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定一:痛,是生命的禮物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90,250
2019/05/24 · 作者 / 張曉卉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2018年,楊定一感染水痘疱疹病毒,從額頭到鼻尖皮膚發黑冒出水泡,眼睛葡萄膜炎和視網膜炎,好幾位專家說可能從此失明。眼窩痛、頭痛到嘔吐,他自嘲:「John,你跨得過去嗎?」不斷地參:「是誰,有疼痛?有這種萎縮?有種種感受?」

2019年5月17日,台北,清晨大雨。老天像是把一盆盆水嘩啦嘩啦往地上倒,楊定一和長庚生技、風潮音樂與康健出版的團隊,掛念著晚上參加共修的朋友會不會淋濕。
雨水之後,是光。

午後,太陽露臉,照得行人的臉亮燦燦。陸續有朋友手牽手、或者直接由機場拉著行李箱,走進台北國際會議中心,井然排成一條長龍。

傍晚五點二十分,楊定一提早上台,帶領入座者觀想靜心;六點不到,大會堂3122席幾乎已無空位;201會議室800個位子在六點半坐滿。

「活出心,只有心,徹底活在心—不同、甚至顛倒的生命觀」共修體驗,楊定一請長庚身心靈轉化中心老師吳長泰帶著眾人做結構調整運動。接著,他邀請所有人觀想,每一個人彷彿置身巴西雨林,全身細胞充滿氧氣,放光。「四千人相聚的能量大到不可思議,」楊定一說。活動過程寧靜,喜樂,是心和心的共融,是生命螺旋場的共振。

(圖片來源:陳德信)

楊定一也解答了眾人一年來的殷切詢問:「為什麼好久沒有帶領共修體驗?」

原來,去年六月,病毒感染攻擊他的眼睛和臉部,好幾位醫師專家說可能從此失明。「我常常提醒朋友,即使生病,是不是可以當一個模範病人?當然,我也只能這麼提醒自己。」

他用《真原醫》的飲食方式調理身體;疼痛發作時,「我像看電影一樣,靜靜注視這個疼痛。」不斷透過「參」,接受、臣服宇宙給他的禮物。雖然痛,心裡卻是大歡喜。在病中,他不光如常處理公務,還透過8場線上讀書會和讀者互動,更完成《無事生非》、《頭腦的東西》、《清醒地睡》3本書。

楊定一接受《康健》專訪,分享這一段生病自癒的歷程。

我本來睡得就少。2018年6月底出差,為了趕時間連續三天搭紅眼班機。第三天下飛機,眼睛已經開始劇烈疼痛,從額頭到鼻尖皮膚發黑冒出水泡,就像臭鼬臉上的白條紋,只是顏色是黑的。

檢查發現是水痘疱疹病毒感染,造成眼睛葡萄膜炎和視網膜炎。耽誤了幾天才吃抗病毒藥物,接著,眼睛突然看不到了。即使有人站在面前,我也只看得見模糊的影子。兩三位專家都說不樂觀,會失明,不可能恢復。

眼睛痛、頭痛,不分白天晚上,就好像有人在腦袋裡、在眼睛後面拿著榔頭用力「咚、咚!」地敲,痛到嘔吐,藥物也壓不住。

我60歲了,從來沒有生過病,都是在幫助其他病人,尤其是嚴重的癌症、慢性病、心靈有重大創傷的朋友。這一次是難得的機會,讓我可以親身體會生病朋友的痛苦。

(圖片來源:陳德信)

斷食、有機蔬食、微量元素調養身體

我在《真原醫》提倡斷食,吃生機蔬食,修復生理機能。

我的斷食並非完全中斷飲食,而是吃得很少,以生機飲食和蔬果汁為主。斷食,其實為身體帶來最激烈的重新整頓,非但讓腸胃休息,也將身心的精力轉向療癒。

新鮮蔬果的活酵素、葉綠素、花青素、硫化物、胡蘿蔔素、葉黃素、茄紅素、辣椒素不只像彩虹一樣豐富,還帶來抗發炎、抗病毒、抗氧化和止痛等功效。我也會多吃一些蕈菇類,像冬蟲夏草就是天然的抗發炎食物,可以說是上天為人類準備好的藥。

此外,補充微量元素也很重要。微量元素,是人體所需的礦物質,身體需求量雖少,卻是代謝和健康的必要元素。人體沒辦法自行製造,必須額外補充。

(延伸閱讀:向植物學習生命的韌性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透過疼痛,不斷地參,臣服

