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為民

現任台中榮民總醫院嘉義分院家庭醫學科醫師。家庭醫學/安寧緩和/老年醫學/職業醫學/專科醫師
善終
死亡,究竟有什麼意義?我看「與神同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與神同行」是父親逝世後,我進電影院看的第一部電影。 還沒看之前就聽說是一部會讓人流淚的電影,只是我沒想到情感會這麼濃烈。 劇情描述一位正直的消防員金自鴻,在火場中意外身亡後,被陰間使者帶領到地獄,一關一關接受七大審判的故事。只有通過七大審判,才能夠順利轉世。 這七大審判,分別是:謀殺、怠惰、欺騙、不公正、背叛、暴力、不孝。 在電影院裡,幾乎每一關都有觀眾掉淚,一直聽到吸鼻子和啜泣的聲音交替傳過來。而我自己,前面六關頂多只是淚水在眼眶打轉,但到了最後「不孝」那一幕,幾乎整張臉都是濕的。 (以下有雷。編按:作者交代部分電影劇情後,接續正文) 電影中一直有一個伏筆,就是主角金自鴻在很年輕的時候就離家出走,離開媽媽和弟弟到外地獨自打拚,努力賺錢再寄錢回去給媽媽。我心中一直覺得怪怪的,但整部電影都沒有說明,直到最後才給答案。 原來是主角在高中的時候,家裡非常窮,媽媽得了不知名怪病持續昏迷,弟弟吃不飽營養不良。所以,有一天晚上,主角決定要先用枕頭悶死昏迷的母親,再跟弟弟吃安眠藥自殺。 但高舉枕頭的雙手終究放不下,羞愧的主角憤而離家出走,始終對媽媽抱著悔恨。一直到死後,這份悔恨仍然包圍著他,讓他甚至不想通過轉世的考驗,寧願投身地獄。 只是,他沒有完全看清事實。 片尾,透過閻王的回顧,我們和主角一同得知,原來他高舉枕頭準備悶死母親的那一刻,母親緩緩睜開了雙眼,並且懂得兒子要做什麼。 她明白之後,沒有尖叫、沒有掙扎,欣然準備接受兒子的選擇。 看到這裡,我與男主角的眼淚幾乎是同時落下。 我想起了父親。 -- 2017年底,父親因為肺炎合併菌血症住院治療。患有失智症的他,儘管說過的話馬上就忘了,日常生活也需要別人幫忙,但是在過去的4年間,媽很認真地帶他做復健,訓練他的肌力與耐力,因此,在攙扶之下,他一直可以走上4層樓的樓梯,走上我在嘉義、沒有電梯的4樓宿舍。 但住院躺了2周之後,事情不同了。他的肌力快速的下降,從原本可以爬樓梯到連站著都有困難,不過是短短的2周。年輕的我們很難想像只要躺在床上2周,肌肉的萎縮會如此快速,快到我們幾乎來不及反應。 最直接而煩惱的問題就是環境。連站都有困難,怎麼爬樓梯?快要出院了,要怎麼辦? 12月,天氣變冷了,我和媽媽一邊照顧父親,一邊在網路上搜尋租屋的資訊,然後盡可能地一間一間看房子、詢問、再搜尋。 那2周,父親不僅是腳失去力量,連吞嚥的功能也下降很多,一直嗆到。單人房裡,我跟媽每天討論著不是租屋,就是鼻胃管要不要放的問題,氣壓非常低迷。 而爸虛弱地躺在旁邊,連眼睛張開的力氣都沒有。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間還算ok的屋子,有電梯,距離醫院不遠,生活機能可以。連價錢也不想多談,就準備簽約,讓父親至少出院的時候有個住處,不然可能就必須去長照機構。 正討論簽約時間的時候,爸就走了。接到電話的時候,我跟媽都措手不及。 幾小時之後,我坐在已經沒有氣息的爸的床邊,不斷想著:「為什麼?怎麼可能?不是快要出院了嗎?」 母親流著淚,握著爸的手,轉過頭來對我說了一句:「是不是你爸知道我們要租房子,不想讓我們這麼煩惱?」 我眼眶含著淚,沒有答話。 心裡想著:「是這樣嗎?爸,是這樣嗎?」 直到看完了「與神同行」中,母親睜開眼睛的那一幕,我才更了解了些什麼。 -- 即使我是安寧醫師,在醫院裡目睹了很多死亡,但爸的離開依然教了我很多很多事情。 死亡本身其實是沒有意義的,是我們這些「生者」賦予了死亡意義。 而那是什麼樣的意義?端看生前,家人之間的關係和相處,說了什麼話、做了什麼事情。 面對親人的離開,有些人會覺得是一種老天爺的懲罰,有些人覺得是無止盡的內心折磨;但也有些人感受,親人的離開讓家人更能夠凝聚在一起,或是一種啟示,讓留下來的人們有前進的力量。 為什麼有那麼不同?根據我的經驗,如果在親人離去之前,充滿了爭吵、兄弟失和、爭奪家產、對於急救或不急救間的自責、怨懟、認為親人生病是一種累贅……等到親人走後,遺留下來的意義多半是負面的,像一隻看不見的黑暗的手,不時地就會在背後刺你一下。 相反的,如果在離開之前,家人們的關係是和諧的,或是做好了準備、自在地談心,即使有恐懼依然陪伴在親人身邊…….那死亡留下的意義多半是正面的,在悲傷之後,也比較能夠有勇氣前進到下一站。 善終,不是理所當然的,是需要準備的。 -- 「與神同行」的結局,主角金自鴻終於和自己和解,他終於明白,媽媽對他的愛有多深。 我也明白,我的父親在生病的這4年,即便是他失智,但他一直很認真在聽我們說話,明白我們的煩惱與不捨。他知道,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爸走後的這幾個禮拜,我努力回想他生病的模樣,都想不起來。腦中浮現的,只記得他對我伸出的大手,還有他的笑容好燦爛,像是在對我說:「兒子,不用擔心我,把家人照顧好,好好過你的人生。」 <本文載於《朱為民醫師熟齡人生部落格》,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生最後期末考」 你會想知道自己的病情嗎? 如果有一天嘴巴無法進食,你會放置鼻胃管嗎? 在家善終,很難嗎?出院回家前,你需要考慮的三件事情
