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確診第一大國 美國是怎麼錯失疫情防控的黃金30天?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46,304
2020/03/30 · 作者 / 康健編輯部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美國已成為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數最多的國家,美國總統川普一直到上週,都還誇口說美國疫情防控做得很好,但他最近分別開口向韓國求援,並動用「國防生產法」,命令通用汽車、奇異電器等廠商生產呼吸器和口罩,等於承認他原先低估了疫情。霍普金斯大學教授納佐(Nuzzo)指出,如果美國從一開始就有能力做更多檢測,情況會跟現在完全不同。

到底美國是哪些環節出了錯,導致疫情爆發?《紐約時報》28日以「美國錯失的一個月」為標題,刊登萬字長文分析報導,結論是美國本來可能可以擋住病毒,但是因為技術失誤、法規阻礙和政府領導無方,讓新冠病毒幾週來在美國長驅直入。以下是《紐約時報》的報導重點摘要:

早些時候,美國負責防控新冠狀病毒的數十名聯邦官員,天天聚集在白宮戰情室裡開會。他們要努力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從武漢把美國領事館的人員撤回、如何禁止中國旅客入境,以及如何從鑽石公主號和其他遊輪撤回美國人。

幾名與會人士回憶說,每天的會議裡,新冠病毒工作小組通常只花個5~10分鐘討論病毒檢測的問題,而且是在會議快結束時才討論個幾句。當時,美國疾管局(CDC)局長向在場人士保證,CDC已經開發出一種診斷模型,很快就可以推出檢測包。

然而,當病毒開始在美國各地肆虐,對疑似感染者進行大規模檢測一事卻遲遲沒有發生。原因出在哪?《紐約時報》採訪了50多名現任和前任公衛官員、政府官員和資深科學家、企業高管之後得到的答案是:因素很多,包括技術出了問題,法規也有障礙、政府單位一如往常地官僚,以及缺乏領導等等多重因素。(推薦閱讀:檢測補考 美5分鐘快篩下週開跑 確診數料將飆升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結果是,整整一個月被浪費掉了。美國這世界上最富裕、擁有受過最高級培訓的科學家和傳染病專家的國家,把防控病毒傳播的最佳機會白白給浪費掉了;這失落的一個月,讓美國人對即將來臨的公衛災難嚴重程度視而不見。

前CDC弗里登(Thomas Frieden)博士指出,沒有在事情變得「太遲」之前進行大規模的篩查,是美國政府整個失靈。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流行病學家納佐(Jennifer Nuzzo)也指出,川普政府對疫情潛在影響的看法「有限得令人無法置信」。美國食藥局前局長漢堡(Margaret Humburg)博士明確地說,這項失誤,使「病例呈指數級暴增」。

參與防疫工作的科學家福奇博士(Anthony S. Fauci)出席國會作證時坦率承認,無法早期檢測,是政府對疫情全球性大流行反應的「失敗」。

受訪人士指出,美國政府負責疫病防控的3個單位,全都沒有在該做好準備的時候做好準備,甚至當科學家們看到中國的情況,並提出示警時,這3個單位的首長也沒有覺得有採取防禦行動的急迫性。

CDC局長是著名的愛滋病專家、現年68歲的前軍醫雷德菲爾德(Robert R. Redfield)。他一開始信誓旦旦表示,CDC的資深科學家很快就會研發出世界上最精確的冠狀病毒檢測方法,並將和各州的實驗室共享。當新冠病毒測試工具開發出了問題這件事情在2月間變得非常明顯的時候,他承諾他會迅速解決,但後來又花了好幾個星期才解決這問題。

CDC還嚴格限制哪些人可以接受檢測,並且太慢採取防止社區傳播標準措施的「社區監測」,如果美國能夠早一點開始追踪病毒最早的動向,並找出隱藏的熱點,那麼當初可能只靠隔離,就能夠限制病毒的傳播。

今年60歲的美國食藥署(FDA)局長哈恩(Stephen Hahn)堅守平常執行的法規,讓醫院,私人診所和企業很難在緊急情況下動員進行檢測工具的開發和生產。而其他國家動員生產試劑盒的廠商供應試劑,每天進行幾萬次的檢測,美國卻連100次都做不到,讓地方衛生官員、議員和民眾備感沮喪。

再來是領導衛生和公共服務部的阿扎爾二世(Alex M. Azar II),他的部門負責監督其他兩個單位,並協調政府因應傳染病大流行。當美國民眾對測試問題的批評加劇時,他很是沮喪,但他無力促使任何一個單位加快速度或改變方向。

