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與惡》林一駿談承諾恐懼症:我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好好照顧別人!

圖片來源 / 公共電視提供
瀏覽數18,435
2019/04/22 · 作者 / 海苔熊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宋喬平,我就是這麼自私、又懶又愛玩,我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好好照顧別人⋯⋯」林一駿說,這句話某種程度上也解開了一直以來,他為何都不想要有小孩的秘密——在這個充滿險惡的世界裡,他沒有信心把孩子照顧好,因為他自己心中都還是個小孩。

你身邊也有這樣的人嗎?

  • 你想在一起,但他卻只想曖昧
  • 你想結婚,但是他卻恐懼結婚
  • 你渴望有小孩,但他卻害怕有小孩

到底是什麼讓他卻步?又是什麼讓原本感情很好的這對CP(宋喬平/林一駿),有這麼大的爭執?

承諾恐懼症

在討論這對伴侶之前,我先停下來想想你剛剛想起的那個人,他是不是有下面這樣的「症狀」[1]:

  1. 過去的關係都很短暫
  2. 不願意提前規劃或預定行程安排
  3. 不會讓你知道他是否會參加你的聚會
  4. 習慣大量「修飾美化」自己的話
  5. 他的感情關係非常複雜
  6. 他常有許多「不確定」的曖昧關係
  7. 不喜歡說「我愛你」
  8. 不用「男/女友/老公/老婆」來稱呼你

如果他有一半以上的狀況,那麼或許他就是江湖上盛傳的「承諾恐懼症」者——害怕跟一個人過度親近,不喜歡太投入一段關係,對於「給出承諾」這件事情極度恐懼,所以傾向維持「保持距離以策安全」的關係。

他到底在怕什麼?8種恐懼的源頭

那麼,承諾恐懼症者究竟害怕的是什麼呢?又是什麼讓他們如此害怕給予承諾這件事?

「我們不會在任何診斷手冊當中找到『承諾恐懼症』這個診斷,但它的確是一個真實存在的焦慮⋯⋯這些人可能和其他人一樣經歷過愛情,但他們壓倒性地焦慮使得他們無法長時間保持任何關係。當你要求他們給予承諾,很可能會適得其反,促發他們的焦慮,讓他們更想要離開⋯⋯」Psych central 的主編 John Grohol 說[2],就如同前面所說的,他們一直渴望親密,但又同時希望能夠保有自己的個性和自由。這也是為什麼,當你越靠近對方、越希望對方給你個「答案」的時候,對方很可能就會越想要躲起來,你很難過,因為你覺得他不愛你,但其實更有可能的是,在愛你之前,他已經被恐懼淹沒了自己。你可能會問,那麼他到底怕什麼呢?根據John Grohol 的說法,承諾恐懼症可能來自於下面幾種原因:

  1. 害怕在一起終究有一天會分開
  2. 害怕這個分開是「無預警的」
  3. 害怕自己和「不對的人」在一起
  4. 害怕自己會進入一個不健康的關係當中,例如被虐待、被拋棄、或者是被劈腿(也可能曾經有這樣的經驗)
  5. 信任問題:曾經很靠近一個人,但最後受傷了
  6. 童年曾經經歷創傷或虐待
  7. 未滿足的童年需求或依戀問題
  8. 成長的家庭環境非常的複雜,或者家庭有劇烈的變動

兩種核心的恐懼:怕受傷,怕失去自由

發現了嗎,在這樣的成長環境或者是戀愛經驗當中,教會了承諾恐懼症者一件事情:感情是不穩定的、關係是會崩裂的、愛我的人終究有一天會離開的、我是有可能隨時會被拋棄的、如果愛上一個人,終究是會受傷的⋯⋯所以在他們要開始「更」投入一段關係的時候(承諾在一起、結婚、生小孩),他們就會有所卻步。表面上他們所在意的是「你真的能夠永遠不丟下我嗎?」實際上他們真正害怕的是「會不會,我自己也是一個沒有辦法給別人未來的人?」

其實說穿了,上面種種的原因,都是來自於對自己沒有自信,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也不相信自己有能力能夠照顧別人。如果我們進一步把這個「沒有自信」切開,就會發現更細緻的恐懼。國內心理師邱淳孝指出,承諾恐懼症患者經常兩種擔心[3]:

  1. 害怕受傷:如果我太靠近你,會不會有一天被你所傷?如果我在這段關係裡面付出了太多,會不會最終你的人會丟下我?如果選擇跟你走一輩子,會不會你根本就不是那個「對的人」?
  2. 害怕失去自由:如果我們穩定交往,我是不是就會失去「還可以再多看看多玩玩」的可能性?(這也蘊含著前面的恐懼:我怎麼知道你是那個對的人?)如果我們結婚,結果有一天發現我們兩個人的家庭不適合怎麼辦,我會不會需要花很多時間來處理家庭之間的衝突?如果生了小孩,會不會佔據很多我的時間和空間?

