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傳染源進人群?日本郵輪乘客下船後就地解散果然出問題 已一人確診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20,407
2020/02/19 · 作者 / 張淑芬 整理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儘管全球都認為日本「心臟很大顆」,對比我國及美國等包機接回船上國人之後都要再隔離,日本仍執意將鑽石公主號船上檢查為陰性的2800多名乘客和船員都已下船就地解散開心返家,讓全球為日本捏把冷汗,認為這麼做有「把感染源送進人群」的風險;果不其然,放人回家才5天,已經有一人確診。

據NHK報導,日本櫪木縣宣布,「鑽石公主號」下船回家的一名60多歲女性已確認感武漢肺炎。她在本月14日進行了核酸檢測,15日檢查結果為陰性,19日下船回家。回家後,這名女性因身體不適就診,22日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這是日本首例下船後確認感染病例。

鑽石公主號船上24名台灣籍旅客,其中確診感染的5位留日接受治療,其餘19位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安排下,搭乘華航包機於21日返台,過程遵守隔離檢疫措施,一下機先至醫院採檢,若陽性確診就留院隔離治療,陰性就到檢疫所集中檢疫。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也都採取相同的隔離檢疫措施。

而日本政府的做法卻背道而馳,船上隔離兩週後,檢核為陰性者,19日起分3天從船上放人,就地解散讓乘客和船員回家。

這做法讓各界批評這些下船旅客如果沒再經過14天的隔離檢疫,再次確認,宛如把潛藏的病毒送入人群裡,這也引發日本防疫過於鬆散的批評聲浪。22日這名婦女確診,果然驗證批評者並非杞人憂天。

鑽石公主郵輪至22日止634人確診,感染率超過10%,是除了中國本地以外,感染情況最嚴重的區域。韓國556例緊追在後。

(18日登船的日本感染科醫生岩田健太郎揭露,船上的隔離檢疫相當混亂,從醫護、船員到一般人,感染武漢肺炎的風險激增。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日本神戶大學醫院感染科專家岩田健太郎18日登上公主號,看到船上的防控工作一團亂,隔離和非隔離區完全沒有清楚的區隔,發燒的人在船上到處走的亂象,這名醫生忍不住以日文和英文兩種版本對外發布影片示警,船上防控情況糟糕到「連我自己都怕」。

他直呼船上的防疫工作沒有依照標準流程,並未區分安全的「綠區」與需要隔離的「紅區」。岩田自述,他曾第一線面對非洲伊波拉病毒和北京的SARS防疫,但從未像目睹鑽石公主號上的狀況。(推薦閱讀:隔離流程出漏洞 美衛生官員:鑽石公主號每小時4至5人感染

岩田描述,船上沒有劃分隔離區和安全區,有穿防護衣的醫護檢疫人員,和沒穿的人共處一室用餐和工作;穿防護衣的人甚至戴著手套用手機。發燒的人只戴N95口罩,在沒有其他防護的情況下,直接走到醫護室。檢查的醫護人員自己也沒有防護裝備,還直言知道自己一定會被感染。各種光怪陸離的情況,讓岩田瞠目結舌。以下是他分享的影片內容整理:

————————————

我收到了幾封來自船內乘客向我求救的訊息,他們說很害怕、擔心傳染會不會擴散等等。

所以我透過了各種關係,到處探聽自己有沒有管道能上船。最初想用「環境感染學會」的身分,但該學會已經下令會員不准登船。之後厚勞省建議以「災難醫療救援小組DMAT」的成員身分登船。

因此我在今日2月18日早上從新神戶往橫濱出發,途中打來一通電話。不能講是誰,但是對方十分反對我的舉動,我上船的話會引起大麻煩,以DMAT成員上船的決議也差點當場被撤銷。

對方又打電話過來。口氣非常公式化地說:不要以「DMAT職員所屬的感染對策專家」的身分,而是以「DMAT一般員工」的身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有這麼奇妙的要求,但要上船別無他法,我也只能答應。

鑽石公主號沒有隔離 各角落潛藏病毒 

跟關係者打招呼後,我以為就一直聽派來帶我的人的指示就好。結果DMAT團隊所屬醫生跑來建議我:「反正你也不是專門的DMAT,你是感染專家吧,你應該去做感染相關的工作。」這是DMAT團隊現場指揮的人所講的話。

這個工作做了20年多,非洲伊波拉、中國SARS我都挺身去面對過。當然也經歷過感受到自身安危受到威脅的狀況,但「自己會被感染」的恐懼其實非常少。

因為我是「專家」,我清楚知道要如何不讓自己跟他人感染伊波拉跟SARS,熟知如何在設施內阻止感染擴大。因為我有這些知識,所以就算站在正中間也不怕,去中國去非洲也不怕。但鑽石公主號的狀況太悲慘,使我打從心底感受到恐懼。甚至認真覺得這感染武漢肺炎也是沒辦法的事了。

