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蝙蝠研究學者》沒有牠,我們可能活不下去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8,545
2020/04/01 · 作者 / 張雨亭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57期
放大字體

「熱熱的一團……臉像狗一樣,非常可愛,」中原大學生物科技學系副教授陳怡寧回想第一次接觸蝙蝠,眼睛發亮,彷彿掌中仍留有蝙蝠體溫。

回想起從彰化一所小學蒲葵樹上「落網」的高頭蝠只有16~26克,淺棕色背毛,既不齜牙裂嘴也不兇猛駭人,陳怡寧邊敘述初體驗,邊把玩著長耳蝠布娃娃,像小孩珍愛寵物一般,她卻是全台最貼近蝙蝠病毒的人。

整個台灣學界,研究蝙蝠的只有10人左右,多數偏重生態保育,研究蝙蝠病毒的,僅僅陳怡寧1人;那麼多可怕的傳染病來源都指向蝙蝠,按理,陳怡寧至少應該把蝙蝠當可敬的敵人才對,但她對蝙蝠的評價卻是:「沒有蝙蝠,我們可能沒辦法活下去。」(推薦閱讀:蝙蝠為什麼這麼神奇 身上有百毒卻百毒不侵?

全台37種蝙蝠 沒有牠們,台灣農業先垮

全球超過1,400種蝙蝠,台灣有37種,雖比不上東南亞國家動輒數百種,但地大如美國也才40幾種,台灣因此是蝙蝠生態熱區(Hotspot,指生態多樣性高)的邊陲。

(山家蝠。圖片來源:陳怡寧提供)

說沒有蝙蝠人類可能沒法活,一點不誇張。台灣多數蝙蝠吃蟲,包括農業大患秋行軍蟲,「如果沒有蝙蝠控制昆蟲,我們農業第1個先垮,」陳怡寧說。森林也靠蝙蝠傳播種子才能形成,另外瘧疾、登革熱都透過昆蟲傳播,少了蝙蝠制衡,疫情不是人類承受得了的。

但有些種類的蝙蝠,身上帶有多種冠狀病毒,也是不爭事實。

東亞最大的摺翅蝠天然繁殖洞在瑞芳北部濱海公路旁,最多有50萬隻,季節對了,黃昏時分,可以隔著公路賞蝠,幾十萬隻蝙蝠振翅出洞,漫天黑壓壓一片。

研究人員會在灌溉渠道內尋找蝙蝠。圖片來源:陳怡寧提供)

這蝙蝠洞一般人不准進入, 陳怡寧跟著新北市防檢局進去過,全身防護衣、雨鞋、口罩、護目鏡,出入洞都要消毒,「50萬隻(蝙蝠)的糞便不是開玩笑的!」入洞如入糞坑,「兩隻腳都陷進去,有膝蓋那麼深。」

好在蝙蝠糞偏乾,不像化糞池中物一般稀爛,但隔著口罩仍聞得到異味,問陳怡寧味道像什麼,她說:「牛(糞)跟豬(糞)加起來除以2!」彷彿氣味仍在鼻尖。除了臭,洞內還像三溫暖,「一進去不到10秒鐘全部看不到,因為都是霧氣」。

這種黑暗幽閉的感覺符合多數人刻板印象,卻不是追蹤蝙蝠的唯一場景。

蝙蝠沒野生動物危險 家裡寵物也不一定比牠安全

往南到雲林北港糖廠,體重不超過20克、只有一隻手掌大的金黃鼠耳蝠,金黃色細毛輝映著陽光,一片大葉欖仁樹葉下,能夠倒掛個十幾隻。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何英毅曾耗費整整3年暑假,在此守候金黃鼠耳蝠,每天半夜3點起床,趕在清晨4、5點前架網,幫抓到的蝙蝠上翼環、黏很小的無線電發報器、取DNA,完全沒有防護,也不怕被咬。

蝙蝠從不是無端闖入人類領域的神祕客,近年因新興傳染病掀起的恐懼,在他看來十分沒來由。人類和蝙蝠幾十萬年來高度共處,如果真是大規模傳染病元兇,絕不會只是近幾年的事,「蝙蝠沒有比其他野生動物危險,家裡的寵物如果沒打疫苗,也沒有比較安全。」

