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享全球

社會企業銀享全球創造國際化平台,加速知識分享,協助台灣銀髮健康照護產業提供更好的安老養老服務,打造台灣成為亞太區銀髮創新的基地。透過國際連結、知識管理和跨域整合,協助落實「活躍老化」和「在地安老」兩大概念,以因應全球人口快速老化的趨勢。
長照
【最佳的照顧就是不要照顧】《起床任務》教你正確生活復能
說到「起床」,你腦中浮現的畫面是什麼?是「聽到鬧鐘,從床上一躍而起,心中想著:完了!要遲到了!」的畫面?還是「緩緩地翻身起床,伸個懶腰,迎接美好一天」的廣告畫面? 對於90歲的薛鄭阿嬤來說,「起床」是個長達4個月的任務。這個過程和任務一點也不輕鬆,雖然打仗的是阿嬤,但如果沒有一群人陪著她一路走來,這個任務是不可能完成的。 2019年年初,薛鄭阿嬤因為跌倒而失去行走能力,出院後只能每日在床上度過,因為長期臥床,身體因此產生壓瘡。因為不想接下來的人生只能在床上度過,小小的心願其實只是能自己到客廳走走,所以她答應治療師,過程再辛苦也要忍耐。 影片中,只見阿嬤一開始連翻身都沒有辦法,先靠著電動床的力量坐起來,看到窗外不一樣的風景,開始為生活帶來一些新的想望;然後學習如果要走,一定要先會站,讓治療師用直立式輪椅來訓練阿嬤維持站姿。訓練過程中,阿嬤皺著眉頭、頻頻喊著:「好痛啊!沒辦法了!要跪下去了!」而治療師在一旁軟硬兼施地鼓勵她如果想走,就一定要先練習站,並囑咐一旁的兒子,一個小時要站20分鐘,一天站個6次,這樣才能達到成果。 看著老媽痛苦的模樣,兒子覺得很不忍,無奈地說:「這個要她自己願意才行啦!我逼她沒辦法啦!」 (由銀享全球和台灣人壽、畢嘉士基金會協辦的「最佳的照顧就是不要照顧」講座傳達生活復能的重要觀念和執行方法。右起:銀享全球營運長鄭文琪、台灣人壽公關部協理白冰瑩,畢嘉士基金會執行長周文珍、治療師王志元、銀享全球執行長蔡昕伶、治療師林采威、活動主持人楊寧茵。圖片來源:台灣人壽提供) 家庭照顧者身兼多職,是陪伴者、也是教練 這樣的對話,這樣的場景,如果你是一位家庭照顧者,是不是覺得很熟悉? 中風的老爸不願去復健,和老媽天天為了這事兩個人鬧得不開心,家中氣氛低迷? 老伴髖關節開刀後臥床一段時間,肌力大流失,原本愛跳舞的她,現在連自己上廁所都有困難,意志消沉到不行,每天都說:「快點讓我走吧!」 根據衛生福利部長照「失能」者推估,2018年112.8萬人、2019年116.3萬人、2020年119.7萬人,其中有一半由家庭照顧者在承擔著照顧的責任。但在整個體系的設計下,家庭照顧者能得到的政府或民間資源和支持非常有限。一個典型的台灣家庭照顧者樣貌:55歲以上、女性居多、無業或兼職。他們通常深陷照顧的日常,無力去尋求更多外在的協助與支援。(推薦閱讀:照顧者的悲歌 心裡重擔怎解?) 銀享全球和台灣人壽特別為這個族群,舉辦了一場名為「最佳的照顧就是不要照顧」的講座。透過影片和對話,為家庭照顧者提供最新的復能觀念,內容包括怎麼透過生活訓練學習正確的復能觀念和方法?何處去尋找照顧資源?怎麼和政府派來的長照專員、A個管對話?怎麼和治療師等專業人員、外籍看護等一起組成團隊,進行積極有效的生活復能? 最重要的是,怎麼和被照顧者對話和互動,協助他們找到自己回到生活常軌的復能動機,然後願意自己一步步地走向目標。 活動當天也是《起床任務》影片首映。這部影片記錄了畢嘉士基金會過去3年透過「好鼓勵計劃」,讓幾位職能治療師採取嶄新的生活復能觀念,協助被照顧者回到往日的生活常軌的內容,由台灣人壽贊助拍攝。 你可能會想,回到往日的生活常軌,這不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然而,現實的情況下是以往許多的開刀或臥床後的復能都被當成是醫院復健的一部分,所以你會看到病人必須辛苦地往返醫院進行「復健」,去一次頂多1小時,如果回家以後還是一直躺在床上,那去醫院復健等於完全沒用。 此外,在台灣很多地方,去醫院進行癒後復健是困難的,或許是家人沒有空帶你去,也或許是家裡離醫院實在太遠,所以這件事情就被跳過了,這個跳過,讓很多人錯過了復健的黃金時段,身體功能和肌力大量流失,接下來就真的只能長期臥床了。 有些人有能力聘請外籍看護,但如果以為這樣就能解決問題,可就大錯特錯了。事實上台灣很多人之所以長期臥床或一直坐在輪椅上,就是因為家人認為已經請了外籍看護,有人看著就好,這樣就算是照顧了,結果反而是越照顧失能地越厲害,到最後真的就只能身上插著三管、再也站不起來了。 治療師進入家中,以生活訓練代替醫院復健 看到偏鄉家庭照顧者和被照顧者的種種困境,位於屏東的畢嘉士基金會決定推動「居家好鼓勵」專案,讓治療師走入患者的家中,以生活訓練代替醫院的復健,協助長者和家庭照顧者一起重新站起來、走出去。 (畢嘉士基金會執行長周文珍為何要透過專案計劃推動「生活復能」的觀念。圖片來源:台灣人壽提供) 「生活就是訓練!」畢嘉士基金會執行長周文珍在講座中分享到,透過「好鼓勵計劃」幫助因生病臥床或失能前期的長者,藉由居家訓練、適配的輔具協助,重拾自主生活能力。(推薦閱讀:出門購物也是一種復健,日本活力高齡又一招) 她強調「好鼓勵計劃」跟以往復健最大的不同就在於,以往復健主要是去到醫院,或是有治療師到府,在有限的時間內,帶領長輩進行身體功能訓練;但當長輩回到家、或治療師離開後,一切就停滯了。 試想,每個人一週有168小時,倘若一週有5天每天復健達2小時,共計10小時,比例上僅有6%的時間花在復健訓練,明顯不足。 「好鼓勵計劃」著重的是將訓練融入生活當中,讓每個生活中必要的行動,如:起立坐下、拿杯子喝水等,都成為訓練生活能力的一部分。 參與計劃的個管師林雯婷及治療師王志元、林采威,分享面對不同的服務對象,長輩想要改變和恢復的動機,往往是最關鍵的部分。因此,如何從中發掘了解臥床或失能前的生活樣態,以及心中渴望達成的目標相當重要。 例如,薛鄭阿嬤最想要的就是可以自己走到客廳,所以在站立訓練的過程中,就會聽到治療師王志元問阿嬤:「你想要走嗎?要走就要撐住喔!」或是「阿嬤好棒,已經站了10分鐘了,再堅持一下下!」唯有誘發她個人的動機,才有機會達到目標。 因為中風導致右側偏癱的劉大哥,過去是養鴨高手,每天最常做的事情是餵飼料,和他的寶貝鴨子對話。與其教他各種制式復健動作,治療師林采威則是透過他以往一直在做的養鴨這件事情,讓他先從撕日曆紙開始,然後揉、丟,像以往在灑飼料餵鴨,做著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動作,慢慢回到生活的脈絡。 (參與「居家好鼓勵」專案的幾位人員分享經驗。左起:個管師林雯婷、治療師林采威、治療師王志元・分享會由畢嘉士基金會執行長周文珍(右)主持。