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匹柏要她把衣服穿回去!茱兒芭莉摩走過叛逆青春 步入中年變酷媽女強人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34,605
2019/04/01 · 作者 / 張淑芬編譯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6歲拍《ET外星人》成了最紅童星的茱兒芭莉摩(Drew Barrymore),演藝事業似乎不曾有過低潮,但她經歷過荒腔走板的叛逆青春期,和家人關係緊張,吸毒、酗酒樣樣來,出入勒戒所好幾趟。隨著年歲漸長,有過無數緋聞、三段婚姻、兩個女兒的茱兒,進入44歲的人生風景,卻更享受平凡與自在。

「少年得志是大不幸,」童年都在鎂光燈下度過的茱兒,直說不該讓孩子當「童星」。「但是幸運的是,我在十幾歲就經歷過『中年』危機、過早社會化、被排擠、沒有家的歸屬感等等,我提早領悟這些。現在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清楚該如何維繫。」

(茱兒芭莉摩是童星起家,童年生活都在鎂光燈下度過。圖片來源:翻攝自Drew Barrymore IG)

拍過《一吻定江山》、《霹靂嬌娃》等票房電影的茱兒,有過三段婚姻,和第三任丈夫生下兩名女兒。升格母親,讓她回過頭來,重新檢視自己和母親多年的緊張關係。「我媽是這樣的人;她會問說:妳要去學校被霸凌,還是要去有趣的夜店俱樂部?」

升格人母才知母難為,茱兒芭莉摩修復與母親關係

茱兒的父母親在她9歲時離異,父女關係疏離,和母親經常處於大吵的決裂邊緣。母親是茱兒進入演藝圈的推手,卻也是她誤入歧途時、拉她一把的守護力量,但當時的茱兒無法體會。茱兒因為染上毒癮,母親好幾次硬是把她拖去勒戒所。一直到生下女兒,茱兒才和母親修復關係。

「當時我喝酒,我喜歡享樂人生、享受暫時脫離自己的感覺。用古柯鹼是我人生最糟的噩夢。」-茱兒芭莉摩

(茱兒芭莉摩自小和母親關係緊張,一直到升格人母後才和好。圖片來源:翻攝自Drew Barrymore IG)

「我了解到自己來到世上是要變成好女人,好女人才能養出好女兒。」她上主持人艾倫狄珍妮的節目時,坦承童星的生活並不健康,但也因此讓她儲備更多的教養能量:她知道孩子小腦袋瓜在想什麼、會搞什麼鬼;也能放下身段,好好和孩子溝通與相處。

童星生活、缺少關懷,茱兒芭莉摩青春期染毒酗酒

茱兒來自於族譜歷史悠久的芭莉摩演藝世家,父母都是演員;還沒滿週歲就拍了狗食廣告,6歲時拍了她的教父-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ET外星人》一砲而紅。從童年到20出頭,茱兒經歷了叛逆的青春期;和家庭的關係淡薄,吸毒、酗酒樣樣來,還有過輕生記錄。

(導演史蒂芬史匹柏,除了是茱兒芭莉摩的教父,還是她的人生導師。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年少輕狂為雜誌拍裸照 「教父」史匹柏苦勸:把衣服穿回去

雖說人不輕狂枉少年,但茱兒大膽的作風,招致當時的好萊塢議論紛紛。茱兒不只一次為雜誌拍攝裸照,也曾在脫口秀主持人大衛賴特曼的現場節目上大跳豔舞,對著他掀起上衣露酥胸,祝他生日快樂。史匹柏曾送給茱兒一張拼布,上面貼滿她為成人雜誌拍攝的裸照,不過全數經過修圖,穿上了衣服。史匹柏在卡片寫著:把衣服穿回去。

「(跳豔舞露胸)聽起來一點都不像我現在會做的事,不過那真是以前的我,還蠻酷的。」茱兒笑說。

(茱兒芭莉摩跨界經營美妝和家飾品,品牌沿用她的製片公司品牌「Flower」。圖片來源:翻攝自Drew Barrymore IG。)

經營葡萄酒、美妝、家飾,茱兒芭莉摩銷售走平價路線

步入中年,人生也轉了很多個彎;44歲的茱兒除了演藝工作,還先後出版過兩本回憶錄,現在則經營葡萄酒、服飾、眼鏡行、彩妝和家飾用品,代言不假他人,通通自己來。

2013年她沿用製片公司品牌,成立「小花美妝」(Flower Beauty),不像一般藝人品牌採奢華定價,她設計的產品走的是平價路線,粉餅、唇膏和美甲用品,售價皆不超過台幣600元。前年還在墨西哥展店,並開發電商通路。新成立的「小花家飾」(Flower Home)走零售賣場的通路,所有的設計家飾品500元起挑,最貴的像沙發,不超過3萬元。

「我希望我設計的家飾品走的是融合風,來自世界各地的元素都是靈感。家的味道應該就像這樣,可以感受許多不同的樂趣和溫馨。」

資料來源:Apartment Therapy、Today 、Good House Keeping、EllenShow

《康健》提醒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給自己一個機會: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看更多
50歲、4次婚姻 不被看好也要作夢的天后人生學 出道30年都沒老,和19歲女兒合照像姐妺,瑞絲薇絲朋告訴你「美麗心計」 61歲的斜槓!芭比布朗離開芭比布朗 彩妝大師轉身後的第二人生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迷思破解
有愛心的小兒科醫生在哪裡?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