(何英毅左手拿的就是接收超音波的麥克風。圖片來源:陳德信)

蝙蝠飛行時利用超音波叫聲進行回聲定位,何英毅最珍貴的「行頭」,就是一台接收超音波小巧的麥克風,記錄人類聽不見的蝙蝠叫聲。他自己的衣著與一般人登山、踏青無異,和陳怡寧的全副武裝,完全是天秤的兩端;2人都是台灣蝙蝠學會理事,但一人研究病毒,一人研究生態,更是天秤的兩端。

台灣平地最常見的東亞家蝠僅僅5克重、只有人的拇指大,乍看可能誤認是鳥或燕子。「夏天傍晚,市區公園、操場,有綠地有水的地方,都可能看到蝙蝠在飛,」何英毅回憶小時候永和家裡就曾有蝙蝠飛入,「因為蝙蝠吃蟲,蟲有趨光性,蝙蝠追追追,就追進人住的房子裡了。」

蝙蝠是人類以外分布最廣的哺乳動物,牠就在你我四周,只是多數人渾然不覺,像台北這樣的大都會,冷氣與外牆間縫隙就可能靜悄悄住著一隻蝙蝠。

天秤兩端的論戰 蝙蝠真是新興傳染病源頭?

其實從SARS以來,病毒源自蝙蝠多半只能算「假說」,因為蝙蝠身上的病毒序列,從來沒有和侵襲人類的冠狀病毒完全相同,為何過早將蝙蝠定罪?

站在天秤另一端,陳怡寧的解釋是,因為蝙蝠數量多又好抓,剛好身上又真的找到多種冠狀病毒,因此被定了罪。但就像一個人手上拿著刀,有人被刀刺死了,不能說手上有刀的人就一定是兇手,「因為可能別人手上也拿著刀,只是你不知道。」(推薦閱讀:一年可替農業省下300億美金! 清大教授:「牠們」被歸咎為疫情元凶,重要貢獻遭無視

病毒要進入任何受體,就像鎖和鑰匙一樣,要對得上才進得去,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碰到人類細胞,像鑰匙對不上鎖,根本進不去。但不像穩定、兩股分合的DNA,冠狀病毒屬於單股的RNA病毒,本來就容易變異,只要其中有幾株病毒停留久一些,就可能有時間適應中間宿主,再變異出能夠鑽進人類細胞上「鎖頭」的「鑰匙」,就賴上了人類。

(金黃鼠耳蝠會在寬大葉面下遮陽避雨。圖片來源:何英毅提供)

中日德美已深入野生動物疾病調查 台灣蝙蝠研究領先助防疫差一步

蝙蝠病毒研究是不是能夠與傳染病防治接軌,發揮「料敵機先」的功用?中、日、德、美都已深入野生動物疾病調查,「美國甚至誇張到不只國家衛生院做,農業部也做、空軍也做,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國防議題,」陳怡寧說。

台灣不是沒做野生動物疾病調查,但負責的農委會僅著重保護雞鴨和豬隻,要藉著對蝙蝠研究的領先,提前防範疫情還缺一塊關鍵拼圖。陳怡寧說:「SARS暴發後,各國都有野生動物疾病的專職研究中心或研究所,台灣卻沒有。」台灣已建立起沒有多少國家做到的蝙蝠分布資料庫,有很好條件進一步和防疫對接。在下次疫情暴發前,得加速補上這塊失落的拼圖。

什麼是登革熱?

登革熱是由登革病毒所引起的傳染病,屬於黃病毒科,與日本腦炎病毒、茲卡病毒和黃熱病病毒是親戚,都是由蚊子叮咬而感染。傳播媒介主要是兩種蚊子:埃及斑蚊和白線斑蚊。其中白線斑蚊因為喜歡在野外吸血,並不喜歡飛...

您正在閱讀《康健雜誌》 257期
看更多
武漢肺炎會傳給貓狗再傳人?獸醫:這樣做不用怕 天熱了它不一定走 做好與武漢肺炎病毒長期作戰的準備 武漢肺炎自保 必知6大重點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心臟疾病
吃雞蛋增加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風險?營養師:適量+「這樣煮」就不會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