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說說想做自己的棺材 竟意外成為爆紅社團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21,603
2019/03/22 · 作者 / 張淑芬編譯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其實我只是隨便說說,沒想太多。」一個80歲的紐西蘭阿嬤,脫口而出想「做自己的棺材」的提議,竟意外贏得廣大迴響,不僅發展成熱門的社團,成立了工廠,還變成很多家庭三代同堂學習生死學的場域。

退休護士凱蒂(Katie Williams),9年前參加社區的銀髮族終生學習課程。當老師問到想成立何種社團時,她回答:「我想做自己的棺材。」

在社區殯葬業者的牽線下,凱蒂結識了擅長木工和設計的新朋友,有70歲的、也有高齡90歲。她的後院成了棺材工廠。大家定期聚會,隨自己的喜好,設計和妝點往生之後要住的小小空間。

「更好的是,我們都變成好朋友,做棺材只是藉口,朋友帶家人兒孫聚在一起才是重點。」

(參加棺材社團的紐西蘭女士波兒,將自己的寵物雞圖像畫在自己製作的棺材上。圖片來源:翻攝自The Coffin Club臉書)

安寧病房退休護士看開生死 做棺材很療癒

過去在安寧病房照顧病人的凱蒂,看盡了生死;病患辭世前的病痛和罣礙,以及家屬的依依不捨,或是不聞不問,她都看在眼裡。「我看到他們的葬禮,絲毫沒有留下往生者的一點一滴。完全看不出來病患生前真正的為人。」

DIY做棺材順便交朋友 三代同堂學習生命教育

「自己的棺材自己做」,凱蒂將想法付諸實現,意外擴展新的交友圈,豐富了她的老年生活。她也領悟到,這是延續生命教育的前線場域。

做棺材的現場有老人、年輕人和小孩,常常有人分享家族成員即將離世而痛哭流涕,這卻也是相互撫慰心靈的感人時刻。

老年人做自己的棺材,讓年輕一代一起參與,可以用更尋常的方式看待父母和家人的死亡,也較容易撫平失去所愛的傷痛。

醫療的進步延長人的壽命,拉開人和死亡的距離,卻讓人更懼怕死,也避諱談死。

4年前成立的紐約「死亡藝術研究所(Art of Dying Institute)」開設生命課程,希望重塑學員對死亡的正面思維。剛開始來上課的,是經常面對死亡的專業醫護,還有監獄的神職人員,現在有越來越多的民眾加入學堂。

「幾乎每個人都想知道,如何準備赴死的心情,無論是為自己還是為別人,好讓將死之人,好好走向終期。」研究所創辦人懷特(Ralph White)說。

(當人走向終點,應該留給自己和家人一個好好道別的機會。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手機App生命語錄 教你面對死亡不害怕

一款手機App「WeCroak」,每天挑選5則生命語錄,在滑手機時隨機跳出視窗,提醒你「人終將一死」。這個付費的App,從不丹人民不避諱談死的文化裡得到靈感。「不丹的人們,每天反覆思考5次有關死亡的問題,從中獲得幸福。」WeCroak的首頁這麼寫著,意味著坦然面對死亡,應該內化成我們的正面思維。

談論並接受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有助於提醒人們要更珍視活著的生活。-波特蘭生命教育學院主任奈梅耶。

台灣也已經通過「病人自主法」,預約到醫院簽預立醫囑的人愈來愈多,顯示過去也避談死亡的台灣社會,有愈來愈多人會為自己預先設想要怎麼離開人世,並清楚的把自己的意願讓家人知道。

資料來源:Healthline、Guardian

看更多
死亡,究竟有什麼意義?我看「與神同行」 【黃勝堅X柯文哲】重症外科醫生補休生死學分 阿嬤醫師的百歲哲學:試著自己操作家電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哥哥死在眼前 《小丑》男星人生如戲

最新專題