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若女

資深媒體人、作家,自2006年起主持康健雜誌「幸福部落格」專欄迄今不輟。台大政治系、美國波士頓大學國際關係碩士、愛默森傳播學院傳播碩士。
兩性關係
愛情Inside Out 向內觀看關係中的不安
幾年前流行的動畫電影《腦筋急轉彎》,是一部充滿喜劇的動作冒險片,吸人目光,我更喜歡它原本的英文片名《Inside Out》,有更多思考想像空間。 看過的人都知道,片裡講述小女孩萊莉內在5種情緒的變化,把歡樂、憂傷、憤怒、厭惡和害怕全擬人化為可愛的小精靈,不斷在腦海裡跳躍活動,十分鮮明有趣。 這幾種人類的基本情緒,是從出生就有的反應,我們每天都在體內感受得到。隨著年紀愈來愈大,碰到的事情愈來愈多,我們還會出現更複雜的感受,好像說不出來、也講不明白,慢慢的,我們才知道那叫作羨慕、嫉妒、厭倦、尷尬、不滿或背叛,所謂複合的情緒。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讓我想到你,你說在親密關係裡,容易感到不安,有時憂傷,有時憤怒,有時厭倦不滿。你常常想另尋伴侶,眼睛往外看。 你勤於換對象,如果碰上現任關係還沒結束,就變成時下所流行的說法叫「劈腿」。不管是腳踏兩條船,還是常常換船,你的眼睛往外看。 小女孩萊莉的情緒變化,是因為舉家搬遷,到了新環境後,產生調適上的困難。而你呢,在親密關係中的起伏,內心又是怎樣的景況? 神經心理學裡重大且重要的發現,情緒深深影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推薦閱讀:厭煩另一半情緒化,該怎麼辦?) 人的外顯行為是內在情緒的延伸,而情緒的變化又來自內外環境的交流衝擊。你是否跟小萊莉一樣,對自己的情緒變化渾然不知,只想以外在行動快快解除內在的不舒服,像是退縮想逃離,不管是對人還是對周遭的事物,只能由著直覺的情緒感受帶著走。 人都會趨近自己想要的安全舒適,無非是一種本能,一種自我保護機制,只是這樣的反應或選擇只能由外而內(outside in)嗎?還是也可以由內而外(inside out)?也就是說,只能想著改變或逃離外在現狀,或是也能從了解自己的內在開始,調整自己。 像是你在關係裡感到不安,真只是對方所引起的,還是你內心也有容易觸發不安的按鈕,是被某種記憶或經驗所引導。當某個小精靈在腦海裡跳躍,響起嘎嘎作響令人不舒服的歌聲時,你能不能察覺那是從何而來? 你還說,容易對同一個對象感覺厭倦,那麼你想要的又是什麼?好像腦裡另一個小精靈無精打采地原地踱步、怎麼也提不起勁,此刻的你是否願意停下腳步,仔細溫柔地關心它,可能是被什麼所牽絆?或是它還渴望些什麼?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從了解和整理自己開始,是過往有什麼經驗影響了自己?還是現在有什麼需求希望得到滿足?從中慢慢培養出自愛的能力。(推薦閱讀:找回親密關係由「我」啟動) 傳統上,我們從字面理解的自愛,是指潔身自愛,愛惜自己不亂做不放縱;對人則是信守承諾,對愛情的持守,對兩人關係的尊重。 現代,新的自愛註解,是指擁有愛自己、照顧自己的能力;不是把責任全然丟給別人,要別人來照顧滿足我們所有的需要,特別是親密關係裡的伴侶。 能不能說出今天的心情是什麼?是不是跟某人說話或某些情境後,胃會隱隱作痛、或頭像閃過金光痛了起來?身體不舒服時,你會怎麼照顧自己,讓自己好一點?當你感到挫折寂寞時,只能找人傾洩嗎,還是你也能安撫自己,讓自己快樂起來? 愛自己、照顧自己的能力慢慢增強時,就好像小孩慢慢長大,不再需要全然依賴父母,有獨立自主的能力,在長大後的親密關係裡,自然也會發展出愛的能力,有能力經營兩人關係,而不會反覆陷在同樣的疑惑或困境裡。 由內而外,使愛情越來越豐富飽滿。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348
兩性關係
與其尋找Mr. Right,不如成為自己的大圓滿
