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

一個堅持「做人家不要做的,不願做的,做不來的」愛心團體,近30年來秉持史懷哲遠赴非洲的醫療拓荒精神,回應時代訊號,深入發現力有未逮的醫療缺失以及病人們的需要,及時提供醫療教育服務。
治療歷程與心得
生重病的孩子提出這問題 如何回答?
台灣安寧療護自1990年發展至今,已延伸出長者安寧療護、急重症安寧療護、和兒童安寧療護等分門專科的體系。筆者最近有幸跟一群長年在兒科的臨床工作者,一同討論兒童安寧常碰到的議題,他們提出了一個重病孩子常見的提問:「我還能活多久?」 深感這問題至關重大,卻無奈不知如何回覆才好,筆者整理心得如下: 當孩子問「我還能活多久?」時…… 1.認真看待孩子的提問 其實,聽到孩子提出這個問題,每位並肩作戰的醫師、護理師或家人都會心裡一驚,揪心的感覺迎面襲來,似乎快被巨浪所淹沒。 我覺得,孩子能鼓起勇氣提問,就是他已經準備好,想知道真實的答案。因為答案不同,這孩子可能對目前的治療方向或生活方式有不同的想法。大家都知道,久病的孩子其實內心比一般同齡孩童更成熟,畢竟他們比其他孩子更早經歷疾病和別離、痛苦和失落。所以,我覺得最好是很慎重地、真誠地看待這個問題,不要想打發他或轉移話題,這代表對孩子的重視與尊重。 2.真誠面對、分享自己對分離與死亡的感受 我們難以面對這樣的問題,往往是因為我們自己也沒準備好面對死亡的到來。此時我們可先就自己真實的感受真誠回覆:「聽到你這樣問,其實我的心裡也好沉重,好不想面對這個問題啊!」然後試著了解狀況:「如果可以,能否告訴我,你為什麼會想問這個問題呢?」或者「若是可以選擇,你期待聽到怎樣的答案呢?」我相信大多數會問這個問題的孩子,其實知道自己的病況已經不樂觀,不管這孩子希望能繼續奮鬥活下去,或覺得現在這樣已經夠了、可以了,我相信孩子都希望聽到實話。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3.與孩童父母溝通,真誠、簡單清楚且帶有同理心的回覆 常常會聽到孩子的父母或家人說:「我們不能跟孩子說實話,這樣他就會失去希望和活下去的勇氣。」但我認為或許正好相反。 生命之所以可貴,就是因為它有結束,所以我們才會想要把握時間,好好珍惜。就像病童因為常住在醫院,所以往往很渴望能上學,珍惜能和同學一起讀書、好友一起玩耍的時光。 當然,孩子若聽到不好的消息,一定會有一些心情,可能會難過、會生氣、會沮喪。但是試想,若是孩子被蒙在鼓裡,然後當他知道自己狀況不好時,已經什麼都來不及做、或沒力氣做時,那麼他不只會難過,更會生氣、難以原諒父母或醫護人員,最後懷抱著遺憾離去。 和孩子的父母溝通,得到他們的允許與理解後,我會老實地說: 「說實話,你的狀況並不樂觀。若是可以,我也希望能看到你健康地出院、長大,這是我最希望的事。但是目前看來暫時並沒有辦法出院,也沒有藥物可以治好你的疾病。就目前疾病的進展看來,大約有以月計的時間,當然我們會儘量幫你減少身體上的不舒服,也努力讓你活久一點,你覺得好嗎?還是你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4.讓孩子參與安排對現下生活與治療的規劃 有時對重病者而言,比死亡更可怕的,是那個「未知」。 要是孩子知道生命大約還有多少時間,就可以依據自己在乎的人、事、物優先順序,修改現在生活的方式,或是對醫療有不同的想法,也有機會對自己的生命做一些回顧與整理,告訴父母自己有多愛他們,對身邊的人表達感謝,或是歉意。(推薦閱讀:誰來關心重症病童?-兒童安寧療護│台灣現況) 5.陪伴孩童父母與手足,協助抒發心情與感受 有的時候,更重要的是協助病童的父母親。 父母期待孩子健康快樂的長大,面對孩子的重病,甚至可能離開,往往身陷不甘、恐懼,或是對老天爺感到憤怒,更可能承受著家中長輩的不諒解(覺得母親沒照顧好孩子)。承認孩子可能會離開他們身邊,好像是壓垮他們那僅存微弱希望的最後一根稻草。 拒絕承認這個事實、對孩子絕口不提,有時也是父母期待奇蹟、抱持著一點點盼望堅強活下去的救命丸。如何聆聽父母的傷心、難過與不甘,接納他們多麼想讓孩子活下去的心情也很重要。不強迫父母放手讓孩子離開,而是同理他們執著的背後,那份對孩子的愛與羈絆。 關心重病的孩子時,其實要關照整個家庭,尤其是重病孩子的父母和手足。對父母而言更是,孩子本來是上天給他們的禮物和希望。讓孩子知道「生病不是他的錯」、「讓父母辛苦不是他們害的」是很重要的。不然孩子會背負著很重的罪惡感和愧疚感,總覺得把家裡的經濟拖垮,讓父母操心勞累。手足們感到不公平或是被忽略,缺乏關注,也是常有的問題。(推薦閱讀:沈青青:失去孩子的哀慟,我知道!)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6.成為孩子生命中的小動物夥伴 我們常常期待孩子的生活快快樂樂、無憂無慮,像是童話故事般過著幸福和快樂的日子,所以我們難以啟齒和孩子分享關於生病、痛苦和死亡,彷彿讓這些狀況來到孩子的生命當中,就是我們的失職。 然而我們卻忘了,在童話故事中,即使是主人公們也往往有許多人生關卡要過。灰姑娘從小失去母親,被後母和繼姊妹霸凌,如何能在小動物朋友的陪伴下,在辛苦工作時苦中作樂,仍存善良之心;小飛象如何在先天與眾不同的外貌遭嘲笑時,能因為有小老鼠的支持,找到自信,重新活出自己!孩子的生命也會有挑戰、有悲傷,這是無法避免的事實;如何成為他們患難或受苦時,聆聽他們、支持他們的小動物夥伴一般的存在,或許也是我們身為大人可以成為的模樣。 (本文作者為天主教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全人關懷師陳怡如)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9 萬