人氣 3.2 萬
善終
醫療委任代理人,如何選擇?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的高中好朋友阿銘,大學畢業後就到紐約大學攻讀工程碩士,之後就留在那裡工作。每年他回台,我們總是會聚聚,吃飯閒聊。沒想到有一年吃飯的時候,他突然給我出考題。 那是在2012年,我剛考上安寧緩和專科醫師不久,我們約在台中一家咖啡廳見面。 聊到一半,阿銘突然跟我說:「哎,小朱,你可不可以當我的醫療委任代理人?」 「啊?怎麼突然講這個?」我突然有點不知所措。 「我在美國,他們很注重死亡和醫療委任代理人的議題,常常有新聞報導或是影片。我的美國女友,她的阿公80多歲了,最近也找了女兒做他的醫療委任代理人。我最近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覺得也要找一個醫療委任代理人……就想到你啦!」 「謝謝你……我受寵若驚……可是為什麼要找我呢?你可以找你爸媽、妹妹,甚至是女朋友啊……」 「哎!我在想,我的父母有一天會比我早走啊,我妹妹對這方面也可能不太懂!我女朋友可能會因為太愛我而沒辦法做出理性的決定,比方說要讓我拔管之類的……想來想去,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比較了解我,又是醫師,而且還是一個安寧緩和專科醫師耶!不找你找誰?」 「我……可是……這個……」我有點為難,也有點擔心,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最後,我跟他說:「你先跟父母親討論一下,真的要找我,我們再討論好了。」 他點點頭。不久後就飛回美國了。 醫療委任代理人應具備的特質 這段對話我想了很久,隨著年紀和經驗的增長,我也有了不同的體會。究竟,我們應該如何選擇合適的醫療委任代理人呢? 我的建議是,醫療委任代理人應該具備以下條件: 1.「傾聽者」:選擇「了解」你的想法、價值觀,以及對生命的偏好的人 「預立醫療決定」是我們對於生命與死亡的一種看法和選擇,因此,有一天可能會代理我們執行這個決定的「醫療委任代理人」,自然必須非常清楚我們自身對於走到生命盡頭時的想法和心願。甚至,我們自己的心願可能會隨著時間而改變,而這個代理人是願意傾聽我們,跟我們討論生命中種種改變和不同選擇的人。他也必須敢於跟我們討論敏感的話題,他是一個「傾聽者」。 所以一般來說,這個最了解你的人,很多人都會選擇自己的配偶或是伴侶,畢竟每天朝夕相處,常常可以從生活中窺見我們不為人知的那一面,甚至是面對挫折、面對悲傷、面對死亡的那一面。當然,如果其他家人或是朋友,也能對我們的生命價值觀、生活品質的偏好有了解,那他們自然也很適合成為醫療委任代理人。 2.「溝通者」:選擇你「信任」,並願意代表你去和別人溝通的人 當有一天我們失去了意識,醫療委任代理人需要去執行我們預立醫療決定時,可能也會面臨到一些阻力或是阻礙,比方說,其他家人有不同的想法,甚至社會有不同的意見等等。儘管我們都同意,這些阻力應該是要在意願人意識清醒的時候,就要好好地跟(到時候可能有關的)家人、朋友們討論,但是不一樣的聲音還是有可能出現。 這個時候,身為最了解意願人的「醫療委任代理人」,就必須要擔負與眾人溝通的角色,將意願人的心願完整說出來。無論是與家人溝通、與朋友溝通、與社會溝通、與醫療人員溝通都非常的必要。所以,醫療委任代理人,最好是熟悉意願人家中的狀況,並且願意代表意願人,有能力與各方溝通的人。他是一個「溝通者」。 3.「陪伴者」:當你有需要的時候可以陪伴在側,「回應」你的需求的人 在台灣的醫療社會脈絡之中,通常照顧病患時間最長的那一個人,無論是配偶、家人或是朋友,應該都是最了解病患的那個人,同時他也必須處理跟醫療和照顧相關的大小事情。因此,那個人如果能充分理解意願人的想法、心願、價值觀,應該是再好不過的一件事。 再者,醫療狀況變化多,意願人的想法、偏好、價值觀也可能會隨著年齡有不同的改變。如果當疾病或是照護上有需要,醫療委任代理人是否可以陪伴在旁邊,和意願人重新討論並回應意願人的種種需求?他應該是一個「陪伴者」。 -- 這些年來推廣安寧緩和和預立醫療決定,也讓我有不同的想法。 於是,去年底阿銘回台,趁著聚餐時,我又問了他一次:「哎,阿銘,前幾年你找我當你的醫療委任代理人,你現在這個想法有改變嗎?」 「當然沒有啊,你就是最合適的人選啊。」他爽快回答。 「可是如果你的家人,到時候不同意我代表你的看法,怎麼辦?」我再確認。 「當然事先溝通的責任是我要處理啊,我會先跟他們講好,盡量不讓你難做,也歡迎你來參加我們的討論。」他有注意到我的擔心。 聽到阿銘有這樣的概念,我放心不少:「好,我自認可能不是一個好的『陪伴者』,但我應該是一個不錯的『傾聽者』和『溝通者』。但你要答應我,如果之後你結婚了,我還是希望這個角色由你太太來擔任啦!」 「哈哈哈,我有做功課,醫療委任代理人也可以不只一個啊!」他哈哈大笑。 我也哈哈大笑。整間咖啡廳裡充滿著我們的笑聲,就跟高中時代一樣。 -- 醫療委任代理人,不是「代替」我們做決定的人,而是在充分理解我們對於生命的感受、偏好、價值觀之後,在我們意識不清楚時,「代表」我們做出醫療決定的人。 在我們的身旁,找尋具有「傾聽者」、「溝通者」、「陪伴者」特質的家人、好友,你一定也可以找到最合適的醫療委任代理人。 <本文載於《朱為民醫師熟齡人生部落格》,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安寧療護理念,如何跟家人溝通才不會被誤解?
