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淑媞

前國民健康署署長、國際健康促進暨教育聯盟執委會委員
保健
小朋友胖,到底要不要減肥?
近日出版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所刊登出的丹麥長期追蹤研究顯示,7歲時體重過重,未來(30-60歲)得糖尿病的風險會增加;體重過重持續到越成年,糖尿病風險越高。 好消息是,若能在13歲(青春期)之前回到正常,且之後不再變胖,則糖尿病風險可以完全恢復到與體重正常的小朋友一樣。 但是,若7歲時是「肥胖」,那麼即使未來體重回到正常,還是會有殘餘風險,也就是不完全可逆。 然而,13歲(青春期)或17-26歲(青年)時體重過重,糖尿病風險就無法完全回復了,即使以後體重正常,還是有殘餘風險,而且越到成年的體重,對30-60歲的糖尿病風險預測性越高。 所以: 1.學齡前小朋友只要體重超過正常,就要注意了! 2.要避免小朋友重到肥胖的程度; 3.小學期間(13歲青春期之前),是以體重控制來「預防」未來糖尿病的黃金時機! 4.青春期以後超重的人,雖然糖尿病風險已無法完全降到跟沒有胖過的人一樣,但降體重還是會降低糖尿病風險。所以65歲以下,不論幾歲,都要注意控制體重。 此外,這篇研究還發現,即使是同樣的體重狀態,智商分數高、以及教育程度高的人,糖尿病風險都比較低。原因恐怕很複雜,這種健康不平等現象是普遍存在的。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喝水也會胖?可能是這些疾病導致
人氣 1.2 萬
運動新知
研究:在空氣污染區運動,恐影響健康
全球第一個驗證空污對呼吸道與心血管健康危害的隨機分派交叉試驗結果,兩週前於刺胳針醫學期刊線上登出。三組受試者(缺血性心臟病人、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人、健康志願者) 分別在倫敦市區要道(高空氣污染)與海德公園(空氣良好) 步行兩小時,發現: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人在高空氣污染地區走兩小時,咳嗽、有痰、上氣不接下氣、哮鳴等症狀明顯變多。其他人症狀較無明顯變化。 三種人在空氣良好地區步行兩小時,都出現肺活量與脈搏改善,且持續到26小時。 但,這種好處,在步行於高污染街道時消失。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人在高空氣污染地區步行,出現呼吸道阻塞與脈搏負向變化,並與某些空氣汙染粒子濃度相關;健康志願者在高空氣污染地區步行也出現脈搏負向變化,並與某些空氣汙染粒子濃度相關。至於缺血性心臟病人似乎因其用藥而使此負向表現不明顯。 因此,要獲得運動的即時好處,可能要挑低污染區域或時段進行比較好。但本研究未探討運動的長期好處是否也會受空污影響。 (圖片取自邱淑媞臉書)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年輕馬拉松跑者為何會猝死? 早上、還是晚上到戶外運動可以吸到比較多氧氣? 康健身體百科!重要知識完整收納>>
人氣 8335
迷思破解
新版世界醫師誓詞—醫師須照顧好自己健康
世界醫學會新版醫師誓詞於10月14日在芝加哥獲2017年會員大會通過。雖說是10年一次的例行更新,但此次改變幅度不小。除文字酌修以外,主要的變動如下。 首先,在醫病關係上,增列了「我將尊重病人的自主權與尊嚴」文字,並將此段以及原有與病人權益有關的所有敘述,都移到誓詞最前面,彰顯對病人權益的尊重。世界醫學會認為這是本次更新中最重要的變動。 但,我認為真正突破性的變動,則是在誓詞後段,增加了「我將注意自己的身心健康與能力,以提供最高標準的照護」。這是全新的項目。世界醫學會指出,這是回應各地會員所提的建議,不僅透露現代醫師工作過荷、壓力過重的執業環境,也考量醫師身心健康關係到照護品質及病人權益,因此,世界醫學會繼2015年發表對醫師身心健康的立場聲明之後,現在進一步把它寫入醫師誓詞。