他,是缺了一角的圓。怎麼說,就像一個圓圓的大餅或比薩,從圓中心劃一刀,再過去劃一刀,被切下來一塊,少了一角的圓。 他不快樂,出發尋找失落的一角。有時日頭炙烤,然後冷雨直落。有時被大雪凍結,太陽出現才暖和起來。因為少了一角,滾動得緩慢,所以能跟蠕蟲說上話,聞到花香,有時越過甲蟲,是美好的時光。 他上山他下海,越過沼澤叢林,終於遇到一個角,但對方說「我並不是你的一角」。再遇到另一角,太小。又一角、太大。不斷地邂逅,太尖、太方。有時扣合得不夠緊密而掉落,有時又太緊而碎裂。 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完全契合的一角,他含進了圓裡,快速地滾動,快到沒辦法跟蠕蟲說話,沒辦法聞聞花香,沒辦法讓蝴蝶駐足在他的圓頂上,也沒辦法自在地唱歌,最後竟是靜止不動,只能將一角輕輕放下。 這是多年前很受歡迎的繪本《失落的一角》(The Missing Piece),一個簡單的圓,說出人生的尋尋覓覓,艱辛又複雜。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多年後,竟然又出現了一個她,明顯的,是從某個圓裡分出來的一角,像我們盤子裡放的一塊蛋糕或比薩的形狀。這回是她,孤身棲坐,等待某人到來,帶她一起到某個地方。 她遇見了一個方形,無法滾動。遇見了一個圓,無法相容。接著又是不斷地邂逅,有的圓不懂相容的道理,有的圓太輕盈飄浮在上,有的把她擱置在台上,有的遍身缺角,有的卻又同時塞進太多太多。她學會閃躲太過飢渴的圓,她試著戴上小花展現魅力,甚至架起了霓虹滾燈,閃閃發光…… 終於,有個相契相合的圓出現了。雙方合而為一,自在地草地上滾動,蝶舞花香,不過出乎意外的,她這一角慢慢長大,大到缺角的圓沒辦法再容納她,一角一圓只好仳離以終。(推薦閱讀:當一段感情走不下去……寫你的愛情履歷吧) 然後又是某一天,出現一個看起來很不一樣的圓,圓呼呼的一種飽滿,不缺任何一角。她喜歡這個圓,想成為他的一角,但他說:「我不缺任何一角啊。」她想跟他一起滾動,他說:「你自己也可以滾啊。」她好奇他是誰,他說:「我叫大圓圓。」 這是美國繪本大師謝爾.希爾弗斯坦另一個作品《失落的一角遇見大圓滿》(The Miss Piece Meets Big O),像前一本書的續集,又像可獨立互補的姊妹作,更進一步推衍尋覓的奧妙,令人驚喜。 你說,缺了一角的圓不會只是「他」,也可能是「她」。而那孤伶伶、像從某個圓掉出來的那一角也可能是「他」,不會只有「她」。 你看得仔細,說得也正確。原書英文裡都是以無生命的「它」來指稱,並沒有說是「他」或「她」。 只是從傳統男女角色來看,男性比較容易像那缺了一角的圓,想尋覓另一半成就他的事業與人生。而女性像那一角,多半想找個可以容納她的圓,依循配合對方,成就她心目中渴望的圓滿,而不是自身的圓滿。 現代的角色扮演當然不再那麼刻板僵化,處在新舊衝擊的社會價值或個人選擇裡,你覺得自己又像哪一個? 也或者,在兩種制式的角色與組合中,能不能有第三種選擇? 這樣的可能或說突破,在書裡真的出現了。 那飽滿的大圓圓對那一角說:「你自己也可以成為一個圓啊。」那一角孤坐許久後,慢慢地靠著一端舉起另一端,往前仆倒,舉起,拖拉,再仆倒,終於能往前移動寸步,稜角開始消磨,再舉起拖拉仆倒,形狀從橢圓慢慢磨成正正的圓,雖然小卻已經能滾動,遠遠的看見大圓圓,相近相隨。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過去傳統的思維,或許會一直專注在自己失落的一角或可容納自己的圓,卻從來沒想過,自己就可以成為一個完整的圓,一個能獨立自主又有活潑生命的有機體。 當同樣預見另一個飽滿的圓時,便能自在地滾動,既不是我填補你,也不是你填補我;不是我將就你,也不是你將就我。而是能彼此欣賞各自是什麼樣的圓,或大或小,或扁或實,兩個圓有時重疊密合,有時部分交集,或深或淺,能隨著不同生命狀態有所變化。(推薦閱讀:不愛自己,男人愛妳又怎樣) 繞了一大圈,說回來,很容易明白。與其尋找自己不足的,不如讓自己長大成形。與其在婚姻路上尋找Mr. Right(真命天子),不如遇見Mr. Big O(圓滿先生)。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圓滿,而是自己可以圓滿在先,這或許可以成為親密關係裡的新思維。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6449
兩性關係
愛一個人難長久 到底是我的問題還是不適合婚姻?