人氣 1.6 萬
善終
安寧緩和療護:常見三大迷思
張先生,60歲,肺癌末期患者。下午收到會診的通知,於是在周末下班前到10樓胸腔科病房去看這個病人。照例,以我熟悉的開場白開始: 「張先生您好,我是緩和醫療朱醫師,您的主治醫師請我來看您,最近還好嗎?」 張先生躺在病床上,看來有點虛弱,但仍可以擠出微笑道:「還好,就是有點喘,今天下午有抽了水,好多了。」 嗯,今天風和日麗,這個病人看起來也很和善,太好了,應該是個愉快的周末夜晚。不料,在床旁沉默不語的女兒突然發難: 「緩和醫療?那不就是安寧嗎?」 這時候張先生彷彿大夢初醒:「安寧?那不就是叫我等死?」 迷思一:安寧緩和醫療=等死 儘管安寧緩和醫療在台灣已經推廣超過十載,甚至在蓮花基金會全球死亡品質的評比中有亞洲第一的美譽,但還是有非常多民眾對於安寧不了解,張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很多人的誤解是,末期疾病藥石罔效時,「只好」轉到安寧醫療,什麼都不做,等待。但事實是,安寧緩和醫療只是治療的方向不同!對於癌症(或其他末期疾病)治癒性的醫療也許有其極限,但緩解症狀、關心情緒、身體照顧的醫療是永遠可以做的! 迷思二:安寧緩和醫療=去住安寧病房 許多病人一聽到安寧就覺得自己要去住安寧病房了,馬上陷入一種悲慘的情緒,甚至我在會診時也有遇過聽到我是安寧醫師,馬上轉過頭去不跟我說話的。 事實上,目前台灣的安寧醫療,病人可以有不同的選擇,包含安寧病房、安寧共照、以及安寧居家治療。什麼是安寧共照呢?就是假如病人住在原團隊的病房,可能仍在接受治療,或不願去安寧病房時,我們安寧的醫師和護理師一樣可以到各病房去共同照顧這個病人,並且和其原團隊的主治醫師討論最好的治療方式。 這對於還無法接受安寧病房,卻又希望得到緩和治療的病人來說,不失為是一個二全其美的辦法。 迷思三:安寧緩和醫療=回不了家了 以我服務的醫院為例,入住安寧病房的病人,有將近一半最後是可以出院的!目前台灣的安寧病房設置多屬於是急性病房,也就是說當急性問題(如疼痛、呼吸困難等)處理完全,病人即可出院或下轉到慢性照護機構。 而因為愈來愈多醫療院所開始提供了安寧居家的服務,讓安寧的醫師、護理師、志工有機會可以到家中探視病人、調整藥物、給予平時照顧上的諮詢等,讓家屬可以更有信心在家照顧患者,也增加病人可以在自己家中生活的時間,讓他們在自己最自在的地方,有更多機會和家人相處。 世上的人儘管來自不同的地方,但我們人生的終點都是相同的。安寧緩和醫療,就是協助每個人在終點前的這一段路,可以自在、輕鬆,甚至可以帶點笑容,讓病人不需花太多力氣與病痛相搏,而可以留下更多時間和空間,給自己最愛的人。因為:「活著,是最好的禮物。善終,是最美的祝福。」 <本文載於《朱為民醫師熟齡人生部落格》,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6 萬
善終
若有天走到生命的盡頭,你會想靠機器維持生命嗎?
急診室,一個充滿著悲歡離合,充滿著故事的地方。 2010年,那時我正在醫學中心接受家庭醫學科住院醫師訓練第二年。所有的家醫科住院醫師,急診室是一定要去輪訓的地方。 ►「銀髮商機」 如何搶先發掘且拿出解方,才是高招!11/21專家現場分享 >> 急診室對於接受訓練的住院醫師而言,一般而言分為幾個區域:診間區:新到急診的病人到診間給醫師看診,詢問病情,接受理學檢查的地方;留觀區:在診間區做完初步診斷,需要進一步檢查,或是狀況還不太明朗,需要留院觀察的區域;急救加護區:處理生命徵象不穩定的緊急病人。 想當然,急救加護區是挑戰最大,同時也是學習最多的地方。 只是,我才到急救加護區第二天,就出現了一個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病人…… 門裡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四月午後,急救加護區自動門一開,護理師急三步併作二步將一張推床推進來。床上躺著一個老先生,我跟主治醫師王醫師連忙跑過去。 「78歲張XX,今天中午在家裡被人發現倒在地上,意識不清。家人說有病人有癌症。」護理師看了一眼剛剛跟救護車技術員交班的資訊,跟我們說。 我看著張爺爺,身上穿著一般阿伯會穿的白汗衫、棉質長褲,沒有穿鞋子。他非常的瘦,全身冒著冷汗。最引人注目的應該就是他的胸廓,隨著他急促的呼吸不停上下起伏。他的眼睛始終閉著。 幾分鐘的時間,把病人移到我們的床位、打點滴、量血壓、抽血、接心電圖、給予氧氣面罩,全部搞定,我由衷的佩服急診護理人員的效率和能力。不久,連X光也照完了。 王醫師不停地點著電腦,查看張爺爺的抽血數據與X光。「肺炎,二邊都有。再看他的發炎指數,感染很嚴重。血壓也不高,再不處理,可能就要休克了。」他動動滑鼠,點出病人過去的病歷紀錄。「直腸癌合併肺部轉移……唉!這不好處理!」他看了我一眼,我皺了皺眉。 要不要插管急救? 急診的自動門又打開,我和王醫師走了出去。「哪一位是張XX的家屬?」他才說完,有五個人迎向前來。 「醫師,我爸怎麼了!」說話的是一個約莫50歲的中年男性,應該是他兒子。主治醫師先了解了在場有哪些家屬,發現張伯伯有5個兒女,現場來了3個。剛剛說話的是二兒子。之後,他把剛剛的檢查結果和診斷簡要跟所有的家屬說了一遍,只見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擔心的神色。說到最後,王醫師說: 「爸爸的狀況不太好,感覺再喘一喘就要喘不過來了,一般的狀況下可能要插管,給抗生素甚至是升壓劑,可是張先生又同時是癌症病人……你們有想過要不要插管急救這件事嗎?」 這句話說完,彷彿急診室靜止了三秒鐘。只見張爺爺的兒女們我看你你看我,都不出聲。 小女兒已經掉下淚來,說:「之前醫師不是說還有一年多的時間嗎……怎麼可能那麼快……醫師,拜託你救救他!」說完,他的頭靠在她先生肩膀上,泣不成聲。 二哥卻有不同的意見:「小妹,爸本來就是癌症末期,我覺得……再插管,也只是多痛苦而已……」說完,二嫂同聲附和:「對拉!我媽他走的時候也是這樣,什麼插管洗腎樣樣都來,拖了三個月才走,辛苦啦!」 小弟聽到這裡,瞪了二嫂一眼,說:「可是難道我們什麼都不做嗎?就這樣放棄嗎?這樣爸如果真的走了,誰負責!」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就好像在連續劇才看的到的台詞,如今在我的眼前真實上演。 李醫師不禁插話:「大家之前有跟張先生討論過這個問題嗎?」他的家人們又是一陣剛尬的沉默。二哥說:「之前知道爸爸癌症,所有人都盡心盡力陪他治療,沒有人想過,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 「連媽媽也不知道嗎?」李醫師再問,大家還是搖搖頭。 沒多久,二哥講完一通電話,跟大家說:「大哥說他一定要跟媽媽從台北下來再決定。」說完,他轉向我跟李醫師:「醫師,抱歉,我們必須要等到媽媽和大哥來,才能決定。」 李醫師臉上顯得非常為難:「可是……這段時間如果有什麼變化,怎麼處理?」 二哥看了大家一眼,沉默了一陣子才說:「那只好先急救了!」 決定 我們等了一個小時,還是等不到張爺爺的太太和兒子。