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律師李秉宏:用我的耳,圓我的律師夢

圖片來源 / 李秉宏個人臉書
瀏覽數11,183
2019/10/21 · 作者 / 吳孟瑤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如果你需要打官司,你會找一位盲人律師嗎?」一般我們對律師這個職業的印象,多半是口條清晰、思緒邏輯清楚,可能還要有細微的觀察力等等,但如果今天是一個眼睛看不見的人呢?他要怎麼克服這些事情,為人伸張正義?

這個月上映的電影《盲人律師》,便是改編自台灣首位視障律師李秉宏的故事。因為早產,先天性視網膜病變讓李秉宏近乎全盲,「除非是很強的光,才能看到模糊的光影,但基本上仍是視障。」李秉宏說。

(電影《盲人律師》,改編自台灣首位視障律師李秉宏的故事。圖片來源:《盲人律師》官方臉書)

曾被送進啟智班 用「聽的」學法律

一開始,父母將李秉宏送到一般小學讀書,但沒有特教概念的老師,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後來甚至將他轉到啟智班就讀。直到小二,全家搬到台北居住,李秉宏才轉校進入啟明學校讀書,接受健全的視障生教育。

談到怎麼會想成為一名律師,李秉宏坦言,其實自己當初的夢想,是想成為老師,但父親希望自己讀法律系,一方面可以保護自己,另一方面也能幫助他人,「起初我真的非常抗拒,甚至跟爸爸冷戰了一段時間,想到法律條文冗長、無趣,我也想和大家一樣『大學玩4年』,而不是苦4年。」但在父親的堅持下,李秉宏仍考上台北大學法律系。

後來,一次課堂上,老師提問:「如果有複製人,本尊殺死了複製人,是自殺還是他殺?」這個問題,讓李秉宏開啟對法律的視野,了解到原來法律和生活可以如此息息相關,也燃起他繼續念下去的動力。(推薦閱讀:願望有多大,力量就會有多大

不過,相較於其他同學,李秉宏的學習方式仍較為局限,只能用「聽的」來學法律。因此他上課必備錄音機,並將所有內容變成「有聲書」,每個音檔也至少要聽3次,如果授課老師講得不夠仔細,他還得自己找資料輔助,4年下來,都是靠著「聽力」來念法律。

(大學4年,李秉宏都是靠「聽力」來念法律。圖片來源:李秉宏提供)

求職才是困難開始 曾想去送葬樂隊吹長號

看似順遂的求學之路,沒想到在邁入職場後,開始出現許多波折。法律系畢業後,李秉宏先是投入律師國考,考到第3次便順利考上律師執照,成為全台首位盲人律師。

但考到執照後,李秉宏的求職之路並未從此一帆風順,在找尋律師事務所實習時,李秉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許多事務所看到他是盲人後,連面談機會都不給。

「如果是因為能力不夠拒絕我,我可以接受,但僅僅因為我是盲人,就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盲人不適合當律師,這樣的刻板印象讓我很沮喪。」李秉宏說。

四處碰壁的李秉宏,甚至曾萌生放棄當律師的念頭,「曾想過早知如此,當初讀大學做什麼?應該去學按摩,或是參加『送葬樂隊』為往生者吹長號好了。」所幸後來在律師公會及其他律師的幫忙下,才順利獲得實習機會,最後進入法律扶助基金會工作。

(李秉宏擅吹長號,找工作四處碰壁的時候,曾萌生去「送葬樂隊」為往生者吹長號的念頭。圖片來源:楊子儀提供)

從害怕被叫「李律師」到用自己的方式站上法庭

剛開始工作時,因為視障關係,李秉宏大多只能處理像是行政、研究法案、合約等靜態工作,這讓他感到相當受挫。有次,甚至碰到自己的朋友因交通事故,有法律問題想請李秉宏幫忙,但在過程中卻發現,雖然只是一個簡單的小案子,自己卻仍有地方完全幫不上忙,這讓他感到非常挫敗。

「那段時間,我其實蠻怕人家叫我『李律師』的,感覺自己只是個有牌、但沒資格的律師,一直沒有幫到真正需要幫忙的人。」身為一個律師,李秉宏還是夢想能穿上律師袍,在法庭裡伸張正義。(推薦閱讀:洪雪珍/你需要一趟英雄之旅,變成有故事的人

可能是看到李秉宏的認真,又或是聽到他想出庭的心聲,在其他律師的邀請下,李秉宏加入跨國官司RCA工殤案的義務律師團,這也成為他的第一個訴訟案。

(跨國官司RCA工殤案,是李秉宏的第一個訴訟案。圖片來源:李秉宏提供)

「當然,我知道自己在辦案上,仍會有一些障礙,但我就是先從最簡單的事開始做,例如幫忙研究法律問題、在法庭上當打字員等;每次開會開庭,我也幾乎不缺席,」

「參與就能學習,即便我看不見、即便我比別人慢一點,我一樣能用自己的方式,去幫忙別人。」李秉宏說。

不是只看到缺陷 期許社會能善用視障者的智慧

轉眼,李秉宏已在法律扶助基金會工作近15年,從不敢被叫李律師,到現在,除了RCA案,李秉宏目前也是前手球國手陳敬鎧涉嫌裝盲詐保案的律師。而談到這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李秉宏感嘆地說,現在的資源,的確比過去多了,但台灣社會對視障者的觀念,仍還有進步的空間。

(雖然跌跌撞撞好幾年,也曾有過悔恨,但李秉宏仍堅持信念,用自己的方式,繼續為需要的人爭取公義。圖片來源:楊子儀提供)

舉例來說,在歐美,盲人從事律師工作,其實是很正常的現象,只是因為視覺因素較少,動腦機會大於用眼,較多時間是花在問問題上;但反觀東方社會,對於視障者卻仍習慣帶著質疑:「你行嗎?」這樣的負面思維,才是大大削弱視障者工作機會的主要原因。(推薦閱讀:大人的百杯咖啡15/上天關了她的眼,卻打開夫妻久年冰封的心窗。徐薇雅看不見的馬拉松,有愛牽引

又或像是從事律師工作時,李秉宏說,雖然視障者無法做到「表情判讀」,但卻多了常人較缺少的敏銳聽力,可以透過「聽音」來判斷對方的情緒或想法,這都是視障者能努力的方向,也是優勢。

「社會應當善用我們的智慧,而不是只看到我們的缺陷。」李秉宏說。

因為工作受挫,李秉宏也曾有過「如果重新選擇,絕不當律師」的悔恨;如今,雖然仍是跌跌撞撞好幾年,但他始終緊抱著別人眼中的「不可能」,李秉宏說,自己只想證明一件事:「一般人做得到的,盲人一樣也可以!」

責任編輯:高儷綾

看更多
楊定一:痛,是生命的禮物 沒有最好的選擇,只有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中年夢想家│王文華:圓夢首重去做,不要落入永恆的規劃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情緒紓解
願望有多大,力量就會有多大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