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惡》林哲熹入療養院實習,演活思覺失調,心疼他們「如同失去一半靈魂」

圖片來源 / 公視提供
瀏覽數21,075
2019/04/11 · 作者 / 林慧淳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公視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從一場無差別殺人事件開始,從不同角度深入探討每個人物面對的困境,掀起各界熱議。其中新生代演員林哲熹飾演罹患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症)患者,原本是新銳導演,卻因罹病而誤入幼兒園挾持幼童,他為何能將精神病人演得活靈活現,神情逼真甚至嚇到對戲的演員?

有時蹙眉怒視、有時眼神飄忽不定,林哲熹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扮演思覺失調症患者,他像一隻弓背豎毛的貓,把自己武裝起來,面露凶光的神情逼真到,第一次碰面就讓飾演姊姊的曾沛慈心裡發毛,暗忖「這個人是不是真的有事?」

《我們與惡的距離》林哲熹為了拍片與警方起衝突_公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林哲熹為了拍片與警方起衝突 圖片:公視提供)

早在正式出道之前,就已拿下法國尼斯影展外語短片最佳男主角獎項的林哲熹,堅持在演出每個角色之前做足功課,在電影《樂獄》中為了飾演少年監獄犯,他把自己關在劇組打造的空間,模擬監獄裡暗無天日的絕望感。而這次為了演出《與惡》的精神病人應思聰,他提早3個月開始讀文獻,了解思覺失調症的病徵和相關知識,更用了1個多月時間實習,親身走進八里療養院、康復之家,跟著病友一起上課、買菜、打掃環境,漸漸熟稔之後,他發現,其實精神病人跟外界的刻板印象完全不同。

他回想第一天踏入療養院時,在全院病友前自我介紹,說明自己的來意,院方讓所有人一起討論,共同決定是否同意讓他來,當時有個病友發言贊成:「這樣也好,他可以告訴別人,我們不會亂打人。」林哲熹聞言感到心酸,「人們對於精神病人貼了太多標籤,其實他們也很怕我帶著『獵奇』的心態去窺視,但還是願意給我機會。」(「惡」離我們很近,生病也離我們很近 害怕和污名化有一天可能反撲到我們身上

《我們與惡的距離》飾演姊弟的曾沛慈(左)與林哲熹(右)

(《我們與惡的距離》飾演姊弟的曾沛慈(左)與林哲熹(右) 圖片來源:周書羽)

真誠不帶防備,病友連日記都給看

全然敞開心懷,林哲熹真誠地面對病友,也學習卸下凡事小心翼翼、擔心會說錯話的姿態,試著像志工對待病友一般自然直接,慢慢的,他們對這位外來客也很好奇,不時追問演員平常工作做些什麼,也分享自己打工被老闆罵、以及生活中遇到的不平經驗,甚至連日記都拿給林哲熹看。

隨著日日相處,他看到一般人對於精神疾病不了解、甚至不願意嘗試去了解的一面。「你以為他們都沒辦法好好說話、沒有能力過好生活嗎?其實不是這樣。」他強調,有些病友學歷很高,例如有一位思覺失調合併強迫症的患者,交談時總要用中、英、日文各說一次,而且每個單字都要寫下來,這位病友也自述,當自己腦中有風暴時,心裡就會浮現一艘船的影像,並且很細緻地一一分析船上的裝備……。透過這些交流,儘管林哲熹在這間康復之家實習的2個星期當中並未目睹有人現場抓狂,但他仍能從病友的口中,得知病發時內心的苦痛掙扎。

如同戲劇播出後網友的留言,或許一般人會說:「接受治療吧!吃藥就能控制、甚至可以康復的。」但真正接觸病友之後,林哲熹才發現,這又是另一個兩難。

《我們與惡的距離》林哲熹(左)接受藥物治療,右為精神科主治醫師施名帥_公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林哲熹(左)接受藥物治療,右為精神科主治醫師施名帥 圖片:公視提供)

吃藥控制,病友如同失去一半靈魂

在劇中,應思聰接受治療之後,出現「錐體外症狀」等副作用,也就是身體的運動系統受藥物干擾而產生肌肉張力異常、類巴金森症、肢體僵硬等現象,當他面部扭曲、眼神渙散、嘴角抽搐仍努力吐出「對不起、對不起,我想回家。」語句時,極具渲染力的場景不但讓姊姊應思悅(曾沛慈飾)轉身淚崩,同時也逼哭觀眾。林哲熹坦承,為了戲劇張力,劇情設定加速了藥物副作用的產生,迫使觀眾換個角度來思考,對待精神疾病患者,恐怕不是吃藥治療這麼簡單。

而在現實世界當中,他更認為,吃藥對病友來說就像是「失去一半的靈魂」。

在康復之家實習期間,有病友訴苦,用藥之後的情緒就像是「一滴水滴到水盆中,卻沒有激起任何漣漪」,也就是說,周遭發生什麼事、身旁的人跟他說了什麼,其實他都有聽見、有感覺,但身體卻無法表現出來,這也讓林哲熹相當震驚。

「對病友來說,吃藥並不能改善病況,只是控制他不造成別人的麻煩,但他卻會因此整個人渾渾沌沌無法反應,這讓我聽了很難過,」他皺起眉頭。

或許正因如此,林哲熹在實習過後,最大的感受是「很無奈,卻無能為力,覺得為什麼幫不上忙。」他話鋒一轉指出,自己帶著這種心境扮演應思聰,希望表現出更多精神病友的心境,就算一般民眾平時沒有接觸到病友或相關議題,但透過戲劇,能多一分了解、多一點同理心。(我們與劇的距離該有多近?《我們與惡的距離》和《漢娜的遺言》展現出什麼社會責任?)

「不論帶著什麼心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得跨出這一步去認識,了解過後,人跟人之間才能消除原本的成見。」

這是眼前這位27歲的陽光大男孩,從《與惡》中學到的功課,也是他身為演員,試圖傳遞給大眾的訊息。

看更多:

一個公衛護士要追蹤70~300名精神病患 資源稀缺拉近與惡的距離

當憂鬰症找上了人生勝利組 知名演員的痛苦告白

金鐘影帝吳慷仁:醫生是人,不是神

看更多
元氣食物,上班族全天不斷電 你是否已掉入憂鬱症漩渦?17個警訊立即檢視 【痠痛便利貼】運動6大好處!孕媽咪輕鬆改善身體不適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家庭關係
姑嫂同住屋簷下  化解衝突你可以這麼做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