圖片來源:台灣人壽提供) 走入超過台灣3000個家戶,提供到府復能治療與觀念的王志元談到,復能的過程很辛苦,陪練者必須恩威並濟,而家人之間因為長期累積的恩怨情仇,有時比較難扮演好這個角色,「這時候就要易子而教,讓外人來幫你!」他說,治療師等專業人士就是可以充分利用的「外人」,「我講一句話,可能勝過家人講十遍!常常有些阿公阿嬤什麼動作都做不到,但我人一到樓下,他們忽然就可以做到了!」這雖是玩笑話,但也凸顯了引用外部資源來達成目標的重要性。但家人的角色依然重要,因為治療師再厲害,一個星期就算天天來也只有一天1小時,其他時間還是要靠家人幫助被照顧者持續進行生活復能,其中最重要的還是讓他們找到動機,然後不斷提醒和激勵。(推薦閱讀:鼓勵長輩「要活就要動」,「減法照護」動手又動腳) 王志元提到另一個重要觀念其實是和個案的溝通,讓他們知道自己的選項有什麼。「很多個案會放棄,是因為不知道自己有什麼選項。」他曾遇到一位大哥,年輕時過得很精采,大老婆小老婆都有,但和家人關係不好,生病後躺在床上,大家都不大理他,讓他很受傷,成天嚷著:「不要管我,趕快讓我死了算了!」 結果王志元卻這樣回答:「大哥,可是你只有手腳不能動,身體的五臟六腑都還很正常,腦筋也非常清楚,所以你只是這樣躺著,什麼都不做是不會死的啊!可能還要躺個20年才有機會,而且最後的5年會非常痛苦,因為身體功能完全喪失,只能靠別人照顧,到時候你的家人可能會更恨你!」 這段話說得直接,「聽起來很沒人性」,卻發生了效果,完全反轉了大哥的思維。「這位大哥是圍棋高手,之前就在住家附近的教室教圍棋;我們就用這個當作誘因來訓練他,讓他自己學著過馬路,可以繼續到圍棋教室上課。如今他現在不但不是家庭的負擔,每個月還可以賺兩萬多元!」 「你想要選擇哪一種人生套餐?是再次下床走動,能自己去廁所,還是放棄復能持續臥床,最後得包尿布和用鼻胃管灌食?」選擇「復能」與否,人生的景況會完全不同。 「所謂復能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可以坐著就不要躺著,可以站著就不要坐著。」他也現場示範了起立坐下的動作分解,幫助家屬了解一個小小的動作其實帶動了多少肌肉的訓練,包含很多重要的復能觀念,非常值得學習。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564
長照
【最佳的照顧就是不要照顧】人人具備復能觀念,才能享有自己持續做主的人生
根據衛生福利部資料,台灣失能(現在統稱「長照需求」)人口在2015年為75.5萬,推估2031年時會達到120萬人。 依據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調查,這些失能(長照需求)人口,有超過50%由家屬擔任主要照顧者,其中許多是50歲以上的女性,有的人還要上班,在強大的照顧壓力下弄得心力交瘁;有的因為照顧離職,或是只能做兼職的工作;有的人知道哪裡去尋求可能的協助與資源,但更多的人只能靠自己摸索,每天在照顧的現場想辦法解決問題。 (此為情境照,非當事人。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如果你對於一群外籍看護推著長輩圍坐在公園曬太陽的畫面不陌生,你會注意到在那個現場,外籍看護自成一國,這是他們放輕鬆和互相交換訊息的時候,而輪椅上的長輩也自成一國,各自坐著,彼此之間沒什麼互動。 過去,我們會以為上述這個畫面沒什麼問題,能請到外籍看護來照顧,家屬已經很孝順了;但現在我們知道,如果照顧的現場是這樣,那這樣的照顧只會讓個案的狀況越來越糟,外籍看護甚至還可能因此成為家庭的經濟負擔。 因為照顧,不是有人看著就好.如果我們自己都不想被困在100公分x180公分的床墊上,也不希望家人度過這樣的餘生,那我們有什麼可做的? 近年來政府和民間許多單位積極推動「生活復能」,就是希望可以開始扭轉照顧的觀念,減少長期臥床的人口,或是讓很多的個案不要陷入必須長期臥床的輪迴中。 為什麼身為社會中最重要的照顧提供者,家庭照顧者能獲得的資源和支持卻這麼少? 政府大力推動長照2.0,釋出了大量資源,有那些是家庭照顧者有機會可以善加利用的? 日前一場名為「最佳的照顧就是不要照顧」的講座中,銀享全球營運長鄭文琪就嘗試為在場的家庭照顧者,提供解答和可能的資源方向指引。這場講座由社會企業銀享全球和台灣人壽共同主辦,畢嘉士基金會協辦。 (銀享全球營運長鄭文琪分享生活復能的觀念和關鍵步驟。圖片來源:台灣人壽提供) 什麼是「生活復能」?和傳統復健有什麼不同? 一、首先,釐清什麼是「復能」?復能不是傳統所說的復健,不是專業治療,不是到醫院或診所去做相關的徒手治療或電療。這裡說的復能是「生活復能」,是以「全人觀念」和「生活意義」為本,透過照顧工作者、家屬及服務團隊,共同協力,幫助「被照顧者」(在台灣通稱為「個案」,因此下面都以個案來稱呼被照顧者)重新學習、改善身體功能帶來的限制,可以自主處理生活所需,重新回到過往生活脈絡,或是重拾享受生活樂趣的方向前進。 找出個案的生活動力至關重要 二、因此在開始進行任何復能計劃前,找出個案的生活動力是最重要的。復能不是讓每個人都從躺著變成坐著然後可以站著就叫成功,而是找出個案自己願意去執行這些復能訓練的動機,願意克服自己現在的不便,努力朝目標前進的動力。這些目標可以很小,例如一個長期臥床的個案只是希望有機會坐著輪椅和家人一起圍著桌邊吃飯;或是可以從床上移到輪椅,然後坐上轎車,和家人一起出去兜風,去野外走走;這個目標也可能很大,開果園的爺爺想要繼續種果樹、摘果子;因為生病而不幸變成全臥床的阿姨,希望可以重新回到工作現場。 「目標可大可小,重點是怎麼找出來,這就要透過靠核心照顧團隊彼此間的對話和溝通,透過各種蛛絲馬跡,尋求關鍵訊息,找出可以讓個案重拾對生活的動力和驅動他們訓練的動機。此外,聆聽個案的意見很重要,我們要了解他們的生活經驗和興趣,並且要量身制定生活目標以激發他們的復能動力。不要因為他只是表達地比較慢,或需要紙筆的幫忙就忽視個案的意見,畢竟他們才是做的人,他們一定要參與意見才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圍繞個案組織「復能者聯盟」,利用群組和工具充分溝通 三、了解你的團隊成員,組織「復能者聯盟」。圍繞每一個個案,都有一個照顧的網絡,包括家屬、不同的專業人員(從個案管理員、政府的照專,到治療師,甚至居家醫療的醫師護理人員等),還可能有社工或其他單位的專業工作者。