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婆媳問題 只有不願面對的夫妻真相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17,466
2019/09/01 · 作者 / 張雨亭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50期
放大字體

婚姻裡的三國演義:媳婦和婆婆、老公之間難解的三角習題,其實是自己不願深究的夫妻問題?

「台灣的公婆,對子女影響實在太大。」問小白滿不滿意婚姻,她沒給答案,只吐出這樣的感嘆。

小白的婚姻在外人眼中是值得羨慕的,和老公高中就認識,再加上老公家族經營事業有成,這樁婚姻在感情、經濟基礎、共同價值觀上,都有高標以上的客觀分數。但外人眼中的完美婆家,正是她的痛苦來源。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傳宗接代壓力大 媳婦難題減損夫妻感情

小白老公是家中獨子,必須繼承家族企業。像是舊時八點檔的老哏劇情,連小白都不相信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婆婆說,你要生小孩,而且一定要生男生。

姑且不論生男生女由不得自己,光懷孕本身,就讓小白吃盡苦頭。從人工授精到試管嬰兒,小白都試過。試管做過3次,第3次著床成功,也撐過3個月的關鍵期,但到了第4個月,胎兒沒了心跳。

這次失敗不但讓小白身心俱疲,更在夫妻間留下芥蒂,傷口結痂留下厚厚的硬皮,但誰也不敢撕開疤痕,看看新生的肌膚到底長出來沒。

愈小心翼翼,反而愈容易踩到彼此紅線;因為怕說錯話,乾脆少開口。久而久之,夫妻間剩下無關痛癢的晨昏招呼,公式化地交代彼此行程。

同時間公婆沒放棄求孫,只是從最初的一定要男孩,到現在是「有就好」,但已經試過人工授精、試管嬰兒,小白不知道還有什麼選擇,她考慮到國外嘗試代理孕母,不過繁瑣的程序與必須投注的精力讓她有些卻步,更重要的是,不知道還要不要為這樁婚姻繼續努力?

雖然沒同住,但還是抵擋不住婆婆以「關愛」之名施加的情感壓力,日積月累,生子重擔仍舊在小白身上。

愈來愈稀薄的愛情濃度,更讓她質疑,有愛情才是婚姻?或夫妻一起養育小孩才是婚姻?她沒有答案,正如她在這樁婚姻中,看不到明晰的未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待在頂級月子中心 我卻覺得像坐牢

佳惠是高中、大學同學聚會中,唯一會帶幫傭出席的人,因為2歲的兒子和3歲的女兒年齡太相近,稍不注意就會大打出手,實在需要幫手。不用自己「一打二」,在外人眼中完全是貴婦派頭,但只有佳惠知道,頂著這個她自己都不大稀罕的光環,有多辛苦。

佳惠從小在花蓮長大,爸媽都在農會上班,直到大學才搬來台北。大四一次聚會上,認識現在的老公。

交往後慢慢察覺彼此家庭背景截然不同。對方曾在英國留學,兩個哥哥也從高中就送到國外,她只模糊地認知對方是「有錢人」,除此之外,約會吃飯看電影,和一般人沒什麼不同。

就這樣順勢走入婚姻,5年的交往不算短,但他們從來不曾共同生活,直到婚後和公婆同住,才知道原生家庭的差異,足以拉開決定性的距離。

婆婆就像電視劇裡的富太太,沒上過班,生活繞著老公打轉。什麼都會一點,烹飪、插花,每個週末坐計程車到畫室學油畫,還嚴格控制自己的體重在55公斤以內。

佳惠不曾見過婆婆素顏、不曾看她懶躺在沙發,她總是挺直腰桿,像一座雕像,這一切本來無可厚非,折磨人的是,她用同樣的標準要求佳惠。

佳惠記得生大女兒住進月子中心,剖腹產傷口時不時還會抽痛,婆婆卻已經通知大批親朋好友來探視。婆婆要求她戴上隱形眼鏡、整理好頭髮、化好妝,和一群她幾乎沒見過面的人微笑寒暄。

傷口還在痛,需要大量睡眠,但沒人關心。她在裝潢最頂級的月子中心,卻覺得自己在坐牢。從月子中心開始,她覺得原本還放在婆媳關係中間點的那一把尺,由婆婆那一頭,不斷地往她的領域推進。

