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25,936
2020/04/06 · 作者 / 印度尤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人口僅次於中國大陸的印度,新冠肺炎(一稱武漢肺炎)疫情爆發較晚,官方數字確診人數僅3千多人,但因為沒有適當採檢及醫療匱乏,感染和死亡病例數字被質疑嚴重低估。印度3月25日宣佈21天的封城令,數十萬到城市討生活的鄉下人紛紛想盡辦法回鄉,馬路上盡是密密麻麻的回鄉人潮,防疫破口處處。已在印度居住7年多的台灣女生,鳳凰衛視駐印度特約記者尤芷薇,在她新德里住處自我隔離,仍不時在她經營的「印度尤」官網上發表她的所見所思。此文是她的最新文章,授權《康健》轉載: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Sapna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一直為霧霾所苦的新德里,天空藍了起來,每天早上起床看向窗外,我都覺得有天堂的感覺,我很珍惜這樣的時刻,新德里的空氣質量指數猶如奇蹟一般地顯示「良好」等級,這恐怕是封城期間,難得可以說是「良好」的事了。

印度的疫情越來越不樂觀了,每一天都在創下單日新增病例最多的紀錄,這個13億人口的大國,若不是政府仍在壓抑著化驗比例,確診人數的曲線早就已經向上飛升了。在喀拉拉邦率先開始快速檢測之後,馬哈拉施特拉邦在4月2號獲得中央許可,開始快速檢測增加化驗比例,這兩個省邦是印度疫情最嚴重的省邦,可以預期確診人數將會更快速地增加。

昨天晚上,印度航空(Air India)突然宣布,所有國內航線與國際航線的班機,4月30號之後才開放,「我們等待4月14號的政府決策。」4月14號是印度封城21天的結束,這個從印度國有的航空公司釋放的暗示恐怕有些明顯,封城延長的可能性越來越高了。

有幾個消息讓我感到不安。但最擔憂的依然是在印度封城第一天,就爆發的百萬移工返鄉潮。我們並不確切還有多少人在路上,只能偶爾從新聞裡,看見有人冒險穿越省邦邊界,看見警察掀起了卡車帆布,底下露出了一雙雙恐懼的雙眼。

他們最可憐的是,不回家可能在都市裡餓死,但回家之後,又要遭受到鄰里之間的霸凌與歧視,又因為不知道什麼是新型冠狀病毒,一看到警察、醫療人員就開始恐慌,一被關進隔離所就開始發抖,所以就出現了攻擊警察、暴打醫護人員以及逃離庇護所的情況。甚至還出現了「沒確診就沒有事」的觀念,拒絕與專業人員接觸與配合,拿石頭丟、拿棍棒打、群起圍毆追趕,這在中央邦(Madhya Pradesh)、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還有比哈爾邦(Bihar)都有,不是個別現象,這是印度很多人民的封城日記,沒被記下的還有更多。(推薦閱讀:負壓病房「戰疫天使」:不怕病毒不怕累,只怕被當小妹

本來就極度匱乏的行政資源與醫療人員,能夠發揮的功能以及能夠維持的運作,因為人們的抵制與攻擊,又變得更加困難。醫院裡也開始出現醫生感染。新德里的全印度醫學研究所(All India Institutes of Medical Sciences, AIIMS)、德里癌症機構(Delhi state cancer institute)以及薩夫達君醫院(Safdarjung Hospital),都傳了醫生確診的消息。

惡性循環不止。我不知道是新型冠狀病毒讓我們惡性循環不止,還是這是人類自己的業。

被安置到隔離所的移工逃跑,還有更多是還沒有追蹤到的移工。在這波移工返鄉潮中,湧入最多的是比哈爾邦,根據《印度教徒報》(The Hindu)的報導,當地政府統計,有超過17萬名移工回到比哈爾邦,這個官方數字通常要實際低估。而集中隔離所目前僅收容2萬5千人,其他的不是收容不下,就是還在追蹤、查找。但如果如同印度中央政府的說法,這波移工返鄉潮裡有30%的人可能都感染了病毒,那麼這些貧窮的村莊,是否都已經淪陷了呢?

不只是比哈爾邦,位於孟買的全球最大貧民窟達拉維(Dharavi)在4月3號驗出了第3個確診病例,這個大約兩平方公里的貧民窟裡,居住人口約落在60萬到100萬人之間,是全球人口居住密度最高的地方,印度每個省邦、每個城市、每個小鎮與村莊裡,都有這樣一個貧窮、人口密度高、衛生條件不佳、資訊獲取能力不足又難以掌握人口移動的地方,能不爆嗎?

最終,這些人的感染與死亡,很有可能不會出現在官方的紀錄裡面,他們連成為單純的數字都很奢侈,如同印度政府否認還有移工在路上一樣。他們還是埋著頭在走,他們還是拖著身軀試著回家,他們從踏出第一步的時候被遺忘,走完最後一段路時亦被遺忘。他們不是沒有呼喊,也不是沒有尖叫,更不是沒有拳打腳踢,但這一切都將被拉去音軌,放上其他激勵人心的愛國歌曲,被切剪成極度零碎的紙花,向上拋灑,為國家歌頌。

(孟買達拉維貧民窟。圖片來源:Kounosu – CC BY-SA 3.0 Wiki Common)

今天是4月4號,也是臺灣的清明節,看見臺灣連假期間好多人出遊,讓我的心又更沉了。印度的疫情算是全球較晚的,之前還甚至因為沒有疫情,被胡傳了「印度吃香料抵抗力更佳,可以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的奇怪謠言,而如今印度還見不到疫情高峰,數字也還沒追上現實,臺灣呢?臺灣不會以為自己真能在如此無情的病毒面前,自在出遊、正常生活、聚會開趴,就成為神話吧?當有人為你負重前行之際,別一派輕鬆地跳上去增加其負重,那是會垮的呀⋯⋯(推薦閱讀:何美鄉:台灣目前社區感染風險很低,但遲早會發生

(從我的窗外看見的藍天,夾在了大樓之間。圖片來源:印度尤)

印度全國封城來到了第11天,明明距離預定解除封城的時間還有一個多星期,我卻開始擔心起了解封,看來是被關得習慣了,或許,我內心裡的深沉憂慮,同樣是來自那些千里返家的移工潮,這幾百萬人在封城時要回家,在解封時則得回到城市,來回湧這麼一波,可能要吞噬掉更多什麼。

窗外的藍天應該是要令人呼吸暢快的呀,怎麼我的心像籠罩著層層霧霾,悶痛得不行呢?封城第11天,印度確診人數突破3,000人,我從害怕封城,到害怕延長封城,又到了害怕解除封城,其實我只是害怕。

延伸閱讀: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他們在自己的國家裡成為難民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見不到頭的長征,迷了路的摩西出紅海

(本文經作者授權同意轉載)

責任編輯:陳祖晴

看更多
近緊急狀態?東京增逾60例創單日新高,週末軟性封城啟動 當疫情進入「社區傳染」,衛生所人力資源足夠嗎? 護理人員和子女遭排擠 感嘆:社會沒有比SARS時進步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10月開國門」暫未過關,明年春天前都不能出國嗎?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