這時,張伯伯的身體等不及了,他愈來愈喘,整個脖子和身體都隨著呼吸而震動的好厲害。 急救加護區的門打開,李醫師再度走出去,跟家屬說:「我們必須先幫張爺爺插管,可以嗎?」二哥點點頭,又低下頭。小女兒已經不見了。 於是,給了鎮定劑之後,李醫師站到張伯伯的後方,拿起喉頭鏡,用手把嘴巴撐開,喉頭鏡放進去往上一頂,就把氣管內管插了進去。很快的,用膠帶把管子在張伯伯的嘴巴旁邊固定好管子,接上了呼吸器。 正準備要聯絡加護病房,將張爺爺轉上去繼續照顧的時候,急救加護區的們又打開了。一個滿頭白髮,穿著體面的奶奶緩步走了進來,走到張伯伯的床旁邊,眼睛看著他嘴巴的管子,坐下來,輕輕握住張伯伯的手。應該是他太太來了。 從我所站的角度,看不太清楚奶奶的臉,於是跟李醫師一起走近一點,才發現奶奶臉上都是淚水。李醫師說:「奶奶,張先生因為呼吸衰竭,所以我們幫他插了管子,等一會兒會送到加護病房。」奶奶沒有說話。這時候,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我說話了:「奶奶,因為張先生之前沒有做預立醫療決定,兒女們也不太清楚他的想法,所以我們必須依照著一般的急救流程來做。」 奶奶還是握著張爺爺的手,慢慢轉過頭來,跟我說:「其實他跟我說過了,如果出了什麼狀況,他不要插管。」 「啊!」我跟李醫師同時幾乎啊了一聲。李醫師連忙問:「奶奶,那剛剛在電話裡,怎麼沒有跟兒子說呢?」 我跟奶奶的距離很近,所以可以看出她全身都在發抖。奶奶說:「我怕啊!如果我說不插管,我可能就見不到他了啊!」說完,奶奶頭整個埋進張爺爺的身體裡,身體顫抖的更厲害了……而他的兒女們,面面相覷,似乎都不知道,爸爸其實已經做了決定…… 我站在病床旁邊,看著奶奶和爺爺交握的雙手。 -- 之後,在送到加護病房的第三天清晨,爺爺還是走了。 每當急救加護區的自動門開開關關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張爺爺,還有他的太太和家人,想起他們在急診室的爭執與淚水。 我常常想,生命最後的三天,被插了管子,這是爺爺希望的走法嗎? 柯文哲醫師曾經在2013年的TEDxTaipei年會上說過這樣一句話:「人生的結局只有二種,一種有插管,一種沒有插管。」 而我想要在他的話後面再加一句:「差別只是在於,我們是到了最後的時候讓家人為難,還是提前做決定,並且告訴所有的家人。」 你會怎麼選擇呢? 如果有一天嘴巴無法進食,你會放置鼻胃管嗎? 儲值抗老力,全方位改變生活型態>>
人氣 1.1 萬
善終
如果有一天嘴巴無法進食,你會放置鼻胃管嗎?
民國95年,我在台北市某醫學中心當實習醫師。 當年實習醫師的工作,除了學習新知、照顧病人之外,我們必須要負責病房內許多看似平常但是一定需要由醫護人員來執行的醫療業務,例如放置尿管、鼻胃管、做心電圖、抽血、換藥等等。 醫學中心病人多,相對這些醫療業務也非常繁重,我們每天就在這些事物與學習中,在醫院的大小地方四處奔走。 稍微可以喘息的時候,幾個實習醫師會在休息室裡互相聊天、打屁,有的時候也會有點抱怨。有一天,我們聊到一個主題是:「尿管、鼻胃管、心電圖」這些事情,最不喜歡哪一個?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當天在場五位實習醫師,每個人都最不喜歡鼻胃管。 -- 那年過年,照樣留在醫院值班。凌晨5點正在值班室躺一下休息,接到了護理站的電話: 「朱醫師,022床鼻胃管自拔,要重新放。」 我翻了個白眼,又是自拔,早上5點耶!很不情願地準備好我所需的用品:鼻胃管、手套、潤滑凝膠、聽診器,往病房走去。 022病人是一個75歲的沈伯伯,聽說以前是將軍,威風八面。但好景不常,5年前開始失智,3年前腦部大面積中風,從此無法走路、說話、上廁所,只能終日躺在病床上。他這次因為肺炎併發敗血性休克送到醫院來,狀況其實不太好。 他住在單人房,走進病房,一股尿騷味混和著食物的味道迎面而來,映入眼簾的沈伯伯蜷縮在病床一角,他好瘦,幾乎只剩下皮包骨了。因為躺床躺久了,手腳關節缺乏活動都攣縮了。我想是因為他又自拔鼻胃管的關係,所以他的雙手都用了保護手套套起來,手套的另一端用棉繩綁在病床欄杆上。 病床旁邊看似坐著他的太太、兒子和女兒,每個人都焦慮地看著我。 「你們好,我來幫伯伯重新放鼻胃管。」我說。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麼晚還要麻煩你。」奶奶很抱歉地跟我說,我沒有回應,就開始我的工作。 不料,平常理應是在10分鐘內就可完成的任務,那天晚上很不順利。 放置鼻胃管,是從病人的鼻孔中把管子插進去,經過咽喉進入食道中直到胃裡。其中有一個需要病人配合的重要動作,就是吞嚥。對於意識清楚的人,透過吞嚥的配合,管子通常很快就可以進到食道。 但是沈伯伯,說什麼就是不吞。 過了30分鐘了,管子都無法進入食道,一直從嘴巴跑出來。 「伯伯,要放了,你要吞口水喔!吞口水!吞!」我在伯伯的耳朵旁邊大叫,但他不理我。我當時真的很生氣,但對於一個失智又中風的病人來說,如何能配合我呢? 更辛苦的是,每插一次管子,就會刺激他的鼻腔和咽喉,引發咳嗽反射,所以我一邊插,伯伯一邊咳,幾乎都要把肺咳出來的那種感覺。沈伯伯咳到眼淚一直流,儘管他失智又中風,但是他的眼神還是憤怒地一直瞪著我,好像我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人。 奶奶看到她先生這樣,也忍不住掉眼淚,跟旁邊的女兒說:「我們不要放了好不好,他以前就很不喜歡鼻胃管,他好辛苦、好辛苦……」女兒挽著媽媽的手,看起來也很難過。不料,坐在一旁角落的兒子,聽到這句話很大聲地斥責奶奶:「說這什麼話!不放管子怎麼吃東西!怎麼會有營養!醫師,你不要聽她的。」奶奶被兒子一唸,不再說話。 我只是個小實習醫師,也很無奈,只能繼續做事。從左邊鼻孔插,失敗,伯伯咳個不停;從右邊鼻孔插,還是失敗,伯伯咳個不停,眼淚又流出來。插到最後,伯伯知道我要插了,頭就一直扭一直扭,不讓我插,她的兒子和女兒只好用力把伯伯的頭固定住,好讓我做事。 伯伯的頭被四隻手卡住,頭歪一邊,眼神還是直瞪著我。不知為何,直到現在,我還會想起這個畫面,充滿了一種情緒與悲傷的畫面。 經過了90分鐘的鏖戰,管子終於進去了。用聽診器確認,確定位置是在胃裡面,大功告成。我全身大汗,衣服都溼透了。我大呼一口氣。 奶奶、兒子和女兒不住跟我道謝,臨走的時候,還聽到兒子打電話跟護理站說:「麻煩你們把我爸手綁緊一點,免得他又拔管子。」 我默默走出病房,天亮了。 -- 很多實習醫師不喜歡鼻胃管,我想是因為,在一次又一次地插管子,與病人一次又一次地拔管子之中,被插拔的已經不只是那根管子,而是病人的意志、家屬的期待和醫療的無奈之間互相拔河,同時還混雜了好多種無法名之的情緒。身為小醫師,那些都是我們無法處理的,我們只能奔走在病房之間,繼續插那個被拔掉的管子。 我常常想起沈伯伯瞪我的眼神,想著如果我是健康的他,我會怎麼做?如果我是生病的他,我又會怎麼做呢? 親愛的朋友,你又會怎麼做? <本文載於《朱為民醫師熟齡人生部落格》,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4.5 萬
善終
當爺爺跟我說:「我好想死」的時候......