我幾乎沒有生過病,這次生病顯得特別嚴重。一位又一位專家說我視力不可能恢復,我想:「好吧。」眼睛看不到,中文也不好,當個盲人和啞巴,很好。

美國同事問我:「John,如果瞎掉怎麼辦?」

「一切順其自然。樣樣都好。」過去要看很多報表,現在請同事口頭彙報,非但簡單明瞭,也讓我更能體會他們的用心。一直以來,我對同事只有感恩。這次生病,對他們的感謝更是從內心深處一再地浮出來。

考驗最大的是我二姐,她是相當優秀的眼科專家,雖然知道病毒感染要經歷哪些治療,要有耐心,她還是每天早上留話關心,不斷叮嚀我該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我知道她是善意,我也自然去拜託我的眼科醫師:「妳可不可以出一份報告,轉給我姊姊。」這麼做,希望讓她放心。

每當劇烈頭痛發作,我會跟自己半開玩笑:「John,你跨得過去嗎?」

過去,都是我在幫助病人。現在自己生病,我觀照著那個痛,像看電影一樣。自己痛,也去體會其他病人的痛、女性生孩子的痛甚至其他眾生的痛。我守住這個痛,像是從颶風中心靜靜往外看。

就這樣,只是靜靜地看,不去干涉眼前的念頭、身體的萎縮疼痛,我們反而有機會放過這個世界。我們隨時接受、隨時放過,也自然理解一切都是頭腦的產物。無論遭遇多大的病痛、創傷,一切都好。不要叫周邊的人可憐,不要成為別人的負擔。

在病痛中,一般人難免會抱怨「為什麼這麼倒楣、為什麼是我?」對我,這是個機會。我看著這個痛,不斷地參:「是誰,有疼痛?有這種萎縮?有種種感受?」這麼參,也就馬上提醒自己──其實,沒有東西叫做痛。會痛,是因為人把肉體看得太重要,而這種重要性本身是個大妄想。透過疼痛,我不斷地參,不斷地臣服,不斷去體會疼痛或情緒的來源是念頭,而念頭本身是空的。

當我看著那個痛,不痛了。

人,生來就是痛苦。疼痛本身反而是很好的提醒──外在環境不管怎麼亂,我們充滿信心,這一生最大的功課也只是醒覺。宇宙帶著我們走到哪,算到哪,不要再動搖。這一生是好、還是壞,都不重要,不要分心。

雖然這麼說,並不是什麼都不做,而是該做什麼,都要做,但中心不動。我該工作時一樣工作,該運動就出門,最多是眼睛看不清楚,把跑步改成快走。假日我在院子裡一根根拔草,什麼都不想,是最好的動態靜坐。好幾次痛到嘔吐,但吐完我繼續口述寫書,繼續讀書會,連合作作品的同事都不知道。3本書、8次線上讀書會,都是這樣完成的。

一切都是剛剛好,最多,只能感恩

有人問我,難道不覺得失去視力很可怕?

我回答:「一切都是宇宙的安排,一切都是剛剛好,是宇宙給我一個很大的恩典,我雙手接受。」

人生沒有完美,有生一定有死,不可能不生病。我們不需要講「某某人不該生病」。生,就一個肉體;死也是一塊肉體。肉體早晚會走掉,我們要走出自我的中心,練習參,練習臣服,一切都可以肯定,一切順著走。

(推薦閱讀:楊定一導讀 | 這一生什麼是真的?《頭腦的東西》問答四

我們自然會發現,在人間可以體會的一切都是相對的,是由局限種種條件組合的,樣樣都是無常。同時,也確實還有一個絕對的層面,不受任何影響,是永恆,是無限大,包含著全部的潛能。在每一個相對的處境,我們都知道絕對存在。也就這樣子,我們最多只能隨時感恩。

其實預防醫學是為了幫助我們「買」時間去意識轉變,而非為了長生不死。我們放過這個肉體,它反而會自己照顧自己。放過,意思是不去重視或貪戀任何現象。但也同時知道,這個肉體有它業力的週轉。它來到這世界有些任務想完成,就讓它完成吧。
我們最多是透過這個機會練習平等心。接下來,不要去分析,也不需要去解釋它的作用。這一來,我們反而隨時平靜,不知不覺和心中最大力量合一,自然活出最大的愛,活出大歡喜,大寧靜。

什麼是頭痛?

頭痛是各種疾病中最常見的症狀之一,不一定只有腦部疾病能造成頭痛(如:急性青光眼也會使患者頭痛),因此需要合併其他症狀做為醫師診斷參考的依據,如以才能達到正確治療的效果。

看更多
楊定一:人生就像連續譜,快樂痛苦都是短暫的 楊定一:用正向意念帶領全身細胞排毒 【心靈膠囊】療傷須經疼痛,晦暗突顯真情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運動項目
5分鐘肩頸放鬆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