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受恩

台灣受恩主要從事基於物聯網的智慧照護產業,並同時發展居家、社區照護據點。目前於高雄與台南皆有失智據點、日間照顧中心與居家服務。同時經營「我是獅子軍照顧失智君」失智症照顧者互助社群,第一線深入了解失智症家屬與照顧者的需求與心理。
失智
假性失智還是真失智?必知10大警訊
在高速老化的台灣社會,讓社會大眾對於失智症多加認識並友善對待,是刻不容緩的議題。常見的失智症徵狀以及簡易的判別,可協助評估家中長輩是否有失智的前兆。 失智症有常見的10大警訊 如果家人出現以下狀況,宜多加留意: 時常重複詢問相同的事情 在解決問題時出現困難 工作或做家事的能力下降 對於時間及地點感到困惑 視覺空間出現困難 說話或寫字時覺得困難 物品錯置亂責怪他人 判斷能力減弱 退出工作或社交活動 情緒或性格改變 一般來說,失智症會有定向感變差的問題,連帶影響長輩對於時間、地點以及人物的判斷。當懷疑家中或身邊長輩是否罹患失智症時,可以詢問長輩他對於自己主觀的看法,或是隨機考試,詢問他近期發生的事情,看看長輩是否記得。 再來就是觀察該長輩是否有在熟悉地區迷路的經驗,如果以上幾點都曾經發生,建議儘快帶長輩就醫做檢查,以免延誤治療。(推薦閱讀:秒懂「健忘與失智」的差別!)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憂鬱孤獨引發假性失智 陪伴關心有助防治 當然我們也曾遇過所謂的「假性失智症」,長輩在步入老化的過程,沒有了子女的陪伴,或是工作、生活等目標,常常會感到孤獨與憂鬱,如果家中長輩會以各式各樣的身體抱怨展現憂鬱,例如:這裡好痛、那裡好痠……等,這時要注意長輩有可能有憂鬱傾向。(推薦閱讀:疼痛、疲倦、記性差……當心得了老年憂鬱症!) 除了注意憂鬱傾向外,還有其他症狀,如體重大幅變輕、食慾不振、社交退縮等等,這些都有可能是憂鬱症狀,進而引發假性失智;而當憂鬱與假性失智久了,就有可能變成真的失智症狀。 一年即將過去,或許平時忙碌的我們比較少有機會陪伴在父母身邊,看完這篇文章將會對失智症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建議可以趁逢年過節回到家鄉時,跟兄弟姊妹一起留意一下父母親或長輩的狀況,若長輩有孤獨或憂鬱感,可以前往住家附近的社區據點參與活動,讓長輩在退休後既能與外界保持接觸,又可以重新找到生活重心,最重要的是,如此一來也能達到預防失智的效果。(推薦閱讀:增強記憶力 從日常生活開始訓練起)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9209
失智
社區關懷照顧據點 幫退休族找到生活重心防失智
台灣已邁入高齡化社會,失智症成為導致老年人失能及生活無法獨立的主要原因之一,對患者本身、照顧者、家屬、社區及社會國家都造成嚴重衝擊,在經濟方面的負擔也十分驚人。 專家估算,失智症患者發病後餘命約有8~12年,照護費用包括固定消耗品、輔具花費、醫療支出等,加起來近1400萬,加上照顧不易,往往拖累下一代。(推薦閱讀:橘子、薑黃能不能預防失智?) 而在台灣的國民平均退休年齡是61歲,相較於鄰近的日本及韓國早了將近10年左右,退休後的長輩若沒有安排好退休生活規劃,就會常常在家中「睡到飽」、「看(電視)到飽」,在被動接受資訊的狀態下,大腦越來越不活絡,這時便容易得到失智症。 俗話說「預防勝於治療」,預防失智症有許多方法,包含養成高纖、高鈣、抗氧化的飲食習慣(又稱地中海飲食),維持良好的運動生活習慣、並多做一些活絡腦袋的動腦活動,如打麻將、烹飪、下棋等,便能達到預防失智症的效果。 (地中海飲食。圖片來源:康健雜誌資料) 保持長輩與外界連結 有效預防失智 除此之外,衛生福利部為了推動長照政策,在各縣市分別有成立「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是由有意願的村里辦公處及民間團體參與設置,邀請當地民眾擔任志工,提供老人關懷訪視、電話問安諮詢及轉介服務,並視當地需求特性,提供餐飲服務或辦理健康促進活動。透過在地化的社區照顧,使老人留在熟悉的環境中生活,同時也提供家庭照顧者適當的喘息服務,以預防長期照顧問題惡化,發揮社區自助互助功能。 社區據點的益處在於可使長輩願意走出家門,尋找同樣是退休的熟齡長者,一起做一些娛樂(如跳舞、唱卡拉OK等團體活動)或是共餐,來創造長者社會參與,與外界有所接觸與交流,進而延緩老化、預防失智。 若家中有已經退休或即將退休的長者,建議不妨由子女們帶領著長輩,去尋找住家附近的社區據點,一週前往據點2~3天,讓長輩在退休後既能與外界保持接觸,又可以重新找到生活重心,最重要的是,如此一來便能達到預防失智的效果。(推薦閱讀:如何幫助失智長輩慢點惡化?) 欲知住家附近有沒有社區據點,可以上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網站查詢。 失智症照護不容易,若能將自身經驗分享給需要的人,相信能使照顧者減輕一些壓力與負擔。你有失智照護的經驗分享嗎?歡迎投稿lele.le@stipendiary.tw。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3 萬