現在起,醫師須照顧好自己的健康,成為專業倫理的一環,不再只是私領域的事;而同時,各國醫學會、醫療職場與醫學教育,必須共同促進其實現。 在醫界內部的關係上,過去醫界傳統是「尊師重道」,而從最古老的希波克拉底斯誓詞以來,在誓詞中都敘明這樣的義務,並視同儕如兄弟姐妹,此次新版誓詞加入了學生,並濃縮成「我將給予我的老師、同儕與學生應有的尊敬與感謝」,或許可視為醫界從師徒制、父權式的關係,邁向更開明、平等互敬。 其他變動包括:對於遵行醫學與專業倫理規範,酌增文字予以強化--「我將本於良心與尊嚴『以及遵行良好醫療規範』,來執行我的專業」(雙引號代表新增的文字)。同時,把分享醫學知識以增進病人利益與醫療進步,亦納入醫師職責的一環。 另一有趣的變動是,醫師誓詞雖然是以希波克拉底斯誓詞為基礎所寫,而且一向被稱為醫師誓詞,但官方文件的正式名稱一向都是「世界醫學會日內瓦宣言」,但此次已將「醫師誓詞」(The Physician’s Pledge)這幾字正式納入宣言、作為子標題,使它不再只是別稱了。 世界醫學會曾在2015發表醫師身心健康立場聲明,指出雖然醫師大致比一般人擁有較佳的健康習慣,但在職業發展的不同階段,仍有其壓力與職業傷害,有時還可能因不願在同儕間洩露隱私或不願扮演病人角色,而耽誤就醫。醫師不僅和所有人一樣應該重視健康,更重要的是,重視健康的醫師,也比較會鼓勵病人增進健康,因此,提昇醫師健康,對病人與社會有正面意義。 世界醫學會建議醫療職場應執行醫師(與醫療人員)健康計畫,提供預防、健康管理、篩檢與適當的就醫協助,並提供有利於醫療人員健康的環境,包括提供健康飲食的選擇、運動、營養諮詢與戒菸支持、心理健康促進、避免過勞、鼓勵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等。對於酒精或藥物濫用的醫師,建議給予隱私上有保障的完善治療,並協助重返執業。醫療職場應重視安全、團隊合作,防範各種暴力及性騷擾。各國醫學會應認知其提昇醫師健康教育的職責,與醫學院及醫療職場密切合作,改善醫師健康及進行相關研究。 臺灣近十多年來積極推動健康促進醫院與醫療職場健康促進,各地醫師公會亦有舉辦各種運動與休閒聯誼,醫政管理上更是非常重視醫療職場暴力問題,然而,在醫學教育上,既未積極重視預防醫學,更未認知到「醫師健康」應與醫學人文一樣納入醫學教育之中。隨著世界醫師誓詞的更新,臺灣醫學教育有必要趕上腳步!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醫師的健康是病人的幸福
人氣 3279
藥物知識
阿斯匹靈可以預防大腸癌?!
很多人沒聽過─阿斯匹靈可以預防大腸癌? 去年四月,美國預防醫學委員會提出正式報告,建議某些人使用阿斯匹靈預防心血管疾病及大腸癌;不過,並不是人人適用,也還不建議單獨為了預防大腸癌而服用,而是將其納入心血管疾病預防的效益中。 其實,阿斯匹靈以及其他非類固醇類的抗發炎藥物(NSAID),對於大腸癌及大腸瘜肉可能具預防效果,並不是新聞。早在1991年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已登出長期服用低劑量阿斯匹靈的人其大腸癌死亡率較低的分析。多年來,在眾多世代追蹤與病例對照研究之後,臨床試驗成果也陸續發表。系統性回顧及綜合分析發現,長期規律服用阿斯匹靈(每日75毫克以上),除可以降低心肌梗塞及中風發生率、降低大腸腺瘤(瘜肉)發生率,亦降低大腸癌發生率與死亡率,但服用時間必須達5-10年以上,效果才較明顯。其機轉可能包括COX抑制路徑與其他路徑的作用。 除了阿斯匹靈,其他非類固醇抗發炎藥物、女性荷爾蒙補充療法亦被發現會預防大腸癌;但,其他非類固醇抗發炎藥物不具備阿斯匹靈的心血管保護作用,副作用評估資料也不若阿斯匹靈齊全。此外,鈣及維他命D、葉酸、鎂等,似亦有保護效果,尚在研究中。不過,目前尚無單獨為了預防大腸癌而建議長期使用哪一種藥物;只能說,有使用這些藥物的人,似乎獲得了額外的好處。除了預防大腸癌,國際也在研究對其他癌症(例如乳癌等)的保護作用。 誰可以考慮預防性用藥? 