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掀曙光!台灣將「羥氯奎寧」納入新冠肺炎治療指引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71,623
2020/03/25 · 作者 / 吳偉愷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2020年3月26日下午3:55更新)(26)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已將奎寧類藥物「羥氯奎寧」(hydreoxychloroquine)列入《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感染臨床處置暫行指引(第五版)》,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張上淳表示,目前「羥氯奎寧」的研究屬於初步且少部分個案使用,「還不是非常確定有效,」他說,但研究顯示這類藥物可縮短患者排出病毒的時間,病毒愈快排出,患者就不必一直住在隔離病房,有助減少醫療負擔。而且,「羥氯奎寧」用來治療風濕免疫疾病多年,是相對安全的,且國內外都有製造藥廠,不必擔心供應不足。

指揮官陳時中也表示,目前國內有1家藥廠製作「羥氯奎寧」,廠商也承諾會將台灣的需要量優先保留,之後才會訂外銷的合約量。特別提醒,羥氯奎寧有視力模糊、心律不整等副作用,一定要在醫囑下用藥,切忌自行使用。

「羥氯奎寧」為何有效?來自這份法國馬賽大學的研究。長期追蹤這個法國研究團隊的台灣醫師科學家、台大醫院北護分院腸胃科主治醫師吳偉愷,致力腸道菌與心血管疾病研究,他從科學、研究及臨床醫師的角度多方分析,說明為什麼奎寧老藥新用,這麼具有潛力。以下整理自吳偉愷醫師Facebook,並經同意授權刊登。

 

近期新聞開始報導奎寧對抗武漢病毒的潛在療效(老藥新用2.0),在幾乎傾全人類之力的情況下,結果應該很快就會揭曉。簡單說明一下,為何我對這個古老抗瘧疾的藥物,運用在目前全球束手無策的新興疾病上,會抱持著審慎而樂觀的態度。

最主要原因是,美國總統川普在記者會提到奎寧的前1週,我就看到法國馬賽大學感染研究中心教授Didier Raoult釋出的臨床報告,它的樣本數不高(n=36),但結果卻相當令人鼓舞。20位受試者接受每日600mg口服劑量的奎寧,與16位支持性療法進行比較,結果發現在藥物介入第3天後,病毒轉陰率就有顯著差異,且差異一直持續延續到第6天;而20位服用奎寧的受試者中有6位另外服用Azithromycin(註:抗黴漿菌藥物)病毒轉陰率效果尤佳,這6位病人在藥物介入第5天全部轉陰。

​(x研究報告顯示,藍線為使用奎寧藥物的患者,綠線為使用奎寧藥物及抗黴菌藥物,黑線則為對照組,結果發現,使用奎寧藥物及抗黴菌藥物組表現最好。圖片翻拍自法國研究報告網站

我接著順手整理並檢視到目前為止相關的文獻與數據、發現以科學的角度來看,這個題目很值得做下去,且有不小的機率會成功。(推薦閱讀:聽信川普的話自行吃氯奎寧 美夫婦1死1重病

老藥新生,歐洲重量級感染醫學權威研究初步證實

發表這篇數據的作者Didier Raoult是我敬仰已久的法國學者,因我長期追蹤他們的腸道微生物相培養體研究,所以很清楚Raoult是歐洲微生物學界相當知名的感染醫學泰斗,提供的研究數據通常具有指標性,也因此法國政府才立刻啟動30萬人的大規模臨床試驗 ,美國食藥署也同步跟進,全面展開研究 。

事實上,研究中的奎寧是臨床常用的藥品俗稱,指的是Chloroquine(氯奎)或Hydroxychloroquine(羥氯奎),是人工合成藥物,結構類似用來治療瘧疾的奎寧 (quinine),但毒性較低,也不是酒精性飲料的所含的奎寧*(註1)。

奎寧對COVID-19的療效,已在前一波中國及韓國疫情爆發時就有使用經驗,也納入這兩國的治療指引,只是臨床研究結果還尚未正式發表 。歐洲國家因為疫情爆發,也紛紛將奎寧納入治療指引、並大規模使用 ,相信奎寧的正式臨床數據應該很快就會公布,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奎寧使用時間久,副作用可防可控、價格便宜