善終
預立醫療決定 幫助我們盡人事聽天命
《病人自主權利法》在2019年1月6日正式實施上路。這個法案的實施,比起之前的《安寧緩和條例》,除了照顧到末期病人,更擴及處於不可逆轉之昏迷、永久植物人狀態、極重度失智,和政府公告的其他重症。 這部法案,讓我們可以在還未生病時,就能開始思考:當我面臨這些情境時,什麼是我所想要的、什麼是我不願意接受的醫療措施。也就是讓我們在成為病人的時候,可以有醫療自主權,並且保障我們善終的權益,和促進醫病關係和諧。 筆者的工作是末期病人的靈性陪伴和家屬的哀傷撫慰。有太多的時候,末期病人的痛苦並不只是面對死亡的恐懼,更常見的是那漫漫無期瀕死的等待,不知道終點何時將至、害怕拖磨,與帶給家人的重擔。 除了病人憂心,家屬也面臨天人交戰,掙扎與搖擺的心情,不知道已經昏迷或重度失智的家人,該順應天命、順其自然,還是該和疾病抗爭到底,爭取陪伴家人活著的機會,就算多一分一秒也好。 當做抉擇的重擔壓到家屬身上時,常常讓家屬喘不過氣,怎麼選擇都不對。更可怕的是,不同意見的家屬引發家庭紛爭,甚至大打出手,還得讓病人拖著殘弱的病體、拉著點滴架勸和,天倫變調的案例屢見不鮮。 有些家屬的痛苦並不會隨著病人離世而終止,失親的哀傷還會伴隨強烈的自責與罪惡感。選擇拔管讓病人減少痛苦離開的家屬,自責沒有讓父親多活久一點,覺得自己是冷酷的劊子手;選擇拚盡全力搶救的,自責讓母親身體多受了那麼多的折磨,最後母親還是離開了,早知道就讓媽媽少受點苦。似乎沒有一種選擇,能讓家屬沒有遺憾。(推薦閱讀:因為愛,直視死亡的母親:我拿聽診器聽他的心跳,直到最後一聲......)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筆者常常在想,若在我們仍然健康或意識清楚時,就和身邊親密的家人,詳細清楚溝通過我們的想法,甚至預先選擇好當自己意識不清時全權做主的醫療代理人,那麼面對重病和死亡的重大關頭,也許就能讓我們減少些不必要受的苦,避免遺留未盡的遺憾與自責給我們所愛的人。 但在我們準備簽署預立醫療決定,和家人與醫療團隊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之前,先去了解我們自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面對疾病和死亡,知道自己害怕什麼、不希望面對什麼?又會想要為了什麼爭取多一點時間,是很重要的。 對有的人來說,生命在好不在長,若是時間到了,其實最怕的是身體受痛苦折磨;老了不中用了,最好就心臟病發就走,時間到了就順應天命吧!但是,我記得我們的百歲人瑞賴甘霖神父曾說過,他還想要好好活著,認識現在的這個世界,認識這個世代的年輕人,生命還有好多美好的事物等著他去探索。 面對重症,每個人害怕的也不同,有的人最怕不能走動,臥病在床,世界就縮小到一張小小長方形的床上;有的人害怕的是失去尊嚴,大小便失禁,需要別人把屎把尿;有的人最害怕的是忘了自己是誰,忘了親愛的家人等等的失去了認知能力。 其實,先想想自己面對死亡和疾病害怕的是什麼,不只是為了讓我們能善終,也幫助我們能夠「善生」。因為這也讓我們知道自己最在乎的是什麼,是我的家人,和陪伴我所愛的人,還是我的信仰?抑或是能自在地做自己,能自由走動和飲食?或是能工作、對這社會有貢獻?還是繼續追尋自己生命的意義。(推薦閱讀:面對死亡,見證生命的美好) 回到自己的內心,探問自己內心的渴望與需求,找到自己生命的核心價值;然後不用等待生命的最後一刻,現在就盡可能地活出生命的意義:對身邊重要的人表達愛意,珍惜能相遇的每個精心時刻。感謝上天現在的我還能工作、對家庭社會有貢獻。也珍惜自己有健康的身體,可以享受美食和到處遊歷。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生命是上蒼的賞賜,在新生的生命中,我們看見生命的美好與驚奇。但從出生到死亡的過程中,就是看我們如何活出生命獨一無二的光采,最終完成任務,優雅地回到天家。縱然生命中的一切均是上天賞賜、上天收回,但上天賞賜的能力與天賦,在活著的時候如何善盡其用,卻是我們的責任。 把病苦與死亡看作生命的一部分,預先計劃與安排,讓我們能盡人事、聽天命,也表達了我們對生命的看重與負責的態度,更是讓我們的家人能在危急時免於手足無措的愛的表現。 感謝上天賜給了我們生命,每份際遇,與愛我們的人;也感謝上天賜給我們人生的病苦與生命的終結,讓我們能珍惜生命、善用生命,體驗人的有限與軟弱,並且在這有限的生命中,活出愛! (本文作者為天主教康泰基金會全人關懷師陳怡如)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9 萬
情緒紓解
中年喪女 悲慟幾近狷狂……徘迴愛與悲傷之間 她終於學會接納遺憾
公公過世時,虛年69歲。當時堂上尚有年邁90有餘歲的老父親。 那個年頭,才小一的兒子面對疼愛他的阿公過世,難過得不知道如何形容。 屘叔轉述兒子語帶哽咽地問他:「小叔公,為什麼死亡不是先帶走年老的人,卻是先帶走年輕的人呢?」 小孩子的心思雖單純,但他更未說出口的話是:「如果要我接受死亡這檔事,為什麼不是阿祖先死,卻是我的阿公先死咧?」 2丶3年前,接送年長的老師母參加台語聚會,在接觸次數頻繁後,我們也逐漸打開話匣子。 其中一位近90歲的老阿嬤滿頭銀髪,看似瘦削的身子,一唱起詩歌,大字不識幾個字的老人家,卻可逐條唱頌出二百多首台語詩歌,歌詞搭配旋律,可是一字一音都不差! 我誇老師母,實在有夠厲害!年紀雖大,可一點都不痴呆!而三個兒子在社會不同領域作服務,和善待人,認識的人無不肯定稱許。 我問老人家:「您那麼厲害生3個都兒子,他們現在都幾歲了啊?」 老師母:「大的70、中間的65、最小的60歲。」 我讚佩老師母:「您怎麼那麼會計劃?