這些人在個案家中來來去去,但彼此幾乎打不到照面,例如治療師最需要把相關的知識和技能讓居服員知道,讓他們去執行,但這兩個人幾乎從來不會碰到面,此時家屬就成了居中重要的溝通橋梁;或是一個有傷口的個案,會有居護人員到家裡來進行傷口處理,但專業人員進來的次數有限,這時候家屬就要學習怎麼協助處理傷口或準備相關器材,才能讓狀況不會越照顧越糟。 鄭文琪提醒,這些知識和技巧的移轉,可以利用手機錄影來協助記錄並進行確認,例如可以在取得對方同意下,錄下治療師在訓練個案的影片,然後放給居服員或外籍看護看,確認他們可以照著做;也可以錄下外看和照服員的執行過程給治療師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推薦閱讀:「他們比家人更像家人」 17年的長照歷程) 建立階段性目標,循序漸進、按部就班地執行 四、打造合適的環境、建立積極的生活作息計劃,實行以居家生活導向的復能計劃。有了目標、動機和團隊,最重要的還是回歸個案能否按部就班地遵循這個計劃來執行,才能日起有功,達到目標。 「但有時候不能操之過急!」例如個案林爺爺發現自己可以走了以後,本來每日規定以助行器步行訓練1小時,他卻一口氣走兩、三個鐘頭,結果因為訓練過度反而讓情況惡化,一切只好重來,「這樣就太可惜了!因此設立階段性目標,循序漸進,很重要。」另外,家中環境的整理、無障礙空間的設計和動線都要重新評估和安排,「如果只是讓個案從床上移到客廳,然後繼續看電視;或是從床上坐上了輪椅,但家中根本沒有輪椅轉圜或移動的空間,那有什麼訓練可言?」還有如果考慮移動到室外,那更要注意室內室外的動線接軌,以及室外的環境評估。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以個案熟悉的動作和生活內容來進行訓練,更可事半功倍 五、促進「最大化的生活參與」,因為是在居家的環境,所以我們可以去發想有什麼可以結合日常生活,很自然讓個案做的事,只要能達成肌力訓練、生活自理訓練、精細動作訓練、行動能力訓練等。此外,很多訓練並不一定都要靠輔具,例如撕日曆紙、揉成一團然後往前丟,可以很好的訓練肩膀的肌群,但沒有用到任何的輔具。讓可以坐起來的個案一起協助撿菜、切菜等有時候也可能是不錯的訓練。 熟悉居家附近的社區資源,作為復能的延伸 六、居家的訓練達到一定成效後,可以朝「最大化融入社區」的目標邁進。例如前文提到住在部落的林爺爺,原本固定參加教會文健站活動,然而住在機構中臥床的這一年,完全沒有機會參與,所以返家復能達到一定成果後,團隊也希望讓林爺爺重新回到他熟悉的文健站參加活動,沒想到林爺爺聽到這個想法反而有些退縮,因為他不想讓昔日的朋友看到自己現在身上有氣切的模樣。但這也成了激勵林爺爺朝下個目標前進,以及林爺爺自主進行咀嚼和呼吸等訓練,希望早日脫離氣切的動力。「所以家屬了解居家附近有什麼樣的社區資源可以利用,例如巷弄長照站等,都是很好的復能訓練延伸。 鄭文琪提醒,復能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成功,失敗的例子也不少。「大家要有一個觀念,復能計劃是有期限性的,如果在期限內多次訓練仍無法達成照顧目標,就需要理性與客觀的認知復能計劃需要結束,但我們可以還是經由這些過程,至少讓個案情況不要惡化,因為個案的狀況維持穩定,就是減輕照顧者的負擔。」(推薦閱讀:【創新中的長照】照顧生活館結合咖啡廳 「照咖」打造長照新樂園) (「最佳的照顧就是不要照顧」講座,提供家庭照顧者關於復能的實用知識。圖片來源:台灣人壽提供)   她也提供一個關於復能知識的小小總結給家屬: — 核心溝通窗口是A單位個案管理員(這裡的A單位指的是政府長照ABC經過認證的A單位) — 復能計劃是有目的、有期限、次數也有限 — 專業人員不僅僅是執行者,更是家屬(主要照顧者)的教育指導者 — 家庭照顧者、居服人員要配搭銜接復能服務 — 每個人的復能可能性不一樣,成效結果也不一樣 — 復能非復健,治療師不是按摩師 她強調,「復能」雖不是仙丹,更不是特效藥,因應被照顧者不同的身體狀況,也有適用的條件和限制,但「復能觀念」卻是人人應該要具備,讓我們持續作主自己的生活。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091
長照
【創新中的長照】台中推出「長照教練團」 讓社區整合服務更完整、更有溫度
長照服務法於2017年6月通過,政府快馬加鞭期望能落實長照2.0,讓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都真實感受到改變。從2018年初推出「包裹式給付」,到7月1日最新「長照喘息」新制上路,長照相關新制紛紛登場,銀享全球與康健雜誌合作,推出「創新中的長照」專題,究竟有哪些新服務冒出來?將對民眾帶來哪些影響? 2018年10月,老人福利推動聯盟(以下簡稱老盟)發布一份名為「社區整合型服務中心(A級單位)現況」的調查,指出高達9成的受訪者認為中央沒有明確的工作流程,令地方政府照管中心與A級單位無所適從。因此呼籲,將照管中心納入長照ABC系統,讓照管業務歸照管專員,以提升服務品質及效率。 對此衛福部回應,為讓長照服務因地制宜,由照管專員評估、核定失能等級後,將擬定照顧服務計劃交由A單位個案管理員處理。(推薦閱讀:從家家有本長照經,到「社區大家庭整體照顧服務」) (既是個管員,也是長照教練的陳如珊正在訪案。圖片來源:陳如珊提供) 要了解這則新聞,以及它對你我的影響,我們先來了解幾個基本訊息。 長照雙塔 — 「照專」和「個管員」,他們的差別是什麼? 簡稱「照專」的照顧管理專員是政府長照中心的工作人員,當你家中有需要長照服務時,他們通常會是你碰到的第一個對象,負責初篩電訪、居家訪視、評估失能級數並先與家屬初步溝通了解案家需求,一旦立案後,就會將案子派給提供服務的單位。 簡稱「A個管」的長照個案管理員又是誰呢?其實在2018年1月之前,這個角色可說是不存在的,因為過去長照服務並沒有單一窗口來統整所有服務,因此民眾必須自己東跑西跑、東問西問,也因此讓很多人覺得長照服務真不好用;今年初,衛福部提出了包裹式給付制度,明確以個案為中心,並設立個案管理員,來為個案和家屬整合所有正式與非正式的長照資源與服務,期望為每個人提供客製化的服務。 新制的概念是「論人計酬」,圍繞著個案的需求來提供服務,和過去一直以來由服務提供單位主導服務內容的「論時計酬」方式大相逕庭。因此新制一頒布就引來一陣兵荒馬亂、哀鴻遍野,從來沒有的制度搭上從來沒有的角色,讓許多單位根本搞不清該怎麼執行。 再加上中央的態度是頒布大原則,如何操作等細節希望由地方政府按照各地需求因地制宜,更引來恐慌與批評。 看到這裡,你應該可以理解老盟的問卷為什麼會出現9成不滿的結果了。 但這則新聞不應該停在這裡。