我30幾歲,身旁女性友人一個個結婚,說再不結婚就沒好男人了。我卻不這麼認為,覺得交往的男性友人好像都沒那麼好,在一起一陣子就想分手。家人、朋友覺得我太挑剔,才會一個男友換過一個。 事實並非如此,我容易在關係中感到不安或不滿,很快就能看到兩個人的問題,才想快快換人,不都說談戀愛時要睜大眼睛嗎?家人希望我能定下來結婚,我的困擾卻是無法想像跟同一個人在一起太久,這是我的問題嗎?還是我還沒碰到對的人?或是我不適合走入婚姻?(推薦閱讀:15個關鍵問題,找到對的另一半)   專家解答|台中教育大學諮商與應用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諮商中心主任李宜蓉 誠如你所問的「是我的問題」、「還是還沒碰到對的人」或「不適合走入婚姻」,如果要做點區分,前兩者比較屬於個人議題;後者是兩個人的關係。我們思考問題時常會從單方面著眼,不過做伴侶諮商時,還會從兩個人的互動思考,因為一個巴掌拍不響,許多事是兩個人互動的結果。 你對愛情的信念是什麼?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你說自己可以進入關係,但很快會發現問題,覺得儘早分手較好。這不禁讓我好奇:你對於愛情、親密關係,有什麼想法? 比如有些人認為「我要遇到對的人,才能在一起」,所謂的靈魂伴侶或真命天子,像「當我遇到了,我就會知道那個人是誰、感覺是什麼」。不過這樣的人也可能一開始覺得對了,相處後發現:不是原本心裡想的靈魂伴侶,過後又很容易分手。這樣類型的人、抱持這樣想法的人,感情較容易短促。 另一些人則認為「我遇到對的人,會比較好溝通」。愛情在某種程度是經營出來的,一開始跟某個人感覺是對的、相處是舒服的,的確比較願意試試看。不過人畢竟來自不同的環境,一定有些摩擦或不舒服,如果彼此都願意做些調整或溝通,久而久之雙方都會變成對的人。 像擠牙膏、馬桶蓋要不要放下來、碗要不要立刻洗……,剛開始交往還可忽略,如果要天天在一起,就變得無法忍受,什麼都能吵。如果願意調適和溝通,這些都是可改善的,兩個人可以一起成長,找到兩個人的相處模式。 以上就是兩種不同信念的對比。前者主張「世界上會存在一個適合我的人,不過感覺不大對了,就可以分開」。後者則是「在遇到對的人後,繼續溝通調整,久而久之可能成為完全對的人」。 是過去還是現在 讓你感到不安? 另一個讓我好奇的是,你說自己容易在關係看到兩個人的問題。那麼你是看到了什麼問題、什麼事讓你感到不安? 每個人都會受到過去經驗的影響,尤其是原生家庭,父母的關係會影響孩子日後的親密關係,是不是過去某些情境或特質勾起你某些記憶或感覺? 比如有些人的父母關係不是很和諧,父親容易發脾氣或言語粗魯。當自己談戀愛找對象時,只要看到對方有一點不耐煩或提高一點聲調,就覺得他接下來是否會更生氣或會發生什麼事,自己感覺害怕,先下判斷,沒進一步了解。 再如父親在外有另一個家庭,看到媽媽很受苦。所以現在交往的對象只要稍微沒報告行蹤,就可能直接認定這個人的話不可信,沒再確認真實狀況為何。 以上這兩種狀況都可能是從自己過去的經驗判斷,沒再求證的結果。因此,究竟是過去的經驗讓你感到不安,還是現在當下發生的事讓你不舒服?可以進一步釐清。 也就是說,一方面先問自己為何不安或不滿?另一方面再從現況去辨認對方是不是你所想的?這是雙向了解的過程,有助於自己不會陷在單方面的思考,只要覺得不對勁,就覺得要趕快分開,結束關係。要跨出這個障礙的確需要滿大的勇氣,也就是面對自己,不再埋在沙裡當鴕鳥的勇氣。(推薦閱讀:學會「聆聽」 讓談戀愛保持健康的心) 對於過去原生家庭的經驗,我們通常不大願意觸碰,我們會說:「沒有,它沒有影響我,我不會讓它影響我。」那是因為我們不願意去看、去想,會覺得那是過去,船過水無痕。如果願意檢視過去的經驗怎樣影響自己、以及現在的親密關係,確實需要很大的勇氣。 你問:談戀愛是不是要睜大眼睛,好像要看清楚對方,才能確保自己安全無虞。我們卻建議,也可以回過頭來了解自己。 你在愛情裡想要有什麼樣的感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你容易在關係中感到不安或不滿意,還有另一種可能,是不是你在關係裡容易生膩或厭煩? 