小廖是我的高中死黨,也是一個業界非常出名的婚禮攝影師。我們常常沒事就約了喝杯咖啡,聊聊近況。 但是這一次碰面不太一樣,小廖眉頭總是皺皺的,我看了很不對勁,便問:「怎麼了?」 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陰沉,跟我說:「唉!小朱!我跟你說,其實我爺爺最近身心狀況都不好。」小廖這個人我太熟了,當他開啟話匣子,就會源源不絕把故事說完。 他繼續說:「自從我奶奶半年前過世,爺爺就變得不太一樣。他本來是個開朗多話的人,最近慢慢地話愈來愈少了;從前,他都會在早上的時候到附近的公園下棋,現在也都不去了。甚至,他最近只要一開口,就盡是跟『死亡』有關的事。」 聽到「死亡」二個字,我不禁豎起耳朵,問小廖:「爺爺是怎麼談死亡的?」 他嘆了一口氣,說:「他總是說:『我年紀大了,不中用了,活在這個世上也沒意思....』或是『妳奶奶走了,獨留我一個人,我也不想活了....』甚至有一天,他突然抓住我的手,邊掉眼淚邊說:『我好想死......好想死......』........」說到這裡,小廖用手帕擦了擦眼淚。 我很少看到小廖這麼難過的樣子,沈默了一下等他,然後問:「那麼,面對這些困難的問題,你們都怎麼回答?」 他說:「哎呦,爸都一直跟爺爺說:『不要想這麼多!』可是我覺得這個答案也很奇怪,怎麼可能不想呢!小朱,你說,該怎麼辦?」 面對長輩的憂鬱 在醫界我們常常說,高齡長輩有三個身心方面的問題,簡稱三個D,分別是:憂鬱症(depression)、失智症(dementia)、瞻妄症(delirium)。而隨著台灣高齡化愈來愈嚴重,這三個D也會愈來愈常見。而憂鬱,就是一個最令家屬困擾的問題。 老年憂鬱症的治療,可以簡單地分成藥物治療與非藥物治療這二個部分。今天我們來談談非藥物治療。 非藥物治療主要的目的,是希望可以藉由心理治療與社會支持的作用,幫助藥物治療達到更好的效果。但是,我們常常看到很多憂鬱者長輩的家屬,非常無助,藥物他們不懂,心理治療他們也幫不上忙。怎麼辦? 從非醫療專業的角度,我認為至少我們可以做到增加老年人的「社會支持」的這個部分。 老年人的社會支持 根據醫學研究顯示,老年人有好的社會支持(social support),無論是對於預防憂鬱症、未來的失能都有幫助、甚至可以降低死亡率。而所謂社會支持,大致可區分為二種,接受型以及提供型。 接受型就是老年人被動接受的社會支持,例如參加社區活動、接受別人的協助、接受陪伴等等;相對的,提供型社會支持就是主動協助他人,例如成為志工,幫忙主辦社區活動或競賽等。 綜合起來,我認為,如果家屬想做些什麼,最好的方式,就是陪伴。 陪老年人說話、陪老年人看電視、陪老年人散步、陪老年人吃飯......其實,陪伴本身就是一種支持,甚至是一種治療。讓老年人知道,無論遇到多麽大的困境,旁邊都有人支持他。陪伴不僅是增加了老年人接受型的社會支持,同時對於需要藥物治療的長輩更加的重要。 有的人會問我,現在年輕人這麼忙,怎麼會有時間陪伴呢? 其實,我們有時候不一定要自己陪伴,也可以交給我們信賴的人,來陪伴。例如,老人家的好朋友,我們可以也跟他們建立好關係,請他們幫忙陪伴彼此;例如,日照中心的員工或是社區關懷站的志工,在我們必須要上班的時候,他們也可以肩負陪伴與照顧的角色。使老人家不至於長時間孤獨一人。 小廖聽了我的話之後,常常在沒有工作的時候,陪著爺爺到外面散步、做運動。如果家裡真的都沒有人,小廖用心地去找了爺爺的那些棋友,請他們到家裡把爺爺帶去觀棋、下棋。 有一次,我也跟小廖到他家附近的公園,看爺爺下棋。爺爺平時靜靜的,但是棋力之高讓我驚呆了!沒多久就讓對手俯首稱臣。 我看著爺爺,用一種崇拜的語氣跟他說:「爺爺!你也太強了吧!」 爺爺害羞地笑了。 <本文載於《朱為民醫師熟齡人生部落格》,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9204
其他疾病
老年人常常喊頭暈......可能是這個問題!
