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婗

5年級生,外商高管,最喜歡的時光,是家裡沒有半個人的時候剛好可以宅在家。
兩性關係
50歲的女人看《羅馬》:磨難像狗屎 清洗後更見生命光潔
奧斯卡熱門大片《羅馬》,儘管沒有拿到金獎中的金獎「最佳影片」,但囊括了「最佳外語片」、「最佳導演」和「最佳攝影」三項大獎。對於奧斯卡,我向來是沒什麼興趣的;對於電影、導演、演員,我也永遠記不住他們的臉、他們的名字、他們的作品,更別說如數家珍,甚或當學問來做了。但是這部片,在不知道它熱門之前,我便看了,看了之後還非常有感。 這部片是串流平台網飛(Netflix)的自製電影,三項大獎被不是傳統電影公司大片拿下,是不是會因此改變電影業的生態,以及拿下「最佳導演」,為什麼沒拿到「最佳影片」等等角度的探討,我是完全不感興趣也沒能力探討的,對我來說,電影永遠就只是電影。 回到過去,和過去和解,是導演、作家的專利。《羅馬》一片,便是導演艾方索回到過去,向童年保姆致敬、和過去和解的自傳式電影。 我對艾方索沒有任何認識,聽說這部片,和艾方索過往拍的笑鬧片完全不同。電影以少見的黑白呈現,節奏一如尋常百姓的生活,緩慢、平淡,沒有任何炫技、煽情,就連片中主要的演員,大部份都是素人;對於拋妻棄子的父親,以及滿口社會正義,卻對保姆胡亂播種後逃之夭夭的社運份子,艾方索只是敘事,沒有任何批判,似乎只是重新走過一遍,便已和過去和解。 很多時候,我們不也是一樣,有人聽我們把事情訴說過一遍,我們心中的很多情緒,便都放下了。 不過,導演不批判,觀眾自己心裡怎麼想,可以是另一回事。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真的非誰不可嗎?生命自因磨難另有出口 生命中有許多人事物,我們原本以為無法失去,因此在將失未失的當口,我們會拋下自尊、一再使力地抓著,難以放手。然而,果真失去了,反而是一種清洗、一種解脫。片中的兩個女人,磨難都在猝不及防的時候來臨,卻也都因為磨難,得到清洗。 這兩個女人,一個是艾方索的母親,一個是把艾方索帶大、親勝母親的保姆。儘管各自佔據著社會階層的兩個極端,一個高貴、一個貧賤,還有著主僱的契約關係,卻一樣被男人拋棄。 以為是世界末日,看不見出口,但被男人拋棄後的兩人,反而因此激發出內心的強大,找到不同的可能性;就像電影一開始被肥皂水反覆清洗的地板,有些人、有些事,沾上了,難免臭不可當,但洗去了狗屎,地板便重現光潔。 這家人養了一隻狗,但狗在電影裡似乎沒有發揮陪伴、撫慰的功能,只是不斷在車道痾屎,讓每次開車進出的男主人嫌惡發怒、害保姆必須不斷刷洗連道。這也許不是導演的原意,但看在女性觀眾眼裡,難免連想:很多時候,生命裡的男人不也像那隻狗一樣?不知道是沒有被正確的對待和照顧,譬如每天帶牠出去溜、陪牠玩耍?還是很多事注定如此?以致看似生命裡的必需,但真正失去了之後,反而讓女性釋放出更多能量,開出更美的花朵。 這篇不正經影評不是兩性關係的引戰文,當然一點也不專業,只是一名年過50的普通職業婦女誠實的觀後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8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