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或適合長期服用阿斯匹靈來預防心血管疾病及大腸癌。50歲以上民眾、有三高(糖尿病、高血脂、高血壓)病史、有吸菸等狀況,可經由醫師詳細評估病史與風險來決定。依美國預防醫學委員會建議: ■50-59歲、未來10年心血管疾病風險高於10%、預期壽命超過10年、本身不是出血高危險群、並願意服用10年以上者,列為建議對象; ■而60-69歲、未來10年心血管疾病風險大於10%的人,則視個別狀況決定,不做通案建議--若健康狀況不錯、可望再活10年以上,且個人有意願、個人對於益處的評價高於壞處,那也可以選擇開始長期服用。 ■至於50歲以下及70歲以上者,並不建議。 阿斯匹靈最重要的副作用是增加出血(尤其是消化道及腦部出血)風險,因此,只有能從藥物獲得利大於弊的淨效益的人,才考慮使用。服用劑量與方式可以採每日75-100毫克,或每隔日100-325毫克;美國最常見的處方劑量是每日81毫克。 誰不適合預防性用藥? ■若本身屬於「出血」的高危險群,不建議用藥預防;這包括:有消化道潰瘍相關病史、有出血傾向、有肝腎疾病、血小板低下;或高齡、高血壓未能妥善控制等。 ■若不是"心血管高危險群"(未來10年心血管疾病風險高於10%),則不論任何年齡,都不建議長期服用。 ■由於效果要5-10年以上才較為明顯,因此,擔心出血的、或無法服用超過10年的人,也不適合。 ■50歲以下及70歲以上者,亦不建議。 良好生活習慣+定期篩檢,不敗良方 不論是否用藥,最安全且效益最全面的預防,仍是良好生活習慣與定期篩檢。 英國估計,良好生活習慣可以預防約40%的大腸癌。重點包括:少吃加工肉品與紅肉、遠離菸酒(後者常被忽視)、多攝取蔬果與高鈣食物(包括乳製品)、充足運動、適當日曬、避免肥胖與糖尿病。 同時,大腸癌篩檢更是不可少的防線,50-74歲所有民眾應至少每兩年做一次糞便潛血檢查,政府有補助;或每10年做一次大腸鏡檢查。大腸癌篩檢連瘜肉都有機會檢出及治療,大大降低癌症威脅,是不敗良方。 <本文作者為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顧問醫師、前國民健康署署長、國際健康促進暨教育聯盟執委會委員>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2 萬
心臟疾病
年輕男性為何在激烈運動後猝死?
  更新時間:2019/11/28 年輕男性在激烈運動後突然倒下,檢查發現心臟驟停,而過去身體健康,就如同這次高以翔的案例,總是引起社會譁然,各種猜測也隨之起舞,莫衷一是。例如: 天氣 ? 過勞? 心肌梗塞? 太激烈? 太勉強?等等,事實上都沒有切中問題核心。 固然,個別案例的最終確切原因,有賴詳盡的醫學檢驗,甚至病理解剖,不過,我們可以看看過去的研究有什麼發現。 過去國內外典型案例是出現在馬拉松場上: 年輕男性跑者在抵達終點前後 突然倒下,急救無效。共通性有:  年輕,通常在40歲以下,而且過去健康良好 男性居多 通常發生在抵達終點前後 通常救不回來 2012年,醫學類排名第一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曾刊登一份針對全美2000~2010年間全馬或半馬賽事死亡者的分析研究,總數1,090萬名跑者當中,有59位發生突發性心跳停止(總體發生率僅大約20萬分之1),其中有42人死亡(致死率7成)。這些事件平均年齡42歲,有86%(51位)是男性 ,發生率是女性5.6倍。 3成的存活者,與兩大因素有關: 一是現場有施行心肺復甦術;二是類型,缺血性心臟病的心跳猝停者,超過一半存活,而 「肥厚型心肌病變」者,無一人救回。肥厚型心肌病變,佔所有心跳猝停的一半、佔所有死亡的三分之二,而且,這些死者年齡都在45歲以下。 研究證實了過去的瞭解 ,也推翻了錯誤的猜測:造成 「年輕」跑者猝死的頭號原因,並不是一般人以為的心肌梗塞或缺血性心臟病,而是肥厚型心肌病變;而且,這些病人雖然較年輕(甚至僅20多歲或30多歲),卻反而比年紀大、有心臟病史的人,更難救回(極少有救得回來的)。 