我們要問的是,解決之道是什麼?有沒有縣市已經開始新的嘗試? 「讓照管業務回歸照管專員」為何很難做到? 台灣的照專一個人手上通常有兩、三百個案子,對照美國的照專平均案量為40,你可以想像台灣照專工作量之大,期望他們成為個案和家屬長照服務的單一窗口,實有困難。(推薦閱讀:長照服務法通過後,需要的人既看得到也吃得到嗎?) 設立長照個管員,就是希望他們和照專搭配,成為民眾接觸長照服務的雙塔 — 照專是第一個接觸點,個管員是服務提供的單一窗口。 因應長照新制 落實在地需求 許多單位希望政府對個管員的工作內容有統一的規定,這樣大家只要照章行事就可以;偏偏衛福部希望把現有的服務轉型成社區型的整合模式,既是社區型,又有跨專業的整合概念在其中,那因地制宜就非常重要,絕對不能靠中央頒布一套辦法來解決。 所幸在一片兵荒馬亂的情況下,還是有縣市勇於突破,並用創造性思維來回應新制所帶來的彈性與優點。 16個縣市中,台中算是走在比較前面的一個。長照2.0推動兩年多,台中市以諸多創新舉措來回應。為了貫徹讓長照「看得到、找得到、用得到」,台中市戮力推動托老一條龍,以整體發展的「一案到底」為目標,目前累計有90個A單位,其中50個有實體空間,讓民眾更快找到對應需要的長照服務。 (圖片來源:銀享全球) (圖片來源:銀享全球) (台中為長照教練舉行共識營和分享會,重視人才培育、一手催生這個制度的副市長林依瑩(中)在忙碌的行程中還是抽空全天參與。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日前,台中市又有創舉,他們推出台灣第一個「長照教練團」,配合個案管理員的培育計劃,希望讓一線個管員的養成更接地氣,進而產出能真實回應個案和家屬需求的照顧計劃,與照專搭擋形成好夥伴,充分落實一案到底的整合服務。(推薦閱讀:「他們比家人更像家人」 17年的長照歷程) 要擔任長照教練,必須具有長照實務經驗,並完成台中市衛生局跨專業個管員整體培訓。 目前長照教練的來源包括照專和民間實務工作者。長照教練在個管員培訓的各個階段 — 案例演練、筆試、口試,到個案實作過程中扮演關鍵角色,引導學員對個管員須具備的知能有更好的掌握。 (台中的長照教練在分享會上現身說法,分享實務經驗。左起:張譯云、王芷湄、曾世懷,右為銀享全球執行長蔡昕伶。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照專投入長照教練工作 培養獨當一面的個管員 服務於台中市長照中心的照顧管理專員陳婉玲是長照教練團的一員,她手中有300多個案子,工作量很大,但在忙碌訪案之餘,她還以長照教練的身分花時間帶學員、筆試閱卷、擔任口試委員、進行實務演練、擔任補訓講師。「就我理解,相較於其他縣市,台中對於個管員的培育真的非常嚴謹,但這樣做是對的,因為唯有透過扎實完整的訓練,才能一步步培養出可以獨當一面的個管員。」 陳婉玲強調,照專和個管員是夥伴關係,「照專負責初篩電訪、居家訪視、評估失能級數並先與家屬初步溝通了解案家需求。個管員負責協助制定照顧計劃並媒合B級單位人員服務的介入及執行服務狀況。」 「我們對於個管員的期望是他們可以結合不同的在地資源,為個案提供最適切的服務;如果個管員什麼都來問,什麼都要你幫他想,那對於照專來說就是沉重的負擔,所以我當然希望可以從一開始就透過嚴謹的訓練讓個管員培養出正確的觀念態度和適當的能力,這樣未來搭配起來就事半功倍,也才能為服務對象帶來真正的價值。」 她還說,因為有了長照教練團的設置,讓照專可以有一個平台持續和民間夥伴對話討論,「讓我們可以更精確掌握實務工作者在一線服務提供時遇到的問題和挑戰,並隨時回應,進行調整,這是很重要的收穫。」 (台中長照教練曾世懷。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我沒有License但有LINE」 長照教練幫助個管員扮演好關鍵角色 台中大甲李綜合醫院社區服務部主任暨長照辦公室執行長曾世懷說:在看重證照的醫療體系裡,長照人員常常是「弱勢」,但「個案管理員的設立,改變了這個現況。好的個管員,要能把社區和居家的各種資源串在一起,所以我雖然沒有License(證照)但有LINE(代表連接),這些連結就是我把這個角色扮演好的後盾!個管員的設立,充分證明了長照工作者的專業和價值。」 但曾世懷也說,因為個管員是一個新的角色,所以其實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做。「台中市透過嚴謹的培訓設計,從筆試、口試、案例演練、實作帶領等一步步地建立起關於『長照個管員』這個角色應有的標準和培養機制,我個人非常認同!」 然而,個案管理工作非常繁雜(需從個案本身到家庭的全面服務,也就是台中市政府提出的全人全家服務),社區資源連結說來容易做來難,因此就算拿到個管員的資格,也還需要不斷在工作上精進,「長照教練團的設置讓我們能夠集結一群在各個地方、不同領域都很有經驗的人,透過線上線下一起討論,讓資源的整合更直接、更到位。」(推薦閱讀:有沒有「量身訂做」的長照服務?) (台中長照教練王芷湄。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整合服務靠團隊力量 長照教練扮演幕後溫柔堅定的推手 福碩護理之家主任王芷湄是台中市個管員培訓出來的「黃埔一期」,雖然自己有居家護理師的訓練與背景,也在長照單位服務多年,但「長照2.0的新制推動下,對於現行的照顧工作執行方式和思維帶來很多的挑戰和新的學習,這些絕對不只靠上上課或考考試就足以因應,就算拿到資格也不表示可以做得來。因此我高度肯定個管員培育過程中關於個案實作的部分,而長照教練就在帶領實作的部分扮演關鍵角色,」王芷湄說。 她不諱言目前的制度還有可以調整的空間,「但透過長照教練團彼此互相交流學習、共同精進;我們期望對下可以帶出更多有實力的學員,真正做到資源整合和提供適切服務;對上,我們則希望可以扮演一個重要的民間力量,不斷和政府單位進行對話與合作,讓長照服務的提供更能回應民眾的需求。」 (台中長照教練張譯云。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長照教練團成同儕支持學習平台 讓一群人走得更久、更遠 張譯云只有25歲,日前也接受推薦成為長照教練團的一員。她雖然年輕,但大學念的是老人服務事業管理系,畢業後又在照護機構擔任居家服務督導,因此對長照並不陌生。她是王芷湄帶出來的學員,「擔任長照教練可以把自己知道的事情教給其他人,培養更多人才,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肯定;但同時也是很棒的學習,因為有機會和一群各有所長的專業人員連結,彼此之間透過討論,不斷互相切磋學習,讓我成長地更快。」 