婆婆說:「你英文怎麼不好?以後小孩念全美語學校,怎麼幫忙看功課?」婆婆還說:「你怎麼不會煮菜?」婆婆更會說:「你要幫老公準備好領帶、襯衫和襪子,因為我都幫你公公這樣打點。」

「其實你們家和我們家真的不大一樣,」婆婆有意無意提及兩家的差異,甚至常提醒佳惠:「你知道嗎?當初都是我叫兒子快結婚,他才會娶你。」

每次婆婆在餐桌拋出這樣的話題,老公總是低頭繼續扒飯、不發一語。這個偌大的家,佳惠卻連能窩著看電視的一張沙發都找不到,只有回到房間才稍能放鬆。但轉頭看老公,他總是木然地盯著新聞台。倆人之間,依舊無語。(推薦閱讀:媳婦該為婆家委屈犧牲?從「瘋狂亞洲富豪」看婆子媳三角關係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婆媳、老公的三角難題其實是夫妻問題

小白和佳惠所面對的婆媳問題,是很多人婚姻中的痛。這難題,有答案嗎?心曦心理諮商所負責人周慕姿一語道破地說:「很多問題聽來像婆媳問題,但其實是夫妻問題。」

周慕姿認為,婆媳問題發生的時候,女性常因為老公第一時間不支持自己而感到受傷。這其實是對婚姻的一種理想期待,「期待老公像王子一樣去打恐龍,結果才發現他和恐龍是好朋友。恐龍欺負人的時候,他還會說『我媽就是這樣啦,你忍一下就算了』。」於是女性出現幻滅般的失落感,日子久了,為了避免更多的傷痛,乾脆切斷了夫妻間的溝通管道、相敬如「冰」。(推薦閱讀:鄧惠文:婆媳問題不只是婆媳問題,那是夫妻關係有問題…

①還想牽手走下去,就要釐清彼此想法

但如果小白和佳惠還想繼續在婚姻中走下去,甚至與另一半建立更親密的連結,周慕姿建議首先要恢復夫妻間的溝通。

以小白的例子來說,撇開婆家期望,真正要確認的是彼此究竟要不要小孩?如果求子對小白身體造成龐大負擔,是不是還想生?

假使小白和先生都真心想求子,可以討論如何繼續努力,「但有一種可能是,先生也不一定想要小孩,只是他覺得『應該要』,」周慕姿強調。

很多男性在職場呼風喚雨,回到家卻不善於向父母表達意見,因為「他們怕麻煩、懶得爭吵、懶得當不孝子」,所以決定按父母方式去做,這樣「比較簡單」。

以小白和佳惠的例子,她們可以幫助先生釐清,「究竟你想要的是什麼?」選擇對的時間、對的氣氛,有耐心地深談,理解先生內心的渴望和害怕,才有機會讓兩個人真正攜手走下去。

②如何評估要不要離婚?

當走不下去了,該如何評估要不要離婚?周慕姿表示:「第一件事還是要思考,還能不能一起生活。」如果還願意一起生活,第二步就是想想,有沒有調整的可能?

而這一步的重點依舊是「兩個人」的討論與溝通,「因為婚姻的問題絕不會只在一個人身上。」周慕姿認為,有沒有「一起走下去的共識」是評估離婚與否的重點,在溝通過程中,婚姻諮商師站在中立的立場,或許能有所幫助。

夫妻的衝突常源自於情緒處理方式不同,有一方急著想改變,另一方則較封閉,這可能是成長背景所導致的無力感,「但是他放棄的不是你、不是這段關係,而是他根本不認為自己有能力處理(感情)問題和困難,」周慕姿強調。

假使決定放棄婚姻,當然可以什麼都不做。但是如果不打算離婚,卻也不改善現況,如此得過且過的結果是,這輩子都無法與另一半發展心靈上較深的互動和聯結,問問自己會不會遺憾,才是關鍵。

什麼是疤痕?

從打針、穿耳洞,到摔跤、車禍、剖腹生產、各種外科手術,造成傷口的原因有很多。一般來說,如果傷口僅止於表皮,通常不會留下明顯的疤,甚至完全沒有疤,如果傷到更深的真皮層、皮下組織,就有可能形成疤痕。疤痕若...

您正在閱讀《康健雜誌》 250期
看更多
婆媳不融洽,男人該怎麼辦? 婚姻專家傳授有效溝通3招,婆媳不必諜對諜! 換個角度婆媳相處,我的富婆婆哲學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最近有點累,你量過血壓了嗎?正常值該是多少?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