建議再問問自己:你在長久的親密關係中,比較渴望的感覺是什麼? 感覺,一般來說是個性,不過講個性,好像是人有問題,所以才用感覺來形容。你想追求的感覺是什麼? 比如有些人在關係裡喜歡新鮮刺激,有些人卻想要安定穩妥。有些人喜歡照顧別人,有些人喜歡被照顧。有些人則喜歡舒服的感覺,想找一個讓自己感到自在的關係,不需要小心翼翼。有些人則希望在關係裡可以做自己,希望對方尊重自己,甚至實現自我。 當然人不是單一面向,在關係裡會有多重需求,喜歡穩定的人有時也想要一些刺激變化,喜歡照顧別人有時也渴望被在乎疼愛,因此整體來說,你在情感裡比較想要、成分較多的是什麼,就是你在乎的感覺。 你還說,家人希望你定下來結婚,你的困擾卻是無法想像跟同一個人在一起太久。有沒有另一種可能,你想要的愛情跟婚姻並不相同。 家人希望你安定下來有保障,可能偏向經濟穩定的男性,像醫師、律師或會計師,但不是你想要的特質和類型,因此你感到不舒服,家人說的好,或許在你心裡想的是「天啊,這個人可能會讓我悶死」或是「我未來就要這樣子嗎?」你的恐懼不安,讓你想轉身逃跑。 這對華人社會很難抉擇,因為如果自己找的對象跟家人的期待不符,很容易跟原生家庭有所糾結或紛爭,陷在衝突掙扎裡。因此鼓勵你先釐清,家人的期待跟自己是否不同?如果不同,接下來,人生要做的就是抉擇,是要滿足家人的期望、還是追求自己想要的? 當然也要預想後果,如果滿足了家人的期待,是做到了孝順,但後面可能遇見的狀況是,生活比較平淡無聊,不如有自己想要的人生或快樂。 另一種狀況是,我追求我要的,有可能發生家庭革命,或許沒有那麼激烈,但家人多少有些不滿意,他們的不滿意多少會影響你的心情,你是否還能對你選擇的有信心,堅持得下去。最理想的狀況是可以跟家人溝通,找到一個平衡點,不過也要看家人是不是可溝通的類型。(推薦閱讀:孫越:婚姻像合唱) 沒有適不適合,只有願不願意和能不能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至於你疑惑:自己適不適合走入婚姻?這問題很難回答,嚴格來說,誰都適合走入婚姻,誰也都不適合走入婚姻。 這就要回到前面提到的信念,適不適合,要看你是想要什麼樣的婚姻? 如果你認為兩個人可互相磨合、一起成長,就很適合,因為婚姻是需要長期調適的過程。如果個性上比較怕麻煩,或是工作忙碌,沒時間跟另一個人相處磨合,包括公公、婆婆或岳父、岳母的姻親關係,也都需要時間力氣調適。 這時要考量自己:想追求的是什麼?然後能做到的又是什麼? 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覺得自己二十幾歲時還不想婚,過了三十開始心動,到了四十甚至變得渴婚,有年齡或階段性的差異。年輕時可能還很堅持自己要的,很難妥協,但婚姻裡需要的是協調和讓步,年紀漸長,或許會有不同。 現代人的另一個難題是工作實在太忙,生活壓力大,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婚姻磨合的過程,工作幾乎耗去了所有的心神,變得沒有耐性也沒有能力。 這可能也是為什麼現代女性不想走入婚姻,她們在擁有自己獨立的事業時,工作跟男性同樣忙碌,如果回到家還要跟從前一樣侍奉公婆,自然對婚姻卻步,加上她們已經有獨立的經濟能力,不像過去需要依賴男性,得在婚姻裡委曲求全,自然可以有不同選擇。 最後,建議你多建立自己的覺察能力,不管是對愛情婚姻的信念,或是對過去的經驗。如果你真的想有份親密關係,就要多花些工夫,多了解自己,也需要有勇氣面對,不過也別忘了多肯定讚美自己。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9586
情緒紓解
當一段感情走不下去……寫你的愛情履歷吧