現年52歲的阿扎爾,原來是新冠病毒特別工作小組主席, 2月下旬,川普把他給撤換了,指派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接管。過去幾個月來,阿扎爾在許多問題上和白宮意見相左的爭執已有數月之久。川普在工作小組裡的窗口,是代理白宮辦公廳主任的穆爾瓦尼(Mick Mulvaney),他也被川普攆走了。在這種情況下,檢測工具開發因為沒有高層在盯,問題更加惡化。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忙政治沒在忙疫情 川普錯失黃金一個月

在那被錯失浪費掉的一個月開剛始的時候,川普因為忙著對付彈核案,根本無暇顧及疫情對公衛及美國經濟可能造成的威脅。一直到那一個月的後面,他還聲稱美國做得很好,「病毒即將消失,有一天,奇蹟式的,它就突然消失了。」

然而到了3月初,聯邦官員終於宣布要擴大採檢,但為時已晚。隨著時間流逝,防堵已經不再是選項。

如今美國確診病例已經超過10萬,全球第一,死亡人數在上升,許多城市封城,被關閉,經濟停滯,民眾的日常生活被迫框限。仍然,還是有許多被病毒感染的人無法得到檢測。

白宮發言人迪爾(Judd Deere)在一份聲明中說:「任何關於川普總統沒有認真對待Covid-19威脅或美國未做好準備的建議都是錯誤的。」他補充說,在川普先生的領導下,政府「擴大了測試能力。」

上個月率領專家組前往中國,研究這種神秘新病毒的世界衛生組織(WHO)高級顧問艾爾沃德博士指出,測試對於理解如何戰勝某種疾病「絕對至關重要」,惟有透過檢測,才能夠識別是否感染、傳播範圍及找出傳染途徑。

艾爾沃德說:「你必須知道你是不是被傳染,你必須知道你週遭的人是不是被傳染,惟有這樣,才能夠阻斷它。」他警告說:「如果你看不到它,你就無法阻止它。」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美國的挫敗 太令人震驚

雷德菲爾德第一次從中國CDC那邊聽到病毒的嚴重性,是在元旦前後,當時他跟家人正在度假,但他花了很多時間講電話,家人幾乎見不到他的面。他所聽到的事情,讓他很不安。幾天後CDC主任高福通了電話,高福當時在電話那頭哭了起來。

雷德菲爾德在被任命為CDC局長之前從來沒有擔任過公職。2018年之前,他一直在從事打擊愛滋病毒的傳播。比較喜觀在海地或非洲治療病的他,突然之間成了目光的焦點,被迫對戰傳染病大流行。

最初,CDC的動作其實挺快。

1月7日,CDC就已經成立了「緊急事件管理系統」,並建議前往武漢的美國民眾採取防護措施。到了1月20日,也就是中國科學家公開病毒的基因序列後的兩週,CDC開發出了自己的測試工具,並提供給美國的第一例病例檢測。

雷德菲爾德隨後在一次採訪中說:「我們的首要任務,就是這件事。」

識別病毒很有挑戰性。病毒太新了,科學家幾乎沒有資訊,中國提供的數據有限,且中國拒絕阿扎爾和雷德菲爾德派美國CDC專家去了解情形。新冠病毒會造成無症狀傳播,這原先大家都不知道的特徵,讓它更難被理解。

為了識別病毒,CDC的測試方式是用病毒的三段基因,必須三段都匹配,才算確診;這跟德國開發、廣獲其他國家使用的測試方法不同,德國方法只使用兩段基因,但美國認為這會讓檢測準確性降低。

就在FDA批准CDC的檢測套件,交給衛生部門實驗室使用時,問題發生了。因為要有第3段基因才能診斷的標準,實務操作上發生了結果不一致的混淆狀況。CDC必須找出到底是因為受到污染還是設計出了問題,反正,國家實驗室的檢測工作被迫停止。

時值追蹤病毒最重要的時刻,CDC這項令人震驚的挫敗,讓這項最重要的工作停擺。根據CDC官網的數據,直到二月中之前,美國每天都還只能檢測100個樣本。

幾名政府官員指出,在工作小組會議上,雷德菲爾德一直淡化這個問題,保證他將很快解決這問題。

由於檢測量能實在有限,CDC因此規定接下來的幾週,受檢者的資格非常嚴格,只有最近到過中國的人,以及與確診者有密切接觸的人,才能夠受檢。

各州缺乏檢測工具,同時也意謂著地方衛生當局沒辦法動用流行病學另外一項重要的工具:監測。這方法能夠讓衛生當局看到病毒可藏在哪裡,同時檢測流感病人的咽喉拭子樣本。

CDC  2月14日宣布了一項計劃,在紐約,芝加哥,洛杉磯,舊金山和西雅圖這五個高風險城市進行較大規模的篩檢。一名官員說,這麼做可以提供早期訊號,讓有關各方在策略上及早因應改變。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的納佐(Nuzzo)博士說:「如果我們從一開始就進行了更多測試,更早找出病例,情況會跟現在完全不同。」