關於第一個恐懼,其實前面已經描述的很多了,或許是小時候他曾有有被拋棄的經驗,或者是目睹父母失和的關係,所以對於感情失去信心,沒有能夠「維持一段關係下去」的自我效能(self efficacy)。

而第二個恐懼則比較複雜。倘若你也是一個很害怕「失去自由」的人,那麼很有可能你在成長的過程當中,經常「感覺到不自由」。比方說:

  • 你沒有辦法決定自己念的科系[4]
  • 當你想做某件事情的時候,家人就會貶低你,說你不懂
  • 你很容易變成家庭衝突的代罪羔羊。
  • 家人的情緒會「溢出」(Spillover)到你身上,你很容易感覺到爸爸或媽媽的情緒[5]
  • 你很敏感,身邊的人的一些細微變化,你都能夠感受到[6]。

長期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你可能變成一個「一方面習慣扛起別人的情緒,另外一方面又很想要掙脫、不要被他們影響」的人。同樣的,承諾恐懼症者很可能也是在一個高度衝突的家庭當中成長,他極力想要掙脫、不想被家人的情緒影響,可是即使把房間的門關起來,外面正常的聲音還是會像刀鋒一樣刺進來。他的心理空間從小就一點一點地被滲透,不斷的「割地賠款」[7],這也是為什麼長大之後,他會形成一種「補償行為」,渴望在關係當中找到他過去所失去的自由。

(圖片來源:公共電視提供)

你越靠近,他越想逃走

如果你的伴侶是這樣的人,那該怎麼辦呢?你很想要生小孩,但面對了一個不想要「負起責任」的一駿,又要怎麼說服他?如果你的他堅持不在一起、不結婚或不生小孩,並不是來自於理性的考量,而是有更多深層的恐懼,那麼或許第一步,就是看見這個恐懼,並且和他同在(當然,這並不代表你要認同他所做的事和他的價值觀)。下面提供幾個在心理治療上實用的技巧參考:

  • 以退為進技術:以前在學家族治療的時候,我曾經在書上看到一個很神奇的方法。當兩個人的關係陷入一種僵局(在喬平和一駿的劇本裡,就是一個想要有小孩一個不想要有小孩),兩個人都各自堅持自己的想法。打破僵局的方式就是其中一個人鬆動,做出和過去完全截然不同的事。這不一定會造成「正向」的改變,但一定會「有改變」。舉例來說,喬平可以在幾次爭執未果之後,假裝誠懇地跟一駿說:「老實說我想過了,你說的有道理,現在這個社會這麼複雜,還是暫時不要生小孩比較好。」一駿此時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一直以來老婆都跟他站在對立面,怎麼會突然改變心意呢?他可能一開始會說:「對嘛,我就說啊,而且我們兩個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可是如果喬平接著幫她「火上加油」,繼續說「不生孩子」的好處,很有可能一駿就會開始猶豫:「⋯⋯話是這樣講沒錯啦,可是妳不是希望有小孩⋯⋯」發現了嗎,氣氛就從這裡有機會可以開始扭轉,喬平就可以談談她的需求是什麼——在真實劇情當中,你也發現狀況是類似的,當喬平說要去做「墮胎手術」之後,一駿的態度也改變了。
     
  • 表達感受技術:兩個親近的人產生衝突的時候,其實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真實如一的表達自己的感受,放下防衛,說出自己真正的擔心和在乎是什麼。在這部片裡面,喬安在戲院大聲說出「我放不下⋯⋯」取代前一兩集那個總是把身邊的人推開的她;大芝在老家摔破酒瓶,大聲的說:「我一個人活著有比較快樂嗎?要死,我們三個一起死!」來撕掉過往一個人在新聞台工作假裝沒事的面具;大芝母親一邊推著車,一邊怒吼:「沒有人會花20年去教出一個殺人犯!」來突破她過去總是不斷道歉、卑躬屈膝的身影⋯⋯這些種種「展現出真實的情緒」其實都是突破困境的一個重要關鍵。所以同樣的,如果你想要改變兩人的僵局,其中一個方法就是邀請他一起說說,當要談到承諾、結婚、生小孩等等,心中的感受是什麼?在那底下真正害怕的又是什麼?但是有些時候,只能等待時間的經過,例如像片當中是因為發生了重大的事件才讓一駿明白,原來再害怕,他也不願意失去喬平。
     