我跟他從撞翻一盤生菜沙拉開始,一場研討會的中場休息。 我們有相近的專業領域,在工作上切磋學習。 我們都喜歡看戲,從喜劇愛情到科幻冒險,我們一起看了99部劇,差一點成就101部永恆經典。 更難得的是我們都非四體不勤之人,我們走過天涯海角,跑過山濱海巔,近乎八千里路,直達雲和月,以為我們會這樣走下去。 我們還一起探索這個世界,從書本知識到真實的旅行,原來上天下地可以這麼廣闊,我想我們的兩人世界也可以如此延伸。 謝謝你,帶我從自己謹而慎為的小圈子裡走出來,看到原本目光之外的景物,不再是井底之蛙。 謝謝你,曾經這樣愛我、照顧我,讓我更深刻體會什麼是愛,原來愛可以表現在日常生活之中,而不是只有口頭上的「我愛你」。 感謝上天,讓我認識一個像你這樣特別的人,你勇敢、果決、幽默又機智,是我身上所沒有的,卻能從你身上學到許多許多。 好多好多,說不完的你,說不完的你和我。 不過我們現在沒辦法走下去了,我們有無法解決的問題,好像得在這兒停下腳步,是說再見,還是暫停休息,我不知道。 但我珍惜我們曾在一起的時光,謝謝你曾為我付出的,我將記得的是你的好。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是什麼?」我訝異地問道。 是愛的宣言、愛的美敦書或訣別書? 「是我的愛情履歷啦,」你又是不慌不忙地說道。(推薦閱讀:畫一張「愛情地圖」吧!) 什麼,愛情履歷?只聽過生產履歷,前些年開始流行的,農牧產品從生產源頭到產銷通路,乃至於消費者桌上,都可以清楚追蹤,確保食物安全。 你的愛情也需要追蹤來龍去脈? 我被你煩得緊,你勇於談戀愛,每回分手都要來找我,不過勸也勸不動,安慰也安慰不了。我常常在想,我是你什麼人啊?要承受你這樣巨大的情感災難,慢慢的,我竟也從你的悲傷讀出一些滋味。 曾經,你跟小孩一樣,跟男友一刀兩斷切八段,分手後把所有電話都換了,連我都忘了通知,落得我輕鬆,直到你再出現,才知道是換人了。 還有一回,你哭得悽慘,眼睛腫得跟兔子一樣拋拋紅紅的,一邊揩拭鼻水,一邊泣訴對方萬般不該,我想的是哭紅的鼻頭一定會擦破皮,如同心破了又破。 後來一回,你也不哭了,快快投入另一個人懷抱,是真品還是替代品?你也說不上來,只覺得過去的影子似乎還在,有時連眼前的人都跟著模糊。 這回倒讓我耳目一新,你寫起類似哀悼懷念的文字,似乎是想跟過去的愛情好好說再見。 我相信你這回在關係裡,同樣有委屈不滿憾恨或無奈,不然何至於分手。我相信你這回也傷心流淚,只是沒再把鼻頭擦破皮。我相信你也想再次走出來,止痛療傷,不過不再是找替代的人或事,而是自己。 你不一樣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你換了另一個視角看待過往,看那好的甚於不好的,想那有餘的甚於不足的。最最不同的是,你珍惜起兩個人一起經歷的過往,一起創造出來的人生紀錄,沒有將過去貶得一文不值,連帶自我也變得毫無價值。 最好的是,你還能感謝對方的好,對你的付出,使你有所成長,你讓自己成為過往的受益者而非受害者,將傷痛失落的事實轉換為正面的力量,你換了一雙眼睛看世界。(推薦閱讀:蔡康永:傷心,是愛情中最過癮的事之一) 我贊成你所做的,好好說再見,不是為了對方,而是為了自己,把因為分手而破碎的心一點一點撿起來,把因為沒有對方而失去的自我一塊一塊修補回來,有意義地黏合,成為一個新的自己。因為有過去種種,才有新的體會成長,有過去種種,才能成就另一個不同的自己。 這樣的愛情履歷寫得可真好,想來每個人都可以寫,給你按個讚。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2 萬
兩性關係
如果是愛,可以溫柔以待
有回跟你聊起愛,「什麼是愛?」你問。 大哉問,愛是什麼?相信十種人有十種答案,更何況世界上不只十種人。 「愛就是要包容對方啊。」你偏著頭想著,還好你自問自答。 你羨慕某個朋友,男友對她像海一樣無止境的包容,使性子發脾氣,樣樣都來,有時捶上兩拳,他都還吃得住。 這不就成野蠻女友了?我笑問:「這能持續多久?還在甜蜜期吧。」 你不服氣地嘟嚷有一陣子了,還說:「天底下就是有這麼好的男人,日本不就有個春琴嗎?她的情人終生守候,至死不悔。」 於是,我去看了那知名的文學著作《春琴抄》。 唯美,絕倫。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推薦閱讀:在愛情裡,你不需要偽裝) 不過我也看得心驚膽顫,好像日本古典版的《我的野蠻女友》,它原是韓國紅極一時的流行小說,有過之無不及。 春琴是大阪一藥材富商的千金,從小姿容端麗高雅,不幸在9歲染上眼疾失明,只得從習舞改為學琴。