台灣已經是一個老年化的社會,因此,每天走進我的門診的,十個有八個是超過65歲以上的老年人。 診間 正值初春,風和日麗,門診走進來一個骨瘦嶙峋的爺爺,拿著拐杖,走路還算穩健,一進門一副苦瓜臉一直跟我抱怨: 「哎呦醫師,我全身不對勁,已經好幾個禮拜了,特別是這個頭暈的嚴重,暈得很不舒服。另一個醫師說我是骨質疏鬆,我看我這個問題很難治的好了,難過啊!」 老人家常常都會有多重的抱怨,全身不舒服,就像他一開口就是一大串問題。這時我們只能如偵探般的細心找到蛛絲馬跡,釐清案情。從他的描述中,我聽到一個關鍵字,就趕緊發問:「爺爺,你說頭暈,是怎麼樣子的頭暈啊?」 「哎呦醫師,說到這個頭暈就麻煩,常常暈,特別是我要走路或是運動的時候,暈到不行。我跟你說啊,醫師,我最近在家裡還跌倒好幾次,難過啊!」 其實跟爺爺交談幾句,發現其實他是個很可愛的爺爺。但是聽到「跌倒」這二個字的時候,我豎起了耳朵,心裡想:跌倒好幾次!那真的是很嚴重的問題!如果今天不處理好,再跌倒一次可能就要出大事了。 於是我詳細地詢問關於爺爺平日的症狀、過去的病史等等,發現爺爺有高血壓、攝護腺肥大,但是沒有心臟病或糖尿病的問題,於是繼續問他:「爺爺,你都吃些什麼藥啊?」 爺爺又嘆了一口氣,說:「唉!我吃的藥可多了,我吃高血壓藥吃二種,吃攝護腺藥吃二種,吃頭暈的藥,還有因為最近腳有水腫,所以醫師又開給了我利尿劑......」 聽到這裡,心裡的答案呼之欲出:「爺爺,你說你有吃高血壓的藥,不然我們幫你量個血壓。」 血壓一量:120/75,標準到不行的血壓,甚至比我自己的血壓還要標準。 接著我跟爺爺說:「爺爺,你站起來。」爺爺有點錯愕,以為看完了,就準備往門外走。我趕緊攔住他,請他站著,開始跟他閒聊。原來爺爺住在醫院附近,走路就到,跟太太住在一起,有三個女兒都住在外縣市。太太身體也不算太好。 聊了5分鐘後,我請護理師幫爺爺再量一次血壓,站著量。這一次,血壓90/54。 我跟爺爺說:「爺爺,你有『姿勢性低血壓』。」 姿勢性低血壓 姿勢性低血壓,顧名思義,就是在變換姿勢的時候,血壓會降低。醫學上的定義,如果變換姿勢時收縮壓下降20以上,或是舒張壓下降10以上,就符合姿勢性低血壓的定義。 老年人如果血壓過低,腦部血流灌流就會間歇性不足,這時就可能出現頭暈四肢無力等狀況,甚至很可能會出現後續跌倒的情形。因此,姿勢性低血壓看似小問題,卻可能造成嚴重後果。 一般來說,姿勢性低血壓最常見有下列三種成因: 藥物型:許多藥物都有降低血壓的效果,特別是降血壓藥物中的血管擴張劑以及利尿劑,以及治療攝護腺肥大藥物的甲型阻斷劑,都是非常容易在老年人中引起姿勢性低血壓的藥物。  自主神經型:因為自主神經功能失調所導致。一般老年人由坐姿轉到站姿的時候,血壓會升高,但如果有自主神經的問題,血壓便無法依身體的狀況調整。有哪些情形會造成自主神經失調呢?舉凡老化即是其中一種,或是糖尿病所引發的神經病變,長期飲酒所導致的神經受損等等。  疾病型:血壓的產生來自於心臟及血管,所以若心臟有問題,例如心衰竭、主動脈狹窄、心肌病變等,都可能會影響到血壓的調控。此外,若是有嚴重的脫水或是血液量不足,例如急性出血等等,也會有姿勢性低血壓的現象。  多重藥物 回到診間,其實爺爺最有可能是因為藥物的問題而產生了姿勢性低血壓,包含了二種高血壓藥,二種攝護腺肥大藥物,還有最近新增的利尿劑都非常有機會造成症狀。 所以我跟爺爺說:「爺爺,你的血壓控制非常好,所以我們先把其中一個血壓藥暫停試試看。這段期間還是要持續量血壓,觀察血壓的變化。另外,攝護腺肥大的藥物,我會替您更換成比較不會有姿勢低血壓副作用的另一種。還有,腳現在沒有很腫,就不用吃利尿劑的藥了喔!」 除此之外,我另外詢問了爺爺是否有白內障的情形,並提醒他拐杖的使用方式,以及正確選擇鞋子的方法,避免爺爺有跌倒的機會。 爺爺很開心,直說:「好,好,醫師謝謝,那個橢圓的藥先不要吃,我知道了,謝謝你啊!」 -- 過了二週,爺爺又來回診,果然好多了,他直說:「醫師,照著你的方法,頭果然就沒有這麼暈了!謝謝你!」我幫他再量一次血壓,138/85,比原來高一些,但還是在可接受的範圍之內。於是再次檢視他的用藥和生活習慣,也提醒爺爺要多運動。 爺爺臨走之前仍然不停道謝,直說:「醫師謝謝,你真行啊,這麼難治的骨質疏鬆,都被你治好了,謝謝!」 我不禁邊苦笑邊揮手,心裡想著:「爺爺,這不是骨質疏鬆啊!」 <本文載於《朱為民醫師熟齡人生部落格》,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7 萬
善終
安寧療護理念,如何跟家人溝通才不會被誤解?
安寧療護門診,病人不多,但是每個病人可能都會花很久的時間。 上個月的某個星期五早上,門診即將結束了,掛進來一個新病人,看了看電腦,65歲男性。 「這個可能是來做安寧諮詢的,請他進來吧。」我跟護理師說,聲音因為說太多話了,有點沙啞。 結果,門一開,出現了一位長相甜美的女性,約莫30出頭歲,穿著套裝和高跟鞋,耳環閃閃發亮。 「應該搞錯人了吧。」我有點錯愕。 沒想到,她一坐下來,眼淚就不停地掉。原來,她叫小莉,那位掛號的病人是她的父親,已經肺癌末期了。 「醫師,怎麼辦,我爸活著很痛苦,他真的很痛苦!」小莉從頭到尾跟我說了父親生病的過程,從一開始如何開刀,如何打化療,如何吃標靶藥物,轉移之後做放射治療,到現在已經腦轉移了,都沒有辦法走路了,他依然不放棄,仍然每天在網路上搜尋是否有最後的奇蹟療法。 「醫師,我爸意志真的很堅強,但是真的太辛苦了!媽媽為了照顧父親,也累倒了!」她哭得差不多了,擦擦眼淚。 「那你們有跟爸爸討論過安寧緩和醫療嗎?」我說。 小莉眼睛亮了起來。「對!我就是在網路上看到這裡有安寧門診,所以才來掛號,我們全家都不清楚,想了解一下什麼是安寧緩和醫療。」 於是,我把安寧緩和療護的定義,適用疾病、狀況,以及安寧病房治療與安寧共照治療還有安寧居家治療的差異,都跟她說了。甚至我拿出「安寧緩和意願書」給她看,跟她說明相關的流程。最後,問了她一些父親現在的症狀,告訴她平常在家要怎麼照顧。 於是她說:「謝謝醫師,我回去會跟我爸好好談談。」小莉走了。 -- 過了二個星期,另一個星期五早上的安寧門診,我又看到了那個病人的名字,心裡想:「可能是溝通成功,小莉的父親真的要來了。」 結果我猜錯了,還是小莉,而且,她一坐下來,又開始哭了。 我有點尷尬,問她說:「發生了什麼事?」 她說:「醫生,我把你跟我講的試圖解釋給我爸聽,但是才講沒幾句,他就生氣了,還把我罵一頓,說我是不肖女。我…..我……我不是……」說到這裡,她哭得更厲害了。 好不容易她平復情緒,我才問她:「那你是怎麼問爸爸的呢?」 小莉說:「我就跟他說什麼是安寧阿!一開始還好好的,後來我問他,要不要簽那個放棄急救同意書,他就抓狂了。」 「妳真的這麼說?」我問。她點點頭。 我恍然大悟。 -- 寫作、演講這些日子以來,最常被依般民眾問到的問題就是:如何跟家人溝通安寧療護理念才不會被誤解? 其實,溝通安寧療護的理念有特定的方法,經過多年的摸索,我整理出了「二不二要」,告訴大家應該要怎麼說比較好。 二不二要 1. 避免問「要不要救?」 「要不要救?」這樣的問句,其實在溝通中的侵略性是很強的。