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年輕癌友的告白3:罹癌後「跑步」教會我的事

圖片來源 / 陳紹軒提供
瀏覽數34,568
2020/03/10 · 作者 / 陳紹軒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喜歡跑步這項運動,雖然討厭,化療後也只剩這項運動了。一開始雖然還百般不願,跑步中抱怨連連,不過流汗的舒爽感遠大於上述缺點。

由於做化療放置人工血管的原因,我不太能從事手部的運動,硬要說的話,是我不敢從事手部相關的運動,更不用說球類運動了。

我從小就很喜歡運動,特別是和大家一起運動,會感到加倍快樂。然而在眾多運動中,我最排斥跑步,既沉悶又無聊,不像籃球有團隊配合產生的信任,和進球聲的快感,也不如羽球有接扣與殺球的興奮,對我來說,跑步不就是除了跨出下一步之外,就什麼也不能做了?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喜歡跑步這項運動。

罹癌後開始學會享受跑步

雖然討厭(化療後)但也只剩這項運動了。一開始雖然還百般不願,跑步中還抱怨連連,不過流汗的舒爽感遠大於上述缺點。而且跑久之後,漸漸地也沒那麼排斥了,反而在跑步的時候可以思考許多事物。

化療完經過幾日休息,身體漸漸恢復力量之後,我開始做些輕微運動。首先就只是單純的走路,隨著力量漸增後,我能做到的事情也越來越多,便開始跑步。有次在跑步時我突然想到一句話,那是我的好朋友林傑祺在國中時寫的文章,是關於運動員因為比賽的關係而斷送體育生涯的故事,其中一句話是:「你知道嗎?運動員一生會死兩次,第一次是再也不能運動的時候,第二次是進棺材的時候。」我做完化療完後,總會把全身的力氣都抽乾,而在那段期間,特別能體會到那一句話。

邊跑步邊欣賞美景,逐漸體會跑步樂趣

雖然現在的我不是完全不能運動,不過確實連自己最喜歡的事情都沒辦法再做了,還有什麼意義,這種感覺不是很強烈卻很深刻,唉,是在怎麼樣的情形下才會說出那一句話,那是多麼令人悲慟的一句話。

一步一步的跨,汗一滴一滴的流,每天都在同個地方跑,久了也會膩。為了維持新鮮感,我開始在不同的地方慢跑,直到遇見那個水塘。那邊是一條鄉間小道,左右兩側是些黃髮垂髫的年長者耕種的蔬菜;經過一個涵洞、繞一個彎,柳暗花明又一村,前方的三合院依山傍水,風景美不勝收。時有白鷺鷥的啼鳴、時有人聲的呼應,好不快樂。時常在那裡慢跑後,漸漸與他們熱絡起來,也為沉默無聊的跑步添增了些樂趣。

<本文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更多與癌共處、癌友人物故事、病後生活解方,請見《康健》最新上線頻道「抗癌生活行動:與癌共處,更要活得精彩」

責任編輯:陳祖晴

籃球的特色?

籃球是一項受歡迎和廣泛推廣的全球性運動,透過團隊來進行比賽,一般比賽多採用兩方各5名球員,將球投入籃框內可根據規則得到1~3分,無論室內或室外場地都可以進行。比賽也有簡化成兩人(俗稱鬥牛)或半場進行的方...

看更多
一名年輕癌友的告白:那些殺不死我的淋巴癌 反而讓我更強壯 一名年輕癌友的告白3:千萬別對我們說「年輕就是本錢」 事業高峰卻罹癌 他領悟:人生還有比賺錢、面子更重要的事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5大徵兆,爸媽可能已罹患「肌少症」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