張譯云強調,社區和居家的案子有很強的個別性,個管員每天都在面對新的挑戰,要能夠不斷地解決問題、因時因地制宜,並和照顧管理專員、個案和家屬討論協調,「長照教練團也像一個同儕支持團體.一群人可以一起走得更久、更遠。」 跨領域長照人員組成嶄新社群 創造多贏的正向效益 承辦台中長照人才培育計劃的社會企業「銀享全球」營運長鄭文琪說:「很高興有機會參與設計台中長照教練的培訓與共識。在這個過程中,我看到一個嶄新社群的形成,由來自跨單位、具不同專業背景,包括照專、護理和社工等長照人員組成。他們針對多樣的個案型態集思廣益,發展以個案需求為中心的整合服務,以夥伴關係提供多元與適切的服務。」 鄭文琪指出,新的制度在推動過程中,肯定還有改進的空間,期待這個制度的設計能落實政府推動新制的目標,為個案帶來正向的改變,也提升長照專業人員的滿意度,創造多贏的局面。(推薦閱讀:【創新中的長照】長照2.0新制上路 個案管理員成為靈魂人物) 鄭文琪表示,任何制度上路初期都會有跌跌撞撞的時期,也有修正的空間,不可能完美。「但非常感謝長照教練們用自己的工作餘暇,持續出來帶領學員,讓他們能順利走完個管員培訓的流程。」 (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目前台中市的長照教練都是用自己公餘之暇來擔任教練的工作,包括筆試閱卷、擔任口試委員、帶領案例演練和實作等。台中市衛生局頒發感謝狀感謝他們的無私付出。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4 萬
長照
【創新中的長照】國際講師傳心法 台灣長照服務新契機
長照服務法於2017年6月通過,政府快馬加鞭期望能落實長照2.0,讓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都真實感受到改變。從2018年初推出「包裹式給付」,到7月1日最新「長照喘息」新制上路,長照相關新制紛紛登場,銀享全球與康健雜誌合作,推出「創新中的長照」專題,究竟有哪些新服務冒出來?將對民眾帶來哪些影響?(推薦閱讀:從家家有本長照經,到「社區大家庭整體照顧服務」) 面對長期臥床的個案 台灣學員和荷蘭講師看到完全不同的照顧可能 (Buurtzorg 居家護理師 Madelon van Tilburg (右)第三次來台帶領長照實務工作坊,左為負責主持和翻譯的銀享全球執行長蔡昕伶。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一位已經在床上躺了8年,身上插著雙管 — 導尿管和鼻胃管的「個案」,如果你是負責為她設計照顧計劃的個案管理員,你能做什麼? 「這類型個案的照顧計劃,以往在我們的體系中,老實說是屬於『簡單』的那種,就是定時翻身、拍背、清潔、餵食即可。」一位擔任居家服務督導多年的個管員說。 但來自荷蘭Buurtzorg團隊的居家護理師Madelon van Tilburg 不這麼想,在親自走訪了相同案例後,她想到的第一件事是…… 「我要怎麼和他溝通?」 當Madelon在課堂上把這樣的答案說出來時,很多人都嚇了一跳! 「老實說,面對這樣的個案,我從來沒想過要和她溝通!我心中想的只是怎麼用現有的配套來提供照顧服務,真的就是定時翻身拍背、保持清潔、防止褥瘡等等,老師的回應太讓我訝異了!」一位學員說。 (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這是Madelon 在台中進行個管進階培訓的現場,一天針對個管員,一天針對長照教練。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如果我們對於「此類案例」的照顧想像僅止於此,那可能也說明了為什麼台灣有許多人還不到完全失能的狀態,卻像上述個案一樣,以長期臥床的方式被照顧著。(推薦閱讀:長照服務法通過後,需要的人既看得到也吃得到嗎?) 這是台中長照人才培育進階課程的現場。Madelon是第三次應銀享全球之邀來台分別在新北和台中帶領工作坊。這次她特別提前一天抵台,跟著台灣個管員走進個案家中,親自觀察台灣居家照護人員每天面對的現場,這個經驗也讓Madelon對台灣的居家照顧環境所面對的挑戰更有感。 真的可以和長期臥床的人溝通嗎?怎麼溝通? 「我會嘗試握著她的手,和她說話,想辦法和她的眼神有交流,在我做每一個服務時,都會和她說明……,」Madelon 持續說著,也讓在場的學員們個個陷入了沉思。 課堂上Madelon和其他參與課程的學員和長照教練一起,把她對案例的處置寫下來,然後和大家一起討論。Madelon不同的觀察視角,的確在不少學員的心中丟下震撼彈,讓他們有機會反思自己一直習以為常的照顧思維是否太過侷限,也開始用「What if(也許我可以……)」的思維來想像其他可能。 同一個案最近有拉肚子的現象,那大家又會怎麼處理呢? 按照以往的思維,不就是開藥方、看醫生嗎?貼心一點的,「增加換尿布的頻率和次數,」一位個管員這麼寫道。 Madelon寫下的處置提到,她會注意個案是否有腸胃方面的疾病。 「提到個案腹瀉,有護理背景的老師說她會去看看這是不是由疾病引發的狀況,也給我很大的省思。我是社工背景,看到個案直覺反應就是增加更換尿布的頻率,老師的回答第一次讓我想到:原來每個人所受的專業訓練不同,對個案關注的角度也會不同,有些甚至是盲點。這個例子也讓我感受到:原來這就是跨專業團隊一起工作的價值!在現場,每個人會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狀況,但也可能忽略一些別人可以輕易看到的狀況。」 (Madelon拜訪了台中幾個不同型態的照顧生活館,印象深刻,提到有機會也希望在荷蘭打造這樣的環境,有七個醫師的咖啡。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曾去荷蘭見習兩週的學員呂郁芳的專業居家護理所,近來專注推動專業足部護理。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著重長照人才培育 引進國際講師推動創新思維 長照人才培育一直是社會企業銀享全球這幾年工作的重點項目,不管是透過每年的「銀浪新創力國際週」邀請外國講師來台灣辦理工作坊;或是獲得美國摩根大通銀行(JP Morgan)的經費支持推動的人才培育計劃,從初階培訓、進階實作到讓台灣一線長照人員出國研習;或是海外參訪學習團;以及承辦規劃地方政府的人才培育業務,例如台中市的長照人才培育計畫等,融合國際案例分享交流都非常受到台灣實務工作者的肯定與好評,滿意度通常都在9成以上,甚至高達9成5。