「救」這個字在中文裡隱含著善的概念,比方說我們常用的句子:「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也是為什麼,醫師護理師在傳統觀念裡地位是很崇高的。問對方「要不要救?」會給對方一些壓力,好像在告訴他:你如果見死不救就是壞蛋。那麼,要怎麼說呢?可以用「急救」來代替「救」,避免單獨使用「救」這個字。例如可以這樣問:「如果有一天真的回天乏術了,還想要急救嗎?」 2. 避免使用「放棄」這二個字 其實,沒有人想要放棄任何人。從小到大,我們接受的教育就是告訴我們,不可以「放棄」。因此「放棄急救」一樣隱含著立場的批判,好像在說不急救是不好的,不應該的,這都會讓病人/家屬感到壓力。那麼,要怎麼說呢?可以用「不要」來代替「放棄」。例如可以這麼問:「如果有一天變成植物人,是不是就不要急救了?」 3. 可以用「治療方向的改變」來說明 緩和醫療並非不治療,更不是放棄。只是治療方向由原本的治癒性的治療,變成以提升生活品質為目的的治療。由原本的開刀、化療、放射治療,轉變成疼痛治療、症狀治療、心理治療等。都是治療,都是為了要提升病人及家屬的生活品質所做的事情,只是方向不同而已。 4. 可以用「減法」/「加法」來說明 一般人認為安寧就是這個也不做那個也不做,「放棄」或者是「等死」。但是,其實這個部分的治療可能更多元。比方說我們常常使用芳香治療、藝術治療、中醫輔助治療、靈性治療等等。所以不是減法,是加法。 -- 我把應該要怎麼溝通的「二不二要」跟小莉詳細地說明了一遍,她點點頭,跟我說:「朱醫師,這一次,我會好好地說。」 看著這樣一個,跟我年紀不相上下的女生如此有勇氣,如此堅持,我內心非常佩服她。 <本文載於《朱為民醫師熟齡人生部落格》,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4 萬
善終
「人生最後期末考」 你會想知道自己的病情嗎?
規則 「人生的最後期末考」考前大猜題一共十題,來看看這些人生最後都會遇到的問題,你有沒有答案? 考題一 Q: 請問大家,如果有一天,你年紀大了被醫師診斷了重病,你會想知道自己的病情,還是不想知道,都交給家人決定? A: 1. 想知道,自己的生命自己做主。 2. 不想知道,我的家人幫我決定就好。 3.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知道。 故事 明明是冬天,台灣卻熱得跟夏天一樣。會診是不會因為夏天冬天而有區分的,接到了會診,就匆匆前往內科病房。 病人是一位90歲的阿公,躺在病床上,一喘一喘的。阿公這次因為呼吸很喘住進醫院,經過電腦斷層檢查,他的原治療團隊覺得,應該是肺癌。但是家屬不希望再接受後續的治療與檢查。他的兒子坐在他旁邊,看到我就急忙坐起來,非常客氣。我跟他做自我介紹,跟他說我是緩和醫療的醫師,主治醫師請我來看一下爸爸。我問了兒子,爸爸是說國語還是台語?然後,我用我生硬的台語跟阿公對話起來: 「阿公,您好,我是朱醫師,你現在覺得怎麼樣?」 「阿就,有點喘,有點喘。全身沒力。」阿公很虛弱地回答,但是神智依然很清楚。身體隨著呼吸一上一下地。 我正想繼續說下去,兒子突然用手輕輕拍著我的肩膀,用國語很小聲、很小聲的跟我說: 「醫師,我們沒有讓他知道。但是我們都不要做治療了......」 「嗯,你們沒有讓他知道。但是你們都不要做治療了......」我低聲重複了一遍他的話。然後說:「好,我知道。」之後,我小心翼翼地問阿公: 「阿公,醫生跟你怎麼說啊?」 「阿,那個,醫生昨天跟我說什麼化療,我也聽不懂......」 「化療?」我心裡想,不是說阿公不知道嗎...... 隱瞞病情的現實 台灣每年有將近10萬人被診斷癌症,在傳統社會保守的觀念下,很多家屬認為癌症是不治之症,因此無論診斷的時候是早期或是晚期,隱瞞病人真實病情的狀況非常常見。問家屬們原因,多半可以得到以下的回答:「哎呀,醫師你不知道,爸爸很脆弱,萬一被他知道了,它會崩潰!」或是「唉呦醫生,媽年紀這麼大了,平常腦筋就迷迷糊糊的,跟他說也沒有用啦!跟我說就好,我來處理。」 這些論點似乎都有它的道理,但是你知道嗎?「隱瞞病情」會帶來後續我認為最關鍵的三大問題: 病人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快到盡頭,身後事,例如財產規劃、後事交代等等很難找到時機討論。沒有討論,一但病人突然離開人世,後續則可能是家族裡的紛爭及困擾。 病人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快到盡頭,最後關頭的關鍵醫療決定,如插管、電擊、壓胸等等,如果你是那個隱瞞他的的家屬,你敢問嗎?不敢問,那就只好等病人昏迷了再由家屬做決定!只是,如果你是家屬,你確定到時候你做的決定是正確的? 最重要的是,病人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快到盡頭,沒有辦法好好的利用剩下的時間,跟最愛的家人道謝、道歉、道愛和道別! 根據調查,九成以上的民眾,希望在罹癌的時候清楚被告知自己的病情。但是很奇妙的,當我們變成病人家屬,我們又不自覺地會想很多!想說老人家會不會撐不下去、想說老人家會會失去對生命的自信......等等。只是,老人家真的有我們想像中的這麼脆弱,又這麼不聰明嗎? 其實,他們雖然總是默默地不說話,躺在病床上,但是他們的眼睛看著,他們的耳朵聽著,他們的心思躍動著。無論是自己愈來愈頻繁的進出急診室、身體功能的逐漸下降、本來不需要洗腎的現在要洗腎了、家屬常常在病房門外低聲哭泣......這些動作與變化,老人家都覺察的到。只是有時我們不說,他們也不說。 只是,也許現在醫師因為尊重家人們的決定,可以不說,但是二年後就不是如此了。 病人自主權利法 「病人自主權利法」即將於民國108年正式實施。根據「病人自主權利法」第五條第一項:病人就診時,醫療機構或醫師應以其所判斷之適當時機及方式,將病人之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等相關事項告知本人。病人未明示反對時,亦得告知其關係人。 也就是說,除非「本人」說可以告知其他家人朋友,不然在一般狀況下,醫療機構或醫師必須將相關的病情告知本人。這保障了我們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的疾病與身體狀況知情的權利。畢竟,有了知情,才有接下來的選擇與決定,不是嗎? 回頭看看考題,你選幾號呢?無論你選的是哪一個,我希望你有一個確定的答案。 <本文載於《朱為民醫師熟齡人生部落格》,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此文為2017年發表,文中人、事、物背景或已有調整、變動,造成不便還請見諒。 推薦閱讀: 當爺爺跟我說:「我好想死」的時候...... 如果有一天嘴巴無法進食,你會放置鼻胃管嗎? 若有天走到生命的盡頭,你會想靠機器維持生命嗎?