在鑽石公主號裡,紅區綠區(感染區域的隔離)完全分不清楚,哪邊是安全的、哪邊是危險的,根本不知道。口罩手套防護服也是有人穿、有人沒穿,來探查的人也是有人戴N95口罩、有人沒戴。(推薦閱讀:武漢肺炎恐因這原因 易找上菸槍及這5種人

有發燒的人只戴N95口罩,在沒有其他防護的情況下,直接走到醫護室。檢查的醫護人員自己也沒有防護裝備,還直言知道自己一定會被感染,乾脆就統統不戴了。

(日本感染科專家岩田健太郎披露,鑽石公主號上有穿隔離防護衣和沒穿的人共處一室,有人還戴手套滑手機。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依據我從厚勞跟DMAT的職員聽到的消息,也有檢疫醫護人員被檢測出陽性。他們自己也說覺得有可能會被感染,使我相當震驚。

我們專家在前往處理感染症問題時,絕對會以保護醫療人員為前提。如果讓自己暴露在有可能被感染的情況,還去接觸患者與一般民眾,完全違反規則。

我接著打聽後才知道,這裡連一位感染對策專家都沒有。之前偶爾會有專家登船,而且也覺得大事不妙,但他們想建言也沒辦法,也沒人聽他們講話。

厚生省主導防疫 被批不聽專家意見

主其事為厚生勞動省的人,「那我希望可以跟厚生勞動省的人商量一下,」對方卻擺出非常厭惡的表情,完全沒有打算聽我說。

到下午5點左右,突然有電話打過來叫我馬上下船。我是以臨時檢疫人員的身分上船,現在那個資格被取消,我被研究人員帶走。

我跟他說你把我趕出去,你們就沒有可以做感染對策的專家了,這樣行嗎?再這樣下去,接下來還會多幾百多人的感染者。(推薦閱讀:何美鄉:此次疫情不是全世界可以擋得住的

日本沒有CDC(疾病管理署)就算了,沒想到會糟糕成這樣。我以為會派遣專家到現場負責,好好找人領導,好好做感染對策,好好制定規則,結果事實是完全沒有。我希望能讓更多人知道現在鑽石公主號上面發生什麼事。希望有學術界或者國際團體一起來督促日本做出改變。

日本無法掌控船上疫情 

03年因為SARS赴北京時,我也遭遇各種困難。尤其中國對外情報不太公開,根本不知道實際的情況讓我十分頭痛,當時在北京真的很害怕。但跟此次事件相比,當時的北京相對的更公開資訊,也有確立規則跟對策,確保自己不被感染。SARS死亡率10%我也很怕,但跟鑽石公主號相比,當初在北京相對較好。

相較之下,日本根本沒把鑽石公主號的事情公開。他們今天才跟我說,在院內是否有被感染,把感染人數中的發燒人數整合統計的動作根本沒做,完全無法掌握感染狀態,這樣一來就算院內感染擴散也沒人發現,沒人注意就更不用說因應了,也沒有專家在現場,整個亂成一團。

日本人跟外國人都一直被蒙在鼓裡。尤其是船上的外國人,他們被迫留在船上,暴露在被感染的風險下。這件事日本失敗了,但隱藏的話更加失敗。因應太差被發現的話,確實滿丟臉的,把這件事隱瞞的話更加可恥。總而言之情報交換很重要,沒人要公開情報的話,我就只能用這種方式說。

希望大家可以知曉這悲慘的事實。真心為現在在鑽石公主號內的人,DMAT、厚勞省跟檢疫所等等的工作人員感到十分悲哀,他們明明可以安全工作。我覺得自己完全沒能幫得上忙,而感到十分抱歉,並且真的想讓大家知道這樣的事情,所以拍了這部影片。

責任編輯:高儷綾

什麼是肺炎?

肺炎是指肺臟的肺泡發炎造成各種症狀的疾病。 發生細菌性肺炎時,細菌在肺臟快速繁殖增生,病人會出現寒顫高燒、劇烈咳嗽、咳膿痰、呼吸喘、胸痛等症狀。如果沒有治療,細菌還可能進入血流,到腦部造成腦膜炎;到耳...

什麼是頭痛?

頭痛是各種疾病中最常見的症狀之一,不一定只有腦部疾病能造成頭痛(如:急性青光眼也會使患者頭痛),因此需要合併其他症狀做為醫師診斷參考的依據,如以才能達到正確治療的效果。

看更多
【獨家】副總統陳建仁談病毒3:搭機旅遊探親 別帶回病毒伴手禮 防堵武漢肺炎 賴明詔:有可疑病例就隔離 萬一不幸武漢肺炎肆虐 什麼樣的保險可以怎麼賠?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武漢肺炎
美病例破10萬,近半數集中紐約州 其他州免慌?或只是測得太少?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