學員肯定的原因包括:參與過程中獲得啟發、內容的扎實和國際案例的參考性高、能提供一手且深入的訊息等。(推薦閱讀:【創新中的長照】長照2.0新制上路 個案管理員成為靈魂人物) 過去幾年邀來的講師遍及全球 — 包含美國、丹麥、以色列、英國、荷蘭、日本、比利時、南韓等國。同時,針對台灣大力推動的社區整合服務,精選國際標竿案例做深入探討,例如2015年率先邀請國際間備受矚目的荷蘭Buurtzorg創辦人Jos de Blok來台分享,讓這個模式廣為台灣社會熟知,並成為後來許多長照單位落地的榜樣。4年來規劃辦理多次工作坊,並且接受台中、新北市等地方政府委託,為一線實務工作者提供進階實作課程。 (銀享全球2016年舉辦英國Age UK和荷蘭Buurtzorg工作坊,參與學員會後持續交流。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銀享全球執行長蔡昕伶是推動這項業務的核心人物。畢業於北醫藥學系,赴美取得公共衛生政策與管理學位後,她一直在醫療公衛體系工作。在創辦銀享全球之前,她是美國德雷佛斯基金會亞太地區負責人,主要工作就是協助美國先進醫療組織進行知識移轉計畫,透過工作坊、論壇、高峰對話等形式導入關鍵知識並進行人才培育,協助中國、香港等地的醫療服務組織和大學快速學習並接收海外新知,也讓國際創新服務模式可以接軌在地需求,儘快找出落地的方式。 為什麼針對實務工作者提供國際工作坊是重要的學習機制? 「一線實務工作者往往在照顧現場中忙碌地穿梭,以國際標竿案例為核心內容的工作坊,企圖讓這群實作者跳出固有的思維和服務脈絡,藉由授課、案例探討、小組討論、角色扮演等多元設計,重新聚焦服務的核心,並讓學員有機會聽到來自不同單位其他夥伴的反思和學習。透過國際創新案例的引導,我們相信這群人落地實踐的能量,」蔡昕伶表示。 (銀享全球執行長蔡昕伶(中)在推動長照國際標竿案例導入台灣的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大家都同意照顧有其在地性和文化內涵,所以就算形式可以模仿,內容也還是要重新設計,執行的方式也會有不同。「 有些人說,請外國老師來是不是覺得『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我想說,其實國際講師和最佳案例帶給學員最珍貴的,是讓我們跳出熟悉的脈絡,用不同的視角反思己身工作,探討、思辨,從而深化服務價值。」 蔡昕伶指出,如今是地球村時代,請國際講師來台或出國參訪,都不是困難的事,「因此我們更強調這些國際經驗在台灣現況下,如何被理解與轉譯,如何將創新與可行的部分提煉出來,真正得以落實。否則國際案例的學習容易流於表面,要不就是被用『不符合台灣國情』一句話打回原點,要不就是落個『曲高和寡』的下場,這都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推薦閱讀:有沒有「量身訂做」的長照服務?) 國際案例是養分 讓有想法的人更快成長茁壯、走出自己的路 著重在培育有想法的實務工作者,因為她相信,本身已經想要改變的人,就像一顆掙扎向上的小樹苗,一旦給他適當的養分,自己就能成長茁壯,而這些來自國際先行者的案例與新知,就是養分,會讓有想法的人更快找到突破口,走出自己的路。 台中市推動長照不斷創新背後很重要的力量是副市長林依瑩,她自己就是多次走訪海外習得養分,並將此轉化成創新的契機。在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時推動的「All-in-One走動式照顧服務」,是她看到丹麥走動式居家照顧服務的心得;親自造訪荷蘭Buurtzorg習得以護理師為個管員所帶動的社區型整合照顧服務;到日本尾道市,看這個老年人口極高的日本城市如何將長者的存在發展成為重要的社區支持力量。有多年實務經驗的她,對這些國際案例不會只是「照本宣科」地模仿,而是透過這些實證案例,從源頭想著如何找到在地執行的可能與方法。 (林依瑩(前排右一)和銀享全球執行長蔡昕伶(左一)、個管員兼長照教練陳如珊一起到荷蘭Buurtzorg 見學,成為她推動長照創新的養分。圖片來源:陳如珊提供) (林依瑩(兩張圖的前排右一)和銀享全球執行長蔡昕伶、個管員兼長照教練陳如珊(前排中)一起到荷蘭Buurtzorg 見學,成為她推動長照創新的養分。圖片來源:陳如珊提供) 「照顧工作每天不斷地持續,工作辛苦卻沒有受到重視,甚至受到貶抑,有時候不免覺得士氣低落,但看到這些國外成功的案例,看到原來同樣是照顧工作,也可以有這麼正向的可能和產出,讓我很受啟發。當然,能夠有這麼多有熱情的人一起關注這個議題、一起參與並創造可能,也讓我覺得振奮,」一位多次參與銀享全球工作坊的學員說。 給照顧服務者力量 就是給我們自己力量 台灣以高速邁向超高齡社會,再過不到8年,台灣社會每5個人就有一位超過65歲。雖然在百歲世代,我們不應該用年齡的數字來定義長者,並因此論斷社會的整體照顧需求一定會大幅提升,但全球人口版圖往高齡化移動的重要趨勢,讓我們相信:面對長壽人生,不管是有良好社會福利的國家,還是像台灣這樣針對長照問題還在摸索前行者,每個人都無法自外於照顧的議題,與其期待別人來解決這個問題,不如自己投入。 我們每個人也終將成為照顧者的角色,不管是直接提供服務,或是在照顧的環節中成為一股支持的力量,「我們希望照顧的焦點,不僅僅落在被照顧者身上,也包括了照顧提供者,讓關懷照顧者成為全民運動。 透過不同計劃關注和進行實質培育長照人才,是我們的目標,不管是直接透過課程賦權一線實務工作者,或是家庭照顧者,甚至是透過各式宣廣讓社會大眾更了解照顧工作的價值和重要性,都需要持續的努力和更多的支持。 就如美國前總統夫人蘿莎琳.卡特所言:『世上只有4種人:曾經當過照顧者的人、正在擔任照顧者的人、即將成為照顧者的人和需要照顧的人。』給照顧服務者力量,就是給我們自己力量。」 更多創新照顧模式,敬請關注銀享全球官網 (本文作者為楊寧茵Deborah Yang是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曾任職台美的報紙、電視、網路等不同媒體,曾獲美國新加州傳媒(New California Media)年度最佳專題報導、最佳即時新聞報導和最佳多重優秀報導等榮譽;在矽谷高科技公司擔任全球公關和市場行銷主管多年。除銀享無國界外,還開設「第三人生」專欄,以全球為經、以本地為軸,探討並提供個人及社會如何以更積極正面的態度面對人生第三幕的總總可能和不同想像,鼓勵每個人自己的老年自己設計,活出幸福晚年。)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5 萬