長照
別再指責送機構就是不孝 于美人:老後我贊成兒女送我進安養院
在華人的社會中,為人子女常常會將照顧責任的重擔落在自己身上,也因此常常發生「離職照顧」的情況。根據衛福部統計全台每年超過13.3萬人因照顧長輩而離開職場,更有超過230萬人因照顧家人工作受到影響。 前些日子,主持人于美人女士在節目上聊到長照議題,對於子女是否該照顧父母?她發表了一段見解: 「這一照顧就是10年、20年,我人生是最後的10年,剛好是她人生最精華的10年,我從小栽培她長大,為了就是讓她展翅高飛、鴻圖大展,然後我最後的10年綁住她人生最精華的10年,我這一路的栽培是什麼意思?沒有道理做這件事情。」 于美人進一步說,「我贊成兒女直接送我進機構,反而能讓獲得好好的照護,有空再回來探望就好。」 真正一個做父母的心是什麼?如果走到那一天的時候,小孩加倍幸福,就是對自己最好的報答。而社會大眾不應該用不孝順來霸凌這些小孩,在少子化的現代社會中,沒有經歷這些不會知道有多辛苦。 她的這番話在關注長照議題的朋友圈內,掀起了一股討論熱潮。筆者在長照產業的5年來,接觸過許多家庭照顧者,而這些照顧者在送長輩到所謂的機構時,常常會有內心的掙扎,深怕被冠上「不孝」的罪名。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但看過許多照顧案例的同事們都知道,運用有效的資源,適當地將照顧責任分擔出去,其實才是最能讓照顧之路穩定持平走下去的好方法,畢竟當一個彈簧撐到極大化時,會產生疲乏與損壞,更況且是人。 政府推動長照3.0在即,在長期照顧上家屬可以擁有許多多元的選擇。當你認為現有的照顧責任超過自己身心所能負荷的程度時,先尋求外部資源。(推薦閱讀:將心比心,別再為難照顧者) 各縣市政府都設有長期照顧管理中心,受理申請喘息服務,例如:居家照顧服務、日照中心、家庭托顧、機構暫托、交通車接送、送餐等服務。或是可以找「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提供專業的諮詢。 在長照悲歌層出不窮的現代社會,最不願看到的就是因照顧壓力過大而走不下去的悲劇,除了照顧者須適時向外求助之外,建議長照家庭的街坊鄰居與親朋好友,少下一些指導棋,多給予關心與打氣鼓勵才是最實質的幫助!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1 萬
失智
「讓他感覺被需要」是最好協助 尊重失智者的工作權
台灣邁入高齡社會,早發性失智症的案例也越來越常見,發病年齡日漸降低。這類的狀況層出不窮,不禁讓人開始擔心,正值中壯年時期40~60歲的家人,尤其通常是家中的經濟支柱,若是罹患失智症,該如何保有他們的工作權利?我們的社會對於失智者工作權是否有完善的規劃與管道? 這陣子網路上流傳著一隻火紅的影片「日本東京會上錯菜的餐廳」,這間快閃餐廳裡面所雇用的服務生都是失智症患者,所以來這邊用餐的客人,永遠不知道這些失智爺爺、奶奶們,會給你上什麼菜,整個用餐體驗充滿著驚喜。(推薦閱讀:「失智」! 不是罪惡) 其實這份看似簡單的工作,背後卻隱藏了對長輩非常大的益處,讓長輩藉由工作與人、團體產生互動,來達到活化大腦的目標,並且可以讓其感覺被需要,增加成就感來源,有助於社會化且能夠引起他們的注意力、訓練專注力,相信這件事情持續運作下去,便可以有效地延緩長輩大腦退化,減緩失智症的惡化。 在台灣,目前有提供較相關的服務單位是台灣失智症協會所成立的「Young記憶會館」,裡面聘請了年輕型的失智症患者,幫助其回到職場上,與社會接軌。 記憶消失身體卻記得 善用失智者技能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筆者在參加家屬支持團體及家屬聚會時,與許多失智症家屬聊過一個想法,雖然長輩失智了,但身體的記憶並不會消失,長輩還是可以做原本擅長的事情。若有一個工作坊讓失智長輩貢獻專才,例如:請教阿嬤示範一些古早菜的烹調方法,或是縫紉、請她幫忙種植花草、教小朋友畫畫等。 上述這些也是在失智症照護的實例中,常常使用並有效的一種方式。一部關於照護人的日本電影中,在失智照護機構居住的爺爺,不論照顧員喊他的名字幾次,爺爺就是不為所動,只會呆坐在位置上。(推薦閱讀:預防失智,又有新方法) 一旁的資深照顧員見狀,立刻喊叫:「爺爺!請問您以前是不是木工呢?外面的柵欄好像壞了呀!」語畢,爺爺馬上站起來快步走向室外,立刻開始幫忙修理柵欄。聽起來是不是很神奇呢?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面對失智症的巨大浪潮,勢必要找到能讓長輩或年輕型失智者發揮專才的方法,方能維持高齡社會的勞動力供需平衡,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將有越來越多類似的工作坊或管道能提供職缺,讓失智者重回到社會中進行勞動參與。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6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善終
自己的身體自己作主!關於捐贈器官、捐贈成大體老師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