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解密》曾因SARS遭受重創 備受讚譽的「新加坡防疫網」如何打造?

圖片來源 / NCID提供
瀏覽數68,123
2020/03/20 · 作者 / 林貞岑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更新:受到國際疫情險峻的影響,新加坡在3月22日宣布,將從23日晚上11時59分開始,禁止過境和短期旅客入境。)

新加坡一度是中國以外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病例第二高的國家,人口稠密且是世界級交通樞紐,但一月底首例確診至今,疫情防控成績堪稱優異。新加坡為什麼能夠做到這一點?小小的一個新加坡,為什麼要設一間集研究和傳染病防治於一身的國家傳染病中心(NCID)?《康健》獨家專訪NCID,解密新加坡被國際讚頌的防疫網,是如何在SARS重創新加坡之後一步步建成的。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全球各國嚴陣以待。鄰近的新加坡,1月底就發現確診案例,但截至目前為止,案例仍僅將近400人,3月21日才首傳兩人死亡,疫情防控受到國際佳評,被被認為在檢測及研究上成績傲人。

2月中,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發佈研究報告指出,新加坡從第1例確診之後短短10天之內,就能檢驗出18例病例,具備了「接近完美的黃金標準」的監測能力;3月初,發表在《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的新加坡研究更領先發現武漢肺炎患者的臥室及廁所等地方很容易遭病毒感染,需要定期消毒。

先進的檢測、治療與實驗研究,全部來自新加坡國家傳染病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Infectious Disease,簡稱NCID)。位在新加坡市中心櫛次鱗比的高樓大廈群裡,比鄰陳篤生醫院,10多層樓高、門口大理石牆上成排綠色植栽掩映下、以紅色英文字標示「新加坡新加坡國家傳染病中心」。

看似安靜的建築,卻蘊藏豐沛的能量,並扛起新加坡最危險的疫情重任。(推薦閱讀:迎戰可能的疫情爆發 台灣決採哈佛譽為幾近完美的「新加坡模式」

(NCID身負防疫重任,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特別前往加油打氣,並把照片放在Facebook首頁。圖片來源:翻拍自李顯龍Facebook)

SARS重挫而後生 NCID集研究與治療於一身

「SARS之後,我們決定需要提升改善防治傳染病的措施,所以建了這個新的地方,特別適合有傳染病的病人,」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1底月探訪該中心為工作人員打氣時說道,他也把與NCID同仁的合照放在Facebook首頁,顯示共同對抗疫情的決心。

NCID於2019年9月開始營運,為傳染病的專責醫院,並可收治伊波拉病毒等高危險傳染病患者,共有330床負壓隔離病床,必要時可擴充到500床,而全台灣所有負壓隔離病床總數加起來不過才1,100床;NCID有能處理高風險病原體的實驗室、傳染病研究與培訓辦公室等,強大的科學研究能力,為傳染病防治提供了更多保障。(推薦閱讀:獨家直擊》負壓病房天使:不怕病毒,只怕病人把我們當小妹

(進入NCID的人需要換戴定位器,以利追蹤。圖片來源:NCID提供)

新加坡出現首例武漢肺炎個案後,NCID馬上研發並合作生產了15,000份快速病毒檢驗試劑,不僅分配給各大醫院,部分並捐贈給中國;NCID也開發出通過血清中的抗體檢測新冠病毒的方法,成功追蹤到無症狀的帶原者;擔心院內感染?NCID有定位追蹤系統,進入NCID的病患及工作人員,掃描身分證就可在短短3分鐘內領取到名片大小的定位器,可監測與他人的互動時間;系統還會做出高風險評估,譬如醫護人員在碰觸患者前沒有消毒,警報器就會響聲提醒;此外,NCID的科學家也會不時上媒體傳遞正確的病毒訊息與最新發現,澄清謠言,減少公眾恐慌。譬如提醒醫生新冠患者可能同時有2種以上傳染病源,治療上應該要小心留意等。

「NCID是上帝給新加坡的禮物,」歷經SARS、新加坡感染專科醫生Leong hoe nam在《康健》越洋採訪時提到,這是半年前才建立、年輕的醫院,卻能在突然的重大疫情中,擔負重要的研究及防疫、醫療的責任,讓所有的專業人員及民眾都很放心。

以下為《康健》獨家越洋採訪NCID臨床主任蘇安.華素(Shawn Vasoo),談談NCID如何在疫情嚴峻時,兼顧醫療照顧與研究,安內攘外,成為新加坡最堅強的後盾。

反覆演練、準備 疫情來時不慌張

Q:NCID是在2019年9月開始營運的,距離疫情爆發不到半年時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如何儲備足夠的研究及醫療能量,支援新加坡對抗疫情?