佐助原是家中學徒,自此由他每天牽春琴的手,走路去學藝。出身較為卑微的佐助,對嬌貴漂亮的小姐充滿愛慕敬畏,謹而慎為。 春琴本有同情心,待人親切熱絡,失明後脾氣變得抑鬱陰沉,極少啟齒說話,也難有開朗笑聲。佐助不得不隨時注意春琴臉上的表情與肢體動作,唯恐疏失,像是時時刻刻被考驗專注度和警覺性。春琴向來被寵慣,倔強任性,對佐助又特別明顯,加上佐助刻意迎合,她變得越發極端。不過佐助不以為苦,甚至將她視為撒嬌,當恩寵般來理解和承受。 佐助每天陪伴春琴學藝,慢慢也喜歡起三味線,甚至自己偷偷練習,終於在夜深人靜時被發現,此後春琴父母允許春琴教他彈琴,兩個人從上下主僕推展為師徒關係。 三味線教學向來以嚴厲著稱,加上師傅多為盲人,容易有殘疾者的偏執,傾向嚴苛酷烈。春琴亦然,授課時對佐助凶悍責罵,甚至會掄起琴拔敲擊頭部。佐助可能原本就愛哭,每每哭得哀切,若有人勸阻,春琴越發氣怒。佐助的眼淚除了忍耐,還有對小姐威容與認真的感激。 春琴20歲,正式掛牌授藝,也從父母家分出去獨立,佐助亦步亦趨,師事春琴。不過春琴不喜歡跟佐助被人視為夫婦,要求一切遵守師徒之際,維持主從關係,不得逾越。春琴成為一家之主後,對生活要求越發繁瑣,加上原本的任性矜嬌,使得佐助的差事更加辛苦疲憊。 不過春琴並沒有因此多展歡顏,時而氣惱佐助對前來習藝的女學生親切些,時而開罪其他慕名而來的挑釁者,終為自己埋下禍害。在一個深夜時分,有心人將滾燙的沸水朝睡夢中的春琴潑灑而下,毀了她失明後原本還漂亮完整的容顏。求醫救治時,春琴說任何人都可以再見她傷後的面容,唯獨佐助不可。佐助了然於心,毅然決然獻上自己原本清明的雙眼,進入黑暗世界,不再見這塵世的光,當然也不見毀容後的春琴,終生相伴。 故事的最後,出乎意料之外。闔上書扉,我似乎得先平撫自己的心緒,知道自己受到了驚嚇。 (推薦閱讀:男女愛情觀大調查》你嚮往哪種愛情?) 在情愛的世界裡,多少才叫作犧牲?多少才叫足夠?在佐助身上似乎看到了極致的表現,不愧是文學家谷崎潤一郎之筆,中間或許還夾雜著日本特殊的文化內涵,追求極致的美與犧牲,然而在真實世界裡呢? 如果你愛我,你應該懂得我的心,忍受我所有的脾氣心性。 如果你愛我,應該接受我對待你的所有一切,不管好壞喜歡與否。 如果你愛我,…… 這樣的命題假設,會不會太沉重?反倒像是愛情裡的迷思,沉沉疊疊,壓得人透不過氣來。 在愛情裡,或許更需要的是新鮮的空氣,有好的能量,正向的情緒,溫柔以待。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6 萬
兩性關係
妳想要傳統的關係,還是現代的愛情?
我們都自許為現代人,讀現代文明的學校、住現代新蓋的房子、使用最新科技產品,理所當然,我們的關係應該也是現代的,並且是現在進行式。 直到有一天,妳突然發現,似乎非全然如此。 妳說自己原本是獨立的人,在生活上獨立,大小事都能自理,而非宅在家裡依賴父母;在財務上獨立,有穩定的工作,雖然不特別闊綽,但也不需要別人資助;甚至在情感上獨立,不像很多女性朋友,經常「嘰嘰喳喳」聚在一起取暖。 爾後,有個男性闖進了妳的生活,殷勤地展現溫馨接送情,他說這樣妳比較安全,他也比較放心。連帶的,他喜歡找妳一塊吃飯,說兩個人一起吃比較好吃,還大方地埋單。 一開始妳不習慣,覺得有個人改變了你的生活,似乎也失去某些自主性;然而,甜得化不開的濃情蜜意佔據心頭,慢慢地越來越依賴他,若想出門沒有他,就像沒了腳,外出購物的花費也理當屬於他。 妳說喜歡被照顧的感覺,好像回到小時候擁有父母全然的疼愛,他卻漸漸顯露出疲態,當妳等不到他時,他說:「你能不能獨立一點呢?」當他希望妳一起分擔兩個人的花費時,妳心裡開始嘀咕:「他怎麼不一樣了?」那種被照顧的感覺打了折扣。 起初他還客氣回答,後來開始出現情緒,甚至堅持兩個人應該要公平,妳聽見「公平」兩個字,感到驚訝,心裡繼續嘀咕,暗暗納悶著:「關係裡還講公不公平啊?」 「有啊,妳們女生不是最講求男女平等的嗎?」他回答道。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認真的妳,不得不去回溯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一開始並沒有要你來接送我啊?」