到了2月底,後果變得更顯而易見。西雅圖有不具明顯接觸史、也沒有旅遊史的病例確診,距離美國第一例確診已經一個多月。研究人員後來得出結論,該病毒可能已經在那裡和其他地方傳播了好幾個禮拜。如果沒有更完整的感染者資料,公共衛生工作就無法進行感染源和接觸史追踪,阻止病毒進一步的傳播。

在CDC,CDC還是不考慮採用WHO的測試標準,堅持只相信自己,在自己的實驗室中處理各州蜂擁而至的樣本。CDC副局長舒卡特(Anne Schuchat)博士稍後說,CDC當時沒想過「我們需要別人的方法。」(推薦閱讀:平均10分鐘完成採檢 韓國創新「得來速、電話亭」檢測全球仿效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況且WHO推廣的德國設計的測試方法要在美國使用,也需要獲得美國監管單位的審核批准,這需要時間。

2月底,CDC告訴各州和地方衛生部門,CDC實驗室終於可以開始測試了。CDC叫他們不要等待CDC新的測試工具包,直接用舊的,但省略第三基因的檢測。

同時,隨著病毒在韓國和義大利傳播,該機構的流行病學家越來越擔心。 2月25日,剛從印度回來的川普聽了簡報非常火大,因為向他簡報的專家指出,民眾的日常生活中斷的可能性非常高。

那天稍晚,阿扎爾在記者會上試圖沖淡事情的嚴重性,他說,那位專家的意思是人俌可能可以開始想想自己的生活可能會有多大程度受到影響。

CDC確定檢測標準之後,民間企業照理說該是下一棒。在其他受到新冠病毒打擊嚴重的國家,政府迅速採取行動,加快檢測速度。例如在韓國,監管機構寬了要求測試的規定,並於2月初召集了20家廠商協調檢測套件的生產。

但是美國食藥署態度一貫保守,沒有找業者,並謹守著平常審批醫藥的繁瑣程序,不給予檢測產品快速審批的待遇。

甚至美國的公衛實驗室這時都開口向FDA求助,「我們等回覆等了好幾個禮拜了,CDC之外,這麼多的公衛實驗室,沒有人有診斷或監測工具,」公共衛生實驗室協會首席執行長貝克爾(Scott Becker)2月下旬寫信給FDA局長哈恩說,「這時候我們認為需要一條更快捷的通道。」

儘管全國各地的研究人員很快開始開發可以診斷Covid-19的測試,但這些測試產品被食藥署的批准程序給卡住了。

史丹佛大學就是其中之一。該校2月就組成研究小組,根據WHO公佈的序列,且WHO已派發給全世界70幾個實驗室使用的德國版測試包,準備開發生產。

結果史丹佛大學的臨床實驗室直到3月初才獲准開始測試冠狀病毒樣品。

法國診斷公司BioMérieux也碰到類似情形。該公司製造了一個45分鐘內提供結果的檢測工具,一樣在食藥署卡關,一直到3月24日,才獲得緊急批准。「跟其它國家比起來,很抱歉,我必須說,美國真的很慢,很混亂,」該公司首席醫藥長米勒(Mark Miller)說。

川普直到上星期二還在吹噓說,美國「創建了一個新系統,現在我們正在做令人難以置信的大量測試。」他說,過去8天美國對韓國的冠狀病毒檢測工作比韓國8週內進行的檢測更多。

但川普週一卻打電話給韓國總統文在寅,請他幫忙,從韓國每天生產的10萬個檢測包中撥一些幫助美國。這等於默認了美國的檢測能量短缺。

責任編輯:陳祖晴

看更多
南韓生技業超前部署 大規模檢測讓病毒傳播降速 歐美各國接連崩倒 韓國疫情憑什麼能夠迅速收斂? 英國「佛系防疫」不檢測、輕症不治療、不停課 WHO提出質疑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食物
「牛蒡」養生潮!4種人吃錯更傷身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