至於奎寧為何會對COVID-19有效果呢?除了大家熟知的免疫調節之外,事實上在SARS時期,就有人拿來進行抗病毒機轉的探討,包括可能增加胞內體的酸鹼值,用來阻止病毒與細胞融合與複製,或透過干擾細胞結合病毒受器的醣基化,來阻絕病毒感染細胞。今年以同樣的模式用在SARS-CoV-2上也獲得成功,陸續發表在《自然(Nature)》期刊子刊。當然機轉還有很多值得探討,不過奎寧治療COVID-19的討論度大幅攀升,主要還是來自於Didier Raoult的這篇小規模臨床研究 。

再來講副作用。人對未知都會產生恐懼心理,這次的COVID-19就是很好的例子。雖然奎寧是一個超過百年歷史的抗瘧疾老藥,但現代醫師的使用經驗真的不多,幾乎只有風濕免疫科醫師拿來當作免疫調節劑,治療各種免疫疾病使用(老藥新用1.0),所以風濕免疫科的醫師,應該最有資格來回答此藥副作用。我自己是腸胃科醫師,從未開立過此藥,但詢問風濕免疫科的前輩,都說這是一個藥性還算蠻溫和的藥。(註:本藥品為處方用藥,使用不當具有一定風險,民眾需聽從醫師指示使用,切勿自行到藥局購買使用。)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奎寧對抗新冠病毒療效,仍待大規模實證研究

這幾年我持續觀察奎寧這個藥物,我身邊不少疑似輕症自體免疫疾病的同事都有在吃奎寧,多半反應不錯,且鮮少聽到有嚴重的不良反應發生。(推薦閱讀:紅斑性狼瘡 難以捉摸的千面女郎

此藥因歷史悠久,副作用也很清楚,需留意短期使用可能造成心電圖QT間隔延長,因此有心律不整的病患可能較不適合,長期使用則有視網膜病變風險,需定期做眼底檢查,不過若及時停藥,副作用多半可恢復。因此相對於目前還未上市、風險還也許多未知的新藥如瑞德希韋,奎寧相較之下安全多了。

由於奎寧是老藥,價格相當便宜,一顆不到3元,有效的話真的是全人類福音;且口服吸收率高,使用方便。而至於是否能拿來預防COVID-19,目前還沒有臨床數據支持,不過體外實驗曾顯示可能具預防效果,還需要進一步驗證。目前美國已經開始進行奎寧的預防性研究,如果最後真能證實對於COVID-19的預防效果,屆時就是人類帶著希望,吹起反攻號角的時刻了。

不過,還是需提醒,即使奎寧有療效,也不代表它就是萬靈丹,能否解決當前全球各地發生的嚴重問題,仍有待商榷。

因有療效是一回事,療效能有多好,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目前許多奎寧對新冠病毒療效的大規模研究正在進行中,還需要一點時間與耐心,等待結果出爐。

我認為,奎寧或許能成為一項抗疫武器,但COVID-19高深莫測,人類仍需要更多精良裝備,齊心協力來贏得這場戰役。衷心期盼我們能帶著潘朵拉盒子留下的希望,不慌張、也不躁進,一步一腳印收復人類被攻陷的失土。

註1:Chloroquine(氯奎)或Hydroxychloroquine(羥氯奎),並非真正的奎寧(quinine),3種分子結構是不同的,前兩者是目前認為可能有效的分子式,並不包含部分酒精性飲料(如Gin & Tonic)所含的quinine。由於國內醫院只有毒性較低的羥氯奎一種品項,如法國Safoni藥廠的商品名為Plaquenil,醫院常簡稱為奎寧,為避免民眾誤會,特此說明。

(林貞岑整理,經吳偉愷醫師同意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陳祖晴

什麼是心律不整?

心律不整是因為心臟電力傳導功能異常所引起的各種症狀。正常情況下,心臟跳動是由右心房的竇房結控制,經由房室結、希氏徑把電流刺激由心房傳到心室,引起心臟的收縮,讓心臟可以維持正常搏動,維持穩定的血壓及供應...

看更多
止痛藥布洛芬「Ibuprofen」加重武漢肺炎?藥師:缺乏臨床證據 疫苗進度來了!美進入人體實驗 台美合作也上線 腸子病了,吃益生菌有用嗎?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武漢肺炎
新冠病毒有解?3種藥最受矚目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