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呼吸器度蜜月 睡眠專家陳志金:想像成戴眼鏡

圖片來源 / 陳志金提供
瀏覽數28,100
2020/04/01 · 作者 / 謝佳君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57期
放大字體

奇美醫學中心睡眠中心主任、加護醫學部主治醫師陳志金,自己就是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他永遠忘不了第一次做完睡眠檢查,「結果真是令人難以置信:每小時呼吸停止36次(每次都在10秒鐘以上),最長的是停止46秒。我不會潛水,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閉氣這麼久。」

「更嚇人的是血氧的下降。身為胸腔科醫師,平時看到病人血氧飽和濃度下降到90%以下時,就已經替他感到擔心了。看了睡眠檢查報告才傻眼,自己的血氧居然可以低到76%,」陳志金說。

從小聽著父親的打呼聲長大,陳志金直到念大學前都不知道自己也會打呼,是在室友的抱怨和經過一個晚上的「錄音存證」,才接受了「我會打呼」這個事實。

失眠、打瞌睡、鬼壓床 他的睡眠被切成300段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後來的日子,陳志金怕吵到室友,每晚都要等室友睡了才敢睡;坐火車、上課、聽演講、坐飛機時,他常覺得睏,又怕睡著打呼被別人投以異樣眼光,經常必須用力咬手指來驅趕濃烈的睡意。

本篇為會員限定內容,登入看全文
看更多
【自我檢測】跟人聊天、開車到一半就睡著?小心有睡眠呼吸中止症 嚴重失眠者其實有睡著,只是不自知! 破解睡眠障礙的10個迷思 睡眠品質差,罹患心臟病的機率會增高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治療歷程與心得
拔掉父親的呼吸器之後…陳時中嘆:為何不讓他在家安寧地走?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