遇見新高齡
【創新中的長照】Care, Carry, Change 照顧新3C
康健雜誌 x 銀享全球 「創新中的長照」專題系列報導 長照服務法於2017年6月通過,政府快馬加鞭期望能落實長照2.0,讓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都真實感受到改變。從2018年初推出「包裹式給付」,到7月1日最新的「長照喘息」新制上路。長照相關新制紛紛登場,《康健雜誌》與「銀享全球」合作,推出「創新中的長照」專題,讓大家了解有哪些新服務?將對民眾帶來哪些影響? 系列報導三:Care, Carry, Change 照顧新3C 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遇到「照顧」的課題,你真的了解照顧服務的專業嗎?「Care, Carry, Change」照顧新3C,照顧服務員親自說給你聽! 照顧服務員短講系列,由來自台中不同單位的優秀服務員,用自己樸實、真摯的語言,簡單日常的故事,讓我們看見「原來人的價值就體現在看似微不足道的每日生活中」。 「阿公,你做得到!」有時候,他們是阿公想要放棄復健時的陪練、教練和啦啦隊。 「阿妹仔,你來了喔!」有時候,他們是阿嬤孤苦黯淡生命中唯一的亮光。 「我們不孤單,因為我有你,你有我啊!」有時候,他們是支持阿公走在孤獨人生道路上僅存的希望。 「因為有我,他們的心,安了!」有時候,他們是阿公、阿嬤每日生活中最大的企盼。 (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很多人都以為他們做的是沒人要做的事情,因為這些事看似如此日常,準備餐點、打掃環境、把屎把尿;但是我們忘了,因為有他們照顧著家人,我們才能選擇不隨侍在父母身旁,繼續過自己的人生。 「為什麼要花4年時間唸書,然後去做這一行?」也許是因為捨不得,連他們的父母都反對他們做這樣的工作;但是做這一行對他們來說,不是因為沒有選擇而做的選擇,而是真心相信可以改變而做出的選擇。 「每天騎車在外面奔忙,風吹、日曬、雨淋,我也想過真的值得嗎?」在社會普遍的否定下,再強的信念也會有動搖的時候。 無論如何,他們還是每日依約前往服務對象的家中,陪他們復健、散步,為他們煮飯、洗澡,和他們聊天、說話,重複做著這些看似簡單的日常;他們在這看起來似乎微不足道的日常工作中,重新找到生而為人的尊嚴、價值與歡笑,不只是為自己,更是為他所服務的對象和圍繞在他們身邊的人。 從「照顧」(Care) 到互相扶持的夥伴(Carry) 他們為所有曾經在他們人生中駐足過的生命,帶來了真正的「改變」(Change) 他們,是照顧服務員 系列第一講:劉松銓「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 本文同步刊登於此,更多文章請看幸福長照in台中部落格 「銀  新時代,轉化服務價值,轉動人才活水」銀浪新創力國際週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創新中的長照】長照2.0新制上路 個案管理員成為靈魂人物 【創新中的長照】照顧生活館結合咖啡廳 「照咖」打造長照新樂園 盼80歲時不需被照顧  57歲陳淑蘭:我人生現在最重要的是「這2事」
人氣 1878
遇見新高齡
【創新中的長照】照顧生活館結合咖啡廳 「照咖」打造長照新樂園
康健雜誌 x 銀享全球 「創新中的長照」專題系列報導 長照服務法於2017年6月通過,政府快馬加鞭期望能落實長照2.0,讓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都真實感受到改變。從2018年初推出「包裹式給付」,到7月1日最新的「長照喘息」新制上路。長照相關新制紛紛登場,《康健雜誌》與「銀享全球」合作,推出「創新中的長照」專題,讓大家了解有哪些新服務?將對民眾帶來哪些影響? 系列報導二:照顧生活館結合咖啡廳 「照咖」打造長照新樂園 說到咖啡廳,你想到什麼?法國左岸的花神咖啡廳,因為沙特和西蒙波娃的愛情故事和存在主義,成為觀光客朝聖的景點,讓文青和咖啡店畫上等號;日本蔦屋書店結合書香和咖啡香的複合式空間,在這樣的環境下,無論是否喜愛閱讀,頓時覺得什麼書都讀得下去;或是歐洲小巧、只有站位的咖啡館,點一杯濃稠的expresso、暫時歇腳,喝完繼續旅途。 以往關於咖啡館的想像,大部分都是屬於年輕人、有文藝氣息,是個可高談闊論、自由書寫的空間。 現在咖啡館在台灣有了新面貌,不只是喝咖啡,也是社區鄰里共同照顧、生活的地方,它有個特別的名字,叫做「照顧生活館」。 (圖片來源:楊寧茵提供) 「照咖」猶如家中最溫暖的地方 由台中市首創的照顧生活館,結合咖啡館,提供一案到底、一站式的整合服務,開展出具生活感的創新長照模式。 為了讓照顧生活館更貼近年長者,以廚房的諧音「照咖」命名,台中市長林佳龍說:「家裡面最溫暖的空間是『灶腳』(台語,指廚房),提供美食,也是日常生活中,感受家庭溫暖最深刻的空間,有兒時幸福味道的回憶。」 打破過往對長照服務的刻板印象,如昏暗的機構環境、繁瑣的申請程序等,「照咖」的空間以文青風的溫暖色調為主,並採用「通用設計」,即便坐輪椅、拿拐杖,都可以舒服自在地走進來、坐下來。 民眾可以在此喝咖啡、看報紙、聊天,也可以諮詢照顧需求,了解如何申請各式長照服務。店裡的服務員、咖啡師,都是擁有證照的社工師、護理師或照服員等專業人員。 (圖片來源:楊寧茵提供) 多元樣貌 讓長照服務更親民 位於逢甲商圈巷弄裡的「有本生活坊」,是首間創新嘗試,創辦人為靜宜大學社工系老師紀金山,他笑稱自己是「行動社會學家」,希望透過社會設計,讓快速步入高齡社會的台灣,找到各種共好的可能。 「有本生活坊」在台中打開名號後,讓「照顧生活館」的概念受到矚目,出現越來越多充滿創意的「造咖」,包括青田食堂、靜思書軒、125度C照顧角落、童庭咖啡、福氣冰果室等。未來還有可能結合美髮、美甲等其它店家,吸引民眾上門,讓長照成為「看得到、找得到、用得到」的生活服務。 (圖片來源:楊寧茵提供) 增加年輕人投入長照服務的意願 除了服務年長者,「照咖」也在嘗試另一項社會翻轉。紀金山強調,透過照顧生活館的設立,讓許多人、尤其是年輕人,有更大的動力投入長照服務,「以往許多家長反對孩子投入長照服務,不過,在他們來到有本生活坊,體驗、認識我們的運作模式後,幾乎都會改變想法,像是今年靜宜社工系成績第一名的畢業生就選擇加入我們。」 對長輩溫暖體貼的同理心、打破框架的創新營運、創造年輕世代投入的潛力,「照顧生活館」不僅試著提供安老解方,也為台灣的長照服務產業開創新路。 本文同步刊登於此,更多文章請看幸福長照in台中部落格 「銀  新時代,轉化服務價值,轉動人才活水」銀浪新創力國際週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創新中的長照】長照2.0新制上路 個案管理員成為靈魂人物 阿公阿嬤一起High翻「萬聖趴」 擔心老病無人照顧?「時間銀行」共創互助合作的社會