嘟嘟好,4、5年就生一個。您的數學真好耶!」 老師母卻回答:「我遺失2個囝仔!」 老師母娓娓道來:「老二讀二中,都快要升高三,就要考大學了,突然間感冒生病就走了;另一個是女兒,6歲血癌,治療好幾個月幾乎要1年,也走了⋯⋯」 聽完這一段話,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回應老人家什麼! 此時我只看見一個為人母親的老婦人,面對孩子必須孤零地遠行,那樣年華正盛的年紀,就突然撒手告别親人,走下了人世的舞台,作母親的只能終日以淚洗面啊! (推薦閱讀:面對失去摯愛,悲傷也有千百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開朗樂觀的背後 每個人心中都藏了失落與傷痛 歲月悠悠,隨著孩子遠去的腳步看似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然而老母親心中的不捨與思念,仍盤繞扣在心口,未曾稍減。不管世事如何滄桑變化,縱然已歷經近一甲子的歲月,那些屬於那個囝仔點點滴滴的成長,那些看似已滾散也滾遠,再也拾攏不來的回憶,猶然鮮活地在老阿嬤的心中。都離開幾十年了,卻還記數著不得見囝仔的日子。 原來,在我們看似以為的開朗、樂觀、剛強的背後,其實每個人內心或多或少都隱藏了一些失落與傷慟,一些難以訴說的傷口和難過啊!想到老人家那兩萬多個難捱的曰昇月落,而我面對女兒的意外事故後,這近兩千多個被悲傷、昏沉、憂鬱情緒霸佔的日子,數度疑惑是否遭到天譴?不然怎麼會本該是展翅追求幸福的青鳥,何以如今竟碎裂破敗一地呢? 自軟弱無力,以淚洗面的光景中抬頭,四顧蒼茫,才發現面對的死蔭幽谷竟是崩塌不見谷底的狹谷,及巍然聳立的千仞崩壁!不知道如何自傷痛及失落的光景中起來?終日茫然失意,笑顏難展! 想我幼年喪父,中年喪愛女,誰知我悲慟幾近狷狂?這悲慟又如何能解? 女兒頻頻托夢,語囑:「勿昏沉失神!要把弟弟照顧好!要走出去服事人!」 就在這樣的心情,我走出來學習並試著服事老師母,得有緣傾聽她早逝的孩子之生命故事。我恍然有悟:原來人生三大悲戚之一的白髪人送黑髪人,不是獨有我承受那份思念滿盈,愁緒滿懷的悲苦而已呀! (推薦閱讀:當被照顧的家人即將離世 3句話能好好告別)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學習以更高的視角 看綠葉落下的優雅姿態 所謂:「春來花自青,秋至葉飄零。」走過近一甲子的歲月,方逐漸認識識生命的萌芽、開展、轉動自有其期限。生有時,死有時,萬般似乎自有其定數。 面對無常的到來,看著昂揚勃動的生命,在眼前戛然而止,雖不免令人落在否定、憤怒、悲傷、沮喪的幽暗洞穴不見天日。但「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生命隨四季的變化在展延,更多的時候生命的轉動,有時就是會在某個意料不到的季節,青春正茂的綠葉,硬是會無預警地飄然落下⋯⋯。 作為大自然生界舞台的一員,面對生命的遠行,就讓我們試著在淚光閃閃中,接納生命中無可避免的遺憾與失落,學習以更高的視角,來重新檢視綠葉落下的優雅姿態吧! 試著去參悟:許多的生命是在別的生命凋零倒下之後,才生長茁壯的。雖然我們心中明白:淍謝的葉不會再長,再長的永遠是不同的另一片新芽。而生命就是這樣:我們永遠無法與無常談判和死神對決,並且期待每個生命體都是在壽終正寢中漸次凋零。 在淚光中凝望著孩子沉睡的輪廓,隨著這些淚水的流淌,能逐漸鬆開緊握的手,讓淚如水般的流動、洗滌、澄清、沉澱、過濾、清涼……以至達到清明的境界。 (本文作者為青禾子(陳毓琦))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2 萬
家庭關係
渴求親密關係卻把人越推越遠 6種操控手法你中了幾種?
1849年,死在沙俄鐵騎下的匈牙利詩人裴多菲,26歲,家有嬌妻,他留下轟動全世界,聞者無不動容的偉大詩句:「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自由是我們終其一生所追求的夢想,然而從小到大我們感到不自由的感覺卻如影隨形。感覺父母管得太多、感覺學校規定太多、感覺老闆要求太多、感覺配偶讓我窒息……,為什麼我們有此感覺?因為我們一直處在「操控」的環境,就像PM2.5充斥在空氣中。 (推薦閱讀:你的親密關係中毒了嗎?) (圖片來源:pixabay) 操控是一種不尊重 將自己的匱乏與焦慮轉嫁給別人 曾經聽過一位母親說:「她女兒一邊聽音樂一邊準備學測,她以為不妥怕她分心,於是端了一碟水果送到女兒的房間,便順手將音響關了,於是母女爆發了世紀大戰,因為女兒感覺不被尊重」。 操控的手法千奇百怪,只要聽某人的抱怨不難發現新的操控手法。 1.「說理」:老公才講一句老婆已經講了十句,老公辯不贏老婆。 2.「情緒化」:有些人話不到三句就發火,為了息事寧人只好委屈自己讓步。 3.「扣帽子」:對方老說「你很自私ㄟ」、「你真不孝啊!」,偌大的帽子壓得你感到自責。 4.「冷戰」:就是不理你、切斷與你的互動,當你憋得難過,自然求饒。 5.「威脅」:讓你感到恐懼,「如果你不答應,我就帶孩子回娘家」,在恐懼中你丟盔棄甲、割地賠款。 6.「找代罪羔羊」:「我病了都是因為你」、「我不快樂都是你的錯」。 操控可以讓我們勒索成功,然而卻破壞了彼此的信賴關係,所以許多父母感嘆孩子長大之後如出籠的小鳥不見蹤影,試想如果家裡感受不到自由的氛圍,你會喜歡常回家嗎?在聚會活動中偶而也會看到一些夫妻相敬如冰,或許老公吵贏了,然而再也找不回親密的關係。也曾經看到老婆潑辣無比,結果老公選擇小三,老婆感到不服氣,因為那個小三其貌不揚,沒有她的學歷與能力,為何老公琵琶別抱,終其原因無他,只因為小三更懂得如何尊重。 (推薦閱讀:賴佩霞:美好的親密關係,由我來啟動!) 如果我們渴望親密關係,就需要學會停止操控,當父母選擇不操控且尊重孩子,家就成了孩子的支柱,當孩子在職場上受傷了、倦了、受委屈了就會想回家,回家不再是一種責任,回家是一種享受,回家是一種放鬆。家就是一個可以做自己的地方;如果我們希望配偶與我們無話不談,我們也要停止操控,學習如何尊重配偶,陳怡安教授曾經說過:「那裡有真實的溝通,那裡就有真實的愛。操控只會帶來傷害、帶來憤怒、帶來猜忌和帶來疏離。」 (圖片來源:pixabay) 停止操控 就是給對方自由的選擇權 這一句話輕描淡寫,卻是知易行難。譬如父母處在社會競爭的壓力下,無法擺脫對學歷的膜拜神話,父母的焦慮不自主會轉嫁給孩子,而轉嫁的方法就是操控。而孩子在家中感到不自由,對婚姻開始產生無比的憧憬,誤以為成家會獲得新的自由,於是在婚姻中老公老婆都想自主,卻忘了自由是從尊重他人自由開始。只有彼此尊重,雙方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否則家只是變成操控的競技場,讓人精疲力竭遍體鱗傷。 生命最大的禮物,是對自己的生活有自由的選擇權,如果我們渴望一個親密、平安喜樂的家,就讓我們學習放下操控,重新學習尊重。 (推薦閱讀:「想知道丈夫或孩子的祕密,有時是自尋煩惱」 她分享建立親密關係的起點)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5 萬
退休生活
如何與長者聊天?3個實用方法最能打開話匣子
最近政府開始推動關懷城市,全面推動靈性關懷,也有許多非營利機構和教會、宗教團體開始關注對社區和機構中長者的陪伴與關懷,一對一的談心,還有一些青年們加入與長輩同住的幸福社區。 台灣現在邁入高齡社會,有愈來愈多的長輩獨居,也有許多長者即使非獨居,仍然感到孤單、寂寞,因為缺少人際互動與聊天的對象。但是,有人即使想要關心長輩,卻又不知道該跟他們聊些什麼才好。 其實對長者的靈性陪伴有幾個很簡單又易實行的要點,分述如下: 一、保有其尊嚴,給予其更多的自主與選擇權 許多長輩在年輕的時候,其實也都有豐功偉業,有的曾是醫師、教授、大老闆、機師,至少也是一家之主。但是當年老體衰或卧病在床時,長者常常就淪為家裡聲音最小的弱勢,因為要仰賴家人的照顧,只好任人擺佈, 失去了自主與選擇權。 年輕時就喜歡出去趴趴走的老爺爺,因為家人怕他跌倒,被禁止單獨出門,偏偏平時家人都在上班,被困在家裡的80幾歲老先生,就只能早上5點多偷偷趁家人還在睡覺時,到社區晃一圈,這就是他一天中最美好的時光-- 去早晨市場裡走走,到公園裡跟老朋友抬抬槓、聊聊天。 其實長輩的尊嚴是很重要,不要以為他們年紀大了、視茫茫而髮蒼蒼,所以不在乎外表。有的長輩可是很愛漂亮、很愛乾淨的。能在有朋友來訪時,先給長輩打理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讓他能穿著體面,梳好頭髮、刮好鬍子來接見友人,長輩整個人精神就來了。 還有在生活中,用餐、服藥、午休、洗澡、訪客探訪等等,也可以儘可能給長輩自己選擇時間與優先順序。在有需要醫療介入時,也能好好地跟長輩解釋病情,並說明各種治療的目的與可能的副作用,給予長者足夠的資訊和尊重。 (推薦閱讀:孫越:做個生氣盎然的老人) 二、做他們的學生,聆聽他們的生活智慧 別以為長者年紀大就頭腦不靈光了,就算是失智的長輩,忘記的也只是最近的事。在他漫長的歲月中所累積的人生智慧,長者其實是很渴望、很願意可以傳承下去的。 向長輩提問的方式也很簡單,像是以前做大老闆的長者,就可以請教他「如何經營一間公司?」、「經營法則是什麼?」;若是以前做老師的,就可以問他「該怎麼教育孩子?」、或者「有什麼特別的方法讓孩子聽話?」;遇到果農長輩,就問他「照顧不同的水果有什麼特別的竅門呢?」,或是「要怎麼選擇芭樂才會甜?」等等。 其實長輩常常因為生病、老化或是家人的擔心,而被當成小孩子,常常要聽別人叮嚀囑咐,讓別人告訴他該怎麼做,卻沒有機會說「不」或表達自己的想法。讓他們可以教導你,懷抱一顆謙卑而開放真誠的心去學習,聆聽長者智慧的傳承,對自己和長輩都會是很豐盛美好的時光!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三、點歌唱KTV & 翻開相簿 請長輩點一些他喜歡的歌,可以用手機或iPad播放給他聽,一起哼唱,然後可以讓長輩談談「為什麼喜歡這首歌?」或這首歌跟他之間的故事。往往長輩喜歡的歌,都是與他個人的心境或人生經歷相關。 除此之外,也可以運用長者家裡的相簿,一起回憶他們過去的人生點滴,回顧生命的春、夏、秋、冬,讓長者看到,在他的生命中也曾有發芽、成長、繁花盛開和結實纍纍的時候。 其實和長輩談心,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著一顆開放而真誠的心,想要認識面前的這位長者:他是怎麼樣的個性?有什麼嗜好和興趣?年輕時是否做過什麼瘋狂的事?他的生命中有過什麼傷心的回憶、曾經有過什麼夢想?當我們帶著這樣的心情,想要認識、了解並親近他,長輩就會感到你的心向他敞開、向他靠近,而這個就是最能撫慰一位孤單老人的事了,那就是成為他真心的朋友! (推薦閱讀:做個新時代的「超級老人」) (本文作者為全人關懷師陳怡如)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9 萬
失智
「早發性失智症」不易早期發現 如同掐在脖上無形的手