肥厚型心肌病變,是基因缺陷造成心臟肌肉局部性的肥厚,患者不一定有症狀。那要如何事先知道或預防呢? 一是可透過心臟超音波加以診斷;另,若是有家族史,則有基因檢測可以做。依據《新英格蘭醫學期刊》2018年登出的綜合整理報告,若具備猝死的重大危險因子(例如一等親有心因性猝死、曾不明原因昏厥、左心室壁達3公分以上等),可放植入性心臟去顫器,具保護效果。 但,許多猝死者並不具備重大危險因子。此外,跑者是否一律要先做心臟超音波,來預防這類猝死?國際尚無定論。有疑慮、很擔心的人,是可以去自費做個檢查,目的是: 瞭解自己並不是這類病人,在看到這類特殊案例時,不必過度恐慌到連一般人都不敢去跑步。至於若發現有這個疾病,那就應該找心臟科醫師好好評估討論了! (本文作者為健康永續教育基金會創辦人、衛福部國健署前署長邱淑媞)
人氣 1.5 萬
其他疾病
無子宮的烙印──還要讓多少「小嫻」們被剝奪生育的權利
在少子化、許多人不想生的時代,卻也有一群渴望生、卻被法令阻絕於科技門外的小嫻們,承受著不能說的煎熬。 生育,需要精子與卵子結合、加上有適當的孕育環境(子宮)。不論是精子、卵子或子宮出現問題,都已有相對應的人工生殖技術加以治療,包括使用他人捐贈的精子或卵子或是透過第三人的子宮代為孕育。這些技術在全球幫助許多夫妻圓了為人父母的願望,現代老公們也不再有仿效古代續弦或找小三來代生代孕的藉口了。那,還有什麼問題? 小嫻的情況,先天無子宮,發生率大約每4千到1萬名女性中有一人(推估全國約有1100-2800名患者)。此外,也有一些女性因不明原因或後天問題,導致子宮無法正常孕育胚胎。治療上,要將夫妻精卵以人工方式在體外結合後,胚胎植入其他女性子宮,代為孕育,稱為代孕。不同於精卵捐贈已經合法,代孕在1996年研擬人工生殖法時,即遭婦權人士反對;於是,人工生殖法第二條明訂:接受人工生殖之夫及妻,其妻必須能以其子宮孕育生產胎兒;也就是將缺乏子宮或子宮無法孕育的婦女及其配偶,明文排除在"人工生殖法"適用範圍外。這些女性成了人工生殖的化外之民,無子宮成為女性最不能啟齒的污名與疾病烙印。 反對的理由,包括擔心親子關係混淆及糾紛、子宮工具化、女性未必要生育、以及何不領養等。但是,在一個民主社會,僅需要幾個人的疑慮和反對,就足以禁止人民的生育大事嗎? 有人擔心,代孕生殖涉及九個多月懷胎過程,會不會產生糾紛,例如:孕母與寶寶產生感情、女性是否會為了金錢或親情壓力而代孕…等等。但,從反對至今已20多年,國際經驗已證實,不論是採互助或商業模式,若有契約或法令作為配套,則原先想像的疑慮極少發生,而胎兒福祉、孕母權利,也可以做到合理保障,大多數孕母感受到助人成就幸福,兒童成長狀況甚至比一般兒童好,原因是懷孕、生育經過期望、規劃以及嚴謹的評估與過濾機制,比起許多自然狀況下的非預期懷孕,更加成熟而負責任。因此,許可代孕的國家很多,且持續在施行代孕。這麼多國家能做出配套,何以中華民國不能? 至於,說懷孕是把子宮當生育工具,言過矣!眾多有小孩的男士們,難道也是把老婆當成什麼工具嗎?孕育小孩本是美事,不予提倡、支持,反而濫加污名,是想把臺灣變成怎樣呢? 也有人說:不能生,領養就好了!領養固然很好、應該提倡,但,再好,也不至於要反對別人生育吧?實在不宜相提並論。 在民意上,臺灣自2004年至今,已經進行了兩次公民會議、三次全國民調,每一次,民眾都是支持多於反對。最後一次(2015年底)民調的題目,還是經由婦權大老們所修改、核可過的。但,一次又一次,婦權人士不肯承認調查結果。 想想還有多少「小嫻」們被剝奪了生育的權利。一對夫妻,有多少個20年可以等?有什麼理由要無辜的婦女及家庭一直犧牲下去?我們,能不能用「心」,傾聽她們,高抬貴手,讓她們,以及願意幫助她們的人,成全一個生育的渴望吧! <本文作者為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顧問醫師、前國民健康署署長、國際健康促進暨教育聯盟執委會委員>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4 萬
迷思破解
醫學期刊也反川普?