人氣 1.7 萬
其他疾病
名人跌倒猝死事件,我只看到關鍵字……
「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前晚赴晶華酒店參加友人娶媳喜宴,離去時不慎在樓梯處踩空摔跌導致頭部撞地重傷,並於今天早上不幸逝世。」(自由電子報) 這樣的不幸事件引發了社會大眾多元的討論。在我的臉書朋友圈裡,有人發文說,平時一定要更珍惜自己周遭的親人,因為我們都不知道意外何時會降臨在我們頭上;也有朋友看了一些相關的報導之後,提醒我們不應該在行進間使用手機或其它會讓人分心的電子用品,以免發生憾事。甚至有朋友拿前一陣子在網路瘋傳的Simon Sinek演講影片,反思我們與網路科技之間的距離是不是已經超出了應有的界線。 我看著電視中不停晃過螢幕的跑馬燈,心中對於這個新聞只有一個關鍵字:「跌倒」。 跌倒:我的親身經驗 並不是因為我是一個老年醫學專科醫師,所以眼中只有跌倒。而是因為,我的父親跟辜先生一樣,幾年前意外跌倒,撞到頭部後腦出血。 父親的跌倒大大改變了全家的生活。 父親晚婚,所以50歲才生下我。我是家中獨生子,從小可說是備受呵護長大。小時候對父親的印象,除了他很嚴肅之外,就是他身體非常好。因為過去在軍中的習慣,父親每天早上5點鐘就起床,到附近的公園去慢跑運動,春夏秋冬,從不間斷。他甚至很少感冒,所以每次我和嬤嬤感冒,都會被他嘲笑:「你看看你們,身體這麼差,還不多鍛鍊。」直到過了80歲,父親也沒有一般老年人常見的慢性病,什麼高血壓糖尿病阿,他都沒有。只有在幾年前因為白內障開過刀。 那時身為專業醫師的我,總是心裡想著,老爸的健康實在是沒問題。 孰不知,一個簡單的跌倒,就可以輕易擊碎一個人的健康。 2013年某一天早上,我正準備要上班,突然接到媽媽的電話:「兒子,怎麼辦,你爸在家裡跌倒了,我只聽見『咚』一聲,他就倒在地上了,現在昏昏沉沉的!怎麼辦!」我趕緊說:「趕快送爸爸去醫院!」之後匆匆忙忙趕到台中榮總急診室。 到了急診室,我印象很深刻,一開始看到爸爸的時候,他還可以勉強跟我對話,但是已經沒辦法站起來上廁所了。後來,他的意識愈來愈迷糊,直到開始昏睡。爸的額頭上,有一個紅紅的印子。 後來經過檢查才知道,爸應該是跌倒的時候撞到了頭,導致腦出血。 很幸運的是,爸後來脫離了險境,但是出現了很多腦外傷的後遺症,生活也大大的受到影響。 在那之後,我常常很自責,不斷的回想:「為什麼他會跌倒?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是他的眼睛不好看不清楚,所以因為早上很昏暗才跌倒嗎?還是那天地上有水,所以他滑倒了?還是泌尿科的醫師最近給他新調整了藥物,產生了副作用?」 這些都無從得知了,我們只能盡力地預防他下一次的跌倒。對我而言,「跌倒」從此不是課本上的一個章節,而是生命中實實在在的劊子手。一不小心,可能吞噬我們周遭親朋好友的人生。 老年人跌倒 根據衛福部統計,老年人因事故傷害致死除了交通事故外,第二大原因就是跌倒。而65歲以上老年人,自述過去一年跌倒的比例高達六分之一。而我們也知道,只要老人跌倒,因為老人家本身就虛弱、或是有骨質疏鬆等等,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比例可能會導致重傷害,甚至是死亡。 但是我們的社會大眾,甚至是我們醫療系統,花了很多心力在常見的慢性疾病,例如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等等的預防和治療。但是卻常常對跌倒忽略了。甚至我在門診隨口一問,有的老人家幽幽地說:「有阿,我這幾個月跌倒好多次拉……」這樣的對話讓我心驚膽跳。 老年人跌倒是不是可以預防?答案是肯定的。以下我提出三個非常重要的關鍵: 一、 小心使用藥物並仔細檢視藥物相關的副作用。 二、 定期回顧老年人的身體功能,特別是視力、聽力、平衡感、下肢肌力。 三、 改善家中可能容易導致跌倒的環境。 預防跌倒三件事 藥物 藥物往往是造成老年人跌倒的最可能的元兇之一。老人家因為身體內肝、腎功能的下降,對於藥物的反應會比年輕人大得多,可想而知副作用也大得多。特別是一些常見的抗組織胺類藥物,比方說感冒藥內涵的成分,都很有可能讓老年人容易產生頭暈等副作用,也增加了跌倒的風險。而如果老人家又不聽醫師的指示,任意服藥甚至是同時吃多個醫師開立的藥物,那就更危險。因此,追蹤老年人的服藥情形與副作用的反應,詳實和家庭醫師敘述以隨時調整,是我們每個身為子女的年輕人都應該做的。 回顧身體功能 上了年紀的人,決定他們生活品質的往往已經不是他們身上有幾種「疾病」,而是他們身體的「功能」如何。如果沒辦法走路、沒辦法自己吃飯、上廁所,就算他什麼病都沒有,那生活品質也一定很差。而跟跌倒最息息相關的身體功能,莫過於視力、聽力、平衡感、下肢肌力。所以,這些相關的系統應該要定期做相關的檢查,以確保有問題時可以提早發現,提早介入。 家中環境 家裡是老年人最容易跌倒的地方。浴廁等濕滑的地方老年人可能會因為平衡感不足而滑倒;家中若是堆滿雜物或地上滿布電線,老年人可能會因為不小心絆倒;晚上若照明設備不足,很多老人家起床上廁所的時候會因為對於黑暗適應不良而跌倒。因此,避免地上有積水、在濕滑處增設扶手、讓家中走道的動線保持寬敞勿至放雜物、增設照明設備如小夜燈等等,很有可能都可以幫忙老人家更遠離意外事件的發生。 「藥」物、「回」顧身體功能、「家」中環境,用三個字的口訣幫助大家記憶:「要回家」。希望這些提醒,都可以讓我們的長輩快快樂樂出門,免於跌倒,平平安安在家。 <本文載於《朱為民醫師熟齡人生部落格》,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3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小毛病潛藏的大問題—聊聊耳朵的悶脹不舒服感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