(示意圖,非文中個案。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你好漂亮,做我的媳婦好不好?」她笑著,眼睛瞇成溫柔的彎月,把碗中的菜一逕夾到我碗內,又親熱地勾起我的手,說上次一同出遊如何有趣,邀我下次再一起去哪個地方玩。 這一天,其實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在「康泰憶起來」早發性失智症支持團體的歲末餐會。 --- 2018年台灣老年人口突破14%,邁入高齡社會。近年來社會對失智症的關注逐漸增加,大眾對失智症或多或少有些認識,卻很少人留意到早發性失智症。 早發性失智症指的是65歲以下被診斷為失智症者,病人數量比例低,但也值得重視。同樣是失智,但相較於失智症病人,早發性失智症惡化速度快。 ❝由於年紀尚輕,身邊的家人、朋友也較不會將其異常徵狀與失智做聯想,因此不易早期發現。❞ 正值中壯年的他們處於生命巔峰,在家庭中是值得依靠的支柱,在社會上是創造貢獻的主力;然而早發性失智症就像一隻掐在脖上無形的手,一點一點扼住生命的活力,直至死亡。 A小姐的先生早發性失智症確診1年,最近先生幻想的情形加劇,時常鬧脾氣,甚至阻擋居服員進入家中,但她當時需要外出上班,對這樣的狀況無能為力。 B小姐為失智的先生安排北海道之旅,同行的大姑與她相互照應。有人問B先生,北海道好不好玩、有沒有吃到帝王蟹,他說:「當然有啊,很大一隻!」大家都笑了。 不只病人深受早發性失智症所苦,通常扮演主要照顧者的家屬,也承受極大的身心壓力,從基本生活起居照料到進階照護技巧,都必須有所了解;除此之外,家屬還要額外彌補家庭失去支柱的經濟、情感缺口,努力維持家計、操持家務、照顧長者與子女等。 長庚醫院精神科醫師吳冠毅提醒,無論病人退化的程度如何,都必須持續照顧其情緒與安全感,也許病人無法表達,但他依舊保有感受的能力。 白明奇醫師在其著作中,有這樣一句感性的話:「忘川,是一個美麗的傳說,說人離開世間一定要去喝口忘川的水,以免將今生的記憶帶往來生……」失智症病人猶如誤喝了忘川之水,在此世就將點滴記憶還諸天地,不論是快樂的、哀傷的、深刻的、瑣碎的,都無一倖免,這是時間最殘酷的公平。 歲末餐會的尾聲,會場播放起老歌,已無法言語、行動也需人攙扶的爺爺,突然搖頭晃腦哼起斷續的旋律,於是我們知道,即使他與我們之間看似存在斷裂,仍然有透著微光的縫隙,隱微地將彼此連結在一起。 。更多資訊,請前往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 。財團法人天主教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粉絲專頁 【康泰免費安寧病友靈性關懷和家屬哀傷撫慰服務】 諮詢專線:(02)2365-7780分機20 諮詢信箱:kt071601@kungtai.org.tw <好好珍藏我的愛:康泰哀傷撫慰團體>3月份即將展開,邀請失去親人的你,一同來跨越悲傷的沙漠。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失智症風險高34% 中年太瘦的人要當心 中年後為了照顧父母而放棄工作 心理師:其實要先考量的是「自己」 如何預防失智? 腦科學博士:及早改善「腦霧」、儲存腦本
人氣 2.5 萬
善終
如果知道他人生命結束的時間,要告訴他嗎?她的生命故事給了答案
(示意畫面,非文中當事人。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迷上看《奇葩說》這個辯論節目,有一個辨題是「若我知道他人生命結束的時間,要告訴他嗎?」當這個議題出現時,我原本想:「唉!怎麼看個綜藝節目還跟我的工作扯上關聯了。」但沒想到辯論的過程,又激盪出許多關於這個議題的新思維與角度。 稍微跟大家分享其中幾個有趣的論點: 首先,正方主張我是自己生命的主宰者,我有權知道,這樣可以預作準備、才能減少遺憾,他人沒有權利剝奪我知的權利。反方則表示,若是我告訴了他人死亡的時間,每個人都來找我問,我的人生不就被剝奪了嗎?況且,我也不知道死亡的原因和過程,他人會相信嗎?說了以後,別人會怎樣回應?若是我說了,造成他人變得自甘墮落或戰戰兢兢的生活,那麼我要背負多大的愧疚和罪惡感啊? 最後蔡康永在節目中說道:「其實真正成熟的人,若被告知生命只剩3天,他們會選擇的生活方式,其實就只是維持原來的生活,並不會有任何改變。」所以其實就算告知了,好像也沒那麼嚴重。 關於這個題目,我老實地捫心自問:「若是我,我希望被告知生命結束的時間嗎?」其實,說真的,我很徬徨、也很猶豫,我甚至不知道,一直教導如何告知病情的我,是否願意知道自己生命的終點,然後數算剩下的日子…。 我想,羽的故事給了我們最好的答案。 羽,30歲花樣年華的單身女孩,在對愛情有憧憬、對未來有夢想的年紀,卻碰到末期癌症轉移骨頭,讓她提前知道自己不久後大限將至。 羽是個命運多舛的女孩,媽媽獨自拉拔她長大,記憶中,她幼年不斷地從阿姨家,搬到阿公阿嬤家或鄰居家寄居,從小就學會看她人的臉色,保持乖乖的,因為她知道只要她不乖,大家就會說:「你看吧!離婚家庭出來的小孩就是問題兒童。」 她聽在耳裡、痛在心底,「這一切又不是我選擇的,憑什麼我要背負著他人的異樣眼光?」雖然不甘心、不平衡,仍選擇成為乖巧、貼心和隨和的孩子,就是為了讓他人跌破眼鏡! 談戀愛時,對方就是她眼中的天,只要對方開心,她就什麼都好;對母親,即便她內心有多麼渴望母愛,卻永遠只有給予、討好,而不會爭取。得了癌症,還要努力工作賺錢,接受開刀、化療、放療,一邊養活自己,一邊照顧病體。 母親因為要照顧家裡的長輩,偶爾才來她家中小住,但似乎只是當作旅館,不曾煮過一頓飯、不曾有過睡前的談心時刻。 我聽她娓娓道來她的故事時,為她所遭受的一切,為她「渴望母愛」這個平凡而渺小的願望,卻是離現實那麼遙遠的幻想,而感到心疼與氣憤,甚至懷疑上天的慈悲。 (示意畫面,非文中當事人。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反觀我眼前的她,不經意揚起嘴角,輕輕一笑地告訴我:「現在的我很滿足、很開心。」