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春麵吃得飽,有人想吃牛肉麵也不要限制太多」 自費醫材設價格上限政策,民眾、政府、醫界如何三贏?

圖片來源 / 天下資料
瀏覽數15,951
2020/06/12 · 作者 / 張克士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台灣在政府、民眾及醫界共同努力下,有驚無險地度過一場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帶來的災難,締造美好的一仗。正當全國醫護人員脫下身上沉重的防護裝備、醫院解除部分的關卡與禁令,暫時鬆一口氣之際,健保署推出「自付差額特殊醫材」的收費上限政策,直覺上好像醫界剛避過一場海嘯,接著又得面臨一波驚濤駭浪,令人錯愕不已。難得一見的是,醫界勞資雙方幾乎口徑一致,許多民意代表也同聲表示反對,相信這是衛福部及健保署始料未及的。

健保署為健保的永續盡力,以及為民眾的荷包與醫療品質把關良善動機無需質疑。然而,也許對醫界及民眾尚未充分說明溝通,也或許在疫情期間時機不恰當,以致於引發反彈聲浪。而最重要的是,這個政策本身是否已臻完善?抑或雖不完美但有適當的配套措施,能夠在健保、醫界及民眾三方取得共識與交集,做到三贏,或者盡量做到三方都可接受。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病人端:省去比差價困擾,卻可能面臨高品質醫材退出台灣

首先,最重要還是應該從病人的權益談起,對一般民眾而言,訂定自費差額上限的有4個優點:

  1. 健保署將現行八大類自付差額特材 352 個品項,依其同功能類別進行 24 個次分類,同一個功能群組訂定同一上限費用,民眾可由健保收載品項,便於判斷其臨床益,並從中選擇適合的特材。
  2. 特材都由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審查和監督,在安全、品質和效能上可確保符合以病人為中心的需要。
  3. 因為自費價格的訂定與公告,降低醫病雙方資訊不對稱的疑慮與風險。
  4. 因為自費上限的訂價一致,各醫院進用的醫材差異不大,且資訊透明,可以促進醫病的互信,並避免民眾為了比價到處奔波逛醫院。

這樣看似對病人有諸多優點,但最大的缺點是,隨著醫療科技的日新月異,各種療效佳、耐久性高的特材推陳出新,屆時可能因受制於價格上限,不敷成本而不願引進台灣或選擇退出市場,民眾反而選擇性降低,無法使用高品質醫材,或者因廠商不願納入健保,想要用必須全自費,造成病人負擔更重更高的反效果。

另外,因為醫院面臨經營的壓力,可能會選擇相對較低成本的特材,造成反淘汰,反而影響病家的權益。(推薦閱讀:醫材自費訂上限,高檔醫材有錢也不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醫院端:減少裝備競賽,但中小醫院經營恐更困難

從醫院的角度來看,這項措施有2個優點:

  1. 因為特材資訊透明,醫師在解說其功能及自付差額時,民眾信任度較高且可避免爭議。
  2. 各醫院進用的特材差異不大,將可減少彼此間的裝備競賽,回歸醫療專業本質,且因已訂定收費上限,各醫院在訂定自費差額時較不需花時間比較同儕醫院的訂價。

然而,卻有2個重大缺點: 

  1. 因健保署訂定特材自費差額上限時,所參考比價的可能是公立醫院或大型醫學中心,前者有公務預算支撐,後者有以量制價的議價優勢,兩者的成本壓力都遠低於一般私人醫療機構,尤其是沒有經濟規模的中小型醫院。因為一刀切的齊頭式平等本來就如單一藥價基準一樣,對不同層級醫院產生不同的價差,有時甚至某些核價結果讓小型地區醫院被迫賠售,嚴重排擠及壓縮生存空間,造成大者恒大的結局。目前社區醫院在各鄉鎮苦撐,提供民眾可近性的便利醫療服務,若大量消失,結果仍是對民眾不利。
  2. 這次對89%的自費上限調降,因為涵蓋面甚廣,不但讓本已經營困難的中小型醫院雪上加霜,也擠壓全國醫界的經營空間。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健保署:不利「分級醫療」,排擠先進優質器材引進

最後,對於健保署而言,此作法雖然立意良善,也可改善收費不一的亂象,並為民眾荷包把關,但,一方面民眾似乎並不全然埋單,也並非都能感受到政府的善意,另一方面也可能導致以下的缺點:

