社區中,培育社區力量,讓社區形成一個互助網絡,彼此照應著到終老。 我跟Beacon Hill的執行長Laura分享台灣目前大力推動社區照顧關懷據點,她非常贊同。目前台灣已有1800多個據點,深根在社區,提供老人可近性最高的社區參與平台,這些據點孕育著台灣充滿人情味的社區生命力! 未來,台灣是要走向打造像家的「老人園區」?還是我們就從就是家的狗窩開始,若我們真能懂得像家的孤獨感,願意營造我們現有的狗窩,相信我們都可以將狗窩打造成最好、最溫馨可以終老的金窩與銀窩。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4007
退休生活
你歧視老人嗎?
我們家有四個兄弟姐妹,我是家中老大。這些年我們四兄弟姐妹、四條生產線,家父已是八個孫子的阿公,大家都生得近,有的才差二十天,只要八個小孩齊聚一堂,家中的熱鬧只能用「翻天」來形容。   某個周六的午后,大家陸續回到彰化老家, 說起來也有趣,這八個小孩也有夠小,最大的才九歲,一群小孩在一般大的客廳中玩鬧,竟然不會太擁擠。突然九歲的小姐姐喊了一聲:「我是老阿嬤!」馬上駝著背,走個幾步路就昏倒,其他所有的小小孩也跟著起哄,此起彼落跟著喊:我是老阿嬤!我是老阿公!接著大家東倒西歪地學老人走路,只要有一個人昏倒,其他人也就競相倒地,笑鬧聲中,我突然有個覺悟:原來歧視老人是從小深植人心!   從事老人服務十多年,常常在看見歧視老人現象時,心�有些惱怒與沮喪,但看著眼前這場小孩純真的遊戲,突然讓我頓悟,要破除老人歧視需要一條漫長的路,心也就跟著柔軟了,告訴自己,多點耐心與包容吧!   幾天前,一個朋友告訴我,下了班很累,她回家就打開電視隨意轉台,讓思緒放空一下,意外轉到有一台綜藝台的藝人在比誰能不哭,在互相比較一番後,突然有人問:「你能看不老騎士不哭嗎?」結果沒有人能不哭。朋友說,不老騎士的影響力竟然可以如此深入民心,連綜藝節目都拿出來談,回想七年前舉辦不老騎士環島活動時,質疑聲不斷,許多老人都是偷偷來報名,錄取了之後,再想辦法說服家人,但是去年我們辦第四屆不老騎士的活動時,有許多長輩的報名都是由子女及孫子幫忙報名的,我們看見許多子女願意放下對老人的擔憂,支持他們圓夢!我們真的感受到社會在轉變,真的開始願意相信老人,給老人機會。   但是,我如慣例,只要有機會去大學演講,我常會在演講一開始就分一張小白紙給學生,請他們當下直覺寫出對老人的想像,連最近這一次,我得到的回應都還是,疾病纏身、衰老孤單、思想固執、行動緩慢、害怕孤單、老人痴呆…等負面印象,幾乎佔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即使在不老騎士推動的七年後,多數人仍是如此的看待老人,每次收回學生的回應,心�難免一陣沮喪,但看了小小孩裝老人的純真畫面,心�豁達許多了,因為更清楚知道要扭轉社會大眾對老人的歧視,仍有一條長長的路。   社會的價值觀將左右高齡社會的面貌,大家若是總是覺得老人是負擔,是問題,老人就會如大家所願,成為人人家中沈重的包袱,但若我們願意相信老人可以活躍,願意給老人機會,老人就因此生命精彩,高齡社會就因此而有生機。   老人歧視是從小就深植我們的心,所以我們要更有耐心,更有持續地去推動,不能因社會大眾普遍接受不老騎士就鬆懈,文化價值觀的建立,是百年大計,我們大家耐心的努力吧!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521
遇見新高齡
高齡產婦,台灣、印尼兩樣情
高齡產婦的我,於37歲及38歲才生下大寶及二寶,轉眼間兩兄弟都四歲、二歲了,兩兄弟天性活潑,總是期待有人著帶他們出門。二寶還處於車車、熊熊等牙牙學語的階段,就學會了「出去、出去」,常用他胖胖的小手拍著門,要人家帶他出去。於是,只要我能早些回家,天氣不錯,我就會一手牽一個,帶著兩兄弟蹦蹦跳跳散步去,沿著村子裡的鄉間小道四處走走。我們住在鄉下小村落,村民這幾年很用心地將幾處閒置空地整理成小公園,小小的綠地及小小的花草,就足夠兩兄弟玩上個大半天,與他們散步也成了我生活中最大的幸福。   這幾個月下來,我們母子三人走著、走著,發現村子裡陸陸續續來了一些新面孔,都是黑黝黝的小姐們推著輪椅阿公、輪椅阿嬤在村子裡散步。我整天忙碌於老人工作裡,幾乎天天都接觸各種台灣老化速度飛快的數字,但在生活中一張張新黑面孔,活生生的出現在我面前,不禁深深地揪動我的心。這些印尼小姐遠度重洋來到台灣,進駐我們的村子,照顧著台灣快速失能老邁的長輩們。   我曾經跟幾位印尼外勞聊過。問她們如何認識自己的老公,有一位說她來台灣工作,朋友介紹了一位朋友,透過電話交朋友,聊天交友二年以後,她工作期滿回到印尼之後,才見到這位男生,經過半年後才結婚。有一些,則是二十初頭歲,就開始在國外工作,有去過沙烏地阿拉伯或新加坡之後,才來台灣,因為一直在國外工作,所以也就沒有結婚,年過三十多。問她想不想結婚,她靦腆地回答著:結婚是女孩的夢想啊!但是要回了印尼後再說囉!   台灣人因高學歷及自由生活而晚婚、晚生;但印尼女孩們因著到國外工作,年復一年,就開始出現一批晚婚潮,也成了高齡產婦。   遇上已婚的外勞,通常都有年幼的小孩。我只要遇上出國數天,心裡就是天人交戰,不想離開我的兩個孩子。但她們一出國工作,就要兩、三年才能看得到、抱得到心肝寶貝,我很難想像自己如何能適應與自己小孩如此遠距離、長時間的分離生活。而年過三十未婚的外勞,晚婚晚生甚而小姑獨處一輩子的難處,也成了不可預知的茫茫未來。   近來台灣發生移工大遊行,控訴血汗長照。二十萬的外勞大軍,進入台灣後,多數直接送進家庭,如同隱性人口,各憑運氣好壞,過著酸甜苦辣、冷暖自知的生活。這些為著家計,遠度重洋來到台灣的外勞朋友們,個個有著她自己真實家庭的無奈與辛苦。若您有機會遇見或認識外勞朋友,請記得給她們一個親切的笑容,關心他們在遠方的家人。   家,是每個人心中的牽絆與動力,我們是,外勞也是。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485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險
失能險熱銷後 你買對了嗎?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