我不懂,詫異地望著她,滿臉疑惑。 她似乎看懂了我的茫然,繼續說:「對啊!因為我現在終於有自己的小窩,不用看別人臉色,可以自在做自己。我終於不用再委屈求全、討好他人,我開始懂得花錢吃我自己愛吃的,找到自己的興趣,好好讓自己開心一下。以前我哀悼我不曾有過的親情、友情和愛情;現在我只想好好愛自己,我列下了夢想清單,一件件完成它,我一個人拍了婚紗、到校園去演講、分享我的生命故事,現在清單所剩的項目已經不多囉!」 她得意地說著,為著這小小的空間,還有終於懂得正視自己的感受,讓自己快樂,這些對一般人或許再習慣不過的事,對她而言,彷彿是個如公主般奢侈的享受。 「至於其他的,就都沒關係了,我準備好了,現在的我,可以平靜地接受生命的結束。」她眼睛望向遠方,堅定的眼神透露出她所言不假。在眾生都畏懼的死亡面前,她腳步輕盈地靠近著,在她臉上絲毫看不出懼怕的神色。我在她面前,看到了生命,那巨大而強韌的生命力,遠遠超過了死亡的威脅。 她雲淡風輕地訴說著,深刻的痛苦與疤痕在她身上刻下的痕跡,既不阻擋、也不掙扎,就這樣任其來去如風。而羽在這風中終於可以自由自在地翱翔、活出自己真正的模樣。 她真誠地繼續說道:「妳說沒有遺憾嗎?一定也有啊,像是我一直渴望能組織自己的小家庭,看來是沒法實現了。不過,算了啦!哪個人可以完全沒有遺憾呢,每個人不是或多或少都有些許遺憾嗎?」 我只能點點頭,完全無力反駁。但是誰能真正如她一般,灑脫地說放就放下一輩子的執著與渴望呢?這時,在我的眼前彷彿是一名得道高僧,試圖用生命向我這個不肖的徒弟開釋,告訴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可惜弟子我資質駑鈍,雙手還是緊緊抓住、不放了許多執著的貪念,不願放開。 當我還沉浸在她的開釋中,她話鋒一轉,突然跟我說:「不過呢,我下輩子不要再跟妳做朋友了!」。 我嚇了一跳,瞪大眼睛、狐疑地問:「為什麼呢?」 「因為太累了,人生太累了。」她輕輕說著。我想,啊!這輕輕的一聲嘆息,是多麼沉重、是獨自背負這樣的擔子多久,這樣的她、這樣的生命故事,是如何才能造就出她依然樂觀、熱愛生命的態度啊?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親愛的羽,謝謝妳讓我知道,生命的美好不是那些所謂的夢想達成、自我實現的時刻,而是我們終能放下曾經以為重要的一切,在此時此刻認真享受美好的當下。唯有我們不再害怕失去,也沒有什麼不能失去的時候,我們才真正得到自由、活出生命的光采! 謝謝妳讓我明白,就算我們渺小的可憐,沒有宗教信仰可以守護,沒有親情、友情相伴,但是面對死亡,還是可以輕柔的、穩穩的守護好我們的心、疼惜自己;因為相信愛,選擇體諒與寬恕,我們的心在黑暗中還是散發著微光,而這點微光照亮了世界! 親愛的羽,謝謝妳來到這個世界,謝謝妳與我相遇、與我分享妳的生命;在未來,當妳已到了永恆的另一端,我會把妳的生命之光繼續傳遞下去,到每一個黑暗的角落。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當被照顧的家人即將離世 3句話能好好告別 「本來人出生就是一個人生活…」陪伴失智症的丈夫直到離世 她用堅強體現溫柔 別對喪親者說「希望你快點好起來」,也不要避談逝者 聆聽是最好的陪伴
人氣 3.3 萬
失智
「本來人出生就是一個人生活…」陪伴失智症的丈夫直到離世 她用堅強體現溫柔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力學(化名)擔任過會計,也曾從事護理工作。現在的她,過著充實的退休生活,照料花草、閱讀報刊、收看影劇,談起最近追的陸劇,興奮得像個少女。每周一次去教會練歌,也到社區參加二胡課程;平時常與親友相約出遊聚會,前陣子才剛結束歐洲自由行。 「我覺得我好快樂喔,這2年多我好快樂!」 2年多,是距離她罹患失智症的先生去世至今的日子。 先生退休後的某天,駕車與力學一同外出,眼前亮起紅燈,平素溫和寡言的先生說什麼都要硬闖通過,這是力學心裡第一次覺得不對勁;日常生活中,也漸漸發現他講話邏輯不太對,猶豫是否該帶先生去醫院檢查?無奈先生素來身強體健,拒絕求醫。力學只好連哄帶騙以健檢名義帶他去醫院,檢查後轉診榮總,MRI(核磁共振)一照之下,發現具記憶功能的海馬迴萎縮,確診早發性失智症,是第二常見的「路易氏體失智症」,僅次於阿茲海默症。 失智是一場與時間的拉鋸戰 醫生預告,先生有8~10年的時間,從此力學開始一場漫長的告別。 先生就讀軍校,長年服役,軍旅生涯極苦,有時派駐外島,半年才返家1、2次,假期也不長。退休後,好不容易迎來夫妻寶貴的朝夕相處,醫生宣告的8年,對力學來說實在太短。 力學一肩扛起所有照顧責任,從初期的復健、運動,到後期身體清潔、鼻胃管進食,直到進入中重度病程,才申請政府補助的居家照護服務。除了固定時間回診,也嘗試尋求中醫、按摩等民俗療法,「可是沒有用,我認清是真的沒辦法,所以能陪多久就陪多久。」這不是放棄,而是生命教給她的坦然。 兩人習慣早上一起運動,教練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先生漸漸跟不上,接著,步行也成了考驗,明顯有感體力消退,生活隨之失去掌控,本來會使用的手機也不會用了,連家裡電話、地址都背不出來。過往喝先生沏的茶是力學最大的享受,後來他燒乾了水都毫無知覺。 先生寫得一手好書法,力學鼓勵他提筆練字,卻被拒絕。「我知道那時候手的力量已經使不出來,所以他不願意握筆來寫。等到後來你強迫他寫,他寫出來的字就是螞蟻字,結成一團,那些我都把它留下來。」力學的神情有點得意,像是在說:「沒關係,所有你忘記的,我都會幫你牢牢記著。」 最令人傷感的是記憶與互動的流失 一開始先生還會聊天,之後無論如何與他接觸,他都不能理解,也無法反應。