  • 列出優劣表:這個是認知取向的心理治療經常採用的方式,目的在於挑戰我們一些非理性的信念。找一張紙,根據生小孩/不生小孩X優點/缺點畫出一個四格列表。然後分別在格子裡面寫下各種決定的優點跟缺點,接著再拿紅筆用1到10分在後面標記這件事情對我的影響有多大(簡單地說,就是加分或者是扣分),然後最後就可以加總一下,對我來說生小孩這件事情是加分還是扣分的。你可能會覺得這個方法很愚蠢,因為很多事情你都知道但就是做不到,不過有些時候我們的恐懼是很模糊的,把它寫下來,可能反而會讓你更清楚知道自己的恐懼到底合不合理。除此之外,這個方法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效果在於,你可以邀請對方一起做這件事情,然後核對兩個人的差異。例如說你們可以討論一下同樣對於「找托兒所」這件事情,他的想法是什麼,而你又是怎麼想的?

「如果我什麼都做了,但是對方還是不願意跟我結婚或生小孩該怎麼辦?」多年前我曾經問我那個時候的心理系主任,如果無論如何,對方還是和我的價值觀不一樣怎麼辦?系主任跟我說,那就要看你這個價值觀對你來說有多重要,如果它是你這輩子最想做到的事情,那麼有些時候要學會捨得,「離開關係」是最後一道防線。你們都沒錯,只是不適合,他把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放在照顧他自己,而對你來說,擁有孩子是你最想要做的事。

其實,對關係的「更靠近」懷抱著某一種害怕的人,往往內心都有一個脆弱的靈魂。承諾恐懼症者是如此、逃避依戀者[6]是如此,一駿或許也是如此。回到一開始那句話,或許在那句話的背後,一駿心中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口:「⋯⋯我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好好照顧別人,這樣糟糕的我,你還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沒有當夠小孩的人,往往也當不好一個大人。」[8]面對長不大的一駿,如果你也能夠看見,他一直一來的防衛是因為害怕受傷,並且給予他一些小小的挑戰(例如喬平就出去放風兩個小時,把孩子丟給他顧)那麼或許你就可以允許自己擁有一種柔軟,用彈性來承接,彼此價值觀不同所造成的甜蜜負擔。

延伸閱讀

[1]Berit Brogaard DMSci(2015)10 Signs That Your Lover Is Commitment Phobic. published at psychologytoday.com.

[2]John M. Grohol(2018)What is Commitment Phobia & Relationship Anxiety? published at psychcentral.com.

[3]邱淳孝(2018)。曖昧:我們之間,是愛嗎?。台北:失落戀花園。

[4]陳志恆(2018)叛逆有理、獨立無罪:掙脫以愛為名的親情綑綁。台灣:圓神。

[5如果你想知道家人的情緒如何「擴散」到孩子身上,歡迎參考這本同樣很紅的原著小說,]吳曉樂(2018)。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電視劇書衣版):被考試綁架的家庭故事──一位家教老師的見證。台灣,台北:網路與書出版

[6]一般來說,高敏感(Highly Sensitive People,HSP)和內向者(introvert)很容易受到其他人的情緒影響,也經常會覺得很疲憊。之外,有些人會為了避免遭受太多情緒負擔,而傾向與伴侶保持距離,我們稱之為逃避依戀(avoidant attachment)。關於以上種種類型的人,我會推薦下面幾本書——

[7]這是慕姿慣用的生動語言,詳細可以參考 周慕姿(2017)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15萬冊暢銷版)。台灣,台北:寶瓶文化。

[8]許皓宜(2018)。情緒寄生。台灣,台北:遠流出版。

<本文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陶晶瑩婚姻美滿不是因為運氣好!她貫徹「8字哲學」 幸福自然迎面來 我們與思覺失調的距離, 其實不遠 路嘉怡:和另一半爭吵時 「這件事」請放在心裡最重要的位子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生活防毒
氣候變遷,竟刺激植物生長多3成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