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笑同事「有病」 他從恐慌症學會同理

圖片來源 / 我們都有病
瀏覽數4,707
2020/02/04 · 作者 / 我們都有病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她是小花,現在是一名設計師。她說,在自己親身經歷過恐慌症 發作後,她產生了真正的同理心。開始用不同的視角,去看待周遭的人事物。

面對奶奶的離去

2018年底,小花手邊繁忙的工作告一段落,她發現一個人的時間變得很長。夜裡睡覺時,她經常會夢到奶奶。小花和弟弟是奶奶帶大的。小時候的她,和奶奶關係並不親近,她覺得奶奶經常重複說著一樣的話。

後來奶奶在去年四月過世,那時候小花人在日本,接到消息後,便立刻飛回台灣。但是手邊的案子,卻沒有辦法因此停下進度。即使是在告別式上,小花都還是得帶著電腦,繼續趕工。

面對死亡的恐懼

她說自己雖然很難過,但當時卻沒有太多時間去消化情緒。直到忙碌的工作終於告一段落,有時間一個人沉澱的時候——她才開始意識到「死亡」這個課題,並且對此感到恐懼。「當時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我會不斷地想:什麼是死亡——這讓我一直很焦慮,很緊張,心跳也常常跳得很快。」

當時她透過許多方式,想緩解自己的恐懼。跑教會、拜拜、求籤、上網查資料,但這些方式都沒能奏效。直到今年過年回家,小花連續兩個晚上都沒有辦法入睡,隔天去醫院一趟,醫生告訴小花:「可能妳心裡對家人的情緒還沒有解決。」

不會表達情緒的完美主義者

小花說,自己和父母的關係,也一直非常疏遠。從小就被嚴格的要求,無論是在成績表現上、還是做人處事上。父母經常對她說:「妳這種個性,長大一定會被淘汰。」這導致她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情緒,很多話講出來,只會被指責是不孝而已——和家人的關係,便漸漸變得疏離。

可是在奶奶過世之後,她才意識到,能和家人相遇是多麼珍貴的緣分。「恐慌發作時,我會覺得爸爸媽媽可能就要過世了,或者是我也要過世了,這些都讓我非常害怕。因為我們一輩子的相遇,可能就只有這一次而已。」

恐慌讓我同理

對於小花來說,恐慌症讓她真正的產生了同理心。她說當發作時,她會一直想做身體檢查、或是害怕家人朋友突然死亡——但是腦中這些恐慌與混亂,卻沒有任何人可以理解,只能用「別想太多」安慰她。

小花因此認知到:每個人,其實都無法真正理解他人的感受,所以應該要學習用更同理的方式,去看待彼此的不同。

從恐慌症中得到的反思

小花說,以前公司裡,有一個資深的同事,他經常喜歡把同事抓到旁邊自說自話,而且沒有要溝通的意思,有時還會跑去找主管吵架。那時候,小花和同事都會私下笑他,根本就是「有病」。但現在,小花覺得,他應該是真的是有病,只是那時候的自己,沒能感受和試著去理解他的處境。

「在同理他之後,我覺得我應該要和當年的他好好道歉。」雖然不知道,小花現在是否已經找到自己心中對於「死亡」的答案。但擁有「同理心」,或許比起得到解答,是一個來得更珍貴的「獲得」也說不定。

<本圖文轉載自社群《我們都有病》,其為致力於給有病族群一個直得驕傲的舞台,並提供溫柔、無負擔的醫病資訊整合平台>

●更多與癌共處、癌友人物故事、病後生活解方,請見《康健》最新上線頻道「抗癌生活行動:與癌共處,更要活得精彩」

看更多
抒解焦慮,遠離恐慌症 遇到事情會莫名感到害怕。是恐慌症嗎? 感覺心臟病發作、快死了 你可能是「恐慌症」發作!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武漢肺炎
何美鄉:台灣尚無社區感染 錯認將誤判情勢並可能導致國際封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