A:NCID的新大樓實際開始運作是在2019年,所以給了我們充分時間去把所有的關鍵要素放在一起、測試我們的基礎設施及工作流程。NCID的歷史悠久(以前稱為傳染病中心),建立於1907年,擁有非常堅實的團隊,之前就能處理傳染病患者以及掌控疫情爆發狀況,這是一直以來沒有改變的。

NCID有很珍貴的基礎建設,那就是涵括了臨床服務、公共衛生單位(實驗室及流行病學的專門技術與知識),以及研究功能,在疫情爆發時,可以站在前瞻性的角色。我們同時擁有負載量及能力,並且在大規模傳染病發生時,居中協調微生物學、社區公共衛生部門以及政府單位。

國家公共衛生實驗室(National Public Health Laboratory,簡稱NPHL)做出新加坡的首例個案使用(泛冠狀病毒分析)的檢測試劑,且早在1月份中國把病毒的基因定序做出來時,本實驗室很快製作診斷(*PCR:聚合酶鏈鎖反應)試劑,可供所有的新加坡所有的公共醫療院所使用。

NPHL支援並把所有國家級研究團隊整合在一起,他們有些專精於分離病毒、或使用血清學去做臨床檢體並供給實驗室,我們期待在這些研究領域能有更多發現。

(NCID救護車完整裝備接送其它醫院疑似或確診患者,讓在地醫療院所放心。圖片來源:NCID提供)

Q:NCID如何跟其它醫院合作及轉診?

A:我們有傳染性疾病和實驗室的網絡遍佈新加坡,而且跟所有的公共健康照顧機構開放溝通,這是非常重要的。衛生部和傳染病中心共同協調努力。

持續警戒 不敢放鬆

Q:NCID照顧很多新冠肺炎病人,而且還有高傳性疾病病房及實驗室,如何讓員工及病人雙方感覺安全?

A:我們持續訓練並進行演練來保護工作人員,確認他們能充分正確地穿脫及使用個人的防護裝備。第一線的醫療照護人員是經過良好訓練的,他們在照顧疑似及確診病人時,個人防護裝備是齊全且完善的。因為他們有責任要提供病人照護,所以我們也要確保他們在工作時是感到自在以及做好準備的。

我們有嚴謹的操作指南,確保似案例會被隔離,以及嚴謹的預防處理措施。疑似傳染性疾病的病人例如新冠肺炎會被評估、送至負壓單人隔離病房,這些會保護他們,以及其它病人。

Q:NCID如何預防院內感染?

A:預防院內感染對全世界來說,都是個挑戰,即使在做了很多準備及裝備完整的情況下。為了減少院內感染發生,我們對系統識別、隔離和檢測有標準算法,而且我們的臨床醫師必須要對非典型臨床表現有高度懷疑。

Q:新冠病毒全球爆發而且看起來會持續一段時間,NCID的下一步會怎麼做?

A:我想COVID-19會在這裡一陣子,我們必須準備繼續保持警戒,而且繼續我們的醫療照顧。

Q:身為NCID的一員,你最想跟大家分享的經驗?

A:我想還是跟人有關。我們照顧的病人、一起奮戰工作的夥伴們。我很高興看到病人康復、以及工作夥伴共同作戰,我們只為了唯一的目標:就是去對抗COVID-19。

責任編輯:陳祖晴

什麼是肺炎?

肺炎是指肺臟的肺泡發炎造成各種症狀的疾病。 發生細菌性肺炎時,細菌在肺臟快速繁殖增生,病人會出現寒顫高燒、劇烈咳嗽、咳膿痰、呼吸喘、胸痛等症狀。如果沒有治療,細菌還可能進入血流,到腦部造成腦膜炎;到耳...

什麼是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目前追溯至少在2019年12月湖北省武漢金銀潭醫院發現一例不明原因的肺炎後,而後在華南海鮮市場爆發更多的案例,所以很多媒體報導都以「武漢肺炎」來稱呼此新型的傳染性疾病,而後為世界衛生組織統一定名為新...

看更多
14天不出門 美女作家曝超實用防疫購物清單 哪國疫情最快終結?這條「關鍵曲線」顯示3種走向 不知不覺就被傳染 研究:無症狀感染者恐擴大疫情傳播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健康新知
走路有訣竅 改善膽固醇還可降心壓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