《刺胳針醫學期刊》(Lancet)主編Richard Horton(霍登)在日期撰寫的社論,標題是「川普總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公衛界對川普公開表態,為哪樁? 美國大選揭曉一周後,適逢歐洲公衛年會在維也納展開;刺胳針醫學期刊緊急舉辦了一個「美國總統大選結果與歐洲及全球的公共衛生」論壇,場子爆滿。現場除了幾位歐洲公衛界領導人士,也包括來自澳洲的世界公衛聯盟理事長Michael Moore. 霍登主編問全球公衛領袖,要不要、能不能在川普就職前,提出一份對美國衛生前景的公開建議,來避免可能的浩劫。 公衛界的憂慮既來自於川普在大選期間的言論及主張,更來自於他的基本立場,嚴重衝撞到幾項國際核心價值。 首先,是全球正積極推動的全民健康(醫療)覆蓋行動(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美國是已開發國家中醫療保障覆蓋率最低的;歐巴馬醫改方案增加了2,000萬人納入醫療保險,使無醫療保險人口從16%降至9%。然而,保險公司大漲保費、川普痛批醫改是一場騙局、大災難,聲稱如果勝選,就任第一天就要將它廢止。對此,本身是美國人的牛津大學健康經濟學家David Stuckler,他是《失控的撙節》一書作者,曾分析歐洲經濟衰退時,部份國家緊縮社福保護傘,導致自殺死亡率上升的慘痛殷鑑,在會場疾呼:「現在,我們都是美國人了(意謂與美國人民的健康同陣線)!」尤其川普在與歐巴馬會面後出現小迴轉、稱可能保留部份條文,使專家們覺得尚有可為,得趕快勸他懸崖勒馬! 另一個令全球剉著等的,是川普還聲稱氣候變遷是中國的陰謀,當選就要撤回對巴黎氣候協定的簽署、停止贊助氣候變遷計畫,這使得才剛過生效門檻的全球減碳行動蒙上一層陰影、險阻重重。近年世界衛生組織大力倡議氣候變遷對健康(尤其是非傳染病)的重大影響,巴黎協定被視為「21世紀最偉大的全球健康契機」,刺胳針醫學期刊過去不僅發表氣候專題系列,還將在2017年發行新的期刊—《刺胳針地球與健康期刊》,積極倡議及支持全球行動。川普反減碳立場,令公衛界跳腳! 此外,川普反墮胎、主張嚴懲執行人工流產的醫師,也引發妨礙女性身體自主與性健康的疑慮;川普支持使用槍枝、歧視有色人種、提出種種激進的排他主張,都牴觸公衛界反暴力、人權平等的基本價值,歐洲公衛界甚至憂心川普「美國第一」的外交立場,會連北大西洋公約的共同防禦協定都不認帳,但若沒有和平,又何來健康?而沒有了美國的國際衛生又將會是如何?也令人悲觀。 眾人決定,由歐洲公衛學會與世界公衛聯盟共同撰寫保護美國與全球健康發展的政治建議,並將由《刺胳針醫學期刊》登出。 知識份子的沉默與臣服,往往是社會崩壞的幫兇。大眾健康人權的提升,有賴公權力的有效行使;健康決策,是政治決策,而不只是庶務性的衛生計畫或醫療服務,更不能紙上談兵。國際公衛界勇於有所立場、有所表態、強力捍衛,無疑是給大家上了一堂寶貴的民主課。 <本文作者為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顧問醫師、前國民健康署署長、國際健康促進暨教育聯盟執委會委員>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067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身心症
每次復發都是不可逆的傷害!精神醫療助患者回歸「有意義的生活」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