妳依稀記得當時的情境,納悶地反問道。 「可是我感覺妳想要我這麼做啊,妳還說,這樣我們可以有多一點時間在一起。」他也努力回想。 「可是男生本來就應該多保護女生一些。」妳理直氣壯地說道。 「那麼錢,總可以兩邊平分吧?」他想了很久,終於吐出口。 「男生還是應該多負擔一點啊。」妳還是理直氣壯,堅持地說道。 「那什麼是女生該做的?」他又問。 妳想了好一會兒,好像真說不出來自己多分擔了什麼。 「我知道了,」他促狹又調皮的說道:「我出去應酬的時候,可以不用跟妳報備,也可以多跟幾個女生來來去去……」 「不可以、不可以!」妳尖叫起來。 「可以啊,傳統的男人都是這樣啊,男人說了算,哪有女人這麼多意見。」他彷彿終於找到翹翹板的另一個平衡點,換成他理直氣壯地說道。 妳啞口無言,開始思考兩個人的關係。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妳不得不承認,喜歡男人有肩膀、有擔當,如同傳統的大男人會負起所有責任,不過在權力地位上,你又想要現代的男女平等,女人當然可以有聲音,甚至可以由女人來做主。 我們像是踩在傳統與現代的鋼索上,有時偏向現代多一點,思想行為上表現得像現代人,有時卻不經意顯露出傳統思維,如潛藏的深流般深不可測。 忽傳統、忽現代,其實也不足為奇,因為我們本就生在傳統與現代交錯的時代,隨著時間情境流轉浮動。只是在情愛關係中,我們了解自己的面貌嗎?能覺察自己內在深層的需求嗎?你想要傳統的關係還是現代的愛情?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6 萬
兩性關係
即使換對象,卻總是愛上同樣特質的他?女人要看見的「致命」吸引力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有個朋友特別喜歡條件好的男生,看到名校畢業或叫得出名號頭銜,就先愛上對方一大半,如同男生看到漂亮女生會情不自禁被吸引,其它事彷彿都進不了眼裡。 另一個朋友卻完全不一樣,她不喜歡外在條件看起來很好的男生,而喜歡溫柔體貼的「暖男」,如鄰家小男孩般,會在門口等著,見到她再歡天喜地遞上握在手中許久的餅乾、糖果。 看起來似乎各有所好、我們被不同的人吸引。談戀愛、找對象本來就像上館子點菜,有人偏辣、有人愛甜、有人清淡,倒也不奇怪。 只是喜歡條件好的朋友,有回細數戀情時,突然發現這些所謂好的對象都有共同特質,就是自我意識很強烈,習慣以自我為中心,要她犧牲配合。為了成就他們的學業、事業和其它種種,雖然她有時感到委屈,可是只要想到他們條件這麼好,優秀聰明的男性都會如此,就吞了下去,甘心當背後的推手。 喜歡暖男的朋友,似乎對自己的偏好也有些不解,她喜歡男友體貼,但是後來發現他們好像都太柔弱、黏膩,甚至得依賴她,她得像小姊姊或小媽媽,照顧他們的生活大小事,成為他們強而有力的靠山。 這兩個朋友都說,下次不要找這樣的人了,不過再次出現在眼前的人仍是類似模樣,條件好的下巴總是抬得高高的,而溫柔體貼的會展現出平易近人的一面,唯獨名字不一樣,長相、頭銜也有一點不同。 有沒有發現,自己可能一直跟同樣的人談戀愛?似乎是不知不覺、潛意識的一種反射或力量。 直到有一天,喜歡條件好的朋友為了同樣的事,與男友發生嚴重衝突後,才恍然大悟,實在不該只因為他們條件很好,就忍受對方的自大自傲。優秀亮麗一開始的確吸引她,不過在不斷受苦後,似乎成為她生命中「致命」的吸引力。 她幽幽說道,過去一直習慣跟人比較,從外貌打扮到就讀學校和交往對象,無一不比,比得過沾沾自喜,比不過心生羨慕,甚至嫉妒,憑什麼別人可以得到比她更好的,深深活在比較中,好像停不下來的競速飆車,帶著她不由自主往前衝。 或許是受到這個朋友的啟發,另一個喜歡暖男的朋友竟也心生改變,應該是受夠了對方的軟弱,不想再無條件當男友的靠山,總是得跟在後頭收拾爛攤子,開始認為男生還是應該有肩膀,承擔自己的責任。 旁人都笑她「終於醒過來了」,她卻是悠悠如難逃之夢,說她從小習慣媽媽扛起家裡的大小事,曾發誓絕不找像爸爸一樣的人,但奇怪的是,這樣的氣息緊緊吸引著她,她好像聞得出來這樣的需要,會義不容辭撲上去救援。 --- 無可否認,在我們生命中,都會有一些力量吸引我們,可能是某些特質或相處模式,使我們感到溫暖熟悉,也可能是內在某些匱乏,想努力填補,藉此得到滿足,也可能是內心還沒被探索發掘的事。 只是這樣的力量,會不會變成生命中「致命」的吸引力?使我們不知不覺做出類似選擇,或是在某個困境中不斷因循重覆。 我們可以有不一樣的選擇,回頭看看生命中最在乎的是什麼?或最害怕、缺乏的又是什麼?透過有意識的覺察,讓不自覺的潛意識有機會被看見,看見生命中可能的「致命」吸引力,看見使飛蛾在黑暗中失去方向感的火光。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女友像Espresso、老婆如三合一咖啡?兩性專家:男人願放棄單身有3關鍵 戀愛8年未被男友視為結婚對象!她想分手 卻怕找不到更好的人 以為是真愛就無限原諒道歉的他! 4原因讓妳遇上「錯的人」
人氣 1.2 萬
兩性關係
在愛情裡,我們愛上的是自己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當我們被邱比特的箭射中,不由自主墜入愛河時,我們以為我們愛上了另一個人,其實我們愛上的是自己。 男人對你說:「我喜歡你的長頭髮,飄啊飄的,好漂亮,我還喜歡你的大眼睛,眨啊眨的會說話。」他愛的真是你這個人嗎?還是他心中一個女性化的形象。 於是男人又輕聲對你說:「不不不,我喜歡的不只是你的外表,我還喜歡你的內在,你冰雪聰明,善解人意,個性又好,說話柔和。」他愛的還有聰明才智,卻又得溫柔得體,不要你言詞犀利、太有意見。 因此更精確的來說,我們愛上的是我們的需要。 這也是為什麼有些女人會為男人的殷勤而心動,當男人能夠報到式的噓寒問暖,溫心接送情時,女人多半不知不覺軟化了一大半,因為這也滿足了她們被照顧和依賴的需要。即或不然,她們總有不同的需要,可能是金錢或更多物質的保障享受。 更進一步說,我們愛上的是我們的需要被滿足。 當我們陷入熱戀,舉手投足間都散發出「我戀愛了」,對世人明白宣告我們巨大的快樂時,如果能夠稍稍冷卻一下,恢復常人該有的智力,或許可以想想,我愛上的是什麼?真是一個有別於自己的對方嗎?還是這裡面有另一個更深層的自己? 在愛情裡找到自己的需要,並沒有不對,也不需為此感到不安,是人的天性與本能,只是有沒有能力覺察自己跟對方建立的基礎是什麼。 自己有哪些需求,是以前就知道的,還是從來不曾察覺的。這些需求都得靠對方來完成嗎?或是自己也可以照顧自己某些需求。 像社會新聞裡,有些恐怖情人自我辨護說,他殺害的人因為索取了他很多東西,因為受害人再三說:「如果你愛我,你就買給我吧,證明你有多愛我。」全然的依賴或撒嬌耍賴,在戀愛初期是甜蜜的,也是在試探願意為自己付出多少的時候。 但如果不自主或不能察覺自制,慢慢的會跟吃鴉片、嗎啡一樣,越吃越重,期待越來越深,要對方成為滿足自己所有的來源,一方面是把自己的自主權和責任拱手讓出,另一方面也讓對方成為背負愛情重擔的挑夫。 就拿金錢來說吧,男人被期待要富有且慷慨,挑起供應的重擔。不過身為女人的我們,可不可以多為自己負點責任,如果真的有那麼多的慾望與實質需求,自己也能去賺取足夠的錢財,而不是把希望都放在別人身上。 讓我們在愛情裡,不只是愛上自己,更好也能真實愛上對方,看到對方的美好,那屬於他獨一無二的特質,萬人中唯有你的認識,將他視為獨立的個體,而不只是自己的替代品或滿足的來源。 在愛情裡,我們可以擁有自己的自主權,不是用來操弄關係或是控制對方,而是用來照顧自己,滿足自己該有的需求,當自己能成為獨立自主的個體時,跟另一個成熟的個體,才有機會跳出美妙的雙人舞。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陶晶瑩的馭夫術讓許茹芸讚嘆 「這句話」更讓她奉為守則 為什麼同學會上容易「乾柴烈火」?兩性作家點出2個原因 想偷看另一半的簡訊?信任背後…
人氣 9727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性福生活
老夫老妻如何重新燃起火花?4個小動作讓你逃離「愛情死胡同」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