人氣 4340
長照
【創新中的長照】長照2.0新制上路 個案管理員成為靈魂人物
康健雜誌 x 銀享全球 「創新中的長照」專題系列報導 長照服務法於2017年6月通過,政府快馬加鞭期望能落實長照2.0,讓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都真實感受到改變。從2018年初推出「包裹式給付」,到7月1日最新的「長照喘息」新制上路。長照相關新制紛紛登場,《康健雜誌》與「銀享全球」合作,推出「創新中的長照」專題,讓大家了解有哪些新服務?將對民眾帶來哪些影響? 系列報導一:長照2.0新制上路 個案管理員成為靈魂人物 雖然政府宣稱2017年為長照2.0推動元年,但是對許多人來說,真正讓長照2.0各項服務動起來的,其實是2018年初上路的「包裹式給付」新制。 過去照服員採時薪制,無論照顧對象輕度、中度或重度失能,全是時薪200元「均一價」;包裹式給付則類似健保論人計酬支付制度,依個案需要的服務,訂出給付與品質評估標準,只要達到品質要求,照服員即可獲得給付。 就讓我們從因應這個政策所產生的角色,也是長照2.0的靈魂人物──個案管理員談起。 讓被評估要一輩子坐輪椅的阿嬤「站起來」 獨居的寶玉阿嬤不小心被倒塌的家具壓到,躺在地上2天,才被發現緊急送醫,下肢有骨折、壞死的現象,所幸經過緊急處理與傷口護理,並無生命危險;然而阿嬤畢竟年紀大了,受傷嚴重又遭受驚嚇,醫師研判,往後她可能只能臥床,頂多靠輪椅代步。 這樣的病例並不少見,許多家屬和病人會默默接受事實,去買輪椅或請外籍看護協助照顧,成為那些由看護推著、群聚在廟口或公園、看著天空發呆的一員...然後因為身體缺乏運動,肌肉流失快速,真的就只能長期臥床,需要24小時照顧,甚至插管。 過去,幾乎不會有人質疑這樣的故事發展,以為人老了都會走到這一步;但是台灣有越來越多人不相信人老了必然如此,陳如珊就是個例子。 台中市樂齡居家服務機構的個案管理員陳如珊,透過台中市推動的「陪出院計畫」,接手寶玉阿嬤的案子,開始思考阿嬤回家以後,要如何重新開始生活,她將照顧計畫目標設定為「可以站起來走路、恢復獨立自主的生活」。 推薦閱讀:(本文還沒結束,後面還有喔) 陪伴病人,剛見面時為什麼不能問候「你好嗎」? 全面掌握問題、連結多方資源 陳如珊發現,寶玉阿嬤除了下肢損傷問題,也需要營養攝取、個人清潔與排泄、肢體活動功能障礙、預防不動症候群合併症等照顧,以及用藥、特殊照護、認知功能缺損、安全維護等;此外,還有文書和家務協助、交通接送陪同外出(看診)、增加社會參與。 她從最核心的傷口護理著手,順便處理阿嬤的灰指甲,並安排就醫的交通接送,藥師到府標示、排放藥品及教導正確用藥。 讓阿嬤站起來行動的「復能計畫」分3階段進行: 1.初期因為還有傷口,復健師主要指導上肢關節運動、日常生活正確姿勢與技巧、轉位技巧及注意事項、居家無障礙環境評估改善及建議等。 2.中期開始教導正確坐姿、站姿及平衡訓練、下肢承重功能訓練。 3.後期練習使用助行器走路。 從醫院到社區、從專業人員到家人鄰居、從生理需求到心理支持,連結不同資源,一步步建構、執行照顧計畫,因此阿嬤出院17天之後,就可以在有人陪同的情況下,走路到市場買菜,重拾自己最喜歡做的事。 (圖片來源:陳如珊提供) 「這不是少數案例,只是我們以往的照顧思維並非以自立支援為目標,所以無法做出這樣的結果。」從事老人服務出身的台中市副市長林依瑩說,「要翻轉照顧現況,先要翻轉照顧提供者的思維;醫療和長照要無縫銜接,擁有可以掌控全局、完全了解個案狀況的個管員,十分重要。」 單一服務窗口和照顧夥伴 以往政府的長照服務最為人詬病的是對「使用者」太不友善,因為要病人回家後才可以申請,所以從評估到服務到位的時間拉得很長;然而醫療和長照服務的斷裂點大多發生在剛出院時,這段時間原本是黃金復健期,但是長照服務無法及時銜接,出現照顧空窗期,許多病人可能因此再次入院。 如何無縫接軌、有效提供「出院到家」的照顧服務,成為改善長照服務的關鍵。「長照2.0服務要讓民眾有感,最快速的方法是化繁為簡,提供單一服務窗口,也就是個管員。」林依瑩指出。 效法荷蘭照顧機構模式 2016年6月,陳如珊任職於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曾與時任該會執行長的林依瑩,到荷蘭鄰里照顧機構「博祖克」(Buurtzorg)實地見學。 博祖克的鄰里照顧模式,以居家護理師做為個案管理員,由10~12人的小團隊以在地為基礎,進行評估到提供服務的工作。 照顧概念強調以人為本,提供洋蔥式的整合服務:以客戶為中心,從周圍發展出一層層正式(醫療、社福等)與非正式(家人、親友、鄰居)資源,目標為讓他可以恢復到住院前的生活自理能力,以及社交和生活支持網路。 (博祖克洋蔥模型圖。圖片來源:銀享全球提供) 林依瑩擔任台中市副市長後,參考博祖克的照顧經驗,於2017年9月開辦「陪出院服務」,在出院前即由專業團隊介入,依民眾需求提供跨領域、全方位且連續性的照顧服務,減少照顧者的困擾及不安。 透過社會企業「銀享全球」推動,博祖克模式也開始在台灣發酵。新北市衛生局副局長高淑貞指出,新北市的「連攜服務」就是參考博祖克以居家護理師為個案管理員的方式,再串連各項既有服務,讓客戶可以享有不間斷的完整照顧,如同影片中的鍾奶奶和家人,「我們翻轉了她們的生命歷程,這才是照顧的終極目標。」 本文同步刊登於此,更多文章請看幸福長照in台中部落格 「銀  新時代,轉化服務價值,轉動人才活水」銀浪新創力國際週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脆弱不會是女人的名字」  昔日百貨櫃姐化身照服員 「老老相伴」 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新選擇 緩和安寧病人返家照護5要點 讓「回家」不再是遙想
人氣 1.6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失智
失智症照護之路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