到後來,就連摯愛的力學也不認得,只能靠著觀察他的眼睛猜測情緒。 先生長期不在家,獨立慣了的力學,總是自己一個人把所有事情安排妥當,在他生前如此,走後也是如此。雖然傷感,但她始終理解這並非先生所願,長路伴行,對得起先生,也對得起自己,這便足夠。本來一個人出生就是一個人生活,有緣就在一起,沒緣就是你自己要走自己的路了。 8年點滴,濃縮在至今身體不時痠麻的大椎與手臂,現在的她,依舊在與時間賽跑,把握每一分每一秒,活出最燦爛的自己。 「辛苦了。」採訪的最後我對她說。 「不會,我覺得還好,就是多花一點時間在他身上而已。」活動一下手臂,力學挺直腰背向午後的陽光走去。 。更多資訊,請前往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 。財團法人天主教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粉絲專頁 【康泰免費安寧病友靈性關懷和家屬哀傷撫慰服務】 諮詢專線:(02)2365-7780分機20 諮詢信箱:kt071601@kungtai.org.tw <放輕鬆工作坊:助人與臨床工作者的舒壓療癒,邀請您來回歸自我、傾聽自己!  >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如何預防失智? 腦科學博士:及早改善「腦霧」、儲存腦本 別把「失智」當成一般老化 2分鐘自我檢測 「不退步就是進步」對抗失智症,讓個性差異大的母女從爭吵到學會放下
人氣 2.5 萬
失智
「不退步就是進步」對抗失智症,讓個性差異大的母女從爭吵到學會放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輕度失智症確診近十年,胡朱春連仍足以自理生活,社交狀況良好,幾乎與常人無異。幕後功臣是幾乎與她寸步不離的女兒胡今梅。 今梅的先生常開玩笑:「搞不好媽媽根本沒失智,是大家誤會了!」 失智教會她的第一課:不退步就是進步 然而,媽媽今日的表現並非理所當然。媽媽確診失智症時,正值今梅的公公處在失智的中重度階段,公公的病程,今梅的媽媽都看在眼裡,今梅輕描淡寫告訴她:「妳跟他一樣生病了,可是沒關係,就跟糖尿病一樣,它不會好,但是你乖乖吃藥,讓頭腦動一動,就不會一下子變很糟。」面對問題,然後解決它,這是今梅的一貫做法。 失智症讓人知足,你只能加倍珍惜所擁有的,已經丟失了,再怎麼努力也找不回來。既有的能力不要輕易放棄,今梅要媽媽每天撕日曆,一併記下月份、日期及星期幾;媽媽擅長摺紙蓮花,閒來無事摺幾個擺著也好;媽媽有手洗衣服的習慣,即使有時忘了用洗潔劑,今梅再洗一次便是。 媽媽曾抱怨,在姊姊家都學不會使用洗衣機。剛到今梅家時,她努力想教會媽媽,最終仍然放棄。「當她這個能力已經沒有的時候,你要再教她,她辛苦、你也辛苦。剛開始還會想說要不要試試看,能不能再把她教會,可是沒辦法,就是真的沒辦法。」 日常陪伴就是最好的治療 從公公到媽媽,今梅始終認為,相對藥物,人際關係和陪伴也很重要。今梅辭職,將媽媽接回家裡照顧,積極尋求各種資源,只要對媽媽有幫助,今梅就騎機車載著媽媽,沒有她到不了的地方。 像對待初入小學的孩子,幫媽媽擬定周一到周五的課表:運動、志工服務、支持團體、園藝治療等,日日按表操課,只有周三是空閒的。此外,也安排一些非失智族群的活動,讓媽媽有機會認識新朋友,產生新的互動關係,所有活動都由今梅親自接送並共同參與。 安排活動,她遵守一個原則:只參加母親與她都感興趣的活動,因為她深知,勉強而來的無法長久。這要多深的相互理解、自我覺察才做得到? 知己知彼,同心前行 母女兩人個性差異甚大,今梅秀氣細膩,媽媽大而化之,但是同樣固執,日常相處,爭吵在所難免。某次大爆發,媽媽「包袱款款」嚷著要回老家,今梅絲毫不退讓,應道:「好啊,那你就去搭車吧!」姊姊事後告誡她,不要這樣說,萬一媽媽真的跑出去怎麼辦?今梅直截了當地說:「她沒膽。」 「後來回想,我這樣很殘忍,也不是要贏,但我的個性就是這樣……」 今梅的傲骨之下埋藏柔軟的心,有一次媽媽獨自到市場買菜,失聯近8小時,後來才知道她途中迷路,從古亭一路走到大橋頭。時隔已久,談及此事,今梅的言語仍難掩揪心。 不過,久而久之,兩人摸索出合適的相處之道,今梅也不斷修正自己的完美主義。挑戰、堅持、退讓、放下,界線的拿捏令人搖擺不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失智這條路,今梅會陪著媽媽,有笑有淚地一起走下去。 。更多資訊,請前往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 。財團法人天主教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粉絲專頁 【康泰免費安寧病友靈性關懷和家屬哀傷撫慰服務】 諮詢專線:(02)2365-7780分機20 諮詢信箱:kt071601@kungtai.org.tw <放輕鬆工作坊:助人與臨床工作者的舒壓療癒,邀請您來回歸自我、傾聽自己!  >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如何預防失智? 腦科學博士:及早改善「腦霧」、儲存腦本 出門購物也是一種復健,日本活力高齡又一招 「本來人出生就是一個人生活…」陪伴失智症的丈夫直到離世 她用堅強體現溫柔
人氣 2.0 萬
情緒紓解