  1. 因單一核價基準,未考慮不同層級醫院間的價量關係與規模差異,將導致健保署也不樂見的層級傾斜,危及小醫院的生存,不利於「分級醫療」這個明確政策大旗的推動。
  2. 可能排擠先進科技與優質特材的引進,剝奪民眾選擇的權利。
  3. 不斷降低價格(包括藥品與特材)的結果,將使整個醫療廉價化,導致因微利或無利而影響資源投入,造成醫療產業發展受限,以及更多人不懂得珍惜原本珍貴的醫療資源。在此次疫情期間,從美國以及各先進國 家民眾病毒檢測及病患住加護病房的天價收費,可以證諸台灣的醫療費用確實過於低廉。
  4. 因為健保包山包海又降低收費上限,表面上似乎有利於民間的保險公司,長期而言,將可能弱化商業保險的需求,進而使得健保必須承受更多民眾醫療花費的重擔,對於健保制度下搖搖欲墜的財務而言,增加一個難以預測的風險。

健保法第 45 條,有關自付差額特材的規定是「本保險給付之特殊材料,保險人『得』訂定給付上限。」法律上「得」 字是可以做,但不是規定「應」做,非做不可。

健保署可以針對部分收費差異甚大、民眾抱怨最多的品項,依據科學實證的功能與效果訂定收費上限,但也保留一些空間回歸市場機制。(推薦閱讀:調查報告》咬著牙買單 9成民眾棄健保選自費

陽春麵吃得飽,有人想吃牛肉麵也不要限制太多

台灣本來就是一個民主的社會與資本主義的市場,在盡量做到不同層級、不同規模醫院能夠站在同樣立足點的公平競爭原則下,不要太過於使用齊頭式的基準壓縮小醫院的生存;也不要太過於嚴厲制訂上限,而壓縮新科技的引進與民眾的選擇。

對於主管機關而言,應該維護與把關的是民眾的權益,就特材自費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資訊公開、知情同意以及開立憑證」,並且在保護弱勢的前提下, 讓所有人有陽春麵可以吃飽,但如果有些人願意花錢吃牛肉麵也不要限制(只要證明確實療效更佳),因為健保資源有限必須妥善運用,不可能一切都納入健保,希望讓有錢的人多付一點錢,但也保障弱勢的必要需求與給付,創造一個理想的社會互助模式,而且也需培養民眾「使用者付費」的觀念,避免浪費資源。 

政府主導的健保,必須保障民眾不要因貧而病或因病而貧,因付不起而導致生命權或健康權被剝奪,在以上條件兼顧與保障下,適度的開放,讓人民多一些選擇,減少納入健保的負擔,讓經濟條件好的人可以有選擇的權利且多負擔一些費用,才是合理的。

主管機關可制訂規則,例如醫療不可廣告促銷等,有完整的遊戲規則與配套措施,其它就回歸市場機制,例如花錢自費卻沒效果,自然會被市場淘汰。

台灣疫情暫歇,但未來仍未可知,醫界因疫情帶來的危機不僅是服務量下滑的財務衝擊,許多第一線的醫護人 員還需面對可能染疫的風險。此時政府忙著對各行各業紓困,對此,醫界似乎已無法奢求,但請千萬別忽略了辛苦的醫護同仁與醫界夥伴,要讓他們有喘息的機會。畢竟,台灣的醫療是最 Cost-effective 成本效益最高的,僅用 GDP 的 6.2%即可撐起全民的健康保險。

一昧的壓縮醫療提供者的空間會讓供需失衡,唯有讓醫界有合理的經營空間以提供優質的醫療服務,民眾在資訊透明下有選擇的權利,政府在保障弱勢的前提下適當回歸市場機制,創造彼 此健康和諧的關係,達到三贏的最佳境界,完成健保永續這個艱鉅而神聖的使命。

(本文作者為全民健保醫院總額協商議事會代表、台灣醫院協會監事會主席、 員榮醫療體系總院長張克士)

<本文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責任編輯:陳祖晴

 

推薦閱讀:《康健雜誌》最新出刊「自費就醫指南

數位專題報導:自費醫療最強懶人包

看更多
自費醫材上限風暴愈演愈烈 蔡總統出面請蘇貞昌、陳時中整合意見 就醫策略》自費看病掌握6原則 確保錢沒白花 診間心聲》該選健保還自費 醫師其實有苦難言?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你是哪一種頭痛?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