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醫療極限,用《病主法》讓善終之路更無憾!

瀏覽數4,061
2019/10/02 · 作者 / 廣告企劃製作 · 出處 / 廣告企劃製作
放大字體

尊嚴死,及早準備,瀟灑說再見

「我發現,醫療是有極限的。」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亦是國內腦神經外科權威黃勝堅醫師道出從醫數十年來的沉重心得,因為這項心得,促使他成為臺灣安寧善終與《病人自主權利法》(以下簡稱病主法)的重要推手,2016年更帶領北市聯合醫院率先試辦《病主法》,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AD)人數至今已累積超過千名,高齡94歲的母親也是AD的簽署者之一。

《病主法》的重大意義:讓你有機會修補生命的裂痕

疾病的治療不僅希望能提升存活率,同時也要增進生活品質(Quality of Life ,QOL),而依生活品質的計算,「死亡」代表的是「零」。
但,看過太多生離死別的黃勝堅卻反問:「死亡,真的是零嗎?通常死之後,還有許多恩怨情仇尚未解決或是留下一堆遺憾,導致大部份的死亡都是「負數」。有沒有可能讓死亡是正的?如果死前可以彌補自己生命的裂痕、家庭的裂痕、社會的裂痕,讓活著的人活得更好,不就是「正數」嗎?

預立醫療照護諮商 檢視自我人際關係

現在《病主法》上路,我們有機會趁著做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CP)時,重新檢視自己的關係,提早修補自己與親朋好友間的裂痕,家庭和社會的裂痕也會隨之被弭平,這就是《病主法》存在的重大意義。
黃勝堅非常鼓勵民眾與全家人一起到醫院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藉以了解彼此的想法,屆時也能減緩家人的壓力,「記得有回幫一名丈夫做ACP,過程十分順利。直到最後建議他趁夫人在場時,談一下未來辦告別式的想法,先生立即回答“不用!我不辦告別式!”夫人頓時臉一沉地說“你很自私耶!不辦告別式,你那群朋友,我要如何處理?”這名先生一聽連忙跟夫人道歉,是他沒顧及到太太的感受與壓力。」

教育民眾 預立醫療決定書的意義

為了讓欲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的民眾清楚了解生命權的意義及其決定將對周遭親人帶來的影響,黃勝堅每回進行ACP諮商加上AD簽署完成至少2小時起跳,他特別叮囑民眾,簽署AD絕對不是醫療團隊照本宣科把條例選項念一遍,簽署者隨便勾一勾就算完成,「你一定要問清楚,自己做的每一項決定將會對親人帶來什麼衝擊。」

人生重大決定,自己作主

自《病主法》實施以來,民眾最常詢問《病主法》與《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簡稱安寧條例)有何不同?黃勝堅表示:「《安寧條例》僅適用於末期病人,《病主法》擴及末期病人、不可逆轉昏迷、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者及其他經政府公告之重症等5種臨床條件;在拒絕醫療方面,《安寧條例》可拒絕心肺復甦術(CPR)和維生醫療,《病主法》包含維持生命治療、輸血、抗生素、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等更多選項。」

病主法 提升國人對善終的認識

尤其,《病主法》增加可自主選擇善終的適用族群,能讓臺灣醫療資源獲得更有效的運用。在臺灣,安寧病房現在多為癌末病患所使用,但因癌症死亡人數僅約33%,另有67%非癌症患者面臨死亡時,卻不曾善用安寧病房,黃勝堅希望透過《病主法》提升國人對善終的認識,符合5種臨床條件者也能善用安寧病房,讓自己有品質、尊嚴的離開。
「我常說,今天你不事先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AD),一旦發生事情,就由旁人幫你做生命權的決定了!」黃勝堅解釋,旁人指的是急診室的醫生、救護車上的救護人員或是加護病房的醫療團隊,而不是你自己本人決定自己的生命。

自然死亡 老天爺給的禮物

黃勝堅指出,鮮少人知道「自然死亡」的過程非常祥和,彷彿是上帝或老天爺給的禮物,可是如果你非要做「逆天而行」的事,自然就無法獲得善終,「例如人在生命末期時,腸胃已經不太蠕動,此時若強行灌食,反而會讓病人倍感不適。」《病主法》裡的「拒絕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不代表不餵食,只是不使用會令患者感到不舒服的插鼻胃管灌食或開刀做胃造口來強迫「灌」食,但經過評估家屬還是可嘗試採手工細心餵食或「滴」的餵食方式來補充病人營養。

把道謝、道愛、道歉和道別掛在嘴邊,不留下任何遺憾

從《安寧條例》到《病主法》,無非都是冀望透過立法來保障民眾的善終,再藉由追求善終的過程中,了解生命的意義。
「我希望自己活著時,每一天都好好的活著,認真去愛我身邊每一個人;當生命末期來臨時,我選擇舒適尊嚴,不依賴機器延長死亡過程、不進加護病房和不接受任何人捐贈器官。」黃勝堅分享自己對生命的看法與選擇,並由衷建議,追求善終前先做好「善生」,把道謝、道愛、道歉和道別掛在嘴邊,不留下任何遺憾。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癌症
作家幸佳慧壺腹癌病逝 此疾病成因不明...若出現這3種症狀得警覺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