別對喪親者說「希望你快點好起來」,也不要避談逝者 聆聽是最好的陪伴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人不會就這樣走了,煙消雲散了! 除非我們不再提起他們,不再討論有關他們的事。 在先生離世後,舊日同仁打電話關切,說看了追思會影片,感受到我與丈夫鶼鰈情深,他覺得十分遺憾…。隨後,他聽到電話彼端傳來哭泣聲,深感不安,懊惱自己的關懷反而讓我落淚。事後同仁再三提醒他人,千萬不要在我的面前談及此事。 相信不少人有類似的困惑,好友的親人過世,我們很想表達關心,但是不知道該如何表示,也擔心關懷的話語會讓對方落淚。有的人猶豫再三後,最終只好選擇保持緘默。 一句簡單的問候與擁抱 遠勝沉默不語 其實,一句簡單的問候:「我覺得很遺憾…」、「你今天還好嗎?」、「好久不見,很掛心你。」或者一個溫暖的擁抱、緊握對方的雙手,就可以傳達關懷的心意。 珍貴的眼淚是療癒悲傷的一帖良方。請不要因為擔心對方流淚,而選擇沉默;不要因為害怕說錯話,而阻礙你表達關懷。 事實上,同仁的關切帶來無比的溫暖,悲傷的淚水參雜著欣慰與感激的心情。哭泣雖然讓彼此尷尬,但是關懷的心意卻會被永遠感激。 請不要避談逝者 耐心聆聽是最好的陪伴 很多人以為,面對喪親的朋友,最好不要提及逝者或「那件事」,以免讓對方徒增傷感而無法走出傷痛。其實,喪親者最大的恐懼之一,就是擔心逝去的親人被遺忘。 社會學者Nancy Berns在演說中提到一位喪子的母親。每當人們問她有幾個孩子時,她很想提起自己逝去的兒子,但是談論逝者往往會讓人們覺得尷尬,而讓談話的氣氛僵住。她實在很期望人們的反應是:「我很抱歉你失去了兒子,你可以告訴我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嗎?」她很樂於和別人談論自己的孩子,雖然分享的過程有笑有淚,但這會讓她覺得安慰。 所以,當朋友在談話中提及逝去的親人時,請不要轉移話題,帶著全然的專注耐心聆聽,會是最好的陪伴。 敘說是療癒的開始。朱全斌在妻子韓良露離世後,透過臉書分享自己一路走來的歷程,臉書營運長桑柏格也在臉書談及自己喪夫後的心境。 若是您的朋友在臉書上談論逝者,請不要勸他們「寫在日記裡比較好」或者「希望下次談論的是你自己」,給予溫暖的回應或感謝他們願意分享,都會帶來很大的安慰。 ◎推薦閱讀:(本文尚未結束,後面還有喔) 失去親人的孩子,心裡在想什麼?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不要催促「希望你快點好起來」 陪伴是保持靜止,而非急著向前行 是用心傾聽,而非用腦分析 ──阿倫 沃菲爾特 有時我們期望喪親者盡快遠離悲傷,而忍不住說:「希望你快點好起來」、「你還沒有走出來嗎?」或「你沒有辦法放下他,讓他好好離去嗎?」 這些關懷的話語其實蘊含著「你應該要力圖振作」和「你應該要趕快好起來」的期待,讓哀悼者備感壓力,覺得自己的掙扎與失落沒有被接納,進而隱瞞或壓抑悲傷。 一位喪母的朋友說,當親友勸她:「不要再想了!」,而她還是哭泣不已,甚至擔心自己有問題的時候,一位好友安慰她:「不要急,給自己3年的時間好好療傷。」這句話帶給她很大的安定感,讓她知道可以對自己有耐心。 每個人的悲傷方式與時程不一樣,尊重每個人走過悲傷的歷程,不試圖催促,也不要想辦法「說服」對方感覺好一點,像是表達:「妳還年輕,可以再婚/再生一個」、「他已經算是長壽了」、「這是上帝的安排」。 與其理性的規勸,不如安靜地陪伴,或主動表達:「現在做什麼事對你最有幫助?」、「你願意談談嗎?我很樂意聽」或「最近過得好嗎?有空一起聚聚吧。」來得貼心而實際。 不要說「你比我預期的好多了」、「真高興看見你這麼快走出來了」 臉書營運長桑柏格喪夫後數月,在友人陪伴跳舞的當下,因為感受到短暫的快樂而內疚得崩潰大哭!有些喪親者會拒絕變得「OK」,認為如果不留在痛苦裡,就表示對逝者的愛不夠深;若感受歡樂,就覺得是一種愛的背叛。 「你比我預期的好多了」、「真高興看見你這麼快走出來了」看似鼓勵的話,聽在哀悼者耳裡,內心的感受是五味雜陳。 很快走出傷痛似乎意味著他們對逝者愛得不夠深,況且當他們展現笑顏,甚至開始約會,並不代表已經「走出來了」,經歷巨大悲慟的人們經常是在失落與復原之間來回擺盪。旁人往往只看見笑容,而看不見淚水。 若是看見喪親者的情況好轉,與其冒然認定對方「走出來了」,不如單純地表達感受:「很高興看見你的笑容」、「很開心你能來參加這個活動」,而不添加任何判斷。 分享對逝者的美好回憶 是最美的禮物 生命已逝,但珍貴的回憶是生者僅存的救贖。 若是能夠和喪親者分享,你所認識的逝者生前的美好回憶,哪怕只是一個短暫的片刻、一個小故事、一張相片,都會被由衷地感激。 3年前先生離世後,陸續接獲我們的朋友、同事、學生,透過書信、臉書、卡片,與我分享他生前的生活軼事,我永遠忘不了當下那種重拾摯愛生命片刻的感動!這是渴望與逝者連結的人,方能深切體會。 兒子的朋友驟然過世,他們不僅成立臉書紀念專頁,讓大家分享對朋友的懷念,也特別在朋友生日時和他的父母吃飯,一起懷念他們共有的美好回憶,讓哀悼的父母覺得安慰,因為自己的孩子仍然被深深懷念著。 喪失深愛的人,是生命難以承受的重大失落,期待如此重大的失落可以被溫柔的接納與包容,一個友善微笑、貼心問候、溫暖擁抱、安靜陪伴、耐心傾聽,就像黑暗隧道盡頭的光,挹注希望與能量。 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曾說過:「萬物皆有裂縫,而那正是光照進來的契機。」期盼我們都可以在面對他人的破口與傷痕時,成為那些許微光!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陪伴病人,剛見面時為什麼不能問候「你好嗎」? 爸爸要進安寧病房了,我該如何陪伴他? 婆婆過世 她無故被夫怪罪!專家:往生者親人愧疚 以「指責」幫自己找出口
人氣 1.3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失智
小感冒怎麼會變肺炎?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